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自作孽不可活
    孟小铁没有说话。

    老孟氏轻声哄着孟清:“清儿,听话,你娘做了对不起你爹的事情,已经被你爹休了,我们不能让她再回来了。”

    孟清依旧哭闹不止。

    孟倩幽进门,语气轻柔的对孟清喊道:“清儿,过来。”

    孟清抽抽噎噎的走到她面前。

    孟倩幽蹲下身子,帮他擦了擦眼泪,看着他的眼睛,严肃的说道:“清儿,你娘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被赶出了家门,以后不会再回来了,如果你再这样哭闹下去,会惹得你爹更加难过的。清儿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最心疼你爹了,舍得让你爹难过吗?”

    孟清摇头,抽噎着说道:“我不让爹难过。”

    孟倩幽摸了摸他的头:“所以呢,清儿就不要再哭闹了,免得你爹难过。”

    孟清点头,却还是抑制不住的哭起来:“可是,我想我娘,我想让我娘回来。”

    孟倩幽将他搂在怀里,轻轻的拍打着:“姐姐知道你想你娘,等清儿长大了,再去看她好不好。”

    孟清趴在她的肩头点了点头,哽咽着说道:“好。”

    老孟氏和孟大金家的红了眼眶,将李翠花在心里骂了无数遍。

    等孟清平静下来,和孟中举夫妇,孟大金家的和孟小铁打过招呼,孟倩幽领着他和孟逸轩一起回了家。

    孟清哭闹不止的要李翠花回来,却不知道李翠花现在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张三赶着牛车将李翠花兄妹四人送到了李翠花娘家,刚到达家门口,李翠花就急忙跳下牛车,拼命敲打着家里的大门,凄厉的喊着:“爹、娘,嫂子你们快出来呀,大哥他们出事了!”

    今天早上女儿求着三个哥哥去孟家说情,想要再回去和孟小铁过日子,李氏老两口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却还是抱有一丝希望,期盼着孟家能看在孩子的面子上答应让女儿回去。几人走后,老两口一直在屋里坐卧不安,直到快晌午了,儿子和女儿还没有回来,两人以为孟家已经答应了,稍微安了一下心,谁知这时却传来女儿带着哭音的喊声,老两口和李翠花的三个嫂子赶紧出了门。看到牛车上,被打的遍体鳞伤,几乎没有了呼吸的三人,老两口晃了晃身子,差点没昏过去。

    “出什么事了?怎么被打成这样?”李氏颤抖着声音问道。

    “爹,娘您们先别问了,快把大哥他们抬进去吧,让大夫赶紧过来看看吧,再晚了他们恐怕就没命了。”李翠花着急的说道。

    李翠花的大嫂急忙跑去找大夫,剩下的几人小心翼翼的将三人抬了进去,轻轻的放在床上。

    大夫急冲冲的随着李盛家的跑了过来,看到几人的样子也是骇了一跳,顾不得擦额头上的汗便急忙坐下给几人把脉,好半天才舒一口气,摸着胡须对屋中众人说道:“他们几个大多都是皮外伤,没有大碍,我开几幅药让他们吃下去,吃完之后好好休养两三个月就好了。”

    听说三个儿子没有事情,老李氏夫妇同时松了一口气,对大夫千恩万谢后,嘱咐李盛家的跟着去拿药,客气的把大夫送出了家门。

    李盛家的很快的把药抓回来,几人忙活着熬完药,喂李盛三人喝下,才算真正的松了一口气。

    “翠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三个哥哥怎么会被打成这样?”等一切忙乱过去,老李氏开口问道。

    李翠花支支吾吾的没说出来。

    “你哑巴了,快点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脾气暴躁的李盛家的,口气不善的嚷道。

    李翠花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老李氏吓了一跳:“翠花,你跪下干什么?快起来。”

    李翠花没敢起来,老老实实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当听到自己的丈夫是被孟家打成这样的时候,李盛家的忍不住了,上来就揪着李翠花的头发朝着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你这个破鞋,自己做出不知廉耻的事情,被休了也就算了,还死皮赖脸的非要回去,这下好了,连累你的三个哥哥都被打成了这样,你让咱们这一大家子怎么生活?”

