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当众送发簪 挨揍
    老孟氏几人抬头,看到孟逸轩正站在一个柜台前,指着柜台里一个金子的蝴蝶发簪对伙计说道。

    听到孟逸轩的话,伙计有些惊诧,不知道一个小男孩要求看发簪他该不该给拿出来。

    孟逸轩用好听的声音再一次对伙计要求:“麻烦你把这个发簪拿出来我看一下。”

    伙计看向掌柜的,掌柜的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伙计小心的把盛发簪的盒子拿出来,轻轻的放在柜台上。

    孟逸轩伸手拿起蝴蝶簪子仔细看了看,发现这只簪子的做工非常精细,整只蝴蝶栩栩如生,尤其是两只蝴蝶的翅膀,虽然薄如蝉翼,却高高耸立,就好像随时会飞起来一样。高兴的对孟倩幽招手:“这只簪子特别好看,你过来试戴一下。”

    孟倩幽看到店里所有的人都看向自己,皱起眉头,不情愿的起身,来到柜台前。接过孟逸轩手中的簪子戴到了自己的头上。不得不说孟逸轩的眼光很好,这只簪子戴在她的头上后,她整个人通身的气质立刻变的高贵了许多。

    孟氏走上前来,惊喜的说道:“幽儿,你戴这只簪子真的是太好看了。”

    老孟氏几人也走上前来,纷纷点头附和。

    孟倩幽被几人打量的有些不自在,伸手拿下头上的簪子,放在了盒子里,说道:“这只簪子太惹眼了,我不喜欢金光闪闪的东西。”

    伙计见几个女人都说好,本以为这只簪子肯定卖出去了,听见孟倩幽这样说,顿时有些失望,伸手想把盒子放进柜台里。

    孟逸轩伸手阻止他,问道:“这只簪子多少钱?”

    伙计一喜,快声答道:“一百五十两。”

    孟逸轩的神色一僵,放在盒子上的手缩了回来。

    孟倩幽装作没看见,回到椅子上端起伙计备好的茶水喝了一口。

    孟逸轩抿抿嘴,期望的对孟氏说道:“娘,你能不能借我一百两银子,我想把这只簪子买下来送给幽儿,当做我将来娶她的信物。”

    他的话音刚落,孟倩幽口里的茶就“噗”的一声吐了出来,喷了立在眼前的孟杰和孟清一身。

    孟杰和孟清哇哇大叫。

    孟倩幽顾不得帮他们擦身上的茶水,大步走到孟逸轩面前,气势凶狠的说道:“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孟逸轩下意识的后退了一点。

    孟氏听孟逸轩这样说,心里异常高兴,正准备拿银子出来,看到女儿恨不得把孟逸轩胖揍一顿的样子,不乐意了,作势推了她一下:“逸轩又没有做错,你对他这么凶做什么?”

    孟倩幽不满的说道:“你听到他刚刚说什么了吗?他竟然说这是将来娶我的信物,他一个牙还没长齐的小屁孩居然敢说这样的话。”

    孟氏训斥她:“逸轩又没有说错,你们从小订了娃娃亲,将来长大了他肯定是要娶你的,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孟倩幽跺脚:“娘,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呀,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孟氏回道:“娘的胳膊肘哪里也不拐,娘说的是实话,早晚有一天你们是要成亲的,他现在送你一个娶亲信物有什么不好。”

    孟倩幽急的无法,又不能对孟氏做些什么,便一把拉起孟逸轩的胳膊拖着往外走,嘴里说道:“你跟我出来。”

    孟逸轩没有反抗,乖乖的任由她拖着走。

    孟氏急忙跟了出来,着急的说道:“幽儿,你要做什么?”

