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扩张
    孟倩幽想了一下,腊肠和辣椒油都可以长久保存,可是辣椒油必须用罐子盛着,文泗回京城路途遥远,一不小心可能就摔坏了,遂回道:“我制作了一些腊肠,你给褚将军捎一些回去吧。到时我和配好的药一块给你送来。”

    “腊肠?”文泗疑惑。

    孟倩幽解释:“我制作的一种新的吃食,做法简单方便,送腊肠过来的时候我会顺便把吃法写下来,回京城以后,照着这个方法做就行了。”

    “这么好的东西,我也要。”文泗要求。

    孟倩幽翻了一下白眼:“知道了,少不了你的。”

    伙计很快把药全部抓来,孟倩幽拿在手里,告别文泗,下了楼。

    另一名伙计也已经把药抓好,恭敬的递给孟倩幽。

    孟倩幽掏出银子,准备付账。

    伙计慌忙说道:“东家已经吩咐过了,姑娘拿任何药材都不用付钱。”

    孟倩幽也不推脱,提着药材出了门。

    孟贤赶紧上前,接过她手中的药材放在马车上,嘱咐她上车做好,便赶着马车慢慢悠悠的回了家。

    布店的伙计早已经把布匹全部送了过来,孟氏看着这些布匹惊讶万分,不知道女儿买这么多的布匹做什么,全部收拾妥当以后,就站在门口焦急的张望着。

    孟贤赶着马车刚到门口,孟氏就急忙迎了过来,对刚下马车的孟倩幽急迫的问道:“幽儿,你买那么多的布匹做什么?都快把咱家的屋子占满了。”

    孟倩幽上前抱着孟氏的胳膊,边走边说:“娘,没多长时间就该过年了,这些布匹用来做衣服呀。”

    孟氏还是纳闷:“做衣服哪用的着这么多,一匹就用不了。”

    孟倩幽喷笑:“娘,光咱们家这几口人当然是用不了,不是还有爷爷奶奶家,姥姥姥爷家吗,加起来好几十口人,每人两身衣服,这些布匹还不一定够用呢?”

    孟氏恍然大悟,拍着脑袋说道:“瞧我光顾着着急了,竟然没想到这些。”

    孟倩幽失笑。

    来到孟氏住的屋子里,看着几乎占了一半屋子的布匹,孟倩幽也有些咂舌,买的时候没在意,现在一看,果然是买的多点了。对着孟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指着布匹道:“这几匹好的布料是我们家人自己做衣服用的,细布呢是过年的时候发给工人的,至于那剩下的两匹,是布店老板免费送的,你看看要怎么处理。”

    孟氏惊呼:“免费送的?”

    孟倩幽点头:“说是淋了雨要处理的,看我们买的多,就免费送给了我们。”

    孟氏上前拿起一匹,打开看了一下,惊喜说道:“哎呀,这还是上好的料子呢,要是以往,我们还买不起呢。这点褪色根本就不碍事,做衣服的时候避开就行了。我们今天可是捡个大便宜呢。”

    孟倩幽对做衣服根本不懂,见孟氏如此欢喜,便也跟着高兴,笑道:“既然娘喜欢,就拿来做衣服吧。”

    孟氏点头,摸了摸布料,仔细思量着如何裁剪才能避开被雨淋的那一块。

    孟倩幽笑着走出屋外,正好看到牛蛋小小的身影依偎在孟逸轩的怀里,奶声奶气的说道:“哥哥,我今天来了好几次了,你都没有在,你去哪了?”

    孟逸轩宠溺的说道:“哥哥今天去镇上给牛蛋买好吃的了”说完,拿出一个糖人举到牛蛋面前:“喜欢吗?”

