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送年礼
    孟齐和孟逸轩刚要回话,老孟氏却抢先说道:“幽儿,这个酒楼太好了,吃一顿饭估计要不少银子,咱们就不进去了,找个小点的酒楼吃点解解馋就行了。”

    孟倩幽听了老孟氏的话,知道了怎么回事,收起惊讶的表情,笑着说道:“奶奶,我跟这聚贤楼的掌柜的很熟,他可以给我们优惠,吃一顿饭花不了多少钱的。”

    老孟氏不相信的问道:“真的?”

    孟倩幽点头:“真的,不信你问大哥。”说完,悄悄的给孟贤使了个眼色。

    孟贤心领神会,点头附和:“是真的,奶奶,我们已经来过好几次了,每次掌柜的都给我们优惠,花不了多少钱的。”

    老孟氏听孟贤也这样说,便信以为真,对众人说道:“既然这样,咱们今天就托幽儿的福,进去吃一顿这大酒楼的饭菜。”

    众人都以老孟氏马首是瞻,听她这样说,自然是没人反对,都跟着她来到聚贤楼的门口,

    门口的伙计早就注意到这些人,见她们在酒楼门口站了半天都不进去,正准备过去招呼,却看到孟倩幽走了过去,顿时心神一凛,小心静候。看到孟倩幽走到几人的面前说了些什么,这些人就朝着门口走来,急忙上前热情的打招呼:“你们来了,里面请。”说完,小心的对孟倩幽问道:“姑娘,还是楼上的雅间吗?”

    孟倩幽点头。

    伙计朝里面高声招呼了一声,赶紧领着几人走进聚贤楼内。

    老孟氏走在最前面,一只脚迈进聚贤楼,看到富丽堂皇的一楼大堂,就心生了胆怯,迈出的步子就要收回来。孟倩幽见状,赶紧上前,扶住老孟氏的另一只胳膊,讨好的说道:“奶奶,我扶你进去。”说完,就把老孟氏架进了聚贤楼内。

    老孟氏没法,只得跟着进去。李大锤家的挽着她另一只胳膊,自然也是跟了进来。

    后面的几人陆续跟进来。

    正是中午的时候,聚贤楼一楼大堂吃饭的人很多,乍一看到进来这么多人,都诧异的看着她们。要知道聚贤楼的消费很高,一般很少有人全家都来吃饭的,尤其进来的还是一帮女人和孩子。

    老孟氏和李大锤家的原本就胆怯,要不是孟倩幽硬把她们拉进来,两人早已经打退堂鼓了,现在又被这么多人盯着,腿打颤的更加厉害,勉强互相搀扶着想找一个地方坐下。

    孟氏三妯娌就更不用说了,紧张的都不知道先迈那条腿了。只能互相挎着胳膊慢慢的走进来。

    孟倩幽没有理会这些,对老孟氏说道:“奶奶,一楼大堂的人多,我们去楼上吧。”

    老孟氏虽然没有进过酒楼,但孟中举好歹是秀才,当年赶考的时候和同期的学子们也是进过酒楼的,知道雅间的消费比大堂里要贵的多,老孟氏从他的闲谈中也知道一些,听见孟倩幽这样说,急忙摇头:“幽儿,我们就在这大堂吃吧,雅间里的花费太多了。”

    孟倩幽笑着回道:“奶奶,我们这么多人,大堂哪里这么多的座位,更何况,你看看我娘和大伯母、三婶他们,早已经紧张的不知怎么做好了,如果我们在大堂里吃饭,我敢保证他们连筷子都不敢动。”

    老孟氏想想也是,如果在大堂里吃饭,自己都不见得敢大口吃饭,更何况三个儿媳妇,心里越发得后悔,说道:“早知道来大酒楼吃饭这么不得劲,说什么我也不来了。”

    孟倩幽失笑,扶着老孟氏慢慢的走到楼上。

    前面领路的伙计领着他们来到了最边上的一个雅间,请他们进去,恭敬的对孟倩幽说道:“姑娘,这是我们酒楼最大的雅间了,可以同时盛纳十多个人,你们就在这个雅间里吧。”