    李翠花吃痛,忍不住挣扎了一下,李盛家的更加生气了,又用力打了几下:“你个自甘下贱的东西,还敢反抗,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李翠花被打的连连尖叫。

    老李氏心疼的喊道:“老大家的,快住手!她是你meimei。”

    李盛家的朝李翠花脸上吐了一口唾沫:“我呸,她也配做我的meimei。我告诉你,娘,今天这事必须让她给一个交代,否则我就带着孩子回娘家,再也不回来了。”

    老李氏吓了一跳,顾不得心疼女儿,急忙劝道:“老大家的,咱有话好好说。你千万不要回娘家。”

    李盛家的气呼呼的说道:“她做了如此肮脏的事情,被休回来,过不了多久附近的几个村子都会传遍的,到时你让我们几个如何出门见人。再说了,大丫她们几个已经到了议亲的年龄,前段时间隔壁的王婆还过来给说了一门好亲事,结果这个破烂货一回来,王婆再也没有上过门,每每遇到,我想上前询问一下事情如何了,王婆就远远的就躲开。这些都是她害的。如今又连累了李盛几人受了这么重的伤,我们一家老小眼看就要吃不上饭了,如果不把她赶出去,我们根本就没有活路了。”

    老李氏明白李盛家的说的都是事实,可闺女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哪舍得把她赶出去,失声痛哭道:“她一个被休了的女人,身无分文,如果被赶出去,就没有了活路呀。”

    “不赶出去也行,”李盛家的松了口:“隔壁村里的王财主,早先就托人捎过话来,说是愿意给五十两银子纳她做小妾,今天就把她嫁过去,封了村里众人的口。”

    “我不嫁!”李翠花疯狂摇头,爬到老李氏面前苦苦哀求道:“娘,我不嫁,那王财主已经六十多岁了,比我爹年纪还大呢,您忍心让女儿嫁过去受罪吗?”

    老李氏也祈求道:“老大家的,我们就不能再想想别的办法吗?听说那王财主不知折磨死了多少小妾,翠花嫁过去,就是死路一条呀。”

    李盛家的断然拒绝:“就这两条路,一条是赶她出去,一条是嫁到王财主家,让她选一条吧。”

    老李氏摸着李翠花的头痛哭出声:“我苦命的闺女呀吗,这可如何是好呀。”

    李翠花听出老李氏已经妥协,吓得魂飞魄散,转身往外爬:“我不嫁,我不嫁,打死我也不嫁。”

    李盛家的上前揪住她的头发,将她拽了回来,对李二、李三家的一使眼色,两人急忙拿来绳子,合力将挣扎不休的李翠花捆了起来,扔去了柴房。

    老李氏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大叫一声:“你们这是要了我的命呀!”便昏厥了过去

    老李头漠然的对大李氏说道:“你去告诉王财主家一声,让他们晚上过来抬人。”

    李盛家的飞奔而去。

    入夜,在老李氏的痛哭声中,五花大绑的李翠花被一顶不起眼的小轿抬入了王财主家,开始了她痛苦不堪的生活。

    李翠花在绝望中挣扎的时候,孟倩幽领着低啜不止孟清回到了家中,孟氏正在给工人们准备午饭,看到孟清哭红的眼睛,不解的问道:“清儿怎么了?”

    孟倩幽简短解释:“李翠花回来了,想要重新回来和四叔过日子,四叔没答应,把她赶走了。清儿一直哭着要娘。”

    孟氏惊诧:“李翠花还有脸回来?”

    孟倩幽点头。

    孟氏上前抱起孟清,长叹一句:“可怜的孩子。”

    孟倩幽走进旧屋的院子里对孟贤说道:“大哥,你过来一下,帮逸轩身上的伤清理一下。”

    孟贤放下手中的伙计,快步走过来,惊讶的问道:“逸轩受伤了?”

    “刚不小心摔倒了,你帮他清理一下伤口,我去拿药。”孟倩幽说完,转身去了自己的屋子里拿药。

    孟贤领着孟逸轩回到睡觉的屋子里,让孟逸轩脱掉身上的衣服他好清理伤口。

    孟逸轩听话的把衣服脱掉,露出被蹭破的地方。孟氏也跟了进来,看到他身上的伤口,心疼不已,埋怨道:“怎么这么不小心?走路也能摔跟头。”

    孟逸轩笑笑没有说话。

    孟倩幽把药拿过来交给孟贤,看到孟逸轩身上的伤口,后悔自己刚才就不该心软,就该让吴大几人把李盛三人扔到路边去喂狗。

    已经停止啜泣的孟清也小大人似的问道:“逸轩哥哥,疼吗?”

