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 过年
    晚上吃过饺子守完夜之后,一家人就歇下了。

    第二天还还没有亮,孟氏就把所有的人叫醒。

    孟倩幽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问道:“娘,怎么这么早?”

    孟氏回道:“乡下有这个风俗,起的越早就预示今年的日子比往年过的好。”

    孟倩幽小声嘟囔了一句:“迷信。”

    孟氏没听清,问:“你说什么?”

    孟倩幽赶紧回道:“没说什么。娘,我马上就起来。”

    孟氏转身去了厨屋,孟二银已经添水烧火了。

    等到孟倩幽兄妹几人洗漱完了以后,热气腾腾的饺子也就出锅了。

    孟氏首先在供桌上摆了一碗饺子,才开始把锅里的饺子盛出来端到饭桌上,和孟二银一起坐好,等着几个孩子过来吃饭。

    孟贤领着几人进了正屋,拿起一条早已经准备好的大垫子放在脚下,带头跪下。孟倩幽、孟齐、孟逸轩和孟杰也跟着跪下。齐声说道:“爹、娘给你们拜年了。”

    孟二银和孟氏笑眯眯的等孩子们磕完头,各自从袖子里拿出准备的红包,一一的递给了孩子们。

    孟倩幽两世加起来头一次收到红包,高兴的不行,忍不住偷偷打开看了看,好家伙,里面足足有十两银子,兴奋的晃着红包对着其他几人说道:“发财了,我里面有好多银子呢。”

    孟杰也举着自己的红包高兴的嚷道:“我也发财了,我这里面有好多铜板呢。”

    孟二银和孟氏失笑。

    孟氏温柔的说道:“快吃饺子吧,吃完饺子我们还得给你爷爷奶奶去拜年呢。”

    几人点头,拿起筷子开始吃饺子。

    刚吃了几个,孟逸轩就低呼:“哎呀,我好像吃到豆腐饺子了。”众人立刻看向他,看见果然是豆腐的饺子。

    孟氏笑道:“吃到豆腐饺子,就证明有福气,逸轩是我们家里今年第一个有福气的人。”

    “我也要成为有福气的人。”小人儿孟杰说道。说完就夹起一个饺子张嘴咬了一大口。

    众人继续吃饭。

    过了一会儿,孟倩幽也低声惊呼:“哎呀,我也吃到了一个豆腐的饺子。”

    众人再度看去,果然看到她也是一个豆腐的饺子。

    孟氏笑道:“好好,你们今年都会是有福气的人。”

    接下来,孟贤和孟齐也吃到了豆腐饺子,各自高兴的不行,只有孟杰一人还没有吃到,小人儿显的有些着急。

    孟氏见状,趁他低头吃饺子的时候,把自己碗里的一个豆腐饺子放到了他的碗里。

    孟杰吃完嘴里的那一个,又快速的夹起孟氏放到他碗里的饺子,吃了一口,立刻高兴的对孟氏说道:“娘,我也吃到豆腐饺子了,我也是有福气的人了。”

    孟氏摸了摸她的头,温柔的说道:“对,我们杰儿也是有福气的人。”

    孟杰顿时高兴的不能自已,一口就把剩下的半个饺子吃了下去。

    吃过早饭以后,孟氏把早已经做好的新衣服拿了出来,放到几个孩子面前,说道:“快去换新衣服,换好以后我们去你爷爷奶奶家拜年。”

    几个孩子高兴的拿着新衣服回了屋,不一会就全部换好了过来。孟倩幽还把孟齐给买的银的蝴蝶首饰戴在了头上,整个人显得精灵活泼了许多。

    孟齐看到小妹带了自己给买的簪子,高兴的合不拢嘴。

    孟逸轩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

    孟二银和孟氏也已经换好了衣服,准备带几个孩子去老宅拜年。

    孟倩幽说道:“娘,你把那天我们买的首饰戴上吧。”

    孟氏有些犹豫:“那几件首饰太贵重了,一会家里人来人往的,万一丢了可就不好了。”

    孟倩幽劝道:“娘,正因为今天来的人多才让你戴上呢。好让大家都知道,我们家的日子是真的过好了。再说了,来拜年的人看到你这穿着,这打扮,这么富贵,说不定有人动了心思给我大哥说媒了,这不正好对了你的心思。”

    孟贤红了了脸:“说娘戴首饰呢,怎么又扯到了我的身上,我还亲事不着急。”

    孟倩幽笑道:“你不着急娘着急呀,你没看见娘的头发都要急白了吗?”

