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比试
    吴大几人在作坊做工以来,一直表现很好,从来没有出过差错,也没有惹过什么事情。现在晚上过来,孟倩幽以为几人又什么要紧的事,遂走出屋外,问他们:“有什么事情?”

    吴大几人手里拿着一个小包袱,点头哈腰的走到她的面前,讨好的说道:“东家,我们替你出了一口气。”

    孟倩幽皱眉,不明白他们说的是什么。

    吴大将手中的包袱打开,露出里面百花花的银子,得意的说道:“我们昨夜去牛狗子家把一百两银子给您要了回来。”

    孟倩幽霎时明白了牛狗子夫妇的惨状原来是几人造成的。阴森森的看了几人一眼。

    吴大几人立刻感觉全身凉飕飕的,不觉缩了缩身子。

    孟倩幽收敛了怒气,笑眯眯的问道:“你们是如何要回来的?”

    见孟倩幽露出笑容,几人都以为刚才是错觉,东家应该是很高兴他们把银子要回来的,便争先恐后的把如何夜入牛狗子,如何惩治牛狗子夫妇的事情绘声绘色的讲了出来。

    孟倩幽听完,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点头说道:“做的不错,你们几个跟我去旁边院子里,我要好好的奖赏你们几个。”说完,大步走进了大院子内。

    吴大几人拿着一百两银子乐颠颠的跟上。

    几人过去不久,院子中便传来一声声的哀嚎声。

    孟氏正在做工作服,乍一听到这惨烈的叫声,吓得被针扎到了手,赶紧将手放在了口中吮吸了一下,便急急忙忙的走出屋外,对也被这哀嚎声惊的跑了出来的孟贤几人问道:“贤儿,出什么事了?”

    孟贤摇头:“不知道,这声音是从旁边院子里出来的。”

    孟氏慌忙朝旁边的院子跑,刚跑过侧门,还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孟倩幽的喝止生传来:“别过来!”

    孟氏立刻停住脚步,立在门边。

    后面紧跟着的孟贤几人,堪堪停住脚步,才没有冲到院子里。

    院中的哀嚎声一声大过一声,孟氏等人实在忍不住,悄悄的探头朝里看。

    黑夜里,孟倩幽对院中的几人想打木桩似的拳打脚踢,几人惨叫不断,却没有一人躲闪。

    孟氏纳闷,回头问道:“里面的几人是谁?”

    “刚才吴大几人过来找小妹,难道是他们?”孟贤回道。

    孟氏疑惑“他们做了什么事情?惹得幽儿生这么大气?”

    孟贤摇头:“我们也不知道。”

    孟倩幽觉的心中的怒气发泄的差不多了,才住了手,狠厉的问几人:“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们吗?”

    几人慌忙摇头。

    孟倩幽余怒未消的说道:“我打你们是因为你们几个竟敢夜闯民宅,抢夺财物。”

    “我们几个只是忿不过,想替东家出气才去的。”吴大委屈的说道。

    孟倩幽恨铁不成钢的又踹了他一脚:“替我出气?你们几个有没有长脑子,我要是想出气,还轮得到你们几个替我出头。也不看看你们有几斤几两重。”

    吴大被踢的晃了晃身子,才勉强站住。

    剩下四人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幸亏牛氏夫妇没有事情,否则的话我现在就把你们送去大牢,让你们好好尝尝坐牢的滋味。”孟倩幽仍然气怒的说道。

    几人缩了缩脖子。李六小声的说道:“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我走时给他们盖上了被子。”

    “那我是不是该表扬你,考虑的周到,没有闹出人命呢?”孟倩幽阴森森的问。

    李六双腿发软,差点跪在地上,小声哀求:“东家,我们错了,下次在也不敢了。”

    孟倩幽逼问:“错在哪?”

    “错在我们不应该自作主张替你去出气?”李六快速的回道。

    孟倩幽被气笑了,微笑的反问:“你们这是感到委屈了?”

    几人慌忙摇手,“不委屈,不委屈。”

    孟倩幽收敛了神色,严肃的对几人说道:“我打你们是因为你们事情没有考虑清楚,就贸然下手。你们想过没有,我为么给你牛氏夫妇一百两银子,而没有对他们下手,难道我的身手比你们几个差吗?”

