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找到幕后黑手,文泗回京
    伙计恭敬的回道:“姑娘,东家让我来告诉你,他的客人要回京了。”

    孟倩幽的眉头舒展开,对伙计道:“我知道了,你稍等一下,我收拾一些东西带过去。”

    伙计应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候。

    孟倩幽走到工房里,让孟二银帮忙搬了一些不同口味的腊肠放在了马车上。又去到辣椒作坊,让孟贤帮忙搬了几罐子不同口味的辣椒酱放在马车上,回屋和孟氏说了一声,小声的告诉她,有一个朋友要回京城了,她给送一些腊肠和辣椒酱带回去。

    孟氏自然不会反对,嘱咐她快去快回。

    孟倩幽点头应是,大步走出门外坐到马车上。

    伙计平稳的赶着马车回到了德仁堂。

    孟倩幽走进德仁堂内,发现老大夫并没有在坐诊,心有疑惑,示意急忙过来打招呼的伙计不用通禀,自己便来到了后院。

    后院里静悄悄的,连一个走路拿药的伙计都没有。

    孟倩幽径直来到医屋门前,发现门前竟然也没有伙计候着,一时纳闷,高声问道:“里面有人吗?”

    褚文杰雄厚的声音传出来:“孟姑娘请进来吧。”

    孟倩幽推门而进,看到文泗和老大夫都在,心中的疑惑更甚,却没有开口相问,而是静静的坐在了屋内的椅子上。

    屋内一阵沉默。

    孟倩幽终是没有忍住,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褚文杰叹了一声:“抢劫文泗的几个山贼抓到了,果然如你所说,是有人出钱让他们要文泗的命。”

    孟倩幽接着问道:“那幕后黑手查出来了没有?”

    褚文杰回她:“查出来了。”

    “别告诉我是他那歹毒的继母。”孟倩幽说道。

    文泗惊讶的抬头。

    老大夫也是万分惊讶:“孟姑娘,你怎么知道是我们东家的继母派人做的。”

    “还真的让我猜对了。”孟倩幽说道:“那我就再猜猜,你那歹毒的继母为什么要派人杀你,一定是为了那相亲的对象,冯家大房的长女冯婧雯吧。”

    文泗沙哑的开口:“你怎么知道?”

    孟倩幽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问道:“你的嗓子怎么了?”

    老大夫回道:“东家知道是自己的继母和弟弟想要他的命时,一时接受不了,疯狂的大喊大叫,嗓子就变成了这样。”

    孟倩幽恍然:“怪不得我在院子里一个伙计都没有看到呢,原来是被你吓跑了。”

    文泗依然沙哑着嗓子问道:“你怎么知道是他们的。”

    孟倩幽撇撇嘴,嘲讽的说道:“傻子都知道是他们,只有你才高兴的钻进他们设好的圈套。”

    文泗震怒,指着孟倩幽怒声说道:“你”

    孟倩幽呛白:“我怎么了,我说的是实话,不信你问问老大夫,他当时是不是也感到了疑惑。”

    文泗看向老大夫。

    老大夫暗暗叫苦:这孟姑娘怎么把自己拉进去了呢。却还是恭敬的说道:“是。”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文泗面无表情的问。

    老大夫慌忙说道:“东家接到京中来信是,甚是高兴,我虽有疑惑,却也没有证据,便没有阻拦。”

    文泗自嘲一笑:“你们都看的明白,只有我像个傻瓜一样,乐呵呵的钻进他们设好的圈套里。”

    孟倩幽撇嘴:“你这个傻瓜却傻人有傻福。”

    文泗看向她:“怎么说?”

