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去县城
    孟倩幽一惊,随即问道:“怎么会这样?”

    伙计摇头:“具体的经过我们也不知道,只是听说了朱公子的货物被人骗走了。他们家里现在乱做一团,根本就无暇顾及铺子里的生意。”

    孟倩幽想了一下,对伙计问道:“我想和你们一起去趟县城,不知能否把这两天的熏肉和熏下水装到你们的马车上。”

    伙计恭敬的回道:“当然可以,姑娘请稍等,我们这就全部的装上的马车。”说完,招呼所有的伙计快速把全部的熏肉和熏下水都装到了自己家的马车上。

    孟倩幽又对孟大金说道:“大伯,您去赶马车,我们去县城一趟。”

    孟大金点头,起身,洗干净手,去孟二银家里收拾马车。

    孟倩幽也匆匆的回来,走进自己的屋内,拿出一万五千两银票揣进怀里,跟孟氏说了一声,就急冲冲的跟着谢江风的伙计一起去县城。

    县城离清溪镇并不远,过了清溪镇往西再走二十里就到了县城。由于所有的人用的都是马车,脚力也快,一个时辰便到达了清河县县城。

    谢江风的伙计赶着马车一路来到自己家的店铺门口,谢江风正好在店铺巡视,看到孟倩幽下了马车,十分讶异,急忙迎了出来:“孟姑娘,你怎么来了?”

    孟倩幽说道:“朱岚已经两天没有过去拉货了,今天和你的伙计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他出事了,我过来看一下,有什么能够帮他的地方。”

    谢江风这才恍然,道:“姑娘来的正好,快去帮忙劝劝朱岚,自从他的辣椒油和辣椒酱被骗走后,他就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不吃不喝,到现在已经两天了。我们几人试图过去相劝,全都被他撵了出来。”

    孟倩幽皱眉:“不吃不喝?不就是几万两银子吗?再挣回来就是了。”

    谢江风摆手:“不是银子的事情,朱岚家做生意很多年了,这几万两银子还是不看在眼里的。只是朱岚接管家里的生意以后,一直顺风顺水,从来没有出过什么大的纰漏,乍一下栽了这么一个大跟头,一时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道坎,不想见人罢了。”说完又道:“不过孟姑娘来了,他应该会给你这个面子,我这就领着你去朱岚家。”

    孟倩幽点头,指着马车上的熏肉和熏下水道:“这是这两天的存货,朱岚没去,我就让你的伙计给捎过来了,你先帮忙照看一下。我过去问问朱岚如何打算的再做决定。”

    谢江风急忙说道:“姑娘请放心,我一定让伙计照看好。”说完对伙计细细的嘱咐了一番,才领着孟倩幽来到朱岚家的门前。

    朱岚和谢江风是多年的好朋友,看门人自然是识得他的,见他跳下马车,立马恭敬的走上前来:“谢公子,你来了。”

    谢江风点头,问道:“你们家少爷呢?出来了没有。”

    守门人赶紧答道:“没有,少爷还是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吃不喝,老爷和夫人都已经急坏了,想了各种办法都不管用。连我们家未过门的少奶奶闻讯过来相劝都不管用。”

    谢江风指着随后从马车里下来的孟倩幽说道:“这是孟姑娘,是你们少爷的朋友,你们家近段时间卖的熏肉、熏下水、腊肠、还有被骗走的那五千罐辣椒油和辣椒酱都是她gongying的。她听闻你们少爷出了事情,便急忙赶了过来。你立刻去通知你们家的少爷,就说孟姑娘过来看他了。”

    朱岚前段时间买回来的货品卖的很快,为家里赚了不少银两,众人都知道他找到了一个很好的gongying商,却没有想到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守门人在一愣过后,立刻就跑去报信了。不一会就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就快步走出来,对谢江风和孟倩幽说道:“谢公子、孟姑娘,我们家老爷夫人请您二位进去。”说完,仔细的打量了孟倩幽两眼。

