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小白脸
    “第三个选择就是”说到这里孟倩幽停顿了一下。

    **几人充满期待的看着她。

    孟倩幽故意慢慢的说道:“第三个选择就是你们几个把院子里收拾好以后,就去山上砍一千斤木柴。”说完,往前靠了靠身子,凑近几人,一副期待的样子问几人:“我这个主意好吧,既让你们免了皮肉之苦,也省了我家的卖柴钱。”

    几人想起他整人的手段,哪敢说不好,被迫的点了点头。

    孟倩幽起身,对吴大几人说道:“你们几个将他们看好了,让他们把院子收拾成原来的样子,收拾好了以后,就让他们去山上砍柴,不完成一千斤不许吃饭,不许睡觉。”

    吴大几人高兴的应声,**几人心里哀嚎着瘫在地上。

    孟倩幽不再理会几人,走到李大锤夫妇的屋子里,李大锤夫妇第一次看到孟倩幽这强硬的手段,一时不自觉的心里颤了颤,脸上变了颜色。

    孟倩幽不知道他们的心里所想,看到两人不自然的神态,以为是哪里不舒服,关心的问道:“身上的伤口还疼吗?”

    李大锤急忙摇头:“没事了,已经不疼了。”

    “哪里还有不舒服的地方吗?要不要叫大夫来给你看看?”孟倩幽又问。

    “不用,不用,没什么大碍,我休息一下就好了。”李大锤慌忙说道。

    看他不象真的有事的样子,孟倩幽放下心来。说道:“这些天你们就好好休息吧,作坊里的事情不用跟着忙活了,另外吴大几人的饭菜你们也不用管了,我另外找人给他们做。”

    “谢谢东家。”李大锤夫妇说道。

    孟倩幽摆手:“不用谢,这次作坊出事多亏了你们及时报信,我才能顺利的找到他们几个,要谢也是我谢谢你们。还有,你们以后不要再喊我东家,听着太生分了,直接喊我幽儿就好。”

    李大锤夫妇对看一眼,同时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惊喜,齐声说道:“谢谢幽儿。”

    安顿好李大锤夫妇,孟倩幽走出屋外,看到**五人正在收拾院子,吴大几人则得意的在旁边催促。

    看他们小人得志的样子,孟倩幽感到有些好笑,故意板着脸走到几renmian前,几人立刻点头哈腰的说道:“东家,您就放心吧,我们几个一准认真的看着他们完成。”

    孟倩幽嗯了一声,面无表情的走出院子。

    几人松了一口气,看东家刚才的脸色,他们几个差点以为自己也要受罚了。

    孟氏已经听孟二银说了早上发生的事情,知道女儿这次真的是被惹急了,才对李狗剩下了这么重的手。看到女儿回来,心疼的抱紧孟倩幽,说道:“幽儿,你做的对,娘支持你。”

    孟倩幽瞬间感觉一股汹涌的情绪涌上心头,好一会儿才拼命的压制住,尽量用平静的语调问道:“娘,不怪我太狠了吗?”

    “李狗剩太可恶了,三番五次的祸害咱家,这样的人就该有这个下场。你做的对,谁要是敢在背后议论什么,娘去找他们拼命。”孟氏坚定的说道。

    孟倩幽“噗嗤”笑出声:“娘,您连架都没给人吵过,您知道怎么跟人拼命吗?”

    孟氏被她逗笑,作势打了她一下:“你这孩子,又取笑娘。”

    孟倩幽尖叫着躲过,故意说道:“娘,你又打我,我一定不是您亲生的。”

    “您就不是我亲生的,你是我在柴禾垛里捡来的。”孟氏笑着说道。

    母女笑闹了一番。孟倩幽撒娇道:“娘,我饿了。”

    “想吃什么。娘马上给你去做。”孟氏卷起袖子说道。

    孟倩幽回道:“想吃白面葱花饼,加鸡蛋的那种。”

    “娘马上就给你去做,一会就好。”孟氏说着走进厨房,舀了白面出来,加上水开始和面。

    送柴禾的男子担着柴禾进来,见到孟倩幽立在院子里,急忙打招呼:“东家。”

    孟倩幽想起吴大几人和**几人的饭菜还没有着落,便问道:“我有十多人的饭菜需要人去做,不知道你家里的老人愿不愿意做这份差事?”

