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给京中送信
    老大夫长叹一声:“老东家虽然疼宠他,无奈那时候德仁堂正在全国发展分店,老东家一年有大半年的时间在外面巡视,根本就无暇顾及他。再加上他那继母会做表面功夫,在老东家的面前,表现的很是贤良大度,却又经常使心计让东家在老东家面前顶撞她。东家那时候毕竟年幼,不明白她那狡诈的心思,就上了当。因此老东家对东家失望至极,越来越疏远。尤其近几年,不知为什么。东家仿佛变了一个人,生生的变成了一个纨绔,老东家愈发看他不顺眼,索性把他打发到这偏远的的清溪镇,眼不见为净。”

    孟倩幽又问:“那前几天你们东家说家里来信,他爷爷十分想念,要照你这样说的话,这事不可能有的。”

    老大夫皱眉:“我也一直很奇怪,我们来清溪镇以前,老东家扬言这一辈子都不要再看到这个不成器的孙子,可为什么只一年的时间,态度就变了这么多呢。可看到东家那高兴的样子,这话我就没有说出口。”

    “你们东家就没有疑惑吗?”孟倩幽问。

    老大夫回道:“别看东家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心里对老东家还是很敬重的,自从收到家信的那天,嘴就没有合拢过,哪里还能想到那么多。”

    孟倩幽思索,隐隐约约的总感到事情哪里有些不对劲,正要细想一下的时候,床上的文泗轻轻的:“哼”了一声。

    老大夫大喜,扑到床前:“东家,你醒了。”

    孟倩幽也欣喜的看着文泗。

    文泗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神迷离的看了一眼,微弱的说:“水。”

    孟倩幽赶紧倒了一杯温水想给他喝下去,想到他全身的伤不能轻易乱动,便对着外面喊道:“拿个小勺来。”

    守在外面的伙计急步跑去拿小勺。

    文泗被这一声喊的神志稍微清醒了一些,仔细的看了看孟倩幽,皱眉问道:“你怎么在这?”

    “当然是我又救了你,要不然你就去见阎王了。”孟倩幽毫不客气的呛白。

    老大夫忍不住,说:“孟姑娘,求求你了,我们东家刚醒,你就不要刺激他了。”

    孟倩幽毫不在意的说道:“没事,这个祸害,这么重的伤都挺过来了,一句两句的话刺激不死他。”

    老大夫一噎。

    伙计把小勺送进来,又轻轻的退了出去,关好门,立在门口。

    老大夫拿起小勺慢慢的给文泗喂了一些水。

    文泗慢慢的咽下这些水,神志清醒了过来,想挪动一下身体,去发现周身都缠满了纱布,虚弱的问:“老于,我这是怎么了?”

    老大夫慌忙阻止:“东家,你全身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孟姑娘费了很长的时间才给你包扎好,你千万不要乱动,一旦伤口崩开,你就会再次有生命危险了。”

    文泗老实的躺好,小声的对孟倩幽道:“谢谢。”

    孟倩幽摆手:“先把伤养好吧,其余的以后再说。”

    文泗虚弱的笑了笑,再度沉沉的睡了过去。

    老大夫给慌忙的他把了一下脉,发觉他只是睡着了,放下心来,顿时觉得全身疲惫的厉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孟倩幽一惊,慌忙将他扶在椅子上做好,关心的问:“您还好吧?”

