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严惩
    朱大壮和他的伙计赶着两辆牛车送来猪肉和下水的时候,找来做工的人也已经陆陆续续的来了。看到满满两大车的肉和下水,都满心欢喜,七手八脚的把肉搬到了工房里。

    孟大金则领着伙计和一部分做工的人去了李大锤家里。并告诉伙计以后把下水直接送到这边的作坊就行。

    所有的货物卸完,孟倩幽付了银子,朱大壮带着伙计高兴的离去。

    孟倩幽告诉王婶几人从今天开始,熏肉的作坊就正式搬到了李大锤的家里,以后所有的工人都去那里上工。

    几人喜不自胜,收拾了旧屋所有熏下水的工具,高高兴兴的去了新的作坊。

    将一切安排妥当,昨天收服的几名大汉还没有来到,孟倩幽皱眉,拿了一个板凳坐在大门口,等着几人的到来。

    又过了半个时辰,才看到几人从远处匆匆忙忙的跑过来。

    看到孟倩幽坐在门口,一脸不善的样子,几名大汉腿软了一下,心惊胆颤的来到她的面前。

    孟倩幽没有说话。

    一名大汉小心翼翼的解释:“我们很早就出来了,走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到,天亮才找人打听了一下,知道走错了路,就赶紧掉头跑了过来。”

    孟倩幽的脸色好看了一些。

    几名大汉站在她的面前,大气也不敢喘。

    孟倩幽站起身,往新的熏肉作坊走去,几名大汉跟在后面。

    熏肉作坊的工人都在紧张的忙碌着,看到孟倩幽领着几名大汉过来,只是抬头好奇的看了一眼,就赶紧低头做自己手中的活计。

    “大伯,给他们登记一下,他们从今天开始上工。”孟倩幽说道。

    孟大金拿出登记册,依次询问了几人的名字,登记了下来。孟倩幽看了一眼,记住了几人的名字。

    “王婶,他们几人以后专门负责倾倒清理下水的脏水,你盯着他们点,如果有人敢偷懒,你立刻告诉我,我收拾他们。”孟倩幽说道。

    “我知道了。”王婶高兴的应道。她每天都为这倾倒脏水发愁,如今好了,有了这几个壮汉,什么后顾之忧都没有了。她们只管踏踏实实的干活就行。

    孟倩幽来到帮忙清理下水的李大锤家的面前,和她商量:“这几人以后就住下了,您能不能帮我给他们做一顿晚饭?不用做特别的,和您们吃的一样就行。”

    李大锤家的想了一下,点头答应。

    “从现在开始你们正式上工,每天三十个铜板,做的好了还有奖励。”孟倩幽对几人说道。

    几人慌忙答应,跑去干活。

    看到一切都井然有序,孟倩幽转身回了家。

    孟贤几人正在认真的做数学加法题,孟清在一边睁着纯净的大眼睛羡慕的看着他们。看到孟倩幽进来,孟清害怕的靠在了孟逸轩的身上。

    孟逸轩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

    孟倩幽拿着纸笔,写下了几个数字,挑衅的对着孟逸轩说道:“午饭前教不会他这几个数字,你们俩就别吃饭了。”

    孟逸轩抬头奇怪的看了她一眼,轻声细语的教孟清认识纸上的几个数字。

    孟倩幽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孟逸轩的嘴角露出了莫测的笑容。

    走到院子里的孟倩幽平复了一下自己奇怪的心情,来到了工房。看到所有的人都在紧张的忙碌着,满意的点头。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工房门口扔掉的一些肠衣让她皱了皱眉头。

    “三叔,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破掉的肠衣?”孟倩幽问道。

    孟三铜过来,看到那些肠衣,回道:“哦,这些都是做工的人不小心弄破的,我还没来得及扔掉。”

    孟倩幽皱眉:“每天都有这么多吗?”

    孟三铜回道:“这两天多一些。”

    孟倩幽扫视了一下灌腊肠的人们,却发现一个重大的问题。有好几个灌腊肠的女人并不是小心翼翼的翻肠衣,而是快速的翻过来,一旦破掉,立马扔掉。

    孟倩幽走到这几renmian前,厉声问道:“是谁教你们这样翻肠衣的?”