    孟倩幽也没有在意,随着谢江风走进院内。

    朱岚家的院子很大,管家领着他们穿过好几个走廊才来到一处屋子前,对两人恭敬的说道:“谢公子,孟姑娘,我们家少爷就在里面。”

    谢江风打小和朱岚要好,自然知道这是他的屋子,没等管家说完,就走到门前,咚咚咚的敲着屋门:“朱岚,快开门,孟姑娘过来看你了。”

    过了好一会儿,朱岚才虚弱的回道:“她来做什么,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孟倩幽扬声说道:“你的笑话有什么好看的,我只是过来看看你死了没有,你要是死了,我好另外找人卖我的熏肉和熏下水,免得我也吊死在你这一棵树上。”

    管家惊立在当场,不敢相信的看着孟倩幽。

    屋内一片沉默,半晌,朱岚才又说道:“恐怕你得失望了,我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那你把门打开,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两天没有派人过去买熏肉和熏下水,害的我屯了好多的货。”孟倩幽接着说道。

    朱岚惊疑,虚弱的问道:“他们没有过去拉货吗?”

    孟倩幽又说道:“当然没有,要不然我过来干嘛,你把门开开,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屋内又沉默了半晌,就在孟倩幽忍不住要踹门的时候,屋里想起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后屋门被人里面打开,朱岚摇摇晃晃的出现在几人眼前。

    管家大喜,高兴的说道:“少爷,您终于出来了,我这就去告诉老爷和太太。”说完一溜烟的跑去报信了。

    谢江风上前,一把把门全部打开。

    朱岚的身子被带的晃了晃,谢江风赶紧扶着他,坐回了床上。

    孟倩幽抬脚跟着走进屋内。

    朱岚虚弱的喘了几口大气。道:“我这两天心情不好,没有理会店铺里的事情,我不知道他们没有过去买货。”

    孟倩幽哼了一声:“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不就是损失了点银子吗,值得你要死要活的?”说完,从怀里拿出银票放在桌子上:“这是你付的辣椒油和辣椒酱的钱,我全部拿来了,都还给你,这批货就当我白帮忙了。”

    朱岚“腾”的一下站起来,却又头晕的跌回了床上,缓了一会才说道:“你这是打我脸呢,我就是损失再多的银子,也不能要回已经付给你的银子。”

    孟倩幽不在意的说道:“反正辣椒、牛肉都是你tigong的,我们只是帮忙加工了一下,银子退给你,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那也不行,银子赶快拿回去,否则我跟你翻脸。”朱岚口气强硬的说道。

    “不要正好,这么多银子我还舍不得还给你呢。”说着。孟倩幽就把银票放回了怀中。

    “你”朱岚刚想要说些什么,朱岚的爹娘和一位年轻的姑娘快步而来。

    朱岚的娘走到床前一把抱住他,带着哭音说道:“儿啊,你终于想开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娘也不活了。”

    朱岚被她抱的喘不上气来,急忙说道:“娘,你勒死我了。”

    朱岚的娘赶紧松开手,朱岚咳嗽了了几声。

    朱岚的爹也说道:“儿啊,不就是几万两银子吗?哪值得你这样想不开。爹可是只有你这一个儿子,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爹娘可怎么活呀。”

    朱岚翻了个白眼,虚弱的说道:“我不是给你们说了吗?我只是想静一静,不会有事的,谁知道你们大惊小怪,弄的我好像寻死觅活似的。”

    “你想静静也不能把自己关在屋里两天不吃不喝呀,看你,都瘦了。”朱岚的娘心疼的说道。

    朱岚还想在说什么,一阵头晕袭来,软软的躺回了床上。

    朱岚的娘吓得大叫:“岚儿,你怎么了?”