    老大夫笑道:“老喽,想当年京城闹瘟疫,我们几个德仁堂的大夫三天三夜没休息,也不碍事,没想到这才熬了一夜,就受不了了,不服老真不行呀。”

    孟倩幽也笑着说道:“担惊受怕了一天一夜,搁在别人身上早就累趴下了,你这身子骨,比别人不知强了多少。”

    老大夫哈哈大笑。笑完对孟倩幽道:“我要去休息一下,东家就麻烦姑娘照顾了。”

    孟倩幽点头:“您去吧,踏实的睡一觉,这里有我,您不用担心。另外,麻烦您派个伙计去我家里一趟,告诉我的家里人,你们东家的情况还不太稳定,我今天就不回去了。让他们不用担心。”

    老大夫点头,起身走到门外吩咐了几句。伙计飞快地跑去送信了,老大夫也回到了自己的屋里休息。

    孟倩幽趁着他睡熟的这段时间,又配制了一些治外伤的药,准备等到晚上的时候让伙计给文泗换上。

    文泗这一睡又是半天,等到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黑了。刚要开口叫人,孟倩幽举着一盏灯进来。

    文泗虚弱的开口:“孟姑娘。”

    孟倩幽把灯放在桌子上,快步来到床前,欣喜的问道:“你醒了,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文泗费力的摇头:“没有,就是感觉有些饿。”

    孟倩幽道:“我让伙计给你熬好了粥,你等一下,马上就给你送来。”说完,起身来到门外,对伙计说道:“你们东家醒了,快去盛一碗粥过来给他喂下。”

    伙计高兴的跑去去盛粥。

    孟倩幽转身回到屋里。

    文泗又问道:“老于呢。”

    孟倩幽回他:“老大夫守了你一天一夜,实在是累极,看到你醒来,就放心的回去休息了。”

    文泗又道:“我这样回来,一定是把他吓坏了。”

    “不光是老大夫,就是我看到你那一身伤,都差点以为你活不了了,幸亏你命大。”孟倩幽心有余悸的说道。

    文泗喘了一口大气:“这次多亏了姑娘的那些药,否则我就真的回不来了。”

    “你不是回京城了吗?怎么会满身是伤的回来。”孟倩幽疑惑的问。

    文泗叹了一声:“我碰到山贼了。”

    “山贼?”孟倩幽惊讶反问。

    文泗轻轻点了一下头。

    孟倩幽刚想再问,伙计端着一碗热粥过来。

    文泗无法起身,伙计一点一点的把粥喂进他的嘴里。吃了小半碗,孟倩幽便阻止了伙计:“他好几天没有吃过饭了,一下子吃太多不好,先吃这些吧,你们把粥温好,每隔一个时辰喂他吃一些。”

    伙计恭敬的点头,端着剩下的粥出去了。

    孟倩幽坐在床前的椅子上问:“现在感觉怎么样?”

    “全身都疼。”文泗回道。

    孟倩幽说道:“你全身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不疼才怪。”接着又疑惑的问道:“我有些纳闷,你到底碰到了什么样的山贼,既要钱又要命的。”

    文泗小声的回道:“我也不知道,他们突然就冲了出来,抢了我所有的财物不说,还拼命的追杀我,我把你配制的药全部用完才勉强逃出他们的毒手,骑在马上昏昏沉沉的回到德仁堂。”

    孟倩幽还要再问,看文泗脸上露出疲惫之色,便说道:“不要在说话了,好好睡一觉,我给你配制了外伤药,等你再睡醒了就让伙计给你换上。”

    文泗轻轻的点头,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

    老大夫睡醒以后,急冲冲的过来,看到文泗依旧在睡觉,想询问一下他的情况。

    孟倩幽把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下,示意他们到外面去说。

    老大夫心领神会,两人轻手轻脚的来到外面。

    孟倩幽对老大夫说道:“他刚才醒过来一次,喝了一些粥,又睡过去了。我配制了一些外伤药,如果他再醒来,你就让伙计帮他换上,明天伤口就会好一些了。”

    老大夫又是一番道谢,让孟倩幽去休息,自己来照顾他就行。

    孟倩幽也不要推脱,来到屋内,躺下入睡。

    一夜无事,第二天天不亮孟倩幽就醒了,想要起床练功,却想起这是在德仁堂内,便又躺了回去,睡了个回笼觉。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孟倩幽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穿衣起床。

    门外照样有伙计候着,听到里面的动静同样的问道:“姑娘,你醒了吗?早餐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要给您端进来吗?”

