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我娶你
    孟倩幽道:“不用等到明天了,我们现在就过去一趟吧。”

    张柱家的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计,站起身:“好,我马上带你去。”

    “叫上大舅,让他赶着马车,这样我们还快一些。”孟倩幽说道。

    张柱家的点头,找到张柱,给他说了孟倩幽要他们一起去自己的娘家定制陶罐的事情,张柱也很高兴,当即放下手中的活计,洗干净手,走到旁边的院子里收拾好马车,赶到门外等候。

    孟倩幽回屋和孟氏说了一声,说自己和张柱夫妇一起去定制陶罐。

    孟氏点头,嘱咐他们路上小心,早点回来。

    孟倩幽应过,来到大门外,坐上马车。

    张柱扬起马鞭,几人朝着张柱家的娘家走去。

    一路上,张柱家隔外兴奋,不住的和孟倩幽说这说那,孟倩幽微笑的听着。

    张柱家的娘家不是很远,孟倩幽感觉没多大一会就到了。

    张柱在一家破旧的房子前停好马车,张柱家的急忙走下马车,走近院内,大声喊道:“爹、娘,你们快出来,我们家来客人了。”

    张柱家的爹和大哥正在窑上烧制陶罐,没有在家,张柱家的娘听到女儿的喊声急忙从屋子走出来,惊讶的问:“妮子,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张柱家的回道:“娘,大哥和爹呢,我带人过来定制一些陶罐。”

    张柱家的娘闻言也很高兴:“他们都在窑上呢,我带你们过去。”

    张柱家的忙道:“不用了娘,您在家歇着吧,我领着她过去就行。咱家的窑没有挪地方吧。”

    “没有。”张柱家的娘边回答边和女儿一起出了门,这才看清门前有辆马车,赶车的竟然是自己家的姑爷,一时有些惊诧。

    看到张柱家的娘出来,张柱立刻喊道:“岳母。”

    张柱家的娘急忙说道:“姑爷也来了,赶快去屋里坐。我去喊你岳父和大哥回来。”说完埋怨女儿:“姑爷和你一起来了,你也不说一声,让人笑话我们慢待了姑爷可如何是好。”

    张柱家的笑道:“娘,我们今天是有事过来,又不是过来串亲戚,不会有人笑话的。”

    张柱家的娘还要再说什么,张柱也爽朗的说道:“岳母,我们今天来是想帮我外甥女定制一些陶罐,外人不会说什么的。”

    张柱家的娘便作罢。

    张柱家的嘱咐自己的娘快回屋去,外面冷,便指挥张柱赶着马车朝自己家的窑走去。

    张柱家的娘回屋想了一下,觉得一会女儿可能还要回来,就去烧了一壶开水,预备女儿和姑爷回来的时候让他们喝点热水。

    张柱赶着马车很快来到村外的一座窑前,张柱家的跳下马车,大声喊道:“爹、大哥你们快出来,咱们家来贵客了。”

    张柱家的大哥听见喊声从窑里走出来,看见张柱家的,开口问道:“妹子,你怎么过来了?”

    张柱家的高兴的回道:“大哥,我和你妹夫领着人过来定制陶罐了。”

    张柱家的大哥这才看清赶着马车的是自己的妹夫,立刻热情的打招呼:“妹夫也来了,路上累了吧。”

    张柱回道:“大哥,不累,马车快的很。”

    孟倩幽下了马车。

    张柱家的立刻对自己的大哥说道:“大哥,这是你妹夫的外甥女,幽儿,这次她来是想在咱们家定制一些陶罐。”

    说完,对孟倩幽说道:“这是我娘家大哥,陶大,你随着亮儿他们一块喊舅舅就行。”

    “舅舅。”孟倩幽礼貌的喊道。

    陶大看到孟倩幽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虽然很惊讶她怎么会要定制陶罐,但还是很热情的问道:“不知道你想要定制什么样的陶罐。,我们家制作陶罐很多年了,质量上你绝对放心。”

    孟倩幽也不扭捏,直接说道:“我能先看看你们的样品么?”

