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下场
    孟二银和孟氏大惊,急急忙忙跑出了门。

    孟倩幽起身穿好衣服,仔细的梳洗完了,才不紧不慢的来到了孟家老宅。

    老宅的外面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们,对着院子里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孟倩幽走进院内,看到孟小铁家的身上披了一件不知谁的衣服,正瑟瑟发抖的跪在院子里。而那个男人依旧几乎光裸着全身被扔在了一边。

    看到孟倩幽进来,男人眼里迸出愤恨的目光,孟小铁家的则顾不得羞耻,冲着她大叫着就扑了过来:“都是你害的,我和你拼了。”

    孟倩幽闪身躲过,孟小铁家的扑了个空,身上的衣服掉了下来,露出白花花的身体。

    人群发出一阵骚动,男人们的目光贪婪的停留在她的身上。

    孟小铁家的尖叫一声,慌忙拿起一边的衣服披上,缩在了一旁。

    孟中举刚刚被救醒过来,看到这一幕,又差点昏过去。

    老孟氏指着孟小铁家的破口大骂:“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自己干了不知羞耻的事情还污蔑别人,你这样的人就应该浸猪笼。”

    孟小铁家的瑟缩了一下。

    孟倩幽默默的站到了孟中举的身后,静静的看着事情的发展。

    孟小铁被孟大金和孟二银抬了过来,看到自己的媳妇和那个男人的样子,露出痛苦的神色。

    孟中举厉声说道:“李翠花,你不知廉耻,做出如此伤风败俗的事情,本应把你送入官府,判你劳役的,看在你育有清儿的份上,我让铁儿给你一封休书,以后你和我们家就再也没有任何瓜葛了。”

    孟倩幽默然,姜还是老的辣,孟中举一出手就掐住了孟小铁家的死穴,让她永无翻身之地。

    “我不同意!”孟小铁家的失声尖叫。如果真被休了,她会被任何人都瞧不起的,连娘家的人都不会收留她,她就真的走投无路了。

    孟小铁家的爬到孟小铁身边苦苦的哀求:“小铁,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孟小铁痛苦的闭上眼睛。

    孟小铁家的继续哀求:“这么多年,我跟着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看在我辛苦把清儿养大的份上,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好好的跟你过日子。”

    孟小铁流出了眼泪,却依然没有开口。

    孟小铁家的有些绝望了,看着周围看热闹的人们对自己指指点点,各种难听的话都有,忽然就爆发了,站起身来,指着孟中举就破口大骂:“我就是耐不住寂寞touren了怎么了?我才三十多岁,却每天守着这么一个活死人,我早就受够了,如果不是你们给那一百两银子,我早就扔下他跑了。”

    “混账!”孟中举气得大骂。

    孟小铁家的豁出去了,继续骂道:“你们现在一个个假装好心了,当初他昏迷不醒的时候被抬回来,怎么不见你们有这样的好心呢?你们除了给了一百两银票,你们管过他吗?是我没日没夜的伺候他,给他熬药,喂他吃饭,他才能活到现在的。否则他早就死了,你们哪还有机会抓住我的把柄。现在我真后悔,没有趁机掐死他,好和我的男人一起双宿双飞。”

    孟小铁气得大叫了一声:“李翠花,我要掐死你。”

    孟小铁家的撇撇嘴,不屑的说道:“就你现在这半死不活的样,连个真正的男人也做不到,还有脸跟我叫嚣,活该你戴了绿帽子。”

    孟小铁气得喷出了一口血。

    “铁儿!”老孟氏心疼大叫一声。急忙过来想帮他擦一下血。

    孟小铁阻止她,对着孟大金说道:“大哥,麻烦您帮我写一封休书吧。就写李氏不守妇道,红杏出墙。我孟小铁今天将她休弃出门,以后她是死是活和我和清儿半丝都不相干。”

