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商议
    孟倩幽也不点头,只是微笑的看着他。

    朱岚两步就窜道孟倩幽面前,再次问道:“那熏下水真是你做的?”

    孟倩幽不答反问:“你说的。”

    朱岚一把抓住孟倩幽的胳膊,兴奋的说道:“我终于找到你了!”

    众人被他的举动骇了一跳,孟贤上前一把推开他,把孟倩幽挡在了身后。

    朱岚也意识到自己抓住小姑娘的胳膊不妥,急忙着急的解释:“你们别误会,我只是太高兴了。前段时间听说镇上有摆摊卖熏下水的,便宜又好吃,我让家里的小厮来买了一些回去尝了尝,发现确实和人们传说的一样美味可口。就想来找摊主商量一下,能否供给我们一些,可恰好那时隔壁镇上的铺子出了点问题,我就去处理了一下,等到处理完再来镇上的时候,就听闻摊主因为有人闹事,已经很多天没来摆摊了。我几乎天天派人去打听,都没有打听到消息,没想到竟然是你们做的,我只是太高兴了,才有如此鲁莽的举动,请姑娘千万不要往心里去。”说完,还拱手做了一揖。

    听他如此说,孟贤也不好意思迁怒于他,只是依旧挡在孟倩幽的前面。

    孟倩幽假装无奈的叹口气:“您这样冲动,以后还出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传出去我的名声还要不要?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合作了。”

    朱岚大骇,急忙又作了一揖:“我错了,请姑娘见谅,想打想罚都行,千万不要拒绝和我合作。”

    孟倩幽沉默不语,等到朱岚等的忍不住要大叫的时候,才慢悠悠的说道:“打就不必了,就罚你每天从县城往这边送下水吧,运费你自己负责。”

    朱岚一时没反应过来,愣在那里不说话。

    孟倩幽从孟贤身后探出头来,严肃的问道:“怎么?不愿意?你就那么小气,运费可是没几个钱的。”

    朱岚这才反应过来,急忙摆手:“不不不,我愿意,我就是没想到姑娘就这么痛快的答应我了。”

    看他那着急的样子,孟倩幽“噗”的一下笑出声来,剩下的几位公子也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卢嘉成笑着说道:“平常都是你捉弄别人,难得今天看到你被小姑娘捉弄一回。真是过瘾。”其余几人也笑着附和。

    朱岚也不恼,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除了会熏下水以外,熏肉我也是会做的,等过几天我熏出来你可以尝一尝,味道特别好,只是价钱有点贵,可能卖的会少一些。”笑完以后,孟倩幽接着说道。

    朱岚又是一喜,高兴的说道:“谢谢姑娘。”

    孟倩幽摆摆手:“我还琢磨出了一个好的吃食,现在还没有试做,如果真的能做成功了,我敢打赌,只这一个吃食的收入,就可以顶你肉铺里其他所有的收入。”

    众人惊呆。

    朱岚更是不敢置信的问道:“还、还有这么好的吃食?”

    孟倩幽自信的点头。

    朱岚高兴坏了,伸出一只手又想抓孟倩幽的胳膊,激动的说道:“竟然有这么好的吃食,姑娘做出来一定要让我先尝尝。”

    孟贤黑了脸,伸手阻拦他。

    朱岚竟然不解的问道:“你拦我干什么?”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

    包一凡一边大笑一边解释道:“别看朱岚时常和你拌嘴,实际上是个没心没肺的人,请姑娘一定不要和他计较。”

    朱岚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差点干了蠢事,急忙后退两步,深作一揖:“姑娘请放心,为避免以后我再犯同样的错误,我保证以后再和姑娘说话,一定保持两步的距离。”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孟贤,唯恐他一怒之下,带着孟倩幽离开,自己的合作就次泡汤了。

    孟贤不说话,只是怒瞪着他。

    孟倩幽感受到她的怒气,安慰道:“大哥,朱公子也是无心之举,你就不要怪他了。”

    朱岚猛点头。

    孟贤这才侧开半个身子,露出孟倩幽的脸。

    孟倩幽对朱岚说道:“朱公子最好是说到做到,否则我们真的合作不了了。”

    朱岚连忙说道:“姑娘请放心,我一定说到做到。”

    孟倩幽点头。

    朱岚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回到座位上规规矩矩的做好。

    见他那样,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包一凡止住笑声,对孟倩幽说道:“今天的这道菜我们都非常爱吃,没想到普通的玉米也能做出这么好的菜。不过我们想知道的是,这个季节玉米早就已经晒干了,姑娘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口感新鲜的嫩玉米呢?”

    孟倩幽从孟贤后面走出来,说道:“这就是我们家农忙时收获的玉米,我采用特殊的方法保存了一下,想要做菜时,只要用热水多煮一会,就会恢复成新鲜玉米的口感,如果包公子觉得好吃,一会我送一些给你吧。做法也很简单,我一说,估计家里的厨子就都会做了。只是这松子就比较难找了,除了我们,恐怕你再也找不到有任何一家有卖松子的地方。而且这松仁玉米只所以好吃,有一大部分都得归功于这松子。”

    包一凡来了兴趣:“这松子有你说的这么好?”

    孟倩幽点头:“这松子其实是一种干果,平常可以作为一种零食,任何人都可以食用。如果每天都吃一些,对身体有很大的好处。”

    一听是种干果,安公子早就来了兴趣,听见孟倩幽这样说,早已按耐不住,对孟倩幽说道:“不知道姑娘今天有多余的松子吗?可否让我尝尝。”

    孟倩幽还没说话,便有伙计端着一些松子敲门进来,对她说道:“姑娘,这是你让送过来的松子。”

    孟倩幽示意伙计把松子放在桌子上。

    松子刚一上桌,安公子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一些,把松子剥开,放在嘴里,果然松子浓郁的香味让人回味无穷。不由的赞道:“好吃!”其余几人也早已拿了一些剥开以后吃进嘴里,闻言也都纷纷点头。刚才菜里的松子已经让人欲罢不能了,现在没有混合其他味道的松子更是让人停不下嘴,吃了还想再吃。

    “不知这样的松子姑娘还有多少?能否卖给安某一些,价钱随你定。”安公子试探的问道。唯恐像卢嘉成一样白高兴一场,得等到明年才能有大量的薯片。

    孟倩幽伸出五个手指头:“大概有这些。”

    安公子有些失望,才五十斤,根本就不够卖的。这松子是个稀罕物,那些个有钱的太太xiaojie们保准抢着买。

    看他那表情,孟倩幽就知道他想岔了,假装遗憾的说道:“这五百斤安公子嫌少就算了,原本我是打算全部卖给聚贤楼的。”

    安公子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五百斤?”

