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作坊出事
    孟贤呆住,不敢相信的问道:“去村子里吆喝?”

    孟大金点头。

    孟贤和孟齐对看一眼,咽了咽口水问道:“怎么吆喝?”

    孟大金放下手中的活计,说道:“我让吴大他们几个帮你们去吆喝吧。”

    “不用,不用,”孟贤急忙摆手:“小妹说了这件事情让我们自己完成,所以您只要告诉我们怎么吆喝就行。”

    “就是扯开嗓子大喊”我们家招人了,想做工的赶快去登记呀!“就行。”孟大金笑道。

    三人目瞪口呆。

    孟大金知道孟贤、孟齐从小跟着孟中举学习孔孟之道,骨子里已经有了根深蒂固的文人思想,肯定做不来这种在大街上吆喝的事情,便笑着说道:“看你们几个这为难的样子,我还是帮帮你们吧,”

    孟贤犹豫了一下,还是断然拒绝:“谢谢大伯,还是我们自己去吧。”说完,壮士断腕般对孟齐、孟逸轩说道:“小弟,逸轩,我们走!”

    看着三人雄赳赳、气昂昂的迈着大步朝着村里走去,孟大金不由的失笑。

    三人来到村里,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小弟,要不然我们一起喊?”孟贤试探的问道。

    孟齐点头。

    两人同时张开嘴,喊道:“招人喽,有想要做工的过去登记了。”

    孟逸轩“噗嗤”笑出声来:“大哥、二哥,你们这喊声我都听不到,村里人哪能听到。”

    孟贤脸上一红,挠着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有些喊不出来。”

    孟齐点头:“我也是。”

    孟逸轩说道:“我来喊吧。”说完,细若蚊蝇的喊了一句:“招人喽!”

    孟贤、孟齐捧腹大笑:“逸轩,你还不如我们喊得声音大呢。”

    孟逸轩摸摸头也笑了起来。

    笑过以后,三人紧张的心情有所缓解。

    孟贤提议:“我们三人一起大声喊吧,就像我们在镇上摆摊时那样大声吆喝。”

    孟齐点头。

    三人站在村子中间,手拉手,一起使足了劲大喊:“招人喽,有想上工的赶快去登记了。”

    有人闻声出来。

    三人有了信心,各自扯开嗓子大喊了起来。

    村子里闲着的人很快出来,欢喜的跑到几人身边,兴奋的问东问西。

    三人一一作了解答。

    听闻是要招三十人,村里人立刻向孟二银家门口跑去,唯恐跑的慢了登记不上。

    孟贤急的在后面跺脚:“我还没有说完呢,这次是我负责招工,我给你们登记,你们不用跑那么快的。”

    人群已经跑远了,根本就没人听到他说了什么。

    三人互看一眼,拔腿跟着人群也跑了起来。

    人们拼命的跑到孟二银家门前,却发现没有平常登记用的桌子,一时有些纳闷。

    孟贤三人从后面挤过来,走到自己家的大门口站定,微微弯下腰深深喘了几口气。孟贤才大声说道:“这次招工是由我们三人负责,大家不要着急,排好队,我们马上就为你们登记。”

    人群炸开了锅,议论纷纷,不明白怎么是由三个孩子招人,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排好队。

    三人搬来桌子和椅子,放好纸笔。

    孟贤让孟逸轩负责登记,自己和孟齐两人负责筛选。孟倩幽在一边悠闲的看着。

    孟贤看到过两次孟倩幽选人,便也依样葫芦的挑选出年轻力壮,手脚麻利的人,而孟齐则由于兴奋,胡乱指出了十多个人。

    被选中的人满脸兴奋的来到桌前,孟逸轩认真的给每个人进行登记。

    被选中的人登记完毕,孟逸轩数了数,竟然有四十多人,三人顿时傻了眼,求救似的望着孟倩幽。

    孟倩幽摆手,表示自己不管。

    三人无法,嘀嘀咕咕商议了一番,将觉得不符合条件的人又去掉了十个。

    被去掉的人有些不满,想要抗议,看到孟倩幽坐在桌前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便咽下了要抗议的话。

