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吴大财主的报复(二)
    村长和村长媳妇听到动静也赶紧跑出来,看到麻袋里被打的面目全非的男人吓得差点惊叫出来。

    三人急忙将男人从麻袋里放出来,七手八脚的把他抬到了院子里,村长媳妇慌慌张张的把大门关上了。

    孟贤三人从暗处走出来,脸上带着抑制不住的兴奋。

    孟倩幽侧耳倾听了一会,没听到院里有什么动静,便和几人一块回了家。

    刚做好早饭的孟氏看到几人从外面回来,有些奇怪的问道:“这一大早的,你们四个去哪了?”

    “家里的院子太小了,我们几个围着村子跑了几圈。”孟倩幽心虚的说着编好的说辞。

    孟氏信以为真,便也没有再问。

    几人松了一口气,悄悄的回屋梳洗去了。

    吃过早饭,上工的人们准时来到了,并带来了昨天孟倩幽让他们找来的人,整整三十个,一个也不少。望着一院子黑压压的人,孟二银和孟氏有些不知所措。

    孟倩幽把规矩和这三十人说了一遍,问他们是否还愿意留下来做工?

    满院子的人都说愿意,孟倩幽就把他们做了分工,交给了王婶和孟三铜。

    一切安排就绪,朱岚的伙计还没有来。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正想让孟贤赶着马车出去查看一下的时候,朱岚的伙计们却驾着空空的马车垂头丧气的走了过来。

    一个满身是土的伙计看到孟倩幽站在门口,急忙走到他的面前,惶恐的说道:“姑娘,我们遇上打劫的了,马车上的东西全被抢走了。”

    孟倩幽皱眉。

    伙计接着说道:“今天我们还是和往常一样的时辰出发的,刚过了清溪镇,不知从哪里来了十几个手拿棍棒的大汉,二话不说,上来就抢我们的东西。我们极力反抗,还是没能阻挡住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我们拉来的下水全都抢走倒入山沟中。”

    “有人伤亡吗?”孟倩幽问道。

    伙计摇头:“那些大汉好像只是冲着马车上的东西来的,并没有想伤害我们的意思,我们只有两个人在反抗中受了点轻伤,其余的人都好。”

    孟倩幽松口气,没有伤亡就好。遂让孟贤打来水,让伙计们清理了一下,才让伙计拉着所有的下水和熏肉回去了。

    孟倩幽感觉事情还没有完,吴大财主既然出手了,就不会这么简简单单、轻轻松松的只做这两件事情。

    果然不出她所料,等到中午快下工的时候,一道尖锐的女声在门外响起:“孟倩幽,你个天打雷劈的死丫头,给我滚出来。”

    所有的人停住了手中的活计,互相看了看,心里奇怪是谁敢在这个时候跑来大叫。

    孟氏慌张的跑出来,看到孟小铁家的正气势汹汹的叉腰站在自己家门前,旁边的一个架子上躺着已经骨瘦如柴的孟小铁。

    见孟氏出来,孟小铁家的亮开大嗓门,怒气冲冲的嚷道:“你家那个死丫头呢,让她滚出来给我一个说法,小铁怎么得罪她了,她把他打成这个样子。”

    孟氏的脑袋嗡嗡直响,急忙上前讨好的说道:“翠花,什么话就去屋里说,这天这么冷,万一把小铁再冻坏了怎么办?”

    翠花见孟氏低声求自己,心中更加得意:“我们才不进去,你们这么多人,万一把我们打死了怎么办?”

    孟氏陪着笑脸说道:“你这说什么话呢?咱们都是一家人,怎么能动手打你们呢?”

    翠花冷哼一声:“说的好听,一家人?你们把我们家小铁打成这样的时候怎么不说是一家人?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情今天你们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说法。”

    孟中举在孟贤的搀扶下走了出来,看到衣着单薄的小儿子无助的躺在架子上被冻得瑟瑟发抖,眼前一黑,差点没昏过去。指着孟小铁家的大声呵斥道:“大夫不是嘱咐让小铁好好养伤,不要乱动吗?你这样把他抬过来,万一感染了风寒,那会要了他的命的。”

    孟小铁家的撇撇嘴,不屑的说道:“爹,我们已经分家了,你凭什么还要管我们家的事情,今天就是小铁冻死了,也和你无关。”

    孟中举气得全身直哆嗦,指着孟小铁家的说不出话来。

    孟小铁家的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我给您说,今天这是我和他们家的事情,您最好是别管,否则的话你有个好歹可别说我和小铁不孝顺。”

