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吴大财主的报复(一)
    孟倩幽愣住。

    孟逸轩的眼泪流了出来:“你也和他们一样,觉得我是灾星,想把我撵出去了吗?”

    孟倩幽还是没说话。

    孟逸轩的眼泪流得更凶了,:“你现在一定后悔把我要回来了吧,我”

    “啪!”孟倩幽一巴掌打在孟逸轩的头顶上:“瞎说什么?谁想把你撵出去了?”

    孟逸轩被打愣了,眼泪在眼眶中都忘了掉下来。

    孟倩幽犹不解气,伸手又打了他一巴掌:“我爹娘是为了你将来能金榜题名,高中状元,才好心好意的送你去镇上的学堂,你竟然会认为我们想把你撵出去,你的良心上哪去了?”

    孟逸轩傻傻的愣在那里,任由孟倩幽又打了他一巴掌。才惊喜的问道:“你们不是不想要我了吗?”

    孟倩幽真想敲开他的脑袋看一看,里面到底长了些什么?怎么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所以你们真的只是想让我去镇上的学堂念书,将来好高中状元吗?”孟逸轩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

    孟倩幽的火气依然没消,带着怒气的说道:“要不然呢?我们那么艰难的把你要过来,只是为了再把你撵出去吗?”

    孟逸轩的眼泪又流了下来,脸上却绽出了一个璀璨至极的笑容:“我以为你们不要我了呢?”

    孟倩幽觉得他笑中带泪的表情刺眼极了,不舒服的哼了一声。

    “我可以不去吗?”眼泪还挂在脸上的孟逸轩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行!”孟倩幽用坚决的口气回道:“咱们家还等着你金榜题名,光宗耀祖呢,别忘了你现在姓孟。”

    惊喜浮现在孟逸轩的脸上:“所以,我们是一家人,我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是吗?”

    孟倩幽举起的手在看到他头上的一片红肿后又悄悄放了下来:“你记住了,你生是孟家的人,死是孟家的鬼,这一辈子你就别想再有别的姓了。”

    孟逸轩着急道:“我不想有别的姓。”说完又低低的来了一句:“可我舍不得你们。”

    孟倩幽瞪他一眼:“又不是不回来了,镇上的学堂每个月都会有几天的沐休的。”

    孟逸轩有些急迫:“可是我还想学武功呢。”

    孟倩幽沉思了一下:“这样吧,我跟爷爷他们商量一下,等过完年后再送你去学堂吧。”

    孟逸轩惊喜的点头。

    两人出了屋子,来到孟中举面前。孟倩幽看了孟逸轩一眼,说道:“爷爷,逸轩有些舍不得离开我们,让他过完年以后再去镇上吧。”

    看到孟逸轩那满脸的泪痕,孟中举慈爱的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也好,趁着这段时间,爷爷再教你一些写文章的方法。”

    孟逸轩高兴的直点头。

    孟二银夫妇松了一口气,刚才可是把他们吓坏了,这孩子自从来到他们家一直都是笑呵呵的,从来都没有发过脾气,他们还以为他是不想去学堂呢。

    孟逸轩冲他们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孟二银夫妇也没有多说,转身准备去干活。

    孟倩幽却拉着孟氏进了屋,小声的说道:“娘,我答应了给逸轩一个礼物,您帮我给他做一个书包吧。”

    孟氏有些疑惑:“书包?”

    孟倩幽拿出纸笔,画了一个书包和一个图案出来:“这就是书包,做起来很简单,只是我想把这个图案绣在上面,不知道娘能不能帮我一下。”

    孟氏拿过图案,发现是一只像猪又不是猪的奇怪的小动物,便奇怪的问:“这是什么图案,看起来好奇怪。”

    “这是我在那个地方看到的一只奇怪的小猪,看着喜欢,就画了出来,娘能不能绣出来。”

    孟氏点头:“大概需要一天的时间。”

    孟倩幽惊喜道:“谢谢娘。”

    “二银在家吗?”村长家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孟氏慌忙起身迎到屋外,热情的招呼:“村长,婶子,快请屋里做。”

    村长和村长媳妇进了屋。

    孟倩幽礼貌的喊了人。

    村长媳妇羡慕的打量着整洁明亮的屋子,酸溜溜的说道:“二银家的,你们家这房子真气派呀,恐怕比咱邻村黄财主家的还好呢。”