    孟倩幽道谢,扶着老孟氏走进雅间内。

    雅间内很宽敞,几人落座后,才纷纷舒了一口气。

    伙计赶忙给几人沏好茶水,孟倩幽吩咐他把聚贤楼的招牌菜都上来。

    伙计高兴的应声,出了雅间。

    伙计刚一出门,孟三铜家的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的说道:“娘哎,一进门那么多人都看我们,吓死我了。”

    孟大金家的笑着说道:“可不是吗?我当时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要不是你们俩搀扶着我,说不定我就掉头走掉了”

    孟氏也笑着附和:“我也一样,当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走路了,拼命的抓着你们俩的胳膊,恐怕自己不小心在摔一个大跟头,那可丢大人了。”

    几人说完,满屋子的人哈哈大笑。

    伙计很快把饭菜都端了过来,孟贤、孟齐已经来过几次了,早已能淡然接受了,老孟氏几人则不然,伙计每上一道菜,就能听见几人小声的惊呼,以至于孟倩幽怀疑等到十道菜上完了之后,老孟氏几人会不会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

    等十道菜全部上齐以后,老孟氏几人虽然没有跳起来,但也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孟倩幽拿起筷子,首先夹起一块鱼肉放到老孟氏的碗中:“奶奶,你尝尝,这鱼可好吃了。”

    老孟氏没有吃鱼,反而指着盛鱼的锅子说道:“你们快看看,这锅子下面还有火呢,我长这么大岁数了,头一次看到这鱼还能这么吃的。”

    其他几人也都稀罕的看着这道菜。

    孟倩幽失笑,劝道:“奶奶,我们吃饭吧,菜都要凉了。”

    老孟氏回神,拿起筷子,说道:“对,我们吃饭,逛了这一大上午,我也确实饿了。”

    众人见她拿起筷子吃饭,也都纷纷拿起筷子夹了自己喜欢的菜放入碗中吃了起来。

    众人确实饿了,一个劲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就连孟杰、孟清两个小家伙也是低头大口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只有孟逸轩时不时的站起来。

    孟氏疑惑,问道:“逸轩,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孟逸轩回道:“娘,我没事。”说完就坐回了椅子上,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孟氏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却也没有再说什么,安静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菜。

    只有孟倩幽看见孟逸轩那坐立不安的样子,暗暗得意,心道:活该,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再给我耍心机。

    雅间里没有外人,所有的人都放开了吃,一直吃的实在吃不下了,众人才放下碗筷。孟杰摸着自己的小肚皮,对孟氏说道:“娘,你快看看,我的肚皮都要撑破了。”

    众人大笑。

    李大锤家的笑着说道:“这大酒楼的饭菜实在是太好吃了,别说是孩子,我也吃的有点多了。估计晚上都不用吃饭了。”

    孟氏妯娌三人也笑着附和:“我们也是。”

    李大锤家的接着说道:“你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被人知道了来酒楼吃个饭都吃撑了,还不得被笑话死。”

    老孟氏回道:“笑话就笑话,我们说不定一辈子就来这么一次大酒楼吃饭了,被人笑话也不怕。”

    李大锤家的笑着附和:“老姐姐说的对,谁愿意笑话谁笑话,我们能来大酒楼吃饭,值了。”

    孟倩幽笑道:“奶奶、李奶奶,瞧您们这话说的,什么值得不值得的,只要你们想来,我就带着你们过来。”

    老孟氏摆手:“打死以后我也不来了,这哪里吃的是饭菜呀,这纯粹吃的是银子呀。”

    孟倩幽再次失笑,叫进来伙计,让他结账。

    伙计恭敬的回道:“姑娘,我们掌柜的说了,您不用付饭钱。”

    孟倩幽不肯,对伙计说道:“这怎么能行,今天是我请家里人吃饭,这饭钱是一定要付的。”