    孟倩幽拉着孟逸轩头也不回的往人少的地方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娘,我有话对他说,你们先挑选首饰,谈好了我们就回来。”

    孟氏停住脚步,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越走越远。

    老孟氏几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孟氏回头,看到几人惊讶的表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老孟氏说道:“娘,我们先挑选一下首饰吧,看看有什么合适的,等幽儿他们回来我们再去别处逛逛,省的她们两个回来找不到我们。”

    老孟氏被动的点了点头。

    孟氏又对伙计说道:“您先把这个蝴蝶簪子收起来吧。”

    伙计愣愣的点头,机械地收起了簪子。

    老孟氏几人低头重新挑选首饰,孟氏则是心不在焉,时不时往外观望。

    孟倩幽怒气冲冲的拉着孟逸轩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甩开他的手,对着他低声吼道:“你料定了守着这么多人我不敢打你是吧,竟然说给我买娶亲的信物,你一个小屁孩,知道什么是娶亲?”

    孟逸轩小声辩驳:“我知道,娶亲就是将来我们也像爹娘一样,每天住在一起。”

    孟倩幽气得伸手打了他的头一下:“你胡说八道什么?小小的年纪不学好,从哪里学到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孟逸轩抱着头,委屈的说道:“我没有胡说八道,我们将来就是要每天住在一起。”

    孟倩幽气急,威胁他:“你再说,你再说我就打的你满地找牙。”

    孟逸轩也上来了倔脾气,倔强的说道:“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这样说。”

    孟倩幽气急,伸出手一个过肩摔将孟逸轩摔在地上。

    孟逸轩疼的差点昏过去。

    孟倩幽气急之下给他一个过肩摔之后,就后悔了,她知道自己的力气有多大,这一下肯定会把孟逸轩摔的爬不起来,正犹豫着是不是扶他起来的时候,孟逸轩却自己慢慢的爬了起来,用他那双纯净的大眼睛倔强的望着孟倩幽。

    孟倩幽上一世已经练就了铁石心肠,对自己任何看不过去的人都不会心慈手软,可是每每看到孟逸轩这双如婴儿般不染尘世的大眼睛,心中所有的戾气就消失殆尽。无奈的问道:“你到底想怎样?”

    孟逸轩露出胜利的笑容,道:“我就是想把刚才的那个簪子送给你做娶亲信物。”

    一听娶亲信物,孟倩幽又来了火气,对着他的头又狠狠的敲了一下,不许再说娶亲信物,否则的话我就把你赶出去。”

    孟逸轩瑟缩了下,依然倔强的说道:“我就是想给你买那个簪子。”随即又说道:“只要你收下那个簪子,以后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对听你的话。”

    孟倩幽想了一下,点头答应“簪子我可以收下,但是我有两个条件。”

    孟逸轩急忙说道:“你说,我一定做到。”

    孟倩幽伸出两个手指头说道:“第一,你不能说是送给我的娶亲信物。第二,你以后不许叫我幽儿。”

    孟逸轩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

    条件谈妥,孟倩幽转身往回走,孟逸轩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

    孟氏一直焦急不安的探头往外观看。看到两人回来,急忙迎了过去,对一瘸一拐的孟逸轩说道:“逸轩,你没事吧?”

    孟倩幽翻了个白眼,指着自己说道:“娘,你的亲生女儿在这里,你怎么不问问我怎么样?”

    孟氏白她一眼,呛道:“我还用问吗?哪次不是你欺负别人,你看看,你都把逸轩打成了什么样?”说完,心疼的帮孟逸轩拍了拍身上的土,温柔的问道:“你没事吧,我们要不要去医馆看看?”

    孟逸轩笑着安慰道:“娘,没事。”

    孟氏不确定的问道:“真的没事?”

    孟逸轩点头:“真的没事,娘。”

    孟氏松口气:没事就好,看女儿刚才的那个样子,她真的怕女儿把逸轩打出个好歹。

    三人走进首饰店里,孟逸轩一瘸一拐的走到柜台边,对着惊讶的伙计说道:“麻烦你再把那个蝴蝶簪子拿出来。”

    伙计急忙拿了出来。孟逸轩对孟氏说道:“娘,您借给我一百两银子吧。”

    孟氏以为孟逸轩被打了一顿,早就放弃了买簪子了,没想到他还会买簪子,当即高兴的拿出一百五十两银子放到柜台上:“娘帮你把簪子的钱全付了吧,你手里的银子留着买些你喜欢的东西。”