    孟逸轩摸了摸他的头,笑着回道:“不疼。”

    孟倩幽哼了一声,转身出了屋。

    午饭以后,张三就赶着牛车回来了,孟倩幽给了他五十个铜板以后,就去新的工房里看工人们的做工情况。

    新的工房里都是黄庄本村的人,好不容易得到这个活计,一个个的格外认真,基本上没有弄破肠衣的情况。孟倩幽转了一圈,看在眼里,暗暗点头。对孟二银嘱咐不同口味的腊肠一定要分开晾晒后,就回到前院,准备去帮一下孟齐炸辣椒油。

    李六跑了进来,小声的对孟倩幽说道:“东家,刘大宝招了,吴大让我过来请东家过去。”

    孟倩幽转身和李六一起来到孟小铁的家里。

    刘大宝已经被放了下来,正浑身瘫软的躺在地上,见孟清幽进来,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吴大乐颠颠的把被一件破衣服包裹的银子捧到孟倩幽面前,讨好的说道:“东家,找到了,整整九十九两银子,被这小子藏在了鸡窝里。”

    孟倩幽推开银子,来到刘大宝面前,居高临下的问道:“刘大宝,你为什么要偷银子?”

    刘大宝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虽然你是卖身给了我,可我对待你和对待他们没有什么两样,一样的发工钱,一样的允许你们回家,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孟倩幽接着问道。

    刘大宝哈哈大笑起来,直到眼睛里流出了泪水,才睁开眼睛恨恨的说道:“你还好意思说没有什么两样,自从我来了以后,你就让我干最脏的活计,每天恶臭不已。不仅如此,你还让我和这几个恶棍住在一起,随时随地的受他们欺负,无论他们何时不高兴了,就会打我一顿出气。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可怜我,让我在修补破床的时候,看到了下面的那个洞,挖出了那一百两银子,我高兴坏了,把他们藏在了鸡窝里,准备哪天回家的时候拿回家里去,好让我爹娘过来给我赎身,没想到天算不如人算,李翠花竟然会回来取银子。让我功亏一篑呀。”

    孟倩幽沉默了一下,说道:“刘大宝,我想你弄错了一件事情,自从你卖给了我的那天起,我就没打算让你赎身,你爹娘有再多的银子也不管用。”

    刘大宝忽然有了力气,从地上爬起来,发疯似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想算计我们家的人,无论是谁。”孟倩幽轻飘飘的回道。

    刘大宝愣愣的看着她。半响,身子被掏空一般绝望的躺回了冰凉的地上,木木的望着天空,一言不发。

    孟倩幽不再理会他,阴恻恻的看了吴大几人一眼。

    吴大几人顿时感觉有嗖嗖的凉风吹过,不觉咽了咽口水,颤颤巍巍的喊道:“东家。”

    “从今天开始,每天晚上下工以后,你们几个围着前面的大山跑五圈,跑不完不许吃晚饭,也不许睡觉。”孟倩幽冷冷的说道。

    几人哀嚎一声,颤抖着求道:“东家,我们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过我们吧。”

    孟倩幽阴森森的笑了,令人毛骨悚然。

    吴大几人吓得跌坐在地上

    孟倩幽拿起一百两银子,转身离去。

    吴大几人半天才回魂,哆嗦着起身,对着地上的刘大宝狠狠踢了几脚,嘴里骂道:“都是你,害的我们几个受罚,看我们以后怎么整治你。”

    刘大宝一动不动,毫无反应,只是呆呆的望着天空。

    孟倩幽来到了熏肉作坊,把九十九两银子交给了孟大金,说是李翠花埋起来的银子找到了,让他马上就把银子拿回去交给孟小铁。

    孟大金没敢停留,拿起银子回了家。

    孟倩幽顺便在熏肉作坊转了一圈,看到所有的工人也是认真的在干活,表扬了众人几句,众人自然是备受鼓舞,干活更加的卖力气。

    孟大金很快回来,孟倩幽离开了作坊,转身往回走。

    一辆华丽的马车从后面过来,孟倩幽侧身躲过,正纳闷着这马车是去谁家的时候,马车帘子被掀起,朱岚兴奋的大嗓门响起:“太好了,姑娘,我正要去你们家里找你呢,没想到却在这里碰到了你。”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

    朱岚跳下马车,来到孟倩幽身边,高兴的说道:“我这次来是有好事要告诉你。”

    孟倩幽脚步没停,开口问道:“什么好事?”

    “我们的辣椒油和辣椒酱订出去了五千罐,半个月后交货。”朱岚兴奋的说道。

    孟倩幽停住脚步,静静的看着他。

    “高兴坏了吧,我乍一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和你一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朱岚得意的说道。

    孟倩幽阴恻恻的开了口:“朱公子,知道我现在最想做什么吗?”

    “当然是放声高呼呀,我就是这样做的。”朱岚回道。

    “你错了,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说到这,孟倩幽停顿了一下。

    朱岚好奇的等着她的下文。

    孟倩幽作势伸出手,恶狠狠的说道:“掐死你!”

