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我给你们养老
    “王婶,什么事?”孟倩幽热情的问道。

    王婶思量了一下,才不好意思的开口:“昨天晚上村里的几个女人到我们家里,央求我来说说情,希望你可以让她们回来上工。”

    孟倩幽没有说话。

    王婶接着说道:“她们做出落井下石的事情,我也很生气,不想帮他们求这个情,可是她们苦苦哀求我,说自己当时只是吓坏了,怕万一犯错会落得和孟小铁一样的下场。可回家后仔细想了想,才发觉你平时对她们非常好,即使偶尔有做错的地方你也是耐心的教她们,从来没有发过火。她们现在非常后悔,希望你能再给她们一个做工的机会。想到她们家里确实穷困,需要这份活计,我就厚着脸皮来说情了。”

    孟倩幽还是没有说话。

    “我知道这事让你为难了,我也跟她们说了你不一定答应的。”王婶呐呐的说道。

    “王婶,这件事我要好好的考虑一下,等我考虑好了再给你答复吧。”孟倩幽说道。

    王婶连忙说道:“好好好,你先考虑,考虑好了再告诉我。”说完,满脸羞愧的急匆匆的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孟倩幽皱眉沉思了好久。

    孟杰拿着写好的数字过来询问她,自己写的对不对?孟倩幽才从沉思中回神。检查了一下,指出了两个错误的数字。没有得到表扬,孟杰有些失望的认真去改了。

    孟倩幽继续制作表格。

    “请问这是孟姑娘家吗?”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我就是。”孟倩幽走出屋外应道。

    陌生男子一愣,似乎没有想到对方只是一个十一、二的小姑娘。

    孟倩幽皱眉。

    男子反应过来,急忙说道:“在下谢江风,是朱岚的好朋友,今天特意来找姑娘是想进一些熏下水和熏肉去卖。”

    孟倩幽一愣,朱岚早上刚走,怎么没听他提起过。

    谢江风似乎了解孟倩幽所想,解释道:“我是专门做pifa生意的,和朱岚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十多天以前我看到他的铺子里有新鲜的吃食,卖的非常火爆,就问他从哪里进货,我想购一些贩卖到别处,他笑而不语。今天他却高兴的找到我,说是可以告诉我在哪里进货,不过我得保证要卖到远一些的地方去,不能抢了他的生意。我当即答应。他便告诉我了姑娘的地址,说这是他生意场上的一个真正的朋友,只要说出他的名字,姑娘就一定会答应我的。”

    孟倩幽了然。点头说道:“谢公子里面请。”

    谢江风走进院内。

    孟倩幽喊出孟贤,告诉他这是朱岚介绍过来的一个大客户,是来谈熏肉和熏下水生意的,让他和自己一起领着谢江风到处看看。

    孟贤紧张的手心都出了汗,结巴的和谢江风打了招呼。

    谢江风礼貌的笑着回应。

    孟倩幽告诉他这是自己的大哥,以后他这边所有的生意都归孟贤负责。

    谢江风收了笑意,仔细的打量起了孟贤。

    孟贤更加紧张了,局促不安的站在那里。

    谢江风心里纳闷,眼前的男孩分明就是一个普普通通、没有见过世面的农家孩子,怎么会负责了自己这么大的生意?

    孟倩幽没有在意他的反应,和孟贤一起领着他来到旧屋的院子内,第一批熏下水和熏肉正好出锅。孟贤急忙去拿了一个盘子,用刀子轻轻的切了一些下来,孟倩幽则亲自去做了几样蘸料,摆到谢江风的面前:“谢公子请尝一下。”

    谢江风已经在朱岚的铺子里品尝过了,可看到面前热气腾腾的熏肉和几种不同的调料还是忍不住夹了一块蘸了一些调料放在了嘴里。

    “好吃!”咽下嘴里的东西,谢江风忍不住赞道。

    孟倩幽微笑着示意他在蘸一些别的调料试试。

    谢江风把所有的调料都蘸了一个遍,每吃完一块都赞不绝口。

    “其实呀,这熏肉除了本身的味道要好吃以外,调料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如果谢公子真的能把熏下水和熏肉卖到不同的地方的话,不妨带一些调料去卖。这样可以使您的售卖更加的火爆。”孟倩幽笑着说道。

    谢江风赞同的点头:“我也正有此意。”

    孟倩幽接着说道:“这些调料都是我的独家秘方,市场上没有卖的,我建议谢公子在售卖的时候可以采取免费赠送的方法。”

    谢江风来了兴趣:“麻烦姑娘详细的说一下。”

    “很简单,比如说每卖出一斤熏肉,你们可以免费赠送一些适合客人口味的调料,这样既带动了熏肉的售卖,也会为你们赢得良好的口碑。”孟倩幽解释。

    “好主意,怪不得朱岚兄一直夸赞姑娘是做生意的奇才,谢某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谢江风由衷的赞道。