    “孟小铁,你敢?你要是写下休书,我就撞死在你家门前,化作厉鬼天天缠着你,让你永世不得安生。”孟小铁家的惊恐的大叫。

    孟小铁毫不理会:“大哥,就按照我说的写吧。写好了我按手印就行。”

    孟大金点头,拿来纸和笔写下了休书。

    孟小铁按过手印,扔在了李翠花身边,对躺在地上的男人说道:“枉我一直把你当做兄弟,没想到却是你在背后狠狠的捅了我一刀。”

    男人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孟小铁继续说道:“我今天饶过你,你回去告诉吴大财主,我这些年替他卖命,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现在也是罪有应得了,可他连这样的我都不放过,我发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这一辈子就和他势不两立了。”

    男人没想到孟小铁就这样轻易的饶过自己,惊喜万分。

    孟小铁对孟大金说道:“大哥,麻烦你把绳子给他松开,让他们走吧。”

    “铁儿,不能就这么轻易的饶过他们。”老孟氏气愤的嚷道。

    孟大金上前,解开男人的绳子,男人拖着冻僵的身子朝外走去。

    “等等!”孟小铁喊住他,指着李翠花说道:“把她也带走。”

    男人看了李翠花一眼,扭头朝外面走去。

    看着男人毫不留恋的身影,李翠花感觉像大冬天被泼了一盆凉水,从头凉到了脚。

    孟小铁嘲讽的看着她。

    李翠花反应过来,急急忙忙追出去了。

    默默的看完这一切,孟倩幽转身回来了家。

    朱岚带着伙计刚来到孟倩幽家的门口,便扯着嗓子大喊:“小姑娘,快出来看看呀,我给你带了一份大礼过来。”

    孟倩幽来到门前,看到朱岚正得意洋洋的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根绳,绳上绑着两名大汉。

    看到孟倩幽出来,朱岚拽着那两名大汉来到她的面前,讨好的说道:“奶奶的,昨天伙计回去一说,我差点没被气死,我接管家里的生意五六年了,还没有碰到过这么窝囊的事情,竟然被人把货扔到了山沟里,还不知道是谁。今天早上我把家里的护院带来了,让他们藏在马车上,看看是否还有人敢截我的货物,结果他们还真的来了,经过一番打斗,只捉住了这两名家伙,剩余的都跑掉了。”

    孟倩幽随意看了那大汉一眼,感觉有些眼熟,疑惑的说道:“我好像认识他们。”

    朱岚精神一振,立刻问道:“他们是谁?”

    “他们好像是镇上吴大财主的打手,上次我们摆摊被打的时候,就有他们。”孟倩幽皱着眉头说道。

    两名大汉畏畏缩缩的站在一旁没敢说话。

    朱岚皱眉:“吴大财主?我和他无冤无仇的,他劫我下水干什么?”

    “谁知道呢?也许他是看你生意太好了,妒忌你。”孟倩幽状似不经意的说道。

    朱岚来了火气:“做生意赚钱各凭本事,他这背后使绊子是怎么回事?等我回去好好的调查清楚,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我一定饶不了他。”

    孟倩幽撇了下嘴,转身回了家,朱岚立时急了,在后面大喊:“怎么?你不相信,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说完朱岚招呼伙计把比往常多一倍的下水卸下来,走到孟倩幽身边小心的说道:“昨天的下水全部被扔掉了,今天我们没有东西可卖了,各个分铺的掌柜非急坏了不可,不知姑娘上次说的比熏肉还好的吃食做出来没有,可否拿出来给我们应应急。”

    孟倩幽没有说话,领着朱岚来到院子里,让他看晾在院子里不同的腊肠。

    朱岚第一次看到还有这样做吃食的,有些惊讶。

    孟倩幽对他说道:“这是腊肠,全部都是用精肉做成的,晾干了以后,可以储存很长时间,想吃的时候切开一些,直接在开水里煮开就行。”说完拿了几个不同口味的腊肠,来到了厨屋。