    伙计为难:“姑娘,这是我们掌柜的吩咐的,如果我不照办,会被掌柜的辞退的,您就不要难为我了。”

    孟倩幽起身,对伙计说道:“你们掌柜的在哪,我去找他说。”

    “掌柜的在后院,我去帮您找他。”伙计回道。

    孟倩幽摆手:“不用了,你领我过去就行了。”说完对老孟氏说道:“奶奶,你们稍微坐一下,等我一会,我付完帐以后咱们就回家。”

    老孟氏点头:“去吧,该多少银子就给人家多少银子,咱不占这个便宜。”

    孟倩幽回道:“知道了,奶奶。”说完随着伙计来到后院。

    掌柜的正在后院指挥着伙计们把刚从京城运来的满满的两大车的蔬菜放好,领着孟倩幽的伙计走上前对掌柜的说了一句,掌柜的转身,看到孟倩幽,笑着说道:“你一进酒楼伙计就过来跟我说了,我看到你们来了那么多的家人,就没有过去打招呼。姑娘过来找我是?”

    孟倩幽回道:“今天我是请家人吃饭,哪能不付饭钱。伙计不敢收,我只好过来找你了。”

    掌柜的笑道:“姑娘不必客气,你帮了我们酒楼那么大忙,区区一顿饭钱你就不要在意了。”

    两人又推让了半天,孟倩幽见掌柜的执意不收,就说道:“这样吧,我再给你们写两个菜谱,今天我就不帮你们去做,你让大厨看着菜谱自己去琢磨吧。”

    掌柜的大喜道:“谢谢姑娘。”说完,让人拿来笔墨。

    孟倩幽说了一道清炒虾仁和地三鲜的做法。

    掌柜的仔细的记下。写完以后,孟倩幽看了看,发觉没有问题,就和掌柜的告辞,回到了二楼的雅间。

    老孟氏看到孟倩幽回来,就说道:“我们吃饱了,喝足了,该回家了。”

    孟倩幽点头。

    一家人随着老孟氏走出酒楼,坐上马车,朝着家里走去。

    到了村里之后,孟贤赶着马车依次将李大锤家的、孟三铜家的送了回去,最后才来到孟家老宅。

    孟贤把马车赶进院子,孟大金正在收拾院子,孟小铁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说着话。看到马车进了院子,两人都很惊诧。

    孟大金家的和孟氏把老孟氏扶着下了马车,孟齐和孟逸轩抱着买来的纸和笔墨纸砚也下了马车。最后才是孟杰和孟清两个小人儿。

    孟清刚下了马车,看到孟小铁站在院子里,兴奋的欢呼着跑过去:“爹,您的伤好了!”

    孟小铁拖着那只残废的脚吃力的往前走了一步,一把抱起孟清,高兴的问道:“清儿回来了,想爹了没有。”

    孟清童声童气的回答:“想了。”

    孟倩幽装是不经意的看了他一眼。

    孟小铁没有发现,依然高兴的对孟清问这问那。

    孟大金和老孟氏打招呼:“娘,您回来了,累了吗?快进屋歇一会。”

    孟大金已经好多年没有对老孟氏说过这么贴心的话了,老孟氏一时有些愣怔,随即笑着说道:“不累。”

    几人进屋,孟大金也随着进来,孟小铁便领着孟清去了自己住的屋子。

    孟中举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身体已经基本上好了,此刻正坐在桌子旁悠闲的看书。见几人进来,便把手中的书放在了桌子上。

    “爷爷。”孟贤五人齐声喊道。

    孟中举应了一声。

    孟倩幽笑着说道:“爷爷,我们今天在集市上看到有卖对联的,就买了一些纸回来,想让您帮忙给每家写一副对联。”

    孟中举是村里这么多年来唯一的秀才,每到过年的时候都会有很多人过来央求他帮忙写对联,孟中举都会答应,更何况是自己人呢。当即应道:“好,爷爷来写。”

