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银子丢失
    孟小铁摸了摸孟清的头,狠心说道:“清儿,这样的娘不要也罢。”

    “不嘛,不嘛,我就要娘,爹你就让娘回来吧。”孟清拽着孟小铁的胳膊祈求着。

    孟小铁闭了闭眼睛,厉声呵斥:“清儿,不要胡闹!”

    从小到大,孟小铁从未有如此严厉的呵斥过孟清,孟清吓得一时呆立在当场。

    李翠花狠狠的磕了两个头,哭求到:“小铁,求求你了,看在清儿的份上,你就让我回来吧。”

    李盛一把拽起她:“妹子,起来,就他这半死不活的样子,你跟了他以后也是活受罪,回去后,哥就给王财主回个信,让他把你抬进门,咱以后舒舒服服的过日子。”

    李翠花推开李盛的手,哭着说道:“我不去,那个王财主已经六十多了,每年都纳好几个小妾,没有一个能活过半年的,我不想也被他折磨死呀。”

    “胡说八道什么?”李盛呵斥她:“王财主为人和善,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那都是那几个小妾消受不了这么大的福气,才暴病身亡的,关王财主什么事情?他已经跟哥保证过了,你进门以后,保证好好的待你,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如果再能有个一儿半女,他就扶你做继室。”

    “我不去,我不去,打死我也不去!”李翠花猛烈的摇着头大声喊着。

    李盛有些生气了,语气不好的说道:“你不去由得了你吗?现在孟家死活不同意你回来,你一个被休的女人回娘家,让我们怎么有脸面对村里人?更何况你的几个侄女都大了,正是议亲的年纪,你这样被休回去,败坏了家里的名声,会连累的你的几个侄女连个好人家都找不到的。到时你几个嫂嫂发起怒来,连爹娘都管不了你的,”

    李翠花抓住李盛的手:“大哥,我求求你了,你千万不要答应王财主,我有银子,只要你们帮我要回银子,我也不回娘家,不会连累几个侄女最后找不到好婆家的。”

    一听有银子,李盛立刻转变了态度,一边拉起李翠花一边说道:“有银子你不早说,咱还用在这低三下四的求他们。走,咱们回家,如果你的几个嫂嫂不同意你回家,哥就打断他们的腿。”

    李翠花的二哥也走过来,拉着李翠花说道:“妹子,走,咱回家,大哥说的对,如果你二嫂敢反对你回家,二哥就休了她。”

    李翠花没有动。

    李盛、李二哥俩疑惑。

    李翠花期期艾艾的说道:“银子是有,可是我被休的时候,并没有拿走,还放在家里。”

    李氏三兄弟的声音蓦的拔高了:“什么?”

    李翠花的声音小了下去:“我被休的时候,什么都没拿,就被他们赶出去了。”

    李盛转身,口气不善道:“这可就是你们的不对了,我妹子跟了孟小铁这么多年,为他生儿育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即使她犯了天大的错误,你们也不能一文不给的就把她赶出去吧。”

    老孟氏哼了一声:“我活这么大岁数了,还没有听说过哪个被休的女人还能分东西的,你们今天真是让我开了一次眼界,让我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不要脸。”

    李盛的脸上挂不住了,恼羞成怒道:“死老太婆,我刚才对你客气,是因为我妹子想回来找你儿子过日子,现在我们有银子了,就没必要对你这么客气了,你要是再不住嘴,我可是不管你多大年纪,照揍不误的。”

    “满口胡言,嚣张跋扈,成何体统?”孟中举气急的说道。

    李盛哼了一声,没有搭理她,扭头对李翠花说道:“妹子,银子放在哪,我们赶快取出来回家吧,免得在这受这窝囊气。”

    李翠花看了看孟小铁,又看了看站在孟小铁身旁眼巴巴的看着他的孟清,咬了咬呀,狠心说道:“在我们住的房子里。”

    “走,我们去拿!”李盛吆喝着转身就要往外走。

    孟倩幽声音不大不小的声音响起:“慢着!”。

    李盛回头,看到又是孟倩幽,气急:“死丫头,你找死是不是?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的你满地找牙?”

