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二日,朱岚便把所有的辣椒、牛肉和精致的小罐子送了过来,并按照孟倩幽的要求,在每个小罐子的底部都刻了一个“”。

    孟倩幽看过,很是满意,夸赞了朱岚几句,朱岚一时得意的不行,告诉孟倩幽这五千个小罐子底部的字他可是让人请了县里有名的先生写出来,让伙计们照字连夜刻上去的。这时的朱岚并不知道,就是这个小小的“”,替他挽回了几万两银子的损失。

    接下来的几天里,孟贤几人的辣椒作坊在一番手忙脚乱的忙活之后,也步入了正轨。孟贤、孟齐两人除了监督做工的人以外,做辣椒油和辣椒酱的关键步骤都是自己亲自上手。孟杰和孟清两个也不再贪玩,小大人似的在作坊里转来转去,按照孟贤的嘱咐看看有没有人偷看制作的过程。孟逸轩更是忙得不行,每天上完课就就急冲冲的回来上手帮忙。

    几个作坊里的工作都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孟倩幽趁这这段时间,把文泗要带上的药全部配了出来,准备这两天忙完了,就给他亲自送过去。

    忙碌的日子过了几天,很快的来到了谢江风来买腊肠的日子。

    一大早,天微亮,刚练完武术的孟倩幽便听到了马蹄声,知道是谢江风来了,便说道:“大哥,谢公子来了,您去开门吧。”

    刚练完负重跑步训练的孟贤艰难地拖着灌了铅的腿来到门前,打开大门。

    谢江风刚要敲门,门却被打开,看清是孟贤,急忙说道:“孟贤兄弟,不好意思,这么一大早我们就过来了,实在是京城那边催的太急了,请你见谅。”

    孟贤急忙摆手:“不碍事,我们早已经起床了,就等着谢公子过来了。”

    谢江风不再客气,抬脚进了大门,随着孟贤来到大院子里,看到满院子的腊肠,差点要喜极而泣,对着孟倩幽深深的鞠了一躬:“姑娘,你保住了我京城的分铺呀。”

    孟倩幽骇了一跳,反射性的躲开,说道:“谢公子,我们是买卖互利,各取所需,你行这么大礼,是想害的我折寿吗?”

    谢江风诚意说道:“姑娘,你不知道,昨天我收到分铺掌柜的来信,说第一批的三千根腊肠到的当天就被各府分买完了,有的府中没两天就吃完了,说如果这批腊肠没有按掌柜说的时辰到的话,就真的拆了我分铺的招牌,让我们滚出京城。多亏姑娘将信誉,给我做了出来,要不然的话我的京城分铺就真的保不住了,给姑娘行这个大礼都不足以表达我的谢意。”

    孟倩幽笑着打趣:“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你这样客人大量购货还吓得要死的生意人。”

    谢江风摇头:“别说是姑娘,就是我,自从接管了家里的生意一来,也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说起来,还是姑娘制作的腊肠太好吃了,才让京城里的达官贵人们争先抢购。”

    孟倩幽指着满院子的辣肠说道:“客气话我们还是别说了,赶快让你的伙计进来搬腊肠吧,每排都是不同的口味,千万不要弄错了。”

    谢江风不再客气,招来伙计吩咐他们把不同口味的腊肠分装在不同的马车上。

    伙计们应声,几人一组,开始装腊肠,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才全部装完。

    谢江风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直接交给了孟贤:“这是两万两银票,一万两是上次的余款,剩下的一万两是定金,从明天起,我还是让伙计每天过来拉腊肠,有多少要多少。”

    孟贤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点头,孟贤稍微有些激动的把银票收起,准备一会记账。

    谢江风和伙计拉着腊肠急冲冲的走了。

    孟倩幽吐了一口气:腊肠总算是在规定的日期内交货了,剩下的就只剩下朱岚的五千罐辣椒油和辣椒酱了。

    工人们陆续到来,别村的人都去上工,只有黄庄本村的人站在新盖的作坊门口等着孟倩幽的吩咐。

    孟倩幽这才想起自己当时招人的时候说的是做十天的工,如今十天过去,腊肠也已被谢江风拉走,本村的人自然不敢在进去做工。便对着众人说道:“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就继续做工的吧,等到过年以前和他们一块放假,如果不愿意的,就过来结工钱,随时走人。”