    孟倩幽回道:“稍等。”说完快速的把床铺整理干净,才又喊道:“进来吧。”

    伙计恭敬的端着饭菜进来,放在了桌子上,立马就退了出去,站在门外等候。

    孟倩幽快速的吃完早饭,吩咐伙计收拾干净,起身来到医屋里。

    文泗已经醒来,老大夫正在小心的喂他吃粥,看到她进来,老大夫问道:“姑娘,昨夜可休息好了?”

    孟倩幽点头,回道:“休息的很好,谢谢老大夫关心。”又对文泗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

    文泗咽下嘴里的粥:“感觉好多了,身体也有了一些力气。”

    “那就好,说明你的身体正在好转,慢慢再调养一段时间就好。”孟倩幽说道。

    文泗又疑惑的问道:“我感觉我有几道伤口好像被用线缝上了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和老大夫对视了一眼,说道:“这是我想出来的一种新的治疗方法,我已经全部教给老大夫了。等你好了,就让老大夫解释给你听。”

    老大夫张了张嘴,想起文泗屁股上那道缝合的伤口,就闭上了嘴。

    文泗示意自己吃饱了,老大夫给他擦了擦嘴,让伙计把碗拿了出去。

    孟倩幽坐在床前的椅子上,严肃的对文泗说道:“我仔细回想了一下你说的话,觉得你不是遇到了山贼,你好像是遇到了仇人追杀。”

    文泗低声惊呼:“这怎么可能?我来到清溪镇以后,就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怎么会有人追杀我?”

    孟倩幽解释:“你想想什么样的山贼在抢夺财物后,还会对人穷追不舍,痛下shashou的,他们就不怕官府剿杀他们吗?再说了,依你的身手,自保应该不是问题,可你却被他们打的没有还手之力,只能狼狈逃窜,什么样的山贼能有这样高深的功夫。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是你的仇家派来追杀你的,想要了你的命。”

    “可、可是我并没有得罪什么人呀。”文泗弱弱的说道。

    孟倩幽分析:“并不一定是你现在得罪的人,也许是你以前得罪的,在得知你今年回京过年时,便派人过来追杀你。”

    文泗还是不相信:“我回家过年的事只有家里人、老于和我知道,别的人怎么可能知道。”

    孟倩幽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还是感觉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我劝你赶快给褚将军写封信吧,让他帮你调查一下,无论是不是仇人追杀,都可以免除后患。”

    老大夫在听到有人想要文泗的命时,就已经懵了,听到孟倩幽这样说,也赶紧附和道:“东家,你就听孟姑娘的话给褚将军写一封信吧,如果真是仇人追杀的话,他们会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的,我们在明,他们在暗,我们防不胜防呀。”

    文泗细细回想了一下当时被追杀的细节,也感觉自己不像遇到了真正的山贼,那些人在抢夺了财物以后,确确实实是想要他的命的,如果不是他用孟倩幽给的药一次次的阻止了他们,恐怕自己现在已经是命丧黄泉了。遂咽了咽口水对老大夫说道:“老于,你去拿纸笔来,我说你写,务必让褚大哥帮忙查出是谁想要杀我。”

    桌上就有纸笔,老大夫起身走到桌前,铺好纸笔,按照文泗的口述给褚将军写了一封信,并叫来伙计,嘱咐了几句后让他马上把信送出去。

    伙计点头,飞奔而去。

    文泗的精神好了很多,折腾了这么半天,也没见一丝困顿,孟倩幽对文泗说道:“最危险的两天已经过去了,你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了,我也该回去了。”

    老大夫试图挽留:“姑娘不能再多呆一天吗?我们东家的情况刚刚稳定,万一你走后,他的伤口恶化了呢?”

