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闯祸
    “你敢!”村长媳妇伸出双手挡在刘大宝前面,怒目瞪着孟倩幽。

    孟倩幽直直的看着刘大宝,等着他的回答。

    刘大宝的眼神躲闪,不敢面对她。

    孟倩幽冷冷一笑,走出屋外,对吴大几人说道:“你们把他拖回去,如果敢反抗,就打到不再反抗为止。”

    吴大几人快速的进屋,推开村长媳妇,拖起刘大宝就走。

    “娘,救我,我不想被他们打死!”刘大宝惊恐的大叫。

    村长媳妇想扑过来抱住自己的儿子,却被李六死死的拦住。

    孟倩幽抬步向院外走去。

    村长媳妇不停的在后面咒骂:“孟倩幽,你个杀千刀的歹毒货,你不顾情面,逼迫我们,你不得好死!”

    孟倩幽蓦的回身,带着冷意的说道:“我不顾情面,逼迫你们?如果不是你们贪心想要得到吴大财主给的五百两银子而去强迫我们卖熏肉方子,刘大宝能有如此下场吗?”

    村长一家没有想到孟倩幽竟然知道此事,一时愣在当场。

    孟倩幽继续逼问:“如果不是我拿出五十两银子救下你的两个孙子,拿了五两银子给刘大宝治病,你们早就家破人亡了,你还有机会跟我叫嚣吗?”

    没等村长媳妇说话,孟倩幽接着冷声说道:“我告诉你们,如果刘大宝老老实实的干活,我就给他一口饭吃。如果他敢再动别的心思。我就让人把他扔到山上去喂狼。”

    刘大宝被孟倩幽的话吓得直哆嗦,站都站不起来。

    孟倩幽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村长媳妇反应过来,快步跑到孟倩幽面前“噗通!”一声跪下:“我们错了,求求你放了大宝吧,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呀。”

    孟倩幽没有说话,扭头往外走。

    吴大等人拖着吴大宝跟在后面

    村长媳妇嚎啕大哭。

    村长懊悔的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刘大宝媳妇则惊恐的搂着两个孩子眼睁睁的看着刘大宝被拖走

    几人来到熏肉作坊,上工的人看到孟倩幽发沉的脸色,以及几乎完全被吴大几人拖过来的刘大宝,心里发颤,都低着头快速的忙活自己手中的活计。

    在院中站定,孟倩幽对依旧瘫软在地上的刘大宝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和他们几个一样,吃住全在作坊里,不许回家,更不许偷懒。”

    刘大宝早已经吓傻了。没有出声。

    孟倩幽对吴大等人说道:“这个人就交给你们了,和你们一样做倾倒脏水的活计,你们好好的监督他。”

    吴大几人应声。

    “去干活吧!”孟倩幽命令道。

    吴大提起刘大宝吆喝着让他去倒脏水。

    孟倩幽不管他们接下来怎么折腾刘大宝,兀自转头回了家。

    孟贤几人每天炸出的辣椒油都被朱岚的伙计拉走了,卖了不少银子,几人兴奋的不行,天天忙的不亦乐乎。

    孟清已经适应了现在的生活,小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此刻正和孟杰一起帮着炸辣椒的几人小心的搬小罐子。

    孟倩幽进来,看到这一院子和乐的景象,心里的怒气消失无影。

    “姐姐,大哥说我今天可以得到五个铜板。”看到孟倩幽进来,孟杰高兴的炫耀着。

    “我也有。”孟清急忙跟着说道。

    孟倩幽摸了摸他们的头,赞道:“我们的杰儿和清儿太能干了,一天就挣了这么多的铜板。”

    两个小人儿得到表扬,欢快的去搬罐子了。

    “小妹,刚才我们三个看了一下账本,我们这几天有一百多两银子的进账呢。”孟贤也喜滋滋的说道。

    孟倩幽取笑道:“大哥现在不担心做不了这辣椒油的生意了吧?如果现在要是有人告诉你不能再炸辣椒油了,你恐怕得跟人拼命吧。”

    孟贤的脸红了红,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孟齐、孟逸轩两人捂嘴偷笑。

    孟贤瞪了他们一眼,两人立马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低头干自己手中的活计。

    孟倩幽好笑的看着这一切。

    眼看到发工钱的日子了,孟倩幽提前让朱岚的伙计给换了大量的铜板过来,并让孟贤几人帮忙将每一百个铜板穿在一起,发工钱的时候好算账。

    虽然家里有银子了,可谁也没有见过这样多的铜板,不仅几个孩子,就连孟氏夫妇都看傻了眼。

    “幽儿,这些铜板都是咱们家的?”孟氏惊喜的问。

    孟倩幽点头,取笑道:“娘,这些铜板如果是别人家的,我们几个就该被抓去大牢了。”