    孟逸轩把五十两银子推回了孟氏的身边:“不用了,娘,买簪子的钱还是我来出吧,这一百两银子是我借您的,等以后我有钱了再还您。”

    “你这孩子,娘又不是外人,银子花了就花了,什么还不还的。”孟氏说道。

    孟逸轩摇头:“娘,我想自己单独买这只簪子,银子我一定会还你的。”

    孟氏猛然醒悟过来孟逸轩表达的是什么意思,笑着说道:“好好好,你还,一定还。”

    孟倩幽不住的朝天翻白眼,自己的娘偏心的也太厉害了。

    孟逸轩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了一些散碎银两,连同那一百两银票推到伙计面前说道:“我一共就有一百三十两银子,你们能把簪子卖给我吗?”

    孟倩幽撇撇嘴,暗道:这个黑心货,知道他们闹这么一出,店家肯定会给他们一些优惠,就先下手为强,逼得店家没法再开口谈价。

    果然,掌柜的犹豫了一下说道:“原本我的这只蝴蝶簪子是少了一百四十两不卖的,看在你是真心想买的份上,就卖给你吧。”

    孟逸轩拿起簪子,高兴的说道:“谢谢掌柜的。”

    掌柜的摆手,示意伙计把银子收起来。

    孟逸轩一瘸一拐的走到孟倩幽面前,把盛簪子的盒子交给她。

    孟倩幽冷哼一声吗,气呼呼的接过盒子放在了自己的怀里。

    孟逸轩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

    老孟氏几人也露出会心的笑容。

    孟氏提着的心终于放下,踏踏实实的和几人一块挑选首饰。

    老孟氏几人已经挑选了半天,相中了几款首饰,可一听价钱,都吓得放了回去,太贵了,每个首饰都好几两银子,他们根本就不舍得买。尤其是李大锤家的,这么多年她和李大锤总共就攒下了二十多两银子,听到一个簪子就要花他们一半的积蓄,吓得差点把手中的簪子掉到地上。赶紧把簪子交还给伙计,对老孟氏说道:“老姐姐,我们还是去去别处逛逛吧。”

    老孟氏点头,几人准备往外走。

    孟倩幽起身,阻拦住她们,对伙计说道:“麻烦你把他们刚才相中的首饰拿出来。”

    伙计小心的把她们相中的几个簪子拿了出来。

    孟倩幽看了看,成色还不错,对伙计说道:“这几只簪子我都要了,麻烦你每支给单独的放在一个盒子里面。”

    伙计高兴的应声,拿出几个盒子把簪子一一放在了里面。

    孟倩幽把盒子推到几renmian前,说道:“奶奶,李奶奶,大伯母,三婶,你们看看喜欢哪一支,就拿走吧,我送给你们。”

    李大锤家的和孟大金家的以及孟三铜家的急忙摆手说道:“幽儿,这可使不得,哪能让你掏钱给我们买簪子呢。”

    孟倩幽笑道:“快过年了,我正发愁给你们买什么礼物呢。这下正好,省的我还得去费心思的去想给你们买什么了。”

    老孟氏则伸出手拿起自己刚才相中的簪子戴在头上,对几人说道:“你们就别客气了,幽儿既然说给买,就让她买吧。你们要是实在觉得不好意思,等过完年以后,作坊的事情就帮她多分担一些。”

    孟倩幽笑着打趣:“奶奶说的对,我这支簪子可不是白送给你们的,等过完年以后作坊里的事情就烦劳你们多费心了。”

    李大锤家的知道她是在说笑,也没有在意,笑着回道:“你这丫头,对我们这么好,让我们说什么好呢。”

    孟倩幽摆手:“什么都不要说,把簪子拿着就好。”

    几人不再推辞,分别拿起簪子戴在了自己的头上。顿时感觉自己富贵了不少。

    孟氏笑着对孟大金家的和孟三铜家的说道:“果真是人靠衣服马靠鞍,你们戴上这簪子,活脱脱的就是大户人家的太太了。”

    戴上这么贵重的簪子,两人也是异常的兴奋,闻言说道:“我们哪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太太,你才真正的是。”

