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暖心的孟逸轩
    村长媳妇闻言吓得哭声都没了,呆呆的望着孟倩幽。

    孟氏也吓了一跳,愣怔的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悠闲的站在哪里,无所谓的看着村长媳妇。

    好一会儿村长媳妇才不相信的问道:“让大宝签卖身契?”

    孟倩幽肯定的点头。

    “那不可能!”村长媳妇尖叫一声:“大宝是我的命根子,怎么可能卖给你们?”

    孟倩幽摊开手,无奈的说道:“那就没有办法了。我们的银子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凭什么一下子借给你们五十两银子?”

    村长媳妇抓住孟氏的手,急急的说道:“二银家的,求求你们了,借给我们五十两银子吧,我们肯定会还的。”

    孟氏不知所措,祈求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凑近村长媳妇,沉声问道:“不知道你们用什么还?什么时候还?”

    村长媳妇答不上来,嚎啕大哭起来。

    孟倩幽不耐烦的说道:“您回去和村长好好商量一下吧,看看是让大宝签卖身契,还是让赌馆的人卖掉你的两个孙子?”

    村长媳妇见孟倩幽态度坚决,哭着回去找村长商量去了。

    孟氏有些担心的说道:“幽儿,这样做不好吧,都是一个村里的人,哪有让人签卖身契的?”

    “娘,如果咱们家今天借给他们五十两银子,以后村里谁家有事情都跑来借钱,你借是不借?我们并不是在乎借出去的银子有多少,而是一旦开了这个头,以后就收不住了。还有,对于他们这种处处想算计别人的人,我们绝对不能心软。”孟钱幽意味深长的说道。

    孟氏还是觉得不妥,大宝如果签了卖身契就是自己家的长工了,那自己家不就成了地主了吗?

    孟倩幽也不多劝解,回西厢房看几人学的怎样了。

    村长媳妇哭着回到家,几名大汉看她空手回来,立马翻了脸,抓着两个孩子就要走,村长和大宝媳妇慌忙拦住,苦苦哀求。

    一名大汉踢开大宝媳妇,恶声恶气的说道:“他欠了我们五十两银子,我们只用这两个小崽子抵债,已经便宜了你们,如果再阻拦,就连你一块卖了。”

    村长媳妇吓得将儿媳妇拉到身后,哭着说道:“求求你们了,放过我的两个孩子吧,银子我们一定会还给你们的。”

    一名大汉“呸”了一口,指着村长家的几间破房说道:“就凭你们家这穷样,你们拿什么还?赶快让开,别耽误了我们的时间。”

    两名孩子吓坏了,哇哇大哭。

    村长媳妇心疼极了,跑进屋拿出了几两银子:“我们先还这些,剩下的我们过些天一定还上。”

    大汉拿过银子,在手里掂了一下,不满意的说道:“就这点银子,连今天的利息都不够,还想让我们宽限几天,想的到美。”说完一挥手:“走!”

    几名大汉拉着两个孩子就往外走。

    村长媳妇急忙喊道:“等等,我们这就去给你们拿银子。”

    带头的大汉“哟嗬”了一声,晃着身子走到村长媳妇面前,恶狠狠的说道:“臭娘们,你耍我们呢?有银子不早点拿出来,让我们等了这么半天。”

    村长媳妇吓得往后倒退了两步,颤抖着说道:“我已经借好了银子,他们让我们一会过去拿。”

    大汉上下打量了村长媳妇几眼,威胁道:“你这次要是再骗我们,我们就把你家全部砸了。”

    村长媳妇瑟缩了一下。

    大汉挥挥手,两个孩子被放开,哭着跑到大宝媳妇的怀里紧紧搂住了她。

    大宝媳妇拖着两个孩子离大汉远了一些。

    村长媳妇顾不得害怕,把村长拽到一边,小声的说了孟倩幽提出让大宝签订卖身契的条件。

    村长看了看浑身是血的儿子,又看了看正在哭泣的两个孙子,咬了咬牙,决定道:“我们签。”

    “如果签了卖身契,大宝以后的性命就攥在他们的手里了,我们可就这一个儿子呀。”村长媳妇心痛的哭着说道。

    村长也心痛的掉下了眼泪。

    “说完了没有,银子什么时候送来?”大汉不耐烦的说道。

    村长长叹一声,惶恐的对大汉说道:“我这就去取银子,麻烦您再宽限一会。”

    大汉冷哼一声:“快点,我们可没那么多时间等。”