    孟氏笑笑没有说话。

    村长咳嗽了一声,示意她不要多说话。村长媳妇白他一眼,亲热的对孟氏说道:“二银家的,我和你叔今天来呢,是想求你一件事。”

    孟氏惶恐的说道:“婶子有事吩咐一声就行了,哪还能说求不求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村长媳妇直言道:“你也知道,我家大宝一直在镇上做工,前几天不知为什么被东家给辞退了,一家几口人生活没了着落,就回了家。整天在家里愁眉苦脸,长吁短叹。我和你叔觉得他这样也不是办法,就厚着脸皮来找你们,看看你们能不能帮忙找个生计。”

    孟氏为难的开口:“婶子你看,我们家都是些脏活,累活,大宝兄弟恐怕干不了吧。”

    “这我们也想过了。”村长媳妇接着说道:“我们家大宝从小就没有吃过什么苦,你们家里的这些活计他确实干不了。我们听说你们家没出事以前,在镇上摆摊,熏下水和熏肉卖的挺好,就想着反正你们也不去卖了,不如把熏肉的方法教给我们,我们也熏一些,让你大宝兄弟去镇上摆摊卖一些。你放心,我们不会白要你们的,我们拿银子给你买。”说完一脸肉疼的拿出二两银子。

    孟倩幽气笑了,二两银子想买一个熏肉的方子,从没有见过沾便宜能沾的如此理直气壮的。

    孟氏也愣住了,一时不知作何反应。

    村长媳妇见孟氏不说话,声音尖锐起来:“二银家的,你不会嫌二两银子少吧,我给你说,做人可不能太贪心了,如果不是你村长叔帮忙,你们家能轻松的盖起这一大片宅院吗?还有逸轩那孩子的事情,如果不是你村长叔帮忙,你们能那么轻而易举的要回来吗?我们都没要求你们什么报答,今天只不过是要买你们一个小小的方子,你这为难的样子是什么意思?”

    孟氏急忙摆手:“婶子误会了,我不是嫌银子少,而是这方子实在是不能卖。”

    村长媳妇瞪大了眼睛:“怎么就不能卖了,我们又不会抢你们家的生意,我们只是在镇上摆个小摊而已。”

    “那就没必要买方子了,让大宝叔直接从我们家进货,这样你们既省时又省力。”孟倩幽说道。

    村长媳妇声音拔高了:“那不行,谁知道进货的时候,你们家赚我们多少银子呢?我们买了方子,自己去熏,挣得钱都是我们的。”

    孟倩幽克制住将他们打出去的冲动,声音沉了下来:“我们全家靠这个熏肉的方子维持生计,您买走了,我们怎么办?”

    村长媳妇转了声音:“哟,你们家这么多生意,还在乎一个小小的方子,你们不会是想找这个借口,不卖给我们吧。”

    孟倩幽顶了回去:“还真让您说对了,我们就是不卖给你。”

    “你”村长媳妇噎得说不话来。

    村长咳嗽了两声,示意村长媳妇不要再说了,这个事情他来解决。

    村长媳妇瞪了他两眼,气呼呼的站到了一旁。

    村长放缓了声音:“二银家的,我看这件事你做不了主,就让二银过来和我谈谈。”

    “我们家的事情我做主,不必把我爹叫过来了。”孟倩幽说道。

    村长平常听村里人说过,这孟二银家里的事情都是孟倩幽做主,现在见孟氏站着没动,明白了外面的传言都是真的,于是和蔼的对孟倩幽说道:“如果嫌二两银子少,我们可以再加一些,不过你也知道,我们家的日子也不是太好过,你们可不能要的太多了。”

    村长媳妇忍不住了:“二两银子还嫌少,他们怎么不去抢钱?”

    “闭嘴!”村长气怒的呵斥他。

    村长媳妇不屑的撇撇嘴:“我又没说错。”

    村长恨不能一巴掌打死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来的时候说的好好的,他们是有求于人,态度要和蔼一些,不要把平常对待村里人的那个态度拿出来,她可倒好,来到以后全忘了,依旧强势的很。

    孟倩幽依旧沉着声音:“村长爷爷可能是误会了,我们不是嫌钱少,我们是不卖方子,不光是您,任何人来了都不卖。”

    “你看看,你看看,”村长媳妇拍着手说道:“来时我就说了,他们家现在有钱了,根本就不将你这个村长放在眼里了,你还不信,现在怎么样,热脸贴上冷屁股了吧。”

    村长也拉下脸:“我这个村长在村里做了几十年了,还没有被人如此的打脸过,看来你们真是有钱了,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孟倩幽冷笑:“要不是看在您是村长的份上,您觉得您现在还能安稳的坐在这里吗?”