    朱岚对前几天烧火的经历还记忆犹新,死活不进厨屋,站在门口看着她忙活。

    孟倩幽在锅里加上水,把腊肠放到里面,点火把水烧开以后,就一直保持着锅里的水沸腾的状态。

    大概有一刻钟,孟倩幽用筷子在一根腊肠上插了一下,发现能插进去,就停了火,把腊肠捞了出来。等不烫手了,就把不同的腊肠切了一些放在了盘子里,拿到了朱岚的面前。说道:“一共四种口味,甜的、咸的、麻辣的和五香的,我都切了一些,你尝一下,哪种比较好吃。”

    朱岚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夹起一块五香的放进嘴里,满嘴的香味飘散开来:“好吃,肉细嫩光滑有嚼劲,配上鲜香的调料,让人欲罢不能。”说完又夹起不同的口味品尝了一遍,边吃边不住的点头。

    看他那停不下筷子的样子,孟倩幽取笑道:“朱大公子,您这是三天没吃饭了吧?”

    朱岚咽下嘴里的一口腊肠,抽空说道:“是你这腊肠太好吃了,让人吃了还想吃。”说完,又夹了一块放进嘴里。

    一直把孟倩幽切得所有腊肠全部吃完,朱岚才停下手里的筷子,对孟倩幽说道:“姑娘,我相信了你那句话,这个腊肠一旦出现的我的铺子中,一定会顶我铺里所有的收入。”

    孟倩幽微笑不语。

    朱岚擦了擦嘴:“你定个价钱吧,无论你做出多少腊肠我全要了。”

    “三两一根。”孟倩幽说道。

    朱岚瞪大了眼睛:“这是不是太贵了?你要三两,那我怎么卖?”

    孟倩幽回道“你可以卖五两到十两不等。”

    朱岚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低声惊呼:“十两一根,这也太贵了吧?”

    孟倩幽将自己想好的方法说出来:“腊肠和熏下水不一样,熏下水不管是穷人还是有钱人都可以买一些,腊肠则不同,腊肠是用精肉做成的,成本上就比熏下水高出了许多,所以我们得把腊肠做成高档的吃食,只针对那些富家大户。这样一来,穷人吃不起,腊肠就成了富家大户专有的一种吃食。我做成了四种不同的口味,你可以根据人们不同的喜欢程度制定四种不同的价格,有钱人最爱攀比,不管他们喜不喜欢,一定会挑最贵的买,等到他们真正的尝过以后,我保证,他们会更加不在意十两银子的。”

    朱岚满脸佩服,没想到孟倩幽连腊肠的售卖方法都替他想好了。当即豪爽的说道:“好,就按你说的,三两银子一根,今天先来一百根,我给你拿银票。”

    孟倩幽瞪他一眼:“朱大公子,您老看清楚了,我这院子里总共就一百多根腊肠,还包括那些没有晾好的。”

    朱岚埋怨的说道:“你怎么不多做一些。”

    孟倩幽反击:“我倒是想多做呢,你的原料都被人扔沟里去了,我怎么做?”

    朱岚噎的说不出话来,暗暗将这笔张记在了吴大财主的头上。

    孟倩幽接着说道:“你不必如此心急,今天你先拿一些回去,让售卖的伙计见人就说这腊肠是一种高档的吃食,如果不是你们的店铺有多年的老关系根本就进不到货,激起人们的购买**,好为我们以后的大卖铺路。”

    朱岚再一次目瞪口呆。庆幸的说道:“幸亏姑娘没有开店铺的想法,否则我连饭都会吃不上的。”

    孟倩幽但笑不语。

    朱岚指挥伙计把晾好的腊肠装了一些在马车上。吩咐伙计牵好那两个大汉,坐上马车回去了。

    孟氏夫妇精神疲惫的和几个孩子一块回来了,见到孟倩幽说道:“幽儿,你爷爷被气坏了,身体更加的不好了,恐怕这几天不能来授课了。”

    孟倩幽点头。

    孟氏叹了口气:“我一直认为翠花只是好吃懒做了些,没想到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如今她被休了,你四叔和清儿怎么办呀?”