    “他应该是饿坏了,你让人给他端碗稀粥过来,吃下去就没事了。”孟倩幽说道。

    朱岚的娘对外面大喊:“快让人把熬好的粥端过来,给少爷吃下。”

    管家应声而去,不一会就有丫鬟端着粥过来。

    朱岚的娘把粥端在手中,仔细吹了一下,想给朱岚喂下去。

    年轻姑娘上前,轻轻的说道:“伯母,我来吧。”

    朱岚的娘喜笑颜开,把粥放到了她的手中:“好好好,你来、你来。”

    年轻的姑娘红了脸,示意小厮把朱岚的上半身抬起,慢慢的把粥喂到朱岚的嘴里。

    朱岚全部吞下。

    朱岚的娘满意的看着这一切。

    朱岚很快把一碗粥吃完,朱岚的娘看儿子没吃饱,就吩咐下人再去盛一碗过来。孟倩幽阻止:“他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一下吃太多不好,等一个时辰后再让他吃一些吧。”

    朱岚已经没事,朱岚的爹娘这才想起屋中还有客人,朱父遂不好意思的说道:“真是慢怠二位了。”

    谢江风经常过来朱岚家,和朱岚的爹娘也很熟悉,闻言说道:“伯父说的哪里话,我和朱岚从小一块长大,情谊深厚,你们府里我应经不知来过多少次了,早已经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哪有怠慢一说。”

    朱父哈哈大笑。

    朱母碰了他一下,指着孟倩幽说道:“屋里还有贵客呢,你这样大嗓门会吓到她的。”

    朱父赶紧住了嘴,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孟姑娘,我这人大嗓门惯了,不会真的吓到你吧。”

    孟倩幽急忙摆手:“不会,不会,伯父性格爽朗,一看就是容易亲近之人。”

    朱父再度哈哈大笑起来。

    看到孟倩幽一句话就把朱父哄的哈哈大笑,年轻的姑娘皱了皱眉头。

    朱岚吃过一碗粥后,身上有了力气,便慢慢的坐了起来。年轻的姑娘急忙拿了一个枕头垫在他的身后,好让他坐的舒服一些。

    深喘了几口气,朱岚说道:“爹、娘我跟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给你们经常提起的孟姑娘,近段时间咱家卖的熏肉。熏下水,腊肠包括辣椒油、辣椒酱都是她自己琢磨出来的。”

    朱父、朱母刚才听到管家说孟倩幽是一个十一二的小女孩,就已经惊讶过了,现在听到朱岚介绍,便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人长得还算出众,清秀可人型,这样相貌的姑娘在县城的大家闺秀中比比皆是。可是那周身的气质却不是一般的大家xiaojie能比的,就像现在,他们两人这一番打量,要搁在一般姑娘的身上,早就手足无措了,可是她却微笑闲适的坐在椅子上,任凭他们打量。

    朱父做了很多年的生意,什么样的人都见过,却没有见过一个十一二的小女孩在在自己的打量下如此从容的,点头大加赞赏:“孟姑娘小小的年纪就有如此的成就,将来前途一定不可限量。”

    孟倩幽微笑这回道:“谢谢伯父夸奖。”

    朱岚又指着朱父、朱母说道:“这是我爹娘,你已经知道了,就不用介绍了。”说完指着身边的女子说道:“这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乔敏。”

    “乔姑娘好。”孟倩幽笑着打招呼。

    乔敏起身,施施然行了一礼:“孟姑娘好。”

    朱岚介绍完,对朱父说责怪道:“爹,我这两天没有出门,你怎么不吩咐伙计去孟姑娘家买熏肉和熏下水呢?”