    孟倩幽摇头:“我已经出来两天了,我爹娘肯定担心坏了,如果我今天再不回去,恐怕他们会过来找我的。你们东家的伤已经没事了,只要你们每天按时的给他换治疗外伤的药,过几日他就能下床了。”

    “可是东家的”说到这老大夫压低了声音:“可是东家身上缝合伤口的线要怎么除掉呢?总不能一直这样缝在身上吧。”

    孟倩幽也压低了声音:“这个好办,等到七天以后,你找一把锋利的剪刀,在火上烤过以后,直接把线剪断抽出即可。”

    老大夫瞠目结舌的看着她。

    孟倩幽肯定的点头:“就是这样。”

    文泗看他们两人嘀嘀咕咕,好奇的问:“你们两个在说什么?”

    “没说什么。”两人异口同声的回道。

    文泗撇撇嘴,小声说道:“你们肯定是有事瞒着我,欺负我现在动不了,拿你们没办法。”

    孟倩幽把需要注意的事项写在纸上,交给老大夫,嘱咐他一定要按照她上面写的按时给他换药,仔细的清理伤口。

    老大夫点头,小心的把纸叠好放在自己的怀里后,叫来伙计,吩咐他赶着马车送孟倩幽回家。

    孟倩幽到家的时候,孟逸轩正好授课回来,看到孟倩幽从马车上下来,高兴的跑过来:“你回来了。”

    孟倩幽伸出手想摸摸他的头,想到了什么,又把手默默的收了回去。一连串的问他:“我这两天不在家,家里人还好吗?作坊里没出什么事吧?你的学业有进步吗?”

    孟逸轩笑眯了眼,高兴的回道:“家里人还好,作坊里也没事,我的学业也很好,爷爷今天还夸我写的文章有进步呢。”

    孟倩幽点头:“那就好。”

    谢过伙计,嘱咐他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一些。亲眼看到伙计走远以后,孟倩幽才和孟逸轩一块走进家门。

    孟氏正准备给工人们做午饭,看到孟倩幽进来,急忙上前把她仔细的打量了一遍,担心的问她:“幽儿,你没事吧。”

    孟倩幽失笑:“娘,有事的是德仁堂的东家,我是给他去治病,又不是去找他打架,怎么会有事?”

    孟氏松口气,说:“你这两天不在家,娘和你爹担心的睡不好觉,唯恐你也出现什么事情,谢天谢地,你总算是平安的回来了。”

    孟倩幽搂住她的胳膊,安慰道:“娘,女儿的本事您还不知道吗?平常的人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再说了,我只是给德仁堂的东家去看病,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您不用这么担心的。”

    孟氏摸着她的手:“娘也知道你不会有事情,可娘就是担心怎么办?”

    孟倩幽一愣,笑道:“那我以后哪都不去,天天守在娘的身边。”

    孟氏拍了她一下:“傻孩子,你长大了,就会嫁人的,哪能天天守在娘的身边。”

    “那我就不嫁人了,做个老姑娘。”孟倩幽讨好的说道。

    孟氏哈哈大笑,宠溺的说道:“傻孩子。”

    孟倩幽悄悄的吐了吐舌头。

    孟逸轩的脸色变了变。

    孟倩幽来到辣椒作坊,孟贤几人看到她回来也很高兴,尤其是孟杰、孟清两个小人儿,一直围着她转着圈的叫姐姐。

    孟倩幽询问了一下辣椒油和辣椒酱的制作情况,孟贤高兴的告诉她:今天做完这些,朱岚定的五千罐就全部做出来了,他们也已经把辣椒油和两种辣椒酱分放在不同的地方。朱岚来了以后,直接拉走就可以了。

    孟倩幽赞赏的点头:“大哥,你做的越来越好了。”

    孟贤红了脸,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孟倩幽到腊肠作坊和熏肉作坊转了一圈,看到一切都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暗自点头,心道:这两个作坊已经完全成熟了,即使自己以后有事不在家,他们也会照常运行的。

    又过了一天,到了朱岚来取货的日子,孟氏怕朱岚又和往常一样在门口大喊大叫,天不亮就把大门打开了。

    朱岚领着伙计们到的时候看到大门开着还有些纳闷,开口想问问怎么回事。

    孟倩幽低声威胁他:“你要是再在门口大喊大叫,我就把你的嘴缝起来。”

    朱岚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轻手轻脚的来到院子里,小声的对孟倩幽说道:“我要的辣椒油和辣椒酱都做好了吗?”