    几人猛摇头。

    孟倩幽接着说道:“是因为他们毕竟养了他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用这一百两银子彻底的买断他们的这些年的所有付出,自此让他和他们再无任何瓜葛。”

    几人似懂非懂的点头。

    孟倩幽知道几人一时也想不明白,便也没有多说,只是用威胁的口气对几人说道:“我跟着你们去,今天晚上无论想什么办法,你们几个把银子再悄无声息的送回去,如果做不到,你们几个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耷拉下脑袋,小声的应是。

    孟倩幽走到侧门边对孟氏说道:“娘,我和他们几个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看着鼻青脸肿,呲牙咧嘴的几人,孟氏有些不放心:“幽儿,这大晚上的,你们去哪,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不行吗?”

    孟倩幽摇头:“这件事必须今天晚上去做,不过您不用担心,不是什么大事,我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大步朝着院外走去。

    吴大几人垂头丧气的跟上。

    几人来到牛狗子家的院墙外,看到屋里的等还亮着,已经吃完两副药的牛狗子两人已经好了很多,此刻正躺在床上,听牛蛋兴奋的讲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孟倩幽使了使眼色,吴大上前,把包裹一百两银子的包袱放在门前,轻轻的敲了两下门,快速的闪在了一边。

    牛氏惊吓的声音传出来“谁?”

    没人应声。

    牛氏把牛蛋抱在怀里,侧耳仔细的听了一下,没有听见院内再有别的响动,看了牛狗子一眼,牛狗子意会,拖着沉重的身体打开了屋门。朝门外看了看,没看到有人,正想关门,却看到自己家盛银子的包袱放在门前。

    牛狗子拿起,打开一看,里面是自己家被人抢去的银子。大喜,关shangmen,对牛氏喊道:“牛蛋娘,咱们的银子又回来了。”

    牛氏不敢置信的望着牛狗子手中的银子,颤抖的问道:“牛蛋爹,我不是在做梦吧。”

    牛狗子抑制不住兴奋的说道:“不是做梦。是真的,我们的银子真的被送回来了。”

    望着失而复得的银子,牛氏嚎啕大哭。

    牛蛋被吓坏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跟着哭了起来。

    牛狗子吓了一跳:“牛蛋娘,银子被送回来是好事,你哭什么?”

    牛氏哭的说不出话来。

    吴大松了一口气,轻轻地走出了牛狗子家。

    孟倩幽转身往回走,几人急忙跟上。

    “你们以后如果敢再自作主张,我就打折你们的一条腿。”孟倩幽阴森森的声音在黑夜里响起。

    几人毛骨悚然,拼命点头。

    孟倩幽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等她走远了,吴大几人才松口气,垂头丧气的回到了自己孟小铁的家里。看到在睡觉的刘大宝,一股火气上来,一脚揣在了刘大宝睡觉的床上。

    李大宝吓得弹起来,惊恐的看着几人。

    “滚出去站一个时辰。”吴大火气大的说道。

    刘大宝想穿上衣服再出去,却被孙二一脚踹了个跟头:“磨蹭什么!还不快滚出去?”

    刘大宝连滚带爬的跑出去。

    吴大犹不解气,对着刘大宝睡觉的床又踢了几脚,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床轰然倒塌。

    门外冻得只打哆嗦的刘大宝痛苦的闭了闭眼睛,知道自己今天晚上又得睡在地上了。

    孟倩幽回到家里,孟氏焦急等待的心才平静了下来。试探的问道:“幽儿,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对他们几个下那么重的手。”

    孟倩幽不愿告诉孟氏发生了什么事情,免得她担心,便笑着回道:“娘,没什么大事,这几天他那么表现得不太好,我气不过,才教训了他们一顿。”

    孟氏担心的说道:“那你下手太太重了,我看他们几个得好多天才能恢复过来。这万一被别人知道了,谁还敢来咱们家上工。”

    孟倩幽保证:“他们几个不打不长记性,对别人我不会的,娘放心好了。”

    孟氏叹口气,也只能是这样了,女儿现在主意大的很,只要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改变的。

    第二天,吴大几人一瘸一拐的来上工,王婶关心的问道:“你们几个怎么了?怎么都变成了这个样子?”