    牛蛋惊呼的接过:“哇,糖人,我喜欢,谢谢哥哥。”

    孟逸轩笑着给了他。

    牛蛋拿着糖人欢快的找孟杰、孟清去玩了。

    孟倩幽的笑容凝在脸上,恶狠狠的瞪了孟逸轩一眼。

    孟逸轩一愣,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孟倩幽哼了一声,转身朝后院走去。

    孟逸轩莫名其妙的看着她略显生气的背影。

    来到后院工房里看了一下,看到仅有几根破掉的肠衣,孟倩幽知道自己的威慑起到了作用。清了清嗓子,对明显速度已经加快了工人说道:“你们这段时间表现的都很好,作为奖励,我决定过年的时候每人再发一身细布衣服的布料。”

    “谢谢东家。”工人们齐声说道。

    “不用,这都是你们努力做工得来的。只要你们以后继续努力,奖励会源源不断的发到你们手中,相反如果有谁不好好干活,不但没有奖励,还有可能会被辞退的。”孟倩幽说道。

    “不会的东家,这种离家又近,工钱又高的活计是多少人想来做的,我们怎么会傻到不好好做工,被您辞退呢?”一个剁肉的大汉边剁肉边高兴的说道。

    所有的工人点头附和,只有黄庄的工人默默低下了头。

    “好,大家加油干,过了年我还有别的活计要招人,表现好的到时可以把你们的家人叫来一起干。”孟倩幽说道。

    一听过年以后有一家人一起挣钱的活计,工人们的热情更加高涨了,恨不能多长出几只手来。

    孟倩幽又到了院子里看了一下晾晒好的腊肠,默默计算了一下,根据现在朱岚和谢江风的xiaoshou量,这些腊肠他们半个月也卖不完,看来等过年的时候可以早早的放工,全家人过个轻松快乐的好年。

    看完腊肠,孟倩幽拎着给孟中举抓的那几幅补药,来到熏肉作坊交给了孟大金:“大伯,这是我给爷爷抓的几幅补药,您拿回去让大伯母给熬一下。还有,你告诉大伯母,我买了你们全家人过年衣服的布料,让她有空过来拿回去,早点把过年的衣服做好。”

    孟大金有些惊愕,随即点了点头。

    孟倩幽走到李大锤夫妇面前,问道:“我买了过年衣服的布料,是让我娘给您们做好拿过来,还是把布料拿过来您自己做?”

    没想到孟倩幽也给他们准备了布料,李氏有些激动,自从两个儿子过世,家里的收入减少,这么多年他们老两口也没舍得买过一件新衣服。遂哆嗦着回道:“我们自己做吧。”

    孟倩幽点头:“明天我给你们送过来,一人两身。”

    李氏摆手:“不用,不用,一身就好。”

    “家里人每人都是两身,你们也不能少。”孟倩幽笑道。

    李氏湿了眼眶:“谢谢。”

    “谢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孟倩幽不在意的说道。

    李氏的眼泪喷薄而出。

    孟倩幽吓了一跳,急忙问道:“您这是怎么了?”

    李氏擦了擦眼泪:“没事。我只是太高兴了。”

    孟倩幽放下心。

    李大锤埋怨道:“你这老婆子,高兴你哭个什么劲?差点吓到东家。”

    李氏回道:“东家都没有说话,你埋怨什么,我就是想哭,你管的着吗?”

    李大锤赶忙说道:“好好好,你哭,你哭。”

    孟倩幽好笑的看着这老两口斗嘴。

    吴大走过来。悄声说道:“东家,我们几人想求您一件事。”

    孟倩幽看他。

    吴大挠了挠头,试探的说道:“我们来做工这么长时间了,一次也没有去看过大哥,他们几个让我来问问,今天晚上我们几个能不能过去看看他。”

    孟倩幽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情绪的问道:“你说呢?”

    吴大被孟倩幽的那一眼看的毛骨悚然,立刻摆手说道:“不去,不去,我们几个绝对不去。”

    “要是让我知道你们几个除了做工以外,还去做别的事情,我就把你们几个吊到山上的大树上,三天三夜也不用放下来。”孟倩幽阴沉下脸说道。

    吴大吓得腿脚发软,一连声的说道:“不会,不会,打死我们也不会去做别的事情。”

    “去干活吧!”孟倩幽说道。

    吴大不敢在停留,赶紧过去干活。

    孙二几人以眼神询问怎么样,吴大垂头丧气的摇了摇头。几人顿时泄了气。

    孟倩幽将这一切不动声色的看在眼里。

    晚上,孟倩幽在给几人布置了数学作业后,便去了自己的屋子里,拿出今天拿回来的药材,想把它们慢慢的全部捣碎。

    门被敲了两下,孟逸轩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可以进来吗?”