    朱父一拍脑门:“我这两天只顾的担心你了,哪里顾得上店铺里的事情,我这就吩咐人去孟姑娘家。”

    “不用了,所有的东西我已经让谢公子的伙计帮忙拉过来了,你让人直接去谢公子店铺的门口就行。”孟倩幽说道。

    朱父高兴的回道:“真是多谢孟姑娘了。”说完吩咐管家赶紧让伙计过去。

    管家应声而去。

    孟倩幽笑着说道:“伯父,伯母我有些生意上的事情想要和朱公子和谢公子单独的谈一下,不知可否。”

    朱父领会,笑着说道:“好,好,你们谈。你们谈。”说完对朱母说道:“敏儿好不容易过来一趟,你领着她去买一些喜欢的首饰,我去店铺里看一下。”

    朱母笑着应过。和朱父一起往外走。

    乔敏随后跟上,走到门口时回头深深的看了孟倩幽一眼。

    孟倩幽一心想要问朱岚那五千罐辣椒油和辣椒酱是如何被人骗走的,便也没有注意到这些。

    朱父、朱母和乔敏出去以后,孟倩幽便对朱岚说道:“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被人把东西骗走。”

    朱岚脸上浮现出懊悔的神情,沉默了一下才说道:“那天我和伙计拉着所有的东西从你们家里走后,便急冲冲的赶到交货地点,隔壁县城的一家酒楼外。”

    孟倩幽皱眉,打断他:“怎么送去酒楼?”

    朱岚回道:“不是送去酒楼,而是要货的人和我们约在酒楼交货。”

    孟倩幽点头。

    朱岚接着说道:“我们到达酒楼以后,对方收货的人已经在酒楼里等着了。看到我过去,热情的招呼我,说不好意思还让我们给送到这么远的地方,他们已经定好了饭菜,要好好的招待我一番。生意场上这是常有的事情,再说了我也准备拉拢住他们这个大客户,以后好长期合作。就没有推辞,坐下和他们一块喝了起来。他们一共有三个人,其中一人没喝几杯就对我说:”朱兄,你看我们路途遥远,是不是趁着我们喝酒的这段时间让你的伙计帮忙把这五千罐辣椒油和辣椒酱搬到我们的马车上,等他们搬完了,我们的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到时我们把货款给你,我们就直接赶路了。“我当时没有多想,就让伙计把所有的东西搬到了他们马车上。那人借口去看看数目对不对,也跟了出去。我和剩下的两人推杯交盏,相谈甚欢。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们借口喝多了,要去如厕,都走了出去。我在雅间里等了很久,没见他们回来,我这才意识到有些不对劲,赶紧让伙计去茅房里看了一看,哪里还有他们的身影。我想让伙计去追,可临县我们根本不熟悉,根本不知道该去哪儿追。我回来后,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才把自己关在房内,不愿意见任何人。”

    “他们不是临县人吗?”孟倩幽问。

    朱岚摇头:“他们说是南方人,可我听他们的口音像京城来的人。”

    孟倩幽又问:“报官了吗?”

    朱岚又摇了摇头:“我回来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里,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根本就没想过报官。再说了,报官也没用,他们也许早已经把东西卖掉了,就算是找到了他们,没有物证,他们也不会承认的。”

    孟倩幽笑了,深深的笑了。

    朱岚疑惑:“你笑什么?”

    “记得我让你在罐子底部刻的那个记号吗?”孟倩幽反问。

    朱岚点头:“记得。”

    孟倩幽说道:“那就是证据。”

    朱岚有些不明白。

    孟倩幽解释:“那个记号只有我们家盛辣椒油和辣椒酱罐子的底部上有,换句话说,只要是罐子底部有哪个记号的都是你被骗走的那五千罐辣椒油和辣椒酱里面的一罐。”

    朱岚霍的站起来:“你是说、你是说”

    孟倩幽点头。

    朱岚兴奋的说道:“我这就去报官!”说完就准备往外走,却眼前一黑,栽倒在床上。

    谢江风急忙上前扶起他,责备道:“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你就不能小心一些吗?”

    孟倩幽幸灾乐祸道:“活该!”

    朱岚晃了晃头,缓了好一会才感觉眼前不再发黑。

    谢江风问道:“你们刚才说的记号是什么?”