    孟中举气得晃了晃身子,孟贤用力扶住了他。

    孟小铁家的见孟倩幽还没出来,以为她心虚不敢出来了,气焰立刻嚣张了起来,提高了声音嚷道:“孟倩幽,你这个死丫头,赶快给我滚出来。”

    孟倩幽正在后面的工房里看今天新来的人们制作腊肠,孟齐急急的冲进来大叫:“小妹,四婶在咱家门口骂你呢,你快去看看吧。”

    孟二银急急忙忙的往外跑,孟倩幽不慌不忙的跟在后面。

    走到门口,才发现周围已经围满了来看热闹的村民。孟小铁家的正得意的站在门口中间叫骂。

    看到孟倩幽出来,孟小铁家的立马高声叫道:“孟倩幽,你个大逆不道的死丫头,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呢?你竟然下的去手把你四叔打成了这样。”

    孟倩幽也不着急,不紧不慢的说道:“大家都知道,四叔是被吴大财主打成了这样的,不知四婶为什么说是被我打的呢?”

    “你胡说!”见孟倩幽不承认,孟小铁家的急了眼:“我这段时间早已经打听清楚了,你四叔就是因为你才被打成这样的。”

    孟倩幽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既然四婶都打听清楚了,那跟大家伙说说,四叔为什么被打成这样?”

    孟小铁家的顿了一下,撒泼似的说道:“我不管,反正就是你们把小铁打成这样,如果你们今天不给我一个说法,你们就甭想有清净的日子过。”

    “不知四婶想要什么样的说法?”孟倩幽问道。

    孟小铁家的以为自己的威胁奏了效,孟倩幽害怕了,心中一喜,毫不遮掩的说道:“小铁是我们家里的顶梁柱,如今他变成了这半死不活的模样,我们家的天都塌了,我和小宝两人也失去了依靠。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艰难,我们也不要求别的,你们把熏肉的方子给我们,我们找个有钱的人家卖掉,能维持我们一家三口的生活就行。”

    人群发出议论声,没想到孟小铁家的竟然开口要熏肉的方子,那可是孟二银家的银子来源,不知道他们给不给。

    孟倩幽走到孟小铁家的面前,对着她高声说道“好高的算计,不知是四婶想出来的还是有人帮四婶想出来的?”

    孟小铁家的眨了眨眼睛,心虚的说道:“我哪有算计你们,我只是给我们一家三口找一个活路。”

    孟倩幽依旧咄咄的问道:“四婶凭什么来找我们要活路?四叔是吴大财主让人打的,四婶怎么不找他去要活路?”

    “就凭小铁的脚筋是你挑断的。”孟小铁家的脱口而出。

    人群炸开了锅,不知道孟小铁家的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看着议论纷纷的人群,孟氏知道,女儿的名声这一次是真的毁了。

    孟倩幽毫不理会人群的议论声,依旧问道:“既然四婶知道四叔的脚筋是我挑断的,那也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挑断他的脚筋了,今天当着全村人的面不妨说出来,让大伙听听。”

    “我不管为什么,我只知道是你挑断了小铁的脚筋,你就得赔我们。”孟小铁家的撒泼道。

    孟倩幽环视了一下看热闹的众人,开口说道:“不错,四叔的脚筋确实是我挑断的。”

    孟氏的眼前一阵发黑,差点昏过去。

    孟二银急忙开口道:“胡说什么?小铁的脚筋是我挑断的。”

    人群的议论声更大了,人们这才想到孟二银前段时间被抓进大牢,原来竟然是因为这样的事情。

    孟中举的身子又晃了晃,孟贤赶紧让孟齐搬了一张凳子来让他坐下。

    孟倩幽阻止孟二银:“爹,这件事大家早晚都会知道的,不如今天我们就摊开的说,省得你和我娘一直提心吊胆,唯恐那天有人知道了这件事对我名声不好。”

    孟二银想要阻止,孟倩幽却已经大声的说道:“前段时间我们去镇上摆摊,一直好好的,四叔却带人过来找碴,不仅侮辱我爹,还打伤了我大哥,如果不是德仁堂的大夫医术高超,我大哥恐怕早就死了。我当时气怒之下,才挑断了他的脚筋。”