    全家人不语。

    孟倩幽思量了一下,还是决定不把李翠花是被吴大财主派来的人怂恿的事情说出来,便转移话题道:“娘,朱公子已经来过了,不仅送来了大量的猪下水和精肉,还拉走了一些腊肠。”

    孟氏来了精神,高兴的说道:“那太好了,今天我们就可以熏下水了。”可一想到没有几个人来做工了,又发起了愁:“只有我们几个人,那么多的活能干完吗?”

    孟倩幽正想再安慰几句,张柱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妹夫、妹子我们全都过来帮忙了。”

    孟二银和孟氏赶紧迎了出去,看到张柱一家,张根一家大大小小都来了。

    看到孟氏夫妇出来,张柱说道:“昨天晚上听说你们的事情,今天我们就都过来了,原本爹娘也要跟着一起的,我想着天太冷了,就没让他们过来。”

    孟氏感动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哽咽的说道:“谢谢大哥、大嫂,二哥、二嫂。”

    张柱家的上前拉住她的手劝慰的说道:“妹子说的哪里话,咱们都是一家人,来帮忙不是应该的吗?”

    孟氏擦了擦眼泪:“你们快到屋里做。”

    张柱卷起袖子说道:“又不是外人,客气啥,直接干活就行了。”

    孟二银闷声问道:“你们这么早过来,吃过早饭了吗?我们还没吃,咱们一块吃些再干活吧。”

    “都什么时辰了还没有吃早饭?”张柱奇怪的问道。

    孟二银叹口气,没有说话。

    见状张柱也没有多问,直接说道:“你们去吃早饭,告诉我该干些什么?我带着他们干活就行。”

    上工的几人也陆续到来,孟倩幽让他们领着张柱、张根一家人去干活。

    一家人匆匆的吃过早饭,孟氏赶紧去旧屋的院子里帮忙。

    孟倩幽看了看今天多了一倍的猪下水,找到张柱:“大舅,我问你一件事情”

    张柱起身:“什么事情?”

    “大舅村里有没有手脚麻利的人,我想找一些来干活,男人一天五十个铜板,女人一天二十个。”孟倩幽说道。

    张柱点头:“有有有,现在镇上的零工不好找,好多人都在家没事做,急的不行,你这活计又轻省,他们肯定愿意过来的。”

    “那大舅现在就回家找一些人过来吧,男人要那种有力气的,女人要干活利落的。天气冷,就让他们别来回跑了,每天中午我们管饭,不扣工钱。”孟倩幽说道。

    张柱惊喜万分,抬脚就往外走。

    孟倩幽对孟贤说道:“大哥,你赶着马车跟着大舅一块去,这样还快一些。”

    孟贤点头。牵来马车和张柱一块去了李村。

    孟大金夫妇今天来的晚了些。

    孟大金照常要赶着牛车去镇上,孟倩幽拦住了他:“大伯,今天不要去镇上了,我有事跟你和大伯母商量。”

    孟大金夫妇疑惑的看着她。

    孟倩幽问道:“爷爷奶奶现在怎么样了?”

    孟大金家的叹口气:“你奶奶还好,你爷爷气得现在还有些缓不过来。”

    “那四叔和孩子呢?”孟倩幽接着问道。

    “暂时住在了我们家,你四叔那个样子,根本就照顾不了自己,更别说是照顾孩子了。”孟大金家的回道。

    孟倩幽想了一下,回屋拿了十两银子,交到孟大金家的手上:“大伯母,你这段时间不要来上工了,回家好好的照顾爷爷奶奶。这十两银子你拿着,给他们买点好吃的。”

    孟大金家的急忙摇手:“我回家照顾他们就是了,这十两银子我们可不能拿。”

    孟倩幽看向孟大金。

    “拿着吧,回去好好照顾他们,不用担心,我会好好挣钱养活你们的。”孟大金开口说道。

    孟大金家的接过银子,眼含热泪的走了。

    孟倩幽接着说道:“大伯,这几天你都不要去镇上了,我怕你没应了学堂的差事,他们会对你下手。”

    孟大金有些着急:“不去镇上我们没有猪下水和精肉怎么办?”