    孟氏急忙摆手,笑道:“可别,要是真成了大户人家的太太,我走路恐怕都不知道先迈哪条腿了。”

    几人哈哈大笑。

    笑完以后,老孟氏对着孟氏说道:“二银家的,光顾着给我们买了,你自己也挑一支吧。”

    “是呀,你也挑一支吧。”其余三人附和。

    孟氏刚想摇头,孟倩幽开口说道:“娘,你也挑一支吧,等过完年,大哥就十六了,如果有人给说亲,不能让人看到你连个像样的首饰都没有。”

    孟氏感觉女儿说的对,便又重新回到柜台边,仔细的挑选。

    孟倩幽对老孟氏说道:“奶奶,我想给姥姥和大舅母、二舅母每人也买一支簪子,您帮忙给挑一下吧。”

    老孟氏自然是满口答应,和李大锤家的一块细心的挑选。孟大金家的和孟三铜家的也过来帮忙,几人很快挑选了几支出来,让孟倩幽看看到底决定要哪三支。

    孟倩幽根本不懂这些,直言她们做主就好。

    老孟氏就完全做了主,挑了三支和她们的簪子差不多的,让伙计给单独的装在盒子里,先放到了柜台上。

    孟氏好半天才挑出了一支簪子,戴在头上让几人瞧瞧好不好看。

    众人齐点头,一致说好看。

    孟倩幽又让她挑了一副耳坠,一个镯子。这才让伙计算了价钱。

    掌柜的没想到一下子会卖出这么多的东西,差点都要乐疯了,拿着算盘的手都激动的直达哆嗦,好半天才算出,一共是一百七十两银子,看她们买这么多,给优惠一些,给一百六十两就行。

    老孟氏几人听到这么多的银子,齐齐吓得倒抽一口气,恨不得把头上的簪子拿下来给放回去。

    孟倩幽笑着付了钱,催促着越想越心疼的几人出了首饰店。

    孟倩幽想领着几人再去别的店铺逛逛,老孟氏和李大锤家的死活不去,说是店里的东西太贵了,他们还是到集市上去转一下吧。

    孟倩幽无法,只得跟着几人一起来到集市上。

    集市上的人稍微少了一些,老孟氏和李大锤家的两人互相搀扶着,边走边逛。

    孟杰和孟清看到集市上各种各样卖小吃的兴奋的直嚷嚷,央求孟倩幽给他们买这买那。

    孟倩幽一一笑着付了钱,不一会两人就买了一大堆。

    老孟氏几人稀罕似的把集市逛了一个遍,买了一些过年用的东西,总共才花了一两多银子。

    几人走到集市的尽头,看到有卖对联的,便停住了脚步,询问对联怎么卖?每人想买一副对联回去。

    孟倩幽也凑到对联前仔细的观看,发现这里的对联都是手写的,就说道:“奶奶,我们不如买一些纸回去让爷爷来写就行了。”

    老孟氏觉得也行,点头同意。几人便走到街边的铺子里,买了一些纸和笔墨纸砚回去。

    孟倩幽想到过年还没有给孟中举买礼物,索性又买了一些上好的宣纸和上等的笔墨纸砚,总共花了五十两银子,把个老孟氏心疼的直说,要知到花这么多银子,还不如刚才在对联的摊子前花几文钱买副对联呢。

    看她那样子,几个孩子捂嘴直乐。

    东西买完,老孟氏和李大锤家的兴奋劲也过去了,感觉累的不行。

    孟倩幽看看到中午了,就说请几人去镇上的大酒楼吃顿饭。

    一个上午就花了几百两银子,虽然不是自己的,老孟氏也感觉心疼的不行,哪里还肯去大酒楼吃饭,说在街边的小摊随便吃点就行。

    孟倩幽对孟杰和孟清使眼色,两个小人儿领会,一人抱着老孟氏的一条腿撒娇,说自己想去大酒楼里吃饭。老孟氏看他们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咬牙答应了。

    两个小人儿欢呼,孟倩幽悄悄对他们竖起大拇指。

    几人往回走,准备坐上马车去聚贤楼吃饭。

    远远的看到马车旁围满了人,一个小姑娘正站在孟贤的面前气愤的说着什么。

    孟倩幽皱眉,加快了脚步,远远的听到小姑娘的声音传过来:“集市上人多,你就应该看好你的马车,现在吓到了我们的xiaojie,你说该怎么办?”