    孟倩幽示意孟齐、孟逸轩两人把纸和笔墨纸砚放在桌子上,接着说道:“爷爷,我们今天买纸的时候,看到店里有上好的宣纸和上等的笔墨纸砚,便给你买了一些过来,您看看喜欢不喜欢。”说完把给孟中举买的东西放在了他的面前。

    孟中举是人,自然是喜欢这些,可小时候的时候,家里穷,买不起好的纸和好的笔墨纸砚。后来又要养家糊口,自然是没有那个能力买这些,现在看到孟倩幽买来的这些东西,自然是惊喜万分,当下就展开一张宣纸,吩咐孟大金研好墨,提笔写下了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写完以后,激动的大声说道:“好好好。”

    老孟氏见孟中举这样高兴,也跟着高兴起来,笑着说道:“能不好吗,就这些东西,花了幽儿五十多两银子呢。”

    孟倩幽赶紧说道:“奶奶,银子花了不要紧,只要爷爷喜欢就行。”

    孟中举只是摸着胡须一个劲的说好。

    几人又说了一会话,孟氏便领着几人准备回家。

    孟清从屋里看到他们在院子里,也跑了出来,准备跟他们一块回去。

    孟倩幽摸摸他的头,说道:“快过年了,清儿就在家里陪着你爹吧,等过完了年,再跟着我们过去。”

    “嗯。”孟清高兴的点头。

    孟贤赶着马车出了院子,来到自己的门口。

    孟氏让几人把今天买来的一些小东西全部搬进了屋里,开始收拾。

    孟二银也在收拾院子,孟贤放好马车以后,和孟齐一起收拾。只有孟逸轩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己的屋里,趴到了炕上。

    孟倩幽看他进屋,眼光闪了闪,回屋拿了一瓶药,找到了孟贤:“大哥,你把这个给逸轩抹到身上去。”

    “逸轩受伤了?”孟贤惊诧的问。

    孟倩幽没有说话。

    孟贤没有再问,拿着药回了屋,一会屋子里就传来了孟逸轩不断的哎哟声,和孟贤的询问声:“逸轩,你这是怎么弄的,怎么全身都是伤?你什么时候跟人打架了?”

    孟逸轩沉默。

    孟贤更加着急,继续问道:“你说话呀,你什么时候跟人打架了?”

    孟逸轩又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是幽儿打的。”

    屋内又是一阵沉默。

    好半天孟贤才小心的问道:“你又怎么惹到他了。”

    孟逸轩回道:“我当着奶奶和娘他们的面给她买了一支金簪。”

    孟贤的手失了力道,孟逸轩疼的大叫:“大哥,疼。”

    孟贤回道:“活该,没被她打死就算你万幸。”

    孟逸轩嘿嘿直笑。

    接下来的两天,孟二银一家人把新房、旧屋里里外外收拾了一个遍,到处都打扫的干干净净,把过年的东西全都准备好,只等着高高兴兴的过年了。

    二十六这一天,一家人吃过早饭,孟二银领着孟贤三人去大院子里,把松动的木桩重新再埋结实一点。孟氏去了王婶家串门,孟倩幽独自一人在屋里琢磨着过年以后买多少山地种田七合适。

    门外却传来了马蹄的声音。朱岚的大嗓门也远远的传来:“孟姑娘,我们来给你送年货了。”

    孟倩幽来到院子里,朱岚和谢江风也正好走进来。

    谢江风礼貌的和孟倩幽打招呼:“孟姑娘。”

    孟倩幽礼貌的回应:“谢公子。”

    朱岚大声的说道:“你们两个酸不酸,都这么熟了,还这么客气的打招呼,让我说呀,以后直呼姓名好了。”

    孟倩幽瞪了他一眼,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朱岚神经大条的继续说道:“我听你们家里人喊你幽儿,我们也喊你幽儿好了,行吧幽儿?”

    孟倩幽皱起眉头,阴森森的问道:“你说呢?”

    朱岚反射性的缩了缩脖子:“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我们还是喊你孟姑娘好儿了。”

    谢江风失笑。

    孟倩幽问道:“你们二位这是?”