    人群又一次哗然,村里人都知道孟小铁仗着背后有人撑腰,一直在镇上作威作福,不知道欺压了多少无辜的人,没想道他连自己的二哥和侄子都不放过,下这么狠的手。

    孟小铁家的见孟倩幽三言两语就把围观的人们说的转了方向,一阵惊慌,大声说道:“孟贤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可小铁的这一辈子算是被你毁了。不行,你得给我们一个说法,要么把方子给我们,要不就养活我们三口人一辈子。”

    “四婶应该庆幸我大哥没事,否则现在你面前放着的就是一个死人了。”孟倩幽冷冷的说道。

    孟小铁家的被她森冷的语气吓得打了一个哆嗦,恨不得逃走。可一想到那人许诺的五百两银子,便指着孟二银强撑着大声说道:“你们撒谎,要是事情真像你们说的那样,那为什么他还会被抓起来?”

    “那是因为吴大财主听孟小铁说我们家发了财,想趁机讹我们五千两银子。”孟倩幽也大声回道。

    孟小铁家的根本就不信:“吴大财主家大业大,还会在乎你们那点银子,事情肯定不是你说的那样,要不然镇长大人怎么会判他五年劳役?”说完恍然想到了什么一般:“我说小铁怎么会被打的浑身是伤的抬回来,是你们找人打的是不是?”

    “小铁身上的伤是吴大财主命人打的,和幽儿有什么关系?”孟中举气愤的说道。

    “怎么没有关系?”孟小铁家的反驳:“镇长判了他五年劳役,他却第二天就回来了,一定是他们找了比吴大财主还厉害的人帮忙才能那么快回来。回来以后感觉气不过,才又找人把小铁差点打死。”说完还重重的点头:“一定是这样。”

    “满口胡言!”孟中举气得说道。

    孟小铁家的不愿意了,高声说道:“爹,你可不能因为他们家有钱了,就巴结他们,说我们的不是,当初我们小铁好好的时候,也没少孝敬您。现在他残废了,您就落井下石逼死我们。”

    孟中举气得用拐棍直杵地:“家门不幸,娶了一个这样的泼妇呀。”

    孟小铁家的又不屑的撇撇嘴,对着孟倩幽不耐烦的说道:“你们想好了没有,赶快把方子老实交出来,不然我会把你的秘密全都说出来。”

    孟倩幽被气乐了,好奇的问道:“四婶知道我的什么秘密,不妨说出来,让我听听。”

    “这是你们逼我的。”孟小铁家的大声说道。

    孟倩幽微笑的看着她。

    孟小铁家的被激怒了。大声说道:“你根本就不是原来的孟倩幽,。”

    孟倩幽的笑容僵了一下。

    孟小铁家的对围观的人说道:“大家想想,孟家原来的那个死丫头是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胆怕事,畏畏缩缩。你们再看现在的这个丫头,自从在山上摔破头醒过来以后,哪还有一点原来的影子,她一定是被别人附身了。”

    围观的人们想到孟倩幽自从醒过来以后,确实是变了一个人,家里的生意是一件接着一件,都是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看她的眼光里都带了一丝怀疑。

    孟倩幽转身回了院子。

    围观的人们以为她吓得逃走了,议论的声音更大了。有的甚至提出来让孟氏去找个神婆过来看一看,免得她以后祸害了大家。

    孟二银和孟氏有些不知怎么办好。

    孟倩幽却拿着一根棍子走了出来,笑着对着孟小铁家的说道:“四婶知不知道我被人附身了以后,多了一个癖好呢?”

    “什么癖好?”孟小铁家的警惕的问道。

    孟倩幽拿起手中的木棍打了下去:“打人的癖好。”

    孟小铁家的冷不防被打中,哀嚎了一声。

    周围的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孟倩幽丝毫不理会,举起手中的木棍又打了下去,孟小铁家吓得“嗷”的一声跑出了老远。

    孟倩幽没有再追,掂着手中的木棍观察了一下人群,发现有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人群后面正愤恨的盯着她。见他看过来,男人低下头,匆匆忙忙的走了。

    孟倩幽看了看架子上的孟小铁一眼,对人群喊道“谁愿意把他送回去,我给一百文钱。”

    人群中走出两个大汉,抬起孟小铁就走。

    孟倩幽看了他们一眼,记住了两人的容貌。人群散去。

    孟中举依旧气得直打哆嗦。

    孟二银和孟氏上前安慰,好半天孟中举才平静下来。

    下工的时间已到,做工的人三三两两走出大门。

    孟大金也拉着满满的一大车粗布回来了。看到孟中举的神情有些不对劲,急忙询问除了什么事情?孟二银将孟小铁家的来要方子的事情说了一遍。孟大金听后沉默了一下,把自己今天在镇上遇到的事情也说了一遍。

    今天早上孟大金和往常一样先来到大汉的肉摊前,预备把下水和精肉买好后再去买粗布。谁知卖肉的大汉却不好意思的对他说,今天的下水已经被人买走了。他有些着急,厉声责问大汉:“我们不是说好了,你的下水只能卖给我们一家吗?你怎么不讲信用?”