    孟倩幽点头。

    安公子惊喜万分,激动的说道:“姑娘你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是五十斤,害的我失望了半天。”

    孟倩幽无辜的眨眨眼睛:“五十斤掌柜的就能全要了,我哪还能答应公子?”

    安公子赶紧赔罪:“是安某的错,望姑娘见谅。”随即豪爽的说道:“这五百斤我全要了,价钱随你开。”

    掌柜的却在一旁急的满头大汗,小姑娘全部卖给了安公子,他那松仁玉米怎么办?大厨一再嘱咐他,无论多高的价钱一定要买下这道菜,在冬天能吃到鲜嫩的玉米,就是卖五十两银子一道,也会有人抢着吃的。现在小姑娘把松子全部卖给了安公子,他怎么给大厨交代?怎么给东家交代?

    安公子不知他心中所想,一心想着把松子买到手,好大赚一笔,因此说完以后,紧紧盯着孟倩幽,盼着她早点开出价钱,那他这笔生意就算是做成了。

    孟倩幽没想到安公子这么痛快的就答应把松子全部收了,稍微一愣,随即想了一下:“既然公子这么爽快,那就二两银子一斤吧。”

    安公子喜出望外,这价钱太便宜了,在他们干果铺里绝对能卖二十两一斤,一斤就能赚十八两银子,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当下也不犹豫,从衣袖里拿出一张银票,直接送到孟倩幽面前:“这是一千两银票,请姑娘收下,一会我就让人把松子搬到我们的马车上。”

    孟倩幽也不客气,拿起银票就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卢嘉成羡慕的看着安以源,这家伙真是好命,立马就能拿到松子,不像自己还得等到明年。

    掌柜的给安公子作了一揖,着急的说道:“公子把松子全买走了。那松仁玉米还怎么做,好歹匀给我们店里一些吧。”

    孟倩幽惊讶的问道:“聚贤楼的松子我已经留出来了,有一百多斤呢,掌柜的不够用吗?”

    掌柜的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高兴的说道:“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安公子不愿意了,高声说道:“他们只是往菜里加一点,留给他们那么多干什么?再卖给我一百斤好了。”说完又从袖子里拿出一张银票,想放到孟倩幽手里。

    掌柜的慌忙挡在孟倩幽面前,陪着笑脸说道:“安公子,请高抬贵手,把这一百斤给我们留下吧。”

    安公子不依,执意让孟倩幽再卖给他一百斤。

    孟倩幽微笑着拒绝:“这一百多斤是我答应留给掌柜的,我不能食言而肥。再说了,这一百多斤有一大部分是剥了壳的,只能炒菜的时能用,安公子就不要为难掌柜的了。”

    安公子这才作罢,不过还是不死心的说道:“以后再有松子一定全部卖给我,价钱还是随你开。”

    孟倩幽点头应过。

    包公子笑道:“姑娘今天真是大有收获呀,不但卖出了松子,还谈成了一笔生意,可喜可贺呀。”

    孟倩幽回道:“多亏了几位公子对我的照顾,这样吧,以后每月底,只要几位公子有时间来聚贤楼吃饭,我一定过来给几位做两道新鲜的吃食。”

    几位公子高兴坏了,以后每个月他们都有口福了,纷纷说道:“一言为定!”

    孟倩幽点头:“一言为定!”

    事情全部谈妥,三人走出雅间。孟倩幽对掌柜的说道:“掌柜的,松子就在后院的牛车上,那袋扎着黑口绳的是你们的,您让伙计赶快卸下来吧,晚了被安公子的人抢走了就真的没有了。”

    掌柜的道过谢,急冲冲的去了后院。孟倩幽兄妹俩高兴的回到了自己的雅间。

    “爹,小妹谈成了一笔大生意,我们冬天就不会闲着没事干了。”刚进雅间门,孟贤就兴奋的对着孟二银说道。

    孟二银急忙问道:“不是去问话吗?怎么谈成了生意?”

    孟贤就把有人每天要定大量的熏下水和熏肉的事情说了。孟二银高兴的直搓手:“这下好了,我们不用摆摊,也能赚到钱了。”

    张柱和张根哥俩也很高兴,meimei家有了新营生,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孟倩幽让几人高兴了一会,才对张柱、张根说道:“大舅,二舅,松子也全部卖出去了,只是钱”

    没等她说完,张柱就打断她:“能卖出去就好,钱多少都没事。”

    孟倩幽从怀里掏出银票:“我要说的不是那意思,我想说的是松子只收回了一千两银子,剩下的得等一会掌柜的才能给送来。”

    张柱、张根哥俩惊呆了。一千两银子,他们没听错吧。张柱哆嗦的问道:“幽、幽儿,你、你是说?”

    孟倩幽点头,把银票放在张柱的手里:“这是一千两的银票,大舅仔细看看。”

    张柱不敢相信的看着手里的银票,转头对张柱说道:“二弟,我这不是再做梦吧?”

    张根点头:“大哥,我们确实在做梦。”

    孟倩幽“噗嗤”笑出声来:“大舅、二舅,你们不是在做梦,那些松子确实卖了一千两银子。”

    张柱又转头看向孟二银。

    孟二银笑道:“大哥,这是真的,不信你打自己一下试试。”

    张柱果真伸出手,对着自己的脸“啪”就打了一下。几人被他猝不及防的动作吓了一跳。

    孟二银着急的说道:“大哥,我是给你开玩笑的,你怎么真打呢?”