    孟倩幽跟他解释:“我让朱岚在那五千个罐子上刻了一个特殊的记号,我原本的打算是,等将来我们家的辣椒作坊做大了,制作出的辣椒油和辣椒酱卖遍整个武国,到时候那个记号就成为了我们家一个特殊的标志,任何人见到那个标志就知道罐子里的东西是我们孟家制作的。没想到现在却成了朱岚找到那几个行骗的人的重要证据。”

    听孟倩幽说完,谢江风也高兴的起来:“那真是太好了,朱岚的五千罐辣椒油和辣椒酱说不定就可以找到了。”

    孟倩幽点头:“不但如此,我们还可以根据线索,找到那几个行骗的人。”

    谢江风也站起来:“你还等什么?我们赶快去报官呀。”

    孟倩幽指了指朱岚,谢江风这才想起朱岚的身体还很虚弱,急道:“那怎么办?总不能我们两个去报官吧,详细情形我们也不知道呀。”

    孟倩幽回他:“你们不是和包一凡是好朋友吗?让伙计把他请过来,让朱岚把所有的细节说给他听,然给让他去找他爹备案不就行了。”

    谢江风恍然,叫道:“朱岚,快吩咐伙计去喊包一凡。”

    朱岚急忙对着外面喊道:“来人呀。”

    一个小厮推门而进,恭敬的喊道:“少爷,你有什么吩咐。”

    朱岚说道:“你快去府衙找包一凡,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他,让他赶快过来一趟。”

    伙计应声,飞奔而去。

    很快包一凡和安以源一起来到。

    朱岚纳闷:“你们怎么来的这么快?”

    “我们今天有空,想过来看看你死了没有,路上碰到小厮急冲冲的去找我,就急忙过来了。”包一凡说道。

    朱岚怒道:“包一凡,你安的什么心,好好的你咒我死干嘛?”

    包一凡无所谓道:“还用我咒吗?你天天不吃不喝的把自己关在屋里,连我们来了也不见,你不是想死是什么?”

    朱岚被噎住。

    包一凡这才问孟倩幽:“你怎么也在这?”

    “我也来看看他死了没有。”孟倩幽笑着回道。

    谢江风和安以源哈哈大笑。

    朱岚气道:“你们这些没良心的家伙,我要和你们绝交。”

    所有人哈哈大笑,朱岚也跟着笑了起来。

    笑完以后,包一凡收敛了神色,认真的问道:“你让小厮急冲冲的找我过来,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朱岚兴奋的点头:“当然有。”说完就把罐子底部有那个特殊记号的事情说了。

    包一凡听完,别有深意的说道:“孟姑娘真是有先见之明呀,竟然预先在罐子底部做了记号。”

    孟倩幽故意回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孟倩幽。什么事情是我想不到的。”

    包一凡没想到他会这样回答,一下被噎住,半天没说出话来。

    朱岚、谢江风、安以源从来没有看到过包一凡吃瘪的神态,见状都对孟倩幽翘起大拇指,哈哈大笑起来。

    朱岚的事情解决,几人的心里也踏实下来,安以源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你上次做出的一百盒薯片,在我的铺子里很快抢购一空,现在很多的太太xiaojie派人来打听,什么时候再有这样的零食?”

    孟倩幽想了一下,回道:“最早也得到明天夏季。”

    安以源有些失望:“还要等这么长时间呀。”

    孟倩幽笑道:“安公子,土豆种下去,也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成熟的,不过它和一般的庄稼不一样,一年能收两季,到明年的这时候,你就等着在家数银子吧。”

    听她这样说,安以源笑道:“借姑娘吉言了。”

    几人又说了一会话,孟倩幽说道:“既然没有事了,我也该回去了。免得我爹娘担心。”

    几人极力挽留,尤其朱岚,非要留孟倩幽吃过饭再走。孟倩幽摇头:“我清溪镇上有个朋友,前几天出了一点事情,我还要过去看看他,等辣椒油的事情有眉目了,你在好好的请我吃一顿。”