    吴大遮遮掩掩的说道:“我们几个昨晚不小心摔了一跤。”

    王婶纳闷,村里什么地方摔跤能摔的这么严重,而且还是几人一块摔的跤。便在孟倩幽来作坊的时候把这件奇怪的事情告诉了她。

    孟倩幽笑笑,告诉王婶:“只要他几个好好的干活就行,别的事情不用管他。”

    眼看到了月底,孟倩幽决定带着孟家的五兄弟去趟镇上,一来呢,给包一凡他们约好的做菜的日子到了,二来呢,想带着几人去镇上逛逛,买一些生活必需品。

    孟贤几人还好,孟杰、孟清知道这个消息兴奋的一晚上没有睡着觉,早早的爬起来等着。

    孟贤备好马车,载着几人像镇上走去。

    孟杰、孟清是第一次坐马车,高兴的不行,一路上像两个小鸟般,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马车到达了聚贤楼的门口,几人下了马车,聚贤楼的活计已经高兴的迎了过来:“姑娘,你来了,楼上雅间请。”

    孟倩幽点头,也不推辞,对伙计道:“麻烦你让人把马车牵去后院照看好。”

    伙计应声,让另一名伙计牵着马去了后院,自己带着孟倩幽几人来到二楼雅间。待几人坐定,给每人倒了一杯水,才急忙去告诉掌柜的。

    掌柜的很快来到,高兴的对孟倩幽说道:“包公子他们今天恰巧来了,我正要让人去找姑娘呢。”

    孟倩幽失笑,打趣道:“掌柜的,我每次来你都是这个说辞,能不能换一个。”

    掌柜的一愣,随即想道确如孟倩幽所说自己每次见到她都是一个说辞,当即也笑出声:“实在是姑娘每次都是及时出现,让刘某想换一个说辞都不能。”

    说笑完毕,孟倩幽起身,指着孟逸轩,孟杰、孟清三人对掌柜的说道:“我这几个弟弟是第一次来聚贤楼,麻烦掌柜的吩咐人给他们上一桌聚贤楼的招牌菜,让他们好好的吃一顿,饭钱我稍后过来结。”

    “我这就吩咐人上菜,饭钱就不必了,就当是今天姑娘给包公子几人做菜的报酬了。”掌柜的回道。

    当初说好是给包一凡他们免费做菜,孟倩幽知道掌柜的只所以这么说,是想还她一个人情,便也没有推辞,吩咐好孟齐看好几人,自己和孟贤跟着掌柜的一起来到小厨房,

    大厨天天盼着孟倩幽来,自己好能学到新鲜的菜谱。如今见孟倩幽真的来了,高兴万分,扯着大嗓门说道:“姑娘,可把你盼来了。”

    孟倩幽和掌柜的同时失笑。

    大厨有些弄不清状况,挠着脑袋疑惑的问道:“我说错了什么吗?”

    孟倩幽笑着摇头。

    大厨也不放在心上,乐呵呵的问道:“姑娘今天想做个什么菜。”

    “现在天气比较冷,就做个水煮肉片和麻婆豆腐吧。”孟倩幽回道。

    大厨愣住,好一会才试探的问道:“用水煮肉片,好像不太适合包公子他们这样富家公子吃。”

    孟倩幽哈哈大笑。

    大厨疑惑不解。

    “您让伙计准备一块瘦肉,一颗白菜,一块豆腐过来吧,”笑完以后的孟倩幽也不多解释,对大厨说道。

    大厨赶紧让伙计去准备,自己跟着来到小厨房。

    小厨房还是老样子,应有尽有。

    孟倩幽把待会要用的调料放在一起。

    伙计把材料送来,孟倩幽把先把瘦肉切成大小均匀的小薄块,在把豆腐切成大小均匀的小块放在一边备用。最后把白菜掰开洗干净后用手把每一块撕成不同的小块,也放在一边备用。

    一切准备完毕,便让孟贤开始烧火,等到水开以后把豆腐放在已经加入少量盐的水中煮了一下,捞出。把锅里的水舀出,洗涮干净,倒入油,热了以后加入辣椒,等辣椒的香味出来以后倒入豆腐翻炒均匀,再陆续加入各种调料,两盘香喷喷的麻婆豆腐就出锅了。