    张柱充耳未闻,看着自己发红的手愣愣的说道:“真疼,看来不是在做梦。”

    孟倩幽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孟二银和孟贤憋了半天没憋住,也跟着大笑起来。只有张根一脸懵的看着张柱。

    掌柜的和大厨敲门进来的时候,几人还没有止住笑意。

    掌柜的便打趣的问道:“不知几位有什么高兴的事情,能否说出来,让刘某也跟着高兴高兴”

    孟倩幽笑着摇摇头:“这件事可不能告诉你。否则我大舅的一世英名就毁了。”

    张柱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满脸涨红的站在哪里。

    闻言掌柜的知道可能是一家人之间开的玩笑,便不再追问,笑着对孟倩幽说道:“玉米和松子伙计已经称好了,玉米是四百斤,松子一共时候一百二十斤,其中剥了壳的是二十斤,不知价钱是多少?”

    孟倩幽止住笑意,对掌柜的道:“松子剥壳的是二两银子一斤,没剥的和安公子的一样一两银子一斤,一共是一百四十两银子,麻烦掌柜的给张一百两的银票,剩下的给成散碎的银子就好。至于玉米,一两银子一斤,掌柜的全部给成银票就行。为了感谢掌柜的帮忙,今天的菜谱我们就不要钱了,送给你们吧。”

    掌柜的赶紧说道:“这可使不得,姑娘的生意都是自己谈成的,刘某没有帮上一点忙,哪能白要姑娘的菜谱呢?”

    “如果不是掌柜的当初的知遇之恩,我们家现在依旧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如果不是掌柜的帮忙引荐,我哪里会认识这么做生意的公子,又怎么能谈成今天的生意呢?”孟倩幽真诚的说道。

    掌柜的一拱手:“姑娘这么一说,刘某更加惭愧了,每次都是姑娘在关键时刻帮了刘某的忙,如果不是姑娘,我这聚贤楼不知被砸多少次了。哪还能安安稳稳、红红火火的的开到现在。所以我们不能白要了姑娘的菜谱,还是按原来的价格给姑娘算成银子吧。”

    “我答应以后每个月都过来给几位公子做两道菜,到时会用到店里的厨房和材料,掌柜的如果不肯收下这道菜谱,我以后都不好意思来你们这里做菜了”孟倩幽坚持道。

    掌柜的还要在说些什么。大厨却声音洪亮的说道:“老刘,你推让个什么劲,姑娘说给你就收下呗,来日方长,你要实在是过意不去,等到以后姑娘有什么难处的时候,你帮一把不就行了。”

    大厨这样说,掌柜的觉得如果自己再推辞,就显得小气了,点头应道:“好,刘某就厚着脸皮收下,等以后姑娘有需要的时候,我一定倾力相助。”

    孟倩幽谢过,把松仁玉米的做法告诉了大厨。

    大厨写完以后,细细的琢磨了一下,询问了一些具体的事宜,这才把菜谱小心的收好,对孟倩幽说道:“姑娘,我有一个请求,不知能你否答应。”

    孟倩幽回道:“请说。”

    大厨一撩衣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声说道:“我想姑娘收我为徒。”

    屋内的众人都被吓了一跳。

    孟倩幽虽然在大厨刚下跪的时候,就下意识的避开了,可还是被大厨的动作劈了个里嫩外焦,郁闷的想着,这古人是怎么回事,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怎么动不动就下跪呢,这让她一个小姑娘怎么承受的起。

    大厨跪在地上,诚恳的说道:“我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做菜,没事的时候自己也喜欢琢磨如何才能做出好吃的菜肴,因此在京城,只要有我在的酒楼,就没有不客满的,我自己一直以为自己的厨艺是没人可比的。没想到自从吃到姑娘做的菜以后,我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的厨艺在姑娘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所以才想拜姑娘为师,希望姑娘能答应。”

    孟倩幽赶忙说道:“您先起来,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您想学厨艺,我教给你就是了,不用拜师的,”

    “真的,姑娘肯教我。”大厨惊喜的问道。

    孟倩幽点头。

    大厨高兴的大声说道:“谢谢师父。”

    孟倩幽赶紧阻止他:“千万不要叫我师父,我们只是互相交流,说不定以后我还会向您请教呢。您赶快起来吧,在不起来我就反悔了。”

    大厨连忙站起来。

    孟倩幽松了一口气。对大厨说道:“我以后每个月都会来聚贤楼做两道菜,您要是觉得好,到时我就全教给您。”

    “好!好!好!”大厨一连声说道“多谢师父。”说完感觉不对,赶忙改口:“谢谢姑娘。”

    孟倩幽微笑这点头。

    掌柜的提着的心这才放下来:“老吴这个一根筋的,没跟他商量就来这一出,假如把小姑娘吓得以后不敢再来了怎么办?幸亏小姑娘没计较。如果真出了岔子,看他怎么去跟东家告状,让东家好好的收拾他一顿。”想到这,唯恐大厨再作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赶忙对几人告辞,拉着意犹未尽的大厨出了雅间。

    孟倩幽拍了拍自己的心脏,后怕的说道:“娘哎,我的心脏都快被吓出来了。”

    孟二银很少看到女儿有这么没孩子气的一面,打趣道:“我闺女就是厉害,连京城来的大厨都想拜你为师呢。”

    孟倩幽抱着孟二银的胳膊,撒娇的说道:“爹,您再打趣我,我就回去告诉娘,说你欺负我,看我娘怎么对你。”

    孟二银赶忙求饶:“别告诉你娘,爹错了还不行吗?”

    “哼!”孟倩幽傲娇的一转头。

    几人被他逗得大笑。

    张柱羡慕的说道:“还是有个女儿好,女儿就是贴心。”

    孟二银点头附和。

    敲门声响起,孟倩幽知道是掌柜的把银子送过来的,让孟贤过去开了门。伙计走进门内,恭敬的说道:“这是掌柜的让送来的银票,请姑娘点一下。”

    孟倩幽上前看了一下,数目正好,拿起来分别递给了张柱和孟二银,随口问道:“今天怎么没看到你们二楼的管事的呢?”