    孟倩幽没有回答他,却转头问褚文杰:“这你应该知道,”

    褚文杰点头:“那几个山贼说出幕后指使之人是文泗的继母后,我派人回京打探了一番,原来他们动手的动机是想让他的弟弟代替他去相亲。”

    “为什么?”文泗不解的问。

    褚文杰看他一眼:“据说是有人露出消息说,如果谁娶了冯婧雯,谁就可以继承德仁堂,成为全国德仁堂的东家。”

    屋内一阵沉默。

    半晌,文泗依然沙哑着嗓子说道:“可我娶冯婧雯,并不是因为可以成为德仁堂的继承人,而是我喜欢她,从小就喜欢她。”

    孟倩幽嗤笑:“你继母和你弟弟这样利欲熏心的人,你这样说他们是不会相信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你,只要你死了,他们就彻底放心了。”

    文泗颓然,虚飘飘的说道:“这么多年,继母和弟弟虽然一直对我不善,可我从心里还是把他们当亲人的,认为血毕竟浓于水,一再忍让,没想到他们竟然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为了自己的私欲,对我暗下毒手。”

    “所以呢?”孟倩幽问道。

    文泗沉默不语。

    孟倩幽撇撇嘴,不屑的说道:“草包。”

    文泗抬头,沙哑着嗓子大声说道:“你说谁是草包呢?”

    孟倩幽不甘示弱的顶回去:“说你是草包说错了吗?你都被人差点杀死,知道了幕后之人,竟然不想着去对付他们,自己在这里大喊大叫,惹得身边关心你的人都跟着受累。有本事你去对付他们呀,只要你敢出手,无论结果怎样,我都不会说你是草包,可你敢吗?你敢吗?你不敢吧,那你就是草包,一无是处的草包。”

    文泗被惹怒,嘶吼:“我不是草包,我只是不忍心对付他们。”

    孟倩幽嗤笑:“然后等着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出手杀你。说来说去,你就是草包。”

    文泗气急,随手扔过来一件东西:“不要再叫我草包!”

    孟倩幽侧身躲过,东西“啪”的一声落在地上。众人吓了一跳。

    待看清文泗扔过来的是什么东西时,孟倩幽的脸黑了下来。

    文泗也看清了自己扔的是什么,眼神闪了闪,急忙解释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气急”

    孟倩幽气急,上前走了几步,一脚踢在了文泗的腿上,气呼呼的说道:“你竟然敢拿剪刀扔我,要不是我闪的快,我的花容月貌就被你毁了,你这个草包,我今天非踢死你不可。”

    孟倩幽这一脚正好踢在了文泗刚刚愈合的伤口上,文泗疼的“嘶啦”一声,抱着自己的腿坐在了床上。

    孟倩幽又犹不解气,还想再踢一脚,老大夫急急挡在了文泗的面前,祈求道:“孟姑娘,你不要再生气了,我们东家真不是故意的,你就放过他吧。”

    孟倩幽哼了一声,气呼呼的回到椅子上坐好。

    文泗感觉自己的伤口被踢裂了,疼的口不择言:“你这么粗鲁,将来一定嫁不出去。”

    孟倩幽“腾”的一下子又站起来。

    文泗急忙躲在了老大夫身后。大声说道:“你要是再敢踢我,我就让你好看。”

    孟倩幽大步来到文泗面前,老大夫伸手阻拦。

    孟倩幽诡异的一笑,迅速蹲下身子在老大夫的手臂下钻过,照着文泗刚才被踢的部位狠狠地又来了一脚。文泗杀猪般的声音响起:“疼死我了。”

    褚文杰好笑的看着这一切,笑着对文泗骂道:“活该!”

    孟倩幽冲着文泗得意的一笑,再次回到椅子上坐下。

    老大夫目瞪口呆。

    文泗冲他大声说道:“老于,快扶我一把,我的伤口肯定又裂开了。”

    老大夫回神,急忙扶着他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床上。

    文泗撩起裤脚,偷偷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伤口上有血丝淌出,嘟嘟囔囔道:“死丫头,下手这么重,我又得多养好些天了。”

    “活该!”孟倩幽恨恨的说道。

    褚文杰忍住心底的笑意,咳嗽了一声,说道:“好了,不要再闹了,说说你的打算吧,你是跟我回京呢,还是留在清溪镇过年。”

    文泗的神情又落寞了下来,没有说话。

    孟倩幽冷哼了一声。

    文泗不满的说道:“你哼什么,我也没说不跟着回京,我只是一想到回京后,我们就要骨肉相残,我就下不去这个手。”

