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shàng mén找碴
    第二天天刚亮,孟氏打开大门,却发现村里刚找来的工人已经站满了门口。

    孟氏大惊,急忙喊道:“幽儿,你快过来看看!”

    孟倩幽几人刚练完武功,正准备回屋去洗漱一番,听到孟氏的喊声,齐齐跑来门口。看到门口的这许多人,也是一愣。

    “东家,昨天的工房还没有盖完,我们今天早早过来,想提前把工房搭好,我们这些人一会好做工。”一个男人顶着满头的雾水,哆哆嗦嗦的说道。

    “是啊,东家,我们现在开始干活,等到其他村里的人来了,我们的房顶就铺好了,绝对耽误不了今天所有人制作腊肠。”另一人也说道。

    还有的人说道:“这都是我们自愿来的,东家不用给我们加工钱。”

    “对啊,对啊,都是一个村里的,这就当做是我们帮忙了。”有女人也说道。

    孟倩幽沉默了一下,大声说道:“谢谢大家了,今天就算你们加班,工钱我还是会多发给你们的。”

    人们都说不用。

    孟二银刚起床,看到村里人这么早过来也是很吃惊,等知道了人们早来的用意,顿时感动的不行,一个劲的道谢,急忙带头来到大院中。

    冬天的天气寒冷,早上的雾气还没有散去,木头搭的工房有有些湿滑,并不好攀爬上去。人们小心翼翼的把稻草一点点的铺在上面。

    孟氏准备做饭,孟倩幽问道:“娘,家里还有多少白面?”

    作坊里每天中午都要管外村的人一顿午饭,家里每天存放的粮食不会少,可是白面却不是很多。孟氏看了看,回道:“大概还有一百斤。”

    “全用上吧,烙成大饼,给今天早上来做工的人做一顿丰盛的早饭。”孟倩幽说道。

    孟氏点头:“好,我去喊你王婶过来帮忙。”

    “光王婶你们两个也不行,我一会让大哥去把三婶和吴家的大儿媳和孙家的也喊来吧,人多还快些。你现在把要用的东西准备好。”孟倩幽说。

    孟氏急忙去准备白面和早饭要做的菜。

    孟倩幽喊孟贤、孟齐两人过来,让孟奇去喊孟三铜家的,孟贤去喊吴家的大儿媳和孙家的。告诉他们,今天上工早,每人会多发十个铜板的工钱。

    两人飞奔而去。

    孟倩幽去隔壁喊王婶。

    王婶正要做早饭,见孟倩幽过来喊她,二话不说,就过来了。

    孟三铜家的和另外两个女人也一路小跑着过来,知道是要烙饼,挽起袖子,和面的和面,摘菜的摘菜。急着忙活起来。

    孟倩幽看一切安排妥当,来到后院,看房顶铺了多少。

    就这一小会的时间,人们已经掌握了如何避免湿滑,快速铺稻草的技巧,手头上的速度也快了起来。递稻草的递稻草,铺房顶的铺房顶,人们一心一意的干着自己手中的活计,没有了平常的喧闹声,一切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孟倩幽走进大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安静的和谐画面,心里有些触动,觉得以往是不是做的有些太过了,是不是应该给村里的人们一个弥补的机会。

    孟二银本来也想上去铺房顶的,可人们说什么不让,他只好在下面紧张的走来走去。看到有人稍微有些不稳,心就提到嗓子眼,恐怕出一些什么意外的事情。

    等到张柱领着自己村里的工人过来上工的时候,房顶已经全部铺完了,张柱有些咂舌,对其中的一人问道:“你们不会是天刚亮就过来了吧?”