    “你是说虎子管事吗?”伙计回道:“他被掌柜的派去省城学习去了,说是回来以后就能升为大管事了。”

    “虎子哥高升了?”孟贤高兴的问道。

    伙计恭敬的回道:“掌柜的是这么说的。”

    “那太好了!”孟二银也高兴的说道。

    “几位如果没有什么吩咐,我就先出去了,我还得过去跟掌柜的交差呢。”伙计接着说道。

    几人说没事,伙计恭敬的退出雅间。

    “爹,我们赶快去集市吧,多买几套猪下水,回家熏出来,朱公子明天还等着要货呢。”孟倩幽说道。

    孟二银点头,和孟贤一起出了雅间。

    张柱、张根哥俩对望一眼,手脚激动的也跟着出了雅间。

    几人到后院牵了牛车,准备去集市上,孟倩幽见张柱那魂不守舍的样子,劝道:“大舅,让我大哥赶那辆牛车吧,你这样子,我实在是不放心。”

    张柱也不坚持,把牛车让给孟贤,自己捂着胸口里的银票,乖乖的坐在了牛车上。

    孟二银和孟贤赶着牛车来到集市上。

    卖肉的大汉离老远就看到了他们,远远的冲他们打招呼。

    孟倩幽走下牛车,来到大汉的肉摊前,看到还是和以往一样新鲜,对大汉说道:“我要五十斤上好的猪肉,肥瘦都有的。”

    大汉高兴坏了,五十斤肉差不多是半个猪了,高兴的答应一声,切了最好的部分下来,用油纸包好,亲自给放到牛车上。

    孟倩幽又说道:“今天你有多少下水,我都要了。另外你有没有猪大肠和猪小肠?我也全要了。”

    “有、有、有”大汉连声应道:“猪下水还是按原来的价格,至于那些大肠小肠我就免费送给姑娘了。”说完,从肉摊下面拿出猪下水和大肠小肠全部包好,也送到牛车上。

    孟倩幽付了钱,对大汉说道:“以后我可能每天都需要大量的猪下水和大肠小肠,如果你有认识的人不妨让他们全部拿来放到你这,我每天上午都让人过来收,价钱和你的一模一样,不过得保证必须都是新鲜的。”

    大汉大喜,这猪下水很难卖,每天都扔掉好多,这下好了,小姑娘一下子全部收了,以后他们就不用在发愁卖不出去了。关键是还能拉到一个大客户。连忙点头:“姑娘擎好吧,这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准给您办好了,绝对保证新鲜。”

    孟倩幽点头,许诺道:“我不会让你白帮忙的,我每天还需要不少的猪肉,我一定会全部从你这里买的。”

    大汉更加的高兴了,一连声的保证自己的肉每天绝对新鲜。让孟倩幽放心来买。

    原料的问题全部谈妥,孟倩幽不再停留,坐上牛车,几人往家里走去。

    一路上张柱的手就没有离开过胸口,张根也死死的盯着他的胸口,唯恐银票有个闪失。

    孟倩幽见状对孟二银建议道:“爹,我们把大舅、二舅送回去吧,他们恐怕自己赶着牛车回不去。”

    孟二银看了看张柱、张根哥俩,想到自己当初第一次拿到银票时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情,遂点头应道:“好。”

    就拐了弯,朝着岳父家走去。

    张柱、张根哥俩浑然不觉,依旧死死的盯着怀里的银票。

    牛车到达李村,张柱家的已经在村口等着了,见几人回来,招呼都顾不上打,直接冲着张柱问道:“当家的,松子卖了?”

    张柱直直的看着她。

    张柱家的吓了一跳,急忙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出去了一趟,人变傻了呢?”

    张柱依旧不说话。

    张柱家的吓坏了,对着孟二银问道:“妹夫,出什么事了,你大哥怎么变成这样了。”

    孟二银笑着回道:“大嫂别着急,大哥只是高兴的过了头,回家缓缓就好了。”

    张柱家的疑惑不解,什么事情能高兴的连话也不能说了。

    孟二银也不多解释,让张柱家的坐上牛车,一起回到家里。

    家里的人都在,看到几人进门,纷纷跑出来期盼的看着几人。孟二银和孟贤停好牛车,张柱、张根哥俩也不理会众人,直接回了屋。

    张柱的爹娘不解,正想问问两个儿子是怎么了。孟倩幽却笑着说道:“姥姥姥爷,快进屋吧,大舅、二舅有好消息告诉你们。”

    见众人进屋,张柱长舒一口气,把怀里的银票和银子掏出来,全部放在桌子上:“爹、娘松子全卖光了,一共是一千一百四十两银子。”

    屋里一片寂静。

    半晌,张柱的爹才颤颤巍巍的问道:“卖了多少?”

    “一千一百四十两。”张柱大声回道。

    张柱的爹身子歪了歪,孟二银手疾眼快的扶住了他。

    屋里众人炸开了锅。

    张柱家的走上前,摸了摸那些散碎的银子,激动的说道:“这么大岁数了,我头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银子。”

    张根家的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想摸摸银票,又怕弄坏了,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泪眼婆娑对张根说道:“当家的,你快打我一下,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张柱家的伸手杵了她一下:“老二家的,说什么傻话呢,家里人都在,怎么能是做梦呢?”

    孟倩幽调皮的对众人说道:“这些银子就把你们高兴成这样,以后家里要是大把大把的进银子,你们得成什么样?”

    张柱家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以后我们还挣更多的银子?”

    “只要你们想,就一定能。”孟倩幽坚定的说道。

    “幽儿说能,就一定能,我相信这孩子。”张柱忽然开口说道。

    张根附和的点头。

    张柱的爹和娘已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急忙拉着孟倩幽的手感激的说道:“好孩子,多亏了你呀,你让姥姥姥爷怎么感谢你呢?”