    孟倩幽又哼了一声:“别把自己想的太牛了,就你这个样子,不被人吃的尸骨全无才怪。”

    “你又小瞧我,以前我那是看在亲人的份上,不愿出手对付他们,既然他们这次不仁,那就别怪我无义,我这次回去后,一定会整的他们不敢再对我出手。不信,你等着瞧。”文泗说道。

    孟倩幽翻了一个白眼,不屑的说道:“等你过年以后能活着回来再说吧。”

    文泗被噎住。

    孟倩幽不再理会他,对褚文杰说道:“褚将军,我给你捎了一些腊肠和不同口味的辣椒酱过来,您随我去后院看看,您喜欢不喜欢。”

    褚文杰一愣,看到孟倩幽对他使眼色,笑着应道:“好,我随孟姑娘过去看看,老于,你留下给你们东家看看伤口。”

    老大夫应了一声。

    褚文杰和孟倩幽走出医屋。

    孟倩幽开口说道:“我上次给文泗配制的药都被他用完了,我一会在给他配制一些,时间紧,您帮我一下。”

    褚文杰点头:“谢谢姑娘。”

    孟倩幽摆手:“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回京以后,但愿他能狠下心来对付他那继母和弟弟,否则的话后患无穷。”

    两人走到前面的大堂,孟倩幽在单子上写下了一些药材,吩咐伙计抓好后送到制药房里去。就和褚文杰一起来到制药房。

    制药房了的伙计看到孟倩幽两人进来,恭敬的打过招呼后,退了出去。

    伙计很快把全部的药抓好送来。

    孟倩幽和褚文杰一起快速的捣药。

    一个时辰以后,才把所有的药捣好。

    孟倩幽把所有捣好的药放在桌子上,低头开始认真的配药。

    褚文杰静立在一边不说话。

    孟倩幽配好了几种药,放到小瓶里,交给褚文杰:“这几种药文泗都知道用法,我走后你直接交给他就行。”

    褚文杰点头,接过几个小瓶放入袖子中。

    两人走出制药房,孟倩幽说道:“腊肠和辣椒酱我已经让伙计放去后院了,您走的时候直接带走就行。我就不过来送你们了。”

    褚文杰道:“谢谢姑娘。”

    孟倩幽摆手:“不用这么客气,都是自家的东西,你什么时候想吃,就让人捎信过来,我马上就会送到德仁堂来。”

    说完又道:“天不早了,我也该回家了,就不去医屋了。”

    褚文杰没有挽留,送孟倩幽出了德仁堂,看着她坐着马车离去,才转身回到了医屋。

    文泗正在嘟囔:“也不知道那个死丫头和褚大哥做什么去了,这么半天还不回来。”

    褚文杰抬脚走进屋内,说道:“孟姑娘已经回去了。”

    文泗不满的说道:“这个死丫头,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走了,一点礼貌都没有。”

    褚文杰从袖子里拿出那几小瓶药,放到桌子上,道:“这是孟姑娘给你配制的药,说你知道用法。”

    文泗慢慢的走过来,拿起小瓶看了看,满意的说道:“还算这个死丫头有良心,知道给我再配制一些药,等过完年我从京城回来,一定给她带回来一些新颖的小玩意。”

    褚文杰想说什么,张了张嘴,没有说出来。

    孟倩幽坐着马车来到家门口,下了马车,和伙计道了谢,看到伙计走远,才转身回到家里。

    孟氏看到女儿回来,脸上堆满了笑意。

    孟倩幽看着孟氏的笑脸,再想起文泗的继母,暗自庆幸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好的家庭里。

    孟氏见女儿不象往常一样出门回来和她亲热的打招呼,有些纳闷,问道:“幽儿,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吗?”