    孟倩幽皱眉:“进来吧。”

    孟逸轩一只手藏在身后,推门进来。

    孟倩幽依旧捣着手中的草药,头也不太的问道:“哪道题不会,我给你解释一下。”

    一支蝴蝶的木簪子出现的眼前,孟倩幽抬头,疑惑的看着孟逸轩。

    孟逸轩红着脸,抿了抿嘴唇说道:“我今天在镇上看到的,知道你喜欢蝴蝶,就买了回来。”

    孟倩幽讶异,他们几个一直在一起,她根本就没有看到孟逸轩什么时候买了这支木簪子。

    以为他不喜欢,孟逸轩欢喜的神情退了下去,收紧了手中的木簪,喃喃的说道:“我身上的钱只够买这一个木簪子的,你要是不喜欢,以后我有钱了,再给你买好些的蝴蝶簪子。”

    “谁说我不喜欢,我只是惊讶你什么时候买的这只木簪。”孟倩幽拿过他手中的木簪,白了他一眼说道。

    孟逸轩立刻高兴起来:“我给小弟买糖人的时候,看到了这支木簪,觉得你会喜欢,就买了下来。”

    孟倩幽恍然,怪不得他买个糖人花了那么长时间,当时她还纳闷的问他呢,他解释说买糖人的人多,他等了一会,原来是去买木簪了。

    孟倩幽的心情不知为什么明亮起来,高兴的说道:“谢谢。”

    孟逸轩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我有一件事想求你。”好一会儿,孟逸轩开口说道。

    孟倩幽好心情的问道:“什么事?”

    “我想和你学yingyu。”孟逸轩快速的回道。

    孟倩幽捣药的手停住,抬头疑惑的看着他。惊讶的问道:“你学yingyu做什么?”

    “我不想听不懂你偶尔说的话。”孟逸轩回道。

    孟倩幽愣住。

    “不行吗?”孟逸轩小心的反问。

    “你确定要学吗?yingyu可是很难学的?”孟倩幽问道。

    孟逸轩肯定的点头:“我要学!”

    “好,既然你要学,我就教给你,我还是那句话,既然你要学,就要坚持到底,如果你敢半途而废,我就”

    “你就把我赶出去。”没等孟倩幽说完,孟逸轩接口说道。

    孟倩幽瞪了他一眼:“想的美,我们家养了你这么长时间,你还没报答我们呢,把你赶出去,岂不是便宜了你。如果你敢半途而废,我就罚你每天走一百遍木桩。”

    孟逸轩打了个哆嗦,急忙保证道:“我一定不会半途放弃的。”

    “那好,你现在帮忙捣药,边捣药,我边教给你。”

    孟逸轩乖乖的拿过孟倩幽手中的捣药锤捣起药来。

    孟倩幽悠闲的坐在旁边,脸上露出得意而又发自内心的微笑。

    孟氏从东屋出来,准备去王婶家一趟,告诉她今天女儿拿回来两匹稍微淋了雨的布匹,她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拿一些回去给家里人做衣服。刚走到正屋,就听见女儿一声暴喊:“你到底是不是人呀?”

    孟氏慌忙推开女儿的屋门,惊慌的问道:“幽儿,出什么事了?”

    孟倩幽和孟逸轩齐齐抬头,满脸疑惑的望着孟氏。

    孟氏收住脚步。

    “娘,怎么了?”孟倩幽看到惊慌的孟氏,奇怪的问道。

    孟氏看到屋中两人,松了一口气:“你刚才喊什么呀,把娘吓了一跳。”

    孟倩幽反应过来,笑着解释:“哦,我刚才教了他一些东西,他学的太快,我一时惊讶,脱口而出了一句。

    孟氏放下心来,笑骂道:“什么时候脾气变得这么毛躁了,这点小事也值得你大叫。”

    孟倩幽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孟氏笑着走了。

    孟倩幽不信邪的又教了孟逸轩一些单词,结果孟逸轩全部记住了。

    孟倩幽被打击的体无完肤,连配药的兴致也没有了,懒洋洋的趴在炕上,小声的嘟囔道:“你这么聪明,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看着刚才还神采飞扬的她一下就变得无精打采了,孟逸轩疑惑,小心地问道:“我做错了什么吗?”