    卖肉的大汉一直赔不是,说是自己的不对,并且告诉他,不光是他的所有的下水,就是这清溪镇所有的下水都没有了。让他不要在到处去买了。

    孟大金有些不信。

    卖肉的大汉偷偷告诉他:“这镇上的下水都被吴大财主派人收走了。”

    孟大金想起孟倩幽昨天嘱咐他的话,便也没有在为难大汉,赶着牛车去买粗布。在半路的时候,被一个男人拦住。孟大金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当年的同窗好友刘义铭。顿时惊喜万分,急忙停下牛车问刘义铭怎么会在大街上。

    刘义铭笑着说道:“大金兄,多年不见,我今天是特意在此等候你的。”

    孟大金有些不解,自己和刘义铭好多年没有见面了,他怎么知道自己今天会经过这条大街。

    刘义铭猜出了他的想法,依旧笑着说道:“前几天听人说起,说大金兄每天都会来镇上买一些下水,我听后感到特别难过,今天特意在此等候,是想请大金兄去镇上的学堂帮忙授一下课,每月二两银子。”

    见孟大金没有应声,便接着说道:“想当年大金兄是我们这些人里面学问最好的,如果不是出了那样的事情,相信大金兄一定会高中的。我们都知道,那件事情你一定是被冤枉的,一直替你惋惜。可是这些年你也没有音信,我们也没法帮到你。恰巧前几天听人说起你,心中更加的替你难过,所以今天才特意在此等候。万望大金兄不要推辞,答应了我这个请求,好全了我们当年的同窗之谊。”

    孟大金有些感动,当年自己和刘义铭在所有的学子中确实是关系最好的,后来自己被勒令不得在进行科考后,变得心灰意冷,便再也没有联系过他。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还如此的惦记自己。当即说道:“谢谢义铭兄如此惦记,只是我的学业已经荒废多年,恐怕会耽误了学子的前程。”

    “无妨,”刘义铭摆手说道:“大金兄可以来学堂里适应一段时间,等到什么时候感到可以了,再进行授课,束金不变。”

    孟大金有些疑惑,镇上的学堂招用夫子的条件什么时候这么宽松了。

    刘义铭见他不语,以为孟大金是不愿意,又急忙说道:“大金兄如果还是不愿意,可以每天来学堂里坐班,不用授课,束金也是不变。”

    “义铭兄,镇上的学堂有这样的规矩吗?”孟大金认真的问道。

    刘义铭心虚的眨了眨眼睛:“以前是没有,大金兄来了以后就有了。”

    孟大金心中隐隐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态度冷淡了下来:“多谢义铭兄的好意了,我今天还有别的事情,改天我们再谈。”说完赶着牛车就走。

    刘义铭在后面急得大喊:“大金兄,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你好哇。”

    孟大金不再理会,买了粗布后就直接回了家。

    听完孟大金的讲述后,孟倩幽已经完全确定,吴大财主已经回过神来了,对自己展开了全面的报复。既然这样,自己不回馈一下,岂不是对不起他这么辛苦布的局。

    下午上工的时间到了以后,做工的人陆陆续续的到来,孟倩幽没有理会,埋头想着接下来的事情。

    人们却没有去上工,站在院里里欲言又止的望着孟倩幽。

    孟倩幽回神,看到人们的神情,开口问道:“你们有什么事要说吗?”

    一个三十多岁的大汉站了出来,鼓足了所有的勇气说道:“东家,我们不想干了。”

    “为什么?”孟倩幽反问。

    男人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一个同样年纪的女人站出来,大声说道:“你小小的年纪,就将自己的叔叔的脚筋挑断,太狠毒了,万一以后我们犯了过错,你这样对待我们怎么办?我们每天只挣几十个铜板,可不想将自己的后半辈子毁在你的身上。”

    孟倩幽看着众人:“你们都是这样想的吗?”

