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昔日同窗
    孟二银赶紧迎了上去,对失魂落魄的孟大金说道:“大哥,发生什么事了,今天怎么空着牛车回来的。”

    孟大金把牛车交给他,一瘸一拐的走进了家门。

    孟氏惊呼:“大哥,你怎么了?”

    孟大金眼神躲闪的说道:“我回来的时候把牛车赶得太快了,不小心翻到了沟里,车上的东西全都扣了。”

    孟二银急忙问道:“你怎么样?让贤儿找大夫来给你看看吧。”

    孟大金遮掩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我没事,只是蹭破了皮,休息几天就好了,只是这几天去不了镇上了。”

    “你赶紧回家去休息,身体要紧,买下水的事情明天让别人去就可以了。”孟二银说道。

    孟大金点点头,转身准备回家。

    孟倩幽挡在他的面前,伸出了手。

    孟大金一愣,不解的望着她。

    “今天剩下的银子。”孟倩幽开口说道。

    孟大金把怀里的银子全部拿出来交给了她。

    孟倩幽看了一眼:“东西虽然没有了,大伯还是记得买东西花掉了多少吧,麻烦说给我听一下,我好记账。”

    孟大金吱吱唔唔的说不上来。

    “大伯身上的伤是被人打的吧?”孟倩幽突然问道。

    孟大金急忙伸手想捂住身上的伤口。

    “不知道大伯得罪了什么人?被打成这样还不敢吭声?还是因为大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孟倩幽步步紧逼的问道。

    孟大金不说话。

    “幽儿,你说什么呢?你大伯怎么会做不该做的事情?”孟二银生气的说道。

    “那就要问问大伯了。”孟倩幽冷然回道。

    孟二银了解自己的女儿,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么说,转头问孟大金:“大哥,幽儿说的是真的?你身上的伤真的是被人打的?”

    孟大金依旧不说话。

    孟二银着急:“大哥,你快说呀!”

    孟大金动了动嘴唇,没有说出话来。

    孟倩幽冷冷的说道“让大伯这么难以启齿,是去找女人了还是进赌馆了?”

    “瞎说什么?我读了那么多年的孔孟之道,虽然没有考取功名,但也知道礼义廉耻的,怎么会去那种地方?”孟大金辩驳道。

    孟倩幽暗松一口气,没沾染上这两样恶习就好。缓和了语气:“所以呢?大伯是因为什么被人打成这样?”

    孟大金又沉默不语。

    孟倩幽加重了语气威胁道:“大伯是想让我去镇上打听吗?”

    孟大金长叹一声,再也支持不住,一下子做到了地上。

    孟二银急忙把他扶起来,让他坐在孟贤拿出来的板凳上。

    孟大金深深喘了几口气,对几人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今天早上,孟大金和往常一样,来到集市上买完了下水和肉后,赶着牛车去点心铺给孩子们买点心,却在大街上看到了他这一辈子最恨的人,就是他的昔日同窗,那个说他考场zuo,让他失去县试资格的午文昌。

    午文昌正带着几个小厮在大街上随意的溜达,冷不丁的差点被一辆牛车撞上,心中恼怒,等到看清赶牛车的人是孟大金时,便露出一幅讥讽的嘴脸:“我说是谁这么不长眼,差点撞到我,原来是大金兄呀,不知道当年轰动全县的第一才子,如今沦为最低等的农夫,心里是何等的滋味呀?”

    孟大金强忍心中的怒气,牵着牛车想绕过去。没想到午文昌却挡在了牛车的前面:“你差点就撞到了我,就想这么轻而易举的走了?”

    “你想怎么样?”孟大金问道。

    午文昌得意的一笑:“想怎么样?当然是让你给我赔礼道歉了。我也不难为你,只要你老老实实的给我作三个揖,并且大声的说:”我错了,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就让你过去。”

    “你不要欺人太甚!”孟大金气愤的说道。

    午大昌拍手:“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了,大金兄还是那么的有骨气,可是那又怎么样的?当年你在考场内zuo,被勒令今生都不能再考取功名以后,不也是好死不死的活到现在吗?”

    孟大金大声嘶吼:“我那是被你陷害的。”

    “不错,就是我陷害的,”午文昌轻蔑的说道:“可你要不是贪图那写文章赚来的五十两银子,我能陷害的了你吗?怪就怪你太贪心了,没长脑子,你也不想想,什么样的文章能值五十连两的银子!”

    孟大金一时无言,后悔万分。

    午文昌还嫌打击的不够,凑到他面前继续说道:“你知道吗?因为那一篇文章,我取得了县试的第一名,当时整个清溪镇都轰动了,想必大金兄也听到了,不知感觉如何呢?”

