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房子的事情解决以后,接下来就是招工人的事情了。孟倩幽找到张柱:“大舅,我想再找一些人过来做工,您能不能帮忙再找一些手脚勤快的人过来。”

    “没问题,大舅今天回去后就去村里找人,明天早上把他们全部带过来。”张柱高兴地说道。

    孟倩幽幽又找到孟三铜家的大哥,说了自己想要再招一些人过来上工的事情,问他能不能帮忙找一些手脚麻利的人过来,工钱和他们一样。

    孟三铜家的娘家大哥非常高兴,在这寒冷的冬天能找到一份离家又近工钱又高的活计,这是好多人都盼望的事情,只要他回家吆喝一下,估计得有半个村子的人都要抢着过来。当即拍着胸脯说这件事包在他的身上,明天一早绝对会带很多人过来。

    孟倩幽最后才找到王婶,告诉他明天可以让那几个人过来看看,如果人手不够,就用她们。

    王婶松了一口气,高兴的道谢。

    孟倩幽告诉她自己是看在她的面子上才答应让她们过来。

    王婶不好意思的说自己就帮这一次忙,以后再也不管了。

    孟倩幽笑笑没有说话。

    房子和工人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接下来就是原料的问题了。朱岚每天带来的下水和肉只够他自己用的,要想大批量的生产还得想办法多买一些回来,孟倩幽决定明天安排好工人的事情以后就去镇上看看。

    第二天早上,孟倩幽照常早早的起床,指导孟贤、孟齐、孟逸轩几人练习格斗术,练得正起劲的时候,突然传来孟氏的尖叫声:“幽儿,你快来看看!”

    几人大惊,迅速的来到了大门前,看到门前密密麻麻的人群,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张柱站在门前,指着左边的人群高兴的对孟倩幽说道:“幽儿,我把人都找来了。”

    孟三铜家的娘家大哥也挤了过来,指着右边的人群欢喜的说道:“东家,俺们村的人也过来了。”

    孟倩幽有些目瞪口呆,做梦都没有想到会过来这么多人。

    张柱以为孟倩幽是高兴的说不出话来,爽朗的说道:“幽儿,这些都是村里能干的人,都是干活的好手。”

    孟三铜家的娘家大哥也猛点头。

    孟倩幽回神,对着两人说道:“这也太多了吧,我们根本就用不了那么多人。”

    张柱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我昨天回去的路上顺嘴说了一句,谁知道到家没一会就来了这么多人,我当时也吓了一跳,又不好意思拒绝,今天只好全部带过来了。你不用为难,适合条件的人你就留下,不适合的就让他们回去。”

    孟三铜家的娘家大哥也急忙附和:“我也是这样。”

    孟倩幽思索了一下,便站到门前对着人群将想好的条件说了出来:“我们这次招人,需要签订契约,在上工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随意的bagong,否则扣除所有的工钱。不想签订契约的请站出去。”

    在乡下人的想法中,只有卖身的人才签定契约,家境稍微好点的人听见孟倩幽这样说,便站了出去。

    剩下人紧张的望着孟倩幽。

    “十五岁以下的孩子和五十岁以上的老人请站出去。”

    又站出去一些人。

    孟倩幽看了看剩下的这些人,又挑了一些看起来比较邋遢的人出去。大概剩下五十人左右的时候,孟倩幽才满意的点点头。:“你们被录取了,今天就可以上工。”

    被录取的人高兴的欢呼。

    先前走出去的那部分人想看傻瓜一样的看着他们,都要卖身给人家了,怎么还会这么高兴。

    张柱没想到孟倩幽会提出和人们签订合约,心里有些打鼓:“幽儿,都是乡里乡亲的,签订契约不太好吧?”

    “大舅,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以后我们招的人越来越多,没有一定的约束我们怎么管理他们?”孟倩幽回道。

    “可是”张柱还要再说。

    孟倩幽打断他:“大舅,你放心吧,我签订契约是为防止集体bagong的事情再发生,如果他们没有随意bagong,工钱我会一分不少的发给他们的。”

    张柱还是有些不放心。人都是自己带过来的,如果签了契约,卖给孟倩幽,那自己回去怎么给他们的家里人交代?