    孟倩幽装作害怕的样子后退一步,拍着胸脯说道:“哎呀,我好害怕!吓死我了。”

    李盛得意道:“知道害怕就好,一个黄毛丫头还想跟我叫板,也不打听打听我李盛是谁?”

    孟倩幽亲飘飘的来了一句:“我不知道李盛世谁,但我知道孟小铁家的房子现在是谁的。”

    李盛皱眉:“什么意思?”

    孟倩幽好心解释:“意思就是孟小铁已经把房子卖给我了,那房子现在是我的了。”

    “什么?卖给你了?”李氏兄妹几人惊呼。

    孟倩幽点头。

    李翠花更是不相信的问道:“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孟小铁需要养伤,孟清还需要照顾,两人没有生活来源,不卖房子难道你想让他们两人饿死吗?”孟倩幽反问。

    “可是,爹娘不应该养着他们吗?小铁毕竟是他们的儿子。”李翠花理所当然的说道。

    “笑话,爷爷奶奶现在都是大伯养着,哪有能力养他们?”孟倩幽嘲讽道。

    李翠花还是不相信:“那小铁刚抬回来的那时候他们不是给了一百两银子吗?现在怎么会拿不出银子来养他们两个?”

    “那一百两银子是我给的,就当是买断了我爹和孟小铁之间的兄弟情分,以后我们两家再无任何瓜葛。”孟倩幽好心解释。

    李翠花彻底的说不出话来,傻愣愣的站在当场。

    院中一片寂静。

    好一会儿李盛才蛮横的说道:“就算房子卖给你了,里面的东西总不能也卖给你了吧。放在家里的银子应该还是我妹子的。”

    老孟氏气不过,上前大声说道:“凭什么是你们的?李翠花已经被休了,家里的银子一文也不能给她。”

    孟倩幽阻止她,对李盛说道:“你说的也对。”

    李盛松了一口气:“那我们现在就去取银子,取完银子我们就走。”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这件事得问问我四叔愿不愿意,毕竟那银子现在应该是他的。”孟倩幽说道。

    众人看向孟小铁,李翠花祈求的喊道:“小铁。”

    孟小铁低头看了看眼里闪烁着期盼的孟清,狠心的话终归没说出来,叹了一口气,颓然说道:“去拿吧。”

    “小铁,你疯了吗?这样的女人你怎么还答应让她拿走银子?”老孟氏气怒的责问。

    “娘,看在清儿的面上,给她一条生路吧。”孟小铁回道。

    老孟氏顿住,看了看孟清,没有再说出阻拦的话来。

    李盛大喜:“走,妹子,我们去拿。”

    “慢着!”孟倩幽说道。

    李盛有些气急:“孟小铁已经同意了,你还想怎样?”

    孟倩幽说道:“现在房子里有我的几个工人在住,家里的门锁都换了,这样,我让人通知一下他们,让他们现在回家打开门,也方便你们拿银子。”

    “这还差不多。”李盛小声嘟囔。

    李翠花不相信的看着孟倩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孟倩幽转身对孟大金家的说道:“大伯母,您去作坊告诉大伯和吴大他们,让他们赶快回家把门打开。”

    孟大金家的点头,匆忙绕过几人身边跑去喊人了。

    孟倩幽对孟中举和老孟氏说道:“爷爷,奶奶,你们回屋去吧,照顾好清儿,我和四叔一会就回来。”

    老孟氏点头,对孟清招手:“清儿,到奶奶这儿来。”

    孟清看了李翠花一眼,乖乖的走到老孟氏身边。

    老孟氏牵着他的手和孟中举一起走进屋里。

    孟倩幽转头对李氏兄弟说道:“这银子毕竟也有我四叔的一份,他必须到场,不知你们谁辛苦一下把他背过去。”

