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辣椒作坊归你们了
    孟倩幽抿了抿嘴,上前一步,伸出手想要摸摸他的头安慰一下。

    孟清以为要挨打,抬手护住头害怕的大叫:“我不是故意的!”

    孟逸轩没动,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孟倩幽蹲下身子,看着孟清的眼睛说道:“你没有做错什么,我不会打你。”

    “可是我打碎了罐子。”孟清怯怯的小声说道。

    “我知道,你也是想要帮忙,只是太心急了才不小心打碎的是吗?”孟倩幽轻声问道。

    孟清重重的点头。

    孟倩幽拿下他护住头的手,耐心的说道:“所以我不但不打你,还要表扬你,因为你已经懂事了,知道帮忙干活了。只是下次一定记得要小心一些知道吗?”

    孟清又点点头。

    “好!只要你以后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忙干活,你就和杰儿一样,每个月都有零花钱。”孟倩幽许诺。

    孟清露出了笑容,高兴的问道:“真的吗?我也可以有零花钱吗?”

    孟倩幽笑着点头。

    孟清欢呼一声,跑到了孟逸轩身边,兴奋的围着他转了两圈,仰着小脸欢快的说道:“我也有零花钱了。”

    孟逸轩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对他说道:“真好,以后就可以买你喜欢的东西了。”

    孟清更加高兴了,欢快的跑去又搬起一个小罐,这次小心了很多,抱稳之后才慢慢走到了规定的地方轻轻的放下。

    孟倩幽得意的看了一眼孟逸轩。

    孟逸轩露出一个赞赏的笑容。

    孟倩幽哼了一声,傲娇的扭过头去。

    孟齐回来,也加入了搬罐子的队伍,大概用了一个多时辰,所有的罐子才全部在孟倩幽规定的地方放好。

    擦了下额头上冒出来的细汗,一个想法在孟倩幽的脑中形成。

    “大哥、二哥,我跟你们说件事。”孟倩幽说道。

    几人一起望着他。

    孟倩幽不急不慢的说道:“我想把炸辣椒油、制作辣椒酱这件事情交给你们几个去负责。我告诉你们配方,你们无论自己去做,还是找人去做,我都不过问。销路的事情暂时我来解决,以后如果扩大规模了,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还有本钱我来垫付,你们卖掉第一批辣椒油以后就把本钱还给我,以后这整个生意都是你们的了,赚的钱也全部归你们,你们只要把账记好就行。怎么样?”

    孟贤吓得直摆手:“不行,我们几个绝对不行!”

    “大哥没有试过怎么就知道不行?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吃过午饭,你们几个就开始吧,放心,我会在一边帮助你们的。”孟倩幽下了决定。

    孟齐也急忙摆手:“小妹,我们从来没有做过生意,万一赔了怎么办?”

    “赔了就赔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孟倩幽不在意的说道。

    孟贤着急的说道:“那也不行,我们几个还根本就撑不起这个摊子。”

    孟倩幽笑了:“大哥,我不小吗?”

    孟贤急的不行:“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是说”说了半天没说出来,急的直挠头。

    孟逸轩开口:“大哥,我们试试吧。”

    孟贤愣住。

    “我们几个也该为家里分担一些了。”孟逸轩又道。

    孟贤、孟齐愣住,想到家里所有的事情都压在小妹一个人身上,咬了咬呀,决定道:“我们试试。”

    孟倩幽拍了下手:“好,这件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说完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我终于能做甩手大掌柜的了。”

    几人全部被她逗笑。

    院子里充满了欢乐的笑声。

    孟氏过来喊几人吃饭,听见几个孩子这欢快的笑声,也带了笑意说道:“吃饭了,去的慢了好吃的就没有了。”

    孟杰和孟清欢快的跑了过去。剩下的几人也快步走进屋里。

    孟氏今天的中饭做的很丰富,孟清第一次看到这样多的饭菜,一坐下便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

    孟氏把一碗盛好的米饭放到了孟清面前。

    孟清推开,站起身把喜欢的菜端到了自己面前,唯恐有人抢似的,低头猛吃,嘴里塞的满满的,还没咽下去,又站起身不管不顾的夹起另外一道菜,拼命往嘴里塞,弄的满桌都是菜汤。

    一家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孟倩幽把筷子“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

    孟清正要把菜放进依旧塞得满满的嘴里,闻声吓住了,一脸受惊的看着她。

    孟倩幽起身,拿了一个破旧的罐子过来,对着孟清说道:“吐出来!”