    几人一惊,手中的肠衣掉在地上。

    所有人都望向这边。

    孟倩幽的语气又严厉了些:“我问你们呢?是谁教你们这这样翻肠衣的?”

    “我、我们”几个女人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她们是哪个组的?”孟倩幽高声问道。

    一个男人走过来小心翼翼的说道:“是我们组的。”

    孟倩幽面无表情的问道:“是你教他们这样翻肠衣的吗?”

    男人赶紧回道:“不是的东家,我教的是让他们小心地翻肠衣。”

    孟倩幽的声音带了怒气,指着门口那些破掉的肠衣:“那这是怎么回事?”

    男人看了几个女人一眼,小声的说道:“她们是想先完成规定的量,好多挣那五文钱,才这样做的,我就已经说过他们了。”

    “我没有告诉过你,要严格的监督她们吗?有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给我说?”孟倩幽生气的问道。

    男人喏喏的回道:“都是一个村里的,我如果大声的指责她们,以后在村里还怎么见面?”

    “所以呢,你就任由他们浪费了这么多的肠衣吗?”孟倩幽问道。

    男人没敢说话。

    孟倩幽的语气带了一丝威严:“由于你管理不善,这个月一百文钱的奖励就没有了,如果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你不及时说的话,你就辞工回家吧。”

    男人惊愕的抬头。

    孟倩幽平静的看着他。

    男人低下头,小声说道:“我知道了,东家,我以后会严格监督她们的。”

    孟倩幽又扫视了几个女人一眼,厉声说道:“为了惩罚你们扔掉了这么多的肠衣,你们几个今天的工钱全部扣除。”

    “弄破肠衣的又不是只有我们几个?凭什么只扣我们的工钱?。”一个女人抬头尖声问道。

    孟倩幽冷笑一声:“如果你们和她们一样是踏踏实实的做工,不小心弄破一两根,我绝对不会这样做,可你们几个是这样做的吗?你们自己看看,你们浪费了多少的肠衣?”

    “我们为了多挣五文钱,手头快了些有什么不对吗?”女人依然不服的问道。

    “你们手头快些没有不对,不对的是你们不应该为了多挣那五文钱而弄坏了这么多的肠衣。你们知道清洗这一根肠衣有多费力吗?你们不在意的扔掉了,那些清洗的人却还要付出更多的时间才能清洗出这么多的肠衣。”孟倩幽生气的说道。

    “那也不应该扣除我们一天的工钱,你凭什么这样做?”女人咄咄的问道。

    “就凭这是我的作坊,我说了算。你要是不愿意做,可以立刻走人。”孟倩幽断然说道。

    女人还想再说什么,另一个女人悄悄的拽了下她的袖子,女人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工房里一时没了声音。

    孟倩幽的怒火压不住,对着众人说道:“还有谁觉得这份活计做不了的,可以立刻结了工钱走人。”

    没人回应。

    孟倩幽接着说道:“既然你们都不说话,那我就强调一次,我需要的是认真仔细,干活麻利的人,只要你做好了,工钱我自然会多给你的,但是如果还是有人抱着多挣五文钱,而不管不顾的话,就和他们一样,工钱扣除。如果再有更严重的,我会让你赔偿的。”

    顿了一下,孟倩幽幽说道:“还有,从今天开始,实行小组连坐制,就是说如果你们小组有一个人再犯同样的错误的话,小组里的所有人的工钱都全部扣除。连续三次,整个小组都会被辞掉,无论是谁,都永远不再录用。”

    整个工房里都鸦雀无声。

    “如果都同意,就开始干活吧。”孟倩幽说道。

    众人立即忙活起来。那几个女人也坐回自己的位置上认真仔细的干起活来。

    又呆了一会,孟倩幽才走出工房。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刚才东家的脸色太可怕了,他们真怕她一怒之下把他们全都辞掉。

    孟倩幽发了一通火,觉得心里那股不知名的情绪好了很多。便走到屋里,对正在做工作服的孟氏问道:“娘,咱家还有多余的被褥吗?”