    陶大立刻说道:“可以,你们稍等,我把烧制好的陶罐给你拿一些出来。”

    孟倩幽点头。

    陶大走进窑内,一会儿和张柱家的爹一起拿了一些陶罐出来。

    “爹。”“岳父。”张柱和张柱家的喊着,急忙上前接过陶父手中的陶罐。

    陶父点头,放开手中的陶罐:“你们来了。路上冷吗?”

    “不冷,我们坐着马车来的。”

    张柱家的回道。

    几人把几种陶罐放到了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弯下腰,仔细的看了一下陶罐,有些不满意:“你们这陶罐质量很好,只是样式上有些陈旧,不知道还有没有新的花样。”

    陶父叹口气:“不瞒你说,我们也正为这样式发愁呢,现在集市上出现了很多不同样式的陶罐,对我们的影响很大,我们的生意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陶大也跟着叹口气。

    张柱家的听到自己的大哥和爹这样说有些着急,孟倩幽如果要定制陶罐,绝对不是十个八个的定制,如果自己家丢失了这个机会,窑厂可能就真的干不下去了。就着急的问道:“我们不能找人买一些样式吗?”

    陶父摇头:“我打听过了,一个样式要三十两银子,我们哪里拿得出那么多的银子。”

    张柱家的知道自己家的情况,一时也无言。

    孟倩幽开口说道:“我可以帮你们画一些样式,不知你们能不能烧制的出来。”

    陶父大喜:“姑娘可以先画下来,看看我们能不能烧制。”

    孟倩幽想要纸笔,可窑里哪有纸笔,无奈,便蹲在地上,画了几个现代流行的样式出来。

    她每画一个,陶父和陶大就激动万分,等到孟倩幽把几个样式都画出来,陶父已经激动的要说不出话来了。平息了好一会的心情,才激动的对孟倩幽说道:“姑娘,这些样式太好看了,如果我们烧制出来,一定会大卖的。”

    孟倩幽问:“你们可以烧制出来吗?”

    陶父说道:“看起来有些难,姑娘容我们研究几天,我们一定会烧制出来的。”

    孟倩幽点头:“那就好,既然你们能烧制出来,我就不用再去别的地方定制了。这样吧,我回去等消息,你们烧制出来以后,让人赶快给我捎信,如果你们烧制的好,我就预定两千个。”

    陶父,陶大齐齐睁大眼,异口同声的问道:“两千个?”

    孟倩幽点头:“这只是第一批,以后还陆续会有第二批,第三批。”

    陶父激动的直搓手:“这、这、这”

    张柱家的也高兴的不行,激动的说道:“幽儿,真是太谢谢你了。”

    孟倩幽摆手:“大舅母,一切等样品烧制出来再说,如果不满意,我是不会预定的。”

    “那大舅母也谢谢你给了我娘家这个机会,如果他们烧制的不好,只能说明他们的手艺不行,怨不得别人。”张柱家的开朗的说道。

    陶父和陶大齐点头:“你说的对。如果真的烧制的不好,不用你们说,我们自己也不会强求你们的。”

    孟倩幽微笑。

    陶大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姑娘,你能不能在纸上把刚才的样式再给我们画下来,我怕我们看了一遍记不好,烧制出来以后不是你想要的东西。”

    孟倩幽点头:“当然可以。”

    陶大赶紧说道:“那我们赶紧回村,我去村里的先生家里借个纸笔。”

    几人点头,一起回到村里。

    陶父领着几人回家,陶大则快步跑去先生家要纸笔。

    陶母看到女儿和姑爷回来了,立刻迎出门:“快到屋里来,外面天冷,冻坏了吧。”

    “不冷,娘,我们几个还热呢。”张柱家的回道。

    陶母疑惑,这大冷的天怎么会热呢。

    张柱家的仿佛知道自己的娘的疑惑,笑着解释:“娘,我们家刚刚谈成了一笔的生意,如果爹和大哥能按照幽儿的样式烧制出新的陶罐来,能一下子卖出两千个呢。”

    陶母狂喜,不相信的问女儿:“两千个?”