    孟倩幽感到有些好笑:“我只是让你别在门口大喊大叫,又没说不让你正常说话。”

    朱岚恢复了自己原来的声音:“你早说呀,憋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不让大声说话呢。”

    孟倩幽呵斥她:“闭上你的乌鸦嘴!”

    朱岚这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再度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孟倩幽领着他来到辣椒作坊,指着一排排的罐子说道:“这边的两千罐是辣椒油,那边的两罐是牛肉辣椒酱,剩下的是猪肉的,你让伙计搬的时候分开放,免得弄混了。”

    朱岚点头,叫来伙计,吩咐他们把不同的辣椒油和辣椒酱分放在不同的马车上。

    伙计齐声应是,几人一组,有条不紊的将所有的罐子搬上马车。

    搬完以后,朱岚从怀里掏出三张银票,交给孟倩幽:“这是一万五千两银票,你收好。”

    孟倩幽也没客气,接过银票交给孟贤。

    朱岚没有多耽搁,领着伙计们赶着马车去交货。

    待朱岚走远,孟贤高兴地跳起来:“小妹,我们赚了一万五千两银子。”

    孟倩幽被他的情绪感染,笑着打趣道:“恭喜大哥了,大哥很快就会成为大财主了。”

    “我才不要成为大财主,我要成为小妹口中的富豪。”孟贤也笑着说道。

    孟倩幽喷笑。

    孟贤疑惑的问:“我说错了吗?”

    孟倩幽笑着摆手:“没,大哥说的很对,咱不变成大财主,咱要成为富豪。”

    孟贤挺了挺胸脯,得意的晃着银票走进院内。

    孟倩幽大笑着跟了进来。

    孟齐、孟逸轩眼巴巴的在屋里等着,见孟贤进来,异口同声的问道:“大哥,我们赚了多少银子?”

    孟贤晃了晃手中的银票:“一万五千两。”

    两人一阵欢呼,同时跑到孟贤面前,央求:“让我看看。”

    孟贤小心的在一人手里放了一张银票:“你们小心一些,千万不要弄坏了。”

    两人点头,小心翼翼的拿着银票看了又看。

    “大哥,这些银票都是我们的吗?”孟齐问道。

    “当然不是。”后面跟进来的孟倩幽回道。

    几人愣住,齐声问道:“为什么?”

    孟倩幽回道:“因为你们要跟工人们开工钱呀。”

    几人恍然,孟贤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只顾着高兴了,把工人的工钱都忘了。”

    孟齐和孟逸轩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孟倩幽坐在椅子上,对孟贤说道:“大哥,你做一个账本吧,用我教你们的数学来算一下你们到底赚了多少银子,每人应该分多少。”

    孟贤点头,去屋里找了了一个空的账本过来,坐在另一个椅子上准备认真的核算他们到底挣了多少银子。

    孟倩幽阻止他:“你们的这笔账很简单,我们先用心算算一下,算好以后,你们把各自的daan写下来,我也正好检查一下这段时间你们学的怎么样。”

    三人点头。

    孟倩幽快速的说道:“你们招了三十五个工人,每个工人每天是三十文钱,他们全部做了十五天工,一共是应该多少工钱”

    孟逸轩很快算出了daan,写在了纸上。孟贤、孟齐稍微慢了一些。

    孟倩幽接着说道:“你们一共是收入一万五千两银子,除去这些工钱,你们应该剩余多少银子。你们三人每人大概能分到多少银子?”