    孟二银不愿意了,说道:“瞎说,你娘的头上哪有白头发。”

    孟倩幽大笑。

    孟氏也红了脸。

    孟二银也劝道:“幽儿说的对,你还是把首饰带上吧,成亲这么多年了,你也没有个像样的首饰,现在好不容易买了,就别放着了。”

    孟氏红着脸从盒子子拿出簪子、耳坠和手镯戴上、

    孟倩幽打趣:“爹,你看我娘这身打扮,是不是年轻了十岁。”

    孟二银点头,回道:“是年轻了不少,这要是在大街上,我一下子还真认不出是自己的媳妇。”

    孟倩幽再次大笑。连孟贤几人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

    孟氏羞红了脸,嗔怪道:“当着孩子的面瞎说什么呢?”

    孟二银也哈哈大笑。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来到孟家老宅,老宅也早已经吃过了饭,全家人正坐在屋里等着人们过来拜年。

    孟二银和孟氏带着孩子们先给孟中举和老孟氏拜了年。孟中举和老孟氏也分别拿出红包给了兄妹几个。

    几人道谢,接过红包放在了怀里。

    孟贤领着兄妹几人给孟大金夫妇拜了年。孟大金夫妇两人也给每人一个大红包。

    最后轮到了孟小铁。

    孟贤看了看孟倩幽,抿了抿唇,带头在孟小铁面前跪下,说道:“四叔,给您拜年了。”

    孟小铁没想到孟贤会领着几人给自己拜年,一时愣怔在当场。

    孟倩幽问道:“四叔不会是这么小气,连过年的红包都没有准备吧。”

    孟小铁回神,慌忙对孟清说道:“清儿,快去,把爹放在床头上的银子拿过来。”

    孟倩迈着小短腿跑出去。

    孟氏赶紧说道:“四弟,不用了,幽儿给你开玩笑呢。”

    孟小铁回道:“二嫂,应该的,孩子们拜年必须给红包的。”

    孟清拿过来一个包裹,孟小铁打开,从里面拿出几个十两的银子递给孟贤几人:“拿着,四叔没有准备红包,这个就算你们的压岁钱了。”

    孟氏惊呼:“四弟,你给的也太多了。”

    孟贤没敢接。

    孟倩幽却伸手接过:“谢谢四叔。”说完,用眼神示意孟贤也接过去。

    见她接过银子,孟贤几人也伸手接过。,齐声说道:“谢谢四叔。”

    孟小铁又拿出十两银子对孟仁说道:“仁儿,这是你的。”

    孟仁摆手:“四叔,我已经大了,压岁钱我就不要了。”

    孟小铁坚持:“拿着,只要你一天没成亲,就是孩子,压岁钱必须拿着。”

    孟仁看了看孟大金。

    孟大金点头,孟仁上前一步,接过银子,说道:“谢谢四叔。”

    孟三铜夫妇领着两个孩子过来,又是一通拜年之后,每个孩子都收到了不少的红包,个个高兴的不行。尤其是孟杰,孟清和花,几人小孩,简直快要乐疯了,不管不顾的把红包里的钱全部倒在了地上,比比到底是谁收到的铜板多。

    说笑了一会,村里的人陆续过来拜年。孟大金哥三和孟氏妯娌三个领着孩子也去各家开始拜年。

    先去的是孟氏族长家,族长媳妇看到孟大金兄弟三人领着家里人全都过来了,高兴的合不拢嘴,一个劲的拿着自制的一些小零食招呼孩子们。

    孟仁孟贤几人都大了,谢过以后象征性的拿了几个,孟杰、孟清。两个小人儿却一人抓了一大把。

    孟大金带头给族长和族长媳妇拜了年后,领着全家人又去给其余各氏族长拜了年。最后才领着所有人去村长家里拜年。

    村长是村里最大的官,村里人都巴结,一拨拨的都早早的过来给他拜年。村长媳妇还和过去一样,对过来拜年的人爱搭不理,村里人也不敢在意,拜完年就走,一个零食也不敢吃他们家的。

    看到孟大金领着几家人进门,村长媳妇的眼神闪了闪,口气不好的说道:“哟,你们过来拜年了,我们家的屋门低,别碰到了你们的头。”