    “哦,马上就要过年了,我和朱岚一起来给姑娘送些年货,顺便告诉姑娘一个好消息。”谢江风回道。

    孟倩幽问:“什么好消息。”

    朱岚兴奋的回道:“骗我五千罐辣椒油和辣椒酱的那三个人找到了,竟然真的是京城里的人。”

    孟倩幽惊讶:“这们快?”

    朱岚兴奋的点头:“我也没想到这么快,昨天包一凡告诉我的时候,我还惊讶了半天了,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找到这几个人。”

    孟倩幽说道:“那辣椒油和辣椒酱追回来了没有?”

    朱岚摇头:“没有,他们早已经卖掉了,不过包一凡说他们卖的钱还没有来得及花掉,等过了年,京城那边的人就会把他们所得到的钱交来清河县,到时候就可以给我了。”

    孟倩幽说道:“那恭喜你了,你终于不用在要死要活的。”

    朱岚讪讪的回道:“我本来也没有要死要活,是你们一个个的大惊小怪的。”

    孟倩幽翻了个白眼,嘲讽的说道:“是是是,是我们瞎操心了,以后您再有什么事我们绝对不再管了。”

    朱岚急忙道歉,讨好的说道:“我说错了,我把刚才的话收回行不行。”

    谢江风再次失笑。

    朱岚挠了挠头,说道:“说实话,我真的没想到能找到那几个人,我以为顶多是找到辣椒油和辣椒酱而已。昨天我问过包一凡了,他说我这次有贵人帮助,才能这么快的找到这些东西,可我想了好久,也没想到京城里有我认识的贵人。”

    孟倩幽眨眨眼,说道:“想不到就不要想了,说不定是你傻人有傻福,误打误撞上的呢。”

    朱岚点头:“我也觉得是。”说完,才后知后觉大反应过来,冲着孟倩幽不满的问道:“你说谁傻呢?”

    孟倩幽调皮的问谢江风:“谢公子,您说呢?”

    谢江风哈哈大笑。

    朱岚不愿意了,凑到谢江风面前,低吼:“哎,哎,谢江风!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老实说,我傻吗?我傻吗?”

    谢江风后退一步,笑着摆手:“不傻,不傻。”

    朱岚气急的说道:“那你还笑,你还笑?”

    谢江风笑得差点岔了气。

    孟贤闻声从大院子走过来,和两人礼貌的见了礼。

    谢江风回了礼后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我们送来的年货都在外面的马车上,让伙计搬进来吧。你看放到哪儿?”

    孟倩幽也不客气,对孟贤说道:“大哥,你出去看看都有什么东西,帮忙搬进来吧。”

    孟贤点头,走到门外,看到马车上的东西,立刻惊呼:“小妹,你快来看看,这也太多了吧。”

    孟倩幽快步走到大门外,看到满满两大车的东西,也是傻了眼:“你们俩这是把县城里的东西都送我们家里来了吧。”

    谢江风笑道:“我这马车上的东西是我去京城分铺的时候,看到的一些稀罕玩意,想着姑娘喜欢,便给姑娘送过来了。”

    朱岚也急忙显摆道:“我这马车上的东西也是我去各个分铺巡视的时候,看到的稀罕东西。另外的布料和点心是我娘为了感谢你特意过去开导我,专门买来送给你的。”

    “那也太多了吧,你们送来的这些东西都足够我开一个店铺的了。”孟倩幽说道。

    谢江风摆手:“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比起姑娘给我们带来的好处,差的太多了。”

    “就是。”朱岚说道:“我来的时候我娘说了,如果你不收下这些东西,让我也就别回去了。”

    望着这两马车的东西,孟倩幽一时不知怎么办好。

    谢江风给伙计使了一个眼色,伙计心领神会,解开马车上的身子,搬起上面的东西就往院里走。

    孟倩幽无法,只得让把东西搬到西厢房里去。

    朱岚的伙计一看,不等朱岚示意,也不甘示弱的搬起马车上的东西往西厢房走去。

    朱岚满意的点头,看了这个伙计一眼,决定等回去后好好的奖励他一番。

    孟倩幽对两人说道:“天气寒冷,你们去屋里坐一会,喝杯热茶吧。”

