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求情
    牛狗子拼命的摇头。

    周五眼尖,隐隐约约的看到房顶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好像放着东西,对着吴大说道:“大哥,好像在哪里。”

    吴大看了一眼那个位置,好想骂娘,牛狗子这个该死的,竟然把银子放到了那么高的地方。气怒的踢了牛狗子一脚,厉声问道:“怎么拿下来?”

    牛狗子看着屋中另一个角落里的一根长长的竹子一眼。

    周五明白过来,到角落里拿起竹子对着房顶上的东西挑去。

    好半天,东西才应声而落。

    吴大打开一看真的是银子,数了数,不多不少整整一百两。心中奇怪:听王婶说牛狗子两口子得到这一百两银子也有一段时日了,怎么一两银子也没有花呢?

    看到吴大手中白花花的银子,牛狗子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天快亮了,银子我们也拿到手了,走吧,”张三劝道。

    几人点头,抬脚往外走。

    “等等,”李六说道。

    几人回头疑惑的看着他。

    李六笑嘻嘻的说道:“人家借给咱们这么多银子,我们就这样走了,好像不太好吧。咱们是不是应该把咱们的恩人放到床上,盖上暖乎乎的被子再走呀。”

    几人不明白李六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善心,齐齐不解的望着他。

    李六也不多解释,分别拎起牛氏夫妇扔到床上,给他们盖上厚厚的被子,才和几人一块扬长而去。

    回到住处,吴大忍不住的问他:“那干嘛那么好心给他们盖上被子,像他们那种忘恩负义,贪得无厌的人就该让他们冻着。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做这样的事情。”

    李六解释:“大哥,你没看到他们两人已经冻的不行了,我不给他们盖上被子,万一冻死了,被查出来,我们不就给东家惹麻烦了吗?”

    几人恍然大悟,周五称赞道:“还是你想的周到。”

    五人歇息了一会,精神抖擞的上工去了。

    今天和往常一眼,朱岚的伙计和谢江风的伙计依然把准备好的熏肉和熏下水全部拉走了。朱大壮也和往常一样,送来了新鲜的猪肉和猪下水。

    把作坊交给孟大金以后,孟倩幽的闲暇功夫就多了起来,此刻正坐在屋里的椅子上悠闲的想着,等过几天去镇上给包一凡他们做什么菜。

    一阵孩子的大哭声惊扰了她的思路。孟倩幽起身,来到屋外,看到牛蛋正哭着站在门口朝着里面喊着哥哥。

    孟倩幽刚要走过去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孟逸轩快速从她身边走过,抱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牛蛋,轻声问道:“小弟,有人欺负你了吗?”

    牛蛋是从家里一路哭着跑过来的,此刻看到孟逸轩,受到惊吓的小人儿马上扑倒他的怀里,断断续续的说道:“哥哥爹娘被坏人捆起来了。”

    孟逸轩皱了皱眉,轻声哄道:“小弟,你别哭了,慢慢的告诉哥哥,怎么回事?”

    牛蛋紧紧的抱着孟逸轩,好半天才止住哭声,仰着小脸抽噎着说道:“爹娘被坏人捆起来了,我解不开。”

    孟倩幽皱眉。

    “我去看看!”孟逸轩着急的对她说道。

    孟倩幽不语,静静的看着他。

    孟逸轩慌乱的解释:“我不是,我只是。”

    孟倩幽依旧静静的看着他。

    孟逸轩叹口气:“我知道了,我不去就是了。可是,你能否让人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孟倩幽轻哼一声,对他说道:“你最好记住你现在是谁家的人。”说完,看也不看他一眼的从他身边经过。

    “哥哥,我们快走,我们去帮爹娘解开绳子。”牛蛋催促着。

    孟逸轩给他擦了擦眼泪,温柔的安慰道:“哥哥已经让人去看了,牛蛋放心,他们没事的。”

    “哥哥为什么不去?”牛蛋天真的问道。

    孟逸轩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孟倩幽来到熏肉作坊,找到王婶,说了牛蛋来哭诉的事情,让她带几个人过去看看。