    村长跌跌撞撞的出了大门,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了孟二银家。

    孟氏心里一直不安,不时的看着外面,见村长急急忙忙的走进来,赶紧迎了出去。还没等它开口说话,村长就急着说道:“我们签卖身契。”

    孟氏愣在当场。

    “村长爷爷想好了吗?”孟倩幽走到村长面前,深深的问道。

    村长急忙点头:“想好了,我们马上就签。”

    “大哥,你去把爹和大伯喊过来。”孟倩幽对孟贤说道。

    孟贤急忙去了后院,不一会孟大金和孟二银就匆匆忙忙的走过来。

    孟倩幽对孟大金说道:“大伯,麻烦你帮我写一张卖身契。就写村长以五十两的银子将大宝卖给我们家了。”

    孟大金和孟二银大惊。

    孟二银急忙阻止:“幽儿,这怎么可以?我们只是普通的人家,怎么能买下大宝呢?只有那些地主家才买人的呀。”

    “爹,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回头我再给你解释。”孟倩幽态度坚决的说道。

    孟二银还想再说些什么,想到女儿现在说一不二的脾气,便也没有说出来。

    孟大金把卖身契写好,孟倩幽回屋拿了五十两银子,和失魂落魄的村长一起来到他们家。

    孟大金和孟二银不放心,也跟了过来。

    大汉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一直吆喝着村长再不回来就把两个孩子带走。

    村长媳妇和大宝媳妇把两个孩子藏在身后,惊恐的说村长马上就拿着银子回来了。

    见村长回来,大汉吆喝着过来:“你们让老子等了这么长时间,银子到底拿来了没有?”

    村长望着孟倩幽。

    大汉立刻急了,踢翻了脚边的一个凳子,生气的叫道:“你们这是耍老子呢?弄一个乳臭味干的小丫头来戏弄我们。”

    孟倩幽从怀里拿出银子在大汉面前晃了晃。

    大汉叫嚣的声音卡在了嗓子眼,不敢相信的看着孟倩幽手中那白花花的银子,伸出手想拿过去。

    孟倩幽收回手,把银子放回了怀中。

    大汉抓了空,正要发怒,孟倩幽冷冷的说道:“银子一会再给你。”

    大汉被她冰冷的语气吓住了,一时愣在了原地。

    孟倩幽拿出卖身契,对村长说道:“让大宝摁个手印吧,”

    村长哆嗦着手接过卖身契,走到昏迷不醒的大宝身边,拿起他的一个手指头万分心痛的摁了下去。

    村长媳妇痛苦的哭了出来。

    摁好手印,村长把卖身契交给孟倩幽。

    孟倩幽没接,对孟二银说道:“爹,您和村长一块去镇衙办一下手续吧。”

    孟二银被动的点头。

    村长怀着无法言说的心情和孟二银一块走出家门。

    孟倩幽拿出五十两银子交给大汉:“这是五十两银子,刘大宝欠你们的赌债就算还清了。从今以后,你们不能再来捣乱。”

    大汉接过银子数了一下,不多不少正好是五十两。一挥手,示意其余的人跟他回去。

    村长媳妇大叫着扑上来:“把我们刚才的银子还给我们。”

    大汉一把将她推到在地上,不屑的说道:“还给你,想的美,你耽误了我们这么长的时间,老子还没给要利息呢。”

    村长媳妇心疼的趴在地上哭的更大声了。

    几名大汉抬脚往外走,孟倩幽在后面冷冷的说道:“回去告诉背后指使你们的人,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我一定奉陪。”

    一名大汉的脚顿了顿,领着几人快步离去。

    看着浑身是血的刘大宝,孟倩幽又拿出五两银子递给了村长媳妇:“找个大夫过来给他看看,我可不想五十两银子买了一个死人过来。”

    村长媳妇愤恨的盯着她。

    孟倩幽也不在意,把银子扔到了她的身边:“半个月后,让他来我们家上工,否则的话我就将他卖掉。”说完起身往外走。

    “你这么狠毒,早晚会遭报应的。”村长媳妇在后面厉声喊道。

    孟倩幽毫不理会,心情不错的往家里走去。

    孟大金也默默的跟了回来。

    李村过来上工的人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高兴的吃午饭,边吃边议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看到孟倩幽进来,全都没了声音。

    孟倩幽停住脚步对人们说道:“有谁觉得我今天的事情做的过分,不想再上工的,吃过饭就可以回去了。”

    人们都低头吃饭,没有一个人说话。

    孟倩幽走进屋内,正在焦急等待的孟氏急忙问道“幽儿,大宝真的签了卖身契了?”