    朱岚吓得退后了几步,拍着胸脯说道:“你乐晕头了吗?这是好事呀,你掐死我干嘛?”

    孟倩幽爆cukou:“狗屁的好事!”

    朱岚惊讶的指着孟倩幽不相信的说道:“你一个女孩子家,竟然说脏话。”

    “说脏话怎么了,惹急了我还要sharen呢。”孟倩幽生气的说道。

    朱岚又害怕的后退了两步,感觉离孟倩幽更远了些,才弱弱的问道:“我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孟倩幽逼近朱岚,生气的问道:“你说呢?你每次不打招呼就私自加量,你以为我是机器呢,短时间内就可以给你制作出这么多来。”

    朱岚缩了缩脖子,小声的说道:“我这不是来跟你说了吗?”

    孟倩幽更加生气了,大声吼道:“你这是来说吗,你这是来催货知不知道。”

    朱岚没敢说话。

    孟倩幽不再搭理他,气哼哼的转身回家。

    朱岚眨了眨眼睛,急忙跟上。

    “离我远点,否则我真的会忍不住掐死你。”孟倩幽警告的说道。

    朱岚放慢了脚步,扬声说道:“你不要生气了,赶快想想怎么才能制作出这么多的东西吧,我和对方可是签了合约的,半个月后交不了货就赔三万两银子的违约金。”

    “活该!”孟倩幽恨恨的说道:“现在知道后怕了,签合约的时候怎么不动脑子想一想吗,这么多的辣椒油和辣椒酱我能制作出来吗?”

    “自从我接管家里的生意一来,这是我接到的最大的一个订单,当时脑袋一热,就签下了,冷静下来就后悔了,便马上赶了过来,求姑娘一定要帮帮忙,想法把这批辣椒油和辣椒酱制作出来。”朱岚恳求道。

    “你凭什么认定我就一定会答应你?”孟倩幽生气的问道。

    “姑娘不是说我们是真正的朋友吗?真正的朋友不应该是一方有难时,一方拔刀相助吗?”朱岚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孟倩幽被噎住,一时气急,回身疾走几步,来到朱岚面前,抬起脚,狠狠的对着朱岚的脚踩了下去。

    朱岚吃痛,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脚痛呼。

    孟钱幽气呼呼的回了家

    朱岚今天带来的的伙计把这一切全看到了眼里,眨了眨眼睛,低下了头。

    孟倩幽气哼哼的回到家里,来到孟氏的屋里倒了一杯白开水喝下去,才觉得心里的火气下去了一些。

    正在做工作服的孟氏看女儿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刚想问一句,朱岚随后走进了大门。

    孟氏有些奇怪,平时朱岚都是早上过来拉货的,今天怎么下午就过来了,示意女儿出去迎接。

    孟倩幽哼了一声,没有动。

    孟氏便急忙下炕,穿鞋来到屋外,笑着说道:“朱公子,您来了。”

    朱岚礼貌的打过招呼。

    孟氏高声喊道:“幽儿,朱公子来了,你快出来。”

    “让他去找我大哥,现在辣椒作坊有我大哥负责。”孟倩幽的声音从屋中传来。

    孟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自言自语道:“这孩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没事,伯母,我去辣椒作坊看看。”朱岚说道。

    孟氏点头,领着朱岚来到旧屋的院子里,便回了屋。对屋中还在生气的孟倩幽说道:“你这孩子,今天是怎么回事?朱公子可是我们的大客户,你要得罪了他,看谁以后还帮咱们家卖货?”

    孟倩幽气哼了声,还是没有说话。

    女儿好长时间没有发过小孩子的脾气了,孟氏一时有些纳闷,想要仔细的问问,到底发生了说什么事?

    孟贤从旧屋的院子里噔噔的跑过来,对孟倩幽惊喜的说道:“小妹,朱公子他说,他说”

    “他说要五千罐辣椒油和辣椒酱。”孟倩幽接下了他后面要说的话。

    孟贤高兴的连连点头。

    “半个月你做的出来吗?”孟倩幽冷静的反问。

    孟贤愣住,脸上高兴的神情退去。结巴的说道:“可可是”可是半天,却没有说出来。

    孟氏先是惊喜,后面想到了儿子几人一天只能做十多罐辣椒油,便也发了愁。

    屋里静寂无声。

    过了好一会儿,孟倩幽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孟氏和孟贤吓了一跳,齐齐惊诧的看着她。

