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收服
    孟大金给过来的人做了分工,一部分人清理空闲的屋子,一部分人在宽敞的院子边上搭几个灶台,剩余的人则在灶台上面搭一个大的简易棚子,在下雪下雨的时候不会耽误干活。

    分配完毕,孟大金也想帮忙搭灶台,孟倩幽阻止他:“大伯,我们一块去镇上看看,能不能找到大量的下水和精肉。”

    孟大金点头。

    孟倩幽走到李大锤夫妇的房门前敲了一下门,两人闻声出来。

    “我和大伯要去镇上,家里的事就麻烦您二老帮忙看着了。”孟倩幽礼貌的说道。

    老两口对看一眼,李大锤开口:“你当初可没说让我们帮忙的。”

    “我们是一家人了,你们不帮忙谁帮忙?”孟倩幽疑惑的问道。

    李大锤两口子一阵激动,不敢相信的问道:“你说我们是一家人。”

    “当然了,我答应了给你们养老,我们不就是一家人了吗?”孟倩幽回道。

    “好,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了,你们放心的去镇上吧,绝对出不了差错。”李大锤激动的拍着胸脯说道。

    孟倩幽回家和孟氏打了招呼,就和孟大金一起去了镇上的集市。

    卖肉的大汉看到他们过来,急忙热情的打招呼:“你们来了,今天的下水和肉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

    “你们的下水没有被人收走吗?”孟倩幽奇怪的问。

    以为孟倩幽是责怪他前几天把下水卖给别人的事情,大汉的脸红了红,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呀,小姑娘,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的,吴大财主我们实在是招惹不起呀。”

    孟倩幽知道他是误会了,解释道:“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奇怪为什么今天的下水没有被人抢走?”

    “你们不知道吗?听说前几天吴大财主派人将县城里一辆送货的马车给截了,货物全都扔到了沟里,那辆马车的主人气不过,第二天在马车里藏了好多人,把再次打劫的人抓走了两个,逼问出来是吴大财主指使的,便报了官,咱们的县令大人昨天就将吴大财主喊去过堂了。”大汉说道。

    孟倩幽点头,原来如此,看来朱岚是真的动了火气,要拿吴大财主开刀了。

    “今天的下水和肉你们还要吗?”大汉小心翼翼的问道。

    “要,有多少要多少。”孟倩幽回道。

    大汉高兴起来:“我这就给您包好。”

    “不急,老板,我想问你一下,你认识的卖肉的人加起来每天大概能屠宰多少头猪。”孟倩幽问道。

    大汉想了一下:“大概有二三十头吧。”

    孟倩幽有些失望,太少了,根本就不能满足她的需要。

    大汉将所有的东西装上车,孟大金付了帐,赶着牛车往回走。

    “大伯,我们去聚贤楼吧。”走出集市,孟倩幽说道。

    孟大金点头,将马车调转了一个方向,来到了聚贤楼。

    聚贤楼的伙计认出了孟倩幽,快步上前来打招呼:“姑娘,你来了。”

    孟倩幽下了牛车,问:“你们掌柜的在吗?”

    “在,姑娘请楼上雅间里等,我这去禀告掌柜的。”伙计热情的说道。

    孟倩幽摆手:“不用了,我和掌柜的说完事情就走。”

    “您就别难为我们了,我们掌柜的说了,不论姑娘何时来聚贤楼,都要把姑娘请到楼上雅间里。今天你要是不上去,明天我就得卷着铺盖走人了。”伙计恳求的说道。

    孟倩幽无法,随着伙计来到楼上的雅间。

    伙计给她倒了一杯茶水,才急急忙忙的去找掌柜的了。

    掌柜的很快便过来了。

    孟倩幽开门见山的说道:“掌柜的,我今天来找您,是有一件事要你帮忙。”

    “姑娘请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全力帮助你。”掌柜的急忙说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想请掌柜的帮忙,看能不能帮我找到一家能大量gongying猪肉的地方。”孟倩幽说道。

    掌柜的有些奇怪:“姑娘买那么多猪肉做什么?”