    村里人都认为干完这十天的活计,就会被辞退,没想到孟倩幽竟然答应让他们在多做一段时间,自然是高兴万分,没有一人过来结工钱,都快步的走进作坊,开始一天的活计。

    孟倩幽走进屋内,拿出给文泗配好的药,又拿了一些腊肠和辣椒酱放到了马车上,让孟贤赶着马车来到熏肉作坊,找到孟大金:“大伯,您和我一起去趟镇上吧。”

    孟大金起身,洗干净手,接过了孟贤手中的缰绳。

    孟贤一开始不放心,非要执意跟着去,孟倩幽劝他:“逸轩去上课了,辣椒作坊就只有你和二哥两人,如果你跟着我去镇上,二哥一人是忙不过来的。再说了,我只是去镇上送点东西,送完了就回来,有大伯跟着,不会有什么事的,你就放心吧。”

    孟贤又嘱咐了半天,直到孟倩幽笑话他快变成了老头子爱唠叨时,才住了口,担心的看着孟大金驾着马车去镇上。

    孟大金赶着马车很快来到德仁堂门口。孟倩幽刚下马车,一个在德仁堂外着急徘徊的伙计马上走过来,恭敬的说道:“姑娘,您可来了,我们东家几天以前就让我在门外等候,说是您到了,就立刻告诉他。”

    “出什么事了?”孟倩幽奇怪的问。

    伙计摇头:“东家只是吩咐我在门口等候,至于别的我不知道。”

    孟倩幽走进德仁堂内,伙计飞奔着去告诉文泗。

    文泗不顾形象的从楼上快步的跑下来,见到孟倩幽就大声责问:“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来,我都要急死了。”

    孟倩幽冲天翻了一个白眼,语气不善道:“大少爷,你以为我和你一样,整天无所事事呀,我还有很多事要做的,这已经是我最快的速度了。”

    文泗被噎住。

    正在给病人开药方的老大夫暗自偷笑。

    孟倩幽抬步上楼,文泗随后跟上。

    在椅子上坐定以后,孟倩幽问道:“不是说腊月才开始动身吗?这还有好几天呢,你着什么急?”

    “前几天收到家里的书信,说是爷爷感染了风寒,十分想念我,让我赶快回家去。”文泗回道。

    孟倩幽皱眉:“天寒地冷,感染风寒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又不是治病的良药,这么着急让你回去干嘛?”

    文泗回道:“自小爷爷就十分疼我,我这次出来有一年了,也许是想我了。知道我过年怎么也得回家,应该是让我提前回去好多住一段时日。”

    “但愿是你想的那样。”孟倩幽说完,拿出帮他配制的药,一一给他说明了每种药的作用,文泗记在心里。

    孟倩幽一共给他配制了五种有危险时能自保的药,说完完以后,又从怀里拿出两瓶止血的药放在桌子上:“这是最好的止血药,你带在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如果用不到,等过完年的时候你在还回来。”

    文泗一把抓起两瓶药揣进怀里,不满的说道:“你怎么这么小气,两瓶药也要要回去。”

    孟倩幽气笑:“大少爷,我这两瓶药抵得上你半个德仁堂了,你不小气,你把德仁堂送我一半?”

    文泗噎住,半晌才道:“小丫头,你的心太黑了吧,两瓶药就想换我半个德仁堂,明天你改行做山贼去得了。”

    孟倩幽伸出手,将桌上的药全部收起:“既然你说我心黑,这些药我就全部拿回去了。”

    文泗急忙阻止:“别别别,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这药你可不能拿走,万一我半路真遇到山贼,我还得用他保命呢。”

    孟倩幽也只是跟他开个玩笑,把药又放在了桌子上,说道:“腊肠和辣椒酱我也已经带过来了,在外面的马车上,你让伙计搬过来。”

    文泗找来伙计,把腊肠和辣椒酱搬上来,孟倩幽给他说了腊肠一共有四种口味,每种口味他都做了不同的记号,一看就明白。又拿出一张写满腊肠做法的纸交给他:“腊肠最简单的做法就是直接用开水煮熟就行,也还有别的做法,我都写在了这张纸上,你回去交给褚将军就行。”

    文泗点头,将至小心的叠好,放在了怀里。

    孟倩幽又给他说了四种不同的腊肠做了什么样的记号,文泗也一一记下。

    孟倩幽这才起身下楼,和老大夫打过招呼后出了德仁堂的大门。

    题外话

    加更三千,亲们快夸夸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