    王婶没敢怠慢,领着人快步来到牛狗子家。一进门看到牛狗子夫妇身上捆着绳子,七扭八歪的躺在床上。大惊,急忙让过来的几人帮着松绑。

    两人被解开,仍旧没有起身。

    王婶看到两人被打的惨不忍睹的脸,知道两人受了不少的罪,想上前安慰一番,却在看到两人双眼紧闭,面色潮红的时候发现有些不对劲。急忙伸手摸了摸两人的额头,感觉烫手的很,对身后的人说道:“快去告诉东家,牛狗子两口子发热了。”

    一人急忙跑回去告诉了孟倩幽。

    孟倩幽听后皱了皱眉头,想起孟逸轩那焦急的表情,说道:“先去请大夫,药费我们来垫付。另外告诉王婶,去找他们当家的人来伺候,你们都回来吧。”

    那人点头,快速的跑了回去。

    王婶听到回话,一面让人去请大夫,一面找到牛狗子的兄弟牛剩子,告诉他牛狗子两人现在的情况,让他们去照顾一下。

    牛剩子也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原本是不想管这事的,可想到牛狗子家里有一百两银子,自己去照顾一下,没准等到他们醒了,能给自己点银子,便也拔腿跑到牛狗子家里。看到两人的惨状,失声大叫:“怎么这么严重?”

    老大夫也不情愿的被请了过来,看到两人的状况也是吓了一跳,急忙把了把脉,发觉两人只是发热,性命无忧,就松了口气,开了几幅药,让牛剩子抓了熬好给他们喝下去就行。

    牛剩子迟迟没有接药单,老大夫不解的等着他。

    “你先去抓药,多少钱,一会我们东家给老大夫。”王婶说道。

    牛剩子这才拿起药单,跑了出去。

    王婶问老大夫这几幅药多少钱,老大夫说是五十文。

    王婶让人去拿钱。

    那人应声而去,不一会拿回了五十文钱。

    王婶把钱交给老大夫,等到牛剩子回来,便和老大夫一起离开了牛狗子家。回来告诉孟倩幽,药钱已经付过了,牛狗子两人也没有什么大碍,喝几幅药就好了。

    孟倩幽点头,转身回了家。

    孟逸轩已经哄好了牛蛋,小人儿正在他的怀里高兴的玩耍。看到孟倩幽进来,开口想询问牛狗子两人怎么样了。

    孟倩幽哼了一声,傲娇的从他身边走过。

    孟逸轩知道她已经解决,牛狗子夫妇肯定没有大碍,便抱着牛蛋来到辣椒作坊里,嘱咐他跟着孟杰、孟清一块玩耍,自己去帮忙炸辣椒油。

    牛狗子两人嚣张跋扈,蛮不讲理,村里很少有人跟他们走的很近,自然也就没有孩子和牛蛋一块玩耍。现在看到孟杰、孟清两个,很高兴的跑过去加入他们,不大一会儿,满院子就飘满了几个小人儿的笑声。

    孟倩幽满脸不高兴的走进院内,对正在炸辣椒油的孟逸轩说道:“牛狗子两人有些发热,恐怕照顾不了”你弟弟“中午就让他在家里吃饭吧。”

    孟逸轩惊喜的抬头,感激的说道:“谢谢你。”

    孟倩幽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孟逸轩嘴角露出一丝温暖的微笑。

    孟二银家发工钱的场景太震撼了,很多人被刺激的晚上没有睡着觉,翻过来覆过去的琢磨怎么才能去他们家上工。那些上过工的人更是后悔的恨不能去撞墙,暗骂自己当时的脑子抽了,这么好的活计怎么就舍得辞退了呢。现在只能看着别人大把大把的去领钱。

    有心眼活得一大早就联合了一些人去找村长,希望他去帮忙说说情。

    刘大宝被强行带走之后,昨天晚上才第一次回家,看着才几天不见就瘦的不像样的儿子,村长连连叹气,村长媳妇心疼一个劲的掉眼泪。

    刘大宝哭着告诉他们自己在孟家干的不仅是最脏最累的活,孟倩幽还让他和几个大汉住在一起,稍有不如意就被他们暗地里教训,自己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不敢睡死,唯恐在大冬天里被他们当中哪个不顺心的人赶到屋外去。并苦苦的哀求村长夫妇一定要想办法把他赎回来,不然自己可能熬不过这个冬天就被他们折磨死了。

    村长夫妇心如刀绞,可也没有办法,现在就是卖掉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也凑不出五十两银子。