    “真麻烦!”李盛嘟囔着来到孟小铁面前,弯下身子,不耐烦的说道:“赶快上来,我们一会取完银子还要赶回家去呢。”

    孟小铁犹豫了一下,趴在他的身上。

    李盛大踏步的朝院外走去,李氏兄妹赶紧跟上。

    孟倩幽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一路上,村里在外面晒太阳的人看到李翠花回来,万分讶异,再看到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她的几个娘家大哥,知道肯定有事发生了,便也尾随在后面,跟着来到孟小铁家看热闹。

    吴大几人还没有过来,李盛把孟小铁泄愤似的放在了院门口,孟小铁吃不住力,疼的差点站不稳,李翠花赶忙上前扶住他。

    孟小铁甩开她的手,勉强咬牙站住。

    李翠花尴尬的站在一边。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用眼神示意孟逸轩过去搀扶孟小铁。

    孟逸轩听话的上前,扶稳了孟小铁。孟小铁没有挣脱。

    吴大几人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孟大金夫妇吃力的跟在后面。

    没等几人站稳,孟倩幽说道:“打开大门,让他们进去拿东西。”

    吴大拿出钥匙,打开大门,李盛几人迫不及待的推门而入。

    “妹子,银子放在哪,快点取出来,我们回去了。”李盛高声问道。

    人们一阵哗然,没想到李翠花竟然是回来拿银子的。

    “在西屋那个破床的下面,我挖了一个洞,把银子放在了罐子里,藏在了里面。”李翠花回道。

    李盛大步走进西屋,扫视了一眼,看见北面墙边有一张破床,想搬动一下,破床却应声散架。李盛吓了一跳,低声咒骂了一句,扒拉开木板,找到那个存放银子的洞,接过老二递过来的铁锨,快速的挖了起来。

    破床散架的声音把吴大几人也惊的够呛,悄悄看了孟倩幽一眼。发现孟倩幽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几人心里一阵哀嚎,赶紧绷紧了自己身上的皮。暗暗骂道:“刘大宝那个该死的,连个床也修不好。如果他们被东家修理了,他们一定会趁着半夜他睡着的时候,扒光了他,扔到山上呆一夜不可。”

    正在倒脏水的刘大宝莫名觉得一冷,打了几个喷嚏,使劲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想着过几天自己就能回家了,再也不用过这种担心受怕的日子了,脸上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

    “找到了!”李盛兴奋的声音传来。

    李三也兴奋的跑进屋里,看着李盛手中的罐子,想到那白花花的银子,咧开了嘴直笑。

    兄弟三人高兴的抱着罐子出来,那小心翼翼的模样,唯恐里面的银子飞走了一样。

    把罐子在地上放好,李盛打开盖子,伸手在里面摸索了一番,半天才拿出一小角银子,不敢相信的问道:“妹子,就这点银子?”

    李翠花傻眼了,不相信的跑到罐子边,伸手在里面摸索了一番,却什么也没有摸到,失声叫道:“怎么可能?我里面整整藏了一百两银子,银子去哪了?”

    人群炸开了锅。

    孟小铁也愣住,不相信的问道:“你哪来的一百两银子?”

    李翠花的眼神躲闪,害怕的说道:“你平常让我给爹娘的钱,我一分没给,全都藏了起来,还有你被打伤的时候他们送来的一百两银子也没有花完,还剩六十两,我也藏在了里面。”

    孟小铁气急:“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连我爹娘的养老钱你也敢昧下,我打死你。”说完,挣扎着就要上前。

    李翠花吓得缩了缩身子。

    “就你这个样子,还敢对我妹子动手,看我不打折你的另一条腿。”被银子丢失气得正不知如何撒气的李盛对要上前的孟小铁凶狠的说道。

    吴大几人不乐意了,挽起袖子上前说道:“你算哪根葱,敢对我们大哥动手,看我们哥几个不打的你满地找牙。”

    李盛还没说话,李翠花扑了过来,一把抓住吴大,厉声问道:“是你,一定是你偷了我的银子对不对?”