    “幽儿,别说了。”孟氏急的大叫。

    孟倩幽毫不理会,继续说道:“村长爷爷这么大岁数了,应该知道这熏肉的方子是我们一家人生活来源,现在你一张嘴就想买走,世上有这样便宜的好事吗?再一个,我们家是有钱了,可我们没有瞧不起任何人过,更没有不将您放在眼里过,您今天这么说,无非就是想逼迫我们将方子卖给您,可我真真切切,明明白白的告诉您,不可能。”

    村长媳妇气得跳起来:“今天这方子我们买定了,你们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否则以后在这村里,你们甭想再求我们办任何事情。”

    孟氏急得满头大汗:“婶子,你别着急,有什么事情我们好好商量。”

    村长媳妇蛮横的说道:“不用商量,你们今天必须把方子卖给我们。”

    “村长也是这么想的吗?”孟倩幽幽幽的问道。

    看到她那眼神,村长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哆嗦,到嘴的话咽了下去。

    孟倩幽趁势说道:“我们虽然不能卖给你们方子,但如果大宝叔真的想摆摊卖熏下水的话,我们保证给他最低的价格。”

    村长媳妇还要说什么,村长阻拦住了他。“这件事情是我们想的不周到,这样,我们回去问一下你大宝叔,如果他愿意的话,我们明天就让他过来进货。”说完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媳妇一眼,警告她不要在节外生枝。

    村长媳妇拿着二两银子不甘愿的和村长走了。

    孟氏刚要松口气,孟倩幽说了声:“娘,我出去一下。”说完快速出了家门。

    孟氏张嘴想问问她去哪儿,却早已不见了她的身影。

    孟氏叹口气,拿起预备好的布料想做个书包,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匆匆忙忙的去后院找孟二银去了。

    孟倩幽跟随村长夫妇来到了他们家的大门外,看到两人进了家,村长媳妇到处看了看,发现没人,大白天的就把大门关了起来。

    不一会院子里就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吗?无论多少钱都要买下他们的方子吗?”

    村长媳妇讨好的声音传出来:“大宝,别急,我和你爹再想想办法。”

    叫大宝的男人的声音急了起来:“你们还能想出什么办法。我给你们说了,这件事情办成以后,吴大财主会给我们五百两银子的报酬,让你们不要那么小气,多出点银子,你们倒好,二两银子就想买人家一个方子,事情怎么可能办的成。”

    村长媳妇小声的说道“我这不是想省一点钱吗?谁知道孟家的那个死丫头油盐不进,要不是她,我们今天也许就能买下那个方子了。”

    “省、省、省、你就知道沾点小便宜,去以前我是怎么交代您的,让你到了以后说话一定要客气,不要拿出你平时村长媳妇的派头去压迫他们,如今他们有钱了,不能再向以前那么对待他们了,你可倒好,恨不能直接从人家手里直接把方子抢过来。”村长埋怨的声音传出来。

    村长媳妇不愿意了:“你还说我,要不是你非得拉着我回来,我今天说什么也得把方子买回来。”

    “糊涂!”村长呵斥:“孟二银前段时间被抓走,原本镇长是判他劳役五年的,后来却只打了十大板就放了,这其中一定有贵人帮忙。万一我们今天逼狠了,他们去求贵人,说不定我这个村长的位置就不保了,到时看你还怎么在村里摆威风。”

    村长媳妇没了声音。

    大宝的声音再度响起来:“我不管你们想什么办法,方子我一定要拿到手。我们东家说了,如果这件事情我办的好,就升我为大掌柜,一年给我二十两银子的工钱,如果办不好,就让我卷着铺盖卷滚蛋。并且让我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镇上,你们拿不到方子,我就不要活了,我领着你那两个大孙子撞死在门前。”

    村长媳妇慌张的说道“大宝,别急,娘肯定想办法给你把方子买过来。”

    大宝的声音再度响起:“要方子的人明天早上就来,你们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得拿到手。”

    院内没了声音。

    听到这,孟倩幽大概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便悄悄的离开了村长家。

    孟氏夫妇正一脸焦急的等在家里,见她回来,孟二银着急的说道:“幽儿,你娘把事情都告诉我了,这怎么办可好?”

