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学武功
    几人到家里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孟氏夫妇正站在门口着急的张望。看到马车,孟氏急忙跑了过来,担心的问道:“幽儿,你们没事吧?”

    孟倩幽和孟贤跳下马车:“没事,娘。”

    孟大金也从马车上慢慢的下来。

    孟氏仔细的打量了几人一下,看确实没有事情,一直提着的心才放了回去。

    孟二银上前几步,对神情有些奇怪的孟大金问道:“大哥,你是不是不舒服?”

    孟大金摇头,神情复杂的看了孟倩幽几眼,有些沉闷的说道:“我先回家去了,明天我会准时过来去镇上的。”

    望着孟大金离去的背影,孟二银总感觉今天的大哥和以前的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可具体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

    孟氏让两人赶快回家,听到动静的孟齐、孟逸轩和孟杰也跑了过来。

    孟杰一头扎进孟倩幽的怀里,高兴的说道:“姐姐,你回来了。”

    孟逸轩偷偷的打量着孟倩幽,见她没事,才放心的舒口气,羡慕的看着她怀里的孟杰。

    孟倩幽摸了摸孟杰的头,将他领进屋,对孟氏夸张的说道:“娘,家里还有饭吗?我快要饿死了。”

    孟氏说有,快速的把饭菜摆了上来。

    孟倩幽和孟贤狼吞虎咽的吃着。

    孟氏有些心疼,不住的说道:“慢点吃,别噎着,锅里还有呢。”

    吃了一碗粥和一个馒头,孟倩幽感觉不那么饿了,才把吃饭的速度降了下来。口齿不清的说道:“我和大哥从中午忙到现在一口水也没顾得上喝,饿死了。”

    “你们做什么了忙成这样?”孟氏奇怪的反问。

    孟倩幽吃饭的动作一顿,和孟贤互看了一眼,遮掩的说道:“没干什么,我们去了镇上以后打听到午文昌已经回去了,就想去德仁堂给大伯看看身上的伤。正好碰到德仁堂需要人帮忙捣药材,我们三人就在那帮了一下午忙。”

    “既然是帮忙,那德仁堂的东家不管饭吗?”孟氏又问道。

    孟倩幽好笑的说道:“娘,我们到达德仁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们总不能说是没吃饭让人家管饭吧?那我们成什么人了?晚上倒是留我们吃饭,我们这不是怕您担心吗,就没吃。”

    旁边递过来一个夹着菜和辣椒油的馒头,孟倩幽也没在意,拿过来就咬了一大口,咬完才感觉有些不对劲,看了一眼,递完馒头的孟逸轩正心疼的看着她。

    孟倩幽的心中莫名的一动,感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正在心中发酵。赶紧甩甩头,抛开这股异样的情绪,低头喝了几大口粥。

    晚饭吃的有点多,孟倩幽就到旁边的院子里溜达溜达,顺便看看房子盖的怎么样了。

    孟二银正在喂马,看到女儿过来,皱着眉头说道:“幽儿,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没敢告诉你娘,怕她担心。”

    “什么事?”孟倩幽问道。

    孟二银指着一截院墙说道:“我今天下午无意中发现,我们这段院墙最近两天应该是被人重新砌过,这泥的颜色明显的和别处不一样。我当时吓了一跳,以为咱家进了贼,到处看了一下,却发现咱家并没有丢东西,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不敢告诉他昨晚家中进贼的事情,只得劝慰道:“爹,没有丢东西就好,说不定是谁家的人半夜发癔症,把咱家的墙头弄倒,等到清醒后怕咱家追究赶紧又给砌好了呢。”

    孟二银疑惑:“没听说谁家有人发癔症扒别人家院墙的呀。”

    孟倩幽忍住笑:“爹,谁家有这样的事还能到处嚷嚷呀,反正我们也没丢东西,你就不要往心里去了。”

    孟二银点头:“也只能是这样了。”

    孟倩幽心虚的吐了吐舌头,转移了话题:“爹,今天房子盖完了,工钱你发了没有?”