    孟贤的道歉声远远的传来:“对不起,姑娘,我真不是故意的,刚才有人突然从旁边跑过,惊扰了马车,我一时没控制住,这才吓到了xiaojie,是我的不对,请xiaojie千万不要怪罪。”

    小姑娘依然不依不饶:“你说不怪罪就不怪罪呀,集市上这么多人都看到了我们xiaojie被吓得跌坐在地上,我们xiaojie的名声全部被你毁了。”

    孟贤不住的道歉。

    孟倩幽走到马车前,这才看清站在孟贤面前说话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梳着一对朝天髻,一副丫鬟的打扮。在这小姑娘的后面,马车的旁边,还站着一位十五六岁的女子,看那打扮,应该是这个小姑娘口中的xiaojie,此刻正在努力的拍打着自己身上的土。

    看到孟倩幽过来,孟贤松了一口气,对她说道:“小妹,你们可回来了。”

    孟倩幽头一次看到孟贤急成这个样子,急忙问道:“大哥,出什么事了?”

    那个小姑娘见到一个和自己年岁差不多的小姑娘过来叫孟贤大哥,气愤的对她说道:“他不看好马车,让马车惊到我们家的xiaojie了。”

    孟贤急忙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话没说完,就被小姑娘打断:“你说不是故意的就不是故意的了,我现在把你的马车惊跑,我也说不是故意的,你愿意吗?”

    孟倩幽笑着对小姑娘说道:“你先别着急,慢慢的把事情说清楚,我们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小姑娘更加气愤了:“哪有解决的办法,我们xiaojie正在议亲,原本说的是一个英俊潇洒的富家公子,现在倒好,被他的马车吓得跌坐在地上,名声全毁了,说不定亲事也泡汤了,你们怎么解决,去哪里找一个这么好的亲事给我们xiaojie。”

    年轻的女子低声训斥:“小梅,不要乱说话,我和那位公子的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再说了,这位公子也不是故意的,你就不要为难人家了。”

    小梅不满的说道:“哪里没有一撇,我昨天听见张媒婆说,那个富家公子已经相中了xiaojie,过了年就来提亲,这下好了,全被这个不长眼的给毁了。”

    女人生气的对小梅说道:“小梅,不要胡说八道,我是自己惊吓的跌倒的,关这位公子什么事?”

    小梅还要再说。

    女人说道:“你再这样,今天回去就罚你写一百个大字。”

    小梅乖乖的闭了嘴。

    女人歉意的对孟贤和孟倩幽说道:“不好意思,我们家的小丫头平常被我惯坏了,有些口不择言,希望二位不要怪罪,回去后我一定好好的管教她。”

    孟贤急忙说道:“确实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看好马车惊吓到了姑娘,是我该赔礼道歉才对。”

    其余几人也匆匆的赶到。看到眼前的情况,孟氏问道:“贤儿,出什么事情了?”

    孟贤这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她们去集市上以后,孟贤看到集市上的人多,一直死死的牵着缰绳,唯恐有人经过惊扰到马匹,撞到路人就不好了。直到到了中午,集市上的人少了,孟贤才松了一口气,稍微放松了一下手中的缰绳。不巧的是,一个买东西的人着急忙慌的从集市上猛然就窜了出来,马儿受到惊吓,扬起前蹄,嘶叫了一声。这位xiaojie和她的丫鬟正好从马前经过,被马吓得跌坐在地上。

    孟贤急忙安抚好马儿,想去扶起姑娘,却被小梅一把推开。

    孟贤站立不稳,后退了几步,又惊扰了马儿,马儿又是一阵长鸣。刚被小梅扶起一半的xiaojie听到这声长鸣,吓得再一次跌坐在了地上。

    小梅不干了,扶起他们的xiaojie后,就不依不饶的对孟贤指责。

    孟贤自知理亏,一直在不断的道歉,这才有了刚才孟倩幽看到的那一幕。

    几人听完孟贤的话,也是面面相觑,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半晌,孟氏才试探的开口:“这位xiaojie,你没事吧,要不要我们扶你去医馆看看。”

    xiaojie摆手:“不用,我只是跌倒在地上,并没有受伤。”