    孟倩幽将先前过来上工的和今天刚过来的人分成了十组,熏下水的四组,王婶,孟三铜家的,吴家的大儿媳和孙家的各带领一组。制作腊肠的六组,张柱、张根、孟三铜、孟三铜家的两个娘家大哥以及另外一个李村过来上工的人带领一组。

    所有被分成组的人全都茫然的望着孟倩幽。不明白她要做什么?

    孟倩幽接下来的话解了他们的疑惑。

    “我们这次招的人比较多,为了能激励大家积极干活,现在我把你们分成了十组,每组都有熟悉的人带领,从今天开始我们就实行小组奖励制。就是说我们干活的时候,以小组为单位,除了规定的工钱以外,如果哪个小组每天完成预先规定的数量,我们就给那个小组的每个人多加两文钱的工钱。如果哪个小组拖拖拉拉的没有完成,我们就扣除那个小组每人两文钱的工钱,超过三次的,我们就让他走人,永不录用。”

    人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着这种上工的方式,一阵哗然。

    “如果我们每天都先完成,那我们岂不是每天都能多挣两文钱。”被选中的人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如果哪个组真的每天都能先完成,发工钱的时候我再每人多发五十文的工钱。”孟倩幽说道。

    被选中的人沸腾了,个个摩拳擦掌,恨不能现在就去做工。

    “不仅如此。”孟倩幽接着说道:“以后我们家陆陆续续还会有别的生意,如果哪个组表现的好,以后再招人后你们都可以成为组长,每月多领一百文钱的工钱。”

    十个被选中当组长的人都惊讶的不行,没想到自己还能多发工钱。

    “如果大家没意见。就到我大伯那签订契约。大家放心,如果你们没有无故bagong的话,这分契约对没有用处的。”

    孟倩幽大声说道。

    “签了契约不就是卖给你们了吗?怎么会没有用处?”站出去的人当中有人不解的问道。

    孟倩幽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人们是误会了,便笑着解释:“你们误会了,我们签的这份契约不是卖身契,只是一份简单的契约,是为了防止有人无故bagong的。违反了契约的人我们也不会把他送去官府,只是扣除他一定的工钱而已。”

    人们这才反应过来,站出去的人中有人后悔的大喊:“我们也同意签订契约。”

    孟签幽微笑着摇头:“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没有了。”

    人群中发出一阵阵后悔的叹息声。

    孟倩幽没有理会,让新来的人们去孟大金哪里签好契约就可以去上工了。

    没被选中的人羡慕的望着他们迟迟不肯离去。

    被选中的人喜气洋洋的签完契约以后,制作腊肠的人全被被领着去了工房,剩下的四组人站满了小小的旧屋院子,连清洗下水的地方都没有了。

    孟倩幽这才想起还没有来得及去收拾里大锤家的房子。遂叫来孟大金,让他领着一部分去帮忙收拾房子,尽量把熏肉的作坊赶快搬过去。

    孟大金点头,领着一部分过去了,剩下的人开始学着清理下水。

    孟倩幽把王婶、孟三铜家的、吴家的大儿媳妇和孙家的叫在了一起,严肃的对几人说了两件事情。一。以后熏肉作坊就成立了,她们几个必须起好带头的作用,所有的下水必须要清理干净。二,她们要严格监督自己组的每个人,有那偷奸耍滑,手脚不干净的人要立刻辞退,不要影响了所有人的干活情绪。三,她会把熏肉的料包交给她们,每天用完以后要一个不少的交上来,避免被人偷去泄露了方子。

    几人连忙点头,说一定会做好这几件事情。

    孟倩幽来到制作腊肠的工房,看到所有的人们奋力的干着自己手中活,满意的点头。拿出配好的调料交给孟二银,嘱咐他一定要按照她说的比例往剁好的精肉加入调料,不能多也不能少。

    孟二银让女儿放心,自己一定掌握好比例。

    孟倩幽放心的离开工房,来到西厢房检查几人的算术的学习情况。

    除了孟杰,其他三人都学会了写一百以内的所有数字。

    孟倩幽拿出制作的表格,教他们加法的基本运算。

    孟逸轩学的很快,几乎孟倩幽刚一讲完,他就领会了。算出来的数又快又对。

    孟倩幽有些感叹,他如果要是生在现代,肯定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小童星。

    三人都学会,孟倩幽给他们出了一些基本的加法题。让他们加以练习,自己便去了李大锤家看看收拾好了没有。

    远远的便望见两拨人剑拔弩张的对峙着。

    一个手里拿着铁锹的年轻男人正在叫嚣着:“孟大金,别以为你们现在有钱了,我们就怕了你们了,这是我大伯家的房子,凭什么你们想占就占?”