    两人点头,随着孟贤和孟倩幽来到了堂屋里。

    孟贤赶快去泡了两杯茶,端到了朱岚和谢江风的面前。

    两人谢过,端起热茶喝了一口。朱岚说道:“县城里正月十五闹花灯,你们全家都去看吧,到时候我来安排。”

    这话朱岚早就说过,孟倩幽问过家里人,他们从来没有出过远门,根本就不知道县城里的花灯是什么样的,都想过去看看。现在朱岚重新提起,孟倩幽自然是满口答应。不过还是推辞道:“不用太麻烦了,你只要替我们定一家好的客栈,剩下的我们自己安排就行。”

    朱岚反对:“那怎么能行,你是我们俩的贵客,哪有贵客shangmen我们不招待的道理,你就甭管了,踏踏实实的去县城就行,到时我们两人都会给姑娘安排好。”

    谢江风也跟着附和。

    孟倩幽见两人坚持,也就没有在推辞。答应到时一定去。

    几人说好了去县城的时间,以及见面的地点后,朱岚和谢江风便告辞离去。

    送走两人之后,孟倩幽望着西厢房里满满当当的东西,有些发愁。

    孟氏正好串门回来,看到女儿和大儿子正站在院子里看着西厢房,奇怪的问道:“你们两人在看什么呢?”

    孟倩幽指着西厢房里东西对孟氏说道:“娘,你看这些是刚才朱公子和谢公子送来的礼物。”

    孟氏也是惊讶的不行,说道:“这也太多了吧。”

    孟倩幽点头:“我也觉得太多了,我现在发愁我们正月十五去县城里看花灯的时候给他们回什么礼物呢。”

    孟氏惊喜:“我们真的要去县城里看花灯吗?”

    孟倩幽回道:“是呀,我都已经给他们说好了,正月十五上午咱们就去,晚上看完花灯后住一晚上,十六咱们再回来。”

    孟氏喜道:“那太好了,娘还从来没有看过花灯呢,这次一定要好好的看看。”

    看孟氏那像小孩一样期盼的样子,孟倩幽失笑。

    孟氏和孟倩幽以及孟贤用了一上午的时间,才把伙计们随意放的东西整理完。孟倩幽都快累瘫了。对孟氏抱怨道:“娘,以后打死我我也不收人家的礼物了。”

    孟氏假意责怪道:“你这孩子,别人都巴不得有人送礼呢,你可倒好,竟然嫌弃别人送的东西多。”

    孟倩幽说道:“娘,你看到谁家送礼有送满屋子的,而且都是些小玩意,整理起来多麻烦,还不如送我几张银票呢,既轻便有实用。”

    孟氏笑骂:“哪有人送礼送银子的,我看你是掉到钱眼里里去了。”

    孟倩幽假意叹气:“不掉到钱眼里去不行呀,过完年以后我想种大量的土豆和田七,需要买山,买地,就凭我们那点银子,根本就不够用。”

    孟氏着急:“你这孩子,家里银子不够用,你怎么不早说,我们这几天大手大脚的花掉多少钱。”

    孟倩幽哈哈大笑。

    孟氏不解。

    孟贤好心解释:“娘,小妹逗你呢,咱家的银子够用。”

    孟氏恍然,举起手作势就要打她:“你这孩子,连娘都敢打趣,看娘不打你。”

    孟倩幽笑着躲开。

    “二叔,二婶,在家吗?”院子里一个男孩的声音响起。

    孟氏赶紧迎出去,笑着问道:“孟仁什么时候回来了,快屋里做。”

    孟仁回道:“二婶,我昨天晚上回来的。”

    孟贤也从屋里走出来,高兴的问道:“孟仁哥,你放假了?孟义回来了吗?”