    “新的没有了,旧的还有几床,你要被褥做什么?”孟氏奇怪的问道。

    “有几个做工的人,离得比较远,我想让他们到四叔家去住,你把那几床被褥拿出来晾晒一下,晚上的时候让他们自己拿过去。”孟倩幽嘱咐道。

    孟氏点头,去旧屋拿了被褥晾晒。

    “姐姐,这些数字我都学会了。”孟杰高兴地跑过来炫耀的说道。

    孟倩幽拿过他手中的纸,看到上面写的歪歪斜斜的数字一个也没有错,便称赞道:“我们杰儿真聪明。”

    得到表扬的孟杰高兴的大喊:“大哥、二哥、我学会了,我比你们强了。”

    孟倩幽失笑。

    孟中举颤颤巍巍的被孟大金家的扶着走了进来,孟倩幽快步上前,扶着他在一张椅子上坐下:“爷爷,您怎么来了?”

    “你爷爷不放心,怕清儿哭闹,过来看看。顺便把清儿的衣物送过来。”孟大金家的将一个包袱放在旁边说道。

    “他和大哥他们一起在西厢房里学习呢,我扶您过去看看。”孟倩幽说道。

    孟中举点头,孟大金家的和孟倩幽一起扶着他走到窗户边向里面观望,孟清正在孟逸轩的指导下,认真的学习着什么。

    孟中举欣慰的点头,由衷的对孟倩幽说道:“幽儿呀,清儿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的管教,不要让他步了你四叔的后尘。”

    “爷爷放心吧,我会把他和杰儿一样对待的。”孟倩幽回道。

    孟中举连连点头,放心的和孟大金家的一块回去了。

    孟中举走后,孟倩幽总感觉今天好像有什么事不对劲,思索了半天,才想起来,朱岚的伙计今天没有来进熏肉和下水。她一大早就忙翻了,根本忘了这件事情。不由的皱眉。朱岚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孟倩幽在这边思索,县城里的朱岚却高兴坏了。

    原来朱岚那天回去后,兴冲冲的找到谢江风告诉他了孟倩幽的地址后,就去县衙里找到包一凡,告诉他让他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抓来的那两个人招出背后指使的人,他一定要尽快解决此事,好免除后顾之忧。

    包一凡当即找到他爹,央求他尽快处理此事。

    包清河原本今天就想审理此事,见儿子过来催促,便提审了两人。

    两人开始咬牙不招,怕也落得和孟小铁一样的下场,可几大板下去,两人再也坚持不住,说出背后指使的人是吴大财主。

    朱岚厉声问他们自己和吴大财主从来没有过节,他为什么命人劫他的货物。

    两名大汉不敢隐瞒,将孟小铁带人闹事,打伤孟贤,被孟倩幽一怒之下挑断脚筋的事情说了,还说孟小铁被抬回去后,怕吴大财主不相信是孟倩幽挑断了他的脚筋,和一起闹事的几个大汉商量好告诉吴大财主是孟二银挑断了他的脚筋。吴大财主是家大业大,走到哪里都被人捧着的人,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打脸过。如今见孟小铁等人被打成这副模样,气怒之下让镇长把孟二银抓入了大牢。镇长当即就判了孟二银五年劳役。是孟倩幽答应拿五千两银子赎人,镇长和吴大财主才答应免除孟二银的劳役。可不知为什么,第二天吴大财主却匆匆忙忙的吩咐管家放了孟二银,还把孟小铁几人打的血肉模糊的赶出了吴府。他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完了。没想到几天前却被管家召集到一起,告诉他们有一辆马车每天都要去黄庄孟倩幽家送货,让他们这些人去拦下这辆马车,将所有的货物扔掉好替吴大财主报仇。

    听完两人的供述,朱岚和包一凡面面相觑,没想到孟倩幽那个小丫头竟然还有这么狠厉的一面,竟然敢挑断人的脚筋。

    包清河却大怒,在他管辖的范围内竟然有人敢公然抢劫,当即命衙役传吴大财主过堂。

    抢劫的人狼狈的逃回来以后,说有两个人被抓走了,吴大财主就知道要出事,赶紧给午文昌写了一封信,让管家派人给他快速的送去,告诉他自己遇到了麻烦,可能要被县令大人叫去过堂,让他赶快找人疏通关系,免得自己受皮肉之苦。又让管家拿来了两万两的银票放在了自己的怀里,以备不时之需。