    孟倩幽从炕上爬起来,懒洋洋的说道“没,是我做错了,我就不应该教你学yingyu,打击的我一点优越感都没有了。想当初我们训练时,我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学会了yingyu,我以为不会再有比我聪明的人了,结果跟你一比,我什么都不是。”

    “训练?”孟逸轩抓住了关键词。

    孟倩幽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小心的把上一世的事情说了出来,为了避免孟逸轩再追问下去,立刻赶人:“快回去睡觉吧,天不早了,我也要休息了。”

    孟逸轩起身,走了出去。

    孟倩幽懊恼的捶了一下头:警告自己以后一定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要再说漏了嘴。

    卯时刚到,孟倩幽准时起床,穿好衣服来到了木桩前,刚做完热身,孟贤三人也已经来到。

    想到昨天和包一凡的比试,孟倩幽觉得速度上几人还得再加强一下,就说道:“你们的格斗术都练得差不多了,从今天开始,我们重新制定训练计划,把你们的速度提升上来。”

    三人没有意见。

    孟倩幽便建议他们几个每天围着木桩多跑二十圈,并且还说,今天她会想办法弄一些沙子回来,以后让几人负重跑步。这样速度可以提升的快一些。

    三人不知道什么是负重,却也乖乖的按照孟倩幽的说的快步跑了起来。

    所有的动作训练完,几人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孟倩幽有些不满意,却也知道这已经是几人目前的极限。嘱咐几人回屋好好休息一下,明天继续训练。

    三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东厢房。

    孟倩幽一跃而起,稳稳当当的落在木桩上,心中欣喜,没想到昨天的那一场比试,好像冲开了自己瓶颈,让自己这具身体的身手向前世又靠拢了一步。正准备在木桩上快速走几圈的时候,一阵咚咚的敲门声响起,谢江风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孟姑娘,我是谢江风,快开门呀。”

    孟倩幽差点从木桩上摔下来,她就不明白了,这个世界的男人都是二货吗?动不动就大早上跑到别人家的门口大喊大叫,他们不是学过礼仪之道,不是应该知道这样做不对吗?

    无奈的跳下木桩,来到大门前,打开大门,一脸不悦的看着谢江风。

    谢江风焦急的站在门前,看到孟倩幽打开大门,立刻上前一步,着急的说道:“孟姑娘,这次你可要帮帮我呀。”

    孟倩幽皱眉,沉声问道:“什么事?”

    谢江风急忙说道:“我前段时间把腊肠运去了京城,没想到一天就被抢购一空,好多权贵人家没有买到,纷纷对京城分铺的掌柜施加压力,让他不管用什么办法三天之内运送一匹腊肠到京城,否则的话就封了我们的铺子。分铺的掌柜的顶不住压力,快马加鞭让人过来给我送信,我接到信后一晚上没睡,天不亮就过来找姑娘,希望姑娘能帮帮我呀,否则我京城的分铺有可能真的保不住呀。”

    孟倩幽感到奇怪:“这不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你怎么着急成这样?”

    谢江风急忙解释:“要搁以往有这种情况发生,我肯定会乐开了花,可是腊肠不行呀,我手里没有存货呀。”

    “要多少?”孟倩幽问。

    “一万根。”谢江风快速答道。

    孟倩幽也吸了一口气,一万根,现在她所有的存货都加起来,也只有几千根。

    “怎么会要这么多?”孟倩幽脱口问道。

    “分铺的掌柜的说京城各大府邸每种口味的腊肠都定了几十斤,一万根只是一个大概的估计,说不定还不够呢?”谢江风着急的说道。

    “可我的作坊里总共只有几千斤,还要分给朱岚一些,肯定是不够的。”孟倩幽说道。

    “这可怎么办呢在?”谢江风急的团团转。

    孟倩幽沉吟了一下:“这样,我先给你三千根,你运到京城应应急,今天我就再招多一些工人,争取在十天之内把剩下的腊肠制作出来。”

    “三千根怎么够用,我的铺子肯定会被拆了的。”谢江风急道。

    “不会,我教你个方法,保准会帮你保住铺子。”孟倩幽说道。

    谢江风急忙问道:“什么方法?”

