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虐心赔偿
    说完后,老板紧张的看着孟倩幽,生怕她反悔。

    孟倩幽点头:“好,我全要了。”

    老板松了一口气,提着的心放了下去,急忙招呼伙计:“还不把这些布匹放到姑娘的马车上去?”

    伙计应声过来。

    孟倩幽阻止他:“慢!”

    老板的心又提了起来。

    “我们还要买一些好点的细布,麻烦老板给介绍一下,哪些比较好。”孟倩幽说道。

    老板的心终于放回肚子里,高兴的指着柜台上的几匹淡红色,轻紫色,青蓝色,青灰色的布料说道:“这些都是比较好的细布,不知道姑娘相中了哪匹?”

    孟倩幽仔细看了看,觉得还行,就问:“不知老板这样的布料还有多少,我想多买一些,回去做衣服。”

    老板一愣,这一匹布能做好多件衣服,这小姑娘家里究竟有多少人,需要买这么多的布匹。遂试探的问道:“不知姑娘家里有多少人,需要这么多的布料。”

    “大概一百多人吧。”孟倩幽回道。

    老板瞠目结舌,立在当场。

    孟倩幽笑着解释:“我家里开了两个作坊,雇了不少的工人做工,我想买点细布回来,过年的时候当做奖励分给他们。”

    老板这才知道是自己想岔了,脸红了红,由衷的说道:“他们能在姑娘的作坊里做工,真是好福气呀。”

    孟倩幽但笑不语。

    老板让伙计又搬了几匹细布过来,算了算,总共是三千一百二十两银子,抹去零头,要了三千一百两。

    孟倩幽痛快的付了钱。

    老板收好银票,望着孟倩幽有些欲言又止。

    “老板有什么话就直说。”孟倩幽笑着说道。

    老板又迟疑了一下,才试探的开口:“我库房里有几匹不小心淋了雨的布匹,有些地方稍微有些褪色。做大人的衣服不行,做孩子的衣服够用,我想送给姑娘做个人情,不知道姑娘要不要?”

    “老板,这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我怎么能不要呢?”孟倩幽惊讶道。

    老板喜笑颜开:“我还以为姑娘看不上那些呢?”说完,让伙计把库房里淋了雨的布匹搬了出来。

    孟倩幽看了看,也就只是布匹边缘的地方淋了雨有些褪色,其他的地方完好无损,遂笑着说道:“谢谢老板,今天我真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老板摆手:“原本这些布料我是想一文钱一尺处理掉的,这些加起来总共也卖不了十两银子,姑娘买了我那么多的布匹,我就做了这个人情,希望姑娘以后有需要布匹的地方再来我们小店里买。”

    “只要我需要,一定来你的店里买。”孟倩幽保证道。

    老板高兴的连连道谢。

    孟倩幽又说道:“老板,麻烦你把这些布匹让人给我们直接送家里去吧,我们的马车实在是盛不下这么多的东西。”

    “我这就让伙计给您送去。”老板爽快的应道。

    孟倩幽说了地址,嘱咐他们把布匹一定要亲自交到孟氏手中。

    伙计连连点头,保证一定送到。

    孟倩幽几人这才出了布店,悠闲的走在街道上,边走边逛。

    走到一个首饰铺子前,孟齐摸了摸怀里的五两银子,停住了脚步:“小妹,我们进去看看吧。”

    孟倩幽微微一愣,随即带头走进首饰店内。

    首饰店里的人很少,只有三两个穿着土气的女人正聚在一起挑选着一些银饰。伙计不耐烦的应付着。看到几人进来,伙计热情的招呼:“您几位来了,快里面请,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待看清是几个小孩子的时候,脸上的热情褪去,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正在挑选银饰的几人奇怪的看了一眼兄妹几人,又低下头接着挑去了。

    孟齐走到一个柜台前,指着一个蝴蝶银饰对伙计说道“麻烦您把这个蝴蝶形状的拿出来我看看。”

    伙计不情不愿的走过来,将放银饰的盘子用力的放在柜台上,不耐的说道:“这个五两。”