    “没有,”孟二银回道“房子盖完以后,天已经很晚了,没有来的及,我告诉他们明天下午过来领,”

    到房子里面转了一圈,孟倩幽满意的点头,房子盖的和自己要求的一模一样。

    父女两人又说了一回话,孟贤、孟齐、孟逸轩和孟杰都走了过来,孟倩幽有些纳闷的看着几人。

    孟贤首先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妹,我们已经练了很长时间一段的木桩了,你能不能教我们一些武功?”其余三人拼命的点头。

    看他们三人小鸡啄米似的,孟倩幽有些好笑:“如果明天卯时一刻你们能起床,我就教给你们。”

    几人欢呼。

    孟倩幽有些累了,早早的回屋躺下。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孟倩幽依旧被一阵脚步声惊醒,猛然起身,穿好衣服,来到旁边的院子里,却发现是孟贤、孟齐、孟逸轩三人正在院子里跑步,放下心来,慢慢的走到三renmian前。

    三人一起渴望的看着她。

    孟倩幽教三人huodong了一下筋骨,带着他们在院子里又跑了十几圈,待身体huodong开了,就以孟贤为示范,交给三人一些简单的防身动作。

    三人学的很认真,不放过孟倩幽一丝一毫的动作。

    孟倩幽也没有放水,严厉的教导他们,告诉他们,只要学会了这些招式,关键的时候就可以保命。

    三人学的更认真了。

    一直练了一个时辰,孟氏来招呼吃饭,几人还在热烈的讨论。

    孟倩幽有些奇怪,今天这么晚了,朱岚怎么还没来?走过去打开大门,却看到朱岚的伙计已经等在外面了。

    看到孟倩幽将大门打开,一名伙计恭敬的说道:“我们东家这几天有事过不来了,让我们几个过来买肉,吩咐我们一定不要惊扰到姑娘的家人。”

    谁来都一样,孟倩幽也没有在意。让几人进来,把所有的肉和下水都拉走。

    吃过早饭,人们陆续来上工。

    孟大金也一瘸一拐的过来了,拿着孟倩幽递过来的银子,默默的赶着牛车去镇上了。

    孟大金家的奇怪的对孟氏说道:“昨天他回去把全家人吓了一跳,以为是出了什么事情,他说是牛车不小心翻了车,上面的东西全扣了,人也受了点伤。爹让他休息几天,他不答应,说是身上的伤不重,不影响去镇上。这不,今天还是来了,你说你大哥现在跟变了个人似的,不知是好还是坏?”

    孟氏不敢告诉她孟大金在镇上挨了打,笑着安慰道:“当然是好事,大哥变好了,你们家的日子就有盼头了。”

    “但愿吧。”孟大金家的忧心忡忡的说道。

    孟中举照常过来授课,精神比昨天好了很多,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那个做薯片支架的老人也拿着支架过来了,说是昨天下午就做完了,一看她不在就回去了。

    孟倩幽仔细的看了看,老人比自己做的还要精细,整个支架清理的都是干干净净的。满意的说道:“就按照这样的做吧,先做一百个,做好后就拿过来。”

    老人答应一声,高兴的拿着支架回去了。

    孟倩幽检查了一下院子里晾着的肠衣,感觉差不多了,就拿笔写了一个单子,好让孟大金明天去镇上的时候给捎回来。

    又找到孟二银说想再找个人过来做工,这次的活是要不停的剁肉,需要力气比较大的人,不知道他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孟二银想了一下,说出了几个人名,孟倩幽一一记下,下午发工钱的时候再看看。

    送柴禾的男人按时将柴禾送了过来,把柴禾放下后却没有和往常一样立刻就走,而是挠着头红着脸对孟倩幽说道:“不知道你们还招不招人?能不能让我媳妇也过来上工?”

    孟倩幽本来就想再找几个人过来,闻言说道:“你把她叫过来看看吧,合适的话过两天就让她过来上工。”

    男人高兴的道谢,连挑柴的担子都没有来得及拿就高兴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就和一个女人一起回来了。

    孟倩幽打量了女人一下,虽然穿着破旧的衣服,但是周身收拾的很干净,一看就是个干净利索的女人。

    “你可以过来上工,只是你家里的老人和孩子怎么办?我听说他们不是需要你照顾吗?”孟倩幽问道。

    女人拘谨的回道:“孩子都已经大了,不需要照顾,两个老人只要我回去给他们按时做饭就行。”

    “那样会很辛苦的,你吃的消吗?”孟倩幽继续问道。

    女人赶紧回道“吃的消,这么多年都已经习惯了。”

    “那好吧,过两天我会通知你来上工。”孟倩幽说道。

    两人高兴坏了,一个劲的道谢。

    孟倩幽摆摆手,随口问了一句:“你们的孩子多大了?”