    孟倩幽亲昵的挽着老李氏的胳膊,甜甜的说道:“我们都是一家人,姥姥姥爷这么说就是不把我当成一家人了。”

    老李氏急忙摇手:“姥姥疼你还来不及,怎么会不把你当成一家人呢。”

    “所以呀,以后姥姥就不要再说感谢不感谢的话了,你们再这样说,我都不好意思过来了。”孟倩幽认真的说道。

    “好,好,好,以后姥姥再也不说了。”老李氏拍着她的手高兴的说道。

    一屋子人又说了半天,孟倩幽就说要回家去了。张柱说什么也不愿意,非要他们在家吃过午饭再走。孟倩幽拒绝,说回家还得熏下水,回去的晚了熏不出来,明天就没法给朱公子送货了。

    听她这样说,几人怕真耽误了事情,只能无奈的送他们出了村口。

    走在回家的路上,孟倩幽长舒了一口气,她再不走,姥姥家的人就要把她供起来了。

    看她那如释重负的样子,孟贤取笑道:“原来小妹也有怕的时候。”

    孟倩幽也觉得自己有点像落荒而逃,笑着说道:“我实在是受不了他们那么热情,就好像我是救命的菩萨一样。”

    “你当然是救命的菩萨。”孟贤说道:“你不知道有了这一千两银子,对姥姥家意味着什么。就好像当初你为咱家挣回第一笔银子一样,如果没有你挣回的那些银子,咱们家现在依旧是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我和爹会在寒冷的冬日里站在街头,等那些需要零工的人来找我们。姥姥家的情况和咱们家差不多,你帮他们一下子挣回了这么多银子,你说他们能不把你当成救命的菩萨吗?”

    孟倩幽深深的看着孟贤:“大哥一直觉得我是救命的菩萨吗?”

    “说什么呢?你是我小妹,怎么能是救命的菩萨。”孟贤反驳。

    孟倩幽才又笑道:“我们都是亲人,帮他们是应该的。等以后我们有难处了,他们也会帮助我们的。”

    孟贤赞同的点头。

    几人很快到家。

    孟贤一进门就高兴的嚷道:“娘,小妹谈成了一笔生意,我们以后不用出去摆摊也能挣钱了。”

    孟氏从屋里跑出来,惊喜的问:“谈成了什么生意?”

    “县里的朱公子定了我们的熏下水,说每天我们熏多少他们要多少。”孟贤快速的回道。

    孟氏高兴的不能自已,虽然家里人在她的极力阻挠下,没有再说出去摆摊的事情。可看到他们唉声叹气的样子,她的心里也是极其的难受。现在好了,只要在家里熏好下水,就有人全部买走。家里人再也不用因为无所事事而愁眉苦脸了。

    几人合力将买的东西全部放到旧物的院子里后,就忙活起来。孟倩幽让孟二银将买来的肉全部切成想大小均匀的小块,按照熏下水的方法熏肉。孟氏就烧了一锅开水,准备清理下水上的猪毛。孟贤则把猪内脏清洗干净,一家人分工明确,干劲十足。

    孟贤清洗完内脏,对着大肠小肠发了愁,这东西臭气熏天的,一接近就被熏的不能呼吸,怎么清理?只得问道:“小妹,这些肠子怎么清理?”

    孟倩幽正好把肉放到蒸屉上,看到孟贤捂着鼻子拿着大肠的样子感到好笑。遂嘱咐孟二银烧大火,便走到孟贤身边,拿起大肠翻了过来,把里面清理干净,又让孟贤找来一根绳子,把肠子的小头扎紧后塞入肠内,一边往里面灌水,一边翻肠头,等到把肠内壁翻出来,除去肠壁上的污物后,又让孟氏拿了一些盐和碱来,放进水里,把大肠在里面揉搓了几遍,肠子上的异味就全部清除干净了。孟倩幽一边做一边告诉孟贤要领,并再三说道:“千万不要把肠子弄破了,哪怕有一个小小的窟窿,这跟肠子也是不能用的。”

    孟贤点头,按照孟倩幽的方法小心翼翼的做了一遍。发觉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只要在清理的过程中小心一些,是不会把肠壁弄破的。就大胆了起来,加快了清理的速度。

    一家人正高兴的各司其职的时候,孟齐慌慌张张的跑进家门,大声喊道:“娘你快去看看吧”话没说完,看到孟倩幽也在,就急忙的对他说道:“小妹,你未来的夫君又被打了!”

    孟倩幽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大声对孟齐说道:“二哥,我们都忙得不可开交,你可倒好,还有闲功夫去关心别人家的事情,还不赶快过来帮忙!”

    孟齐被孟倩幽莫名其妙的发火吓坏了,赶紧蹲下身子帮孟氏清理猪毛。嘴里却小声的说道:“打的可惨了,村里人都说他这次非被打残了不可。”

    孟氏的手顿了顿,站起身子对孟二银说道:“我去看看。”说完就要急冲冲的往外走。

    孟倩幽挡在她身前火大的说道“不许去!你去能管什么用?就他那不知反抗的样子,你管的了一时,你能管的了他一世吗?”

    孟氏从没见过女儿发这么大的脾气,一时呆愣在原地。

    孟二银也目瞪口呆,不知女儿为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

    孟倩幽犹不解气,一脚踹飞了脚边的凳子,蹲下身子,泄愤似的狠狠的拔着猪毛。吓得孟齐赶忙挪到了一旁,大气也不敢出。

    夫妻俩对望一眼,孟氏赶紧蹲下身子,老老实实的清理猪毛,出去看看的字一个也不敢提。

    院子里一片寂静。

    孟倩幽觉得心里的火怎么也压不住,把猪头往盆里狠狠的一摔,站起身说道:“大哥、二哥,你们跟我出去一趟!爹、娘你们老实呆在家里,哪也不许去。”说完怒气冲冲的朝外面走去。

    孟齐被溅的满脸是脏水,也顾不上擦,赶紧跟着跑出去。孟贤洗了一下手,也赶忙跟上。

    兄妹三人刚走到门外,正好碰到来串门的王婶。看到孟倩幽满脸怒气的往外走,心里纳闷,开口问道:“幽儿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二弟说牛逸轩被打了,我们去看看。”孟贤匆忙说道。

    “你们不用去了。”王婶说道。“那孩子被村长领走了。”