    孟清傻傻的看着她,乖乖的把嘴里的菜吐了出来。

    “把你面前的桌子擦一擦。”孟倩幽命令道。

    孟清拿起抹布把桌子擦干净。

    孟倩幽把米饭放到他的面前:“从现在开始,我吃什么你吃什么。不许乱夹菜,更不许多夹菜,否则你就别吃饭了。”

    孟清急忙点头。

    孟倩幽的脸色好看了一些,拿起筷子夹了一些菜放进碗里。

    孟清也急忙照做。然后大口的吃了起来。

    “没人和你抢,吃慢一些。”孟倩幽厉声说道。

    孟清急忙放慢了吃饭的速度。

    整整一顿饭,孟清没敢再乱夹菜,孟倩幽吃哪个他就吃哪个,虽然吃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其他的菜。

    孟氏看他渴望的眼神实在不忍,趁孟倩幽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给他夹了一些。孟清赶紧捂住碗。

    孟倩幽装作没看见,低头吃饭。

    吃过午饭,孟倩幽又给几人讲了一下数学减法,并出了几道题让几人练习一下。

    孟逸轩依然是最快的那个。

    孟倩幽检查完,笑眯眯的对他说道:“既然你全算对了,就先去院子里做好准备工作吧。把锅刷干净,把柴禾准备好。”

    孟贤、孟齐捂嘴偷笑。

    孟倩幽瞪了他们一眼:“你们再笑,就罚你晚上做一百道的数学题。”

    两人赶紧低下头,老老实实的计算自己手中的数学题。

    孟逸轩快步去了旧屋院子里。

    等到几人全部算完来到院子里的时候,孟逸轩已经将几口大锅都洗涮干净,灶前抱满了干柴。

    孟倩幽舒舒服服的坐在一边,指挥几人干这干那。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孟倩幽让孟杰去给孟氏要了几个口罩,每人一个戴在脸上。

    孟杰、孟清的太大,戴不住。

    孟倩幽照着他们的小脸把带子系了一个扣,带在两人的脸上。

    孟杰、孟清高兴的手舞足蹈。

    孟倩幽让孟贤、孟齐、孟逸轩三人先少做一些试试。

    三人点头,孟逸轩搬了一个小罐子过来,在里面铺了一层辣椒面。孟齐烧火。孟贤等油烧开后,就把油舀到了小罐子里。一声声的“嗤啦”声响后,满院子飘满了糊了的辣椒的味道。几renmian面相觑,孟倩幽放声大笑。

    孟氏走进院子,顾不得被呛的直咳嗽,关心的问道:“怎么这么大的糊辣椒的味道,你们几个在干什么?没事吧?,”

    孟倩幽笑着回道:“娘,我正在教大哥他们几个炸辣椒油,没事。”

    孟氏不解:“你们几个学炸辣椒油做什么?”

    孟倩幽不想告诉孟氏把辣椒油的生意交给了孟贤几人,免得她担心,便又笑着说道:“闲着没事,锻炼他们一下,娘去忙别的吧。”

    孟氏看几人没事,又叮嘱了几句,咳嗽着去做工作服了。

    孟倩幽走到几renmian前,看着飘散着糊味的辣椒油点头违心的赞道:“你们第一次就做成这样,很好。”

    孟贤挠了挠头:“小妹,你就别取笑我们了。我们明明是按照你说的做的,怎么就糊了呢?”

    “我给你们说过了,油烧开以后要晾一会,等到八分热的时候才可以倒入罐中,你们太心急了。”孟倩幽说道。

    孟贤恍然,红着脸说道:“刚才你好像是这么说的,我一时着急忘了。”

    孟倩幽拿起一双筷子,拨开上面的辣椒面,对孟逸轩说道:“你这辣椒面铺的太厚了,热油浸不进去,下面的都是生的。”

    孟逸轩的脸也红了红。

    孟倩幽鼓励几人:“别灰心,第一次做成这样已经很好了,再多做一些就好了,慢慢的就掌握要领了。”

    三人又做了几次,虽然好了很多,却依然没有孟倩幽做出的那种香香的味道。

    看到浪费了那么多的辣椒面和热油,三人既心疼又泄气。

    “小妹,要不然还是你来炸吧,我们几个真的不行。”孟贤泄气的说道。

    孟倩幽摇头:“生意既然交给了你们几个,我就不管了,如果你们不想学了,等朱公子来了以后,我就跟他说,我们这辣椒油的生意不做了。”

    孟齐有些着急:“小妹,我们是真的学不会。”

    孟倩幽的语气重了些:“没有学不会的东西,只有半途而废的东西,你们几个想好了,是继续炸还是放弃?”