    一天一夜过去平安无事,吴大财主松了口气,暗想被抓走的两个打手真是好样的,没有供出自己来,回来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奖赏他们。想法在脑中还没有退去,管家就急急忙忙的来报,说县令大人派衙役来传他去过堂。

    吴大财主虽然也是见过大风浪的人,但还是第一次被县令传去过堂,不免有些腿脚打颤,心里打鼓。

    来传过堂的衙役在来的时候就已经打听好了,吴大财主是清溪镇上的有钱人,态度上比对待别人好了很多,加之管家又塞给了两人十两银子,两人更加的恭敬,没有对待其他人的嚣张和不耐烦,客客气气的请着他去了。

    一路闲聊,吴大财主从衙役口中知道了朱岚是县城里有名的生意人,并和县令的公子是好朋友的时候,心里暗暗叫苦,后悔自己没有打听清楚便贸然的下手。

    忐忑的跟着衙役来到县衙,拱手施礼说道:“在下清溪镇吴文俊,见过县令大人。”

    包清河一拍惊堂木:“吴文俊,你有功名在身吗?”

    “报告大人,没有。”吴文俊急忙回道。

    “那你见到本官为何不跪?”包清河厉声问道。

    吴大财主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包清河说道:“现在有人状告你故意lanjie他人马车,无故抢夺他人货物,你可知罪?”

    吴文俊看了地上趴着的两名打手一眼,申辩道:“大人,小人知罪,可是小人也是被那孟倩幽得罪狠了,才出此下策呀。”

    包清河又拍了下惊堂木:“一派胡言,你们之间的事情本官从他们口中了解的清清楚楚,分明是你们有错在先,妄想趁机大捞一把,结果却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怎么怨得了别人。”

    吴文俊慌忙说道:“大人你有所不知呀,小人确实是有那种想法,可是没想到孟倩幽他深夜闯入吴宅,对小人进行了迫害,让小人答应放了孟二银,并给他们两千两银子的赔偿。小人后来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才出此下策的。”

    “哦,她怎么对你迫害了?”包清河口气不善的问道。

    “这、她”吴文俊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包清河气坏了,对着衙役说道:“吴文俊无中生有,一派胡言,拖下去先打五十大板。”

    吴文俊急的大喊:“大人,小人没有说谎,她确实对小人进行迫害了,不信你看。”说完摘下了自己头上的帽子,一头假发滑落了下来,露出他那颗光秃秃的头。

    大堂上一片寂静,所有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吴文俊悲从心来,落下了两行眼泪:“大人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小人从小就特别爱惜自己的头发,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损坏,没想到孟倩幽小小的年纪竟然如此狠毒,不但割光了我所有的头发,连我的夫人和小妾都没有放过。”

    朱岚有些咂舌,如果真是这样,那孟倩幽这小丫头也太有意思了。不扒光衣服吊起来,也不狠狠的揍他一顿,偏偏割光了人家全家人的头发,让他们无法出门见人,这法子太新奇了,等自己见到他一定得问问她是如何想到这样好玩的整人方法的。

    包清河却不相信吴文俊的说辞,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独自闯入吴宅,割光所有人的头发。于是又拍了一下惊堂木:“吴文俊,你再满口胡言,别怪本官对你用刑了。”

    吴文俊无比冤枉的说道:“大人,我说的句句是实情呀。”

    “那好,我问你,你说是孟倩幽深夜入吴宅割光了你们所有人的头发,试问,她一个小姑娘是怎么做到的?”包清河问道。

    “她不是一个人呢,她有一个厉害的帮手呀。”吴文俊急忙回道。

    “哦,那帮手是谁?”包清河接着问道。

    吴文俊沮丧的回道:“正因为我不知道她的帮手是谁,我才出此下策,想逼出那人,没想到却得罪了朱公子,请大人明鉴呀,小人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才一时冲动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以后再也不敢了。小人愿意拿出银子作为补偿,请朱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放吴某一马吧。”

    朱岚来了兴趣:“不知吴大财主愿意出多少银子了结此事呢?”