    几人疑惑的望着她。

    王婶解释道:“上次牛狗子两口子当着全村人的面答应村长以后绝不会再打这孩子,结果他们说话不算话,这次打的比上次还严重,村长气坏了,直接把他领回了家。”

    孟倩幽又往前走了几步,准备去村长家看看,不知想到了什么却扭头回了家。孟贤、孟齐两兄弟也老实的跟着回了家。

    王婶随后也跟了进来。看到孟氏正在忙,便也蹲下身子,帮忙清理猪毛。一边干活一边小声的对孟氏说道:“牛狗子两口子太不是东西了,往死里打那孩子,听说是因为牛狗子家的娘要过六十大寿,他们两口子在镇上相中了一个银簪子想送给她娘,可那只银簪子要五两银子,他们拿不出来,这才逼着那孩子过来要钱。那孩子就是不来,牛狗子两口子就下了狠手。那孩子也不知是怎么了,无论人们怎么说,就是不躲,硬生生的挨了那么多下,要不是村长闻讯赶到,这次非得被打死了不可”

    “王婶!”孟倩幽大声叫道。

    王婶吓了一跳,抬头疑惑的望着她。

    孟倩幽深吸一口气,努力的挤出一丝笑容:“王婶,我想招几个人来家里帮忙清理下水,不知您能过来吗?工钱还是一天二十个铜板。”

    王婶果然被转移了话题,高兴的说道:“来,当然来,这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事,我能不来吗?活不累,工钱就别给那么多了,给十个铜板就好。”

    “现在只是暂时的,等我们熏肉卖开了以后,我们可能就需要您们整天来上工了。再说,除了您以外,我还想请大伯母和三婶过来帮忙,工钱是不能少的,您要是实在觉得过意不去,每天多干点活就行了。”孟倩幽半开玩笑的说道。

    王婶却当了真,爽快的说道:“都是咱自己的活,我肯定会多干点的,这你们就放心吧。”

    孟倩幽又接着道:“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您帮忙。我们家以后会需要大量的干柴,麻烦您去村里问问,看谁愿意每天卖干柴给我们家,价钱和镇上的一样。”

    “这样的好事上哪里找去,肯定有好多人愿意卖的,我这就去给你们去问问。”说完,王婶站起身就风风火火的走了,连手都忘记了洗。

    孟倩幽长舒一口气。终于把王婶支走了,再让她说下去,自己就会忍不住去把牛狗子夫妻俩暴揍一顿。

    院子里又恢复了一片寂静,孟齐更是连大气也不敢喘,唯恐孟倩幽的怒火发到自己身上。

    到了傍晚,所有的活都已经干完,孟倩幽嘱咐孟氏夫妇把大肠小肠晾晒起来,自己跑到旁边的院子里,对着木头桩子就是一顿乱踹,吓得孟贤、孟齐都不敢靠前。孟倩幽犹觉得不解气,跳到已经松动的木桩上面一阵翻转跳跃,直到木桩全部躺在地上,才一脸轻松的对孟二银说道:“爹,您埋的木桩也太不结实了。”

    孟二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心情愉悦的吃饭去了,留下孟贤、孟齐哥俩望着一片狼藉的院子面面相觑。

    一夜无事,第二天天不亮,孟倩幽就精神抖擞的起床,把还在睡梦中的一家人叫醒,装好牛车,和孟二银、孟贤一起朝着镇上走去。

    路上孟二银和孟贤一直打呵欠,孟倩幽兴致勃勃的说让自己来赶牛车,孟二银一下子就吓清醒了,直说不用,说女孩子哪有赶牛车的,让人笑话。

    孟倩幽只得作罢。不过又想出了一个新的主意,眼睛晶亮的对孟贤说道:“大哥,我们商量个事呗。”

    孟贤防备的看着精神异常亢奋的小妹,咽了下口水,小心的问道:“什么事?”

    “我们俩跑着去镇上,谁落后了,回来的时候就走回来怎么样?”孟倩幽兴奋的说道。

    孟贤直摇头,他可不愿意走着回来。

    孟倩幽泄了气,百无聊赖的趴在牛车上。

    孟贤不敢劝慰,唯恐她真的拉着自己赛跑。

    牛车晃晃悠悠的到了聚贤楼的门口,早就有一辆马车等在那里了,见他们过来,赶车的人通报了一声,打开了车帘,露出了朱岚那焦急的脸。

    “你们怎么才来?我都已经等了半个时辰了,熏肉和熏下水都拉来了吗?”朱岚着急的问道。

    孟倩幽没有答话,漫不经心的站在一边。孟贤赶紧恭敬的回道:“全在牛车上了”

    朱岚奇怪的看了明显反常的孟倩幽一眼,咽下嘴边要问的话,招呼伙计小心的把牛车上的东西全部搬到马车上。

    伙计的动作很快,几个来回就搬完了,朱岚有点不满:“怎么这么少?”

    孟倩幽呛声:“今天第一天拉到县城去卖,谁知道你们卖的好不好,如果你们卖不好,我们岂不是白忙活半天?”

    “你?”朱岚想回嘴,偏偏孟倩幽说的又是事实,第一天确实不宜多做,可他们做的也太少了,就这些,他那几个分店每个店连十斤都分不到。

    “不管好不好卖,你今天必须给我多熏点,下水我都给你带来了。”说完一招手,就有伙计搬过来几大篓下水放到牛车上。

    “还有,”朱岚接着说道:“你们的牛车太慢了,从明天开始我让伙计赶着马车去你们家里拉。无论多少,我们都要。”

    孟贤喜出望外,告诉伙计自己家在黄庄,进村以后,一打听就能找到了。

    朱岚这才招呼伙计驾着马车急急忙忙的走了。

    孟贤长舒一口气,疑惑的问道:“小妹,你今天是怎么了?”