    “就算你去了镇上也不会买到猪下水和精肉的,吴大财主既然出手对付我们了,就不会这么快收手的。至于猪下水和精肉,你放心,朱公子每天都会大量的送过来的。”孟倩幽回道。

    孟大金放心的点头:“那就好。”

    张柱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有好几十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满满的笑意。

    孟倩幽表示这次的活计不累,但是有些脏,如果有干不了的総uidang隼矗灰闱俊?br />

    人们全都表示不怕脏。

    孟倩幽也没有多说,把人分成了两拨,一拨去清理下水,一拨去制作腊肠。

    把人全部分配好,嘱咐孟三铜注意人们制作腊肠的细节后,孟倩幽匆匆忙忙的找到孟氏,告诉她自己答应中午管饭的事情。

    孟氏有些着急,自己一人怎么能做的了这么多人的饭菜。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表示自己可以帮忙。

    孟倩幽想了一下,找到了孟三铜家的两个哥哥,告诉他们自己想找两个干活利落会做饭的人,问问他们的媳妇愿不愿意过来上工,每天做一顿饭,也是二十个铜板。

    两人惊喜的连连点头,直说愿意。

    将一切安排好,孟倩幽拿着一盒薯片,撕开包装,轻轻的拿出一块薯片咬了一口,惊喜的发现薯片的口味并没有变的绵软,还是依然那么鲜脆。

    孟倩幽叫来孟贤四人,告诉他们自己的薯片包装已经试验成功,答应安公子的一百盒薯片很快就可以完成了。不过需要他们帮忙炸薯片,装薯片。还承诺他们,每完成一盒薯片,没人可以获得十个铜板的工钱。

    几人欢呼,就连最小的孟杰都抢着说自己要帮忙烧火。

    兄妹五人说干就干。孟倩幽从屋里拿出不少的土豆,孟齐和孟逸轩清洗干净,并负责将他们切成大小均匀的土豆片。孟逸轩负责烧火,孟倩幽负责炸薯片,几人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只有孟杰暂时没有活干,一直缠着孟倩幽自己也要挣铜板。

    孟倩幽笑着告诉他,最后装薯片的事情就交给他了,如果他能一块也不损坏的装好一盒薯片,就给他十个铜板。孟杰高兴的跳起来,眼巴巴的盼着他们快点把薯片炸出来。

    将近中午的时候,兄妹几个有说有笑的完成了二十盒薯片。孟氏和张柱家的、张根家的过来做饭,几人让出厨屋,高兴的计算着每人能得到多少铜板。

    孟倩幽看到几人就这点铜板算来算去也没算正确,忍不住说道:“大哥,每盒薯片是十个铜板,二十盒薯片就是二百个铜板,你们四个人一共挣了八百个铜板。”

    孟贤有些惊奇,问道:“小妹,你怎么算的这么快?”

    “我是用算术算的。”孟倩幽回道。

    孟齐不解的问道:“什么是算术?”

    “算术就是一种简单的计算方法。”孟倩幽回道。

    见几人不解,孟倩幽继续说道:“比如说你们刚才在算多少铜板的时候,用传统的方法需要很长时间才可以算出来。如果用算术的话,立刻就可以算出来。”

    既然依旧不解。

    孟倩幽索性带着几人来到西厢房,让几人合力考她一些计算的东西,她立马就能答出来,还保证不出差错。

    几人不信,合计了一番,把家里的记账的账本拿了出来,让孟倩幽把上面正确的数额算出来。

    孟倩幽让几人将数字念给她听,她直接给出daan就行。

    孟贤翻开一页,快速的念了起来,等他念完,孟倩幽的daan脱口而出。听她的daan和账本上一模一样,孟贤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相信的又念了一页,他刚念完,孟倩幽的daan就随即出来了。孟贤已经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