    孟大金一把推开他:“不要说了!”

    午文昌被推了一个趔趄,站稳后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看来今天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不给你点厉害瞧瞧,你都忘了我午文昌当年也是这清溪镇的一霸呢。”

    朝后面一挥手:“来人,把这牛车上的东西全部给我扔了。”

    几个跟班模样的人立刻上前把牛车上的东西全部扔了下来。

    孟大金想上前阻拦,却被两人死死的摁住,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把那些下水和肉弄了个稀巴烂烂。

    午文昌捂着鼻子,犹嫌不够的说道:“怪不得身上有一股恶臭味,原来整天捡这些肮脏的猪下水吃,真是丢了人的脸。”

    孟大金热血上涌,挣脱两人的钳制,恶狠狠的向午文昌扑去,却被后面的一个跟班一把抓住。

    午文昌吓了一跳,气急败坏的说道:“给我狠狠的教训一顿,让他不知道天高地厚。”

    几名跟班一拥而上,拳打脚踢。

    孟大金抱着头紧紧的缩在地上。

    周围看热闹的人指指点点,谁也不敢上前劝架。

    直到孟大金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午文昌才冲着他吐了一口唾沫,不屑的说道:“想跟我动手,你也配?”说完领着几个跟班扬长而去。

    孟大金在地上躺了好长一段时间才缓过来,慢慢的爬起身,费力的赶着牛车回了家。

    “简直欺人太甚,”听完以后,孟二银气愤的说道。

    孟大金沉默不语。

    “五十两银子是怎么回事?”孟倩幽冷静的问道。

    孟大金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嘴唇:“县试的前两个月,午文昌找到我,说是要帮他写一篇文章,写完之后他给我五十两银子。当时家里的条件不太好,虽然你爷爷有一些收入,但下面还有你爹和你三叔。四叔他们,再加上马上就要去县里了,吃住也需要银子,我就答应了他。但我没想到那竟然是县试的题目,等到我知道的时候已经在考场里面了,没有办法,我只好按照自己的想法写了一些,还没写完,就被午文昌告发说是我zuo,偷看他的考卷,考官收了他们的银子,二话不说就把我赶出了考场,并责令我终生不能再考取功名,”

    院内一时沉默。

    当年孟大金被赶出考场回到家以后什么也没说就一头栽倒在炕上大病了一场,醒来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不务正业,游手好闲,气得孟中举差点没将他赶出家门,谁也不知道这件事的背后竟然有这样的隐情。

    孟二银神情有些激动:“大哥,这件事你为什么从来没有和家里人说过,让我们误会了你这么多年?”

    孟大金深深的叹口气:“我告诉家里又怎样?民不与官斗,更何况我们无权无势,拿什么与他们抗衡?”

    “那今天的事呢?如果不是我一再逼问,大伯也想这样忍气吞声吗?还是以后再也不去镇上,掩耳盗铃的继续过回原来的那种东溜西逛,懒散纨绔的生活?”孟倩幽深深的问道。

    孟大金急忙说道:“我没有想要再过回原来的那种生活,我只是稍微的避开几天,等到午文昌离开镇上,我在去镇上。”

    “离开镇上?”孟倩幽不解。

    孟大金解释道:“午文昌的舅舅给他在府城捐了一个官,这次他估计只是回来探亲,不会在镇上呆很久的。”

    “那我们只好速战速决了。”孟倩幽说道。

    孟大金不解。

    孟倩幽微微一笑:“这么长时间了,大伯还不了解我吗?我们家的人只有我可以欺负,外人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孟大金惊恐的起身:“万万不可,那午文昌的舅舅就是镇上的吴大财主,我们惹不起呀!”

    孟倩幽冷笑一声,吴大财主她都敢下手,一个小小的午文昌她还能摆不平?大不了明的暗的一起来。遂对孟贤说道:“大哥,你去将马车弄好,咱们和大伯一去镇上。”又对孟二银说道:“爹,您去帮大伯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走。”

    孟二银不放心:“幽儿,你去镇上做什么?不会是去打架吧?”