    男子大喜,点头应道:“我娘的身体做饭绝对没有问题。”

    “那好,每天做早晚两顿饭,一天三十个铜板,你回去问问,看看能否做的了,如果可以,今天晚上就去熏肉作坊那边做晚饭,所有的食材那边都有。”孟倩幽说道。

    男人感激的道谢:“谢谢东家,我这就回去问问我娘,一会给东家回信。”

    孟倩幽点头,男人飞奔而去。

    孟氏很快做好了鸡蛋葱花饼,拿到堂屋里喊道:“幽儿,快过来趁热吃,一会就凉了。”

    “哎,来了。”孟倩幽响亮的应着走进屋内,看到已经切成块的香喷喷的大饼,连手也没洗,急忙拿起一块放进嘴里狠狠的咬了一大口:“好吃。”

    “慢点吃,别噎着,没人跟你抢。”孟氏在旁边心疼的嘱咐道。

    孟倩幽又咬了一大口,才冲着孟氏笑了笑,含糊不清的说道:“是娘做的太好吃了。”

    孟倩幽吃了一张烙饼,又喝了一碗孟氏温在锅里的热粥,才对孟氏不好意思的说道:“娘,我吃饱了。”

    望着眼前空空的盘子和婉,孟氏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女儿在自己面前吃完,打死她也不会相信孟倩幽这么能吃。

    看她那目瞪口呆的样子,孟倩幽故意问道:“娘,被我吓到了,是不是感觉以后就要养不起我了。”

    孟氏回神,点点头,颇为同意的说道:“是养不起了。照你这样的饭量,咱们家很快就会被你吃穷的。”

    孟倩幽一噎。

    孟氏哈哈大笑,一大早阴郁的心终于开朗开来。

    孟倩幽悄悄松了口气,暗道:逗人开心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卖柴的男子和一名五十多岁的老女人一起过来。男人介绍道:“东家,这是我娘。”

    孟倩幽打量了一下老人,虽然衣衫有些破旧,洗的却很干净,周身收拾的也很利落,整个人看上去气色还好,不是一副病怏怏的状态。便说道:“每天需要做早晚两顿饭,大概十二三个人的样子,活计不累,但也不是很轻松,你的身体能行吗?”

    老人急忙回道:“能行,能行。”

    “那好,您今天晚上就去熏肉作坊做晚饭吧,如果做不了就不要勉强,毕竟身体要紧。”孟倩幽说道。

    老人感激的道谢:“谢谢东家,您就放心吧,我的身体没问题。”

    孟倩幽对送柴的男子说道:“你们现在先去作坊那边熟悉一下,晚上便过去上工吧。”

    两人道了谢,相伴而去。

    孟倩幽看着老人的背影,不知道自己给了她这份活计是好还是坏。

    “孟姑娘,你没事吧?”朱岚的大嗓门从门口传来,打断了孟倩幽的沉思。

    孟倩幽皱眉,不明白朱岚过来做什么?

    朱岚走进门,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的看了她一圈,看她一点事没有,放心的松了一口气:“你没事就好,早上伙计回去一说,作坊出事了,我吓了一跳,唯恐你碰到了什么恶人,赶紧拉着包一凡就过来了,一路上快马扬鞭的,差点没把我们的马累死。”

    孟倩幽抬头,包一凡正悠闲的走进大门,轻松的说道:“我一直在跟他说,就凭你的身手,一般人是对付不了你的,他偏不信,心急火燎的拉着我过来,我的马要是这次累坏了,我非得让他赔一万两银子不可。”