    村长咳嗽了几声,村长媳妇白了他一眼。

    刘大宝走出屋门,恭敬的对孟倩幽说道:“东家,你来了,屋里做吧。”

    村长媳妇的声音又响起:“大宝,我们这小屋小舍的,哪里盛的下这么大的佛,你还是别让人进来了。免得脏了人家的鞋子。”

    所有的renmian面相觑。

    孟倩幽默不作声。

    村长大声训斥:“好了,你哪来的那么多话,人家好心好意的来拜年,你就不能消停点。”

    村长媳妇撇撇嘴:“他们哪是来拜年的,他们是来看笑话的吧,我们家唯一的儿子卖给了他们家,他们这是像我们炫耀来了。”

    孟倩幽强忍怒火,对孟大金说道:“大伯,既然村长家不欢迎我们,我们就别自讨没趣了,以后不要过来拜年了。”

    好心好意的来拜年,却被人不阴不阳的说了一通,孟大金心中也是窝了火气,听孟倩幽这样说,点了点头,话也没说的领着众人出了村长家的门。

    村长媳妇那尖锐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你看看,他们家现在有钱了,根本就不把你放在眼里了,我就说了这么两句,连年都没拜就走了。这哪是来拜年呀,这纯粹是来示威的。”

    刘大宝的声音响起:“娘,你就少说两句吧,过完年以后我还得回去干活呢。”

    村长媳妇的大嗓门又传出来:“回去干活怎么了,他们要是敢虐待你,我就跟他们没完。”

    过来拜年的村里其他人,看看孟大金领着的众人,在听到里面传出的说话声,都默默的拐个弯,去了别人家里拜年。

    孟大金夫妇、孟二银夫妇和孟三铜夫妇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孟倩幽劝道:“大伯、大伯母、三叔、三婶。爹、娘你们。别往心里去,就他们这个样子,我看着村长也快做到头了。”

    孟氏看了看来来往往拜年的人,急忙阻止:“幽儿,别瞎说,要是这话传到村长媳妇的耳朵了,她不定又怎么闹腾呢。”

    孟倩幽哼了一声,心道:闹腾正好,我还怕她不闹腾呢。

    孟大金领着全家人又到村里几个年纪比较大的人家里拜了年。这才三家人分开,各自去要好的人家拜年。

    孟二银和孟氏领着孩子们首先来到李大锤夫妇家里。

    李大锤夫妇早已经在家里等着了,看到一家人进门,就赶紧迎了出来,把几人让进屋里。

    孟二银和孟氏要给两人磕头,李大锤夫妇说什么不让,死命阻拦。孟氏夫妇只好作罢。

    孟贤却领着兄妹跪下,给李大锤夫妇拜年。

    李大锤夫妇高兴的不行,拿出预备好的红包给了一人给了一个。

    孟倩幽捏了捏,感觉自己包里的银子不少,暗想,他们夫妻两个不会是把养老的钱全部用来给我们几个包了红包了吧,

    给李大锤夫妇拜了年,一家人最后来到王婶家。

    王良也回来过年了,看到孟二银一家人过来拜年也是高兴的不行。

    孟倩幽看了一圈,没看到孟虎,开口问:“王叔,虎子哥过年没回来吗?”

    王良回道:“过年前虎子捎回口信来,说是聚贤楼里忙得紧,掌柜的不放假。等到过完年以后,再让伙计们轮流回家。”

    孟倩幽点头。

    王婶高兴的给了几人一人一个红包:“拿着,钱不多,过年了,图个高兴。”

    几人接过,纷纷道谢。

    给王婶家拜过年以后,孟氏夫妇领着几人回到家里,打开大门,预备好零食,准备接待shangmen拜年的人,

    孟贤几人回到屋里,高兴的拿出红包里的银子数了数,每个人有二十多两银子。

    孟倩幽瞠目结舌,半天才说道:“怪不得小孩子都喜欢过年,原来过一个年能收到这么多的银子。”

    孟贤笑道:“你这话说的,就好像你不是小孩子一样。”

    孟倩幽回道:“我本来就不是小孩子。”

    孟贤以为她在开玩笑,就打趣道:“你不是小孩子,是什么呀?”