    早在没有出锅以前,大厨的口水就快流出来了,孟倩幽刚把麻婆豆腐盛在盘里,大厨就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被烫的差点吐出来。嘶哈了半天,才慢慢吃了下去,翘着大拇指赞道:“好吃,太好吃了!”说完又夹起一块放进嘴里。

    “我刚才做菜的过程你全看到了,这次我就不给你写菜谱了。”看着被烫的不行依然吃的不亦乐乎的大厨,孟倩幽忍住笑说道。

    大厨吓得一口豆腐卡在了嗓子眼,很费力的才吞下去,等着眼睛问道:“姑娘,你是在开玩笑吧?”

    孟倩幽笑着摇头。

    大厨哀嚎一声,没了吃菜的兴致。

    孟倩幽笑着摇摇头,开始做水煮肉片。

    大厨这回再也不敢偷懒,聚精会神的从头看到尾。

    等水煮肉片出锅,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得意的说道:“我这次全记住了。”

    孟倩幽失笑。

    等伙计把菜端走以后,孟倩幽和孟贤回到了二楼雅间,伙计早已经把菜上齐,几人没有吃饭,等着他们回来。

    看到两个小人儿馋的直流口水,却拼命忍住的样子,孟倩幽觉得好笑,和孟贤坐定后,便说道:“吃吧。”

    孟杰和孟清欣喜若狂,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孟逸轩体贴的拿起筷子夹了一些菜放入孟倩幽的碗中。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低头吃了一口。孟逸轩的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孟贤和孟齐也不紧不慢的夹起一些菜放入口中。

    整个雅间里充满了温馨的味道。

    还没等几人吃完,敲门声便响起,掌柜的走了进来。看到孟倩幽还没有吃饱,有些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姑娘,包公子请你过去一趟。”

    孟倩幽有些不解,菜他已经做了,包一凡找她还有什么事。

    孟贤起身,想要跟着一块过去,孟倩幽阻止了他:“大哥,我和包公子他们都是熟人了,不会有什么事的。你们继续吃饭吧。”

    孟贤想着也是,就没有坚持。

    孟倩幽和掌柜的一块来到雅间,以为还是和往常一样,看到一屋子的富家公子,没想到雅间里只有包一凡一人。

    孟倩幽心生警惕,防备的看着他。

    包一凡也不在意,笑着说道:“他们都在隔壁的雅间,吃的热火朝天,我单独找姑娘来,是有个事要问一下姑娘。”

    孟倩幽没有放松警惕:“你说。”

    包一凡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悠闲的说道:“姑娘不必如此警惕,我只是有一事感到好奇,想请教一下姑娘,绝没有任何恶意。”

    孟倩幽不语,静静的看着他。

    包一凡也不在意,依旧笑着说道:“前段时间,吴文俊被叫去过堂,说了一件让我感到很惊讶的事情,今天特意把姑娘叫过来,就是想问问此事。”

    “是想问我如何进入吴家的吧?”孟倩幽问道。

    包一凡赞道:“姑娘果然聪明。”

    “无可奉告!”孟倩幽断然说道。

    包一凡也不恼,继续说道:“姑娘进入吴家有两个方法,一个是姑娘身怀武功,独自进入吴家。另一个是有高人帮忙,进入吴家。不过我听吴文俊那天说姑娘是有高人相助才轻而易举的进入吴家。显然是用了第二种方法。我思来想去,只想到了一个人有可能相助你进入吴家。”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那就是德仁堂的东家,文泗。”

    孟倩幽心里大惊,连吴大财主都不知道是文泗帮助她进入的吴家,包一凡怎么会知道?面上却不显露的问道:“包公子为何如此说?”