    一家人抱头痛哭了大半夜才睡着,一大早被这些人吵醒自然不会有好脸色。村长媳妇拿出他原来对待人们那种嚣张的架势,怒气冲冲的说道:“有本事你们自己去找呀,一大清早的来我们家嚷嚷什么,我们只是村长,又不是你们的爹娘。”

    抱着希望而来的这些人瞬间被浇了一头凉水,满腔的迫切跑了无影无踪。一时愣在了村长家门口。

    村长媳妇哼了一声,紧紧的关上了大门。

    有的人这才醒悟过来村长唯一的儿子刘大宝被卖给了孟倩幽家,村长媳妇这是有气没地发呢,他们正好撞在了枪口上。

    这些人沮丧的往回走。其中一人突然提到:“我们要不去找族长试试,好歹他们一大把岁数了,孟家总不会连这点面子也不给吧。”

    人们一瞬间又有了希望,各自跑去自己的族长家里,

    各姓的族长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对村里的一些事情十分关注,尤其是孟二银家在短短的时间内崛起的事情,当初听到孟二银家招工人的时候还暗地里赞扬了一番,同时也替被选中的人高兴,毕竟在这大冷的天里找到一份这样好的伙计是不容易的。可没想到自己族里这些不争气的子孙,却把这好好的机会白白的扔了出去。气得差点没找shangmen去挨个大骂一顿。现在看到他们一个个充满希望的来找自己,族长们虽然有心不管他们的事情,让他们一辈子记住这个教训,但又想到各家的贫困情况,恨铁不成钢的指着这些人骂道:“你们这些人呀,欠教训啊。”

    被族长指着鼻子骂,好多人不敢吭声,有几个胆大的上前小心的说道:“族长,我们错了,我们已经得到教训了。求求您,去帮我们说说情,让我们去孟家的作坊里上班吧,做什么活都行。”

    族长长叹一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你们当初在孟家最需要人的时候辞工,就没有想过以后会有再求着人家回去上工的一天吗?”

    “我们当时看到孟家的小丫头挑了自己亲叔叔的脚筋吓坏了,唯恐自己哪天做活时不小心犯了错也被她如此狠毒的对待,脑子一热,就辞了工,哪里会想到会有今天呢。再说了,他们家当时正需要人,我们原本想着以此为条件让她答应以后无论我们犯什么样的错,都不能狠毒的对待我们,哪里想到她当即就答应了我们辞工了呢。”在孟倩幽面前带头辞工的大汉后悔不已的说道。

    “你们呀,聪明反被聪明误,活该有此下场呀。”老族长叹息着说道。

    “族长呀,我们知道自己错了,我们也恨不得打自己两巴掌让您出出气,可是您在不帮我们去求情,万一被别的族的人抢了去,我们是真的要饿肚子了。”大汉祈求道。

    族长又叹了一口气:“我的老脸呀,都被你们丢光了。”

    众人不敢吭声。

    几位族长碰头合计了一下,决定先去找孟中举,毕竟是一家人之长,只要他同意了,说出来的话还是有分量的。

    几位族长商议好了以后,便一起来到孟大金家,孟大金家的正在院中给孟小铁熬药,看着几位族长相伴着走进来,吓了一跳,急忙跑过来问:“您们几位都来了?是出什么大事了吗?”

    孙氏的族长摆手:“没有什么大事,我们今天来找孟中举,是有件事想要找他说说情。”

    孟大金家的慌忙对着屋中喊道:“爹,几位族长来找您了。”说完走到门口打开帘子,恭敬的把几位族长让进屋。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孟中举的身体好了很多,整个人也变得有精神了,此刻正在屋里慢慢的遛达,听到孟大金家的喊几位族长都来了,也是吓了一跳,赶紧出门迎接,几人却已进了门。

    顾不得寒暄,孟中举直接问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让几位族长一起过来。”

    孙氏的族长叹口气:“我们真是没脸过来呀。”

    孟中举更加疑惑,让几人落座,才试探的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几位族长这么难以启口?”

