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领回家
    孟杰跑着去找孟二银和孟氏。不一会两人就急冲冲的跑来,高兴的问道:“幽儿,你真的想把那孩子领回家里来?”

    孟倩幽点点头。

    “那亲事?”孟氏小心地问道。

    “亲事以后再说。”孟倩幽不在意的说道。

    孟二银夫妇惊喜万分。只要女儿不说退亲,做什么事情他们都支持。

    “爹,您去找村长,就说我们今天无论如何都得把那孩子要回来,如果他不想出门被人骂的话,就必须要帮我们。”

    孟倩幽对孟二银说道。

    孟二银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娘,你去找爷爷和大伯,告诉他们我们的想法,请他们一定要支持我们,如果爷爷不愿意,您就说如果有一天那孩子真的出了事情,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孟氏点头,小跑了出去。

    孟倩幽又说道:“大哥、二哥,你们跟我去,先把人抢下来再说,如果他们敢对你们下黑手,你们也别客气。我正好也看看这段时间教你们的东西你们学的怎么样。”

    两人齐齐点头。

    孟倩幽最后对孟贤说道:“杰儿,你去村里大声嚷,就说他们家要把牛逸轩打死了。让人们都去看看。”

    孟杰也点点头,迈着小短腿跑出去了。

    兄妹三人锁好门,快步来到村东头,一群人正围着劝架,让牛氏夫妇积点德,别再往死里打孩子了。

    牛氏夫妇不听劝,两人一边骂,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棍子朝牛逸轩身上打去。

    孟倩幽三人扒开人群一看,牛逸轩早上刚穿上的孟齐的衣服已经被牛氏夫妇打坏了好几处。牛氏一边打一边恶狠狠的骂道:“我们是缺你吃了还是缺你穿了,你竟然穿别人家送的衣服,这让别人怎么看待我们?不知道的人还知道我们有多虐待你呢。”

    牛逸轩一声不吭站在原地,任由棍子落在自己的身上。

    孟倩幽心中的火噌噌的往外冒,上前一把夺下牛氏的棍子,对着牛狗子说道:“你要是敢再打他一下,我今天就打的你半年下不了床。”

    牛氏没想到会有人敢上来夺棍子,一时愣住,待看清是孟倩幽时,冷笑着说道:“死丫头,我管教自己的儿子,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要是敢动手打人,我们就去告你。让你也尝尝打板子的滋味。”

    “是吗?”孟倩幽冷哼一声:“那你们就试试,看我今天敢不敢。”

    牛狗子想到上次挨了打,自己回家躺了半个月才好,不由得心生胆怯,拉了拉牛氏的袖子,让她不要和孟倩幽对着干。

    牛氏甩开他的手,继续嚣张的说道:“死丫头,你别以为经过上次的事情我们怕了你,想要再次平白无故的欺负我们。告诉你,没门。”

    孟倩幽没搭理他,示意孟贤、孟齐上前把牛逸轩拉到一边。

    牛氏却不干了,上来冲着孟贤的脸上就抓一把,孟倩幽早已经防备她有着一手,一把拉开孟贤,抬起一脚就朝着牛氏狠狠的踹了过去。

    牛氏没料到孟倩幽当着这么多人真的敢动手,一时没防,被踹倒在地上。疼的说不出话来。

    周围劝架的人全部愣住了,没想到孟倩幽会把牛氏踹个大跟头。

    看到自己的媳妇被孟倩幽一脚踹倒在地,牛狗子热血上涌,提着木棍就朝孟倩幽打来,

    看热闹的人惊呼。

    孟倩幽不慌不忙的躲过,对着牛狗子的膝盖就是一脚,牛狗子“噗通”一声趴在地上,手中木棍飞了出去,正好砸在和孟二银一块急冲冲赶来的村长的头上。村长连声痛呼,差点晕过去。

    孟倩幽没管这些,走到牛逸轩面前,直直的看着他。

    牛逸轩被看的心虚,慌忙低下头。

    孟倩幽哼了一声,:“等会再找你算账。”

    想到刚才她那凶狠的样子,牛逸轩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村长半天才缓过劲来,恨不得打死把木棍扔到他头上的人,怒气冲冲的问道:“谁扔的木棍,赶快站出来!”

    人群立马闪开一条缝,露出地上的牛氏夫妇。

    村长看到他们的姿势生气的说道:“还不赶快起来,成何体统?”

    牛氏哭诉道:“村长呀,不是我们不想起来,我们是被这个死丫头打的起不来了呀。”

    村长厌恶的皱眉:“好好说话,哭哭啼啼的是什么样子?”

    牛氏止住哭声,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一边,把已经缓过劲来的牛狗子也拉了起来。两人浑身是土,好不狼狈。

    村长就当没看见,对两人呵斥道:“我不是已经警告过你们。不要再动手打着孩子吗?你们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吗?”

    “不是呀村长,”牛氏依旧带着哭音说道:“今天这个白眼狼回来的时候,穿了一件好衣服,我们问他哪来的,他死活不说,我们怕他是偷的,这才想着教训他一下,让他以后再也不敢乱拿被人的东西。”

    “胡说八道,逸轩这孩子从小就没有偷拿别人东西的习惯,我看是你们胡乱找碴,是想借机打孩子吧。”村长气愤的说道。

    “真的不是,不信你看看这个白眼狼身上穿的衣服,明显大了一截,一看就不是他的衣服,不是偷来的,是哪来的。”牛氏依旧辩解道。

    “这件衣服不是他偷的,是我看他那件破烂的衣服实在不能穿了,才让他穿了我二哥的一件衣服。”孟倩幽说道。

    人群一阵哗然。

    “原来是你个死丫头搞得鬼,你故意的是不是,你故意让这个白眼狼穿一件好衣服,让我们起疑心打他,你才好过来趁机揍我们一顿是不是?”牛氏尖锐的说道。

    孟倩幽被气笑了,轻蔑的说道:“你们太瞧得起自己了,打你们还需要借口吗?”