    孟倩幽摆手:“没有,娘,只是朋友要回京了,不知道能不能回的来,心里有些伤感。”

    孟氏笑道:“不回来也是正常,毕竟你朋友的家不在这里。”

    孟倩幽没有说话。

    进入腊月,谢江风和朱岚要的货品多了起来,腊肠作坊和熏肉作坊里的工人忙不过来,孟倩幽又找了二十个村里的人过来上工。

    陶家父子的第一批陶罐出窑,给孟倩幽捎信过来,孟倩幽找了几辆牛车去了陶家窑厂。看到烧制做出来的陶罐非常满意,让他们尽快的把剩余的烧制出来。

    陶家父子自然是欣喜万分,保证很快就能烧制出来。

    有了这些陶罐,孟贤几人在辣椒作坊里忙活的更加欢实了。

    孟逸轩每天照常去孟中举家里上课,回来后依然上手帮忙制作辣椒酱。只不过孟倩幽看他是越来越不顺眼:这个逆天的孩子,数学不但学的好,连yingyu在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可以和自己进行简短的对话,让孟倩幽那颗在上一世一直优越的心,遭受了一万点暴击,每每看到孟逸轩,就是各种不顺眼。惹得孟氏一直奇怪的问孟逸轩,哪里得罪了孟倩幽。

    孟逸轩也不知道,只能无辜的摇头。

    忙活着的日子过的很快,不知不觉的来到了腊月二十三,孟倩幽规定的放假的日子。

    一大早,谢江风和朱岚的伙计就把制作出来的腊肠、熏肉、熏下水和辣椒油以及辣椒酱全部拉走。

    吃过早饭,孟大金就按照孟倩幽的吩咐在大门外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分别放着一个装满铜板和一个装着散碎银两的盒子。桌子的一边放着大量的腊肠和熏肉以及早上朱大壮刚送来的新鲜的猪肉。另一边放着买来的细布料。

    几个村子里的工人早早的就来到大门外等候,寒冷的冬日里,每个人脸上却都洋溢着温暖的笑容。

    村里的男女老少也不约而同的过来看着,羡慕的望着排起长队的工人们。

    孟二银一家走出门外,孟逸轩来到了装满铜板和散碎银两的盒子前,孟二银、孟贤和孟齐则分别站到了腊肠、熏肉和猪肉的旁边。孟氏拿着一把尺子也站到了细布料的旁边。

    人群一阵激动,期盼已久的发工钱的时刻终于来到了。

    孟倩幽在桌子旁站定,对着人群大声说道:“今天是腊月二十三,是我们农家的小年,今天发完工钱后大家就可以痛痛快快的去集市上买些年货,高高兴兴的过个好年了。”

    人群一阵欢呼。

    孟倩幽接着说道:“今天我们是第二次发工钱,时间有些长了,总共是三十八天。为了表示我的歉意的,待会每人多发一天的工钱。”

    人群的欢呼声更大了。

    孟倩幽微笑的看着这一切。等到人群的欢呼声下去,才拿起一个账本说道:“当初我招工的时候说了,如果哪个小组表现的好,我就给哪个小组多发二两银子,三斤熏肉、三斤腊肠和五斤新鲜的猪肉。可我昨天看了一下本上的做工情况,发现每个小组都很努力。所以我决定,除了二两银子,其他的福利你们所有的小组都一样。”

    其他两个村里的人一阵欢呼,黄庄的人却低下了脑袋。

    孟倩幽环视了众人一眼,说道:“咱们村来做工的人也一样。”

    人们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惊喜的望着孟倩幽。

    周围来看热闹的家里人也跟着兴奋异常:有了这些东西,自己家就可以过一个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过过的好年了。

    孟倩幽接着说道:“这个月的优秀小组是张柱组,这个组里的每个人都可以得到额外的二两银子。”

    张柱组的十个人大声欢呼,连张柱都兴奋的红了脸。

    孟倩幽大声说道:“现在我们开始发工钱。”说完打开账本念道:“张柱,工钱是一两银子九百文钱,额外奖励是二两银子,由于他是组长,管理的好,再多的一百文钱,加上我补偿给你们的一天的工钱,一共是四两银子五十文钱。”