    张柱家的点头:“不只这些,以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让咱们家烧制这么多。”

    陶母喜道:“那可真是太好了,咱们家就算是有救了。”说完,把几人热情的让进屋里,倒上刚烧开的热水,递到几个人的手里,让几人喝口水暖暖身子。

    陶大很快回来,拿了几张纸和笔墨回来。

    孟倩幽放下手里的碗,拿起纸笔把刚才的样式重新画了下来。

    陶大和陶父越激动,一个劲的道谢。

    画完以后,又闲话了几句家常,孟倩幽便对张柱说该回去了。

    张柱点头,和陶父、陶母、陶大告辞。陶母有些不舍,非要几人留下来吃午饭,张柱家的知道孟倩幽很忙,便对陶母说道:“娘,幽儿家里还有别的事情呢,我们得赶快回去,等过年的时候,我有空了,就领着孩子回家来好好的住几天。”

    陶母听女儿这样说,就没有强留,不舍的看着几人坐上马车远去。

    张柱家的很激动,坐在马车上一直对孟倩幽不住的道谢。孟倩幽有些受不住,说道:“大舅母,您别这样客气了,弄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我也没特意的做什么,只是正好赶上你们家是烧制陶罐的,定谁的不是定,肥水不流外人田,只要你们家烧制的好,帮一把也是应该的。”

    张柱家的拍了拍她的手:“好孩子,大舅母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几人到家,正赶上吃午饭的时候,孟氏赶紧给他们几个盛了饭菜过来:“大哥,陶罐订好了没有。”

    张柱接过饭菜回道:“幽儿说他们的样式太老旧了,给他们画了几个新的样式让他们去烧制,如果烧成了,就先定两千个。”

    孟氏喜道:“那真是太好了,大嫂高兴坏了吧。”

    张柱点头:“高兴坏了,如果不是幽儿是我们的外甥女,可能就给她下跪了。”

    孟氏大笑。

    孟倩幽无意中扫视了一下吃饭的人,发现少了一人,皱着眉头走到吴大面前问道:“朱武呢?”

    吴大几人正蹲着吃饭,听见孟倩幽问他,赶紧站起来回道:“刚才还在这呢,我们几个一起过来的。怎么一眨眼就不见了。”

    剩下的几人点头。

    李墩小声的说道:“我刚才在来的路上看到朱武的媳妇在大门口转悠,他不会是跟他媳妇回家了吧。”

    孟倩幽皱眉:“吴大,你们去看看,如果他真的敢跟他媳妇回家,就把他抓回来。”

    剩下的几人都站起来。

    孟倩幽对**、张木、刘成、李墩几人说道:“你们几个继续吃饭,让他们几个去就行。”

    四人蹲下老实的吃饭,吴大几人快去走到门外。

    孟倩幽阴沉着脸坐在一边,所有吃饭的人都不敢说话,低头快速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

    吴大几人一会儿就把朱武带了回来,朱武的媳妇一直跟在后面。

    朱武一边走一边回头说道:“你赶快回去吧,没有东家的允许我是不能跟你回家的。”

    朱武的媳妇大嗓门的说道:“去地主老财家做下人还允许回家呢,你为什么就不能回家?”

    “因为我不允许他们回家。”孟倩幽扬声说道。

    朱武的媳妇大声说道:“你凭什么不让朱武回家,他是卖给你做长工,又不是卖给你做”

    朱武一把捂住她的嘴,呵斥道:“你胡说八道什么?上次被打的还不够吗?”

