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你不要我了,是吗?
    第二天早上孟倩幽带着孟贤、孟齐、孟逸轩锻炼过身体以后,就说要检查一下三人领会的怎么样了,让三人和她对打一下。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孟贤小心翼翼的出了一拳。

    孟倩幽严厉的呵斥:“大哥,你太慢了,手上也没有力度,我昨天是这么教你们的吗?”

    孟贤加重了力度,对着她一拳就打了过去,孟倩幽轻松的躲过,对孟齐和孟逸轩说道:“你们三个一起上。”

    孟贤和孟逸轩没再犹豫,一块出手。

    没出几招,三人都被孟倩幽打趴在地上。

    “不合格,罚你们每人在木桩上面走十圈,把昨天教的动作做五十遍,做不完就别吃今天的早饭了。”孟倩幽严厉的说道。

    几人没敢反驳,乖乖的去走木桩。

    等到吃早饭的时候,孟氏发现几个孩子走路的姿势都有点不对劲,担心的问道:“你们几个腿不舒服吗?要不要叫大夫过来给你们看看。”

    几人摇头。

    孟倩幽笑着解释:“娘,大哥他们是在木桩上走太久了,别担心,过几天自然就好了”

    孟氏松口气,埋怨几人:“你说你们几个,都多大了还让人这么操心。”

    孟倩幽笑而不语。

    孟贤、孟齐、孟逸轩三人低头喝粥,没敢反驳。

    朱岚依旧没来,伙计把熏下水和熏肉拉走以后,上工的人也陆续到来。

    卖柴禾的夫妇带着两个孩子也过来了,孟倩幽让孟贤给两个孩子安排好了座位,并告诉他一会发点心的时候两个孩子也有份。

    孟贤点头,领着两个孩子进了西厢房。

    打柴的男子见孩子安顿好,放心的去砍柴了。

    孟倩幽从清理下水那边叫了五个女人过来,加上孟大金家的和孟三铜家的,一共是七个女人。

    孟倩幽领着他们和那八个大汉一起来到工房内,对这些人说道:“以后你们就在这边做腊肠了,工钱都和咱们之前说好的一样。”说完拿出孟氏他们赶制出的工作服:“这是你们干活时穿的衣服,一人一套,主要是防止咱们的头发和口水掉进肉里。以后你们每天必须要穿戴好才能干活,有谁没做到的,第二天就不要来上工了”

    干活的人们神情紧张起来。

    孟倩幽安慰道:“你们不必紧张,只要穿戴好这套衣服,再按照我教你们的去做,就算出点小差错也不要紧。”

    人们的心情还是放松不下来。

    孟倩幽让人们开始干活。

    有了昨天的经验,几名大汉熟练的切肉,剁肉,五名女人则忐忑的在一边等待着。

    肉馅切好,孟倩幽将一些调料分放在不同的盆子里,让大汉搅拌均匀,就开始教女人们如何往肠衣里灌肉,告诉人们里面的肉一定要灌实,如果有缝隙,腊肠很容易爆裂。

    几个女人按照孟倩幽教的方法小心翼翼的往肠衣里加肉,速度很慢,孟倩幽也不催促她们,站在一边慢慢的指导。

    一个女人在翻肠衣的时候不小心弄出了一个窟窿,立刻惊恐的看向孟倩幽。其余的人同情的看着她。

    孟倩幽没有责怪,微笑安慰她:“没事,这是经常有的事情,不要着急,慢慢来就可以了。”

    女人惊恐的神情退去,低下头慢慢的又翻了一根肠衣。这次没有翻破,惊喜万分。

    每人灌了两三根腊肠后,慢慢变得熟练起来,速度也快了很多。

    孟倩幽嘱咐孟三铜:“三叔,不同的调料一定要分着晾晒,千万别弄混了。”

    孟三铜点头。

    见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孟倩幽便来到前院,想看看多了两个孩子,孟中举的身体能不能吃的消。