    吴氏的族长也叹口气,温和的说道:“中举呀,我们今天来找你,是想求你一件事情呀。”

    孟中举更加疑惑了,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大事让几位族长一起来求自己。

    吴氏的族长接着说道:“你们老二家里不是开了两个作坊吗?我们这些族里的好些人都被选中去里面做工。原本这一件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情,可那些糊涂子孙们竟然为了自己的一些不堪的想法,全部提出辞工。你那孙女是个明白人,二话不说给他们结了工钱让他们走人。又从别的村子找了好多人过来做工。”

    孟中举点头:“这见事情大儿媳妇回来说了,招工的事情还多亏了二儿媳妇的娘家大哥才没有耽误事情。这有什么不对吗?”

    “不对劲的地方没有。”李氏的族长接着说道:“可是我们族里的那些不长进的玩意如今后悔的不行,今天一早就堵在我们几家的门口让我们过来求情。我们本不想管这件事情的,毕竟是他们有错在先,可看到他们一个个穷的家里要揭不开锅了,我们才厚着脸皮过来找你了,希望你帮忙说个请,好让他们回去上工。”

    孟中举这才知道了几位族长结伴而来的目的,一时沉默不语。

    张氏的族长也开口说道:“中举呀,我们知道我们这样做让你很为难,可好歹咱们住在一个村里好多年了,你难道忍心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家里揭不开锅吗?”

    孟中举急忙说道:“我不是不肯帮这个忙,实在是我们已经分家了,老二家里的事情我从不插手,更何况是招工这样的大事。我更不能随意插手了。”

    族长们都是被人捧惯了的人,在自己族里说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如今见几人都拉下脸来求孟中举,他都不答应,便有些着急,张氏的族长语气里带了一些生气:“就算分了家了,你也是他们的爹,你说的话他们还能不听。”

    孟中举听出他语气里的不满,暗想不能得罪了各族的族长,否则以后自己一家在村里可能寸步难行。便应道:“好,我去帮你们说一下情,成不成我就不管了。”

    张氏的族长缓和了一下口气:“不如这样,我们和你一起去,你只要开了口,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

    孟中举正有此意,点头答应。

    几人一块来到孟二银家中。

    孟倩幽刚和孟逸轩说完话出来,见到孟中举和几个老人进了家门,立即快步上前,扶着孟中举问道:“爷爷,您怎么过来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孟中举指着其他几人说道:“这是各族的族长,有件事情找你说一下。”

    孟倩幽不解,各族的族长找自己过来做什么。

    把几人让到堂屋坐下,喊来孟贤给几人倒了水,才和孟贤一起站在一边,恭敬的问道:“不知族长们找我有什么事?”

    几位族长都看向孟中举。

    孟中举开口说道:“幽儿呀,今天几位族长来找你,是想给族里的那些人求求请,看看还能不能让他们回来上工。”

    孟倩幽恍然,怪不得几位族长全来了呢,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看来自己昨天那样大张旗鼓的发工钱刺激到了他们。

    孟中举见她不开口,无奈的看了几位族长一眼,告诉他们,我已经说过了,接下来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张氏的族长性子急,先开口问道:“幽丫头,我们几个老家伙都来求你了,你总不能不给我们这个脸面吧。”

    孟倩幽为难的开口:“其实这件事你们不用亲自来的,让我爷爷来说一声就行。”

    族长们的心中一喜。

    “可是我的作坊里现在的人手已经够用了,我们暂时不想再招人了。”孟倩幽接着说道。

    族长们的心沉了下来,知道孟倩幽这是拿乔了,以不招人为借口回了他们的请求。

    张氏族长的急脾气上来了,想质问孟倩幽,被旁边的李氏族长阻拦住了。

    李氏族长温和的开口:“幽丫头,我知道上次的事情是他们的不对,我们也已经狠狠的训斥他们了。他们也保证以后不会在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能否看在我们的薄面上,给他们一次机会,再苦再累的活计也不要紧。”

    孟倩幽状似苦恼的开口:“可我们现在真的不需要人呀。”

    族长们见她真的不给面子,脸色沉了下来。孟中举急忙打着圆场说道:“幽儿呀,几位族长都一大把年纪了,你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呀。”说完给了孟倩幽一个眼色,让她千万不要得罪了几位族长。

    孟倩幽想了一会,说道:“既然这样,我就给各位族长一个面子,两个作坊里各多招十人。不过我有条件。”

    孙氏族长急忙说道:“什么条件?你说。”