    孟氏接着又说道:“这事确实是贤儿的不对,是他没有看好马车,吓到姑娘了,我在这里替他赔个不是。”

    xiaojie的手摆的更厉害了:“是我自己胆小吓得跌坐在地上,不能怪这位公子。”

    “怎么不怪他,我们好好的走在路上,要不是他没看好他的马儿,xiaojie您能吓得跌坐在地上吗?”小梅在旁边大声的说道。

    女人严厉的训斥她:“小梅,你在这样没礼貌,我回去后就告诉父亲,看他怎么罚你。”

    小梅吓得闭上了嘴。

    那位xiaojie再一次给众人道歉。

    孟氏急忙说道:“你那丫鬟说的对,这件事是贤儿的错。这样吧,我们带你去医馆看看,如果真的没事,我们也就放心了。”

    那位xiaojie急忙摆手:“不用,不用,我真的没事,是我的丫鬟太大惊小怪了,您不要放在心上。”

    孟氏执意要让她去看看。

    孟倩幽笑看着孟氏异常热情的样子,不由的多看了这位xiaojie几眼。

    孟贤则从头到尾一直低着头。

    小丫鬟再一次忍不住开了口:“xiaojie,他们要帮您去看,您就去看看吧,如果真的没事,我们也不会赖上他们。”

    孟氏赶紧附和:“对对对,你这小丫鬟说的对,咱们马上去看看。”说完对孟贤说道:“贤儿,你还不快点扶好马车,让这位姑娘做到马车上去。”

    孟贤赶紧紧紧的勒好缰绳,让马车停的更牢稳一些。

    小梅扶着xiaojie想上马车,刚走一步,xiaojie却疼的“哎呦”一声,紧皱眉头的要再次跌坐在地上。

    孟贤急忙松开手中的缰绳,一把扶住xiaojie,使她免于再次出丑。

    小梅却一把推开孟贤,冲他气怒的喊道:“谁让你碰我们家xiaojie的,男女授受不亲你不知道吗?”

    周围看热闹的人议论纷纷,孟贤和xiaojie同时红了脸。

    孟贤呐呐的不知怎么办,而那位xiaojie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孟氏也被眼前突发的情况吓傻了眼,一时不知是如何是好。

    孟倩幽见状,上前扶住xiaojie,对她说道:“周围的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我们还是先去马车上吧,”

    xiaojie抬头看了看周围的人,咬牙对小丫鬟说道:“小梅,快扶我上去。”

    小丫鬟也已经反应过来,和孟倩幽一起扶着疼的龇牙咧嘴的xiaojie做到马车上,放下车帘,挡住了人们看热闹的的目光。

    孟倩幽对孟齐和孟逸轩嘱咐了几句,让他们俩人带着众人先去聚贤楼等候,她和孟氏跟孟贤一起陪着这位xiaojie去德仁堂看一下伤势。

    老孟氏挥手让他们赶紧去,千万别耽误了人家xiaojie的伤势。

    孟倩幽和孟氏上了马车,孟贤赶着马儿平稳的朝德仁堂走去。

    一路上,小丫鬟急的不行,不停的埋怨,说如果xiaojie的真的受伤了,她就跟孟贤拼命。

    孟氏不停的跟俩人道歉,小丫鬟这才转问xiaojie的的伤势。

    马车很快来到德仁堂,孟贤停好马车,孟氏先下了马车,孟倩幽和小丫鬟扶着那位xiaojie下了马车后,慢慢的走进德仁堂内。

    已经中午,德仁堂内已经没有了病人,老大夫自然就没有在堂内坐诊,只有几个伙计站在柜台内。看到孟倩幽几人进来,一名伙计急忙从柜台后走出来,对孟倩幽恭敬的说道:“姑娘,你来了。”