    吴大吓了一跳,一把推开李翠花:“瞎说什么呢?鬼才知道你们家里有银子。”

    李翠花被推的坐在地上,哭着说道:“你们这帮丧尽天良的王八蛋,那是我救命的银子呀,你们还我!”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喊道:“吴大。”

    吴大立马说道:“东家,我们冤枉呀,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家里有银子呀。”

    看他的样子不像说谎,孟倩幽看向其他几人。

    孙二几人也急忙齐摇头。

    李翠花依然哭骂个不休。

    孟倩幽不耐烦了,说道:“既然你们没有找到银子,也怨不得我们了,赶快走吧,不要耽误了我的工人上工。”

    “休想!”李盛断然拒绝:“我妹子说有一百两银子就有一百两银子,如今只剩下一小角,肯定是他们当中的几人偷了,让他们几人吐出来,咱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否则的话别怪我们哥几个,不客气了。”

    李二、李三、也大声附和。

    “怎么个不客气?”孟倩幽冷声问道。

    李盛走到孟小铁身边,一把将他推到:“我先打折他的另一条腿,再把你们几个统统的狠揍一顿,直到你们交出银子为止。”

    孟逸轩一直紧紧的扶着孟小铁,李盛的用力一推,孟小铁不支,摔倒在地上,孟逸轩也被带倒在地上,正好被孟小铁压到在身下,疼的呲牙咧嘴。眼泪立马就流了出来。

    吴大几人将过去将孟小铁扶了起来,孟逸轩爬了两爬,没有爬起来。孟大金家的赶紧上前,将他扶了起来。

    孟倩幽怒从心起,高声叫道:“吴大。”

    吴大被她声音里的怒气激的一激灵,立马答道:“在。”

    “他们三个就交给你们了,留下一口气,扔到路边去喂狗。”孟倩幽阴冷的说道。

    “好咧。”吴大高兴的应道。自从来到孟倩幽身边,他们几人一直老老实实的干活,从来没有敢跟别人动手过。如今有了光明正大给人动手的机会,几人异常兴奋,准备好好的在东家面前表现一番。

    “不要!”李翠花快速的爬过来挡在李盛几renmian前,哭求道:“求求你们了,千万不要动手,银子我们不要了,我们马上走。”

    李盛一把拽起他,推到身后:“妹子,别怕,今天我们无论如何也得拿回那一百两银子。”

    “大哥,求求你,我们走吧,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你们会没命的。”李翠花苦苦劝道。

    “笑话,我李盛还没有打不过别人的时候,今天我就让他们知道知道咱老李家不是好欺负的。”李盛嚣张的说道。

    “吴大!”孟倩幽不耐烦的喊道。

    吴大几人拎起身边能用的东西就冲了过去,劈头盖脸的就朝李氏三兄弟打了下去。

    李盛一时没防备,被狠狠打了几下,火大的夺下吴大手中的木棍,打了回去。吴大躲过,抬起一脚想把李盛踹倒。没想到李盛也不是省油的灯,轻巧的躲过,一棍子打在吴大的腿上。吴大疼的抱着腿直转圈。

    孙二趁李盛不备,从后面一把抱住李盛扑倒在地上,吴大立马压了上去。

    正在混战的李二、李三看到大哥吃了亏,急忙想过来帮忙,却也一个不注意,被扑倒在地上。两人急忙反扑,反把周五、李六压在身下。

    几人纠缠在一起。不分上下。

    村里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李翠花不住的在一旁尖叫:“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孟倩幽冷眼看着这一切,高声说道:“吴大,如果你们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的话,就每天晚上给我围着前面的山跑十圈。”

    想到前面那座看不头的大山,吴大几人心里一激灵,浑身立马充满了力气,翻身将几人压在地上一顿猛揍。不一会儿,李氏三兄弟就没了还手之力。

    李翠花爬到孟倩幽面前砰砰砰的磕了几个头,哭求道:“求求你了,饶过他们吧,我只有几个哥哥,如果他们出了什么事情,我爹娘和嫂嫂会撕了我的,饶过他们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回来了”说完,又狠狠的磕了几个头。