    这人笑笑,没有说话。

    张柱领着工人去上工,刚铺完房顶的村里人也准备去上工,却被孟倩幽喊住:“今天早上大家大家辛苦了,我们准备了一些白面烙饼,咸菜和稀粥,你们吃过再去上工吧。”

    没有想到东家会给自己准备了早饭,人们心里一阵激动,再次懊悔自己以前怎么就瞎了眼,没有看到东家的好呢。

    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那人说道:“不用了,东家,我们都是吃过饭来的。”

    “哦,那你早饭吃的是什么?”孟倩幽问他。

    男人一噎,没有回答上来。

    “吃吧,已经准备好了,不吃白不吃,错过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孟倩幽开玩笑。

    人们也哄堂大笑,不再推辞,上前拿起烙饼,盛好稀粥,蹲在一起就着咸菜吃了起来。

    王婶的小儿子揉着还没睁开的眼睛过来。孟氏赶忙给他拿了一块烙饼,他顿时喜笑颜开,放在嘴里就咬了一大口,那嘴馋的模样引得几个女人一阵大笑。

    吃过了这段时间以来最好的一顿早饭,村里的人们高高兴兴的去上工了,王婶几人洗刷完,也匆匆去了熏肉作坊。

    谢江风的伙计今天没来,朱岚的伙计把需要的腊肠和辣椒油装好后,又去熏肉作坊拉熏肉去了。

    朱大壮今天是和伙计乐呵呵的赶着两辆牛车过来了。

    卸完肉,孟贤给他结了账钱,朱大壮又乐呵呵的走了。

    忙完这一切,孟倩幽来到旧屋院子里,想试做一下从聚贤楼回来后就一直想做的红油。

    孟清走到她面前,仰着小脸问道:“姐姐,我们什么时候去看我爹?”

    孟倩幽想了一下,说道:“我们现在就去。”

    孟清欢呼一声,飞快的跑去屋里把所有的东西都抱在了怀里,迫不及待的说道:“姐姐,我们走吧。”

    孟倩幽摸了摸他的头,对孟逸轩说道:“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吧。”

    孟逸轩有些不解,不知道为什么要让他一块跟着去。

    孟倩幽也不解释,领着孟清出了门。

    孟逸轩紧紧跟上。

    一路上,孟清兴奋的不行,一个劲的催促孟倩幽走快点。

    孟倩幽感觉有些好笑。故意逗他走的很慢很慢。

    孟清急得不行,从怀里拿出一个烧饼,掰下一小块,诱哄道:“姐姐,你要是走快一些,我就把这快烧饼给你吃。”

    孟倩幽大笑,把孟清举起来,在他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孟清的脸立刻红了。

    后面跟着的孟逸轩却沉下了脸。

    几人来到孟家老宅,一进门,孟清就高兴的大喊:“爹,我来看你了。”说完,迈着小短腿奋力朝孟小铁的屋子跑去。

    孟大金家的听见动静急忙走了出来,孟清却早已经跑进屋里去了。

    孟倩幽笑着打招呼:“大伯母。”

    孟逸轩也跟着喊了一声。

    “幽儿和逸轩来了,冷不冷,快屋里做。”孟大金家的高兴的说道。

    两人走进屋内。

    孟中举还是和往常一样,吃过饭后就在屋里溜达,老孟氏正坐在床上修补衣服。

    “爷爷,奶奶。”孟倩幽和孟逸轩同时叫道。

    孟中举点了点头,老孟氏慌忙将床上的破衣服收起来,亲切的招呼道:“幽儿来了,快过来床上做。”

    “谢谢奶奶。”孟倩幽甜甜的说道,并顺势坐在了床上。

    老孟氏拉着她的手,懊悔的说道:“幽儿呀,奶奶上次一时糊涂,错怪了你,奶奶心里有愧呀,幸亏你没有计较,要不然奶奶这心里到死都得愧疚呀。”

    孟倩幽吓了一跳:“奶奶,您别这么说,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老孟氏红了眼眶,拍着他的手说道:“好孩子。有你这样的好孩子,是我们孟家的福气呀。”

    “好了,孩子好不容易过来一趟,别说这些不高兴的了。”孟中举说道。

    老孟氏不说话可,却一直紧紧的抓着孟倩幽的手。

    孟大金家的端来两碗热水:“幽儿,逸轩,天冷了,你们俩喝点热水暖暖身子。”

    “谢谢大伯母。”两人接过热水同时说道。

    孟大金家的摆手:“赶快喝吧,一会就凉了。”