    “腊肠运过去以后,你让分铺的掌柜的统计一下,有多少府邸预定了腊肠,然后再把腊肠平均分到每个府邸之中。这样暂时每个府邸都有了腊肠,就不会有那么大的火气了。你再让掌柜的告诉他们,腊肠的制作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我们不能为了他们大量的dinggou而粗制滥造,一定会先保证腊肠的口感。而且也不会用很长时间,等他们家中的腊肠吃完的时候,我们后面的腊肠就会到了。”孟倩幽慢慢的说道。

    谢江风想了一下,点头:“果然是个好主意,谢谢姑娘了,回去后我就给分铺的掌柜的写封信,让他按照你说的去做。”

    压在心头的大石头落了地,谢江风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一大早就来打搅人家的好梦,实在是太唐突了,拱了拱手,歉意的说道:“真是对不住了孟姑娘,谢某一时太着急了,才一大早就过来,请姑娘不要怪罪。”

    孟倩幽不在意的摆手:“没事,只要别有下次了就行。”

    “姑娘放心,绝对不会再有下次。”谢江风急忙回道。

    鬼才信你,孟倩幽心里暗暗腹诽:朱岚也是一再保证不会有下次,结果呢,自己气的恨不能毒哑了她。

    谢江风虽然是匆匆而来,却也准备了好几辆马车,吩咐伙计把三千根腊肠搬上马车后,从怀里拿出二万两的银票交给孟倩幽,说道:“这是二万两银票,除去今天的货款以外,剩下的作为剩余七千跟腊肠的定钱。”

    孟倩幽也不客气,拿过银票,交给了早已经闻声出来的孟贤,嘱咐他:“大哥,入好账。”

    虽然家里有钱了,孟贤也不像卖土豆时候那样一见到银子就双手打颤了,可是一大早就收到二万两的银票,还是让他的心里止不住的哆嗦,小心的接过银票,颤抖着声音说道:“我知道了。”

    谢江风走后,孟倩幽吃过早饭,朱大壮的猪肉也送到了。

    孟倩幽告诉他,自己的作坊扩张了,需要大量的猪肉,让他赶快回去,再送一千斤过来。肉钱到时一块结。还告诉他,自己以后每天都需要这么多的猪肉,让他一定要按时gongying。

    朱大壮高兴万分,感觉自己今年真是走了财运,碰到了这么一个大主顾,短短的一个月,比自己以往一年卖出的猪肉还要多。连忙赶着牛车,连同来的伙计也没等。高兴的回去拉猪肉了。

    猪肉的事情办妥,孟倩幽来到熏肉作坊,找到孟大金。对他说了要扩张作坊,准备大量招人的事情。

    孟大金听后,建议道:“这次我们是短期的大量招人,不如就在村子里招吧,总归是一个村里的,我们也不能做的太过。也算是全了各族族长的一个面子。”

    孟倩幽点头:“就按您说的办吧,招人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不过规矩不能变,他们还是比别的工人每天少五文钱。但是如果他那么踏踏实实干活,不出什么差错,过年的奖励我也会发一些给他们的,就定长工的一半吧。有愿意来的报完名就可以来上工,不愿意来的,我们也不强求。”

    孟大金觉得这样做可行,便料理好作坊的事情,想回家拿一个破盆,跟第一次招工一样,去村里吆喝。

    孟倩幽阻止他,叫来吴大几人,让他们去村里喊一圈,就说自己的作坊又招人了,有愿意来上工的就去自己家门口报名。

    这个差事轻快,吴大几人乐颠颠的就去村里了,一边走,一边吆喝:“腊肠作坊招人了,有想上工的赶紧去报名呀,去的晚了就没名额了。”

    天气已经大冷了,镇上招短工的活也少了,大多数人都发愁的呆在家里,想着快过年了,家里却没有进账,照这样下去,过年的时候家里就真的揭不开锅里。这时就更加的懊悔自己怎么当时脑子一热,辞了那么好的活计呢,要不然过年的时候,说不定家里每人还能买身衣服呢。乍一听到吴大几人的喊声,就从床上直起身子,等到听清了他们喊得是招工的时候,有人连鞋都顾不得穿,急忙跑出大门问道:“你们作坊真的又招人了?”