    包一凡微微一笑:“姑娘在你爹入狱后,直接来到了德仁堂,当天并没有回去,不是文泗还能有谁?”

    “包公子调查我?”孟倩幽质问。

    包一凡摇头:“在我爹管辖的范围内,出了如此的大事,我不能不闻不问,所以才派人打听一下。除来了这个以外,我还打听到了另一个消息。”

    孟倩幽沉声问道:“什么消息?”

    “姑娘除了会一手好医术外,还有一身深不可测的武功。”包一凡笑着说道。

    孟倩幽的心沉到了谷底:“你想怎么样?”

    包一凡笑笑:“我说了我没有恶意,我找姑娘来只是好奇,姑娘小小的年纪是如何学到如此多的本事的?”

    孟倩幽不语。

    包一凡继续说道:“姑娘既然不愿意说,我也不强求,但有一件事,姑娘一定要答应我。”

    “我要是不答应呢?”孟倩幽反问。

    包一凡笑笑:“姑娘不答应也无所谓,只不过姑娘以后和朱岚、谢江风的生意可能会受点影响。”

    “这算是威胁吗?”孟掐幽问道。

    包一凡摇头:“不算,这只是请求?”

    孟倩幽冷哼一声:“什么事?”

    包一凡露出狐狸般的得逞的微笑:“我想和姑娘比试一下武功。”

    孟倩幽一愣,没想到包一凡兜了这么一个大圈子只是为了和自己比试一下武功。

    “姑娘不愿意吗?”见孟倩幽不语,包一凡问道。

    “可以,什么时候?”孟倩幽问道。

    “现在。”

    孟倩幽惊讶:“现在?”

    包一凡点头:“现在。”

    孟倩幽环顾一下四周,皱起眉头。

    包一凡仿佛知道她所想,解释道:“不是这里。”

    孟倩幽松口气,不是在聚贤楼就好。随口问道:“在哪?”

    “后院。”

    孟倩幽更加疑惑,聚贤楼的后院更不行了,来来往往上菜的伙计不说,就是二楼雅间的客人也会听到打斗声的。

    包一凡也不解释,起身对掌柜的说道:“老刘,去后院。”

    掌柜的点头,恭敬的领着两人来到后院一场不起眼的小门处,拿出随身带着的钥匙打开了小门。

    几人进入,孟倩幽这才发现,小门的另外一边,竟然是一个大大的练武场,武场的中央竖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整个武场光滑整齐,一看就是有人经常在此操练。

    孟倩幽有些警惕,这聚贤楼的后面有这么大的练武场,那它就绝对不单纯的是一个酒楼那么简单。

    “姑娘擅长什么样的兵器?”包一凡问道。

    孟倩幽摇头。

    “那好,我们就赤手空拳的比试一下,一炷香为限,无论谁输谁赢,我们都要停手。”包一凡说道。

    孟倩幽点头,缓缓拉开了架势。

    包一凡也不啰嗦,一拳就打了过来。孟倩幽堪堪躲过,伸出脚想去踹他的膝盖,却被他轻松的躲过。包一凡“咦”了一声,又打了过来。孟倩幽不躲不避,瞅准机会又踢了一脚过去,包一凡险些被踹中,一个翻身躲过。

    孟掐幽飞身上前,对还没站稳的包一凡狠狠的一脚踹了过去。包一凡狼狈躲开。

    两人一来一往过了数招,包一凡越打越兴奋,孟倩幽却渐渐体力不支,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时间到。”掌柜的声音响起。

    包一凡退开,孟倩幽深深的吐了口气。

    “姑娘这身法好独特,不知从哪里学的这奇异的武功?”包一凡感兴趣的问道。

    上一世的时候,孟倩幽的身手在所有的shashou中都是顶尖的,这是让她曾经引以为傲的事情。自从穿越过来,她一直在拼命的锻炼,今天和包一凡痛痛快快的打这一架,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七八成。

    孟倩幽的警惕还在,语气沉着的问道:“包公子这是附加条件吗?”