    孟倩幽把自己开了两个作坊,需要大量猪下水和精肉的事情告诉了他。

    掌柜的听后高兴的说道:“恭喜姑娘呀。”

    “哪有什么可恭喜的呀,到现在我还没找到大量的货源呢。”孟倩幽苦恼的说道。

    掌柜的从来没有见过孟倩幽这种神态,哈哈大笑着说道:“姑娘不用担心了,给我们聚贤楼长期gongying猪肉的朱大壮现在正好来给我们送猪肉,我去帮你问问,看他有没有你需要的大量猪肉。”

    孟倩幽大喜:“谢谢掌柜的。”

    掌柜的摆手,起身出去了,不一会儿,便领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

    掌柜的介绍:“这就是朱大壮,你把需要的猪肉数量给他说吧。”

    孟倩幽点头,告诉他自己每天需要的猪肉。

    朱大壮听后非常高兴,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我每天绝对能准时gongying。”

    孟倩幽有些不相信,她说出来的不是小数目,一般的屠夫每天根本就不能屠宰这么多的猪。

    似乎看出了孟倩幽的不相信,朱大壮爽朗的说道:“如果姑娘不相信,可以跟着我到屠宰场去看看,只是路途有点远,不知道姑娘是否有时间。”

    孟倩幽点头:“有时间。”

    “正好我今天的猪肉也送完了,我领着姑娘去吧。”朱大壮说道。

    孟倩幽也正有此意,点头答应。

    再三谢过掌柜的,孟倩幽走出聚贤楼,对孟大金说他们要跟朱大壮去屠宰场看看。

    孟大金没有反对,赶着牛车跟在了朱大壮的后面。

    半个时辰以后,做在牛车上被颠簸的五脏六腑都要出来的孟倩幽才知道朱大壮说的有点远那是真的远,远的她都有点怀疑这朱大壮是不是把他们骗过来,想要劫持他们了。

    “还有多远我们才能到?”实在忍受不了的孟倩幽对前面带路的朱大壮大声问道。

    “快了,快了。前面就是了。”朱大壮指着前面一处隐隐约约显露出来的屠宰场回道。

    孟倩幽松了口气,闲话家常道:“怎么离镇上这么远?你这样送货多不方便。”

    “我这屠宰场规模比较大,一天到晚不间断的杀猪,附近住的人都说我打扰的他们不能正常生活了,我就买了一块离镇上比较远的地方,盖了这个屠宰场。”朱大壮回道。

    三人到了屠宰场,孟倩幽发现朱大壮还真没有夸大,这个屠宰场确实比较大,大概有几千平方的样子,院子里有好几十个工人在不停的忙碌着。

    一个工人提着一大桶的猪内脏从他们身边走过,朝着屠宰场一边的一个专门盛放脏物的池子走过去,看样子是要倒入里面。

    孟倩幽急忙喊道:“等等!”

    朱大壮和工人都疑惑不解的看着她。

    “你们这么多的猪内脏每天都全部倒掉吗?”孟倩幽问道。

    朱大壮点头:“是啊,这些猪内脏又脏又臭,只能倒掉。”

    “你们每天有多少我全要了,和猪肉一块给我送过去。”孟倩幽说道。

    “这”朱大壮有些犹豫。

    “我可以给你一些钱。”孟倩幽接着说道。

    朱大壮摆手:“姑娘误会了,我不是想要钱,只是这些臭烘烘猪内脏如果要和猪肉一起送过去的话,人们恐怕认为我的猪肉不好,对我以后的生意有影响。”

    “无妨,我每套下水给你十文钱,你再另外用辆牛车送过去。”孟倩幽说道。

    朱大壮合计了一下,每套内脏十文钱,他这屠宰场每天都屠宰几十头猪,大概是几百文钱,除去一个工人每天的三十文钱,每天大概能剩下半两银子,当即答应:“行,我和伙计每天和猪肉一起给你送过去。”

    朱大壮领着孟倩幽和孟大金两人在屠宰场内转了一圈,孟倩幽比较满意,当场和朱大壮签订了口头协议:一、朱大壮每天早上辰时必须给她送到五百斤精肉和所有的猪内脏。收到后立即结账。二、朱大壮必须保证每天的猪肉都是新鲜的,不能有死猪、病猪。三,不能无故的停送猪肉,有事要提前一天打招呼。

    商定完所有的细节,孟倩幽和孟大金才慢悠悠的坐着牛车往回走。

    眼看着离镇上越来越近,孟倩幽走下牛车,huodong一下筋骨,告诉孟大金自己实在是坐牛车做累了,让他赶着牛车先走,自己在后面跟着走一段路。

    孟大金赶着牛车走在前面,孟倩幽在后面慢慢的跟着。两人边走边讨论着接下来的要做的事情。

    五六个大汉突然从路旁窜出来,对着两人大声喊道:“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孟大金吓的跳下牛车,紧紧的抓住了牛缰绳。