    孟倩幽也觉得自己有点反常,皱眉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心里总感到有一股火在烧,怎么都平息不下来。”

    孟贤也是不解,试探的问道:“你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

    孟倩幽摇头:“不是,我以前训练的时候两天三夜不睡觉也没有这种感觉。”

    孟贤疑惑的看着她。

    孟倩幽惊觉说漏嘴,急忙补充道:“我是说我前段时间昏迷不醒,在梦中训练的时候。”

    孟贤了然的点头。

    孟倩幽甩了甩头,沉淀了一下情绪,才对孟二银说道:“爹,走吧,去集市上,再买些原料回去。”

    孟二银没动,关心的说道:“幽儿,你要是感觉不舒服,我们就去德仁堂让老大夫看看。”

    “不用了,爹。”孟倩幽回道:“我只是想打人。”

    孟二银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女儿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毛病,动不动就想打人。

    孟倩幽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了,心里那股想打人的想法怎么都压不下去,这在上一世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孟二银默默的赶着牛车去集市上,心里不住的在思量,女儿一定是中邪了,回家得给孩子的娘说一声,让她赶快找个仙婆来给孩子驱驱邪。

    卖肉的大汉没想到三人回来这么早,一愣之后就把一大早就收好的大小肠拿出来:“姑娘,你看看,都是今天早上的,很新鲜。”

    孟倩幽看了一眼,确实如大汉所说,都很新鲜。点点头,道了谢。又买了五十斤肉和大汉仅有的几套下水,付钱的时候才想起朱岚今天根本就没给钱。咬牙切齿的说道:“今天不给钱,明天就给你涨价,看你还敢不敢忘了给钱。”

    孟二银一直注意女儿的一行一动,见女儿面色不善,唯恐她真的动手打人,赶忙拿出钱付了账,赶紧赶着牛车往回走。

    一路上孟倩幽都在皱眉思索,孟二银和孟贤则提心吊胆的看着她。

    好容易回到家,几人把牛车上的东西全部卸下来,孟二银就拉着孟氏走到旁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

    孟氏惊讶,仔细的打量了女儿一下,见她紧绷着脸,一副谁欠她几百吊钱似的站在那里。就对孟二银点点头,准备出去找仙婆。

    门外却想起了村长的声音:“二银在家吗?”

    孟二银慌忙走出门外,笑着问道:“村长找我有事吗?”

    村长倒背着手站在那里,看孟二银出来,严肃的说道:“二银,我有件事要找你商量一下。”

    孟二银急忙说道:“您快请进来。”

    村长走进院子,看到孟氏说道:“二银家的,你也过来,我有事找你们两人商量。”

    孟氏夫妇对看一眼,心里忐忑的跟着进了屋。

    村长坐定,孟氏想倒水给村长喝,村长摆手:“不用忙了,我这次来是想给你们商量一下逸轩那孩子的事情。”

    两人一愣,不明白的看着村长。

    村长长叹一声:“你们也听说了逸轩那孩子经常挨打的事情了吧,牛狗子两口子现在已经被鬼迷了心窍,动不动就拿那孩子出气,长此以往,我真怕那孩子被打出什么事情。所以才过来和你们商量一下,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让那个孩子少受一点苦。”

    孟二银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村长继续说道:“我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应该来找你们,毕竟当初咱们都是说好了的,这孩子以后和你们家再也没有任何瓜葛。可我实在是想不出别的办法。只好厚着脸皮来找你们了。”

    “村长您千万别这样说。”孟二银着急的说道:“他怎么说也是我们女儿未来的夫婿,您来找我们是应该的。”

    “还是你们两口子仁义,当初我就不应该在中间极力说和,说不定你们就不会把那孩子送给牛狗子两口子了。”村长后悔的说道。

    孟二银夫妇没有说话。

    屋里一时静默下来。

    半晌,村长才又叹了一口气:“我是这样想的,逸轩每次挨打都是因为牛狗子两口子逼着他来你们家要钱,不如这样,由我在中间做主,你们每年给他们十两银子,让他们保证以后好好的对待那孩子,否则一分钱也别想得到。”

    “不行!”村长的话音刚落,孟倩幽就走进屋里说道。

    几人一愣,没想到孟倩幽竟然会偷听他们谈话。

    孟倩幽径直对着村长说道:“村长爷爷,您凭什么让我们家每年拿出十两银子给他们?那这孩子算是他们家养的还是我们家养的?再说了,就凭牛大爷两口子那贪婪的样子,你觉得十两银子能满足他们吗?如果他们尝到了甜头,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要钱怎么办?退一步讲,就算是我们给了银子了,您就能保证他们就真的能善待那孩子吗?”

    “当然能,只要你们给银子,我就让他们写保zhengshu,保证以后好好的对待那孩子,不然就把他们赶出村子去。”村长斩钉截铁的说道。

    “恐怕当年让我爹娘把那孩子送给牛大爷他们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的吧,可现在怎么么样?他们已经虐待那孩子好几年了,除了昨天你暂时把他领回家以外,您答应的事情做到了吗?”孟倩幽咄咄的问道。

    村长沉默的坐在椅子上,一脸惭愧。

    孟倩幽继续说道:“我们并不是心疼那十两银子,而是这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要想解决好这件事情,就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村长希翼的问道。

    “就是把那孩子彻底的从他们手里要过来,领到别人家抚养。”孟倩幽坚决的说道。

    “这”村长摸着胡子,满脸思量。

    孟二银两口子满脸希翼的望着村长,希望他能答应。

    孟倩幽则神态轻松的站在那里,静静的等着村长做决定。

    村长考虑了半天,才开口说道:“这恐怕不妥,当初我们可是说好了,以后逸轩就归牛狗子夫妇抚养了,并且也早已经入了族谱,如今我们出尔反尔,让村里人怎么看待我们?”

    孟倩幽冷笑一声:“恐怕不是怕村里人的看法,而是村长怕自己出面去把孩子要回来,失了自己的脸面,以后再也不能在村里服众吧”

    村长被说中心思,老脸一红,强辩道:“你个小姑娘家,怎么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只有犯了大错,被家族所不容的人才能被除族谱,如果我们这样做了,逸轩那孩子将来怎么办?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

    “如果不这样做,那孩子有将来吗?”孟倩幽尖锐的反问。

    村长气得从椅子上站起来:“我说不妥就不妥,这件事我要回去好好的考虑考虑,你们就当我没来过。”说完一脸怒气的向外面走去。

    孟二银夫妇赶紧跟了出去。客气的把村长送出门。

    孟倩幽一脸不屑的站在那里,既想落好人,又不想出力,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送走村长,孟氏走到女儿面前,小心的问道:“幽儿,如果真的把那孩子要回来,你觉得谁家养比较合适?”