    孟齐心喜,拿起银饰对孟倩幽说道:“小妹,你不是一早就相中了这个蝴蝶形状的吗?二哥今天给你买,你试一下好不好看。”

    孟倩幽一愣,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相中过这个银饰。

    “小妹,你戴一下,看看好不好看。”孟齐催促。

    孟倩幽上前,孟齐笨拙的将银饰插在她的头上,高兴的说道:“真好看。”

    “姐姐真好看。”孟杰也拍着手说道。

    孟倩幽对着柜台上的镜子照看,蝴蝶银饰戴在自己的头上,确实十分好看,尤其是那对蝴蝶翅膀随着自己的晃动跟着轻轻的摆动,使得自己也跟着添了一些灵动的气息。

    “谢谢二哥。”孟倩幽看着头上的银饰满意的说道。

    孟齐更加高兴,摸了摸怀里的银子问道:“这个能不能便宜些?”

    伙计撇了撇嘴:“这个银饰是我们店里卖的最好的一款首饰,很多人想买都买不到,五两银子还嫌贵?买不起就不要看这么好的首饰。”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

    孟齐的脸红了红,掏出怀里的五两银子放在柜台上。

    伙计没想到孟齐真的能掏出五两银子,一时有些惊诧,连银子都忘了收。

    旁边挑首饰的几个女人看到孟齐拿出五两银子毫不犹豫的买下这只银饰给自己的meimei,心中也是讶异。看这几个孩子也不像是富贵人家的,怎么会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的银子。

    “既然我们都进来了,不如给娘和大伯母他们也挑一些回去吧。”孟倩幽建议。

    孟贤挠了挠头:“可是我只有那五两银子。”

    “我还有五两。”孟贤说道。

    孟倩幽微笑,对伙计道:“麻烦你再拿出一些出来,我们再挑几个。”

    伙计看孟齐一下子拿出五两银子,以为是哪个小富人家的孩子,顿时收了轻慢之心。摆出恭敬的的态度。准备再好好的介绍一下其他的首饰。可听到孟贤说他们还剩下五两银子想买几个首饰的时候,那种不屑的神情又自然的流露了出来。从柜台里拿出另一个放了好多老款的银饰的盒子,随意的放在柜台上:“这些都是便宜些的,你们可以随便挑。”

    孟倩幽看着盒子里的银饰,款式老不用说,一些还稍微变了颜色,一看就是长久卖不出去剩下的旧货。抬头问道:“有没有好一些的,这些太差了。”

    伙计不满的嘟囔:“就只有五两银子,还想买几件好点的首饰。”

    孟倩幽的脸色沉了下来。

    正在挑选首饰的几个女人看到伙计手里的旧首饰,眼露惊喜,高声问道:“这些首饰怎么卖?”

    “一两银子一支,随便挑。”伙计回道。

    几个女人跑过来,很快一人挑好了一支,高兴的付了钱,满意的戴在头上。

    “我给你们说,这都是纯银打造的,一两银子还不够我们的本钱呢,要不是式样有些过时了,我们还舍不得赔钱卖呢,你们今天算是捡了大便宜了。”伙计故意大声的说道。说完还不屑的看了他们兄妹一眼。

    几个女人高高兴兴的戴着首饰走了。

    孟倩幽沉着脸色又说了一遍:“麻烦你把好点的首饰拿出来一些。”

    伙计没想到她如此执着,自己这样敲打都没有让他们知难而退。无奈的拿出一个盛满精致首饰的首饰盒,轻轻的放在柜台上:“你们可要仔细一些看,莫要碰坏了。”

    孟贤几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精致的首饰,立刻都围了上来,指着盒里的首饰赞叹个不停。

    伙计警惕的看着他们几个,唯恐自己一个不注意,被偷拿走一个,自己半年的工钱都赔不起。

    “小妹,这个好漂亮,娘戴在头上一定很好看。”孟齐拿起一个兰花形状的首饰对着孟倩幽说道。

    “我看看。”孟杰跳起来,扒着孟齐的胳膊说道。

    孟齐一个不稳,首饰掉在了地上,兰花应声摔成好几瓣。

    店内所有的人都愣住

    伙计急忙走出柜台,带着哭音说道:“这可是我们店里最好的首饰了,如今竟然被你们摔坏了,这可怎么办呢?”