    她刚一念完,人群就炸开了锅。一个多月就挣到了四两银子,比他们出去做工一年挣的还要多。

    张柱兴奋的满脸通红,大步的走过来,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接过孟逸轩递过来的四两银子五十文钱。

    看他那激动的样子,孟倩幽打趣道:“大舅,几千两的银票你都拿过了,这四两银子怎么还把你高兴的直哆嗦。”

    张柱激动的回道:“这不一样,这四两银子可是大舅踏踏实实挣来的,这么多年了,大舅可没有能一次挣过这么多的银子,怎么能不高兴呢。”

    孟倩幽失笑。

    张柱在账本上摁过手印以后,又去领了三斤熏肉,三斤腊肠和五斤猪肉、和一身细布料。

    有同村的人看到他手里拿着这些满满当当的东西,开玩笑的问:“张柱,我看你这些东西也拿不了,不如送我们一些吧。”

    张柱大声回道:“滚一边去,别说是这点东西,就是再多两倍,我就是用牙叼着,我也拿得回去。”

    人群一阵哄笑。

    孟倩幽也跟着笑起来。

    后面张柱组的九个人依次过来领工钱,最少的人也有三两多银子,把周围的人羡慕的不行。

    张柱组的人发完,接下里的几个组工钱明显的就少了,有的有二两银子,有的一两银子几百文钱,即便如此,每个人也高兴的不行。要知道,才三十多天,他们就挣得这么多的银子,这要搁在以前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更何况,东家还发了那么多过年的东西。他们过年几乎就不用买东西了。这些银子也就能省下了。

    几个作坊里的工钱全部发完,围观的人们还没从那种震撼中回过神来。

    孟倩幽笑着对工人们说道:“工钱和东西都发完了,我们的作坊从现在开始也就正式放假了,过了年二十正式开工,有愿意来的就继续过来上工,不愿意过来的就不用过来了。”

    话音刚落,人群中一个大汉就高声说道:“这么好的活计,别人打破脑袋都想过来,只有有那脑袋被驴踢了的不愿意过来。”

    人群一阵哄笑。黄庄本村的人红着脸低下了脑袋。

    孟倩幽笑道:“那好,过了年二十作坊正式开工,大家就准时过来。现在,作坊正式放假。”

    人群逐渐散去。只剩下吴大五人和签了卖身契的六人期望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脸上的笑容退去,对几人严肃的说道:“看在这段时间你们表现良好的份上,我就允许你们回家过个年。也是过了年二十来上工,在这期间你们如果有谁敢逃跑的,被我知道了,抓回来,就打断你们的一条腿。”

    几人急忙保证:“放心吧,东家,过完年我们会准时回来上工的。”

    孟倩幽对吴大几人和刘大宝说道:“你们几个过去领工钱。”

    吴大几人和刘大宝急忙来到桌子旁。

    孟倩幽对剩下的五人说道:“我已经给你们的家里人说过了,你们的工钱呢,我会派人送去你们的家里的,但是吴大几人今天也放假,这次的工钱呢你们就自己捎回去,一文不动的交给家里人。等过完年以后,我会派人去你们家里询问,如果被我知道了你们有谁没有把工钱没有全部交到自己的家里人手里,过年回来以后我就会让你们每天加砍两千斤的木柴。”

    几人瑟缩了一下,齐声保证:“不会的东家,我们一定会把工钱全部交到家里人手里的。”

    孟倩幽点头,对孟大金说道:“大伯。把他们几个的工钱也发给他们呢。另外给他们一人两斤熏肉,两斤腊肠和两斤猪肉。”

    几人高兴的道谢:“谢谢东家,谢谢东家。”

    吴大几人领完工钱,正准备回家,听到孟倩幽的话齐齐愣了一下。

    孟倩幽皱眉:“你们几个不去领东西,愣着干嘛?”

    几人惊喜,不相信的问道:“东家,我们也能领东西吗?”