    大部分人附和着点头。

    “好,大伯,给想走的人结工钱。”孟倩幽毫无情绪的说道。

    孟大金拿出上工的本子,按照上面登记的人名给走的人发了工钱,并让他们摁了手印,以免以后不认账。

    一刻钟后,院子里只剩下卖柴禾的夫妇、卖板凳的女人以及吴家的大儿媳妇和孙家的,还有孟三铜家的两个哥哥。

    孟倩幽看着几人,郑重的说道:“你们可要考虑清楚了,如果真发生了他们说的事情怎么办?”

    “东家,我们相信您,您不会那么做的。”吴家的大儿媳妇说道。

    “既然你们这么相信我,我也不会让你们失望,你们几家以后一定会是村里最先有钱的人家。”孟倩幽保证。

    “谢谢东家。”几人欢喜的道谢。

    孟倩幽摆手:“不用,这都是你们用自己的信任换来的。”

    由于没有猪下水,所有的人都来到了工房,男人剁肉,女人往肠衣里装肉,虽然没有了平常的热闹景象,却也有条不紊,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到了傍晚,仅存的精肉也已经全部用完,望着空空的案板,众renmian面相觑,全都担心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对众人说道“明天你们还是照常来上工。”

    众人有些不解,原料都没有了,他们还过来做什么?

    孟倩幽也不解释,微笑着让众人回家。

    孟氏坐在屋里长吁短叹,孟倩幽笑着劝慰:“娘,这点小事你就这样发愁,以后咱家的生意做大了,你还不愁白了头发。”

    “明天就没有东西可卖了,哪里来的大生意。”孟氏无精打采的回道。

    孟倩幽笑着说道:“谁说没有东西可卖,明天朱公子就会把猪下水和精肉全部送来的。”

    孟氏瞪大了眼睛:“真的?明天朱公子真的能送来?”

    “当然能。”

    “您怎么知道?”孟氏不确定的问道。

    孟倩幽笑着解释:“娘,我们没有熏下水损失最大的是谁呀,朱公子,如果我猜的没错,今天伙计回去后把事情告诉他,他肯定会暴跳如雷,明天会带大量的猪下水过来。如果半路没人lanjie就罢了,如果有人lanjie,那这人就倒霉了。朱岚肯定会把所有的账算到他的头上,到时我们只要等着看吴大财主的好戏就行了。”

    “可是,朱公子能斗的过吴大财主吗?”孟氏还是担心的问道。

    孟倩幽接着安慰道:“朱公子是谁呀?县城四大公子之一,家里没有一定的底蕴是不会有这样的称呼的,吴大财主的那点家底说不定还比不上朱公子家里的九牛一毛。再加上他和县令的大公子是好朋友,在整个县城里都横着走,您说他能怕了吴大财主吗?如果被他知道了这所有的事情是吴大财主做的,他肯定不会让吴大财主好过的。所以娘,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踏踏实实的去做晚饭吧。”

    听完女儿的分析,孟氏所有的忧愁一扫而光,高高兴兴的去做晚饭了。

    孟倩幽脑中浮现了下午孟小铁家的被打后那个陌生男人那张愤恨的脸。决定一会去孟小铁家里看看。

    吃过晚饭,孟倩幽早早的去休息。孟逸轩把她反常的表现悄悄的看在了眼里。

    等到半夜,孟倩幽悄悄起身,穿好衣服来到了大门前,准备独自去孟小铁家一趟。东厢房的门却被打开,孟逸轩走了出来,直直的走到她的面前,用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期待的看着她。

    孟倩幽低咒一声,小声威胁道:“快回去睡觉,否则明天我让你走五十遍木桩。”

    孟逸轩站着没动。

    孟倩幽来了火气:“你听到没有?快回去睡觉。”

    “我和你一起去。”孟逸轩坚定的说道。

    孟倩幽更火了:“你去干什么?只能添麻烦。”

    孟逸轩低低的说道:“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去,如果你嫌我累赘,我躲的远远的,只要看见你没事就好。”

    “那也不行,你没有武功,如果有危险我还得分神照顾你。”孟倩幽坚决不同意。

    “你要不同意现在我就把爹娘吵醒。”孟逸轩威胁道。

    孟倩幽气得举起手就想打他。

    孟逸轩不闪不避直直的望着她。

    孟倩幽又低咒了一声,无奈的说道“一会儿你跟在我的后面,如果有危险就赶快跑,不要管我。我有武功能对付他们。”

    孟逸轩重重的点头。

    两人来到孟小铁家。孟小铁夫妇好像还没有休息,窗户上映出两人的身影。

    两人悄悄的靠近窗户,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却从里面传出来:“明天你再带着那个残废去他们家门口闹,闹得越大越好。”

    孟小铁家的有些害怕的声音传出来:“那个死丫头出手可重了,今天的那一棍子打的我现在还痛,明天如果还对我出手怎么办?我可不想再挨打了。”

    男人安慰她:“没事,明天你背着那个残废过去,如果那个丫头敢出手,你就用他做挡箭牌。看看众目睽睽之下她还敢不敢对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出手。”

    孟小铁家的依旧害怕:“你这个方法是不错,可我还是很害怕,我们就不能想别的方法在一起吗?”