    孟倩幽微笑谢过。

    两人又对细节做了一下商讨。谢江风的意见是既然调料是免费赠送的,那成本就增加了,售卖的价格应该是稍微的提升一些。

    孟倩幽则认为价格应该是保持不变,可以把赠送的条件提高一些,比如说买三斤熏下水或者是一斤熏肉,才可以赠送一定量的调料,买的少的就没有了。这样人们为了调料也得多买一些,xiaoshou的量自然就上去了。还有就是,如果人们觉得调料不够的话,也可以单独购买,这样赠送的那一部分的成本也就回来了,根本就没有必要提高熏下水和熏肉的售卖价格。

    谢江风又一次被她的想法所折服,连连赞叹。

    商议完毕,孟倩幽和孟贤带着谢江风来到了制作腊肠的工房。告诉他这是另一种新鲜的吃食,比熏肉还要好吃。

    谢江风看着整洁干净的工房,以及穿着干净工作服上工的人们,心里对孟倩幽是越加的佩服。当即决定腊肠的pifa他也做了。问孟倩幽什么时候他可以过来拿货,需要交多少定金。

    “我现在的人手有些不足,做出来的所有吃食只够朱岚卖的,谢公子要想过来进货,恐怕得等个十天左右。”孟倩幽说道。

    银子就在眼前,却挣不到手里,谢江风有些着急:“姑娘,你看看,能不能再提前几天呢?”

    孟倩幽摇头:“这是最短的时间了,我还要招一些信任的人手,找一处合适的工房,全部安排好以后,才能大量的生产。”

    谢江风急的不行。

    “也许熏下水和熏肉五天后就可以给你一些,腊肠必须得等十天以后了。”孟倩幽说道。

    谢江风大喜:“我五天以后就过来进货。”

    “可以。”孟倩幽点头答应。

    两人最后商定了一下进货的细节,以及不同的价格。谢江风才满意的离去。

    孟贤望着孟倩幽欲言又止。

    “大哥是不是感觉自己做不好这么大的生意?”孟倩幽问道。

    孟贤连连点头:“小妹,我还是给你打下手吧,干什么都行。”

    “我记得大哥曾经跟我说过,你是这个家里的顶梁柱,你要撑起这个家,现在正是大哥撑起这个家的时候,大哥怎么就退缩了呢?”孟倩幽问道。

    孟贤面红耳赤,羞愧的说道:“可是大哥”

    孟倩幽打断他的话:“大哥是想让我独自一人撑起这个家吗?”

    孟贤急忙摆手:“不不不,那样小妹太累了。”

    “那大哥从今天开始就要把家里的生意慢慢的撑起来。您放心,我会在旁边慢慢的指导你,很快你就可以上手的。”孟倩幽安慰道。

    孟贤为难的点头。

    孟倩幽和孟贤找到了孟二银夫妇,对他们说出了谢江风以后会大量进货的事情。孟二银夫妇既喜又忧。喜的是自己家的生意做的越来越大了,忧的是这么多的货自己家怎么能做的出来?

    孟倩幽把自己准备扩大规模的事情对他们说了,孟二银夫妇表示赞同,可是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孟倩幽让他们不要担心,这些事情自己来做就好,他们只管把家里现有的生意照看好就行。

    孟二银夫妇点头。

    孟倩幽找到正在清理下水的孟大金对他说道:“大伯,我想找一处合适的房屋扩大熏下水的规模,您看有没有合适的。”

    孟大金想了一下:“只有村里的学堂是空的,可是那是村里的公产,恐怕村里人不会让用。”

    “那村里有没有谁家的房子要卖呢?”孟倩幽着急的问道。

    孟大金摇了摇头。

    “那村里谁家有多余的房子,我们租用一些时日也行。”孟倩幽又说道。

    “村头老李家有两处房子,原本是给两个儿子娶亲用的,谁知后来他那两个儿子上山打柴的时候不小心全都跌到山下摔死了,房子就空闲了下来。可是自那以后,老李家夫妇变得非常的孤僻,任何人都不打交道,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租给我们用。”孟大金说道。

    孟倩幽提议:“咱们去问问。”

    孟大金犹豫了一下,领着孟倩幽来到老李家门前。

    孟倩幽打量了一下,眼前是并排的六间房屋,大大的院子,做工房再合适不过了。

    “有人在家吗?”孟倩幽高喊。

    房门被打开,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神态忧愁的走了出来,看到他们站在栅栏门外,冷冷的问道:“什么事?”

    “我们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和你们商量,您能否打开门让我们进去。”孟倩幽问道。

    女人看了他们一眼,不情愿的上前把门打开。

    孟倩幽和孟大金两人走进院内,还没等站稳,女人就不耐烦的说道:“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吧。”

    孟倩幽思量了一下,才小心的说道:“是这样,我们想租用你们家的房屋做工房,不知道你们可否愿意租给我们。我们”

    孟倩幽的话还没有说话,就听见女人一声凄厉的大喊:“老头子,有人想抢我们的房子!”