    孟倩幽喝了一口热水,对几人说道:“清儿,这几天闹着回来看看四叔,正好我今天有空,就领着他过来了。”

    “听你爷爷说了,你把清儿教导的很好,奶奶谢谢你呀。”老孟氏由衷的说道。

    “奶奶不用客气,清儿很听话,不会让人费心的。”孟倩幽回道。

    老孟氏叹口气:“话是这样说,可是教导清儿本来是我们的责任,如今却推到了你的身上,我们心里过意不去呀。”

    “奶奶快别这样说,我也没刻意教过他什么。”孟倩幽回道。

    老孟氏还要说些什么,孟倩幽岔开了话题,对孟中举说道:“爷爷,我今天过来,是有一件事和你商量。”

    孟中举坐回了椅子上,问道:“什么事?”

    “我想然让爷爷单独给孟逸轩授课。”孟倩幽回道。

    孟逸轩愣住,没想到她让自己跟着过来是想让自己单独跟着孟中举上课,心中有些不乐意。

    没等孟中举表态,孟倩幽接着说道:“过年以后,我们不是想让他去镇上的学堂上学吗?我想这段时间让您好好的帮他授一下课,免得他到了镇上的学堂以后,跟不上夫子的教程,毕竟他从来没有正规的上过私塾。”

    孟中举摸了摸胡须,应道:“也好。”

    “我不想上。”孟逸轩小声反驳。

    孟倩幽有些生气,加重了语气说道:“你再说一遍?”

    “诗经我已经全部背下来了,论语我也会了,我不想在跟着爷爷单独授课了。”

    “那你会写文章吗?知道写文章需要注意哪些事项吗?”孟倩幽加重了语气问道。

    孟逸轩一时无言,好半天才小声说道:“这些我可以去了镇上的学堂以后再学呀。”

    孟倩幽瞪了他一眼。

    孟逸轩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孟大金家的看到这一幕,捂嘴偷笑。

    孟倩幽接着对孟中举说道:“您生病的这段时间,我教给了他们一些东西,我发现孟逸轩比我们想象到的还要聪明,如果您现在开始严厉的教导他,说不定明年他就能考中童生呢。”

    孟中举霍的站起来,激动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孟倩幽点头。

    孟大金家的和老孟氏也激动的不行,当初孟大金十三岁考中童生,就震惊了整个清溪镇。如果孟逸轩明年能考中童生,那整个清河县还不都得轰动了。

    孟逸轩也抬起头。

    孟中举激动的摸着胡须:“好好好,从明天开始,每天上午,下午让他各过来一个时辰,我要好好的教导他,如果他明年真的能考中童生,我教了这么多年的私塾也算圆满了。”

    “谢谢爷爷,明天我让他准时过来。”孟倩幽说道。

    孟中举点头,好半天激动的情绪才平静下来。

    “大伯母,我买了一些布料,您一会随我过去拿吧,每人两身衣服,大堂哥,二堂哥的也有。”孟倩幽对孟大金家的说道。

    孟大金家的推脱:“你大伯和我说过这事了,谢谢你了幽儿,布料我就不过去拿了,你大伯今年在你的作坊里挣了不少钱,我们还是自己买吧。”

    老孟氏也点头:“对,我们今年手头宽裕了,自己买,那些布料你们就留着自己做衣服吧。”

    “奶奶,我整整买了八匹布,要是只有我们家里的这几口人穿,还不得穿上几十年。您就让大伯母过去拿吧。再说了我给姥姥姥爷他们也买了,如果你们不去拿,要是传出去,人们会说我们不孝顺的。”孟倩幽笑道。

    老孟氏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八匹布?”