    “我们继续炸!”孟逸轩坚定的说道。

    孟倩幽点头:“好,不要去想浪费了多少的辣椒面和油,要去想怎么样才能炸出好吃的辣椒油。”

    三人点头,重新回到灶边,继续不间断的炸辣椒油。

    直到做工的人快下工了,才听到孟贤一声高兴的惊呼:“我们终于炸出香喷喷的辣椒油了。”

    孟倩幽疾步上前,品尝了一下,竖起了大拇指:“比我炸的还好吃。”

    几人红扑扑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高兴过后,孟贤指着一罐罐没有炸好的辣椒油。为难的问道:“小妹,这些怎么办?”

    孟倩幽想了一下:“二哥,你去工房里问问做工的人,说我们一些炸的不好的辣椒油,问问他们想不想带一些回家。如果想要的话,一会下工的时候就过来拿。”

    孟齐应了一声,快步跑去工房,一小会儿就跑了回来:“我已经问过了,许多人都说想要一些,我告诉三叔让他下工以后领着人们过来拿。”

    孟倩幽点头:“你们累了吧,赶快歇息一下。”

    几人心中的兴奋还没有退去,齐声说道“不累!”

    孟倩幽抿唇一笑:“不累你们也要休息一会,明天你们这个辣椒油作坊就正式开工了。估计你们想要休息也没有时间了。”

    几人这才陆续回到屋子里。

    孟倩幽看到孟氏正要做饭,忽然想起自己让孟大锤家的帮那几个大汉做饭,却没有拿东西过去。便喊了回屋休息的几人,搬了一些米、面、油和菜来到熏肉作坊。

    熏肉作坊的工人正在陆续下工,只有孟大金还在认真的清点一天熏出来的下水和肉。

    和孟大金打过招呼,孟倩幽几人在李大锤夫妇的指引下把搬过来的东西全部放进了厨屋。

    几名大汉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

    “吴大、张三、李六你们三个随着我大哥他们回去把我娘晾晒好的被褥抱过来。”孟倩幽说道。

    被点到名的三人齐齐一惊,等到听到是让他们去搬被褥时,同时松了一口气。

    等几人走后,孟倩幽拿出五两银子交给李大锤:“我既然答应给你们养老,以后你们的吃穿我都全包了,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可我难免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这五两银子你们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李大锤夫妇很惊诧,从孟倩幽的眼里看到了真诚。他们以为孟倩幽也只是他们动不了的时候给他们一碗饭吃,没想到她从现在就开始养着他们。

    两人心中一阵激动,脸上露出了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真心笑容。

    李大锤一摆手:“不用了,我们还有一些养老的银子。”

    孟倩幽将银子放入他的手中,劝道:“这银子不光你们用啊,这新开的作坊在你们家,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你们拿出来应应急也好呀,是不是?”

    李大锤这才将银子收了起来。

    孟大金已经全部清点完,拿着账本过来说道:“这是今天的账本,你看一下。”

    孟倩幽没有接:“以后这熏肉作坊就交给大伯了,进货、出货、收钱这些我都不管了,大伯只要七天给我看一下账本就行。”

    孟大金没有说话,默默的把账本收了起来。

    吴大、张三、李六抱着被褥回来,孟倩幽嘱咐孟大金安排好几人。

    孟大金点头。

    孟倩幽看了几人一眼,慢悠悠的回家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孟贤几人不仅炸出了不少的辣椒油,还在孟倩幽的指导下,学会了制作不同的辣椒酱。

    第五天早上,谢江风早早的便来到孟倩幽的家里等着进货,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那个永远大嗓门的朱岚。

    “姑娘,我告诉你一件高兴的事情。”朱岚熟悉的喊声依然从门口传来。

    孟倩幽面色不虞的打开大门,刚想发火,看到面带笑容的谢江风也站在门口,忍下了火气。

    还没等谢江风问好,朱岚已经抬脚走进大门。

    “姑娘,我给你说,前几天”朱岚喋喋不休的将吴大财主被叫去过堂,最后赔偿了五千两银票的事情说了出来。

    谢江风目瞪口呆的看着毫无礼数的朱岚。

    孟贤匆匆而来,礼貌把谢江风让进院内。

    朱岚依旧在说个不停。

    听完朱岚的诉说,孟倩幽皱起了眉头。状似不经意的看了朱岚一眼。

    神经大条的朱岚没有发现,依旧兴奋的问道:“看到吴文俊那颗光秃秃的头的时候,我使劲忍住才没有在大堂上笑出来。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想到割光他所有的头发,让他不能出门见人的呢?”