    去掉十人以后,还剩三十多人,孟贤、孟齐、两人围着被选中的人转了几圈,实在是不知道该在去掉谁。

    “既然你们觉得合适,就把这些人全部留下吧。”孟倩幽开口说道。

    孟贤、孟齐顿时齐齐松了一口气,被选中的三十多人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招人完毕,孟贤便把他们带到辣椒作坊,分配好了接下来的十几天里每人需要干的活计,并说明后天再开始来上工,有觉得干不了的可以不用过来。

    众人好不容易才盼到孟家又招工,自然不会白白丢失这样的好机会,纷纷应着后天会准时过来,才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

    等人全部走完以后,孟贤顾不得天气寒冷,一屁股坐在了屋檐下,说道:“累死我了,比我干了一天的活计还累。”

    孟齐和孟逸轩也学着样子坐在了他的身旁。

    孟贤充满愧意的对孟倩幽说道:“小妹,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大哥今天才知道你是多么的不容易。”

    孟倩幽失笑:“大哥,这是你们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难免有些无所适从,等到以后驾轻就熟了,就不会觉得累了。”

    孟贤摇头:“恐怕我永远也达不到小妹那轻松自如的样子。”

    “不会的,大哥一定行的。慢慢来,不着急。”孟倩幽鼓励道。

    几人又商议了一下后天如何开工的事情,天就黑了,工人已经下工,孟氏也做好了晚饭,在院子里招呼几人吃饭。几人快速的起身,来到桌前,端起饭碗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孟氏有些奇怪,平常几个孩子吃饭一向是斯文的,今天怎么连逸轩也没有了吃相。便开口问道:“你们几个干什么去了,饿成这样?”

    孟倩幽加了一筷子菜放到孟清的碗中,笑着回道:“娘,大哥他们今天做了一件大事,到现在还没平静下来,用吃饭来压压惊。”

    “什么大事?”孟氏问道。

    孟倩幽但笑不语。

    孟氏见女儿的样子,便知道不是什么坏事,就没有再追问。

    吃过晚饭,孟贤几人依旧兴奋的不行,孟倩幽便趁机交给了他们数学除法,几人虽然学的认真,却也时不时的开小差,想起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便捂着嘴偷乐一番。

    孟倩幽知道几人一时半会心情平静不下来,就没有留作业,让几人好好的回屋兴奋一番。

    三人欢呼,一起回到屋子里又蹦又跳,惹得孟清和孟杰也跟着去凑热闹。

    一直到很晚,才在孟氏的笑骂声中,进入了美好的梦乡。

    孟倩幽好笑的听着他们的喧闹,感叹自己在多年的shashou训练之下,早已经没有了他们那种没心没肺的心情。想及次,不由的回想起前世的种种,一时感慨,久久才睡去。却在梦中回到了自己前世第一次sharen的样子,猛然惊醒,看了看四周熟悉的墙壁,知道自己是做恶梦了,调整了一下心情,正待入睡,却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一个女人焦急的声音响起:“东家,快开门呀,出大事了,熏肉全都被人抢走了!”

    孟倩幽一跃而起,快速的穿好衣服,几步就跃到大门前,打开大门,李大锤家的焦急的脸庞映入眼帘。

    “东家,不好了,熏肉被人抢走了,大锤也被人打伤了!”见孟倩幽出来,李大锤家的惊慌失措的说道。

    “别急,我回屋去拿药,我们马上过去,路上慢慢说。”孟倩幽安慰。

    李大锤家连连的点头。

    孟倩幽回屋去拿药,李大锤家的在门口焦急不安的等待着。

    孟氏夫妇和孟贤几人也被惊醒,纷纷穿衣出来。

    “娘,你在家看好杰儿和清儿,我们几人过去看看。”孟倩幽对孟氏说道。

    孟氏点头,嘱咐道:“小心些。”