    “这是我们东家说的,那还有假?你再不赶快去,晚了这么好的活计又没有了。”吴大响亮的回道。

    这人拔腿就往孟倩幽家跑去,家里人提着鞋赶快追上去,高喊着让他穿上鞋再去。这人不理会,一口气跑到门口。

    村里人已经来了不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有。孟大金正坐在桌子前准备登记。

    又过了一会儿,村里人的人几乎都来了,孟倩幽才站起身高声说道:“我原本是不想在村里招人的,可是前几天各位族长找到我家里说情,我必须给他们这个面子。所以今天我的生意扩张,我才派伙计去村里吆喝,让大家过来上工。所以规矩不变,今天来做工的每人比别人少五个铜板,有愿意做的就留下,不愿意做的我们也不勉强。”

    人群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走掉。

    孟倩幽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今天村里人来的太多了,我们作坊招不了这么多的人,我说一下条件,符和条件的就留下。”

    人们屏住了呼吸。

    “第一,男的十五岁以下,四十岁的人我们不要。”孟倩幽说道。

    人们发出一阵叹气声。

    有一些老人和少年走出人群。

    “第二、十五岁以下,五十岁以上的女人我们不要。”孟倩幽接着说道。

    又有一些人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

    孟倩幽走进剩下的这些人中,挑选了四五十个看起来强壮有力的男人出来,让他们去孟大金面前登记。又挑出了六七十个干净利索的女人出来,让她们也过去登记。然后对剩下的人说道:“我们这次就招这么多人,剩下的人回去吧。”

    剩下的人羡慕的看着被选中的人,迟迟不肯离去。

    所有的人做好登记以后,孟倩幽又大声对他们说道:“虽然你们的工钱每天少五文钱,但是只要你们好好的做工,过年的奖励我也会适当的发给你们一些的,暂时定的是长工的一半,可要是你们表现突出,到时奖励和他们一样多也说不定。”

    被选中的人发出一阵欢呼。

    没被选中的人更加羡慕了。

    招人的事情解决了,孟倩幽松了一口气。领着所有的人来到工房,却发现了一个大的问题,工房太小了,根本就容纳不下这么多人干活。

    孟倩幽有些发愁,这么冷的天,不能让这么多人在外面干活吧。

    刚招来的人看到孟倩幽皱起眉头也想到了这个情况,不由得担心的看着她,唯恐自己刚得到的这份好活计,马上就没了。

    孟倩幽环视了一下四周,决定让人在工房的后面用木头再盖一座工房。

    说干就干,孟倩幽当即就对孟二银喊道:“爹,你过来一下,我和你说件事情。”

    孟二银正在卖力的剁猪肉,听到女儿喊她,急忙放下手中的菜刀来到孟倩幽的面前,问道:“什么事。”

    孟倩幽说道:“我今天又找来这么多人做工,现在的工房里盛不下,我想在后面再盖一座工房,你和大舅一起去买些木头回来吧,赶着马车去,这样快一些。”

    吃早饭的时候,孟倩幽把谢江风定了一万根腊肠的事情说了,孟二银知道招人的事情,因此也没有感到惊讶,急忙招呼张柱:“大哥,我们去一起买些木头回来,幽儿说再盖一间这样的工房。”

    张柱应声洗干净手过来,和孟二银一起赶着马车买木头去了。

    孟倩幽对身后的工人说道“没有制作过腊肠的人就去工房里学习一下,制作过腊肠的人去工房的后面清理一下,木头很快就会买回来,到时你们就帮着一起把新的工房盖起来。”