    孟倩幽冷笑一声,厉声对朱武说道:“放开她的嘴,我倒是想听听她到底想说些什么。”

    朱武没松开手,求情道:“东家,您别给她一般见识。”

    “放开她!”孟倩幽厉声喝道。

    朱武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孟倩幽对朱武家的说道:“你刚才想说什么,把话说完。”

    朱武家的看孟倩幽脸色不善,又想起自己上次被打的回去躺了好多天,眼神闪了闪,没有敢说话。

    朱武松了口气,他知道如果他媳妇真的敢把刚才的那句话说出来,他们俩今天就死定了。

    孟倩幽见朱武家的不说话,冷笑问:“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还很嚣张吗?”

    朱武家的还是没吱声。

    孟倩幽见她还算识相,冷哼一声:“朱武已经卖给我了,在这十年里如果他犯了错误,我是有权把他打杀了的,所以你们最好不要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

    朱武家的吃惊的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也回看他,不一会朱武家的就败下阵去,低声说道:“可是、可是”

    孟倩幽打断她:“没有什么可是。”

    朱武家的想了想,一咬牙跪在地上,祈求的说道:“可是,我们家上有老,小有小的,他要是不回家,我们可怎么活呀?”

    孟倩幽没有想到她会下跪,愣了一愣,随即说道:“我不是说过每月会定时给你们家里送六百文钱吗,这么多还不够你们生活吗?”

    “可是家里的老人很想念他呀。”朱武家的接着说道。

    孟倩幽缓和了语气:“如果他们几个认真干活,表现的好,每个月发工钱以后,我会让他们回家住一晚的。”

    朱武家的还想在说什么,朱武唯恐她惹恼了孟倩幽,急忙说道:“还不快谢谢东家。”

    朱武家的看了他一眼,咬牙对孟倩幽说道:“谢谢。”

    孟倩幽摆手:“你回去吧,记住以后不要再私自来找他,如果被我知道了,我会罚他每天多砍一千斤的柴。”

    朱武和朱武家的同时颤了颤身子,朱武家的什么都没说,从地上爬起来,转身溜溜的走出去了。

    朱武那颗提着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腿一发软,差点跌坐到地上。

    孟倩幽没有理会他,转身走进屋里去吃饭。

    又过了两天,张柱家的娘家的陶罐还没有消息传过来。倒是德仁堂的伙计赶着马车急急忙忙的找上了门:“孟姑娘,老大夫让我过来请您过去。”

    孟倩幽皱眉:“出什么事情了吗?”

    伙计恭敬的回道:“老大夫说东家的伤势有些不好,让你过去看看。”

    孟倩幽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已经好多天了,按说文泗的伤口都已经拆线了,怎么会不好呢。不过也没有耽搁,悄悄的和孟氏说了过去给文泗看病,让她不用担心,自己很快就会回来。

    孟氏还是有些担心,非得让孟贤跟着去。

    孟倩幽摇头:“娘,我去去就回,大哥他们这几天正忙着研究新的辣椒酱的事情,就不要让他去了,您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孟氏知道女儿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更改,无奈的同意,嘱咐她早点回来。

    孟倩幽点头,快步的走出大门,坐上马车。

    伙计扬鞭催马,快速的朝着镇上而去。

    来到德仁堂门口,马车还没停稳,孟倩幽就急忙跳下马车,快步的走进德仁堂内,堂内的伙计正要恭敬的打招呼,孟倩幽早已经走去后院。

    刚走进后院,文泗的大嗓门就从医屋里传来:“疼死我了,老于,你这是拆线呢,还是想杀了我?”

    老大夫着急的声音也传出来:“东家,你再忍忍,很快就不疼了。”

    文泗气急的声音传出来:“这句话,你都说了一个时辰了,一个伤口的线你还没有拆完,等到你把所有的线拆完了,我还不得活活疼死了。”

    孟倩幽走进屋内,说道:“放心吧,拆个线疼不死人的。”

    文泗顾不得老大夫在给他拆线,一把抓起身边的被子盖在身上,急道:“你怎么没有让人通禀就进来了。”

    老大夫没想道他会突然盖上被子,一不小心,剪子尖碰到文泗的伤口上。

    文泗疼的大叫:“老于,你真的想杀死我呀。”

    “对不起,东家。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突然就盖上被子呢,要不然也不会”剩下的话在看到剪刀尖上的血迹时咽了下去。

    孟倩幽好笑的看着这一切。

    文泗也没有在意她的嘲笑,问孟倩幽:“你来做什么?”