    孟倩幽一愣之后忽然就笑了,自言自语道:“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呀。”

    劫路的几个大汉看到是孟倩幽都愣住了。

    孟倩幽笑着对着几人打招呼。

    几名大汉像见到鬼一样,扭头就想跑。

    “你们要是想跑,我不介意卸掉你们的一条腿。”孟倩幽声音不大不小的威胁道。

    几名大汉顿住身形,腿脚打颤的回过头。

    孟倩幽走到几人身边,仔细的打量了几人一番。

    几名大汉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

    “你们不是吴大财主家的打手吗?怎么出来劫道了?”孟倩幽奇怪的问道。

    一名大汉“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姑奶奶饶过我们吧,我们实在是混不下去了,才出来劫路的,今天是第一次呀。”

    其余几名大汉也跟着跪在了地上。

    孟倩幽皱眉:“我有那么可怕吗?”

    一名大汉点头,随即害怕的猛摇头。

    孟倩幽忍住笑,继续说道:“我问你们的话你们还没有回答呢。”

    一名大汉颤颤巍巍的回道:“上次事情发生的第二天,吴大财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翻了脸,不仅把我们的大哥”说着这想到什么似的看了孟倩幽一眼,急忙改口道:“不仅把孟小铁打了个半死不活,还把我们几个也狠狠的打了一顿给赶了出来,伤好以后,我们几个想找一份工来维持家用,可是我们平时作恶太多了,到哪都被人打出来,根本就没人雇用我们,眼看着我们几家人都要揭不开锅了,我们这才想到了这个办法,出来打劫一把补贴一下家用,没想到第一次就碰到了您呀。”

    “这么说是我连累了你们几位了?”孟倩幽亲切的问道。

    几位大汉猛摇手:“不是、不是,是我们平常缺德事干多了,活该有此下场。”

    孟倩幽点头:“说的有道理,不过你们几位也实在是可怜,要不然我老老实实的站着不动,让你们几位打劫一下。”

    几位大汉吓得直求饶:“姑奶奶,我们真是第一次呀,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如果你们不是第一次,你们认为我会轻饶了你们吗?”孟倩幽阴森森的问道。

    几位大汉的求饶声更大了。

    “停!”孟倩幽大声的说道。

    几名大汉立刻没了声音。

    “我给你们找份工做怎么样?”孟倩幽和蔼的问道。

    几名大汉互看一眼,一名大汉哆嗦着问道:“什么工?”

    “是这样,我开了一个熏下水的作坊,每天都需要人倾倒大量的清洗下水的脏水,我看你们几个闲着没事,不如过去帮我这个忙呀。”孟倩幽好声好气的商量道。

    “我们能不去吗?”一个大汉小声的问道。

    “你说呢?”孟倩幽反问。

    大汉立马说道:“我去,我去。”

    孟倩幽又笑嘻嘻的对剩下的几人问道:“你们呢?”

    几名大汉同时点头:“我们也去。”

    看了几人一眼,孟倩幽阴森森的说道:“好,明天辰时初,必须到黄庄我家报道,否则的话你们知道后果的。”

    几名大汉听话的点头。

    孟倩幽从怀里掏出二两银子对几人说道:“这二两银子你们先拿回家去补贴一下家用,每人用多少,上工以后再你们的工钱里面扣,只要你们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们的,每人每天三十个铜板的工钱。”

    几名大汉没想到孟倩幽会先给他们银子,一时呆愣在地上。

    “怎么?嫌少?”孟倩幽问道。

    几名大汉反应过来,急忙说道:“不少,不少,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孟倩幽一挥手:“走吧,明天准时到我家报道。”

    几名大汉快速飞奔而去。

    “你雇用他们不会有问题吗?”孟大金问道。

    “没事,他们要是不好好干,我有的是方法对付他们。”孟倩幽不在意的说道。

    孟大金默默的赶着牛车跟在了她的后面。

    两人到家里的时候,上工的人已经全部走了。孟氏正站在门口着急的张望。看到孟倩幽忍不住心疼的说道:“怎么不赶着马车去呢,可以少受点罪。”

    孟倩幽笑着搂着孟氏的胳膊进了家门:“娘,我们是去找货源,又不是去谈生意,马车太招摇了。”

    孟氏宠溺的拍了拍她的手:“累了吧,娘专门给你做了好吃的,就等着你回来了。”

    “哇,娘你今天对我这么好,不会是偷偷的把我卖了吧。”孟倩幽故意打趣道。

    孟氏被气乐了,作势轻轻的打了她一下:“瞎说什么呢?卖他们几个也不能卖了你。”

    孟杰惊恐的大叫:“我不要被卖掉!”