    “小妹,你是怎么做到的?”孟贤迫不及待的问道。

    “这就是算术,只要学会了算术这些算起来就很简单了。”孟倩幽回道。

    “我想学算术。”孟逸轩渴望的说道。

    孟贤和孟齐也拼命点头。

    孟倩幽应道:“好,我教给你们。不过有两个条件。一、开始学了以后,谁也不能半途放弃。二、学算术这见事情,只有我们几个知道,不能告诉任何人。就是爷爷和爹娘也不行。”

    “好!”几人应道。

    孟倩幽拿起纸笔,在纸上写下了十个阿拉伯数字,告诉他们这是小写的对应的一到十的数字,几人很惊奇,迫不及待的在纸上学着写了起来。

    几人正学的起劲的时候,村长媳妇那高昂的呼喊声传来:“二银家的,救命呀!”

    孟氏慌忙出了厨屋,村长媳妇看到她,“噗通!”跪在了她的面前,哭着说道:“二银家的,你可要救救我们家呀!”

    孟氏慌忙上前,想扶起她,:“婶子,快起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

    村长媳妇没起身,依旧跪在地上哭着说道:“大宝刚才浑身是血的被一群凶神恶煞的人抬了回来,说是欠了镇上的赌坊五十两银子,如果今天不还上,就卖掉我那两个大孙子。二银家的,你行行好,救救我们家吧。”

    孟氏有些惊诧,大宝一直是老实本分的人,没听说过有赌博的恶习呀。

    “这钱不能借,沾上赌博的人就是一个无底洞,谁也填不满他那个窟窿。”孟倩幽说道。

    村长媳妇哭着说道:“大宝平时一直老老实实的在镇上打工,从来没有进过赌馆呀,这次是被人陷害的呀。”

    孟倩幽哼了一声:“如果他不去赌馆,谁能陷害了他。”

    村长媳妇停住哭声,急忙辩解道:“我们大宝平时真的没有进过赌馆,这次确实是被人陷害的。昨天他得了五十两银子,就想着去镇上钱庄存起来,谁知半路碰到了一个和他一起上工的人,听说他有了银子,非拉着他去赌馆。大宝不知怎么被说动了,就和他一起去了,没想到不但把五十两银子输光了,还又欠了五十两。大宝实在是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才被人打的浑身是血的抬回来。”说完,抓着孟氏的手急急的说道:“二银家的,现在也只有你们家能拿出五十两银子,救救我们家了。”

    孟氏刚要松口,孟倩幽却抢先说道:“大宝叔既然能拿出五十两银子去赌馆,就说明他的收入是不低的,难道拿不出另外一个五十两救命吗?”

    “不是。不是。”村长媳妇急忙说道“大宝每个月的工钱只能够他们一家几口的生活,哪有那么多的剩余的银子。”

    “那大宝叔那五十两银子怎么来的呢?”孟倩幽逼问道。

    村长媳妇愣在地上没有了声音。

    孟倩幽故意说道:“大宝叔既然能得来五十两,说不定还能得来一百两,村长奶奶来求我们家是不是求错了,您应该去给大宝叔五十两银子的人家去求呀。”

    村长媳妇哇的又哭了出来:“二银家的,我们不是人呀,我们昨天不应该逼迫你们卖方子的,我们是被鬼迷了心窍呀,答应想法弄到你们家熏肉的方子卖给他们的,这五十两就是他们个的定金呀。可现在方子没有买到,大宝又被打了个了半死不活,这是报应呀!”

    孟氏没有想到竟然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他们过来买自己家熏肉的方子,一时愣在当场。

    村长媳妇依旧哭着哀求孟氏借给他们五十两银子。

    孟倩幽冷哼一声:“借给你们银子可以,你们必须让大宝签订卖身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