    孟倩幽高声说道:“我决定了,做完这五千罐辣椒油和辣椒酱,我就和朱岚绝交。”说完,转身去了辣椒作坊。

    孟氏和孟贤互看一眼,孟贤转身跟着跑了出去。

    孟倩幽来到辣椒作坊,对朱岚说道:“我明天准备一天,你后天把需要的罐子和辣椒全部送来。”

    朱岚喜出望外,连声道谢:“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我有一个要求。”孟倩幽说道。

    朱岚连忙应声:“姑娘请说。”

    孟倩幽蹲下身,在地上写了一个大大的“”,仰头对朱岚说道:“无论你想什么办法,都要让人在罐子的底部刻上这个字。”

    “这是什么?”朱岚奇怪的反问。

    “一个记号,表示这个罐子里的东西是我家制作的。”孟倩幽解释。

    朱岚依然不解,却还是点头应道:“好,我回去后就让伙计把买来的罐子上刻上这种记号。”

    孟倩幽起身,问:“你这五千罐是如何分配的,辣椒油和辣椒酱各占多少。”

    朱岚快速回道:“辣椒油二千罐,辣椒酱三千罐。其中牛肉的两千罐,猪肉的一千罐。”

    孟倩幽点头:“猪肉你别管了,牛肉你负责运过来就行了。”

    “好。”朱岚应道。

    一切商议完毕,朱岚露出了笑容,开玩笑道:“刚才可把我吓坏了,我以为姑娘这次是真的不肯帮我了呢。”

    孟倩幽白了他一眼,冷声说道:“要不是看在你给我介绍了谢江风这个大客户的份上,今天你这五千罐辣椒油和辣椒酱说什么我也不会答应帮你制作的。”

    “不管是因为什么,姑娘总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等这些货运走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的谢谢姑娘的。”朱岚感激的说道。

    孟倩幽摆手:“谢谢就不必了,只要你以后不要再给我突然”惊喜“,我就烧高香了。”

    朱岚哈哈大笑。

    孟倩幽朝天翻了翻白眼。

    朱岚走后,孟倩幽把孟贤、孟齐、孟逸轩三人召集到一起,商量如何才能在半个月内制作出这么多的东西。

    三人一致认为应该先招人,招的人越多越好,人多手快,说不定几天的时间就能全部制作出来。

    孟倩幽摇头:“人不能招的太多,一是人太眼杂,万一有人把秘方泄露出去,我们就得不偿失了。再一个我们的院子太也根本就盛不下那么多人。”

    “那我们招多少人合适?”孟贤问道。

    孟倩幽想了想:“三十人吧,三十人不多不少正好合适。”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三十人也分开?”孟逸轩问道。

    孟倩幽点头:“对,二十人去捣辣椒,五人去烧火,五人打下手,最重要的步骤还是你们几个操作。”

    “那我是不是就不用单独去爷爷家授课了,留在家里帮忙?”孟逸轩高兴的问道。

    孟倩幽瞥了他一眼:“课不能落下,从明天开始,你每天必须准时的去爷爷家,至于炸辣椒油的事情就暂时有我上手,等你上完课回来再接手。”

    孟逸轩脸上露出明显的失望。

    孟倩幽装作没看见,对几人说道:“辣椒作坊是你们的,所以招人、制作、管理这些事情都要你们自己去做。我不插手。不过我给你们算过了,这次差不多能挣一万两银子。”

    三人齐声惊呼:“一万两。”

    孟倩幽点头:“一万两,前提是你们几人必须在半个月内把朱岚需要的东西全部做出来。”

    三人对看一眼,咬牙应道:“好,我们去招人。”

    应得干脆,具体怎么实施三人却没有头绪。孟倩幽也不指点他们,乐呵呵的看着三人聚在一起,各持己见的大声议论着。半响,孟贤一拍脑袋,懊恼的说道:“我们几个争论什么,招人的事情问问大伯不就行了吗?”说完,拔腿就往熏肉作坊跑。孟齐、孟逸轩赶紧跟在后面。

    三人一阵风似的跑孟大金面前。

    孟大金以为出了什么事情,骇了一跳。

    孟贤抓住孟大金的胳膊,急切的说道:“大伯,你教教我们怎么才能招人来做工。”

    孟大金云里雾里的根本就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便开口问道:“你们招人做什么?”

    孟贤喘了一口气,兴奋的说道:“朱公子跟我们订了五千罐的辣椒油和辣椒酱,我们几个做不出来。想找人过来上工,和我们一起制作。但我们不知道如何招人,想让大伯教我们一下。”

    孟大金听清楚了事情的原委,说道:“这件事情好办,你们几个直接去村里吆喝一声就行了。”

    题外话

    要乐极生悲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