    “看在清儿的面上,饶过他们吧。”孟小铁轻轻的说道。

    “只此一回,再有下次,我会让人打的他们这一辈子下不了床。”孟倩幽冷声道。

    “不会的,不会的,以后我们再也不会来了。”李翠花保证。

    “吴大,住手!”孟倩幽扬声喊道。

    吴大几人住手,起身,犹不解气的踢了每人一脚,李盛兄弟三人连哼的力气都没有了。

    李翠花爬过去,惊恐的叫道:“大哥、二哥、三哥,你们怎么样?”

    “还有气,死不了,回去躺上一个月就好了,别忘了你说的话,再让我看到你们,定然不会再轻易的放过你们。”孟倩幽加重了语气说道。

    李翠花连连点头:“我知道了,绝对不会有下次了。”

    看到李盛几人的惨状,村里人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个人同情。

    李翠花试着扶起几人,却根本扶不起来,又对孟倩幽哭求道:“求求你了,让人送我们回去吧,他们这个样子,我一个人根本扶不回去呀。”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

    李翠花又磕了几个响头,苦苦哀求道:“求求你了。”

    孟倩幽对村里人大声喊道:“你们谁家里有牛车的,送他们一趟,我给五十个铜板。”

    张三应声而出,讨好的说道:“我家里有,我送他们。”

    孟倩幽点头:“回来后去我家里领五十个铜板。”

    张三高兴的回家把牛车赶了过来,吴大几人叠罗汉似的把李盛三人扔到牛车上,张三赶着牛车拉着几人慢悠悠的送去李翠花家。

    众人见李翠花兄妹几人被送走了,没有了什么看头,也都纷纷回了家。

    待众人全部走后,孟倩幽对孟大金夫妇说道:“大伯、大伯母,你们把四叔送回去吧,告诉爷爷奶奶,我还有一些事,一会再领孟清回家。”

    孟大金夫妇点头。孟大金吃力的背起孟小铁回了家。

    孟倩幽静静的看着吴大几人。几人有些毛骨悚然,不知道东家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他们,他们刚才打架的时候可是用尽了全力的。

    半晌,孟倩幽才开口说道:“说吧,银子到底是谁拿的?”

    几人互看了一眼,吴大急忙说道:“冤枉呀东家,银子真的不是我们拿的,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屋里埋着银子呀。”

    “哦,那这么说,是银子自己长了翅膀飞了?”孟倩幽阴森森的问道。

    吴大几人吓得差点跪下,却仍然坚持着说道:“我们几人自从来了以后,也就是每天晚上回来睡觉,哪里知道地下埋着银子。再说了,我们哥几个到哪里都是在一块的,如果有银子,我们几个还不得高兴死,早拿着银子回家去了。”

    “嗯?”孟倩幽冷冷的嗯了一声。

    吴大吓得打了自己的嘴巴一巴掌,急忙改口:“我们几个早拿着银子交给东家了。”

    其余四人附和的点头。

    孟倩幽疑惑:“这就奇怪了,你们几个没拿,那银子去哪儿了呢?李翠花不可能说谎的,她说有银子就一定有银子。”

    李六突然说道:“一定是刘大宝拿了。怪不得他这几天这么反常呢?连我们欺负他都乐呵呵的受着,我以为他是想开了,没想到却是偷拿了银子。”说完点点头,加了一句:“没错,一定是他。”

    孟倩幽看了他们一眼。

    周五捅了捅李六的胳膊,李六惊觉自己说了什么,吓得用手捂住了嘴巴。

    孟倩幽吩咐:“去把刘大宝叫过来。”

    李六机灵的飞奔而去。

    刘大宝刚倾倒了一担脏水回来,身上还散发着不小心洒在身上的脏水的味道。

    李六顾不得他身上的臭味,喘着粗气说道:“刘大宝,东家有事找你过去。”

    刘大宝的笑容凝在脸上,试探的问道:“东家找我做什么?”