    孟氏喷笑,伸出手作势要打她:“你这个孩子,明知道娘不是那个意思还取笑娘,该打。”

    孟倩幽故意惊叫一声躲在了孟二银的后面:“娘要发威了,爹救我。”

    孟二银笑道:“敢取笑你娘,该打。”

    孟倩幽假意哭道:“爹娘都不疼我了,我要离家出走。”

    一屋子人哈哈大笑。

    笑过以后,孟二银去工房上工,剩下的人人开始串铜钱,孟贤、孟齐、孟逸轩三人人负责把铜板数好,孟氏和孟倩幽两人负责串起来。孟杰和孟清则在一边将串好的铜钱小心地放在一个匣子里。

    一家人其乐融融。

    孟清却趁其他人不备,悄悄的将一个铜板放入自己的怀中。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孟清又将一个铜板放入怀中。

    孟倩幽依然没有说话。

    直到几人将所有的铜板都串完,孟清的怀里已经装进了十几个铜板。

    “孟清,过来!”孟倩幽面无表情的说道。

    孟清下意识的缩了一下身子,捂着怀里的铜板走到孟倩幽面前。

    所有人疑惑的看着明显已经接近发火边缘的孟倩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把铜板拿出来!”孟倩幽厉声说道。

    孟清“哇”一声哭出来,手却紧紧的捂着手里的铜板不愿拿出来。

    孟倩幽的火气涌了上来,这段时间以来,孟清的表现越来越好,身上的坏习惯也越来越少,她正为此高兴呢。没想到他今天竟然敢偷拿铜板。

    “把铜板拿出来!”孟倩幽加重了口气说道。

    孟清依然捂着铜板不肯松手。

    孟倩幽的火气忍不住了,一把扯开孟清的衣服,里面的十几个铜板全都掉了出来。

    孟氏几人惊讶,没想到孟清真的偷拿了铜板。

    孟清哭的更大声了,蹲下小小的身子慌乱的想把地上的铜板捡起来。

    孟倩幽一把拎起他,朝着屁股上狠狠的打了几下,气怒的说道:“小小年纪不学好,谁教给你偷东西的?”

    孟清哭着大声说道:“我不是偷东西,我想把这些铜板给我爹用。等我有了零花钱会还回去的。”

    孟倩幽再次举起的手停在了空中。

    孟氏几人也愣住。

    孟逸轩走到孟清面前,轻声安慰:“别哭了,慢慢说。”

    孟清好半天才止住哭声:“我爹说他残废了,以后就挣不来钱了。没准那天就饿死了。我想把这些钱给我爹,让他买些吃的。我不要我爹饿死。”

    孟氏红了眼眶,上前抱起孟清,柔声说道:“好孩子,你爹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不会饿死的。”

    “真的吗?”孟清不相信的问道。

    孟氏点头。

    “孟清,你过来。”孟倩幽开口。

    孟清在孟氏的怀里缩了缩身子。

    孟氏想求情。

    “过来!”孟倩幽的声音严厉了些。

    孟清害怕的来到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对着他的眼睛严肃的说道:“你记住了,不管你有任何理由,偷东西都是不对的。”

    孟清点了点头。

    孟倩幽又说道:“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们说,在允许的范围内,我都可以答应你。但是如果让我看到你再偷拿东西,我就把你吊到树上狠狠的打。打到你记住为止。”

    孟清急忙点头,抽噎着问道:“我想去看看我爹。可以吗?”

    孟倩幽愣了一下,摸了摸他的头,温柔的说道:“等你的零花钱攒多了,就给你爹买一些好吃的,我们再去看他。”

    孟清乖巧的点头。

    到了发工钱的日子,提前一个时辰下班的工人们喜气洋洋的过来领工钱。

    村里人不少人过来围观。

    孟大金在门口支了一张桌子,把钱匣子放在了桌上,摊开了早已经算好的记账本,一个一个的叫着名字过来领钱。

    “张柱,八百文钱。”孟大金说道。

    人群发出一阵惊叹声,半个月就能挣到八百文钱,快一两银子了,这是他们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张柱走到桌前,孟贤拿起串好的八吊钱叫交给他。

    “这不对吧,半个月不是七百五十文钱吗?怎么给了八百文钱?”