    孟倩幽又对孟二银说道:“爹,我先过去看看,你们几个随后跟来。”说完,不等孟二银回应,便急冲冲出了大门。

    李大锤家的想要跟上,却很快不见了她的身影。

    孟倩幽很快来到李大锤家,只见满院子凌乱,锅台已经被全部砸坏,熏肉的工具被人的到处都是,而几间屋子的门锁也已经被打开,里面的熏肉和熏下水全都不见了。

    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李大锤,孟倩幽快步来到屋子里,看到李大锤正闭着双眼躺在床上,身上有几处明显的伤痕正在往外流血。

    孟倩幽拿出止血药,快速的洒在李大锤的伤口上,血很快被止住。李大锤却没有醒来。

    孟倩幽皱起眉头,把了一下他的脉,发现只是被人打晕了,稍微松了一口气。

    孟二银几人随后跟着过来,看到满院子被糟蹋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齐齐倒抽了一口气。

    李大锤家的冲进屋里,看到李大锤还没醒,害怕的问道:“东家,大锤没事吧。”

    “没事,伤口的血我已经止住了,人只是被打晕了,一会就会醒过来。”孟倩幽安慰道。

    李大捶家的看到李大锤的伤口果然不再流血,又听说李大锤没事,便松了口气,人瘫坐在地上。

    孟倩幽赶紧扶起她,让她坐到了床上。

    等李大锤家的缓了一下神,才开口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的说给我听。”

    李大锤家的点点头,缓缓的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今天晚上她和李大锤跟往常一样,等吴大几人吃过晚饭走了以后,把几间屋子的门锁都检查了一遍,才回屋睡觉。睡到半夜的时候,她迷迷糊糊的感觉外面有动静,悄声叫醒了李大锤,说要出去看看。两人起身,穿好衣服,打开屋门,一起来到外面。却看到几个黑衣人正在从其余的房间了往外搬东西。

    李大锤大喊了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几人吓了一跳,手里的东西差点掉到地上。等到看清是李大锤两口子的时候,就不屑的说道:“老头,不要多管闲事,否则没你们的好果子吃。”

    “你们再不把东西放下,我就喊人了。”李大锤大声说道。

    其中的两个黑衣人对视一眼,放下手里的东西,来到李大锤夫妇面前,好意劝道:“我说老头,这些东西又不是你家的,你管这么多事干什么?听我们的,乖乖回去睡觉,就当什么事情就没发生过。”

    “只要有我在,你休想搬走我们家的东西。”李大锤站到自己媳妇的面前对这两人说道。

    两名黑衣人怪笑一声:“你们家的?你知道你姓什么吗?为了这点东西,连自己的祖宗是谁都忘了?”

    李大锤气急,一头撞了过去:“我撞死你们这些满口胡言的王八蛋。”

    两名黑衣人轻巧的躲过,李大锤撞了个空,扑倒在地上。

    “老头子!”李大锤家的惊叫一声,跑了过去,扶起李大锤。

    两名黑衣人嘲笑:“省省力气吧,就你这老胳膊老腿的,不用我们动手自己能摔断了。”

    李大锤热血上涌,起身扑了过来:“我跟你们拼了。”

    两人见李大锤冥顽不灵,也失去了耐心,抓着李大锤就是一顿猛揍。吓得李大锤家的失声尖叫:“快来人呀,有人偷东西了。”

    所有的黑衣人骇了一跳,一人快步来到李大锤家的面前,挥手将她打昏了过去。

    看到自己的媳妇软绵绵的倒在地上,李大锤以为她已经遭了毒手,顿时气血上涌,死命的挣脱开两人的钳制,拿起手边的一个东西就朝身边的一个黑衣人捅了过去。

    黑衣人痛呼,一个手刀狠狠的劈在了李大锤的勃颈上,嘴里骂道:“我打死你这个不知好歹的老糊涂。”