    男人有些着急,但还是按捺着性子说道:“翠花,如果被人发现我们已经偷偷的在一起了,我们会被重罚的,到时我们可能一辈子也见不到了。可现在吴大财主答应了我,如果我们将这件事情办成了,他不仅会让镇长给你一张和离书,好让我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还会给我们五百两银子,让我们衣食无忧的过完下半辈子。”

    “吴大财主真的这么说吗?”孟小铁家的高兴的问道。

    男人点头:“吴大财主真的这么说的,你放心,吴大财主对我们一向很好,如果我们把方子弄到手,他肯定会说到做到。”

    “那我明天就照你说的去做。”孟小铁家的应道。

    男人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深情的说道:“翠花,这段时间你受苦了,等我们把方子拿到手,我马上就带你离开这个残废,让你过上富家太太的日子。”

    孟小铁家的乖巧的依偎在她的怀里。

    男人抱起她朝着床铺走去。

    孟倩幽上前一脚把门踹开,屋里正准备tuoyi服的两人吓了一跳。等到看清楚是孟倩幽时,孟小铁家的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男人没有料到孟倩幽一个小丫头竟然敢闯进来,愣了一下,随即冷笑一声:“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只要抓住了你这个小丫头,我就不信换不回来那张熏肉的方子。”说完朝着孟倩幽恶狠狠的扑来。

    孟倩幽侧身躲过,一个漂亮的斜劈,将男人踢飞到了墙上。

    孟小铁家的想要大叫,孟倩幽快步上前一掌劈在她的勃颈上。孟小铁家的立时没了声音,软软的瘫在床上。

    地上的男人挣扎着爬起来,看见孟小铁家的没了声音,以为孟倩幽杀了她,睚眦欲裂,不顾一切的扑了过来:“我要杀了你。”

    孟倩幽一个大大力的回旋踢,男人再度飞到了墙上,没了声息。

    孟逸轩瞪大眼睛惊讶的看着这一切。

    孟倩幽也不管他,找了一个绳子想把两人捆起来,白天抬孟小铁的两个大汉却冲了过来,看到男人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齐齐对孟倩幽出手。

    孟倩幽堪堪躲过,还没有还击,一个男人的拳头又打了过来,孟倩幽躲闪不及,被重重的打了一拳,倒退了墙上。

    孟逸轩急忙挡在了她的前面。

    孟倩幽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一把推开孟逸轩,眼里露出嗜血的光芒。

    两个男人对看一眼,又齐齐打了过来。孟倩幽不再躲避,矮下身子,对着一个男人的膝盖就狠狠的踢了过去。“噗通”一声,男人趴倒在地上。另一个男人躲闪不及,绊倒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孟逸轩趁机拿起一个凳子使劲的朝着上面的男人打了下去。男人哼也没哼就昏了过去。

    剩下的那个见势不妙想要逃跑,孟倩幽的另一个板凳也砸了下来,下面的男人也昏了过去。

    孟倩幽感觉挨打的地方火辣辣的疼,气得又踢了那个男人两脚。

    出完气,孟倩幽先将后面的两个大汉捆在一起。又拿着绳子来到那个男renmian前想扒下他的衣服和孟小铁家的捆在一起。

    孟逸轩仿佛知道她的想法,挡在他的面前扒下男人的衣服。

    孟倩幽撇了撇嘴,她又不是扒光他们的衣服,他干嘛这么大反应?真不知道这个小屁孩的脑袋里想了些什么?

    将两人的衣服扒光后,孟倩幽将他们捆在了一起,拖着扔到了村里大路上。然后返回去将两个大汉也拖了出来,将他们扔到了较远处的山沟里。

    做完这一切,两人悄悄的回了家。孟倩幽是真的累坏了,倒头躺在炕上就睡着了。直到天大亮,才被王婶那高亢的大嗓门惊醒:“二银家的,快去看看吧,你爹昏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