    孟仁点头:“县学里昨天就放假了,我原本是想等着二弟一块回来的,可是他们酒楼里忙,过年掌柜的不让回家,我就自己一人回来。”

    孟贤说道:“孟义又没回来呀,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他了。”

    孟仁回道:“二弟酒楼里很忙,即使我也在县城里,也很少见到他。”说完拿出手里的东西交给孟氏:“二婶,这是爷爷写好的对联,让我给你们送来。”

    孟氏接过对联,对孟仁说道:“快进屋坐会吧,你和贤儿也好长时间没见了,你们好好聊聊。”

    孟仁回绝:“不了,二婶,家里还没有收拾完,我回去帮我爹娘一块收拾。等过了年以后,我在好好的和贤儿、齐儿聊聊。”

    孟氏对孟贤说道:“贤儿,去送送你孟仁哥。”

    孟贤的点头,高兴的一边和孟仁说着话一边把他送出了大门外。

    孟倩幽从屋里走出来,问道:“娘,这就是大伯家的堂哥?”

    孟氏点头:“这是你大堂哥,孟仁,你不认识了吗?”

    孟倩幽眨眨眼,笑着回道:“我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到他了,当然不记得了。”

    孟氏只是随口问了一句,也没有往心里去。转身把对联拿了进去。

    孟倩幽暗暗松了一口气。

    转眼间到了大年三十,一家人又把屋子重新打扫了一遍,摆好供桌,贴好对联,就开始包饺子。往年过年的时候,家里没钱,孟氏就是把萝卜和几片平常舍不得吃的菜叶剁在一起,剁好以后加点盐拌匀了就作为饺子的馅,然后再和点混合面,细心的把剁好的饺子馅包在里面就行。今年可就不一样了,孟倩幽拌了好几种饺子的馅,让孟氏和了满满一盆子的白面,想好好的饱一顿饺子,让家人痛痛快快的吃一顿。

    孟杰问着菜馅的香味,一个劲的流口水,一个劲的问:“姐姐,什么时候我们才可以吃饺子。”

    孟倩幽笑着说道:“等我们包完了,就可以吃了。”

    孟杰又急切的问道:“那什么时候才可以包完?”

    孟倩幽回他:“要很长时间的,杰儿要是等不及的话可以过来帮忙哟。”

    孟杰兴奋的问道:“我也可以包饺子吗?”

    孟倩幽点头:“当然可以,杰儿想吃什么馅的就可以包什么馅的。”

    孟杰欢呼一声,伸出手:“我也要包饺子。”

    孟倩幽拦住他:“杰儿要先洗过手才可以来包饺子。”

    孟杰乖乖的去洗手。

    孟氏有些心疼,说道:“杰儿怎么会包饺子,这么好的白面和肉千万别让他糟蹋了。”

    孟倩幽笑道:“娘,重在参与,要让他知道什么东西都是来之不易的,以后他才会更加的珍惜所有的一切,现在浪费的东西不算什么的。”

    孟氏没再说什么。

    孟杰洗干净手高兴的过来,孟倩幽把一个饺子皮放在他的手里,又帮他夹了一些馅放在里面,才开始细心的教他包饺子。

    孟杰笨拙的用小手按照孟倩幽教的方法把饺子的两边捏在一起,却不小心把饺子弄破了,急得哇哇大叫:“姐姐,怎么办?我把饺子弄破了,还能吃吗?”

    孟倩幽拿过他手中的饺子,放到面板上,又重新拿起一个饺子皮放在他的手里,帮他夹好饺子馅,鼓励道:“破了不要紧,杰儿可以在重新包一个,不过这次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能再弄破了。”

    孟杰点头,用小手小心翼翼的把两片饺子皮捏在一起,然后再使劲的把一圈捏紧。包完以后,拿着饺子兴奋的对孟倩幽说道:“姐姐,你看,我没弄破。”

    孟倩幽赞道:“杰儿真棒。”

    孟杰收到鼓舞,包饺子的劲头更大了,卖力的包了一个又一个,

    孟贤、孟齐、孟逸轩三人看着眼馋,也都跃跃欲试的拿起饺子皮,放好馅后包了起来。最后的结果是,另一边的案板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各式各样的饺子。