    李大锤也昏了过去。

    等到李大锤家醒来的时候,李大锤直挺挺的躺在院子里。李大锤家的吓得魂飞魄散,快速爬到李大锤身边,摇着李大锤的身体,疾声叫道:“老头子,你怎么样?快醒醒。”

    李大锤没有反应。

    李大锤家的哆哆嗦嗦的把手伸到他的鼻子下面,感觉到有一丝微弱的气息,才慢慢的将他扶到了自己家的床上,跌跌撞撞的跑去孟二银家喊人。

    “太可恶了!”李大锤家的刚说完,孟贤就气愤的说道。

    孟倩幽起身,对几人说道:“爹,你们在这陪着,等人醒过来。另外院子里的东西不要动。大哥,你跟我一起出去一趟。”

    “幽儿,你们去哪?”孟二银担心的问道

    “这么多的东西,他们一定会用牛车的,我和大哥顺着牛车印去找一下,看看东西被运去了哪里。”孟倩幽回道。

    孟逸轩开口:“我也要去!”

    “不行!”孟倩幽拒绝:“你们几个呆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天亮以后,告诉来上工的人们,作坊今天放假,让他们明天再来。”说完转身走出屋外。

    孟贤赶紧跟上。

    天已经有些微微亮了,村里的大路上有一道明显的车轮印。孟倩幽循着车轮印慢慢的寻找,在半个时辰后来到一处村子旁,车轮印变成了好几条,看来是把熏肉分别装到了不同的牛车上。

    孟倩幽起身问道:“大哥,这是什么地方?”

    孟贤四处看了看,回道:“这是刘庄。”

    孟倩幽扫视了一圈,说道:“大哥,我们回去吧。”

    “咱们不找了?”孟贤问道。

    “所有的东西被分装到不同的牛车上,原有的车轮印变轻,即使我们进村去找,也不一定会找到那辆牛车的。再说了,天已经亮了,我们两个陌生人在村里转悠会打草惊蛇的。”孟倩幽回道。

    孟贤有些着急:“那怎么办?我们的东西就找不到了?”

    “不急,回去我们问一下,很快就会有daan。”孟倩幽笃定道。

    孟贤将信将疑,却还是跟着孟倩幽一块回到李大锤家。

    李大锤已经醒了,看到孟倩幽进来就要挣扎着起身。

    孟倩幽阻止他,说道:“你躺好,我有一件事情要问你。”

    李大锤躺回到床上。

    孟倩幽问道:“你知道刘庄有什么不务正业,偷鸡摸狗的人吗?”

    “知道。”李大锤不假思索的说道:“狗剩的舅舅家的大哥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平时东溜西逛,看到谁家有好东西就会想各种各样的办法弄到手。”

    孟倩幽皱眉,问道:“李狗剩?”

    李大锤点头。

    孟倩幽忽然就笑了,笑的满屋子的人毛骨悚然。

    孟二银咽了咽了口水。小心的问道:“幽儿,你笑什么?”

    孟倩幽收敛了笑意,阴恻恻的说道:“我笑有的人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偏来投,看来我一次次的饶过他们,让他们感觉我脾气很好呢。这次我就让他们见识见识我的手段,定会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屋中众人齐齐打了一个寒颤。

    孟二银急忙劝道:“幽儿,我们还是报官吧,丢了这么多的东西,镇长一定会亲自过问的。”

    孟倩幽摇头:“镇长大人那么忙,哪有时间理会我们这些小事情,我们还是自己解决吧。”

    “可是”孟二银还想再劝。

    孟倩幽打断他:“爹,放心吧,我有分寸的。”说完转身出了大门。

    孟贤急忙跟上。

    屋中留下的renmian面相觑,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些什么。

    孟贤大步追上孟倩幽,担心的问道:“小妹,你要做什么?”