    那位xiaojie看到伙计对孟倩幽如此的恭敬,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孟倩幽说道:“这位姑娘好像是扭到了脚,麻烦你去老大夫过来帮忙看看。”

    伙计不敢怠慢,应声快步的向后院跑去。

    不一会老大夫疾步走进来,热情的和孟倩幽打好招呼:“姑娘,你过来了。”

    孟倩幽点头,对老大夫说道:“这位姑娘被我们的马车吓得跌坐在地上,可能崴到脚,麻烦您给看看。”

    老大夫让两人扶着这位xiaojie坐到了堂内的医床上。,放下帘子,让xiaojie脱下自己的鞋袜。

    xiaojie红了脸,犹豫着要不要脱下来。

    孟倩幽劝道:“你还是把鞋袜脱下来让老大夫检查一下吧,看看伤势到底如何。”

    小丫鬟也跟着劝,xiaojie才红着脸让小丫鬟脱下她左脚的鞋袜。

    老大夫看到她的左脚腕已经明显的红肿,伸出手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道:“只是扭到了脚,其他的没有什么大碍,我先给她正过来,回家后每天抹点红花油即可。”

    老大夫这一通检查,xiaojie已经疼的满头大汗了。小丫鬟赶紧带出手帕给了擦了擦,听老大夫这样说,急忙问道:“我们xiaojie的脚不会落下什么毛病吧。”

    老大夫摇头:“不会,你们回家后好好休息,不要多走路,过几天就好了。”

    小丫头这才松口气。

    老大夫说完,趁着两人松口气的功夫,将xiaojie的脚使劲的一掰。

    xiaojie疼的尖叫出声,德仁堂的众人都吓了一跳。

    小丫鬟急忙问道:“xiaojie,你还好吧。”

    xiaojie发现自己惊叫出声,羞红了脸,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点了点头。

    老大夫说道:“好了,骨头我已经给正过来了,你下床走动一下,看看如何。”

    xiaojie依言由小丫鬟搀扶着下了医床,试着慢慢的走了几步,发现果然没有那么疼了,惊喜的说道:“谢谢老大夫。”

    小丫鬟见xiaojie真的没有刚才那么疼了,也是非常的高兴,一个劲的给老大夫道谢。

    老大夫摆手,让伙计拿了一瓶红花油过来,嘱咐小丫鬟回家以后,每天早中晚给这位xiaojie各搓一次,并细细的交给了效丫鬟如何揉搓。

    小丫鬟接过红花油,一一记下了老大夫说的话。

    “这几天尽量不要多走动,脚会恢复的快一些,”老大夫最后说道。

    xiaojie和小丫鬟齐点头。

    xiaojie对小丫鬟说道:“小梅,给诊费。”

    孟氏急忙阻止:“这是我们的错,怎么能让你们付诊费,应该我们来付。”

    小丫鬟呛白:“本来就该是你们付。要不是你儿子,我们xiaojie能受这么大的罪吗?我们没有让你们赔损失费就已经便宜你们了。”

    xiaojie厉声喝止:“小梅,你在如此没有礼数,以后出门就不要跟着我出来了。”

    小丫鬟撇撇嘴,小声嘟囔:“本来就是吗,我又没有说错。”

    xiaojie又瞪了她一眼,小丫鬟这才不服气的闭上嘴。

    xiaojie歉意对孟氏说道:“我这小丫鬟心直口快,并没有恶意,希望你们不要往心里去。”

    孟氏说道:“小丫鬟说的对,确实是我们的错,诊费我们来出,xiaojie就不要坚持了,否则我这心里真的过意不去了。”

    那位xiaojie见她这样说,也没有再坚持。

    孟氏问老大夫总共多少钱。

    老大夫看了孟倩幽一眼,见她点头,便笑着说道:“一共是一百文钱,您交给伙计就好。”

    孟氏掏出一百文钱交给伙计后,笑着对着xiaojie说道:“xiaojie的脚伤成这样,不方便多走路,不如我们用马车把你们送回去吧。”