    孟倩幽安慰他:“爹,您不用着急,这件事我来想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村长是我们这里最大的官了,如果我们不卖给他,以后他处处找我们的麻烦怎么办?”孟二银依旧着急的说道。

    “那爹的意思是卖给他们了?”孟倩幽反问。

    “那怎么可能?熏下水的方子我们是不会卖给任何人的。”孟二银回道。

    孟倩幽继续反问:“那爹有什么好办法吗?”

    孟二银一时不语。

    “那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你们不用担心了,如果他们再来,无论说什么,你们都态度坚决的告诉他们,方子我们不卖,剩下的就交给我了。”孟倩幽说道。

    孟氏夫妇对看一眼,也只能是这样了,他们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听女儿的了。

    “幽儿,如果村长再来,你一定要客气一点,千万不能得罪了他们。”孟二银一再嘱咐道。

    “知道了,爹。”孟倩幽听话的回道。

    虽然心里不安,孟二银还是回去干活了,孟氏则拿起布料细心做起了书包。

    做薯片支架的老人把一百个做好的薯片包装送了过来,孟倩幽暂时把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拿起包装看了一下,满意的不行,老人做的比自己想想的还要好。不仅打磨精细,就连外面糊的油纸都整整齐齐,没有一丝缝隙。

    孟倩幽回屋拿了一百文钱和一盒点心出来,将一百文钱放到老人手里:“这是我们说好的一百文的工钱。”又把点心提到他面前:“这盒点心您也拿回去吧,谢谢您把活做的这么精细。”

    老人惊喜万分,连连道谢。

    孟倩幽忙说不用,并许诺以后再有这样的活计一定交给他去做。

    老人高兴的提着点心走了。

    孟倩幽回屋拿了几个土豆,削了皮洗干净以后切成大小均匀的土豆片,叫来一个清洗下水的女人帮忙烧火,炸出了几种不同口味的薯片。等到完全冷却以后,就把不同的薯片装在了包装盒了,细心的封上口放在一边,端起剩下的薯片来到了西厢房。对正在下课的几人说道:“快过来吃薯片了。”

    孟杰欢呼着跑过来。

    剩下的几个孩子也一脸兴奋的跟了过来。

    孟倩幽将一个盘子放在了凳子上,几个孩子立刻将凳子围了起来。眼巴巴的瞅着盘子里的薯片。

    孟倩幽好笑的看着几个孩子的样子,轻柔的说道:“吃吧。”

    几个孩子伸出手一人拿了一块薯片吃了起来,孟杰边吃还边交给另外几个孩子:“薯片要这样吃,才能不掉到地上。”说完,轻轻的咬了一口。几个孩子纷纷学着他的样子也咬了一小口。

    孟倩幽宠溺的摸了摸孟杰的头。端着剩余的薯片来到了西厢房里。

    孟中举正在单独教孟贤、孟齐、孟逸轩三人文章。

    孟倩幽将薯片放在孟中举面前:“爷爷,休息一下吧,这是我炸的薯片,您吃一些。”

    孟中举点头,拿起一块薯片吃了一口。

    孟逸轩渴望的看着。

    孟倩幽把盘子往他面前推了推:“吃吧。”

    孟逸轩惊喜的拿起了一块。孟贤、孟齐也都伸手拿起薯片吃了起来。

    下午的时候,孟氏的书包终于做完了。孟倩幽看过以后,找了一个地方藏了起来。想着晚上吃过晚饭以后,再把书包给孟逸轩。

    孟氏也伸了伸酸疼的胳膊。准备去后面的工房里看一看,村长媳妇的声音却再度在外面响起“二银家的在吗?”