    “包一凡,你打劫呀,就你那破马,能值一万两银子?”看到孟倩幽没事,放下心来的朱岚不满的说道。

    “怎么不值一万两银子,我那马可是军中挑选出来的好马,如果不是”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不是什么?”朱岚好奇的问道。

    包一凡一挥手:“甭管是什么,反正我那马是好马。”

    孟倩幽嗤笑一声:“这点脚力就能累坏了,包公子从哪里淘换来的这样的”好马?“”

    包一凡听出她语气中的讽刺,反击道:“你懂什么?我这匹马是千里挑一的好马,是别人特意送我,以备不时之需的,我平常就没舍得骑过,一直让人好好的伺候着。”

    “所以呢,包公子就把这匹马养成了残废吗?”孟倩幽讽刺道。

    包一凡一噎,悠闲的神态收起,颇为恼怒的对朱岚说道:“我说不来,你偏要拉着我来,这下好了,还没进门就被人冷嘲热讽,我看我们现在回去好了。”

    这话正中孟倩幽下怀,急忙摆手说道:“慢走,不送!”

    包一凡看到她那迫不及待的样子,忽然间想到了什么,怒气消失,笑着说道:“我忽然感到我们这么拼命的赶过来,不好好的让姑娘招待一下,有些太吃亏了,我决定了,我们吃过中午饭再回去。”

    “你”孟倩幽的希望落空,一时说不出话来。

    包一凡得意的看着她。

    孟倩幽深吸了几口气,告诉自己,现在站在面前的是县令的大公子,以后说不定有用的着的时候,千万不能得罪狠了。才勉强让自己平静了下来。正欲说话,大门外,一声狠厉的女声传来:“孟倩幽,你滚出来,你凭什么让我们家的朱武卖身给你,今天你要是不把卖身契还给我,我就给你拼了。”

    孟倩幽皱眉。

    包一凡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幸灾乐祸道:“孟姑娘,你有麻烦了。”

    朱岚碰了碰他的胳膊,示意他少说一句,没看到孟倩幽的脸色已经沉的能滴出水来了吗?

    包一凡毫不为意,悠闲的歪着步子朝外走去。

    孟倩幽一时来气,怒气冲冲的快步走到他身边狠狠的撞了他一下。

    包一凡一时没注意,被她撞了一个趔趄。

    孟倩幽回头对他得意的一笑,大步朝外面走去。

    包一凡摇摇头,好笑的跟在后面。

    大门外站着十多个人,为首的一个女人正叉着腰破口大骂。

    看到孟倩幽出来,女人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不屑的问道:“你就是孟倩幽?”

    没等孟倩幽答应,女人就叫骂着冲过来:“你个不要脸的小蹄子,凭什么让我们家朱武卖身给你。”一边叫骂,一边伸出那双粗糙的大手,对着孟倩幽扇了过来。

    孟倩幽堪堪躲过,下意识的抬脚就踢了过去。

    女人强壮的身子晃了两晃,对着孟倩幽骂道:“你竟然敢踢我,看我今天不撕烂你这个小蹄子。”说完,一头撞了过来。

    众人惊呼。

    包一凡的神色变了变。

    孟倩幽不躲不避,正要再起一脚的时候,朱岚突然从后面冲过来,挡在了她的前面。

    女人撞在了朱岚的身上。

    朱岚被撞的倒退了几步,站立不稳,向后倒去。

    孟倩幽收势不住,被他结结实实的压在地上。气怒的大叫:“朱岚,你这个二货。”

    朱岚慌忙起身,女人趁势又撞了过来,眼看朱岚又要狠狠地压在孟倩幽身上,包一凡飞起一脚,女人被踢的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不住的哀嚎。

    和女人一起来的那些人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想扶起她,女人却躺在地上不起来。

    朱岚已经爬了起来,焦急的问道:“孟姑娘,你没事吧?”