    孟倩幽点头:“已经让爹和村长去镇衙banli手续去了。”

    孟氏叹口气,没有说话。

    孟倩幽知道要让孟氏接受得需要一个过程,便也没有再劝。

    下午的时候,孟倩幽兄妹炸薯片炸的依旧不亦乐乎。

    孟二银直到傍晚的时候才无精打采的回来,把大宝的卖身契交到了孟倩幽的手里,沉默的回了屋。

    孟倩幽的心情有些沉重,默默的跳上木桩,胡乱的翻转跳跃,借以发泄心中的情绪。

    孟逸在心惊胆战的在远处看着。

    半个时辰以后,感觉心情好点的孟倩幽才满头大汗的从木桩上下来。

    孟逸轩上前,将手中的毛巾默默的递到了她的面前。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接过来在脸上擦了擦。

    “我五岁以前的记忆还在。”孟逸轩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孟倩幽擦脸的手顿了一下。

    孟逸轩继续说道:“那时候的我比村里任何一个人都要快乐。爹娘夫妇都很宠我,每天除了下地就是逗我开心,闲暇的时候还带着我去镇上给我买好吃好玩的东西。村里所有的孩子都羡慕我,我一直就那样无忧无虑的生活着,直到我五岁那年,牛氏夫妇突然高兴的大叫,正在睡梦中的我被惊醒想要大哭,却被爹搧了一巴掌,我当时就愣住了,不明白那么疼爱我的爹娘为什么会出手打我。爹兴奋的告诉我,说他们有自己的孩子了。我当时不明白,我难道不是他们的孩子吗?后来我才知道,我真的不是他们的孩子。”

    孟逸轩深吸一口气接着说道:“从那以后,我的噩梦就开始了,每天有了干不完的活,只要稍微不如他们的意,轻了挨骂,重的话就会被打的起不来床。这种情况在有了牛蛋以后变得更加厉害了。我几乎没有睡过一次安稳觉,没吃过一次饱饭,冬日的时候用冷水给他们洗衣服,夏日的中午抱着牛蛋玩耍,好让他们睡午觉。我看着牛蛋过着比我以前还要受宠爱的日子,心里嫉妒的要命。每当这时我就在想,呆在自己的爹娘身边会是什么样子,他们会不会也像爹娘宠爱牛蛋一样宠爱我。直到来到这个家里,我才又重新尝到了被爹娘呵护的滋味。”

    话没说完就被孟倩幽粗鲁的打断:“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孟逸轩笑了。

    孟倩幽将毛巾扔到他的手里,别扭的说道:“去吃饭,吃完以后检查你们的算术,没学好的话明天罚你们走五十遍的木桩。”

    孟逸轩哀嚎。

    孟倩幽转身露出了笑容。

    当朱岚的大嗓门再一次在门口响起的时候,孟倩幽发誓,如果他下次来的时候还是这样大喊大叫,她一定会毒哑了他。

    神经大条的朱岚没有发现孟倩幽的脸色不佳,依旧兴奋的说道:“我们要发大财了,昨天我拉回去的腊肠一天就被抢购一空了。光县城里的一个铺子就挣了将近二百两银子。”

    孟倩幽伸出手。

    朱岚不解。

    “银子!”孟倩幽不耐的说道。

    朱岚恍然,拿出一张银票放在孟倩幽的手中:“这是昨天的腊肠钱。”

    孟倩幽接过银票,冲着朱岚摆摆手:“大门在后面,慢走不送。”

    说完要就转身回屋。

    “姑娘!”朱岚大叫。

    孟倩幽回头恶狠狠的说道:“你再这么大吵大叫,信不信我毒哑了你。”

    朱岚一把捂住嘴,含糊不清的说道:“我这不是高兴吗?”

    “您老人家高兴,就要吵醒别人的好梦吗?能不能麻烦请你看看,现在是什么时辰?”孟倩幽嘲讽的说道。

    朱岚看了看天色,自言自语道:“子时已经过了呀。”

    孟倩幽的眼睛里冒出了火。

    朱岚害怕的退后了两步。小心翼翼的说道:“自从我接管家里的生意一来,就从来没有过这么红火过,我一时兴奋,就让伙计赶着马车连夜过来了。”

    孟倩幽冷哼一声:“家里能吃的腊肠昨天都被你拉走了,你今天这么早过来有用吗?”

    朱岚着急的责问:“没有了吗?你们昨天为什么不多做一些出来?”