    “李狗剩,李大锤已经把房子卖给我们了,我们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你无权干涉。”孟大金说道。

    李狗剩冷哼了一声:“谁知道你们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抢过去的。”

    “混账东西,这房子是我们自愿卖给他们的。”李大锤气愤的说道。

    李狗剩狠狠瞪了他一眼:“你们两个老不死的,以后还不是要我们这几个人给你送终,没有了这几间房子,我看你死后等着臭在家里吧。”

    李大锤气得直打哆嗦:“我不用你们送终,你们滚!”

    李狗剩没有搭理他,冲着孟大金挥了挥手中的铁锹:“今天你们谁敢动这房子,可别怪我不客气。”

    “怎么个不客气?”孟倩幽走进门,缓缓的问道。

    看到孟倩幽进来,来捣乱的几个男人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李狗剩拿着铁锹,虚张声势的说道:“我们就和你们拼个鱼死破。”

    孟倩幽拿出契约书在几renmian前晃了一下:“看清楚了,白纸黑字写的很明白,李大锤夫妇已经自愿将房屋卖给我了,我以后给他们养老,和你们没有任何的瓜葛了。”

    几个男人不相信的睁大了眼睛:“你给他们养老?怎么可能?”

    孟倩幽收起契约书放入怀中:“现在这房子已经是我的了,你们再不走就是私闯民宅,我就算是打死你们也不算触犯律法。”

    几个男人互相看看,就想扔掉手中的东西准备离开。李狗剩阻止他们:“别听她的,她一定是欺负我们不识字,故意蒙骗我们的。”

    孟倩幽深深的笑了:“知道什么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吗?说的就是你。”

    李狗剩握紧手中的铁锹,警惕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孟倩幽反问着走进他。

    李狗剩恐惧的后退两步,哆嗦着说道:“你、你、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动手了。”

    孟倩幽依旧微笑着上前,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上次你半夜去我们家偷木头,看在同村人的份上我放了你一马,今天你又来捣乱,你说我还能放过你吗?”

    听她提起那天晚上偷木头的事情,李狗剩闪了一下神,孟倩幽趁机一脚将他踢倒在地上,对前来做工的人说道:“每人加一天的工钱,给我狠狠的打。”

    人们蜂拥着跑过来,前来捣乱的几个人吓得四散逃窜。只有李狗剩趴在地上还没有起来,几个人走过来,对他拳打脚踢。

    李狗剩哀嚎连连。

    孟大金急忙劝道:“幽儿,让他们快住手吧,千万别出了人命。”

    孟倩幽毫不理会,直到李狗剩被打的哭嚎的声音小了,才让人们住了手,蹲在地上对他说道:“再一再二不再三,下次在犯到我手上,我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饶过你。”

    李狗剩连求饶都忘了,连滚带爬的出了院门。

    李大锤夫妇心惊胆颤的望着这一切。

    “你们不用害怕,以后他们不会在过来捣乱了。”孟倩幽安慰道。

    两人用奇怪的目光将她重新打量了一遍,默默的相扶着进屋去了。

    题外话

    虽然很不好意思,还是想吆喝一句:“亲们,把月票砸过来吧!”

    推荐好友种田文寒门贵妻:霸宠农家女

    江沐雪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房子车子票子全都打了水漂,一遭回到解放前,张口就骂了声“操!”

    眼看面前这一家子,面黄肌肉,一贫如洗,连吃饱饭都成问题,她不得不骂了“操”!

    再看这八大姑七大爷乱七八糟的jipin亲戚,整日里弄的鸡飞狗跳,她再次大骂一声“操”!

    正当江沐雪埋头苦干,名字也改了,票子也赚到了,jipin亲戚也断了个干净,只等在家招个小白脸悠闲过日子的时候,便一不小心被穆楚寒那个狼心狗肺的王八蛋给看上了。

    活在被穆楚寒看上的日子,江沐雪才觉得骂“操”都不足以表达她内心的无语,她觉得她可能是上辈子哔了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