    “对了,大舅不是多上了一天工吗?所以是八百文钱。”坐在桌旁的孟钱幽笑着解释。

    “那一天就算大舅来帮忙的,怎么能要工钱呢。”张柱说完就要还回来五十文钱。

    孟倩幽阻止他:“大舅,剁肉本来就是辛苦的活计,哪能让你白干一天呢。你要是不拿着,别人的工钱要怎么发呀,也少给一天的工钱吗?”

    “好,大舅拿着。”张柱痛快的应道,高兴的拿着铜板走了。

    孟大金继续说道:“张根,八百文。”

    张根上前领了工钱也高兴地走了。

    村里的人羡慕的看着他们。

    领到工钱的人越来越多,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满足的笑容,没领到工钱的人则焦急的盼望着。

    “吴大,三百文钱。”孟大金喊道。

    吴大一喜,急忙上前领了工钱。

    孟钱幽看了他一眼,说道:“今天下工早,你们把工钱送回家,明天一早过来上工。”

    吴大赶紧道谢:“谢谢东家。”

    孙二、张三、周五、李六也陆续的领到了自己的工钱高兴的站到了一边。

    只剩下刘大宝一人孤零零的站在中间。

    村里人都知道刘大宝被卖给了孟二银家的事,对着他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刘大宝颓废的低着头站在那里。

    孟倩幽看了一眼明显消瘦了刘大宝,示意孟大金继续往下念。

    “刘大宝,一百二十文钱。”孟大金念道。

    刘大宝蓦的抬头,不敢相信的看着孟倩幽,哆哆嗦嗦的问道:“我也有工钱?”

    “只要是做工的都有工钱,你也不例外。”孟倩幽回道。

    “可是我是签了卖身契的,我还以为”后面的话刘大宝没有说出来。

    “你以为我只是让你白干活,不给工钱,只管饭吃就行了。”孟倩幽笑着替他说道。

    刘大宝惊讶的看着她。

    “你虽然签了卖身契,我也会一视同仁,只要你踏踏实实的干活,他们有的你一点都不会少。”孟倩幽保证。

    刘大宝惊喜万分:“谢谢你,不,谢谢东家。”

    孟倩幽点头,让孟贤拿出一百二十个铜板给他,笑着说道:“今晚你可以回家住一晚,明天照常上工。”

    刘大宝喜极而泣,一连声的说道:“谢谢东家、谢谢东家。”

    人群发出赞叹声。

    孟倩幽站起身,对着工人说道:“今天是你们第一次领工钱,有的人多一些,有的人少一些。多的人继续加油,少的人不要气馁,只要踏踏实实的干活,你们一样也会拿到很多工钱的。有的人可能有疑问,怎么每天多的五文钱没有发?我告诉大家,这多挣的五文钱我们一个月发一次,如果有哪个小组每人每个月多挣一百文钱,我就再奖励他们一百文钱。也就是说只要你们做的好,下次发工钱的时候每人会多出两百文钱。”

    人群发出惊呼声,二百文钱,省着点花的话够一家人过一个月的了。

    工人们更加的高兴,恨不得现在就去干活。

    孟倩幽接着说道:“还有,如果哪个小组表现好的话,等到过年的时候这个小组的每个人不仅可以得到二两银子的奖励,还可以领到我额外发给的五斤猪肉,三斤腊肠以及三斤熏肉。”

    话音刚落,周围就发出一阵阵的惊叹声。

    有个工人大声说道:“东家,我怎么感觉像是在做梦呢?”

    孟倩幽微笑的回道:“这个好说,吴大,你过去用力的打他一下,让他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吴大果然向他走了过去。

    那人急忙摆手:“不用、不用,我肯定不是在做梦。”

    所有的人哄堂大笑。

    孟倩幽满意的看着这一切。

    发完工钱,工人们高兴的议论着结伴回了家。

    孟大金收起账本,也准备回家。

    孟倩幽从匣子里拿出五两银子:“大伯,这是你的工钱。”

    孟大金愣住,惊诧的问道:“怎么这么多?”

    孟倩幽笑着解释:“大伯不但管理着整个熏肉作坊,还要负责所有的往来账目,工钱当然要比别人多了。”

    孟大金默默的接过。

    孟倩幽又拿出二十两银子,对他说道:“这二十两银子你拿着,十两呢是爷爷奶奶的养老费用,还有十两是给四叔看病用的,如果不够用的话,你再给我说。”

    孟大金的嘴唇动了动。

    “大伯,我们是一家人,客气的话就不要说了。”孟倩幽堵住他要出口的话。

    孟大金的眼睛里有晶莹的东西在闪烁,怕被孟倩幽看见,赶紧转过身去。

    孟倩幽也装作没看见,让孟贤搬着桌子回了家。

    吴大几人当天晚上回了家,家里人见他们不但拿回了工钱,整个人也变得有了规矩、精神了很多。很是高兴,一再嘱咐他们一定要好好干活,不要再过回以前那种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日子了。