    孟倩幽暗暗松了口气,撇了他一眼,认真的问道:“你想知道吗?”

    朱岚猛点头。

    “把你的头发割光了我就告诉你。”孟倩幽面无表情的说道。

    朱岚愣在当场。

    谢江风爆笑出声。

    朱岚的伙计已经告诉了他孟倩幽已经把熏肉作坊搬到了别处,所以几人直接来到腊肠作坊,望着院子里晾着的不同口味的腊肠,朱岚又兴奋起来:“我终于可以多拉走一些腊肠了,你不知道,这几天我的铺子里每天都有各家的管家、伙计来问腊肠什么时候才能到货,说他们家的主子上次吃过后已经念念不忘好久了。”

    孟倩幽没有说话,

    谢江风有些着急:“朱岚,这些腊肠你不能全部拉走,你要让给我一些。”

    “凭什么?”朱岚不解的问道。

    谢江风回道:“我也已经跟姑娘定了大量的腊肠,你全部拉走了,我怎么办?”

    朱岚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点点头。

    朱岚不高兴的问道:“我们不是说好了腊肠只卖给我一家吗?你怎么说话不算数。”

    孟倩幽额头的青筋跳了跳,口气不善的说道:“熏肉我也说只卖给你一家,你为什么把谢公子介绍过来?”

    朱岚一噎,好一会儿才小声的嘟囔道:“我那不是高兴的昏了头了吗?”

    孟倩幽没有理他。

    “我不管,你必须先让我拉走。”朱岚耍赖的说道。

    孟倩幽无奈的回道:“我和谢公子说的是十天以后才让他拉走第一批腊肠,现在你们自己商量,看看是你全部拉走,还是分给他一些。”

    “当然是我全部拉走了。”朱岚肯定的说道。

    谢江风急忙把朱岚拉到一边,又是作揖又是恳求的,最后才听到朱岚说了一句:“我最多让给你一百根。”

    谢江风拍了拍朱岚的肩膀:“谢谢了,兄弟。”

    孟倩幽皱眉,对两人说道:“你们应该商定出一个好的共赢方案和划分一个不同的售卖区域,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你们早晚会反目成仇的。”

    两人都是接管家里生意好几年的人了,一愣之后,明白了孟倩幽的意思。

    谢江风略一沉吟,对朱岚说道:“我们回去后就按孟姑娘说的好好的商量一下吧。”

    朱岚赞同的点头。

    孟倩幽把晾晒好的腊肠划分了出来,朱岚。谢江风两人急忙让伙计搬到了车上。

    孟贤认真的在一边做好记录。

    腊肠搬完以后,孟倩幽对两人说腊肠的生意以后就归孟贤管了,以后再进货的时候直接找他就行。

    朱岚有些惊讶,望着局促不安的孟贤想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孟倩幽当做没看见,问朱岚:“辣椒油已经炸出了一些,你今天要不要带走。”

    朱岚高兴的点头:“当然要。我上次拿回去的一大罐辣椒油要被包一凡和安以源那两个家伙抢劫光了。”

    听他提到安以源,孟倩幽想起家里已经包好包装的那一百盒薯片,边对朱岚说道:“麻烦你回去告诉安公子一声,一百盒薯片我已经包装好了,让他有时间的时候过来取一下。”

    朱岚高兴的说道:“这个家伙已经念叨好久了,我回去告诉他,他绝对会乐坏了,说不定等不到明天早上就来了。”

    谢江风凑了过来:“薯片是什么?也是一种吃食吗?”