    男人赶紧答道:“一个八岁,一个六岁,都可以帮着我上山砍柴了。”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

    两人吓坏了,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

    “这样吧,我给爷爷说一声,明天让你们的两个孩子来跟着他上学,束脩就不用交了。”孟倩幽说道。

    两人欣喜若狂,没想到还有这样好的事情,恨不能跪下给孟倩幽道谢。

    孟倩幽不在意的摆摆手,让两人回去。

    两人千恩万谢的走了。

    孟大金今天回来的很快,该买的东西全都买来了。把东西全部卸下来以后,就走到她的面前:“今天镇上的人都在说午文昌被吴大财主狠狠打了一顿,赶出了家门。并说如果以后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就和他断绝关系,再也没有这样的外甥。据说午文昌在吴大财主家门口跪了一个时辰,痛哭流涕,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说出那样的话,吴大财主根本不相信,呵斥他不要再丢人现眼了,否则当场就断绝关系。午文昌才让自己的几个跟班抬走了。”

    意料之中的事情,孟倩幽听完并没有说话。

    孟大金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以后再也不会向以前那样混日子了。”

    “希望大伯能说到做到。”孟倩幽深深的说道。

    孟大金没有说话,默默的走到旧屋的院子里,帮忙一起清理下水。

    孩子们正好下课,孟倩幽拆开一盒点心,拿到孟中举面前:“爷爷,累了吧,吃块点心歇息一下。”

    孟中举摆手:“给他们吧,爷爷不饿。”

    孟倩幽也不强求,把点心盒交给孟贤:“大哥,你分一下,每人一块,不能多吃。”

    几个孩子欢呼。

    孟倩幽做到孟中举面前,笑眯眯的说道:“爷爷,我想和你商量一个事情。”

    孟中举摸着胡须:“看你的样子准是好事,说吧。”

    孟倩幽就把答应让两个孩子来上学的事情说了,孟中举十分高兴:“这样的事情以后不用跟爷爷商量,只要你让他们来,爷爷就一定会收下他们。他们爹娘都在咱家做工,不收束脩也是应该的。”

    “谢谢爷爷。”孟倩幽甜甜的说道。

    “傻孩子,谢爷爷做什么?这些都是你做的好事,等这些孩子以后长大了,肯定会报答你的。”孟中举感叹的说道。

    孟倩幽不在意的说道:“我只是觉得这么小的孩子应该学些东西,才让他们过来的,我根本就没有想过以后让他们报答。”

    “好孩子。”孟中举欣慰的说道。

    和孟中举商量完上学的事情,孟倩幽也来到旧屋的院子里,向正在做工的几个女人问道:“我还想再找几个手脚麻利的人过来干活,你们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吗?”

    几个女人说了几个人的名字,孟倩幽一一记下。转头对孟氏说道:“娘,我还需要做几套干活用的衣服,您帮我一下吧。”

    孟氏虽然感觉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多说,洗了洗手,和孟倩幽一块来到主屋。

    孟倩幽拿过纸笔,画了一个帽子,一个口罩和一件衣服出来。

    孟氏奇怪的问道:“这是做什么用的?”

    孟倩幽解释:“这是工作服,是干活的工人穿的,帽子是用来遮住做工的人的头发,防止他们的头发掉到肉里,影响了咱们东西的声誉。至于这个叫口罩,带上他以后,是防止工人的口水落到肉里。总之穿这一套都是为了保持咱们做出来的东西干净卫生,好为咱以后的生意打开销路。”

    孟氏听明白了,女儿做这一套衣服就是为了肉里不掉进头发和口水,就不在意的说道:“乡下人哪有那么多的讲究,有个吃的就不错了。”

    “娘,我想建立自己的品牌,质量就一定要过关的。”孟倩幽说道。

    “什么是品牌?”孟氏不解的问道。

    孟倩幽解释:“品牌就是以后人们看到东西上的标记,就知道是咱家,抢着购买。”

    孟氏乐了:“就你想的多,能卖出去就不错了,还抢着购买?”

    孟倩幽也不解释,孟氏很快就会看到那一天的。

    孟氏接着说道:“做这样的衣服倒不难,只是咱家没有现成的布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