    孟倩幽诧异:“不是你派伙计接我过来的吗?说你的伤口出了点问题。”

    文泗否认:“我没派人。”

    老大夫急忙说道:“是我派伙计过去的,东家不知道。”

    孟倩幽疑惑:“我看他不像有事的样子呀。”

    老大夫答道:“东家的伤口没有问题,只是”

    “只是什么?”孟倩幽问道。

    老大夫咬牙:“只是东家伤口上的线我真的是拆不了,只好请姑娘过来了。”

    文泗惊叫:“老于,你怎么能让一个小姑娘拆我伤口上的线呢,那我的身体不全被她看光了。”

    孟倩幽撇撇嘴,腹诽:你的身体早被我看光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文泗又道:“她是一个小姑娘,不管什么原因,看了我的身体,如果传出去,她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可是我实在是拆不了呀。”老大夫着急的说道。

    文泗回道:“有什么拆不了的?不就是疼点吗,我忍的住。”

    孟倩幽乐呵呵的问:“那我进门时是谁大呼小叫的?”

    文泗噎住。

    过了一会儿才壮士断腕般说道:“我这次一定忍住了,就不麻烦姑娘。”

    孟倩幽好笑的说道:“看你一副要被杀头的样子,如果被外面看病的人看到了,以后你们德仁堂恐怕一个病人也不会有了。”

    文泗泄了气,无奈的说道:“可是,是真的疼呀,比缝合伤口时还要疼。”

    孟倩幽嘲讽道:“你身上受了伤,脑子也跟着糊涂了吗?你缝合伤口时,用了麻沸散,怎么会感觉疼呢?”

    文泗眼睛一亮:“那现在我也用些麻沸散不就行了吗。”

    孟倩幽白他一眼:“少爷,您老人家是糊涂了吗?这麻沸散是能随便用的吗?”

    文泗一愣,颓然的躺在床上:“那怎么办?是真的很疼呀。”

    老大夫急道:“东家,你就让孟姑娘给你拆线吧,你身上的伤口也是她帮你缝合的。”

    屋里静寂无声。

    好一会儿,文泗才僵硬的问道:“老于,你说什么?”

    事实既然已经说出口,老大夫也就没有顾忌了,说道:“你没听错,你身上的伤口都是孟姑娘帮你缝的,包括屁股上的那道也是。”

    文泗瞪着眼睛,彻底的说不出话来。

    老大夫小心的问道:“东家,你没事吧。”

    文泗的喉咙倒了两下,才有气无力的说道:“老于,你告诉我你刚才说的不是真的。”

    老大夫咬咬牙:“东家,是真的,我连衣服都不会缝,哪里会给你缝合伤口啊。”

    文泗彻底的瘫在床上,一动不动。

    孟倩幽有些不耐烦了,高声说道:“我不就是帮你缝了几道伤口吗?你这一副要死的样子是怎么回事,医者父母心,你知道不知道。”

    文泗还是不说话。

    “老大夫,拿剪刀来,帮他拆完线,我还得赶紧回家呢。”孟倩幽大声说道。

    老大夫把手中的剪刀交给了他。

    孟倩幽走到床前,一把掀开他的被子,警告道:“你要是敢乱动,我就拿剪刀在身上在戳几个窟窿。”

    文泗乖乖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

    孟倩幽快速的将他伤口上的线拆除,不知道是真的不疼还是惊吓过度,文泗始终一声不吭。等剩下屁股上的最后一道伤口时,文泗才反应过来,猛地一把抓起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嚷道:“这道伤口上的线打死我也不会让你拆的。”

    孟倩幽来了火气,想掀开他的被子,无奈文泗盖的死死的,她掀了几次没掀开,怒道:“老大夫,过来帮忙。”