    “大少爷,您的脑袋里面长的是浆糊吗?我昨天不是告诉过你,腊肠要晾透了以后才能吃吗?”孟倩幽讽刺的说道。

    朱岚一拍脑袋,嘿嘿一笑:“你昨天好像说过,我一时高兴给忘了。”

    孟倩幽瞪了他一眼。

    朱岚连忙道歉:“是我太心急了,打扰姑娘了。”

    “你打扰的仅仅是我吗?”孟倩幽指着已经起床的一家人说道。

    朱岚对着孟二银夫妇作了一揖:“实在对不起了,给您二位赔礼了。”

    孟二银慌忙摆手说道:“没事、没事,天也快亮了,我们也该起床了。”

    “爹,现在子时刚过,您什么时候这么早就要起床了?”孟倩幽好笑的说道。

    孟二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们来了多少人?”孟倩幽问道。

    朱岚老老实实的回答“二十多人。”

    孟倩幽皱眉:“怎么这么多?”

    朱岚回道:“昨天我们抓的那两个大汉死活不说是谁指使的,我怕今天半路再有人lanjie,就多带了一些人过来。”

    “正好”孟倩幽说道:“把你带来的人全部叫过来,反正我们都已经醒了,就都去做腊肠吧。”

    “幽儿,这不好吧。”孟氏拦住她:“朱公子这么远的路过来肯定很累了,哪能让他们在干活。”

    “你们累不累?”孟倩幽对着朱岚问道。

    朱岚急忙摆手:“不累,不累,一点都不累。”

    “娘,你看他说不累。”孟倩幽对着孟氏说道。

    孟氏默,心中暗道,就你那想sharen的样子,谁敢说累。

    孟倩幽让朱岚指挥伙计把拉来的猪下水和精肉全都搬到了工房,对他说道:“朱公子,这是今天所有制作腊肠的原料,您和您的伙计什么时候将他们全部灌完了,什么时候再回去。”

    朱岚暗暗叫苦,知道这是孟倩幽故意惩罚自己。遂端起笑脸说道:“这是不是太多了?”

    “多吗?”孟倩幽问道。

    朱岚连忙点头。

    孟倩幽拿出一小块精肉放在一边:“这就不多了吧。”

    朱岚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块不到一斤的精肉。孟贤、孟齐、孟逸轩爆笑出声。

    孟二银夫妇好笑的看着这一切,没敢说话。

    朱岚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自己今天必定不会好过了。

    果然,孟倩幽好心的问道:“制作腊肠一共有两道工序,一道是剁肉,一道是灌肉,不知道朱公子选择哪一道呢?”

    “有第三个选择吗?”朱岚小心地问道。

    “有!”孟倩幽响亮的回答。

    “那我选第三个。”朱岚高兴的说道。

    “好,那就去木桩上走二十圈吧。”孟倩幽兴奋的说道。

    朱岚哀嚎一声,急忙说道:“我去剁肉,我去剁肉。”

    孟倩幽忍住笑,挑了几个壮汉,让孟二银带着他们去剁肉。自己和孟氏则带着剩下的人等着灌肉。

    剁肉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力气活。几个壮汉平常看家护院,有一些功夫在身,做起来毫不费力。朱岚就不行了,从小养尊处优惯了,根本就没有力气,剁了一会,就感觉两个胳膊不是自己的了。对着孟倩幽哀求道:“姑娘,我真的剁不动了。”

    孟倩幽也没想真的让他去剁肉,只不过是惩罚他打扰了自己的好梦,见他真的没有了力气,便大度的说道:“好吧。”

    朱岚松了一口气,恨不得一下子坐在地上。

    孟倩幽递给他一个板凳。

    朱岚受宠若惊的接过。

    坐下以后,狠狠的喘了几口大气,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孟倩幽和孟氏教剩下的人如何小心的把肠衣翻过来,怎样才能把肉灌的瓷实一些。

    朱岚感觉好奇,也凑过来观看。

    直到朱岚带来的人慢慢的熟悉以后,孟倩幽才停了下来。

    看到孟倩幽认真说教的样子,朱岚不自觉的问道:“姑娘就不怕我们学会了以后,再也不来你这进货吗?”

    “如果真的是那样,你这个朋友也没有交的必要了。”孟倩幽不在意的说道。

    朱岚心里一阵激动:“姑娘是把我当朋友吗?”