    “我们赔。”孟倩幽快速说道。

    “说的好听,这个首饰一百五十两银子,就是把你们几个全卖了,你们也赔不起。”伙计气怒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赔不起?”孟倩幽语气不悦的问道。

    “你们只有五两银子,怎么会赔得起这么贵的首饰。”伙计用几乎哭出来的声音说道。

    “二子,这是怎回事?”一个掌柜打扮的人从后面走了进来,疑惑的问道。

    二子捧着摔坏的首饰走到掌柜的面前,哭诉道:“掌柜的,这几个穷酸孩子非要看咱店里最好的首饰,我叮嘱他们一定要小心一些,谁知道他们还是把这只最好的玉兰花首饰摔坏了。”

    掌柜的皱起眉头,打量他们兄妹一下,看几人果然如二子所说一样,衣着一般,一看就是乡下人的孩子。便对伙计呵斥道:“不是告诉过你吗?轻易的不要让人看这么好的首饰,免得出现什么意外,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

    二子辩解:“我已经告诉过他们了,是他们执意要看的。”

    “滚一边去,看我一会怎么惩罚你。”掌柜的怒斥道。

    二子老实的缩在了一旁。

    掌柜的走到几renmian前,态度傲慢的说道:“这个玉兰花是我们店里最好的首饰了,如今被你们摔坏了,你们说,是把你们的父母叫过来赔给我们,还是咱们去见官。”

    “多少银子,我们赔。”孟倩幽说道。

    “这个玉兰花首饰是一百五十两银子,今天我认倒霉,你们给一百二十两银子就行。不过看你们穿着穷酸,想必家里这一百二十两银子也拿不出来,我看我们还是去见官,让镇长大人判一下是让你们的父母服劳役还钱给我们,还是卖掉你们几个赔给我们。”说完又加了一句:“卖掉你们几个也不值这么多银子。”

    孟倩幽微微一笑,拿起一个梅花首饰问道:“这个多少钱?”

    掌柜的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个小姑娘不但不害怕,还问起另一支首饰的价钱。下意识的回道:“八十两。”

    “这个呢?”孟倩幽又拿起一支问道。

    “八十两。”掌柜的不由自主的回道。

    “那这一盒子加起来多少银子呢?”孟倩幽笑着问道。

    掌柜的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数了数盒子里精致的首饰:“六百五十两。”

    孟倩幽端起盒子,蹲到孟杰、孟清面前笑着对两个小人儿说道:“你们俩想不想做个游戏?”

    望着孟倩幽的笑脸,孟杰脸上的恐惧消失下去,怯怯的问道“做什么游戏?”

    “你们两个把这盒子里的首饰全摔了,谁摔的多,摔的快,姐姐一会给他买好吃的点心。”孟倩幽笑着说道。

    “小妹!”孟贤、孟齐惊呼。

    孟倩幽毫不理会,鼓励的看着两个小人儿。

    孟清上前,拿起那支梅花的首饰,“啪”的一声扔在地上,首饰应声而裂。

    “不错,姐姐一会再给孟清买个糖人吃。”孟倩幽夸赞道。

    “我也要糖人。”孟杰说完也急忙拿起一个首饰摔在了地上。

    “好,杰儿也有糖人。”孟倩幽说道。

    孟杰、孟清喜笑颜开,争先恐后的拿起盒里的首饰摔在地上。

    掌柜的被这变故惊得呆立在当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惊呼着跑过来:“我的首饰!”