    “老于,你敢,你要是敢帮她,我就把你撵回京城去。”文泗在被子里瓮声瓮气的威胁道。

    老大夫为难:“孟姑娘。这”

    孟倩幽气喘吁吁的说道:“如果他伤口上的线不拆除,过一段时间伤口发炎了,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了,还不赶快过来帮忙。”

    老大夫不再犹豫,走到床前,和孟倩幽一起把文泗身上的被子掀开。

    文泗拼命挣扎,就是不让孟倩幽拆伤口上的线。

    孟倩幽朝着老大夫使了一下眼色,示意老大夫趴到文泗的身上。

    老大夫犹豫,孟倩幽吐出舌头,做出一个死了的样子。

    老大夫一狠心,趴在文泗的身上,死死的压制住他。

    文泗记得大叫:“老于,你起开,你要害死我了。”

    老大夫不予理会。

    孟倩幽快速地拆除他屁股上的线。

    老大夫看她把线拆完,松开了文泗,气喘吁吁的站起来,费力的给文泗穿上衣服。

    孟倩幽把手里的剪刀随意地扔到桌子上,坐在椅子上直喘气。

    文泗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

    孟倩幽气呼呼的说道:“给你拆个线,比和人打了一架还要累,我告诉你,你下回要是再受了伤,你就是给我下跪我也不会再医治你。”

    文泗还是一动不动。

    孟倩幽深深喘了几口大气,对老大夫道:“他的伤口已经没事了,你看好他,这段时间别让他剧烈运动就行。”

    老大夫点头。

    孟倩幽起身:“我该回去了。”

    文泗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下定决心似的大声说道:“我娶你吧。”

    孟倩幽愣住,不相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文泗回道:“你看光了我的身体,如果这事传出去,你以后肯定会没人要的,我决定了,我不回家定亲了,等过几年,你长大了,我就娶你。”

    老大夫呆住。

    孟倩幽走到床前,对着文泗的脑袋“啪”的狠狠地打了一下,那声音响亮的程度,连老大夫都被吓了一跳。

    “你做什么梦呢,就你这只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你自己找镜子好好看看,你有哪一点配的上我。”孟倩幽气呼呼的大声说道。

    文泗被打蒙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对孟倩幽说了什么,立即反驳道:“本公子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到哪都是姑娘们趋之若鹜的对象,哪一点配不上你。”

    孟倩幽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道:“哪家姑娘这么不长眼,竟然看上你?”

    “你?”文泗气急:“你一个还没长成的豆芽菜竟敢嫌弃我,你也不看看你:一没相貌,二不文静,做事粗鲁,一点姑娘的样子都没有,也就是我好心的想娶你,搁别人身上早就吓跑了。”

    孟倩幽伸出手又狠狠地打了文泗一下,老大夫隔这这么远都感觉到了疼痛,不觉得瑟缩了一下。

    孟倩幽犹不解气,气狠狠的说道:“我怎么没相貌了,本姑娘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主,哪像你癞蛤蟆一只,倒贴都没人要。”

    文泗也急了眼,挺了挺胸脯大声回道:“你说谁是癞蛤蟆呢,你看到过有这么英俊的癞蛤蟆吗?”

    孟倩幽气急的伸出手,文泗赶紧抱着头滚到床的一边,大声嚷道:“君子动口不动手。”

    孟倩幽没有打到文泗,气急败坏道:“我不是君子,我是女人,让你说我坏话,我今天要打的你满地找牙。”

    老大夫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而迈步进来的褚文杰也看到了这鸡飞狗跳的一幕,皱眉。不解的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两人停手,文泗急忙大叫:“褚大哥,救我,这个死丫头打我。”

    孟倩幽气呼呼的站在一边,气怒的说道:“你该打,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还打你。”

    文泗反驳:“我哪里胡说八道了,你明明就是”

    孟倩幽气狠了,威胁道:“你再说,我就把你刚愈合的伤口全部给你割开。”