    孟氏心里“咯噔”一下沉了下来,却还是起身来到外面,堆着笑脸说道:“婶子来了,快请屋里做。”

    村长媳妇看了村长一眼,两人走到屋里。

    刚一进屋,村长媳妇就亲热的拉着孟氏说道:“二银家的,上午的时候我也不知是怎么了,说出了那样不通情理的话,这不你村长叔回去后好好的说了我一顿,我赶紧就过来赔礼道歉了,都是婶子的错,你可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村长媳妇仗着自己的身份,在村里跋扈惯了,无论是谁都没看在眼里过,如今对着孟氏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孟氏感觉身上的毛孔都竖了起来,硬着头皮说道:“婶子,早上的事情我早忘了。”

    村长媳妇一拍大腿,对着村长高声说道:“我就说二银家的就不是那小心眼的人吧,你还不信。这回知道了吧,就她这样的人,绝对不会记恨我的。”说完转头问孟氏:“对吧,二银家的。”

    孟氏被吓了一跳,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婶子说的对。”

    村长媳妇见孟氏三言两语就被自己说通了,就得意忘形了起来,放开了孟氏,恢复了跋扈的样子,高高在上的说道:“二银家的,我和你村长叔回去想了一下,觉得给你们的银子是少了点,这样吧,我们再加三两给你们五两银子,你们把方子卖给我们吧。”

    村长作势咳嗽了几声,村长媳妇反应过来自己的口气有点太强硬了,便软了语调,继续劝道:“二银家的,五两银子已经不少了,咱乡下人一年辛苦到头也挣不下一两银子,如今我们一下子拿出五两,这是我和你村长叔这些年所有的积蓄了,再多是真的没有了。看在我们把棺材本都拿出来的份上,你们就把方子卖给我们吧。”

    孟氏有些不知如何回答,期盼的看着外面,希望家里有人过来。

    村长媳妇有些不高兴了,口气也冲了起来:“二银家的,行与不行,你给个痛快话,你这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孟氏回神,喏喏的说道:“婶子,我们这方子真的不能卖。”

    “不能卖?”村长媳妇的嗓门大了起来:“我们银子也拿出来了,好话也说过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村长使劲的咳嗽了几声。村长媳妇不耐烦的说道:“还咳嗽什么?人家压根就不想卖给你,还让我低三下四过来说好话,这要传出去,我以后在村里怎么抬起头来。”

    村长被气得真的咳嗽起来,指着村长媳妇,说不上话来。

    村长媳妇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村长好半天才止住咳声,沉声说道:“二银家的,你婶子头发长见识短,她说的那些话你千万别忘心里去。我们也是没办法了,你大宝兄弟一家几口眼看就要吃不上饭了,你们就算发发善心帮他们一把吧。如果觉得银子不够,你们说个数,等你大宝兄弟摆摊挣了钱再还给你们。”

    孟倩幽将书包放好后,就去工房里转了一圈,发现腊肠的制作有些慢,照这样的速度下去,过年的时候根本就不可能大赚一笔,就想找孟氏商量一下,再找一些人过来做工。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村长这一番如果不知道内情真的会被打动的话,冷笑一下,走到屋里问道:“大宝叔真的会去摆摊吗?”

    村长和村长媳妇没想到孟倩幽会问这样的话,一时心虚的别开了眼睛。

    孟倩幽继续说道:“如果大宝叔真去摆摊,让他来我们家进货好了,如果银子不够,我们可以让他拿去先卖,等有了钱以后再结账,不知这样的好事村长爷爷为什么不愿意,非得买我们家的方子,难道说大宝叔并不是要去摆,而是相中了我们家的方子,想dijia买过去在转手卖给他人,好断了我们家的财路。”

    村长媳妇心虚的高声嚷道:“哪有这样的事情,我们就是想自己熏一些去卖,才来买方子的。”

    “是吗?”孟倩幽意味深长的问道。

    “当然是!”村长媳妇肯定的回道。

    孟倩幽微微一笑:“那就好,我还以为大宝叔被什么人怂恿着来买我们家的方子呢,既然不是,那您二老回去告诉他,让他明天早上就来拿货吧,我们给他多留一些,并且保证咱们清溪镇只卖给他自己。”

    “哦,好。”村长媳妇傻傻的点头。

    村长意味不明的看了孟倩幽一眼,站起身朝外走去。

    “村长爷爷告诉大宝叔,人要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过日子才好,不要妄想去得到不应该自己得到的东西,到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后悔都来不及了。”

    村长的脚顿了顿,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孟氏疑惑的问道:“幽儿,你再说些什么?娘怎么听不懂呢?”