    “当然是我们家,不是对我有救命之恩吗?我们家就负责把他养大,算是还他的救命之恩。”孟倩幽回道。

    孟氏急忙摇头:“那可不行,村里人都知道你和逸轩定有亲事,哪有把未来的女婿接回来养的?这回让所有的人都笑话我们的。”

    “那就把亲事退了!”孟倩幽接着说道。

    孟氏的头摇得更厉害了:“坚决不能退亲事。”

    “那就等着那孩子被打死吧!”说完,孟倩幽走到旧屋的院子里开始清理今天拉回来的所有东西。

    见此,孟氏也赶紧过去帮忙,早就忘了去请仙婆的事情。

    孟倩幽一边清理一边对孟二银说道:“爹,您再找人搭两个锅台吧,以后我们的熏肉会越做越多,一个锅台不够用了。”

    孟二银应了一声,出去找人。

    孟倩幽又对孟贤说道:“大哥,你去把大伯、大伯母和三叔三婶喊来,就说我们请让们做来做工。”

    孟贤点头,快步跑了出去。

    孟倩幽还想对孟氏说些什么,王婶满脸喜色的领着一个挑着干柴的人走了进来:“二银家的,送干柴的人家我已经给你们找好了,你们看看他今天送来的干柴是否合适?”

    送干柴来的一个老实的汉子,孟氏认出是村东头牛狗子家的一个邻居,家里十分困难,上面有两个老人需要照顾,下面还有三个孩子,平常不能出去打零工,只能靠上山砍些柴挑到镇上去卖以换补些家用。

    孟倩幽看了看,发现他挑来的柴都是大小正好实用的木棍,说道:“今天的柴我们都要了,以后也按这样的给我们送来就行了,有多少我们要多少。”

    男人显然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好事,不由得喜出望外,一连串的说好。

    孟倩幽又道:“你每天都记好了送多少,我们三天结一次账吧。”

    男人连忙说没意见,几天结一次都行。然后把柴放到孟氏指定的位置,高兴的回家报喜去了。

    孟大金夫妇和孟三铜夫妇很快来到,孟倩幽列了一个单子,让孟大金和孟三铜赶着牛车去吧单子上的东西买齐。又告诉了孟大金家的和孟三铜家的清理下水和大小肠的办法。并且对两人说这次的活有点脏,如果她们干不了,就不要勉强。

    两人都说没事,又不是太太xiaojie,干点活还嫌脏。

    女人们的手都快,说说笑笑中就把活干了一大半。只有王婶在清理小肠时不小心弄坏了两根,满脸歉意的望着孟倩幽,直说对不起。

    孟倩幽笑着说,自己刚开始的时候,清理一根就弄坏一根,王婶现在比自己一开始好多了呢。

    王婶顿时又恢复了笑意,更加小心的干起活来。

    一院子的人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孟二银请来的人也很快搭好了锅台,孟倩幽又让在锅台上面搭了一个顶子,方便下雨、下雪的时候还能干活。

    做完这一切,孟倩幽要给两人工钱,两人说什么也不要,一直说如果以后他们家再招人,能不能请他们过来,要不然让他们的媳妇过来也行。

    孟倩幽歉意的说暂时不需要那么多人,不过以后如果再要找人,一定会先考虑他们的。两人千恩万谢的走了。

    一直忙活到傍晚,才把所有的肉和下水熏完。

    孟氏拿出两块熏肉,交给孟大金家的:“大嫂,你把这两块肉拿回去吧,让爹娘尝尝。”

    孟大金家的接过,小声的对孟氏说道:“你和二弟有空的时候,去看看爹娘吧,自从上次小铁被血肉模糊的拉回来以后,爹娘着急之下,身体就变得不好了。”

    孟氏点头:“等忙过这段时间,我和二银打算把爹娘接过来住一段时间,每天看到这么多人,也许心情就好了。”

    孟大金家的叹口气,和孟大金一块回了家。

    孟氏也叹口气,张罗着去做晚饭。

    孟倩幽在睡梦中被一阵马蹄声惊醒,睁开眼,穿好衣服。仔细的听了一下,发现马车是朝自己家的方向来的。顾不得叫醒孟氏夫妇,直接走到大门口打开大门,两辆马车停在自己家门口,一个伙计模样的人正要敲门,没想到大门却自己从里面打开,吓得差点没叫出声来。

    听到开门声,朱岚走下马车,一脸笑容的走到孟倩幽面前正要张嘴说话,孟倩幽却“砰”的一声把大门关上。

    孟氏夫妇被惊醒,慌忙起身。孟倩幽忙高声说道:“爹、娘没事,我听到外面有动静,就起来看看,发现是几只野猫在外面,被我已经赶走了,你们继续睡吧。”

    孟氏夫妇觉得奇怪,这大冷的天哪来的野猫。

    朱岚气得鼻子都快歪了,想他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县城四公子之一,走到哪里不都是引人注目,闪闪发光的,今天竟然被一个小丫头说成了野猫。心中气愤,抡起拳头就向大门砸去。

    孟倩幽森冷的声音却从里面传来:“你要敢砸我们家大门,今天你一斤熏肉也别想拉走。”

    朱岚的手堪堪的停在离大门只有一寸的地方,不服的说道:“你敢,我是付了定金的,你要是不让我拉走,我就让人拆了你家的大门。”

    孟倩幽冷笑一声:“朱公子,您老人家昨天的下水钱还没给呢,还好意思给我说定金,请问您的定金给谁了。”

    朱岚这才想起自己根本没给定金,不由得软了口气:“你到底要怎样才会让我们把熏肉拉走?”

    题外话

    对不起了,亲们,路答应月底把小相公领回家的,路食言了,你们说怎么惩罚路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