    两个小人儿意犹未尽的摔完首饰,高兴的笑个不停。

    掌柜的看着空空的盒子和满地的首饰,怒极:“我要把你们全部送官。”

    孟倩幽起身,把空盒子放在了柜台上,拍了拍手,从怀里拿出一沓银票在掌柜的面前晃了晃:“我们赔。”

    掌柜的立刻闭了嘴,不敢相信的看着她手里的银票。

    店里的所有的伙计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掌柜的,我有点累了,能不能给我们搬几张椅子来,我们好好谈谈赔偿的问题。”孟倩幽随意的说道。

    “哦,好。”掌柜的傻傻的点头。

    反应过来的伙计赶紧搬来椅子。

    兄妹几人舒舒服服的坐在了椅子上。

    “掌柜的,我忘了,您刚才说这些首饰总共是多少两银子来着?”孟倩幽询问道。

    掌柜的赶紧回道“六百五十两。”

    孟倩幽点头:“好像是这个数。”

    掌柜的松口气。

    “不过,看在我们穿着这么寒酸的份上,您能不能给我们打个折呀?”孟倩幽笑着问道。

    掌柜的呆愣,看了看孟倩幽手里的银票,又看了看他们的穿着,懊悔自己看走累了眼,小心的说道:“可以,姑娘给六百两就行。”

    孟倩幽惊呼:“六百两!这么多?我们根本拿不出来呀,这可怎么办呢?”

    掌柜的杀了孟倩幽的心都有了,你拿着厚厚的一沓银票,说拿不出六百两银子,这是在骗鬼呢?

    “要不,您把我们几个送官吧,让镇长把我们兄妹几个卖了,好赔偿你的六百两银子。”孟倩幽好心的建议。

    掌柜的知道孟倩幽这是要找后账了,看了看地上摔碎的首饰,咬着牙陪着笑脸说道:“是我有眼不识泰山,门缝里看人了,希望姑娘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那掌柜的是不准备把我们几个送官了?”孟倩幽接着问道。

    掌柜的依旧陪着笑脸说道:“哪能呢,姑娘说笑了。”

    孟倩幽坐正身体,一本正经的说道:“那好,我们就来谈谈赔偿的问题吧。”

    掌柜的不解,都已经说好了是六百两,还有什么好谈的。

    孟倩幽好心的解释道:“我们今天呢,是带了不少的银票出来,可是我们一会还有别的事情,恐怕银子不够用,掌柜的能不能再给我们便宜点。”

    掌柜的做生意也好多年了,形形色色的人都见过,心里明白自己得罪了这小姑娘,她这是无声的报复呢。狠了狠心,咬牙说道:“五百五十两,不能再少了。”

    “哎呀,您还是把我们送官吧,我们实在是拿不出那么多的银子。”孟倩幽故意皱着眉头夸张的说道。

    掌柜的差点没气死,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姑娘想给多少银子?”

    “四百五十两。”孟倩幽痛快的说道。

    “不可能。”掌柜的断然回道。

    孟倩幽摊了摊双手,舒适的靠在了椅背上。

    掌柜的控制了半天情绪,才开口说道:“四百五十两根本就不可能,连我的本钱都不够。何况姑娘摔碎的都是我们店里最精致的首饰,一时半会我们也做不出来,姑娘这是想逼着我们关门吗?”

    孟倩幽丝毫不松口:“那可怎么办是好?我们是真的拿不出那么多的银子。”

    掌柜的没想到孟倩幽小小的年纪这么难缠,气得差点咬破后槽牙,深深吸了一口气:“五百两,不能再少了。”

    “四百六十两。”孟倩幽还价。

    掌柜的咬牙:“四百九十两。”

    “四百七十两。”孟倩幽继续还道。

    掌柜的跺了跺脚:“四百八十两。”

    “四百七十五两。”孟倩幽接着还道。

    掌柜的气急,没听说还有还五两银子的,刚要坚持四百八十两。孟倩幽却一脸歉意的开了口:“大哥,真是对不住,你那五两银子得借给我用一下。”

    掌柜的默默的吞下涌到喉咙里的血。

    孟贤赶紧从怀里掏出五两银子交给了孟倩幽。

    孟倩幽仔细的数出四百五十两银票,又从怀里拿出一些碎银,认真的数出二十两,加上孟贤的那五两,一脸肉疼的交给了掌柜的。

    看到眼前的一堆散碎银两,掌柜的刚咽下去的血又涌了上来。

    看了看掌柜的已经站立不稳的身形,孟倩幽高兴的站起身,拍了拍手,认真的对孟贤几人说道:“哎呀,娘呀,吓死我了,幸亏我今天出门是带了五千两银票,要不然我们今天肯定被送去官府了。我们还是快走吧,以后再也不来这家黑店了。”说完快步走出首饰铺。