    孟倩幽目瞪口呆的看着热情的孟氏。心想他娘这是又多想给她大哥说亲,以至于连个都一次见面的姑娘都不放过。

    xiaojie摆手:“不用麻烦了,我们家就在这镇子上,让小妹扶着我慢慢走回去就行了。”

    孟氏不同意:“这怎么行,还是我们用马车把你们送回去吧。”说完,不等那位xiaojie说话,就对孟倩幽说道:“幽儿,还不帮忙把这位xiaojie扶到马车上。”

    孟倩幽急忙扶着这位xiaojie,谢过老大夫以后,才和小丫鬟一起扶着她慢慢往外走。

    孟贤在外面听到了xiaojie的那声尖叫,以为她的伤势很严重,心里着急的不行,见几人出来,想开口询问,又觉得不合适,就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他想问什么,说道:“大哥放心,这位xiaojie只是扭到了脚,没有什么大碍,回家休息几天就好了。”

    孟贤松口气:没事就好。

    孟氏说道:“贤儿,这位xiaojie的脚不宜多走路,我们把她送回去吧。”

    这本来就是他们应该做的事情,孟贤也没有多想,点点头,扶好马车,让几人上了马车后,由小丫鬟指挥着来到xiaojie家的门口。

    几人下了马车,孟倩幽看了看,这位xiaojie的家的宅院并不是很大,应该只是一个小富之家。

    孟氏正要对xiaojie再说几句,xiaojie家的大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和孟氏差不多年岁的女人,后面也是跟着一个小丫鬟,看到几人站在门口,有些诧异,对xiaojie问道:“倩儿,你怎么才回来,我和你爹都要急死了,这几位是谁?”

    xiaojie急忙开口:“娘,我不小心扭到了脚,他们几位好心的送我回来。”

    女人闻言,立刻问道:“严重吗,看过大夫了吗?”

    xiaojie回道:“娘,您别担心,已经看过大夫了,大夫说没有什么大碍,歇息几天就好。”

    女人闻言松了口气,这才感激的说道:“多谢几位把我女儿送回来。”

    孟氏摆手:“是我们的马车不小心惊到了这位xiaojie,才使她扭到脚的,送她回来是应该的。”

    女人皱眉,问xiaojie:“倩儿,这是怎么回事?”

    xiaojie回道:“娘,这事我一会儿在给你说,天已经晌午了,先让这几位好心人回家吧。”

    女人见女儿这样说,知道她肯定没事,再次对孟氏几人到了谢。

    孟氏不好意思再停留,再一次道了歉后,上了自己的马车。

    那女人和xiaojie看他们的马车走远后,才让两个小丫鬟扶着xiaojie进去。

    孟贤赶着马车朝聚贤楼走去,车上孟倩幽跟孟氏开玩笑:“娘,今天你对那位xiaojie是不是太热情了?”

    孟氏白了她一眼:“你知道什么,今天这位xiaojie我看着非常好,如果不是第一次见,我恨不得托人给贤儿去说亲了。”

    孟倩幽张口结舌,好一会才说道:“娘,你这也太、太”后面的话不知道说什么好。

    孟氏叹口气:“你大哥过完年就十六了,别人家的孩子这么大就已经定亲了,可咱家以前穷,没人shangmen说亲。现在家里有钱了,却没人敢shangmen说亲了,娘愁的头发都要白了,好容易遇到一个误打误撞上来的姑娘,娘巴不得他们看对眼了才好呢。”

    孟倩幽惊讶的说道:“娘,大哥还你不用这么着急的。”

    孟氏回道:“娘,怎么能不着急,在晚两年,好姑娘都被人挑走了。哪怕你大哥先定下亲事,晚点成亲,娘这心里也能踏实下来。”

    孟倩幽不知说什么好,索性闭了嘴。

    到达聚贤楼,孟倩幽和孟氏吓了马车,却看到老孟氏几人都站在离聚贤楼门口的不远处,惊讶的问道:“你们怎么没进去?”

    题外话

    感谢1803331投了一张评价票

    感谢n2b66b34投了一张评价票。

    感谢7069投了一张评价票

    感谢巧克力糖231投了一张评价票

    让路在新人p榜上有名,谢谢你们,爱你们,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