    孟倩幽点头:“我不是说过吗?只要你们几个踏踏实实的干活,待遇和其它的工人一样。”

    几人欣喜若狂,激动的说道:“谢谢东家,谢谢东家,我们以后一定会努力的加倍干活的。”说完,高兴地涌过去领东西。

    所有人都走后,孟倩幽从盒子里拿出五十两银子放到孟大金面前:“大伯,这是五十两银子,二十两是你的工钱,剩下的三十两是给爷爷奶奶过年的钱,你帮忙捎回去,顺便告诉奶奶,明天有时间,我们全家人赶着马车去镇上购买年货。”

    孟大金拿起二十两银子,把剩下的三十两推回了孟倩幽面前:“工钱我拿着了,至于你爷爷奶奶的过年的钱,本来就是我应该出的,哪用得着你们掏钱。”

    孟倩幽又推了回去:“大伯,我爹也是我爷爷奶奶的儿子,孝敬他们本来就是应该的。”

    孟二银走过来拿起三十两银子放到孟大金的手里:“大哥,幽儿说的对,孝敬爹娘是应该的,你就不用客气了。”

    孟大金只得接过银子。

    孟倩幽对孟二银说道:“爹,您和大伯一起拿些腊肠、熏肉和猪肉给爷爷奶奶送过去吧。”

    孟二银高兴的点头,走到腊肠边,拿起不少的腊肠放在孟大金的手中。

    孟大金急忙说道:“二弟,这些太多了。”

    孟二银一边拿起一些熏肉和预先割好的几块猪肉,一边回道:“不多,等我那两个大侄子回来,这些还不够吃呢。”

    孟大金无法,只得和他一起拿着这些几乎拿不动了的东西回家。

    剩下的几人把剩余的东西收回到屋里。

    孟倩幽对孟氏说道:“娘,我去给李大锤夫妇送一些过去,并且邀请李大锤家的明天和我们一起去镇上,您看行吗?”

    孟氏回道:“快去,快去,他们两人帮了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忙,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孟倩幽便和孟贤、孟齐一起拿着东西来到熏肉作坊。

    平常作坊里做工的人多,到处都是热闹的说话声,李大锤夫妇早已经适应的那样的生活,今天作坊里放假,院子里冷冷清清的,两人想到了死去的两个儿子,突然有了一种凄凉的感觉,正坐在屋里相顾无言的时候,听到了孟倩幽的喊声,立刻高兴的迎出来:“幽儿,你来了,快进屋。”

    孟倩幽领着孟贤、孟齐两人走进厨屋,将手里的东西全部放在里面,才对李大锤夫妇说道:“这是一些腊肠,熏肉和新鲜的猪肉,你们随便吃,吃完了家里还有。”

    李大锤家的惊道:“幽儿,这也太多了,我们两人根本就吃不了这么多呀。”

    孟倩笑着回道:“过年不是家里还来亲戚吗?正好用来待客。”

    李大锤家的急道:“那也用不了这么多呀,你快拿回去一些。”

    孟倩幽阻止:“吃不了就回亲戚的礼,正好这是新鲜的吃食,让自己的亲戚都尝尝。”

    李大锤家的红了眼眶:“幽儿,你让我说什么好呢,你对我们太好了,就是我那两个儿子还活着,也不会有你对我们这样好。”

    孟倩幽笑笑,转移了话题:“我们全家明天去镇上购买一些其他的年货,您和我们一起去吧,顺便买一些喜欢的东西回来。”

    自从两个儿子死后,李大锤夫妇除了下地干活,很少出门,更甭说去镇上了,如今听孟倩幽这样说,眼里立时迸出惊喜:“我也可以去镇上吗?”

    孟倩幽点头:“当然可以,明天我们赶着马车过来接你。”

    李大锤家的惊喜过后又有些犹豫:“你们全家人都去,我一个外人跟着去不太好吧。”

    孟倩幽回道:“谁说你是外人了,从我说给你们养老的哪一刻起,你们就是自家人了。”

    李大锤家的再一次湿了眼眶,哽咽的说道:“对对,一家人,我去,我去。”

    几人往回走的路上,一直没有说话的孟贤开口说道:“小妹,以后我来照顾他们吧。”

    孟倩幽诧异:“大哥,怎么会想到要照顾他们?”