    “你”牛氏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村长咳嗽了一声,提醒孟倩幽不要太过分,村里的人都看着呢。

    孟倩幽不再说话,静静的站在了一旁。

    村长拉长了声调,对牛氏夫妇说道:“我看你们是不想养这孩子吧,这样,我做主了,就把这孩子还给孟二银家吧。”

    “不行!”牛氏拔高了声音:“我们好不容易才把这个白眼狼养大,如今能干活了,凭什么给他们?”

    “牛氏!”村长威严的叫道:“就凭你经常打骂孩子,别忘了当初我们是怎么说的,你当时可是给我保证一定会善待这孩子的。你摸着良心问一下自己,自从有了你自己的孩子,你有一天对这孩子好过吗?”

    “我不管,这个白眼狼是我们养大的,也入了我们家的族谱,你们要想白白的要走,门都没有!”牛氏蛮横的说道。

    “对!不行!”牛狗子也附和着说道。

    牛氏接着说道:“你们要把这孩子抢过去,我就去镇上告你们,说你们合起伙来抢夺我们的孩子,到时你们都等着进大牢吧。”

    村长气得直哆嗦,指着牛氏说道:“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牛氏冷哼一声。

    孟中举和孟大金这时也赶到了,看到村长气得不行,就知道事情没谈成。

    孟中举摸着胡子,思量了一下才说道:“你们有什么条件说出来,看看我们能不能做到。”

    牛氏眼珠一转:“你们要想让我们把这白眼狼还回去也行,给我们二百两,不,五百两银子我们就答应。”

    人群一阵抽气声,五百两,牛氏这是狮子大开口呀。

    孟倩幽冷笑:“五百两没有,五十两我立马给你们。”

    “那不行!”牛氏坚决道:“我们整整养了这白眼狼九年,五十两银子哪够,五百两,一两也不能少。”

    “一百两!”孟倩幽说道。

    “不行!”牛氏坚决的说道。

    孟倩幽转身对孟大金说道:“大伯,我给你一百两银子,你去附近村里找几个dipi无赖,告诉他们,我一天给他们二两银子,条件是他们必须每天去不同的村子告诉人们。说咱们村的牛氏有了自己的孩子后就把抱来的孩子每天打的不chengren形,让人们都知道他们两口子是什么样的人,让他们以后无论走到哪都向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让他们的儿子上不了学堂,将来也娶不到媳妇。只要他们把这件事情做好了,我会一人再给他们五两银子作为奖励。”

    孟大金眨了眨眼,明白了她的意图,高声说道:“放心吧,我这就去找人。”说完果真转身就走。

    牛氏夫妇是有钱便是娘的主,什么不要脸的事情都能干的出来,可一听到儿子将来可能娶不到媳妇的时候就慌了,他们可就这一个宝贝疙瘩,真要娶不上媳妇,那他们家不就绝后了吗。看到孟大金真的去找人,牛氏尖声叫道:“你站住,我们答应。一百两就一百两。不过你们要立马就给我们,不能拖欠。”

    孟倩幽点头:“可以,不过我们必须立下字据,说牛逸轩以后和你们再也没有瓜葛,还有,你们必须当着全村人的面把他从你们的族谱中移出来,证明以后你们牛家再也没有牛逸轩这个人。”

    牛氏对望一眼,立刻说道:“我们答应。”

    孟大金找来一张破旧的桌子,拿出随身带来的纸笔铺在上面,写下了字据。让牛氏夫妇和村长都摁了手印。

    牛氏的族长也被人搀扶了过来,听闻要把牛逸轩从族谱上移走,对着牛氏夫妇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那孩子将来非池中之物,你们好好善待于他,以后肯定会光宗耀祖的。”

    牛氏夫妇不听劝告,执意要族长把牛逸轩移出族谱。

    族长无奈,提笔将牛逸轩从族谱上一走,连连叹息:“你们目光如此短浅,被一百两银子迷花了眼,将来有你们后悔的时候。”

    牛氏夫妇不屑的扭头。

    族长叹息一声,就让人搀着回去了。

    事情办妥,孟二银回家取了一百两的现银当着全村人的面交给了牛氏夫妇。

    看着这一百两白花花的银子,牛氏夫妇高兴的手舞足蹈,腿脚歪斜的回家去了。

    终于把这孩子又要回来了,孟氏夫妇喜不自胜,对着村长一阵道谢。

    村长有点不自在,说了两句就匆忙走了。

    孟中举严肃的对两人说道:“既然你们执意要回这孩子,以后一定要善待于他。”

    孟氏夫妇连忙保证以后会好好的对待这孩子,比对自己的孩子还要好。

    孟中举点点头,让孟大金搀扶着回去了。

    一家人欢欢喜喜的回了家。

    孟氏让孟齐又找来一件衣服让牛逸轩换上,并嘱咐他在炕上躺一会,她去做饭。

    孟倩幽却阴沉着脸走进来,张口就说道:“没想到你小小的年纪就有如此的心机,今天这件事你是故意的吧?”

    题外话

    领回家了,好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