    孟倩幽安抚道:“爹,您放心吧。我只是去替大伯讨回一个公道,不会动手打架的。”

    孟二银还是不放心:“我跟你们一块去吧。”

    孟倩幽摇头:“家里还在盖房子,你也跟着去了,家里的事情怎么办?爹放心吧,我们很快就回来了。”

    孟二银想起家里还没盖好的房子,无奈的留了下来。

    马车收拾好,孟倩幽嘱咐孟氏千万不要说漏嘴。就说家里还需要一些东西,他们三个又去镇上买东西了,否则被孟中举知道了,怕是受不了这个打击,刚刚恢复好的精神可能会变的更差。

    孟氏点头,千叮咛万嘱咐,让几人一定小心,早点回来。免得家里担心。

    孟倩幽笑着安慰:“娘,没事的,我真的不去打架,您放心吧。”

    孟氏知道女儿现在是个睚眦必报的脾气,听她这么一说,就更加的不放心了,恨不得自己坐在马车上也跟着去镇上。

    孟倩幽又安慰了一会,并且保证几人一定会完好无损的回来,才在孟氏担忧的目光中坐上马车去镇上。

    马车很快到达镇上,孟倩幽让孟贤把马车赶到德仁堂的门口,起身下了马车。

    大概是刚吃过午饭的缘故,德仁堂里没有看病的人,老大夫也不在,只有几个伙计百无聊赖的站在药台后面。一个伙计看见孟倩幽进屋,急忙走出来:“姑娘,你来了,我们东家和老大夫都在后面歇息。”

    孟倩幽走到诊桌旁,拿起纸笔写下一串药名,对这名伙计说道:“麻烦你把这些药给我抓好,我等会要用。”

    伙计有些犹豫。

    文泗打着哈欠从后院走了进来,看到孟倩幽,惊喜的睁大眼:“我正要让人给你捎信让你过来一趟呢,褚大哥给你捎了一封信过来。”

    孟倩幽将纸放在他的手中,简短的说道:“抓药。”

    文泗看着纸上那些丝毫不相关的药名,立即想到了孟倩幽可能又要配制新药,立刻兴奋起来,对伙计说道:“按上面的药全部抓好。”

    伙计急忙去抓药。

    文泗讨好的说道:“这里的药你随便用,想用多少用多少,不过你能不能把配方卖给我。”

    “可以。”孟倩幽痛快的应道。

    文泗没想到她会答应,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孟倩幽接着说道:“不过我有个条件。”

    “别说一个条件,就是一百个条件我也答应。”文泗高兴的说道。

    孟倩幽道:“你找一个机灵的伙计让他去打听吴大财主家的外甥午文昌今天会去那些地方,要做些什么事情,越详细越好”

    文泗有些不明白:“你打听吴大财主的外甥干什么?”

    “有些账要算一算。”

    文泗睁大眼睛:“是不是和上次一样好玩,我也去。”

    孟倩幽深深的看了他两眼。

    文泗被看的有些发毛。

    孟倩幽点头:“可以。”

    文泗刚想欢呼,

    孟倩幽又丢下一句:“把你这张脸划花以后。”说完转身去了后院的制药房。

    文泗顿时泄了气。招呼过来一个伙计让他去打听打听到午文昌下午要去哪些地方。

    伙计不敢耽搁,快步跑出了德仁堂。

    文泗也来到后院的制药房,孟倩幽对他说道:“一会我配药的时候你在旁边看好就行。我只给你看一遍,你记住多少我就不管了。”

    文泗眼珠一转,扯着嗓子大喊:“老于,快来呀。”

    老大夫正在午睡,被这一嗓子吓得差点从床上掉下来,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连鞋也没穿的跑了出来。

    文泗着急的说道:“老于,快点,小丫头答应让我们看他配药了,我怕记不住,你也过来,咱俩就可以了。”

    老大夫快走了几步,感到脚有点痛,这才发现自己没有穿鞋,赶紧折回屋里穿好鞋。急冲冲的来到两renmian前,招呼也顾不上打,高兴的问道:“是真的吗?姑娘真的答应教给我们了?”

    孟倩幽点头。

    老大夫转身:“我去拿纸笔。”

    孟倩幽阻止:“我配药的时候,你们在心里记下就可以了,千万不要写下配方,万一流传出去就麻烦了。”

    老大夫和文泗对看一眼,感觉孟倩幽这次配的药绝对不一般,心里期待起来。

    伙计把药抓好后送了过来。文泗把药房里制药的伙计全部撵了出去,只留下他们三人。

    孟倩幽把所有的药包打开,让俩人帮忙把药捣碎。三人动作很快,不大一会就全部捣完。

    孟倩幽低头认真的配起了药。

    文泗和老大夫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

    唯恐两人记不住,孟倩幽的动作很慢,即使这样,文泗和老大夫也记得满头大汗。

    药配完以后,文泗和老大夫急忙站在一起互相说出自己记住的过程,看看自己是不是记的正确。

    孟倩幽坐在一旁不说话。

    两人重复了好多遍,才感觉记下了配药的全过程。文泗长舒一口气,走到孟倩幽面前,笑嘻嘻的问道:“小丫头,你这次配的是什么药?”

    题外话

    女主又要整人了,好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