    孟贤几人经跟着走了出去。

    掌柜的一口老血在再也忍不住喷了出来。

    “掌柜的!”伙计们齐齐惊呼。

    走到外面的孟倩幽听到这声惊呼,嘴角露出狐狸般的微笑:竟然想卖了姐,姐不让你倾家荡产,已经是给你天大的面子了。

    “小妹,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害我们白白损失了四百七十五两银子。”孟齐低着头,心疼的说道。

    “没事,这点银子我们一天就挣回来了,二哥不要自责,”孟倩幽安慰他。

    “可是”孟齐还想说什么。

    孟倩幽晃着头上的蝴蝶簪子说道:“二哥,这只蝴蝶簪子真好看,我很喜欢,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样的首饰?”

    孟齐露出笑容,回道:“我们第一次和爹来镇上的时候,你盯着一个小姑娘头上的蝴蝶簪子看了好久,我就知道你喜欢。我偷偷的问过了,她是五两银子买的。所以我把爹娘给的零花钱攒了起来,就为了给你买这个簪子。”

    孟倩幽的心里涌上了好久不曾出现过的异样情绪,让她差点掉出眼泪来。急忙掩饰的欢喜说道:“我很喜欢,谢谢二哥。”

    孟齐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孟逸轩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孟贤迟疑的开口:“小妹,我们今天不会闯祸了吧,我看刚才的掌柜的气得不轻。”

    孟倩幽摆手,笑嘻嘻的说道:“不会有事,顶多就是气的在床上躺半个月而已。”

    “我们不是赔偿银子了吗?他生那么大气干嘛?”孟齐奇怪的问道。

    孟倩幽解释:“你看他的那个首饰铺,应该是一个中等的店铺,店里最值钱的大概就是我们摔碎的那几件首饰了。我们虽然赔了钱,可是那些钱刚够他制作首饰的本钱,再加上精致的首饰都被我们摔坏了,他们一时半会也做不出新的来,如果后面再有顾客shangmen,他们拿不出好的首饰出来,名誉就会一落千丈的,到时候就不会再有高等的顾客shangmen。不能说他们会关门大吉吧,短时间内他们是恢复不过来的。”

    “那我们是不是做的太过了?”孟齐有些担心的说道。

    孟倩幽摇头:“他们店里上到掌柜的,下到伙计,都是看人下菜碟的人,这样的人做生意,短时间内肯定会很火,时间长了就会惹得众怒,即使不是我们,也会有别人惩治他们,他们早晚会落得这个下场的。”

    孟贤、孟齐点头。

    孟倩幽放下这个话题,高兴的说道:“我们难得来镇上一趟,不要被这件事情败坏了兴致。中午的暖阳正好,我们几个好好的逛一下,顺便买一些物品回去。”

    几人点头同意。闲步在街道上,偶尔看到有需要的东西就买一些回去。

    大概逛了有一个时辰,几人有些累了,孟杰、孟清更是没有了开始时欢快的心情,跑到马车上昏昏欲睡。

    孟倩幽清点了一下,感觉要买的东西已经买的差不多了。便对几人说道:“我们去一趟德仁堂,再给爷爷拿几幅补药后,我们就回家吧。”

    几人一起来到德仁堂。

    孟倩幽下了马车,对几人说道:“你们在马车上稍微等一下,我一会就回来。”

    几人点头。

    孟倩幽走进德仁堂内。

    已经是半下午了,德仁堂里看病的人很多,老大夫正坐在医桌旁认真的给病人把脉。

    有眼尖的伙计看到孟倩幽进来,急忙跑上前来问道:“姑娘,您来了。”

    孟倩幽点头,问道:“我想给爷爷抓几幅补药,是不是还需要老大夫开个方子。”

    “一般是这样,不过姑娘要是有以往吃过的药单子,也可以拿出来,我们直接抓药就行。”伙计恭敬的回道。

    孟倩幽沉思了一下,礼貌的问道:“能否麻烦您找纸笔过来,我写一张药单子给你,你们直接抓药就行。”

    伙计慌忙说道:“姑娘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就行了,千万不要这么客气,如果被我们东家知道了,我这工可就不保了。”

    孟倩幽笑笑没有说话。

    伙计快速的把纸笔拿了过来。

    孟倩幽写完以后,递给伙计:“你照着这副单子抓就是了。”

    伙计接过,立刻去抓药了。

    老大夫正好看完一个病人,一抬头,看到孟倩幽,高兴的起身:“姑娘是何时来的,怎么不让伙计说一声?”