    吴文俊伸出两个手指头:“两千两。”

    “吴文俊,你打发叫花子呢?”朱岚不高兴的说道。

    “那朱公子想多少银子才能了结此事呢?”吴文俊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朱岚看了吴文俊一眼,忍住想笑的冲动,板着脸说道:“五千两。”

    吴文俊心中暗喜,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一脸肉疼的说道:“好吧,就依了朱公子,五千两就五千两吧。”

    朱岚起身拱手对包清河说道:“大人,既然吴文俊愿意出银子了结此事,那我就不再追究此事了,请大人做个见证,是吴文俊自愿出的银子,不是我强迫的。”

    一个是镇上的首富外加自己儿子的好朋友,一个是清溪镇有名的大财主,包清河是不愿意得罪的,如今见两人达成一致,心里也是高兴的。于是板着脸说道“既然你们达成和解,本官就做个见证。不过绝对不允许再有下次。”

    “一定,一定。”吴文俊擦着额头上的汗说道。

    包清河衏hunmeng氖椋饺嗽谏厦媲┝俗郑馕目∧贸鑫迩r揭苯桓灬埃耸抡搅私帷?br />

    朱岚接过吴文俊给的银票,高高兴兴的走了。

    吴文俊起身,指着自己家的两个打手问道:“大人,那这两个人?”

    包清河一挥手:“既然你们已经了结了此事,这两人也就不必在关押了,每人二十大板,抬回家去吧。”

    吴文俊谢过,心惊胆战的看着两人受过刑后,才命人抬了回去。

    孟倩幽不知道发生了这些事情,兀自坐在门口疑惑朱岚的伙计在呢么还没来。

    孟氏晒好被褥,见女儿坐在门口皱眉,关心的问道:“幽儿,出什么事了吗?”

    孟倩幽回道:“娘,朱公子的伙计今天还没有来进货,我怕他们又出了什么事情。”

    孟倩幽这么一说,孟氏才发觉朱岚的伙计没有来,也担心的问道:“这么晚了还没来,不是真出什么事了吧?”

    话音刚落,一阵马蹄的声音传来。

    孟倩幽起身来到大门外,看到朱岚的伙计好好的站在大门外,身上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顿时松了一口气。问道:“你们怎么到了这个时辰才来?路上出什么事情了吗?”

    一名伙计回道:“我们今天将盛辣椒的罐子全部送过来了,路上怕有磕碰损坏,走的慢了些,所以这个时辰才到,让姑娘担心了。”

    孟倩幽摆手:“没事就好,把罐子搬到旧屋的的院子里吧。”

    罐子搬完,把所有的下水和熏肉搬上马车,孟倩幽又对伙计说道:“新的熏肉作坊已经搬到村子东边去了,我让人带你们去那边看看。从明天开始你们去那边拉货吧。”

    伙计点头。

    孟倩幽对着西厢房喊道:“二哥,你出来一下。”

    孟齐从屋中走出。

    “二哥,你领着这些伙计到咱们新的熏肉作坊去看一下。告诉大伯,他们从明天开始去那边进货,让他晚上的时候把所有的东西都登记清楚。”孟倩幽说道。

    孟齐答应一声,领着伙计过去了。

    孟倩幽看着堆满旧屋院子里的罐子很不舒服,又对着西厢房喊道:“你们全都出来,帮忙收拾一下院子。”

    孟贤带头走出来。

    “姐姐,我还有几道题没有算出来呢,等会再帮忙好不好?”孟杰奶声奶气的祈求道。

    孟倩幽摸摸他的头:“要劳逸结合,才能取到更好的效果。”

    “什么是劳逸结合?”孟杰仰着小脸问道。

    “就是既要学东西,也要适当的干活。”说完拽了一下孟杰的小鼻子,欢快的说道:“我们开始干活吧。”

    孟杰捂着鼻子尖叫着逃开:“好疼。”

    孟倩幽哈哈大笑。

    孟逸轩第一次看到毫不内敛的孟倩幽,一时间有些失神。

    孟清也露出羡慕的表情。

    孟贤和孟逸轩拿扫帚把院子打扫干净,然后几人就小心的把罐子搬到一个不碍事的角落。

    看到孟杰都跟着帮忙搬小小的罐子,孟清犹豫了一下,也搬起了一个,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规定好的位置上。见没有摔破,露出高兴的笑容,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搬了另外一个想快速的搬过去,却没有拿稳,罐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摔破了。

    孟清抬头惊恐的看着孟倩幽。

    题外话

    亲们,抱歉,今天又发晚了,从早上8点开始改文到现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