    孩子们刚好下课,孟贤正拿着一盒点心挨个的分发。

    送柴的两个孩子站在一起,眼巴巴看着孟贤手中的点心,孟贤走到两个孩子面前,拿出一块点心递给大的那个。大的那个没敢接,小的咬着手指头眼馋的看着。

    孟贤轻轻的说道:“拿着吧,每个来上课的孩子都有。”

    大的孩子摇头:“我爹娘嘱咐过了,来了以后要认真的听先生授课,下课不要乱跑,也不要眼馋别人吃的东西。更不能伸手要别人的东西。我们不要。”说完还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唾沫。

    小的那个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精致的点心,一直盯着不放。

    孟贤将点心递到他的面前:“吃吧。”

    小的摇摇头,躲在了大的后面。

    孟贤无奈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上前,对两个孩子说道:“吃吧,回家以后如果你们的爹娘要责怪你,就说这是我们学堂的规矩,每人一块点心,如果不吃,以后就不让来了。”

    大的犹豫了一下,小心地拿起一块递给了弟弟,自己又拿起一块小的,放在嘴里轻轻的咬了一口。

    弟弟也学着哥哥的样子咬了一小口,随即拿着点心跑了出去。

    孟贤和孟倩幽有些纳闷,不知道这孩子怎么会突然跑了出去。

    送柴的女人很快领着小男孩跑过来,见到孟倩幽一连串的道歉:“东家,对不起,孩子小不懂事,我回家会好好教训他的。”

    还没等孟倩幽明白是怎么回事,女人赶紧接着说道:“点心多少钱?我们用柴钱来抵,求东家千万不要辞退我们。”

    孟倩幽明白女人是误会了,笑着解释:“点心不是他偷拿的,是我给他们的,这里每个上课的孩子都有。”

    女人不敢相信的看着屋里的孩子,发现包括自己的大儿子在内,每个孩子手里都拿着一块点心。感激的差点落泪:“东家,你对我们是在太好了,我们都不知该怎么报答你了。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干的。”说完还深深的给孟倩幽鞠了一躬。

    孟倩幽吓了一跳,赶紧躲开。

    女人没有多说,快步跑回工房干活去了。

    孟倩幽摸了摸受了惊吓的心口。

    孟贤取笑她:“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

    孟倩幽反驳“我不是胆他们这么大的人给我鞠躬,我怕我会折寿。好不好。”

    孟贤笑笑不说话。

    “爷爷呢?”孟倩幽没有看到孟中举像往常一样在门口歇息,奇怪的问道。

    孟贤指了指里面:“逸轩说要三天之内背完整部诗经,爷爷正在单独教他。”

    孟倩幽蹑手蹑脚的来到窗前,往里观看,果然看到孟逸轩正在孟中举的指导下,慢慢的读着那本厚厚的诗经。

    孟贤也走了过来,悄声问她“小妹,你说逸轩三天之内真的能全部记住吗?”

    孟倩幽摇头,“他连字都不认识,怎么会记住整本诗经。”

    孟贤惊讶的反问“他认识字呀,比我们认识的还多。你不知道吗?”

    孟倩幽也很惊讶:“这怎么可能,他没有上过私塾,怎么可能识字?”

    “我问过他,他说是以前爷爷授课时,他在外面偷听的,就记住了。”孟贤悄声解释。

    孟倩幽更加惊讶,如果真是那样,那孟逸轩就绝对是一个神童。

    孟逸轩好像听到了兄妹俩的说话声,念书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眼睛向这边看来,看到孟倩幽正站在窗前看自己念书,朝她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祸害!”孟倩幽低咒一声,离开窗前。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第四天早上孟逸轩显得异常兴奋,破天荒的在孟倩幽手下过了好几招。

    孟倩幽有些惊讶,当初自己学这套格斗术的时候,可是整整学了七天才在组织的训练官手下过了两招,孟逸轩却在短短的四天内躲过自己的好几招。

    孟逸轩躺在地上,神情抑制不住的高兴。

    孟贤和孟齐则沮丧的乖乖的去走十圈木桩。

    孟倩幽看着孟逸轩的笑容有些不顺眼,高声说道:“都四天了,才学到这种程度,今天每人加五遍木桩。”