    包一凡哈哈大笑:“姑娘误会了,我只是随便问问。”

    孟倩幽默,拍了拍身上打斗的痕迹,转身来到小门边。

    包一凡和掌柜的紧随其后。

    掌柜的拿出钥匙,打开小门,孟倩幽头也不回的去了雅间。

    望着她小小的背影,包一凡笑道:“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姑娘。是吧,老刘。”

    掌柜的没做声,包一凡也不在意,也心情愉快的去了二楼雅间。

    掌柜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觉得有必要写封信把这件事告诉主子一下。

    孟倩幽回到雅间里,孟贤几人已经吃完,正在焦急的等待着。看到她回来,孟贤赶紧起身,来到她面前,紧张的问道:“小妹,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你没事吧?”

    酣畅淋漓的比试完这一场,孟倩幽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高兴,语气轻松的说道:“没事。”

    孟贤怀疑的看着她有些凌乱的头发和多了几道印记的衣服,担心的确定:“真的没事?”

    孟倩幽点头,接过孟逸轩默默递过来的帕子擦了一下额头的汗珠:“真的没事。大哥放心吧。”

    孟贤见她口气轻松,不像是发生了什么事的样子,虽然稍微放心了一些,心里却在后悔自己没有坚持跟着去,不知道小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身上怎么会有打斗的痕迹。

    孟倩幽也不多说,对几人问道:“吃饱了吗?吃饱了我们走吧。”

    孟贤几人点头,先后出了聚贤楼。

    冬日正午的阳光正好,照在几人身上,暖洋洋的。

    几人没有上马车,漫步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孟杰和孟清好奇,不住的东张西望,一会儿指着这儿大叫,一会指着那儿大喊,像两只快乐的小鸟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孟倩幽也不呵斥他们,悠闲的领着他们来到了布庄。

    一段时日不见,布庄的老板依然记得这个穿着一般,却行止坦然的小姑娘,热情的打着招呼:“小姑娘,今天买点什么?”

    “想给家里人做件衣服,麻烦老板把上好的布料拿出来一些。”孟倩幽回道。

    布庄老板有些奇怪,看小姑娘的穿着依旧是平常的打扮,不像是能买得起上好布料的人家。不过良好的职业素养还是让他笑着回道:“姑娘稍等,我马上让伙计去拿。”

    孟倩幽点头。

    伙计很快把上好的布料搬来,一共是八匹,男士的三匹,女士的五匹。

    孟贤、孟齐、孟逸轩看到这光滑,细腻,色彩纯正的布料,都惊得睁大了眼睛,孟杰和孟清则直接上前,伸出小手轻轻的摸了一下,仰着小脸欢快的说道:“姐姐,这布料好滑。”

    伙计刚想阻止他们,却被老板一个眼神制止住。

    孟倩幽微笑的摸了摸他们的头,对老板道:“这几批布我全要了,算算多少银子?”

    老板和伙计呆愣在当场。

    好一会老板才发出不敢相信的声音:“姑娘是说这八匹上好的布料你全都要了?”

    孟倩幽点头:“对。”

    老板顿时激动的说话都结巴起来:“这、这、这”

    孟倩幽好笑的看着老板被惊喜砸懵的样子,取笑道:“老板不愿意卖吗?”

    “不不不,”老板急忙摆手,一连串的说道:“我只是太高兴了,从小店开张到现在,也从来没有遇到过姑娘这么大手笔的人。”

    伙计也反应过来,快速的拿来算盘放入老板的手中。

    老板激动的手直哆嗦,拨了好几次算盘珠也没有拨到相应的位置。急的额头上冒出了汗珠。

    孟倩幽笑着劝慰:“老板不必着急,慢慢算就是了。”

    老板深吸了几口气,慢慢平静了下来,不好意思的说道:“让姑娘见笑了。”

    孟倩幽摇头。

    老板重新晃了晃算盘,认真的算了起来。

    孟倩幽几人安静的等在一边。

    老板很快算好,看着算盘的数字,迟疑的开口:“姑娘,这八匹布一共是三千两银子。”

    题外话

    今天翻看了一下后台,发现了一些在路刚开始写作时,就陪伴在身边的一些老朋友的身影,谢谢你们对路的默默支持,不离不弃。爱你们,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