    孟倩幽急忙点头。

    “那得花多少钱呀?”老孟氏心疼的说道。

    孟倩幽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没敢说话。

    孟大金家的很少看到孟倩幽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不由的失笑。

    “那就过去拿一些吧。”老孟氏说道。

    “谢谢奶奶。”孟倩幽笑道。

    老孟氏拍拍她的手:“傻孩子,应该是奶奶谢谢你才对。”

    孟倩幽笑笑不说话。

    看了看天色,孟倩幽说道:“我们该该回去了,清儿怎么还不出来,我去看看。”

    老孟氏赶紧起身:“我跟你一块去。”

    孟倩幽笑笑,耐心的等着老孟氏穿好鞋子,一起来到孟小铁的门前。

    孟清的声音传来:“爹,好不好吃,这些都是去镇上的时候,姐姐给我买的,我没舍得吃。给你留着的。”

    孟小铁略有些哽咽的声音传出来:“好吃,这是爹爹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孟清的声音欢快起来:“好吃您就多吃点。我告诉您呀,姐姐对我可好了,每天都给我吃好吃的点心,还有好多零花钱,我都攒了起来,等到爹爹好了,我们就去镇上,我给你买好吃的大包子。”

    孟小铁没有了声音。

    “咦?爹爹,您怎么哭了?是清儿说错什么了吗?”孟清疑惑的声音传来。

    “没有,是爹爹太高兴了,我们清儿长大了,懂事了。”孟小铁哽咽的说道。

    老孟氏推门进去,孟清高兴的扑到她的怀里:“奶奶!”

    老孟氏一把抱住孟清,欣慰的说道:“好孩子。”

    孟小铁悄悄的擦了擦脸上的泪珠。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

    孟小铁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此刻正坐在床上,面前摆着孟清拿过来的那些东西。只是神情有些颓废,一副了无生趣的样子。

    “四叔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还是打算好了以后就找个好的地方去自尽吗,好让爷爷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孟倩幽问道。

    孟小铁惊讶的看着他。

    孟倩幽冷笑:“还真让我猜对了,不知四叔选择的是哪一种?”

    孟小铁低下头不说话。

    “不管你选择了哪一种,你有没有考虑过清儿的感受,李翠花做出那样败坏的事情,被你休弃,已经在清儿的心里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了,如果你再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你让他怎么面对以后的人生?”孟倩幽不客气的逼问道。

    孟小铁抬起头,动了动嘴唇,还是泄气的低下头。

    “清儿这一生还真是悲惨,摊上一个被休弃的娘,一个坏事做尽不知悔改还懦弱逃避的爹,你告诉我,我怎么教导他,才能让他从这种阴影里走出来,快快乐乐的走完一辈子。”孟倩幽继续逼问。

    孟小铁的头垂的更低了。

    孟倩幽嘲讽的看着他:“当初和以你一起为非作歹的那几位,我已经招来在我的作坊里做工了,表现不错,他们前几日想过来看你,我没同意,今天看来我的决定是对的,就你这样一副心死的模样,恐怕会把他们刚刚稳定下来的心思又全部带歪回去的。”

    孟小铁猛的抬头,吃惊的问道:“吴大他们?他们怎么会?”

    孟倩幽冷哼一声:“以吴大财主的为人,你觉得他会放过你手底下的人吗?他们也和你一样,被吴大财主狠狠的打了一顿,扔出大门,好在他们有善良的家人包容了他们。不过你们当初做过的坏事太多了,即使他们想真心改过,也没有人会给他们这个机会。走投无路之下,他们就去打劫,如果不是碰到我,也许现在他们已经全部在大牢里了。”

    “那他们现在?”孟小铁急迫的问道。

    “他们在我的熏肉作坊里。干的是倾倒脏水的活,却每天都高高兴兴的。”孟倩幽说道。

    孟小铁长叹一声,捶着自己的腿说道:“可是我连这样的活计都干不了,我就是废人一个。”

    “我当初真该把你挑脚筋都挑断,让你一辈子彻底的躺在床上。”孟倩幽生气的说道。

    孟小铁彻底不语。

    孟清怯怯的拉了拉孟倩幽的袖子,害怕的说道:“姐姐,求求你,不要挑断我爹的脚筋,我爹会听话的。”

    “如果你还是这个样子,以后我不会让孟清过来看你的,哪怕他会很我一辈子。”孟倩幽冷冷的说道。说完,拉着孟清的手就往外走。

    “谢谢,谢谢你把清儿教导的这么好。”孟小铁感激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孟倩幽头也没回的走出屋门。