    孟贤和孟齐小声哀嚎,孟逸轩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孟倩幽冲着孟逸轩露出一个魔鬼似的笑容,孟逸轩麻溜的起身,快速的上了木桩。

    孟倩幽心中暗爽。

    “姑娘,我又给你带来了一个大生意。”好几天没有露面的朱岚的大声音从门口传来。

    孟逸轩浑身一震,眼光死死的看着孟倩幽的表情。

    孟倩幽看了朱岚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什么大生意?”

    朱岚笑嘻嘻的走到她的面前“这几天,各个分铺的掌柜过来汇报生意,吃饭的时候,我拿出辣椒油招待了他们一下,结果他们吃的停不下筷子。一个分铺的掌柜建议不如我们加一项辣椒油的生意,我们商讨了一下,觉得可行。今天我特意来找你谈一下辣椒油的生意。”

    “不做!”孟倩幽干脆的拒绝。

    朱岚没想到她拒绝的这么干脆,一时愣住。半响才小心的开口问道:“为什么?”

    孟倩幽瞪他一眼:“你知道用多少的辣椒才能炸出那么一大罐辣椒油吗?成本太高了,一般的人家根本就买不起。”

    朱岚一拍手:“姑娘原来是担心这个呀,我已经想好了,在我们的店里单独的挪出一块地方,专门卖不同的辣椒油,标上高价,让伙计介绍的时候告诉客人,这些是专门卖给富贵人家的辣椒油,相信所有的有钱人家都会买一罐的。”

    孟倩幽上下打量了一下朱岚,没想到他竟然想出了定向消费这一招。

    朱岚被她看的有些发毛,暗暗思量自己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

    “噗通!”“哎哟!”两道声音响起,孟倩幽回头一看,孟逸轩正四面朝天的躺在木桩下面。几步走到他的面前,紧张的问道:“摔到哪里没有?”

    孟贤、孟齐也赶紧从木桩上跳下来,将孟逸轩小心地扶了起来。

    孟倩幽松了一口气,没有血迹,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

    “慢慢的走几步看看。”孟倩幽冷静的说道。

    孟逸轩呲牙咧嘴的走了几步。

    “活该!”孟倩幽恨铁不成钢的骂道:“谁让你分心的?没摔断骨头算你命大。”

    孟逸轩低着头没敢说话。

    孟倩幽吩咐孟贤、孟齐:“大哥,二哥你们扶他去屋里躺一下,看看他身上有没有淤青,帮他上点药。”

    孟逸轩急忙说道:“我没事,我不去屋里躺着。”

    几人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孟逸轩缓和了一下口气:“我一会还要背诗经呢。”

    “先去屋里躺一会,爷爷来了你再出来。”孟倩幽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孟逸轩垂头丧气的被孟贤和孟齐扶回屋上药去了。

    朱岚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问道:“姑娘感觉我的主意怎么样?”

    孟倩幽点头:“确实是个好主意。”

    得到肯定,朱岚非常高兴,趁机说道:“还是老规矩,价钱你来定,但是你只能卖给我们一家。”

    孟倩幽思考了一下,觉得可行,就点头应道:“行,辣椒还是由你来gongying,不过我建议你把辣椒油分成好几种来卖,一种用那种比较精致的小罐子,价钱可以稍高一些。再一种就是稍微大一点的,价钱略微低一些,最后才是那量大最优的那一种。这样,就将辣椒油分成了不同的档次,吸引各个层次的人来买。”

    “好办法!”朱岚拍手叫好:“回去后我就让人去dinggou姑娘说的各种罐子。”

    两人又对辣椒油的价钱进行了一下商议,最后商定,所有的原料,包括辣椒、油、牛肉等等都有朱岚gongying,孟倩幽只需炸出辣椒油即可,每斤三两银子。

    所有的细节商议完,朱岚摆出笑嘻嘻的表情,还没说话,就被孟倩幽打断:“打住!我没时间。”