    这次几人的速度明显慢了很多,好一会儿孟逸轩才拿起笔写下daan。孟贤、孟齐则过了很长时间才写下来。

    孟倩幽拿起三人的daan,看到三人写的一模一样,赞赏的点头:“不错,看来这段时间的数学没有白学,不过速度还是慢了一些,以后还要多多练习。”

    三人点头。

    等着孟贤工工整整的做好账本以后,孟倩幽又道:“现在你们每人都有了不少的银子,你们现在想一下,你们是把这些银子分了揣到自己的腰包里,还是把这些银子存放到一起,作为你们的本钱,等有合适的机会在扩大你们的辣椒作坊。”

    “当然是扩大辣椒作坊。”孟贤说道。

    孟齐、孟逸轩附和的点头。

    “那好,大哥就把这些银票放起来吧,至于工人的工钱就用你们平时卖辣椒油的钱来支付吧。”

    “银票让我们放起来?”孟贤惊讶的问。

    孟倩幽回他:“你们自己挣来的银子当然是你们自己放着了,无论何时你们都可以拿出来用。”

    孟贤急忙摆手:“不行,这么多的银票放到我这里,我会睡不着觉的。”

    孟倩幽逗他:“大哥连这点银子都不敢自己放着,那以后怎么成为富豪呢?难不成让爹娘替你去保管银票。”

    孟贤被逗红了脸,双手颤抖的接过银票,哆哆嗦嗦放在一个柜子里,锁好锁头,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失笑。

    下午,辣椒作坊的工人过来领工钱,孟倩幽依旧让孟贤三人自己负责,自己在旁边观看。

    工钱发的很顺利,工人们每人领到四百五十个铜板后高兴的离去。

    发完工钱,孟贤三人松了一口气,说笑着把剩下的铜板放好,搬着桌子准备回院子里。孟杰、孟清两个小人儿拦住他们:“大哥,我们两人的工钱呢?”

    孟贤被逗笑:“你们又不是工人,哪有工钱?”

    “姐姐说了,这个辣椒作坊也有我们的一份,我们当然有工钱。”孟杰理直气壮的说道。

    “对,有工钱。”孟倩跟着附和。

    孟倩幽笑着上前,问两个小人儿:“你们想要多少的工钱?”

    孟杰、孟清互看了一眼,凑到一起嘀咕了一会,齐声说道:“五十个铜板。”

    “五十个铜板太少了,姐姐多给你们一些要不要。”孟倩幽问道。

    两个小人儿齐点头:“要。”

    孟倩幽把匣子里的铜板全部倒在了桌子上,对他们说道:“这桌子上面呢有不少的铜板,你们两个现在从一开始数,数对一个,你们就得一个,要是数错了,剩下的铜板你们就不能在要了。知道了吗?”

    孟杰、孟清点头:“知道了。”

    孟倩幽把他们放在椅子上站好,说道:“你们现在开始数吧,一定要专心,否则的话可能连十个铜板都拿不到哟。”

    孟杰、孟清高兴的开始数自己面前的铜板:“一个、两个、三个”数到第二十五个时候,孟清数错了。孟倩幽将他面前的二十四个铜板推到他的怀中,小声的说道:“这些铜板是你的了。”

    孟清高兴的想欢呼,孟倩幽伸出手在嘴边“嘘”了一下,孟清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巴。

    孟贤几人一开始都笑着看孟杰专心的数铜板,不一会儿也不由自主的再心里跟着数了起来。直道数到一百二十个,孟杰才数错,孟倩幽讶异:孟杰才五岁,竟然能数到一百二十个,这是很多大人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孟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高兴的说道:“姐姐,我数了一百二十个。”

    孟倩幽抱起孟杰转了一圈,夸奖到:“杰儿真棒,能数到一百二十个。”

    孟杰咯咯直笑。

    孟清羡慕的看着他们。

    孟倩幽放下孟杰,抱起孟清也转了一圈,同样夸奖道:“我们清儿也很棒。”

    孟清喜出望外,纯真的笑声传出去很远。

    孟倩幽走后,老大夫按照她的吩咐,每天让人按时给文泗换外伤药。过了几天。文泗就感觉伤口有些发痒,想要去挠,老大夫阻止他:“孟姑娘说了,只要伤口发痒,就说明你的伤就要好了,您再坚持几天,等我给你把伤口上的线剪断抽出来以后,你就可以想怎么挠就怎么挠了。”

    文泗一边尽力控制自己不去挠伤口,一边问道:“老于,我身上的伤口都是你缝的吗?”