    “这些人只能是短工,也就是说我需要人手的时候就让他们过来上工,我不需要人手的时候可以随时让他们回家。并且他们的工钱也比别的长工每天少五文钱。”孟倩幽说道。

    几位族长互看一眼,李氏族长小心的问道:“这条件是不是刻薄了点。”

    孟倩幽回他:“没办法,谁让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呢,如果不是我爷爷开了口,这样的条件我也不想答应呢。”

    几位族长顿时没了声音。

    好一会儿,孙氏族长也咬牙说道:“好,就依你的条件,我回去跟他们说,让他们过来就是。”

    说完,连茶叶没喝,就恼怒的走了。

    其余几位族长也接连走出。

    “幽儿,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他们知道错了,以后必然不敢再出此类的事情,你又何必提出这样苛刻的条件呢?”孟中举好意的说道。

    孟倩幽回道:“爷爷,既然他们做下错事,就应该承担做错事的后果,我提出这样的条件也是警醒村里人一番,免得以后再出现我们不可预估的情况。”

    “爷爷知道你说的有道理,可各族的族老们毕竟是有威望的人,你今天如此的打他们的脸面,以后他们借事刁难你可如何是好?”孟中举担心的说道。

    孟倩幽安慰他:“爷爷,放心吧,我自有应对。”

    孟中举没在说什么,稍微歇息了一会,就让孟贤扶着送回了家。

    牛蛋已经玩疯了,孟逸轩喊他吃饭的时候,红扑扑的小脸上还闪着兴奋的笑容,奶声奶气的问道:“哥哥,我以后还可以来找他们一起玩吗?”

    孟逸轩温柔的回道:“牛蛋以后可以经常过来玩。”

    牛蛋欢呼。

    孟逸轩微笑的看着他。

    各族的族老们回去以后,对自己族里人说出孟倩幽的条件,有人欢喜有人忧。欢喜的是他们终于可以到作坊做工了,忧的是作坊只招二十个人。

    各族的族老们又对众人说道:“今天我们舍了这张老脸给你们求来了这份活计,是好是坏你们自己合计,如果觉得好,就去孟家做个登记,如果觉得不行,就再去另想他法,谋个生路。”

    众人谢过,飞奔而去。

    族老们连连叹息。

    众人来到孟二银门前,孟倩幽和孟贤已经在门口等候。

    扫视了众人一眼,孟倩幽开口说道:“想必族长们回去后已经告诉了你们我的条件,我就不多说了,现在开始挑人,挑到的人明天一早过来上工。”

    众人忐忑的站在门前等着。

    孟倩幽很快的就挑好了二十个人,让孟贤做了登记后给他们分配了活计,让他们明天早点来上工。又对没有被挑中而不肯离去的人们说以后自己的作坊做大了,再招他们过来。

    没被挑中的人失望的离开。

    孟倩幽找到孟三铜和孟大金告诉他们自己又找了每个作坊又找了十个人过来,让他们看着给他们安排好活计。

    两人点头。

    孟倩幽这才有时间坐下来想菜谱的事情。

    忙碌的一天很快过去。

    吃过晚饭,孟倩幽开始教几人乘法题。

    孟逸轩依然是孟倩幽一讲完就会了,做起题来毫不费力。

    孟倩幽有些嫉妒,故意出了一些难题给他。

    孟逸轩皱眉思索,一会儿也全都解了出来。

    孟倩幽想掰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怎么长的,这些题她根本就没有讲过,他竟然也做了出来。

    看她的表情,孟逸轩知道自己作对了,渴盼的望着他,希望他给自己一些特殊的奖励。

    孟倩幽看他用那双不染尘世的大眼睛巴巴的望着自己,不由的低咒一声,却不小心冒出了一句yingyu。

    孟逸轩耳朵尖,听到了她说的话,却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开口问道:“你说的是什么?”

    孟倩幽骗他:“就是你好聪明的意思。”

    孟逸轩疑惑:“可为什么和我们说的不一样。”

    “这是另一种语言。”孟倩幽解释。

    孟逸轩眨了眨他那双纯净的大眼睛,渴望的说道:“我想学。”

    还没等孟倩幽开口,吴大的声音在院中响起:“东家在吗?”

    题外话

    哈哈,又有人送shangmen来挨打了,好兴奋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