    文泗瑟缩了一下身子,不服的小声嘟囔:“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你难养,你全家都难养。”说完也不跟褚文杰打招呼,就像个小火车头一样冲出医屋。

    褚文杰纳闷,问文泗:“你怎么惹到她了。”

    “我”文泗刚要说发生了什么,想起关乎到孟倩幽的名声,声音小了下去:“没什么。”

    褚文杰看向老大夫。

    老大夫急忙摆手:“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们聊,我去送送孟姑娘。”说完快步走出医屋。

    孟倩幽气呼呼的走到德仁堂内,对刚才接他过来的那位伙计说道:“送我回去。”

    伙计看她脸色不善,急忙应声,去后院赶了马车过来。

    老大夫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孟倩幽坐着马车离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摇了摇头,暗道:这次东家把孟姑娘得罪狠了,以后再有什么事情恐怕很难再叫她过来了。

    坐着马车到了家门口,孟倩幽心里的那股火还没有消下去,脸色阴沉的下了马车。

    伙计唯恐遭受池鱼之殃,急忙赶着马车往回走。

    孟逸轩下课回来,看到孟倩幽站在门口,高兴的走过来问道:“你是在等我回来吗?”

    孟倩幽不语,围着孟逸轩转了一圈,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他一会儿。

    孟逸轩被打量的莫名其妙,问道:“我有哪里不对劲吗?”

    孟倩幽哼了一声,恨恨的说了一句:“癞蛤蟆。”说完扭头走进家里。留下孟逸轩站在门口一阵阵发懵。

    当晚吃过晚饭以后,大院里的木桩又再一次遭了殃,孟倩幽完全把他们当做了某人,一边骂一边对着木桩拳打脚踢,让闻声过来的几人看的身上一阵阵发寒。

    发泄了一通,孟倩幽感到心里痛快多了,转头往回走,准备回屋清洗一番睡觉,却看到几人瑟缩的站在侧门口,奇怪的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几人吓得一哄而散。

    孟倩幽纳闷的摇摇头,回屋睡觉。

    发泄了一通之后,孟倩幽第二天起床后觉得神清气爽,看到家里的每个人都热情的打招呼。

    众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却没有一人敢开口问她昨天出了什么事情。

    吃过早饭,工人们陆续的过来上工,张柱夫妇领着众人也准时来到。看到孟倩幽,张柱家的高兴的说道:“幽儿,昨天晚上,我爹给我们捎过信来,说你画的几个陶罐的样式都烧制出来了,如果你今天有空的话,就过去看看。”

    孟倩幽点头:“大舅,您去赶马车,我们马上过去。”

    张柱去院里套好马车,赶到院外去等候。

    孟倩幽回屋拿了一些银两,和孟氏说了一声,就和张柱家的一起走出大门,来到张柱家的娘家陶村。这次三人没有去张柱家的娘家,而是直接来到了窑边。

    陶大一大早就在窑边焦急不安的等待着,看几人赶着马车过来,急忙迎上来,热情的说道:“妹夫,你们来了。”

    张柱高声应道后停好马车,张柱家的和孟倩幽一块走下来。

    张柱家的高兴的喊道:“大哥。”

    陶大点头,高兴的对孟倩幽说道:“姑娘,我马上就去把样品拿出来,你看看我们烧制的过关吗?”说完,没等孟倩幽说话,就急忙走进窑内,和陶父一起把样品搬了出来一一放在地上。

    孟倩幽逐一拿起看了看,满意的点头:“你们烧制的比我想像中的还要好。”

    陶父和陶大欣喜若狂,激动万分,结巴的问道:“那、那”

    “这几个样式每个先做五百个吧,”孟倩幽说道。

    陶父和陶大一连串的说道:“谢谢姑娘,谢谢姑娘。”

    孟倩幽摆手:“不用谢我,这是你们自己的好手艺得来的。”

    陶父和陶大自然又是感动万分。

    等两人的心情平静下来,孟倩幽从怀里拿出一张写有“”的纸交给陶父:“麻烦你们在烧制的时候,在罐子的底部刻上这个记号。”

    陶父根本就不认识字,更别提英文字母了,接过孟倩幽手里的纸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这是个什么。小心的问道:“这是?”