    老大刚想否认,想起文泗屁股上的那道伤便改了口:“当然是我缝的,孟姑娘一个女孩子家怎么能让她给你缝呢?”

    “那你怎么缝的,就像缝衣服一样吗?”文泗又问。

    “当然。”老大夫回道。

    文泗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想了半天突然问道:“老于,你会缝衣服吗?”

    老大夫正在给文泗擦拭伤口,闻言手一下子碰到了他的伤口上,文泗疼的“嘶”了一声,大声说道:“老于,你弄疼我了。”

    老大夫慌忙说道:“对不起,东家,我小心一些。”

    文泗缓了一下,等到伤口的疼痛过去,继续问道:“老于,你还没说呢,你会缝衣服吗?”

    老大夫这次毫不犹豫的回道:“当然,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我这么大岁数了,就是看也看会了。”

    文泗好奇道:“那你怎么缝的?”

    “不就是把伤口的两边凑到一起,用针把线引过去就行了,很简单的。”老大夫快速的回道。

    文泗不疑有他,开口说道:“那正好,等到这次褚大哥来了以后,你就把这种方法教给他吧,军中受伤的人多,这么好的方法说不定能会救很多人的命呢。”

    老大夫的手又一次摁倒了文泗的伤口上。文泗疼的哇哇大叫:“老于,你这是想杀了我吗?”

    老大夫还没来得及道歉,褚文杰的雄厚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还有力气叫的这么大声,看来伤势并没有信上说的那么严重。”

    “褚大哥!”文泗惊喜的叫道。

    褚文杰来到床前,老大夫恭敬的叫道:“褚将军。”

    褚文杰点头。

    文泗挣扎着想坐起来,没想到一动,就疼的呲牙咧嘴,不住哀嚎:“疼死我了。”

    老大夫赶忙上前阻止他。着急的说道:“孟姑娘不是说了吗?让你不要乱动,小心刚刚愈合的伤口崩开。”

    文泗重新躺好,对褚文杰说道:“褚大哥,我差点就见不到你了。”

    “胡说什么,你福大命大,怎么会轻易的死去。”褚文杰说道。

    文泗激动的说道:“是真的,如果不是孟姑娘,我就真的在也见不到你了。”

    褚文杰问“孟姑娘救了你?”

    文泗轻轻点头:“嗯,老于说我浑身是血的倒在了德仁堂门口,他和伙计把我抬进来后,对我的伤势也束手无策,就半夜和伙计赶去了孟姑娘家里。孟姑娘什么话也没说,就骑着快马赶来救我了。替我清理了身上的毒,还教给了老于帮我缝合伤口。”

    褚文杰诧异:“缝合伤口?缝合什么样的伤口?”

    “就是把我身上的伤用线缝起来。”文泗说完,对老大夫说道:“老于,你把我身上的被子拿开,让褚大哥看看。”

    褚文杰阻止:“不必了,等你的伤好了再看,你如果有精神的话就把你是在什么地方、碰到了什么样的山匪细细的说给我听听。”

    文泗回道:“我有精神,褚大哥你坐,我慢慢的说给你听。”