    孟倩幽回道:“娘,你听不懂不要紧,村长爷爷听得懂就行了。”

    孟氏还想再问,孟倩幽却转移了话题:“娘,制作腊肠的人太少了,我还想再招一些,您看看还有那些人比较合适。”

    孟氏果真被带跑了,顺着话题说道:“大概还需要多少人,我找你王婶合计商量一下。”

    孟倩幽想了想:“再招三十个人吧,男人十名,女人二十名,一定要干活利落,手脚麻利的那种。”

    孟氏点头,找王婶去了。

    孟倩幽找到孟大金悄悄的告诉了他村长来买方子的事情,还对他说明天去镇上的时候他有可能买不到下水,让他到时不要着急,去买一些粗布回来就行。

    孟大金点头表示记下了。

    孟倩幽又嘱咐他如果遇到什么事情不要反抗,只要不伤害性命,什么东西都可以舍弃。

    孟大金有些感动,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

    再说孟氏和王婶,两人合计了一下,很快找出符合条件的三十人。

    孟倩幽让干活的人们晚上回家的时候告知这三十个人,看看他们愿不愿意来上工,如果愿意明天早上和他们一起过来就行。

    孟三铜家的听闻还要找三十个人过来干活,匆忙的找到孟倩幽,问她上次盖房时来做小工的娘家大哥和二哥能不能也过来上工。

    孟倩幽对那哥俩有印象,都是干活踏实的人,如果过来上工一定会比别人更加的卖力气,可是以后天气越来越冷了,走这么远的路过来上工,肯定会很辛苦的。

    孟三铜家的见孟倩幽不说话,以为是不愿意让她们过来,心里有些失望。正准备转身去干活时。孟倩幽却开口说道:“三婶,他们离得比较远,如果来上工,会不会比较辛苦。”

    “不辛苦,不辛苦。”孟三铜家急忙说道:“这比他们每天走两个时辰去镇上要轻松的多了。”

    “既然这样,就让他们来吧,工钱和别人一样。”孟倩幽说道。

    孟三铜家激动万分:“谢谢幽儿,你放心,他们来了以后,肯定会好好干活的。”

    吃过晚饭以后,孟倩幽以练武为名把孟贤、孟齐、孟逸轩三人叫到木桩前,把今天村长来家里买方子的事情说了,并告诉他们背后指使的人可能是吴大财主。

    三人听后非常气愤,尤其是孟齐,两眼圆瞪,双手握拳,恨不能将吴大财主抓过来狠狠的暴揍一顿。

    孟倩幽对三人说道:“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反击他一下,告诉他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三人齐齐望着他。

    孟倩幽压低声音对几人嘀嘀咕咕说了半天。三人高兴的直点头。

    一切商量好,孟倩幽想去屋里早点休息,孟逸轩却一声不吭的站在了她的面前。

    孟倩幽这才想起书包还没给他,对他说道:“你跟我进屋。”

    孟逸轩眼睛迸发出惊喜,却很快消失了下去,怯怯的跟着孟倩幽进了屋。

    孟倩幽把书包拿出来,交到她手上:“这个是书包,专门用来放书的,连上面的图案都是独一无二的。”

    孟逸轩高兴的接过,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好了,你可以走了,早点休息,明天咱们还有事情做的。”孟倩幽说道。

    孟逸轩悄悄的打量了一下孟倩幽的屋子,乖乖的拿着书包出了屋。

    第二天,天边刚漏一丝白色,孟倩幽就睁开眼睛,穿上衣服来到了木桩前,深吸了一口气,抬脚上了木桩,站稳后,拿出一块布蒙在了自己的眼上,按照自己记忆中的顺序小心地在木桩上移动起来,在快要走完一圈的时候,却不小心掉了下来。低咒了一声,扯下眼上的布条,看了一下自己掉下来的位置。打量完以后,又重新站上了木桩,还是按原来的顺序顺利的走完一圈。

    孟倩幽抑制不住心里的兴奋,顾不得身上的疼痛,高兴的在地上一连串的翻了十几个跟头。

    同样早起的孟逸轩将这一切默默的看在了眼里。怕被警醒的孟倩幽发现,又悄悄的退回了院子里,装作刚起床的样子急冲冲的来到了木桩前。

    孟倩幽早已收敛了神色,神情自然的站在木桩前等待他们。

    孟贤和孟齐也急冲冲的跑过来。

    孟倩幽依然让他们围着木桩跑了十圈,做完热身运动后,才和三人对打了起来。

    孟贤、孟齐两人怕再被孟倩幽罚走十遍木桩,使出全力攻击她,孟倩幽一一躲过,对明显不在状态的孟逸轩严厉喝道:“我是这样教你的吗?”