    朱岚一愣,随即恢复了笑嘻嘻的表情:“姑娘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

    “朱公子,我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您老人家的一举一动我了解的很,”孟倩幽讽刺的说道。

    朱岚也不在意,依旧笑嘻嘻的说道:“既然这样,就请姑娘再帮我炸一些辣椒油吧。上次的辣椒油如果不是我拼死相夺,包一凡和安以源那两个不厚道的家伙一滴也不会给我留下。可这样留下的那罐辣椒油我也没有吃多少,被那些分店的掌柜全都分刮光了,可怜我没有那些辣椒油根本就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就请姑娘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今天就帮我炸一些辣椒油吧。”

    孟倩幽冷哼一声:“少在我面前装可怜,我不吃这一套。”

    朱岚被噎得一愣:“姑娘怎样才肯答应今天帮我炸一罐辣椒油?”

    孟倩幽不说话。

    朱岚眼珠一转:“如果姑娘肯帮我炸一罐辣椒油,过完年以后,我邀请姑娘全家去县里看花灯,吃住我全包,怎么样?”说完期望的看着孟倩幽。

    “这还差不多。”说完孟倩幽转身向厨屋走去。

    朱岚乐颠颠的跟在后面。

    来到厨屋,朱岚一招手,就有伙计将一大篓辣椒面抬了过来。

    孟倩幽看了一眼朱岚。

    朱岚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一个伙计将一个大罐子小心翼翼的抱了进来。

    孟倩幽被气乐了,瞥了朱岚一眼。

    朱岚双手合十,不住的祈求:“拜托姑娘了。”

    孟倩幽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你来烧火。”说完便出了厨屋。

    朱岚不敢反驳,乖乖的点柴烧火,可他没有做过,根本点不着,一会儿满屋子都是烟,呛的他直咳嗽,急的大叫:“来人呀,过来烧火。”

    “你要是让伙计烧火,今天的辣椒油你就别想带走了。”孟倩幽威胁道。

    朱岚知道孟倩幽真的会说到做到,便不敢喊伙计,再试了不知多少次后,终于把火点着了。高兴的抹了一把脸上急出来的汗珠,得意的对孟倩幽喊道:“我点着了。”

    看到她那张大花脸,孟倩幽忍不住笑了出来。

    朱岚不解的看着笑的前仰后合的孟倩幽。

    一名伙计走过来,小心的对朱岚说道:“东家,你的脸”

    朱岚下意识的在脸上摸了摸。

    孟倩幽笑得更大声了。

    伙计想上前给朱岚擦擦脸。孟倩幽摆摆手:“不用擦,你们东家这模样特别赏心悦目。”

    朱岚意识到自己的脸上可能沾染来了东西,不过看孟倩幽这么高兴,便也没有在意,讨好的说道:“姑娘,我们开始吧。”

    孟倩幽忍住笑,交给朱岚一个口罩:“把这个带上吧。”

    朱岚接过去,反复看了半天也没弄明白是什么东西,索性学着孟倩幽的样子戴到了嘴上。

    孟倩幽往锅里倒入大量的油,嘱咐朱岚将油烧开,自己将辣椒面放入家中不同的小罐子里,等烧开的油晾到八分热的时候,便舀出来倒入辣椒面中,一声声“嗤啦”的响声过后,辣椒的香味充满了整个厨屋。

    朱岚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双眼冒光的看着一个个小罐中的辣椒油。

    待所有的辣椒油稍微晾凉了一些,孟倩幽就把所有的小罐中的辣椒油全部倒入朱岚带来的大罐中。做完这一切,才抹着额头的汗珠对朱岚说道:“制作辣椒油的时候,辣椒面不要太厚,否则最下面的浇不上熟油,炸出来的辣椒油就没有了鲜香的味道。”