    孟倩幽捂着被门槛磕痛的脑袋,想要起身,试了两次没有起来。

    朱岚急忙伸出手,想要扶她,孟倩幽生气的躲过:“起开,不要碰我。”

    朱岚伸出的手尴尬的收了回去。

    包一凡来到孟倩幽面前,居高临下的嘲笑她:“你不是很牛吗?怎么被一个小小的泼妇撞的如此狼狈。”

    孟倩幽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闭了闭眼睛,感觉头不晕了才慢慢起身。

    女人趟在地上不起来,撒泼的嚎道:“大家快来看看哪,孟倩幽这个不要脸的下贱货,招来一个小白脸欺负人了。”

    包一凡的脸沉了下来。

    同来的另一个女人赶紧捂住朱武家的嘴,训斥道:“朱武家的,我们是来要人的,不要瞎说。”

    朱武家的拨开她的手,大声回道:“我哪里说错了,如果不是她找来的小白脸,怎么会替她出头?”

    女人急的不行,抬头惊恐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却笑了,戏弄的对着包一凡说道:“包公子,你被人说成是小白脸呢。”

    包一凡的脸沉的更厉害了。

    孟氏去腊肠作坊送工作服,回来看到门口聚满了人,疑惑的走过来问道:“幽儿,出什么”待看到孟倩幽后身满是土时,口气变得着急起来:“幽儿,?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娘,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孟倩幽安慰她。

    这次孟氏没有相信,如果摔跤的话应该是趴在地上,怎么会是后身全是土。刚要开口再问,朱武家的声音传来:“你是这个死丫头的娘吧,你怎么管教的孩子,让她小小年纪就勾三搭四,招来两个小白脸为她出头。”

    孟氏的脑袋“嗡”一下就响了,女儿如果传出这样的名声,以后还怎么出门?气怒的说道:“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嘴。”

    朱武家的哼了一声:“心虚了吧,我说她小小年纪怎么会挣到这么多的钱,原来都是勾搭男人得来的。”

    孟氏气急,没有多想,对地上的女人扑了过去:“我打死你这个满嘴喷粪的泼妇。”

    女人也不示弱,极力反抗,两人扭打在一起。

    包一凡和朱岚都被这变故惊呆了,不知道事情怎么发展成这个情形,让他们出手帮忙都无从下手。

    和朱武家的同来的女人试图拉开两人,无奈两人都死命的撕扯着对方的头发根本就拉不开。

    孟倩幽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不知如何下手。

    王婶听到动静出来,正好看到两人纠缠在一起,也是骇了一跳,孟氏成亲这么多年了,就没有跟谁红过脸,更别提打架了,不知这女人怎么惹到她了,让她像一只发怒的狮子恨不得撕烂了对方。立即上前,想要拉开两人。

    作坊今天放工,不少女人听到动静也过来来看热闹,看到王婶上前劝架,便也走上前,拉扯着朱武家的胳膊劝道:“别打了,有事好好说。”

    朱武家的身胖体壮,孟氏一直没有占到便宜,如今女人们拉偏架,孟氏就腾出手来了,当下也顾不得形象,对着朱武家的嘴巴就狠狠地抽了几下:“我让胡说八道,满嘴喷粪。”

    要搁在平常,朱武家的对付三个孟氏这样的都绰绰有余,无奈今天她的胳膊被拉偏架的女人死死架住,根本就施展不起来,一会儿就被孟氏打的满脸开花。

    同村一块过来的人根本就不敢上前劝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朱武家的被气的几乎快要失去理智的孟氏一顿胖揍。

    看到朱武家的惨相,朱岚和包一凡齐齐后退了几步,暗道:“女人们打起架来太可怕了,以后说什么也不能惹到女人。”

    孟倩幽饶有兴味的看着这一切。

    孟氏打累了才停手,指着朱武家的气愤的说道:“我告诉你,你以后再敢胡说八道,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朱武家的动了动肿起来的脸庞和嘴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众人默契的放开手,朱武家的彻底的躺在了地上。