    孟贤回道:“你是女孩子,有些事毕竟不方便。再说了,过几年你长大了,总归是要,是要”说到这孟贤红了脸。

    孟倩幽故意逗他:“大哥,是要什么呀?”

    孟贤咬咬牙,说道:“总归是要嫁人的,到时你怎么照顾他们。”说完脸更加的红了。

    孟倩幽哈哈大笑:“大哥,你还没议亲呢,二哥更甭说,哪里会轮到我,你操心的也太早了。”

    孟贤的脸红的快滴血来了。

    孟倩幽一路笑着回到家里,见到孟氏就高兴的跑过去,搂着孟氏的胳膊对她说:“娘,我告诉你,大哥想要个大嫂了呢。”

    孟贤赶紧反驳:“我哪里有,我明明是说过几年你长大了,就该嫁人了,哪里说到我了?”

    孟氏可不管这些,高兴的问道:“贤儿,你有相中的姑娘了吗?告诉娘,娘去给你提亲。”

    孟贤急得直跺脚:“娘,哪有这样的事情。是小妹瞎说的。”

    孟氏失望的说道:“没有呀,害的娘白高兴了半天。”

    孟贤气得走回屋里,孟倩幽笑了个前仰后合。

    第二天吃过早饭,孟贤赶着马车带着除了孟二银以外的全家人来到了孟家老宅,接上老孟氏和孟大金家的,又拐了个弯接上孟三铜家的,最后来到了李大锤家的门口。

    李大锤家早上起来,细细的收拾过以后,等在了院子里,看到马车过来,赶紧走了出来。

    孟倩幽让她上了马车,一行人坐着马车朝镇上走去。

    马车里人多,有些拥挤,孟杰、孟清边吵闹着做到前面去。

    孟氏没有反对,孟逸轩、孟杰和孟清三人高兴的钻出马车和孟贤、孟齐一起挤在了马车的前面。几人叽叽喳喳的说笑着,好不热闹。

    李大锤家的这么多年和村里的人没有什么来往,和孟家就更别说了,几乎就没有说过什么话,如今和孟家的这么多人坐在一个马车里,不由的感到全身不自在。

    老孟氏看出了她的不安,笑着说道:“老妹子,幽儿既然答应了给你们养老,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不要这么拘束,我们闲话家常就好。”

    孟氏三妯娌也点头附和。

    李大锤家的红了眼眶:“老姐姐,谢谢。自从我的两个儿子死了以后,我和大锤从来就没有想到过会有一天我们俩会有这么多的家人。”

    老孟氏劝道:“是呀,我们也没有想到你和大锤兄弟会在幽儿最难的时候把房屋让出来让她用,说起来,我们全家人还要多谢谢你们呢。”

    李大锤家的摆手:“老姐姐,你千万不要这样说,你说的我都无地自容了,当初要不是幽儿答应给我们养老,我们也不会让她用房屋的。”

    “甭管怎么说,你还是帮了幽儿,这个大恩我们不会忘的,你放心,咱们现在就是真的一家人,以后你有时间了,就和大锤兄弟多去我们家走动走动,我们老姐俩好好的唠唠嗑。”老孟氏说道。

    李大锤家的高兴的应声:“好好好,我有时间了,一定多去你们家串门,到时你们可别嫌我们烦。”

    老孟氏笑道:“哪能呢,我们巴不得你多去呢。”

    几人说笑着,很快来到了镇上。

    快过年了,镇上也是异常的热闹,到处都是卖年货的人。

    孟贤把马车停到一个稍微人少的地方,对孟倩幽说道:“这里人少,就在这里下车吧,”

    所有人下了马车。

    孟贤又对众人说道:“你们去逛街吧,我在这里等着。”

    孟倩幽点头。几人朝着热闹的集市走去。

    集市上的人很多,老孟氏和李大锤家的被撞的站不稳脚,孟大金家的和孟氏分别赶紧扶住了她们。

    孟倩幽皱眉,对孟氏说道:“娘,这集市上的人太多了,奶奶他们根本就走不动,不如我们先去街边的店铺里逛逛吧,等到快中午人少的时候再过来。”