    几人从来没有见过家里人这么高兴过,心里触动良多,发誓以后绝对会努力干活,好好做人。

    第二天回到作坊以后,几人干活更加的卖力气了。

    王婶把他们这种明显的表现告诉了孟倩幽。

    孟倩幽表扬了他们几句。并表示如果他们一直这样坚持下去,等到下次发工资的时候,一定会多奖励给他们一些。

    几人喜不自胜,悄悄的聚在一起商量该如何做才能对的起东家对他们的大恩大德,却无意中听到了孟逸轩的事情。

    李六脑子聪明,状似不经意的从王婶口中打听出了事情的始末,告诉了吴大几人。

    几人一合计,觉得报答东家的时候到了,决定晚上去牛狗子家吓唬他们一番,让他们吐出那一百两银子。

    入夜,几人换好衣服,悄悄的来到牛狗子家。

    牛狗子夫妇已经睡着了,屋里一片漆黑。

    几人悄悄靠近,周五不小心踩到了一根干树枝。

    响声惊动了自从得了一百两银子后,就没有睡踏实过的牛狗子夫妇。

    牛狗子高声喝问:“谁?”

    几人相互看了一眼,快速的躲到了暗处。

    牛狗子起身,把门拉开一条缝,朝外面看了一眼,没有看到人,便打开门,走了出来,围着院子转了一圈。

    吴大几人躲在暗处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没有看到人,牛狗子回了屋,对牛氏说道:“是我们太紧张了,外面根本没有人。”

    牛氏侧耳听了一下,果然没在听到什么动静,放下心来。对牛狗子埋怨道:“我说把银子存到镇上的钱庄了,你非不让,这下可好,整天提心吊胆,一个安稳觉也睡不好。”

    牛狗子瞪了他一眼,自以为很懂的说道:“你知道什么?这钱庄都是骗人的,万一被骗走了,我们哭都来不及。”

    “花你又不让花,存你也不让存,我们总不能天天这么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吧。”牛氏恼怒的说道。

    牛狗子安慰她:“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明天我们找一个稳妥的地方,把银子埋好不就行了。”

    牛氏无奈:“也只能是这样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才慢慢的睡着了。

    吴大几人从暗处出来,互相点了点头。

    孙二悄悄的走到门边,轻轻的拨开了门闩,几人蹑手蹑脚的走进屋内。

    牛氏夫妇这次是真的睡着了,半丝动静都没有听到。

    几人走到床边,比划了一下手势,吴大和张三同时摁住了牛氏夫妇。

    牛氏夫妇被惊醒,发觉屋里多了几个人,刚想大声呼救,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出现在眼前:“别动,再动就要了你们的狗命。”

    牛氏夫妇吓的缩在被窝里,不敢乱动。

    孙二,周五两人将他们拎出来,拿出预先准备好的绳子,将两人捆好。

    周五晃了晃手中的刀子,压着嗓子对牛氏夫妇说道:“我们兄弟几人听说你们刚得了一百两银子,想借一些花花。”

    牛狗子猛摇头。

    周五嘿嘿一笑,问道:“没有?”

    牛狗子点头。

    “啪”的一声,周五一巴掌打在了牛狗子的脸上,依旧笑嘻嘻的问道:“有没有?”

    牛狗子的脸立马肿了起来,依然咬着呀摇了摇头。

    周五举起手又打了一巴掌。

    牛狗子的那边脸也肿了起来。

    牛氏吓坏了,失声尖叫起来。

    几人没想到牛氏会尖叫,同时吓了一跳,李六随手拿起一个东西塞进了她的嘴里。

    牛蛋被惊醒,看到屋里多了几个蒙面的人,吓得大叫:“娘!”

    孙二一个手掌劈在了牛蛋的颈上,牛蛋立马软绵绵的倒在了床上。

    牛氏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嘴里呜呜叫着挣扎不止。

    “放心,他没事,明天早上就会醒过来了。”周五好心的说道。

    牛氏松了一口气,瘫软在床上。

    周五接着问道:“怎么样?借还是不借?”