    褚文杰在床边的椅子上做好。

    文泗才开口说道:“我收到家里的来信,说是爷爷感染了风寒,非常想念我,让我早一些回家,我等到孟姑娘给我配置的药和给你的腊肠送到后,便启程回京城。由于急着赶路,接连两天我都错过了投宿的地方,累了只好在树林里歇息一下,等到第二天傍晚到达府城的时候,我又同样错过了投宿的时间,我又累又饿,就找了一个树林想休息一下。我跳下马背后拿出随身携带的干粮想吃几口,谁知突然从树林里跳出十多个人,拿着明晃晃的兵器对我喊:”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我知道自己遇到了山贼,当即就把干粮扔在了地上,想拿出兵器反抗他们,没想到这些山匪非常厉害,我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在我挨了多刀之后,我终于找了一个机会跳上马背,想回到清溪镇。没想到那些山匪竟然穷追不舍,一直追着我不放,幸亏孟姑娘给我准备了好多防身的药,我一一拿出来对付他们。这才勉强脱身,我给自己全身洒满了止血药后,就一路昏昏沉沉的回到清溪镇,待看到德仁堂的招牌后,我心里一松,就从马背上滚了下来,昏死过去。等到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两天了。原本我只是以为我是遇到了山贼,可孟姑娘听到我说那些山贼对我痛下shashou的时候,认定他们不是普通的山匪,因为普通的山匪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反而有点像仇人追杀。她建议我给你写信让你帮忙调查一下,我也觉得这事有蹊跷,才让老于给你写了信,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过来。”

    “我接到你的信后,大为吃惊,就连夜赶过来了。”褚文杰说道。

    “谢谢褚大哥。”文泗说道。

    褚文杰摆手:“客套话就不要说了,你没有性命之忧就好,我会命人尽快查清这伙山贼的。如果没有,我们就务必找出幕后指使,好解决你的后顾之忧。”

    文泗点头:“孟姑娘和老于也是这么说。”

    褚文杰起身:“现在事情的经过我已经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出去一趟,晚饭前回来。”

    文泗点头。

    褚文杰走出屋子,朝着聚贤楼的方向走去。

    朱岚的辣椒油和辣椒酱拉走以后,孟贤几人悠闲了很多,虽然每天还是要炸辣椒油和制作辣椒酱,却不会在那么着急赶工了。孟倩幽也恢复了晚上教他们数学,早上教他们武功的日子。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天,第三天将近中午的时候,孟大金急冲冲的过来,对孟倩幽说道:“幽儿,今天朱公子的伙计还没有买熏肉和熏下水。”

    孟倩幽皱眉,寻常这个时候朱岚的伙计早已经把东西全部拉走了,今天怎么还没来?难道又是碰到了什么事情?越想越不放心,就对孟大金说道:“大伯,您去套马车,我们沿着路迎着去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孟大金点头,去准备马车,两人顺着大路一直走到清溪镇,也没有看到朱岚伙计的身影,沿途打听了一下过路的人,也没有听说今天路上有什么事情。

    孟倩幽放了心,对孟大金说道:“可能是朱岚家里有急事,一时半会来不了,你回去以后,把熏肉和熏下水摊开晾一下,现在天冷,三两天的不会坏,也许他们明天就会过来了。”

    两人返回家里,孟大金又急冲冲的跑去熏肉作坊,按照孟倩幽说的方法,把昨天制作出了熏肉和新下水全部晾开。孟倩幽则去了辣椒作坊和孟贤他们一起制作辣椒酱。

    第二天早上,谢江风的伙计依旧很早就来到,朱岚的伙计仍然没来。

    孟倩幽就跟一名伙计打听:“你们知道朱公子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吗?他的伙计已经两天没有过来买熏肉和熏下水了。”

    伙计恭敬的回道:“姑娘不知道吗?朱公子前几天在你们家买的五千罐辣椒油和辣椒酱被人骗走了。”

    题外话

    我太悲催了,忙了一整天,晚上九点以前好不容易在后台码了五千字,却被抽风的系统吞进去一半,我都要疯了,我要万更的呀。想到一直默默支持我的读者们,咬牙坚持道凌晨四点才码完。亲们,我去睡觉,你们就是用票票把我埋起来,我也不会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