    孟倩幽解释:“这是我想出来的一个记号,表示以后凡是看到罐子底部有这个记号的都是我们家制作出来的东西。”

    陶父恍然,笑着应道:“这个姑娘请放心,我们绝对给你做好这个记号。”

    孟倩幽笑着道谢。然后问道:“不知道这陶罐多少钱一个。”

    陶父和陶大看了一眼,陶父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平常我们定制这样大小的陶罐,都是二十文钱一个,如今姑娘要的的多,我们可以给你优惠两文钱。”

    孟倩幽摆手:“不用了,你们还要在罐子的底部帮我刻上记号的,这样吧,每个罐子我给你们在加上五文钱。”

    陶父也慌忙摆手:“这万万使不得,怎么可以再加五文钱呢。”

    孟倩幽道:“甭看这小小的记号,真要刻起来也是很麻烦的。再说了,我也是有条件的,我希望你们把这个记号都刻在罐子底部正中间的位置。”

    陶父说道:“这几个陶罐的样式还是姑娘给画出来的呢,我们哪还能让你在多加五文钱。”

    “就是,我们哪能让你再多加五文钱。”陶大也附和的说道。

    孟倩幽见他们执意不肯,也没有在坚持,从怀里拿出一些银子,说道:“这是二十两银子,你们先拿着,剩下的等你们全部烧制完以后再给你们。”

    陶父从来没有一下子挣到过这么多的银子,拿银子的手激动的一直在哆嗦,张柱家的看不下去了,拿起孟倩幽手中的银子放在了陶父的手中:“爹,你看你,这点银子就把您激动成这样,要是以后幽儿长期的定制陶罐,你得高兴成什么样。”

    陶父哆嗦的拿着银子,眼眶一阵发热,眼泪差点掉下来,没想到自己家前几天还面临倒闭的陶窑竟然起死回生,还一下子挣到了二十两银子。

    陶大和陶父是一样的心情,一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张柱家的说道:“爹,大哥,你看你们,吓到幽儿了。”

    陶父闻言缓和了一下情绪,不好意思的说道:“让姑娘见笑了。”

    孟倩幽笑着摆手。

    商议好了价格,嘱咐两人一定要按照自己说的刻好记号后,孟倩幽和张柱夫妇赶着马车往回走。

    张柱家的看到自己爹的那个神情,嘴上不说,心里也是难受,对孟倩幽说道:“幽儿,你可千万别笑话我爹和我大哥,实在是我们家的日子过的太清贫了,乍一下看到这么多的银子他们忍不住自己的情绪。”

    孟倩幽笑着说道:“大舅母说的什么话,我怎么会笑话他们,当初大舅得到那些银子时比他们还傻呢,竟然硬生生的朝着自己的脸打了一巴掌。”

    张柱想到自己那时的傻样,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几人到达家门口,孟倩幽和张柱家的下了马车,就看到德仁堂伙计牵着马车正站立在自己家的门口。皱眉问道:“又出什么事了?”

    题外话

    哈哈,还是万更,票票,快到我的怀里来。

    推荐好友文穿越到高丽王宫,作者古太魁。她是跆拳道黑带高手、球选手、射箭高手、游泳健将、一流的家,准备环游世界的旅行者最重要的是,清华大学的生物学教授。

    一朝不慎,竟穿越到了元朝时代的高丽国,所会的韩语只有“我是颜蓝”,“我是中国人”,“我想去厕所”,“我爱你”之类的,在言语不通,习俗不同的异国古代,完全是个异类。

    上天眷顾!她遇到了现代最爱的韩流明星与爱豆谈恋爱,在现代没有一点可能做到的事情,穿越后竟然有机会做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