    牛狗子依然不说话。

    “我看还是别跟他们废话了,打晕了扔一边,我们自己搜不就得了。”性急的吴大说道。

    周五点头,抬手准备打晕他们。

    李六阻止了他,笑嘻嘻的说道:“咱们现在都是正经人,哪能干这样的事情,这样吧,还是把他们扔到院子里,让他们好好想想。”

    吴大和张三点头,提着两人来到院子里,扔在了地上。

    冬天的夜里非常冷,牛氏夫妇只穿了单薄的中衣,不一会儿就冻得瑟瑟发抖。

    牛氏支支吾吾的冲着牛狗子说着什么。

    牛狗子充耳未闻,依旧低着头不说话。

    牛氏泄了气,绝望的瘫软在一边。

    李六眼珠一转,端起一盆凉水泼在了两人的身上。

    两人被冻的一个激灵,牛狗子张开嘴含糊不清的喊了一声,李六急忙捂着他的嘴。却不小心差点跌倒在水上,气得一脚揣在牛狗子身上。

    牛狗子被踹的翻了一个跟头,狼狈的趴在地上。

    牛氏拼命挣扎,对牛狗子露出祈求的目光。

    牛狗子满脸恐惧的趴在地上。

    吴大几人也不着急,静静的等在一旁。

    直到牛狗子夫妇受不住要昏过去的时候,李六才假意的搓着手臂问道:“太冷了,你们冷吗?”

    两人已经无力点头,只是用祈求的目光看着他们。

    李六故意歪解道:“你们竟然没觉得冷,太让我佩服了。”

    牛氏两口子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过,你们不冷我可冷了,咱们还是去屋里好好谈谈吧。”李六说完,拖着已经冻得说不出话来的牛狗子回了屋。

    孙二也有样学样的拖着牛氏进屋,却不小心将牛氏的头磕在门框上,小声的怪叫一声:“哎呦,我不是故意的,磕疼了没有,我给你揉揉。”说完大力的摁住牛氏的头揉搓起来。

    牛氏已经处于半冻僵状态,磕那一下根本就没有感觉到疼,却被孙二的大力揉搓唤回了心智,疼的大声尖叫。无奈手中塞着东西,叫不出声来。

    孙二自言自语道:“看来我揉的不对,我换一种手法再给你揉揉。”

    牛氏只感觉自己的头发都被拔了下来,头皮火辣辣的疼,忍不住挣扎起来。

    孙二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气愤的说道:“你还不满意,老子还没有这样伺候过人呢,”

    牛氏再也受不住,一翻白眼昏了过去。

    “这么不禁打,我还没打过瘾呢?”孙二不满的说道。

    看到这一切的牛狗子将自己快要冻僵的身体紧紧的缩成一团。

    李六蹲在他的面前,依旧笑嘻嘻的问道:“借还是不借?”

    牛狗子依然不说话。

    李六没了耐性,一脚揣在他的身上:“奶奶的。老子还没有碰到过这么要钱不要命的人,要是我以前的脾气,早就打折他一条胳膊一条腿了。”

    牛狗子连惊带吓,两眼一翻,也昏了过去。

    几renmian面相觑。

    张三担心的问道:“他们不会是被我们折磨死了吧。”

    “哪有那么容易死,顶多只是昏过去了,用凉水泼醒就行。”李六回道。

    张三松了口气,小心地问道:“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让他们把一百两银子拿出来就好。”

    “过什么过?比起他们对待我们东家的小夫婿,我们已经客气多了。”李六不忿的说道。

    想起听王婶说的牛狗子两口子如何虐待孟逸轩,几人觉得他们对待这两人确实手软多了。

    牛狗子两人再次被凉水泼醒,冻得哆哆嗦嗦的缩在地上。

    李六晃着刀子对两人说道:“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要是还不说,我就一根一根的割了你们的手指头,直到你说出来为止。”

    一想到自己被割光手指头的样子,牛氏发疯般的撞向牛狗子,嘴里呜呜的叫着,示意他把银子拿出来。

    李六蹲下身子,好心的问道“你是不是有话要对他说。”

    牛氏连忙点头。

    李六拿出牛氏口中塞着的东西。

    东西被拿出,牛氏赶紧对牛狗子说道:“你快把银子拿出来呀。”无奈舌头早已发麻,说出的话含糊不清。

    李六皱了皱眉头。

    牛氏急的不行,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舌头,勉强清楚的又喊了一遍:“你快点把银子拿出来呀,如果真被割了手指头,我们以后怎么生活呀?”

    被浇的透心凉的牛狗子绝望的看了牛氏一眼,含糊不清的吐出两个字:“房顶。”

    吴大看了房顶一眼,没看到有放银子的地方,有些恼怒:“到现在你还敢骗我们,是不是找死?”

    题外话

    哈哈,路的票票排名快进一百了,亲们,不要手软,继续砸过来呀。

    ps:路不会骂人,一写到骂人的话就卡文。昨天恰好在市场看到两个女人在对骂,听了半小时竟然一句没学会。路是不是很笨。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