    “不然呢?”孟倩幽反问。

    “我以为姑娘只是把我当做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呢。”朱岚高兴地说道。

    孟倩幽白他一眼:“生意上的伙伴我能允许你在我们家吃饭吗?能允许你不分时辰的来我家大呼小叫吗?”

    “这么说,姑娘是把我当做了真正的朋友。”朱岚小心翼翼的问道。

    孟倩幽点头。

    朱岚兴奋的差点跳起来。他从小就被教导如何做生意,听的都是一些生意上尔虞我诈的事情,久而久之形成了一定的观念,生意场上没有真正的朋友,如今看到孟倩幽毫无保留的将腊肠的制作过程全部展现在自己面前,又听到她说自己是真正的朋友,一时高兴的不能自抑。

    孟倩幽奇怪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高兴。

    孟逸轩轻咳了两声,孟氏关心的问道:“着凉了吗?”

    孟逸轩摇头,小声的对孟倩幽说道:“我们练武的时辰到了。”

    孟倩幽看了看天色,对孟贤、孟齐说道:“大哥、二哥,该去练武了。”

    两人点头,快速的清洗了一下手,跟着孟倩幽来到木桩前。

    朱岚好奇的跟在了后面。

    孟倩幽想了一下,决定不能让朱岚知道自己会武功的事情,便对几人耳语了一番,告诉他们,今天不再练格斗术,只在木桩上走完二十圈就可以了。

    三人点头,先后跳上木桩,你追我赶的练了起来。

    朱岚起初感到好奇,看了一会,后来见他们一直在木桩上走来走去,没有什么花样,便失了兴趣,转身去了工房。

    朱岚的伙计手脚都很麻利,天亮的时候,把带来的精肉全部做成了腊肠。

    朱岚有些不满意,感觉每天只做这些太少了,要知道在冬季的时候,即使大户人家吃来吃去也只是那几样菜,好多人都已经吃腻了,如今腊肠正好可以让他们换换口味。所以腊肠才一出现在自己的铺子中就被抢购一空了。如果每天只做这一些,根本就不够卖的。

    思索了一番,朱岚找到孟倩幽希望她可以多做一些腊肠。

    孟倩幽也觉得这几天制作的腊肠少了些,可是这几天吴大财主正在对付他们,她不愿意让孟大金冒险去镇上买精肉。

    直到朱岚的伙计把熏肉搬上马车的时候,孟倩幽的脑中才灵光一闪,对着朱岚说道:“你们经过清溪镇的时候,让伙计把镇上所有肉摊上的精肉都买下来,快速的给我送回来,今天我们就可以再做一批了。”

    朱岚大喜,点头应下。

    果然一个时辰以后,朱岚的伙计送了满满的一马车精肉回来。

    李村来上工的人看到没有精肉做不成腊肠了,都很失望,以为今天挣不到工钱了,没想到竟然来了一马车,人们高兴的争先恐后的帮忙卸车。

    孟三铜家的两个嫂子也跟着过来了,虽然衣衫有些破旧,但人收拾的干净利落,一看就是手脚麻利的人。孟倩幽对两人很满意,说只要把中午饭做好就行,一天二十个铜板。

    两人感激的道谢。

    孟倩幽又对两人说道:“我娘正在做一些工作服,有些忙不过过来,如果你们有时间的话,可以帮忙做一些,每件五文钱。”

    两人都是村里有名的勤快人,针线活自然不再话下,闻言惊喜的点头。

    孟倩幽将两人带进屋内,拿起一件孟氏做好的工作服让两人看了看。两人发现比一般的衣服做起来容易,更加的高兴。

    安排好一切,孟倩幽来到西厢房,看几人算术的学习情况。除孟杰以外,孟贤、孟齐、孟逸轩三人都已经记住了十个数字。

    孟倩幽拿出纸笔,将这些数字组合在一起,写出了十到一百的所有数字,并让他们三个今天必须全部记住,晚上她要检查,记不住的就抄写五十遍。

    孟杰见孟倩幽没有提到他,急的不行,非的也要学。

    孟倩幽拗不过他,只好写下了二十个数字,告诉他今天只要他把这二十个数字学会了,就比哥哥们强。

    孟杰兴奋的不行,拿起笔认真的学了起来。

    孟倩幽准备给几人制作一个简单的运算表格,好让他们几个学起来更容易一些。

    王婶却悄悄的走了过来,对着孟倩幽说道:“幽儿呀,王婶给你说件事情。”

    题外话

    每一件事情的发生,都是为了后面情节做铺垫,亲们看文的时候不要太着急,毕竟每天只有几千字,情节不会那么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