    孟氏有心想训斥几句,开口的话在看到孩子们那高兴的样子后咽了回去。笑着对几人说道:“你们可看好了,那个是你么自己包的饺子,一会煮熟了以后,就吃自己包的那个。”

    孟贤、孟齐和孟逸轩三人看看孟氏包的饺子,在看看自己包的饺子,不约而同的把手里的饺子皮默默的放在案板上,只有孟杰依旧在高兴的包着自己的饺子。

    孟倩幽失笑。

    乡下过年的规矩是大年三十的晚上吃肉馅的饺子,而大年初一的早上必须吃素馅的饺子,所以在包完晚上的饺子以后,开始包初一早上的饺子,这次别说是孟杰了,孟氏连孟倩幽也没让动手,说是大年初一的饺子一定要不能煮破,图个吉利。

    孟倩幽几人只好负责擀饺子皮,看孟氏细心的把饺子包好,安稳的放在一边的案板上,孟倩幽眼珠一转,建议道:“娘,我们包几个特殊的饺子吧。”

    孟氏便包饺子边回道:“什么特殊的饺子?”

    孟倩幽回道:“我们在饺子里包一些豆腐,明天早上谁吃到了就说明他有福,预示着明年有好运气。”

    孟氏想了一下,点头同意。

    孟倩幽拿来一小块豆腐,把它们剁碎,什么调料都没搁,就让孟氏包了几个不同的饺子。

    所有的饺子包完以后,孟二银拿出几张红纸,裁成了大小一样的小块,放在孟氏的面前。

    孟氏拿出一些散碎银两和铜板,开始包红包。

    孟杰兴奋的扑到孟氏面前,央求道:“娘,我也要红包,大大的红包。”

    孟氏眼眶发酸,以前家里穷,孩子们盼望的就是过年,因为过年的时候可以收到红包,可人们的日子都穷,每个红包里都是一文两文钱。就是这样,几个孩子也不见得能真正的得到红包,因为亲戚互相串门,都是要给孩子红包的,孟氏夫妇没有那么多的钱,只好每次把孩子收到手的红包在重新送给别人。因此,孟家兄妹几个每到过年的时候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收的大大的红包就羡慕的不行,尤其是孟杰,年纪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有大大的红包,回家就哭闹着也要大红包,因此没少让孟氏夫妇训斥。现在孟杰看到孟氏包红包,自然是马上央求,希望自己和其它的小伙伴一样有一个很大的红包。

    孟氏笑着摸摸他的头,满口应允:“好,娘今年就给孟杰包一个大红包,比所有小伙伴的红包都大。”

    孟杰兴奋的睁大眼睛,不相信的问:“娘,真的给我我一个大红包吗?”

    孟氏点头:“给,都给,你们几个都有。”

    孟杰接着问道:“娘,今年不会再把红包收走吧。”

    孟氏的手一顿,笑着回道:“放心吧,今年的大红包就是杰儿的,爹娘不会再收走了。”

    孟杰高兴的蹦起来,不住的高喊:“我有大红包了!我有大红包了!”

    孟氏的眼泪差点掉下来,急忙低下头,装作包红包的样子擦了擦自己的眼睛。

    孟倩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爹娘,您们预备着包多少个红包?每个红包里多少钱?”

    孟氏想了想道:“我和你爹商量过了,大红包至少得要七个,你大伯家和三叔、四叔家的孩子一人一个,每个里面是一两银子,还有你王婶家的两个孩子,我们也想每人给一两银子。”

    孟倩幽点头。

    孟氏接着说道:“另外我们打算再准备二三十个红包,每个里面包两文钱,明天谁领着孩子来拜年的时候我们就给他一个红包,无论在不在我们家做工的都一样,凡是领着孩子来的,就每人给一个。”

    孟倩幽同意:“行,就按爹娘说的这样包吧。”

    题外话

    我昨天明明也是10点25分发文的,系统怎么就给延迟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