    院子里爆发出一阵阵的笑声。

    吃过晚饭,孟倩幽建议:“我们今天晚上有空,不如去看看爷爷奶奶吧。”

    想到这几天忙的没有时间去老宅,也不知道孟中举的身体怎么样了,孟二银赞同的点头,全家人高高兴兴的来到老宅。

    孟中举刚吃过晚饭,正精神不济的躺在床上,见孟二银一家进来,高兴的坐起来。

    孟贤兄妹依次打过招呼,静静的站在了一旁。

    “娘呢?”孟二银问道。

    孟中举叹了口气:“去孟河那屋照顾小铁去了。”

    屋子里一时静寂无声。

    孟倩幽打破了屋中沉闷的气氛:“爷爷,我想跟您商量一件事情。”

    孟中举有气无力的问道:“什么事?”

    “我开办了两个作坊,找了很多的人过来做工,我想要是他们做的好,就把他们的孩子接过来上私塾,不知您同意不同意。”孟倩幽说道。

    孟中举来了精神:“这是好事,我当然同意,可是我这破身体不行呀。”

    “爷爷,您的身体没事,您只是被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气到了,调养一段时间就会好的。”孟倩幽劝道。

    孟中举又叹了一声:“我的身体我知道,你们不用安慰我了。”

    “爷爷,您”孟倩幽的话没有说完,差点被迎面飞来的一个东西砸到脸上。

    孟倩幽侧头闪过,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一个小男孩冲了过来,对着她拳打脚踢:“你是个坏人,你把我娘还回来。”

    “清儿,不得无礼。”孟中举着急的说道。

    男孩不理,继续对孟倩幽拳打脚踢,嘴里不停的说道:“你这个坏人,你赶跑了我娘,我打死你。”

    孟贤抓住孟清的手,将他拉到了一旁。

    孟清不停的挣扎,两眼愤恨的盯着孟倩幽。

    “清儿,”老孟氏急急忙忙的走进来,把不停挣扎的孟清搂在怀里轻声哄道:“清儿别闹,你娘是自己做错了事情,才被你爹赶走的,不关你幽儿姐姐的事。”

    “不是,就是她,我娘都给我说了,如果不是她这个丧门星出来使坏,我娘是不会被我爹赶出家门的。她就是坏人,害人精。”孟清大声喊道。

    孟倩幽上前一步,从老孟氏怀中拉过孟清,抱着就往外走去。

    屋内所有的人都吓坏了,老孟氏急的大叫:“幽儿呀,清儿还你不要吓坏了他呀。”

    孟倩幽充耳不闻,走到院子里,对着他的屁股打了好几下下去。

    孟清被吓呆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哇哇大哭起来。

    老孟氏心疼的走到孟倩幽身边劝道:“幽儿,清儿不懂事,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孟倩幽没有说话,对着孟清的屁股“啪啪”又打了两下。

    孟清哭的更大声了。

    “你再哭,我就把你的屁股打开花。”孟倩幽狠狠的说道。

    孟清停住了哭声,用两只小手仅仅的护住自己的屁股。

    孟倩幽把他放下来,孟清趁他不备一口咬在了她的手上。

    孟倩幽疼的反射性的抬起手,孟清趁机挣脱了她的手,喊着朝一个屋子跑去:“爹,快救我,这个害人精想要打死我。”

    孟倩幽抬腿追了过去。

    老孟氏等人急忙跟了过去。

    孟倩幽走进屋内,孟清正害怕的躲在躺在床上的孟小铁的怀里。

    看到孟倩幽进来,孟小铁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来。

    孟倩幽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静静的看着孟小铁。

    急忙跟过来的众人进屋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诡异的情景。

    老孟氏心中一凛,挡在了孟小铁的前面,求情似的说道:“幽儿呀,你四叔已经成这样了,你就不要再难为他了。”

    孟倩幽没有说话。

    老孟氏急的不行,冲着孟大金家的使了使眼色。孟大金家的刚要说话,孟倩幽却突然开口说道“我想和你谈谈条件。”

    老孟氏等人愣在原地,孟小铁沉默不语。

    孟倩幽继续说道:“一、我今天碰到你手下原来的那几个人了,他们也被赶了出来,找不到活干,只能去拦路抢劫,恰好被我碰到,我让他们明天来我的作坊上班。他们离镇上比较远,我想让他们在村里找个地方住下来,想来想去,只有你家最合适。”