    孟逸轩精神一振,毫不犹豫的出了一招。

    孟倩幽堪堪躲过。

    孟逸轩的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却也没有放慢进攻的速度。

    几人和往常一样,对打了半个时辰后,孟倩幽停住身形,对几人说道:“有进步,今天加走五遍木桩。”

    几人垂头丧气的走上了木桩。

    孟倩幽感到摔到的地方火辣辣的疼,有些后悔没有让几人再多走几圈。

    等到三人走完十五圈以后,天色蒙蒙亮,孟倩幽带着三人拿着准备好的东西悄悄的出了院门,直奔村长家。

    村长家的大门已经打开,里面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刘大宝,我看你是不想做掌柜的了,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刘大宝讨好的声音传来:“二仁哥,不是我不想买方子,实在是孟家的那个死丫头太可恶了,软硬不吃,我爹娘怎么说都不行。麻烦您在吴大财主面前多美言几句,让他多宽限我几日,我一定会把方子弄到手的。”

    男人冷哼一声:“吴大财主给了三天的期限,明天还有一天,如果你方子你再弄不到手,你就等着以后在镇上要饭吧!”

    刘大宝说好话的声音一直没有停过。

    过了一会男人不耐烦的声音再度响起:“这是吴大财主给的五十两银子,你先拿去用吧,剩下的等事成之后再给你。”

    “谢谢二仁哥。”刘大宝高兴的直道谢。

    男人警告他:“吴大财主的银子可不是好拿的,你要尽快的把方子弄到手。”

    刘大宝保证道:“我知道,明天二仁哥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男人没在说话,院里传来了脚步声。

    孟倩幽几人躲在暗处悄悄的观察。

    刘大宝首先探出头来,左右看了看没人,才将大门打开,点头哈腰的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送了出来。男人没再停留,大步的朝着镇上的方向走去。

    孟倩幽四人悄悄跟上。

    等到了村口一个没人的地方,孟倩幽一使眼色,孟贤三人拿着口袋就朝着男人头上套去。

    男人听到身后的动静,刚想回头,却被麻袋盖了个结结实实。

    男人死命挣扎,孟倩幽拿着嗓音,凶狠的吓唬道:“别动,再动就要了你的命。”

    男人不敢再挣扎,在麻袋里闷声闷气的说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呀。”

    孟倩幽依旧拿着声音问道:“饶过你可以,你把今天来黄庄找刘大宝的目的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们,我们就放了你。”

    男人没了声音,似乎正在思量他们是什么人,怎么知道他来黄庄找刘大宝的事情。

    孟倩幽一使眼色,孟齐冲着男人身上狠狠的打了一拳。

    男人哀嚎一声,立刻求饶:“好汉饶命,我说,我说。”

    缓了一下,男人才继续说道:“我是镇上聚宝楼的大掌柜的,前几天我们的东家也就是吴大财主的找到我,问我们店里有没有黄庄的伙计。我问了一下,刘大宝说他是。吴大财主就把他叫到面前详细的询问了一番。等到知道他是村长的儿子后就交给他一件事情,并说如果这件事情他办成了除了升他为聚丰楼的二掌柜的外,再给他五百两银子。”

    “什么事情?”孟倩幽依旧拿着声音问道。

    男人不敢撒谎,颤着声音说道“就是到一个姓孟的家里去买熏下水的方子,本来我们约定好了,今天我过来拿的,可刘大宝没有拿到,害得我白白跑了一趟。”

    “知道吴大财主把方子买回去怎么处理吗?”孟倩幽接着问道。

    男人赶紧回道:“这个我听吴大财主说了,他说这个方子拿回去以后,他就把这个方子公布出来,让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方子,绝了那个得罪他的孟家的生路。”

    孟齐气得又狠狠的踢了他一脚。

    男人不住的求饶:“好汉饶命呀,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们了,你们就绕过我吧。”

    孟倩幽一时眼色,孟贤三人对着男人一顿拳打脚踢,男人渐渐没了求饶的声音。

    孟倩幽将麻袋口绑好,让三人拖着麻袋来到了村长家的门口,把麻袋扔到了门口,让三人躲好,她上前敲了敲门,听到了脚步声,孟倩幽迅速的躲在了旁边的一棵大树后。

    刘大宝打开大门,看到门口放着一个麻袋,奇怪的打开,看到里面面目全非的男人,失声尖叫:“二仁哥,你怎么被打成这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