    “打听这么多做什么?去了不就知道了。快点,东家要发火了。”李六不耐烦的催促。

    刘大宝急忙和李六一起来到住处,看到吴大几人都在,眼神闪了闪,走上前,恭敬的问道:“东家,你找我?”

    孟倩幽打量了他两眼,吩咐道:“吴大,带他去看看。”

    吴大向屋中走去。李六不解的跟在后面,等到看到屋子里破床下被挖出的大坑时,脸一下子就白了,强撑着哆嗦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吴大撇了他一眼,气哼哼的来到屋外。

    刘大宝勉强克制住心里的害怕,腿打颤的来到屋外,装作不解的问道:“东家,这是?”

    在前世训练的时候,就有心理课程,也是孟倩幽学的最好的一门文化课程,见刘大宝这个样子出来,心里已经有了daan,却不动声色的说道:“李翠花今天回来了,说在床底下埋了一百两银子,结果却挖出一个空罐子,我想知道,里面的银子被你们谁拿走了?”

    “我没拿。”刘大宝急忙说道。

    “你们几个都说没拿,难道是银子自己长腿跑了?”孟倩幽反问。

    刘大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也许,也许李翠花记错了也说不定。”

    孟倩幽凑到他面前,一针见血的说道:“就李翠花那样的人就是忘了自己的祖宗是谁,也不会忘了自己的一百两银子放在了哪儿。”

    刘大宝不说话了,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

    “你们几个谁把银子拿走了,坦白交代出来,看在你们这段时间老老实实做工的份上,我可以放你们一马。这件事既往不究。”孟倩幽许诺。

    吴大几人齐齐看着刘大宝。

    刘大宝额头上的汗流得更厉害了。却强撑着一声不吭。

    孟倩幽冷冷的看着他。

    院子里一时静寂无声。

    等到刘大宝后背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孟倩幽才开口对他说道:“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你既然不要,我也就不客气了,吴大!”

    吴大挺身上前:“东家。”

    孟倩幽吩咐:“把刘大宝的嘴堵起来,倒吊在院子里的大树上一个时辰,你们几个轮流看守,一个时辰后不说出银子在哪里,就再吊一个时辰一直到说出来为止。”

    “好嘞!”吴大撸了撸胳膊,兴奋的上前,想抓住刘大宝。李六等人则快速的去找绳子。

    刘大宝吓得“噗通”跪在地上:“东家,我说,银子是我拿的,我放在”

    “吴大,把他的嘴堵起来。”孟倩幽厉声说道。

    吴大看也没看,随手从旁边拿起一个东西塞进刘大宝的嘴里。

    刘大宝吱吱叫着拼命求饶,孟倩幽毫不理会,一挥手,吴大几人快速的把刘大宝捆了起来,合力吊到了大树上。

    孟倩幽对几人吩咐道:“满了一个时辰再放下来,让我知道放的早了,就把你们几个吊上去。”

    “放心吧,东家,这件事我们一定会做好的。”吴大响亮的保证。

    孟倩幽不再停留,领着孟逸轩扬长而去,留下刘大宝在空中拼命的挣扎。

    等孟倩幽走后,吴大几人走到被倒吊着的吴大宝的面前,一人抬高脚踹了一下,嘴里骂道:“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偷拿银子,害的我们差点背了黑锅,今天非得好好的惩治你一番不可。”

    刘大宝被踹的在空中直打转,苦不堪言,想死的心都有了。

    吴大几人又泄愤似的踹了几脚,才回到屋里,躺在床上,悠闲的看着刘大宝。

    孟倩幽和孟逸轩来到孟家老宅,准备接着孟清回去,一进门,却听到孟清的哭着大喊:“爹,求求你了,让娘回来吧,我要娘,我要娘。”

    题外话

    女主手段开始变硬了,心存不良的人们要倒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