    “待会你就知道了。”孟倩幽回道。

    吴大几人昨天下工后围着大山跑了五圈,回来后累的全身差点散了架,到家后倒头就睡,一觉惊醒发觉天已经亮了,赶紧起床,连洗漱都没顾上,就想往作坊里跑。一开门,看到孟倩幽和孟贤急冲冲的过来,以为自己上工晚了,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孟倩幽在院中站定,对几人喊道:“你们几个过来。”

    吴大几人畏畏缩缩的走到她的面前。

    “你们几个今天不用上工了,跟我去做一件事情,做的好了,工钱照发,做不好了,就再加五圈。”孟倩幽说道。

    几人挺直了身子,响亮的答道:“东家,你就擎好吧,无论什么事情我们哥几个都会办的漂漂亮亮的。”

    孟倩幽转身往村里走去,一边走一边说:“你们几个拿着绳子跟我来。”

    几人兴奋起来,拿绳子肯定是去绑人呀,这是他们最拿手的活了,机灵的拿着绳子乐颠颠的的跟在了孟倩幽的后面。

    孟倩幽领着几人来到李狗剩家的门口,看到栅栏门关着,屋门紧闭,知道一家人还没起床。孟倩幽眼神示意,李六机灵的搬开栅栏门,一行人大摇大摆的来到屋门前。

    吴大想上前敲门,孟倩幽阻止,一脚踹开了屋门。

    李家众人被惊醒,李父高声喝问:“谁?”

    孟倩幽也不回答,直接领着几人来到西屋,指着同样被惊醒的李狗剩对吴大几人说道:“绑起来!”

    吴大几人上前,不由分说的将还没清醒的李狗剩绑了个结结实实。

    李狗剩家的吓的尖叫着缩在了被窝里。

    李狗剩的父母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出来,却看到只穿中衣,五花大绑的儿子被孟倩幽几人带走,老两口大惊失色,高喊声道:“你们这是干什么?”

    “李狗剩伙同他人偷盗我们家的财物,我们要对他施以惩罚。你们最好不要求情,免得连累了你们。”孟倩幽扬声回道。

    老两口立在当场。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带着越走越远。

    “这个孽子,我早就说过让他不要干些鸡鸣狗盗的事情,他偏不听,这下好了,惹了孟家的这个小煞星。这回非得缺胳膊少腿不可。”李父既心疼又恨的骂道。

    李母闻言吓坏了,摇晃着李父的胳膊:“他爹,我们可就这一个儿子呀,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们全家以后还怎么活呀?”

    “你问我,我问谁去,谁知道这个不争气的玩意到底怎么惹到了孟家呀,让他们一大早的就过来抓人。”李父气急的回道。

    “我去问问狗剩媳妇,这两天狗剩到底做了什么?”李母说完,松开李父的胳膊,转身进屋。对哆哆嗦嗦刚穿好衣服的李狗剩媳妇急声问道:“狗剩媳妇,你知道狗剩这两天干了什么吗?”

    李狗剩媳妇眼神闪了闪,摇了摇头。

    “那他这两天晚上出去过没有?”李母又问道。

    “没、没有。”李狗剩媳妇心虚的回答。

    李母出了西屋,对李父说道:“狗剩媳妇说狗剩这两天晚上没有出过门,他们是不是弄错了?”

    “不管弄没弄错,我们还是赶快去族长家,让他帮忙去求个情,去的晚了,说不定真的就出事了。”李父说道。

    李母点头,扬声喊道:“狗剩媳妇,你快出来,我们一起去族长家。”

    李狗剩媳妇应声出来,三人快步往李氏族长家走去。

    孟倩幽走在前面,吴大几人推着五花大绑的李狗剩走在后面,村里早起的人看到,知道肯定又出了什么事情,纷纷跟在后面看热闹。等到了熏肉作坊,看到作坊已经被毁的不成样子,心里就明白了几分。

    作坊里上工的人已经来了,看到作坊一夜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暗暗将破坏作坊的人的祖宗八代问候了一个遍,心里想着如果要是让他们知道了是哪个混账玩意耽误了他们挣钱,非得好好收拾他一顿不可。

    孟倩幽在院中站定,对吴大几人说道:“找一个结实点的树将他好好地吊起来。”