    众人分成两拨,各自忙活去了。

    孟倩幽又快步走到外面,对还没有散去的人群喊道:“你们谁家有稻草,可以拿过来卖,三文钱一斤。”

    上次孟倩幽盖工房的时候,把村里的稻草已经收的差不多了,听到她的喊声,只有几人快步离去。

    孟倩幽皱眉,如果没有稻草,即便搭起了工房也是没有用的。

    “我娘家有稻草,可以让他们过来卖吗?”一个女人小声的问道。

    孟倩幽一喜:“可以,只要能保证是好的稻草都可以拿过来卖。”

    女人转身回娘家送信去了。

    孟倩幽对剩下的人说:“你们谁家的亲戚家里有好稻草的也可以让他们过来卖,也是三文钱一斤,不过只收到下午太阳落山前,在晚我们就不收了。”

    稻草原本就是家里用来烧火的东西,如今孟倩幽能三文钱一斤来收,那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几乎所有的人都立刻转身离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家里有稻草的亲戚,让他们赶快背过来卖掉。

    稻草的事情也解决了,孟倩幽真真正正的松了一口气。就等着孟二银他们买回来木头盖工房了。

    也不知道朱大壮是如何赶的牛车,将近中午的时候竟然又拉过来一千斤的猪肉。见到孟倩幽笑呵呵的说道:“姑娘,我把猪肉给你送过来了。”

    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孟倩幽的心情放松了下来,便起了和开玩笑的心思,笑道:“朱老板,这么短的时间你就回来了,您莫不是长了翅膀吧。”

    朱大壮憨厚的笑了笑:“姑娘说笑了,我哪能长了翅膀呢,我是看姑娘着急,差点赶死了我的这头牛,才能这么快回来的。”

    “哎呀,如果真赶死了这头牛,您这一个月的生意就白做了,您怎么会做这么赔本的买卖呢?”孟倩幽接着打趣道。

    朱大壮不再搭话,摸着脑袋,嘿嘿直笑。

    孟倩幽喊来工人,把牛车上的猪肉全卸下来,让孟贤给朱大壮结了帐。朱大壮哼着小曲慢悠悠的走了。

    孟二银和张柱两人也回来了,后面跟着一排送木头的牛车。

    木头卸完,孟倩幽告诉孟二银和张柱,还是搭和前面一模一样的工房。天黑以前必须搭好,明天上午盖好稻草工人就可以开始制作腊肠了。

    两人点头,指挥工人们马不停蹄的搭了起来。

    孟倩幽看了一会,觉得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转身来到门外。

    门外来卖稻草的人已经排起了长队,远处还源源不断的有人过来。这次依旧是孟贤几人负责收稻草。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几人轻车熟路,分工明确。

    孟倩幽赞赏的点头,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大哥、二哥就能独挡一面了。

    到了晚上,工房果然全部搭好了,和前面的一模一样。工人们也累的够呛。孟倩幽承诺他们,今天搭工房的人们每人加五文钱的工钱。

    工人们一阵欢呼,身上的疲惫一扫而光。

    忙碌了一天,孟倩幽虽然也累了,却还是和往常一样来到西厢房,继续教孟贤几人数学。

    孟贤和孟齐、孟逸轩已经学会了加法和减法,孟倩幽则开始教他们乘法。而孟杰、孟清两个小人儿还停留在减法上。孟倩幽也不着急,慢慢的教导他们。

    “姐姐,我什么时候能去看我爹?”孟清忽然问道。

    孟倩幽摸了摸他的头,笑着问道:“清儿攒的零花钱够给你爹买好吃的了吗?”

    孟清起身跑回睡觉的屋子,小心翼翼的拿了一大堆东西出来:“姐姐,你看,这都是今天去镇上你给我买的好吃的,我都没舍得吃,全部留给了我爹。”

    孟倩幽看了看摆在眼前的烧饼,糖人,点心,还有几个零碎的铜板,心里触动了一下,应道:“等姐姐每天忙完了,就带去看你爹。”

    题外话

    今天更的多,是不是应该有奖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