    朱岚受教的点头。

    一大罐的辣椒油晾的差不多以后,朱岚叫来两个伙计,把大罐子搬到了马车上,就喜滋滋的想坐车马车回去了。跟来的伙计看着朱岚那张认不出模样的脸欲言又止,祈求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忍住笑,吩咐伙计打来水,逗趣道:“朱大公子,洗一下脸吧,别出去的时候吓到村里的孩子。”

    朱岚低头,看到水中自己的模样也大笑起来:“本公子用这张脸换取了一大罐辣椒油,值了。

    把脸清洗干净以后,朱岚带着伙计匆匆的走了。

    孟中举过来授课,孟逸轩慢慢的从屋中走了出来,做到了孟中举面前的板凳上。

    孟倩幽走了过去,拿起诗经,随手翻开一页念了一句,孟逸轩快速的接着背了下去。背到一个段落,孟倩幽又随手翻开一页念了一句,孟逸轩又毫不犹豫的接着被了下去。如此反复了几次,孟倩幽已经完全确定,孟逸轩在短短的三天内确实将厚厚的一本诗经全部记住了。

    孟中举高兴的连胡子都翘了起来,不住的说道:“神童,神童呀。”

    孟逸轩期盼的看着孟倩幽,希望她能给自己礼物。

    孟倩幽将诗经合起来放在一边,歉意的说道:“我这几天太忙了,礼物还没准备好,今天晚上我一定把礼物给你。”

    孟逸轩有些失望。

    “我这个礼物可是独一无二的,连孟杰都没有哟。”孟倩幽诱哄道。

    孟逸轩脸上顿时充满了阳光般满足的微笑。

    上工的人们陆续到来,孟倩幽准备去看一下人们的做工的情况,孟中举却满脸沉思的叫住了她:“幽儿,爷爷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爷爷请说,”孟倩幽恭敬的说道。

    “逸轩太聪明了,爷爷恐怕耽误了这孩子呀。”

    孟倩幽皱眉:“爷爷的意思是?”

    孟中举回道:“把他送到镇上的学堂吧”

    孟倩幽不语。

    孟中举接着说道:“爷爷虽然也可以教导这孩子,可毕竟爷爷的年纪大了,精力不济,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教导他。可镇上的学堂就不一样了,学子多,夫子也好。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跟夫子交流,跟同窗讨论,增加学识的深度和广度,对他以后的科考会有很大的帮助。”

    “一定要科考吗?”孟倩幽问道。

    “傻孩子,十年寒窗为的就是一朝金榜题名,光宗耀祖。不参加科考,那还有什么用?”孟中举回道。

    见孟倩幽还是不语,孟中举继续劝道:“逸轩这孩子太聪明了,短短的三天之内就记住了整本的诗经,爷爷这么大岁数了,就没有见过这么聪明的孩子,如果不让他参加科考,那就是误了这孩子的一生呀。我们家已经对不起这孩子一次了,我们不能再耽误了他,毁了这孩子的一生呀。”

    孟倩幽想了一下:“爷爷,我把爹娘叫过来商量一下,咱们再做决定吧。”

    孟中举点头。

    孟倩幽把孟二银夫妇喊了过来,孟中举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并询问他们的意见。

    孟二银“这件事就按爹的意思做吧,我们明天就把逸轩送去镇上的学堂。”。

    孟氏点头附和:“我们都听爹的。”

    孟中举摸了摸胡须:“既然你们都同意,就把逸轩叫过来和他说一声吧。”

    孟倩幽把孟逸轩叫了过来,孟中举又把同样的话重复了一遍,满以为孟逸轩会高兴的的跳起来,没想到他却反应激烈的喊道:“我不去!”说完生气的跑进了自己的屋子里。

    孟二银夫妇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明明是好事,为什么孟逸轩看起来却非常的激动,甚至还闹起了脾气。

    孟倩幽有些生气大步走进屋里,口气不善的问道:“孟逸轩,我爹娘是为你好,你这是什么态度?”

    满眼含泪的孟逸轩走到她面前,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你不要我了,是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