    孟倩幽这样说,朱岚不好再挽留,让小厮送几人出门。

    拐过一个走廊,包一凡问道:“孟姑娘,你说的那个出事的朋友不会是文泗吧。”

    孟倩幽没有理会他。

    四人走到门口,朱母正好带着乔敏从外面回来,几人礼貌的见过礼。

    朱母笑道:“都快中午了,我马上吩咐厨房去做饭,你们几个吃过饭再走。”

    几人推辞,纷纷说有事,说等下次有空时再来。

    朱母不再强留,笑着让几人有空一定过来。

    几人点头应过,走出大门。

    乔敏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孟倩幽走出大门。

    孟倩幽感觉有人盯着自己,猛然回头,正好看到乔敏没来及收起的愤恨的眼光,一时不解,不明白自己是哪里得罪了她,她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呀。

    孟大金牵着马车一直在朱府大门外等候。孟倩幽和几人告别以后上了马车,和孟大金一起向清溪镇走去。

    包一凡和安以源、谢江风三人也各自离去。

    到了清溪镇,已是中午,孟倩幽对孟大金说道:“大伯,我们去德仁堂吧,让他们的东家请我们吃一顿饭。”

    孟大金并不知道文泗受了伤被孟倩幽救了事情,心里疑惑怎么会让德仁堂的东家请他们吃饭,不过并没有问出口,赶着马车来到了德仁堂的门口。

    前几天文泗出了事情,老大夫忙着照顾他,德仁堂关了门。最近这两天文泗的伤势好些了,老大夫才让伙计开了门,一时看病的人很多,都已经中午了,还有几人在排队。

    孟倩幽走进德仁堂内,店内的伙计赶紧的跑了过来,恭敬的说道:“姑娘,您来了。”

    老大夫也看到了孟倩幽,放下手中的病人来到她的面前:“姑娘,你怎么这个时辰过来了。”

    孟倩幽开玩笑:“出门的时候忘记带银子了,中午只好来你们德仁堂来蹭饭了。”

    老大夫失笑:“姑娘稍等,我这就让伙计去准备饭菜。”

    孟倩幽点头:“我大伯还在外面,麻烦您让伙计把马车赶去后院,让他也进来吃顿午饭。”

    老大夫点头,吩咐伙计把马车赶去后院照顾。

    伙计出了门,对孟大金说了几句,孟大金把缰绳交给他,走进德仁堂内。

    孟倩幽说道:“大伯,老大夫吩咐人准备了饭菜,您去吃一些,吃完了歇息一下,我和老大夫商量完事情以后,就去找您。”

    孟大金点头,跟着伙计去了后院。

    孟大金走后,孟倩幽低声问道:“文泗恢复的怎么样?”

    老大夫也低声回道:“已经好很多了,能下床走动一下了,还在后面的医屋里,你过去看看吧,我这还有几个病人,我看完了就过来。”

    孟倩幽点头,没用伙计带领自己来到后面的医屋。

    站在门口的伙计看到她,也恭敬的说道:“姑娘,你来了。”

    孟倩幽问他:“你们东家在里面吗?”

    伙计回道:“在,我这就给您通禀一声。”

    “不用通禀了,让她进来吧”一个雄厚的男人声音传出来。

    伙计打开门,孟倩幽走进屋内,看到褚文杰正在扶着文泗在床边慢慢的走动。遂问道:“褚将军,你这么快就到了”

    “褚大哥前两天就到了。”文泗气喘吁吁的说道。

    清溪镇据说离京城有四五天的路程,褚将军竟然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赶过来了,想来文泗在他心中的地位还真是挺高的。

    褚文杰开口,简单意赅:“来了,坐吧。”

    孟倩幽也不客气,坐在一张椅子上。

    文泗走了一会,累的不行,褚文杰扶着他小心翼翼的侧躺在床上。

    文泗躺好,褚文杰才坐到另一张椅子上问道:“孟姑娘怎么这个时辰过来了。”

    孟倩幽回道:“县城里有个朋友出了点事情,我过去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回来正好经过镇上,就过来看看他的伤怎么样了。”

    褚文杰又问:“吃饭了吗?”