    这么多的人,孟氏也唯恐老孟氏和李大锤家的出点什么意外,听女儿这样说,赶紧点头:“好,我们先去铺子里转转。”

    几人慢慢的走过人群密集的地方,来到了街道旁边的铺子旁。老孟氏松了一口气,对李大锤家的笑道:“老meimei。我们真的是老了,连逛个集市也需要他们搀扶。早知如此,我就不出来给她们添这个麻烦了。”

    李大锤家的也是心有余悸,附和道:“是呀,以后说什么我也不过来逛集市了。”

    孟倩幽笑道:“奶奶,平常集市上没有这么多人,今天是因为要过年了,出来买年货的人多,人才多了一些。”

    孟杰奶声奶气的附和:“对呀,我们上次和姐姐一块来的时候就没有这么多人,我和孟清我们两个还能在路上玩耍呢。”

    孟清也附和点头说道:“对,我们两个还能一起追着跑呢。”

    老孟是笑着摸摸他们的头:“两个小鬼灵精,就你们知道的事多。”

    店铺边的人少了很多,老孟氏让孟大金家的放开了搀扶她的手,慢慢的和几人一起闲逛。

    李大锤家的见状,也让孟氏松了手,和老孟氏并排着一起走在了最前面。

    老孟氏和李大锤家的已经很多年没来过镇上了,就和小孩子一样,看到什么都感到好奇,两人一会看看这个,一会摸摸那个,时不时的还拿着一件没有见过的东西凑到一起嘀咕一番。

    孟大金家的和孟三铜家也没有怎么来过镇上的集市上,更别提逛店铺里,一时也是感到好奇,遇到新颖的东西便和孟氏一起三人指指点点的议论半天。

    孟倩幽一手抓着孟杰,一手领着孟清紧紧地跟在后面。

    孟齐和孟逸轩则在最后面。

    几人边走边逛,来到了一个首饰店旁,也许是女人的天性使然,五个女人不约而同的走到了店铺的里面。

    店里的伙计看到一下子进来这么多的女人,个个穿戴都不是很寒酸,便走过来热情的打招呼:“您们几位来了,需要买点什么。”

    老孟氏和李大锤家的长这么大的岁数头一次进到这么好的首饰铺里,听到伙计的问话,一时有些胆怯,停住了脚步。孟大金家的和孟三铜家的刚迈进来的一条腿也收了回去。

    孟氏笑着回道:“我们进来随便看看。”

    伙计有些失望,却还是热情的说道:“你们几位进来慢慢看,看到合适的可以试戴一下。”

    老孟氏有些踌躇不前。

    孟氏劝道:“娘,进去看看吧,儿媳还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好的首饰店里呢。”

    老孟氏回头看了一眼,看到孟大金家的和孟三铜家的那渴望的样子,想着这些年,他们跟着自己儿子的日子过的清贫,一件像样的首饰也没买过。咬咬牙,克服内心的胆怯,带头走到柜台边仔细的看各种样式的首饰。

    孟大金家的和孟三铜家的自然是欣喜,也跟着走到柜台边仔细的看看。

    孟倩幽领着孟杰和孟清坐到了一边待客的椅子上。

    孟齐对于上次打碎店里贵重首饰的事情还心有余悸,没敢上前,老老实实的站在了孟倩幽几人的身后。

    孟逸轩则有目的的走到柜台前去看。

    老孟氏几人一开始还有些不敢开口要求试戴,看了一会儿后,看到伙计的态度热情,心里的胆怯消失,让伙计拿出自己相中的首饰兴致勃勃的试戴。

    孟逸轩的声音却从旁边传来:“麻烦你把这个蝴蝶的簪子拿出来我看一下。”

    题外话

    感谢n80548392打赏了9朵鲜花。

    感谢n7b9049打赏了11朵鲜花。

    感谢7069打赏了5朵鲜花。

    顺便吆喝一声,亲们,咱们月票进入前一百名了,大家再加油投呀,今天争取再前进十名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