    孟倩幽示意孟贤去拿一盒薯片过来让谢江风尝一下。

    孟贤很快就拿了过来。

    孟倩幽轻轻撕开包装,把盒子递给了谢江风。

    谢江风没有见过这么新奇的包装和这种新鲜的吃食,一时不知该怎么下手。

    朱岚嗤笑了他一声,拿过一片薯片放进嘴里轻轻的咬了一口,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谢江风学他的样子也要了一口,露出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姑娘,这也太好吃了吧,我也要订一些货。”

    “你想定就有呀,安以源那家伙盼了多少天才盼来这一百盒。”朱岚幸灾乐祸的说道。

    谢江风渴望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摇头:“对不起,谢公子,我们只有这一百盒。”

    谢江风满脸失望。

    几人又来到旧屋的院子里,看到那一罐罐的辣椒,朱岚喜不自胜,当即让伙计全部帮到了马车上。

    谢江风自然也听说了这好吃的辣椒油,想要品尝一下,却被朱岚瞪了一眼,不满的说道:“你要是跟我抢辣椒油,我就给你绝交。”

    谢江风没有坚持,心里想到:回了县里后再去抢一罐也不迟。

    去熏肉作坊进货的朱岚的伙计和谢江风的伙计都回来说所有的货物已经装好了。两人便告别了孟倩幽高高兴兴的走了。

    朱大壮照常来送猪肉,孟倩幽检查了以后付了钱。朱大壮也高高兴兴的走了。

    果然不出朱岚所料。安以源下午就和伙计迫不及待的一起过来了,孟倩幽打开一盒薯片让他尝了一下,说薯片已经装进去好些天了,口感依然很鲜香。

    安以源尝过以后不停的点头夸赞,当即付了钱,拉着薯片也高高兴兴的走了。

    所有的事情都安定了下来,孟倩幽兄妹几人就开始专心的制作辣椒酱。

    日子在忙碌中又过去了几天,很快来到了约定好村长的儿子李大宝过来上工的日子。

    一大早孟氏就有些坐立不安,唯恐村长一会来的时候翻脸。

    孟倩幽笑着安慰她半天,告诉她当时让刘大宝签订卖身契也是为他好,否则刘大宝一旦真的沾上了赌博,村长家的就真的家破人忙了。并保证说如果刘大宝表现好的话,她很快就会把卖身契还回去的。

    孟氏这才知道自己一直误会了女儿,心里感到十分的后悔。

    一直等到半上午,也没有见到刘大宝的影子。

    孟倩幽冷冷的一笑,不慌不忙的来到熏肉作坊,对孟大金和五名大汉说道:“你们跟我去趟村长家里。”

    几人来到村长家,村长家的大门紧闭,院里静悄悄的。

    孟倩幽一使眼色,吴大上前一脚踹开大门,屋里发出几声惊呼声。

    孟倩幽带着几人走进院里大声说道:“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在家里。”

    屋里没有回音。

    孟倩幽看了吴大一眼,吴大领会,准备去把屋门踹开。

    村长媳妇的着急的声音传来:“别踹,别踹,我们马上就出来。”

    说完,悄悄的把门打开一条缝,看到院里的几名凶神恶煞的大汉,身子下意识的一哆嗦。随后打开屋门,和刘大宝媳妇领着两个孩子走了出来。

    “刘大宝呢?”

    孟倩幽冷声问道。

    几人不说话。

    孟倩幽冷哼一声,扬声说道:“刘大宝已经卖给我了,他如果敢逃跑,被我抓回来,打死他也不为过。”

    屋里传来一声响动。

    孟倩幽接着问道:“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让把你拎出来?”

    村长慢腾腾的从屋里走出来。想对孟倩幽说些什么,却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站到了一边。

    孟倩幽看了村长几人一眼,沉了脸色,对两名大汉说道:“孙二,周五你们两个去屋里把刘大宝带出来。”

    村长媳妇慌忙拦在两renmian前,嘴里嚷道:“你们谁敢动我的儿子,我就和你们拼了。”

    孙二、周五回头看了看孟倩幽,见她没有表情,就粗鲁的推开村村长媳妇,走到屋内,环视一圈,也没有看到刘大宝的影子。

    两人有些纳闷,走到屋外,小心的对孟倩幽说道:“东家,屋里没人。”

    村长媳妇暗暗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看了村长一家一眼,慢慢走近屋内,扫视了一下,对着屋内的一个柜子就踹了过去。

    随着一声哀嚎,刘大宝从里面滚了出来。

    “大宝!”村长媳妇跑进来,心疼的扶起自己的儿子。抬头对孟倩幽狠狠的说道:“你会有报应的。”

    孟倩幽没有理会他,居高临下的对刘大宝问道:“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让人把你拖回去。”

    题外话

    大声吼一句:“亲们,你们的月票再不砸过来,就过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