    孟倩幽老实回答:“没有,饿的很。”

    “正好。我们也没吃,一块吃些。”褚文杰说道。

    孟倩幽乖巧的点头。

    褚文杰感到有些好笑,自从他认识这个小丫头一来,就没有见过她有这么乖巧的时候。遂叫来伙计吩咐布置饭菜。

    伙计很快把饭菜摆好,老大夫也正好过来。三人坐下开始吃饭。

    孟倩幽实在是饿了,夹了一些菜放到碗中,就大口的吃了起来。

    看到她吃的香甜,文泗咽了咽口水,嚷道:“我也饿了,你们帮我端一些饭菜过来。”

    老大夫说道:“这些饭菜比较油腻,不适合你吃,一会儿让伙计给你端一些清淡的过来。”

    文泗刚要抗议,褚文杰看他一眼,文泗乖乖的闭上了嘴。

    吃过午饭,孟倩幽想查看一下文泗的伤势,文泗说什么也不让。说老大夫天天为他查看,他的伤口没问题,她就不要查看了。

    孟倩幽撇撇嘴,暗自腹诽:你全身上下姐哪没看过,现在才来不好意思,是不是晚了点。

    文泗不知道她心中所想,看到她没有坚持看他的伤口,松了一口气,被一个小姑娘大白天的看自己的身体,即使自己的身体缠满了纱布,他也总觉得不得劲,做不到淡然的接受。

    褚文杰看到文泗吓的惊慌失措的样子,不由的感到好笑。

    孟倩幽见文泗坚持不让看,也没有在意,问褚文杰道:“褚将军,山贼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有眉目了吗?”

    褚文杰收敛了笑容,有些严肃的回道:“我已经派人去查看过了,那个地方确实经常有山贼出没,现在还没有弄清他们的位置,待打听清楚了,我会派人剿了他们的。”

    “您认为是山贼所为吗?”孟倩幽又问。

    “是不是山贼所为,这两天就会有daan了,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他们的。”褚文杰回道。

    孟倩幽点头。

    文泗这次差点丢了性命,于公于私褚文杰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褚文杰又开口说道:“我听文泗说,这次又是你救了他的性命,算起来,你救过我们两条命,真不知如何感谢你才好。”

    孟倩幽开玩笑道:“不用感谢了,让文泗直接把德仁堂送给我就好。”

    褚文杰愣住,随即说道:“这可能做不到,因为这是文泗家里的产业,我和他都做不了主的。”

    孟倩幽笑出声:“我开玩笑的,你们还真的相信。”

    褚文杰还是认真的说道:“姑娘,可以换个条件,如果我们能做到的,一定满足你。”

    孟倩幽摇头:“不用,我救他是因为他是朋友,又不是想要他的东西。”

    褚文杰点头赞赏。

    文泗心里情绪翻涌,眼眶一热,眼泪差点掉下来。急忙翻了下身,掩饰了过去。

    “不过,我真的有件事想请您给帮一下忙。”孟倩幽说道。

    褚文杰急忙回道:“姑娘请说。”

    孟倩幽就把朱岚被人骗了五千罐辣椒油和辣椒酱的事情说了,并告诉他朱岚听那三个骗子的口音像京城人士,希望褚文杰回到京城后能帮忙调查一下。

    褚文杰听完,沉思一下,说:“这件事有点难办,根本就无从下手,即使我派人查到了辣椒油和辣椒酱也不能证明就是你朋友被骗走的那些。”

    孟倩幽微微一笑:“我当然是有证据才让您帮忙给查的,否则这京城这么大,您查这么一件小事无异于大海捞针,我不会给您添那个麻烦的。”