    老孟氏随后跟着出来。对孟倩幽说道:“幽儿呀,真是谢谢你了,奶奶这段时间一直提心吊胆你的,唯恐小铁有个意外,今天你的一番话,肯定能把他骂醒了。”

    “但愿吧,奶奶。”孟倩幽回道,随即说道:“奶奶,我回去了,有空再来看你。”

    “好好好。”老孟氏一连声的说道。

    孟倩幽扬声喊道:“大伯母,我们回去了,你跟我一块过去把布料拿回来吧。”

    孟大金家的应声出来,对老孟氏说道:“娘,我去去就回来。”

    老孟氏点头。

    四人一起往外走,还没走到门口,大门“嘭”的一声被踹开,一声粗犷的男人声音响起:“孟小铁呢?让他给我滚出来。”说完,有几个人大步走进院内。

    老孟氏仔细一看,原来是李翠花和他的娘家几个哥哥。

    四人停住脚步,孟清害怕的藏在了孟倩幽的身后。

    “清儿!”一到惊喜的呼唤传来。

    孟清探出头,看清面前的女人是李翠花是,惊喜的大喊:“娘。”

    李翠花上前两步,伸出手,对着孟清说道:“清儿,到娘这里来,娘要想死你了。”

    孟清欢喜的想上前,却被孟倩幽抓紧了手。

    孟清抬头疑惑的看着孟倩幽。

    “不许去!”孟倩幽开口说道。

    孟清脸上惊喜的表情退去,乖乖的站到了孟倩幽的身边。

    “孟倩幽,你个不要脸的死丫头,你凭什么不让我儿子过来?”李翠花开口大骂。

    “李翠花,你个不知廉耻的玩意,你还来我们家做什么?”老孟氏上前几步,破口大骂。

    李翠花软了口气:“娘,我回来看看小铁”没等说完,就被老孟氏打断:“别叫我娘,我可没有你这样败坏门风的儿媳妇。”

    李翠花不说话了,缩在一边。

    踹门的男人不乐意了:“亲家婆,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妹子好心好意的来看望孟小铁,你怎么张口就骂人呢?”

    老孟氏冷哼一声:“李盛,李翠花早就被我们家小铁休了,你这声亲家婆我可担不起。”

    “你还好意思说这事,你们凭什么无缘无故的就把我妹子休弃了,你们今天要是不给出个说法,我就把你们家砸烂了,不然你们还以为我们老李家没人了呢。”后面的一个男人也大声说道。

    李翠花拉了拉男人的袖子,祈求道:“二哥,有话好好说。”

    “她做出了那样不要脸的事情,我们没把她浸猪笼就算仁义至尽了,还无缘无故,你们还真会忘自己脸上贴金。”老孟氏讽刺的说道。

    “你”男人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孟中举从屋中走出来。站在屋门口,威严的说道:“李翠花已经被小铁休弃,自此以后再无任何瓜葛,今天你们几位找shangmen,是想意欲何为?”

    “我们不何为,我们就是来给我妹子讨个说法,”李盛口气强硬的说道。

    李翠花着急的叫了一声:“大哥!”

    “妹子,别怕,今天大哥给你做主,如果今天孟小铁不给一个说法,大哥就打断他的另一条腿。”

    “要什么说法?”孟中举忍着怒气问道。

    李盛摆手:“给你说不着,孟小铁呢?让孟小铁出来。”

    孟小铁艰难的从屋中走出来,冷冷的问道:“你们要什么说法?”