    吴大几人利索的照做,挑了一个一人多粗的大树将李狗剩高高的吊起来,却在快要吊好的时候故意装作手滑的样子一松手,李狗剩面朝下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李狗剩想痛声高呼,无奈嘴里被塞了东西,根本就叫不出声来。

    如此反复了几次,直到李狗剩几乎快要被摔得昏厥过去。几人才将他吊高,绳子结结实实的绑在了树干上。

    孟倩幽将这这一切看到眼里,却没有阻止。

    吴大几人屁颠的走到孟倩幽面前,讨好的说道:“东家,吊好了。”

    孟倩幽赞许的看了几人一眼。

    几人立时乐的找不到了北,寻思这样的事情以后要多做几次。让东家知道他们也是有长处的。

    “李狗剩,你屡次三番对我们家下手,是因为我对你太仁慈了吗?”孟倩幽高声问道。

    李狗剩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

    孟倩幽接着说道:“我上次警告过你,再一再二不再三,如今你第三次犯到了我的手上,你想过你的下场没有?”

    李狗剩惊恐的摇头。

    孟倩幽冷笑一声:“现在才知道害怕,晚了。”说完高声叫道:“吴大!”

    吴大应声上前:“东家。”

    “这么冷的天,李狗剩只穿着中衣,肯定冻坏了,你去生堆火,让他好好的烤烤。”孟倩幽吩咐。

    吴大意会,让李六几人将李狗剩放低了一些,自己则去搬了一些干柴放在下面,拿出火石,准备点火。

    “慢着!”伴随着一声高呼,李父、李母、李狗剩媳妇陪着李氏族长匆匆而来。

    “狗剩!”看到被吊到树上,狼狈不堪的儿子,李母心疼的大叫。

    李狗剩媳妇也惊叫一声想上前,却被吴大几人拦住。

    李氏族长气怒:“孟家丫头,你好大的胆子,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以前,竟然敢动用私刑。”

    孟倩幽摇头:“您错了。我没有动私刑,我只是教训一下偷东西的恶贼而已。”

    “你”李氏族长气噎。好一会才道:“你丢了什么东西?”

    孟倩幽环视了一下院子。

    李氏族长匆忙过来以后就忙着救人,根本就没有看清院子里氏什么情况,如今一细看,也是吸了一口气,暗想:如果真是李狗剩干的,这祸可就闯大了。又一想刚才李狗剩媳妇信誓旦旦的说李狗剩这两天晚上没有出去过,应该不是他,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凭什么说这些就是李狗剩偷的呢?”

    孟倩幽冷哼一声:“就凭他曾经伙同外村人偷盗过我们家盖房的木头,还凭他前段时间过来闹事,妄想把李大锤夫妇卖给我的房屋霸占过去。”

    村里人哗然。李狗剩联合本家的几个人过来闹事他们知道,伙同外村人去孟家偷盗木头他们却从来没听说过。

    孟二银这才想起家里那段被人重新砌过的院墙,女儿当时说是村里有人发癔症给弄倒的他还相信了呢,现在想来应该是被偷木头的人凿开的,女儿怕他担心才故意哄骗他。

    李氏族长心里也是一惊,没想到这个不成器的李狗剩竟然已经犯到了孟倩幽手里了两回。遂缓和语气,商量着说道:“虽说如此,但是昨夜这件事情不一定是他做的,狗剩媳妇已经证明他这两天夜里并没有出去过。”

    孟倩幽冷笑:“族长大人,您是年纪大了吧,李狗剩媳妇的话你也信?”

    李氏族长有些恼怒:“虽然他们不成器,但对我还是尊敬的,绝对不可能对我说谎话。”

    孟倩幽嘲笑的问道:“你确定?”

    被一个小辈连番如此对待,李氏族长的脸面彻底挂不住了,沉声说道:“孟家丫头,你不要天嚣张了,咱们武国还是有王法的。”

    题外话

    坏事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