    “刚到,看到您正在给病人看病,便没有打搅您。我来给爷爷抓几幅补药,马上就走。您忙您的,不必管我。”孟倩幽笑着回道。

    老大夫看了一眼排队的病人,压低声音对孟倩幽说道:“我们东家正要让人给姑娘捎信,让你过来一趟呢。姑娘既然来了,我这就让伙计去通知东家,麻烦你稍等一下。”

    孟倩幽皱眉:“有什么事吗?”

    老大夫神神秘秘的开口:“是喜事。”说完扬声对一名伙计说道:“你快去告诉东家,就说孟姑娘来了。”

    伙计快步跑去。

    文泗几乎小跑着过来的,一见到孟倩幽,便大嗓门的说道:“我正要叫人去找你呢。”

    所有的人奇怪的看着这边。

    孟倩幽皱眉:文泗这个二货,也不看看有多少人在看病,就不管不顾的大叫,怪不得会被包一凡轻易的调查出来。

    文泗见孟倩幽皱眉,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慌忙解释道:“我是看到你来太高兴了”

    “闭嘴!”孟倩幽呵斥他。抬脚上楼上走去。

    文泗无辜的摸摸鼻子,乖乖的跟在了后面。

    老大夫好笑的看着这一幕,摇了摇头,继续坐在桌前去给病人看病。

    走到二楼,在椅子上坐好,孟倩幽问道:“找我什么事?”

    “我要回京城了。”文泗高兴的说道。

    “然后呢?”孟倩幽问道。

    文泗嘿嘿一笑,讨好的说道:“我想让姑娘帮我配一些药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你是回家又不是去战场,带这些药做什么?”孟倩幽奇怪的问道。

    文泗笑嘻嘻的回道:“去京城路远,万一路上有人偷袭呢?”

    “你不会是得罪了什么人,被人追杀吧?”孟倩幽问道。

    文泗否认:“想我这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美男子怎么会被人追杀呢?你想多了。”

    孟倩幽怀疑的看着他。

    文泗被看的有些心虚,委婉的说道:“我家里的情况有些复杂,一时我也给你说不清。总之你帮我配一些药就行了。”

    孟倩幽了然。大家族里都有些勾心斗角的事情,文泗家当然也不例外。

    孟倩幽问:“你什么时候启程?”

    “腊月初。”文泗回道。

    “这么早?”孟倩幽惊讶。

    文泗的脸霎时通红。

    孟倩幽如同发现了新大陆般惊奇的说道:“你竟然脸红了?”

    文泗的脸更红了。挠着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这次回去是定亲的。”

    孟倩幽更加惊奇了,开口问:“是谁家的姑娘这么倒霉被你相中?”

    文泗也不计较,满脸高兴的回她:“冯家大房的长女冯婧雯。”

    “你一定喜欢她很久了。”孟倩幽断言。

    文泗点头:“从我八岁时就喜欢她了,我做梦都没想到会和她定亲。收到爷爷的来信的时候我都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那恭喜你呀,美梦成真,我回去后立马就给你配药,绝对不会误了你的好事。”孟倩幽说道。

    文泗笑开了花:“借你吉言,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孟倩幽起身,拿起桌上的纸笔,写下一连串的药名,递给文泗:“你让伙计把这些药材抓齐了,回家后我立刻给你配制。”

    文泗扬声叫来伙计,让他按照单子上把药抓齐。

    伙计拿着单子快步下楼。

    文泗接着问道:“我这次回京,你可有什么东西捎给褚大哥的?”

    题外话

    晕了头了,差点忘了发文。亲们,我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