    孟倩幽走上前,冲着孟氏伸出大拇指:“老娘威武。”

    想到刚才自己的泼妇样,孟氏的脸红了红,却还对着人群大声说道:“以后谁在敢污蔑我女儿,我就跟她拼命。”

    一直拼命阻止朱武家动手的女人走过来,谨慎的说道:“孟家大嫂,我们只是听闻家里的人被卖给了你家姑娘,就想过来问问是怎么回事,没想到朱武家的会冲动如此,请您莫怪。”

    孟氏并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只是今天气狠了,才跟人动了手,如今见对方客气有礼,就收敛了怒气说道:“幽儿,你好好的告诉他们是怎么回事。”

    同来的几人一起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解释道:“他们几个昨夜闯入我们家的作坊,打晕了作坊里的两位老人,盗走了里面两千两银子的熏肉和熏下水,并将院子里熏肉使用的额所有工具都破坏干净。镇长大人来了以后,判处他们十年的劳役,是我答应让他们卖身抵债,才保了他们下来,否则的话他们现在可能已经被送去边疆服劳役了。不过,你们要是可以拿来银两的话也可以为他们赎身。”

    过来的几人同时倒抽了一口气:两千两银子,他们就是砸锅卖铁也凑不出来。可是现在卖了身,以后成了奴籍,家里的孩子怎么办呀。

    孟倩幽仿佛知道他们所想,接着说道:“你们放心,镇长只是让他们卖身十年,十年以后就恢复他们的自由身,而且祸不及子女,他们的孩子不会受连累的。”

    所有人大喜,先后说道:“谢谢孟姑娘,谢谢孟姑娘。”

    “还有,这十年里每月我都会给他们开工钱,没人每天三十个铜板,你们一会登记一下,每月我会准时让人把工钱给你们送家里去。”孟倩幽又说道。

    卖了身的人每月还会有工钱,这是几家人做梦都不会想到的事情,纷纷高兴地不能自己,恨不得跪下来给孟倩幽磕头。

    孟倩幽让人把孟大金叫了出来,给几人做了登记,有**的家的人,有张木家的人还有刘成家的人,唯独没有李墩家的人。

    孟倩幽奇怪:“李墩家没有人来吗?”

    一个女人回道:“李墩家里只有一个老娘,我们来时喊过来,她说早就知道李墩不会有好下场的,以后就当没有这个儿子了,便没有跟着过来。”

    孟倩幽点头:“他们几人现在大概在熏肉作坊,你们如果不放心就过去看看吧,以后就不要过来了,逢年过节我会让他们回家的。”

    几人千恩万谢,上前扶起朱武家准备去熏肉作坊。

    朱武家不去,肿胀的嘴里含糊不清的说这什么。几人不与理会,强行扶着她快步离去。

    看热闹的人群也散去,只有王婶留了下来,催促孟氏回屋好好的梳洗一下,孟氏回身,这才发现除了朱岚过来了,身边还站着一名不知名的公子。

    想到自己刚才泼妇的样子被这两人看到,孟氏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不好意思的对朱岚说道:“朱公子,您来了。”

    朱岚礼貌的打过招呼,对孟氏介绍:“这是我的朋友包一凡,是县令的大公子,和孟姑娘也认识,我今天早上听伙计说家里的作坊出了事,就拉着他过来了。”

    听说是县令家的大公子,孟氏明显的一惊,慌忙态度恭敬的说道:“刚才的事情让您见笑了,”

    包一凡摆手:“伯母护女心切,勇气可嘉,我实在是佩服。”

    孟氏的脸红的更厉害了,张了张嘴不知说什么好。

    孟倩幽瞪了包一凡一眼,对孟氏说道:“娘,您让王婶扶着您回屋,好好的梳洗一下。”

    孟氏正不知所措,听到女儿的话赶紧告退,和王婶一块回了屋。

    等孟氏走后,孟倩幽语气不好的说道:“包一凡,我告诉你,在我们家你要是敢摆县令公子的谱,我就把你撵出去。”

    包一凡无辜的摸摸鼻子,没敢说话。

    孟倩幽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感觉后面已经张出了一个大包,咬牙切齿的对朱岚说道:“朱岚,你个二货,你差点害死我。”

    朱岚也看到了孟倩幽头上的大包,慌忙伸出手,想帮她揉一下,想到男女有别,又收回手,呐呐道:“我这不是看你又危险,想帮你挡一下吗?”