    李盛打量了孟小铁一眼,怪声说道:“人们都传,说你成了残废,我们哥几个还不信,今天一见,你连残废也不如,整个活死人一个,也不知道我妹子中了哪门子邪,非得让我们哥几个过来说情,要给你再重新的过日子。”

    “我呸!”老孟氏气愤的说道:“想再回来和我儿子一起过日子,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亲家婆,我是看在我妹子的面子上,才不跟你计较的,你别蹬鼻子上脸,惹急了我,我可是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的。”李盛气急的说道。

    “你想做什么事呢?”孟倩幽冷冷的问道。

    “去去去,你一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滚一边去,别耽误我们大人说事情。”李盛不耐烦的说道。

    “我要是不滚呢?”孟倩幽问道。

    “不滚待会就拿你开刀,打的你找不到东西南北。”李盛说道。

    孟倩幽不怒反笑:“我真是很期待你怎么把我打的找不到东西南北呢。”

    李盛拉开架势就要上前,嘴里骂道:“你个不知死活的死丫头,不打你一顿,你不知道马王爷长了三只眼。”

    李翠花挡在他的面前,着急的说道:“大哥,我们来的时候不死说好了吗?今天无论如何不动手的。”

    李盛收起架势,不耐烦的说道:“早就给你说了,嫁给邻村的那个王财主做小妾多好,吃香的喝辣的,你可倒好,非得愿意回来,你也不看看,他们家有一个好东西吗?”

    孟大金家的不愿意了:“你怎么说话呢?早饭是吃的大粪吗?嘴巴真这么臭?”

    “大嫂,我大哥是粗人,你别跟他一般见识。”李翠花陪着笑脸说道。

    以前李翠花虽然好吃懒做,飞扬跋扈,却也没有和孟大金家的发生过冲突,听她这样说,孟大金家的便住了嘴。

    “孟小铁,你滚过来,咱们把事好好说道说道。”李盛大声说道。

    孟小铁艰难的往前走了几步,说道:“没什么好说的了,李翠花不守妇道,**不堪,休书我已经给她了,你们走吧,以后不要再来了。”

    “就你这要死不活的样子,我妹子不守妇道怎么了。我妹子还年轻,不能就这样给你守活寡吧。再说了这几年,你在镇上,狂过多少次窑子,睡过多少个低贱的玩意,我妹子说过什么吗?怎么我妹子就这么一次,你们就不依不饶了呢?”李盛气怒的问道。

    孟中举气得咳嗽了两声:“一派胡言。”

    “我怎么胡言了呢?你问问你儿子,他逛过窑子没有?”李盛高声说道。

    孟小铁沉默不语。

    李翠花的大哥更加趾高气昂了:“你们看看,他不说话了吧。肯定不知道去过多少次呢?”

    孟中举气得直打哆嗦:“有辱斯文,不堪入耳。”

    李翠花的大哥哼了一声。

    孟小铁沉声说道:“你们回去吧,无论怎样,我都不会让她回来的,你们死了这条心吧。”

    李翠花“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悔恨的说道:“小铁,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应该被迷了心窍,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来,只要你让我回来,我发誓从今以后我一定好好对你,孝敬公婆,和睦邻里,再也不会做出让你难堪的事情来。”

    孟小铁冷声说道:“不用了,我高攀不起,你还是和王九过你们的逍遥日子去吧。”

    “王九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用百般手段youhuo我做出对不起的你的事情,却在那日事发后,抛下我独自走了,我去吴大财主家找过几次,都被他们轰出门外,我这才知道他不是真心喜欢我,只是利用我来达到他的目的。小铁,这次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让我回来吧,做牛做马都行。”,李翠花凄厉的说道。

    老孟氏讽刺的声音响起:“哎哟,我说怎么今天死皮赖脸的来找我儿子呢?原来是被人利用完一脚踢开了,活该,这就是报应。”

    李翠花转向老孟氏祈求道:“娘,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愿打愿罚我都受着,求求你让小铁答应让我回来吧。”

    “我可担不起你这一声娘,你快别叫了,我怕会折寿。”老孟氏阴阳怪气的说道。

    李翠花转向孟清,着急的说道:“清儿,你快帮娘说说情,让你爹答应让娘回来。娘以后天天给你买好吃的。”

    孟清挣脱孟倩幽的手,扑进孟小铁的怀里,仰着小脸祈求道:“爹,娘知道错了,你就让娘回来吧,清儿不想做没娘的孩子”

    题外话

    票票,让李翠花的报应更大一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