    “什么证据。”褚文杰问。

    孟倩幽答道:“我在每个罐子上都刻了一个特殊的记号。”说完就拿起桌上的纸写了一个大大的“”放在了褚文杰面前:“您看看,就是这个记号。您回京以后,让人查探的时候直接找这个记号就行了。如果有这个记号的,就一定是朱岚被骗走的那五千罐当中的一罐。”

    褚文杰拿起面前的纸看了看,叠好放入怀中:“姑娘放心吧,等我回京以后,我就会让人立刻去调查的。”

    “谢谢褚将军。”孟倩幽说道。

    褚文杰摆手:“你连续救了我们两个人的命,帮你这点小事是应该的。”

    孟倩幽也就没有再客气。

    文泗的伤口发痒,止不住的想挠,老大夫一直阻止他。

    看到这情形,孟倩幽道:“他的伤口应该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明后天的您就把线给他拆了吧。”

    老大夫为难的看了孟倩幽一眼,又看了看文泗,咬牙点了点头。

    孟倩幽又对褚文杰说:“您什么时候回京,就派人通知我一声,我给你拿一些自制的腊肠过来。您带回京尝一下。”

    腊肠在京城的达官富人之间已经打开市场,现在提起来,每个府邸没有不知道的,褚文杰自然也吃过,听孟倩幽这样说,惊讶的问:“腊肠是姑娘制作出来的?”

    孟倩幽点头:“闲着无事时琢磨出来的一个小吃食,还请你不要嫌弃。”

    褚文杰摆手:“不嫌弃,姑娘可不知道,这腊肠如今在京城可是火的很,据说每每运进京,就被人抢购一空。”

    “褚将军要是喜欢吃的话,我就多送一些过来。”孟倩幽说道。

    褚文杰自然是欣喜,高兴的说道:“谢谢姑娘。”

    孟倩幽又对老大夫说了一些注意事项,老大夫一一记下。孟倩幽这才告辞出来和孟大金一块回家。

    早上孟倩幽出门的时候,就和孟氏匆匆打了一下招呼,孟氏看见女儿急急忙忙出去,就知道肯定又出了事情,却又猜不出什么事情,一直在焦急不安的等待着。看到孟倩幽回来,松了一口气,急忙上前问道:“幽儿,又出什么事了?”

    孟倩幽笑着挽着孟氏的胳膊:“娘,没事,朱公子家里出了点事情,没空过来拉熏肉和熏下水,我就给他送过去了。”

    孟氏也没有多问,嘱咐孟倩幽以后出门一定把事情说清楚了再去,免得她在家里一直担心。

    孟倩幽笑着点头答应。

    接下来的几天,孟倩幽闲暇无事,就琢磨出了好几种不同的辣椒酱,和孟贤几人一一试过后,感觉还不错,就想大量的制作一些出来。可是家里盛辣椒酱的罐子快没有了。就想着让朱岚的伙计给朱岚捎信,让他帮忙购买一些过来,并帮忙在罐子的底部刻上那个记号。可仔细一想,又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如果以后辣椒作坊扩大了,总不能一直让注岚帮忙买罐子,刻记号吧。唯一解决之法就是自己找一家制作陶罐的地方,让他长期的帮自己家制作陶罐。

    想到这里,遂走到屋里问孟氏:“娘,您知道这附近的村里有没有制作陶罐的,家里盛辣椒酱的罐子快没有了,我想买一些回来。”

    孟氏想了想:“你大舅母的娘家以前就是制作陶罐的,这些年了,不知道还做不做。”

    孟倩幽跑到工房里找到张柱家的,问:“大舅母,我听我娘说,你娘家原来是制作陶罐的,不知道现在还制作吗?我想定制一些陶罐回来盛辣椒油。”

    张柱家的高兴坏了,一连声的说道:“制作,制作,我晚上的时候,就让人给家里捎信,让他们拿过来一些制作好的罐子,你看看。”

    题外话

    亲们,今天是七月份的最后一天,看在我这么勤奋的份上,快把票票砸过来吧,否则就真的过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