    孟倩幽从来没有这么窝囊的受过伤,此刻是满腔怒火,一点都不领情,火大的说道:“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将她踹飞了,那还能有后面的这些事情,你可倒好,瞎帮忙,不仅害的我受了伤,还害的我娘为了我,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人动手打架,我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猪朋友。”

    朱岚也不生气,一直小心的赔礼道歉。

    包一凡眼光闪了闪,朱岚虽然是商家出身,但也从小锦衣玉食,小厮环绕,到哪都是被人捧的高高在上,哪里如此低三下四的给人说过话。

    朱岚一直道歉,孟倩幽满腔的怒火发泄不出来,就哼了一声,走进家门。

    朱岚和包一凡互看一眼,也跟了进去。

    “大伯你招待一下他们,我去换件衣服。”走进院子里的孟倩幽头也不回对跟进来的孟大金说道。

    孟大金应声,将两人带到了西厢房后,急忙去倒了茶水过来,恭敬的站在一边。

    孟倩幽换完衣服过来,看到朱岚和包一凡正在悠闲的喝着茶水,而孟大金站在一边,刚压下去的怒火又升了起来,对二人说道:“中午我做菜你们帮忙烧火,不愿意的话就跟着工人们一起吃大锅菜。”

    朱岚知道自己今天帮了倒忙,惹到了孟倩幽,便没有吭声。包一凡这个大少爷却不乐意了,说道:“孟姑娘,你这就过分了,我们大老远的过来,虽然没有帮到你的忙,却也好心一片,你怎么能如此对待我们。”

    孟倩幽也不反驳,问道:“你们为什么过来帮忙?”

    “我们是朋友呀。”包一凡理所当然的回道。

    “那不就对了。”孟倩幽说道:“如今家里人都忙着,只有你们两人闲着,既然你们是朋友,是不是应该帮忙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烧火?”

    包一凡被噎住,一时无言。

    孟倩幽得意的一笑,感觉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走到厨屋看了一下家里现有的食材,决定做个锅包肉,鱼香肉丝,酸辣土豆丝和家常小丸子。

    孟氏梳洗完了,送走王婶,看到在厨屋里忙活,就想要过来帮忙,孟倩幽阻止她:“娘,天快晌午了,您去帮工人做饭吧,我有帮手,一会就做好了。”

    孟氏以为孟倩幽是让孟贤几人过来帮忙,也没有多问,就去给工人做饭了。

    孟倩幽细细的将所有的食材准备好,对着西厢房喊道:“我全部准备好了,过来烧火吧。”

    朱岚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奈的起身,来到厨屋。

    孟大金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悄悄溜去了腊肠作坊。

    朱岚虽然上次有过烧火的经验,却还是笨拙的好一会儿才把火点燃。包一凡惊奇:“朱岚,你竟然会烧火?”

    朱岚忙着烧火没有回答。孟倩幽却来了一句:“以后你们经常的来我家,什么活计就都会做了。”

    包一凡听明白了她话中的含义,心里发誓:以后再也不来她们家了。

    等到孟倩幽将锅包肉和家常小丸子出锅后,包一凡已将刚才发的誓忘得一干二净,觉得以后还是要常来孟倩幽家里好,不但吃的好,还能省下不少钱。

    美美的吃过一顿午饭,朱岚和包一凡两人才高兴的骑马离去。

    题外话

    家里来了亲戚,很晚才走,一直码到凌晨三点才码完,累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