    话音刚落,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冲出房门,拿起放在门口的扁担,朝着他们挥舞过来。

    孟倩幽骇了一跳,拉着没有反应过来的孟大金闪到了一边。

    男人挥舞着扁担又打了过来。

    孟倩幽闪过,一脚踩在打在地上的扁担上。男人拽了两下没拽动,索性放弃扁担,冲着孟倩幽就扑了过来“敢抢我的房子,我跟你们拼了。”

    孟倩幽敏捷的躲过,男人扑空,狠狠的趴在了地上。

    “老头子!”女人尖叫着跑过来,想要扶起摔的不轻的男人。

    男人深深的喘了几口气,对着孟倩幽和孟大金大声喊道:“除非我死了,否则你们永远也别想得到我的房子。”

    “李大锤,看清楚了,我们不是来抢你们房子的。”孟大金气急的说道。

    李大锤这才仔细的看了两人一眼,发现不是那些眼红自己家房子的同姓一家人,便泄了心力,不耐的问道:“你们来我家做什么?”

    “我侄女的作坊想要扩大一下,想来想去只有你们家的房子最合适,便过来问问你们是否愿意把房子租给我们。”孟大金回道。

    “不租!”李大锤断然拒绝。

    “那你们是否愿意卖给我们,我可以出很高的价钱?”孟倩幽试探的问道。

    李大锤瞪了一下眼睛,往外赶人:“有钱就了不起呀,我们不租也不卖,你们赶快走吧。”

    “我们不会租用很长时间的,过完年等我们盖完新的工房,我们就会搬走的。”孟倩幽急忙说道。

    李大锤气得吹胡子瞪眼:“我说不租就不租,你啰嗦什么?”

    “我们可以多给一倍,不三倍的钱。”孟倩幽仍旧不死心的说道。

    李大锤急的大叫:“我们儿子都没有了,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你们赶快走!”

    提起死去的两个儿子,女人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李大锤踉跄的站起来,两人相扶着向屋中走去。

    望着两人孤寂的背影,孟倩幽忽然说道:“如果你们把房屋卖给我们,以后我给你们养老。”

    两人的身形顿住,李大锤颤抖的回身,不敢相信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你没有听错,我说如果你把房屋卖给我们,以后我给你们养老。”孟倩幽肯定的说道。

    李大锤动了动颤抖的嘴唇,好一会儿才颤颤巍巍的说道:“你说的话当真?”

    孟倩幽点头:“如果你们不放心,我们可以立下字据,让村里的族长们作证。”

    “大锤,”女人惊喜的叫着李大锤的名字。两个儿子摔死的时候,他们悲痛欲绝,但没有丧失希望,毕竟那个时候还年轻,想着哪一天还会有自己的孩子,可随着时间慢慢过去,他们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渐渐变得恐惧,害怕自己哪一天会孤独的死去,尤其是近几年,同姓的一家人看他们两人慢慢变老了,就打起了他们房子的主意,想各种办法把他们赶出去,好独占他们的房子。他们两人有时候晚上甚至不敢睡觉,就怕那些人起了什么歹毒的心思。如今听到孟倩幽竟然答应以后给他们养老,女人高兴的大叫着自己男人的名字。

    李大锤也激动的不行。抓着女人的手老泪纵横。

    孟大金看着他们,又看看孟倩幽,心里涌上了不知名的情绪。

    激动过后,李大锤擦了擦眼泪,对孟倩幽说道:“我可以答应将房子卖给你们,但我有个条件,就是我们以后还要住在这个房子里。”

    孟倩幽点头:“可以。”

    “那我们现在就拿着房契去找族老们,事情办得越快越好,如果被我们那些虎视眈眈的一家人知道了,我们就办不成了。”李大锤迫不及待的说道。

    “好,咱们马上就去。”孟倩幽应道。

    李大锤夫妇拿着房契,几人一块找到村里的族老们,让他们在孟大金写好的契约书上做证人签字。

    族老们看清契约的内容,都感到很惊讶,怎么也想不通李大锤夫妇怎么和孟家扯上了关系。纷纷一次次的和李大锤确认,房子是不是他自愿卖给孟家的。

    李大锤夫妇一遍遍的点头。

    族老们确认双方都是自愿的后在契约书上签下了各自的名字。

    签好以后,李大锤将房契交给了孟倩幽。

    孟倩幽也按照契约书上的约定拿出了二十两银子给李大锤夫妇。

    李大锤摆手:“我们两人老了,用不到这么多的银子,先存放在你们那里吧。”

    题外话

    亲们,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路心里暖暖的。今天下午会有二更,敬请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