    孟小铁继续沉默

    孟倩幽接着说道:“二、你打昏了我大哥,我挑断了你的脚筋,我们之间就算扯平了,如果你觉得我们还是一家人的话,等你完全康复了就来我的作坊里干活,我会和对待三叔和大伯一样的对待你。”

    孟小铁的喉咙动了动。

    孟倩幽又接着说道:“三、我要把孟清接到我家去住,好好的教导他,免得将来像你一样。”

    “我不去,我要和我爹在一起。”孟清紧紧的搂着孟小铁说道。

    老孟氏也急忙说道:“清儿有我照顾就行了。”

    孟倩幽不说话,静静的等着孟小铁的回答。

    好半晌,孟小铁才沙哑着嗓子说道:“我答应你。”

    “爹,我不去,这个害人精会打死我的。”孟清害怕的说道。

    孟小铁摸了摸他的头没有说话。

    “奉劝你一句,”孟倩幽最后说道:“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欠我一尺,我必讨还十丈,你这副样子,夺妻之恨永远也报不了。”说完抱起孟清大步朝外走去。

    孟小铁迷茫的看着屋顶,连孟清的大声喊叫声都没有听见。

    老孟氏紧追几步:“幽儿呀,奶奶求你了,你把清儿留下来吧,我保证以后他再也不会骂你了。”

    “奶奶是想把他养成另一个四叔吗?”孟倩幽回头问道。

    老孟氏愣在当场。

    孟倩幽抱着挣扎不止的孟清快步走出了老宅。

    孟二银夫妇担心的跟在后面。

    走进家门,孟倩幽对孟贤说道:“大哥,关门。”

    孟先快速的把门关上。

    孟倩幽放下孟清。

    孟清哭着跑到大门边,却怎么也打不开大门。

    “你别费力气了,这个大门你是打不开的。”孟倩幽慢慢的说道。

    孟清回头惊恐的看着他。

    孟倩幽一脸阴森森的看着他。

    孟清声嘶力竭的哭着。

    “幽儿,你吓到他了。”孟氏说完,走到大门边,想要抱起孟清。

    孟清哭着躲开:“别过来,你们都是坏人。我要回家”

    孟氏尴尬的愣在当地。

    孟倩幽的火气上来了,大步上前,走到孟清面前,对他说道:“从进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天天打你屁股,打的你走不了路了为止。”

    孟清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屁股。

    “还有,”孟倩幽接着说道:“闭上你的嘴巴,不要再大声哭叫,惹急了我,把你吊在树上。”

    孟清又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小声的抽噎着。

    孟氏看着孟清实在可怜,忍不住求情:“幽儿,清儿还你不要再吓唬他了。”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他现在已经有些长歪了,不使劲的掰过来,长大以后就会成为一个祸害乡邻的人。”孟倩幽说道。

    孟氏还是劝道:“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清儿还以后我们再慢慢的管教就行了。”

    继续说道:“娘,杰儿也怎么不见他骂人?这孩子已经被李翠花带歪了,必须要狠狠的管教。”孟倩幽继续说道

    想到李翠花那好吃懒做,满处撒泼的样子,孟氏叹了口气,孟清真要走随了她,那这孩子以后就真的毁了。

    孟倩幽对着孟清说道:“你现在老老实实的去屋里睡觉,明天早点起来跟着学东西。”

    “我不!我要回家!”孟清抽噎着大声喊着。

    孟倩幽火气上来了,大步上前,准备拎他回屋。

    孟清往后缩了缩身子。吓得“哇”的一声又大哭起来。

    孟逸轩上前阻拦她“你这样会吓坏他的,我来吧。”

    孟倩幽退开。

    孟逸轩蹲到孟清面前,小声的安慰着,不一会孟清的哭声就停了下来。

    孟倩幽撇了撇嘴,暗暗吐槽,这个祸害,连个孩子都收买。

    孟逸轩轻轻的和孟清商量着,好一会孟清才看了孟倩幽一眼,点了点头。

    孟逸轩抱起孟清说道:“今天晚上让他跟我睡吧。”

    孟倩幽翻了个白眼,转身回屋。

    孟二银夫妇齐齐松了口气,女儿不坚持让孟清自己睡就好。

    孟逸轩轻声哄着还在不停抽噎的孟清回了屋。

    题外话

    来过的亲们,留下你们漂亮的印记吧,让路知道你们一直在不离不弃的相伴相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