    “我是”孟倩幽说道这打住嘴。

    孟逸轩疑惑的望着她。

    孟贤继续打趣她:“你是什么呀。”

    孟倩幽哼了一声,说道:“反正我不是小孩子。”

    孟贤笑起来:“对,你不是小孩子,过了年,你就十三岁了,是大孩子了。”

    孟倩幽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随即凑到他的面前神神秘秘的说道:“大哥,你说我们几个挨个去别人家拜年,回来后我们是不是就发财了。”

    孟贤笑道:“发不发财我不知道,但是能把人家吓死是一定的。”

    孟倩幽愣住。

    孟贤几人大笑。

    孟氏刚把东西准备好,拜年的人陆陆续续的都过来了。首先来的人是在作坊里做工的那些人,个个脸上带着笑,句句都是吉祥话。孟氏拿着准备好的东西招待他们,大人们推辞着没动,带来的孩子们也只是象征性的拿起几个尝了尝。孟氏给每个孩子抓了一大把,放在他们的手,自家的大人赶紧阻拦:“不用。不用。我们家里今年都买过了,他们都吃够了。”

    大人的话这样说,孩子的手却伸了出来,孟氏把零食放到他们的手里,笑着说道:“拿着吧,毕竟是孩子,有多少也吃不够。”

    大人们让孩子们谢过。

    孟氏又拿出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孩子们一人一个。

    大人们吓了一跳,急忙说道:“这怎么能行。”说完,就想拿回孩子手里的红包还给孟氏。孩子们却死死抓住不放手。

    孟氏说:“让孩子们拿着吧,钱不多,过年了,图个高兴。”

    大人们狠狠地瞪了自家孩子两眼,对孟氏笑着道谢。

    后面不再作坊里做工的人们都过来了,拼命的说着吉祥话,以期望给孟氏留个好印象,希望他们家在招工的时候,能想到他们。

    一个时辰后,还是不断的有人过来,就连各氏族长的家里也派了人过来,孟氏笑的脸都僵了。摸了摸怀里剩下的两个红包,急冲冲的找到孟贤几人,着急的说道:“快,你们几个帮娘再包一些红包。”

    孟倩幽惊诧:“三十个红包还不够吗?”

    孟氏回道:“娘也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我这里还剩两个红包,万一再来人,就不够了,你们赶快帮娘再包一些。”

    兄妹几人赶紧拿来大红纸,又裁了二十个红包出来,每个里面还是装上两文钱后。孟倩幽就赶紧把红包给孟氏送了过去。

    孟氏手里的红包正好发完,看到女儿又送了一些过来,松了一口气。

    快到中午的时候,才没有人过来拜年,孟氏累的瘫倒在炕上,对孟二银说道:“我从来不知道,过年会有这么累。”

    孟二银也是累的不轻,回道:“往年没有这些人呀,今年来拜年的人怎么这么多。”

    孟氏说道:“还不是咱家开了几个作坊,人们都想着过来做工,要不然哪有这么多人过来拜年。”

    孟二银恍然。

    两人歇息了一下,收拾着做午饭。

    下午,就没有过来拜年的人了,孟氏休息了一会,就去王婶家串门了。

    孟倩幽几人闲着没事,就来到了院子的木桩前,练习了一下格斗术。

    孟贤几人已经学习了有一段时间了,再加上每天和孟倩幽进行练习每个人基本都学的差不多了。

    孟倩幽分别和几人对打了以后,满意的点头,说道:“格斗术你们学的差不多了,只要以后勤加练习就行了。今天闲着没事,我再教你们一种新的打斗方式擒拿术。”

    说完,对孟贤说道:“大哥,你过来,我给你们示范一下。”

    孟贤走到她面前。

    孟倩幽说道:“你伸出手打我一下,用点力。”孟贤用力的打了过来。

    孟倩幽闪身躲过,一把抓住孟贤的胳膊,朝后面拧了过来,孟贤立刻大叫:“小妹,疼、疼、疼!”

    孟倩幽松开手,对三人说道:“擒拿术主要是在打斗中反扭对方的关节,折断对方的筋骨的一种比较突出的打斗方法,如果学好了的话,可以出其不意的攻击对方,一招就使对方没有了还手之力。”

    三人点头。

    孟倩幽接着说道:“但是擒拿术有一个缺点,就是在你不知道对方武功高低的时候,轻易别用它和对方交手,因为如果对方的武功比你高的话,你很容易被对方制住,给自己带来危险。”

    “那我们跟人动手的时候是不是先要探出对方的武功高低?”孟齐点头。

    孟倩幽回道:“最好是这样。不过,无论是格斗术还是擒拿术都是近身搏击,要想跟真正的高手过招,你们必须加快自己的速度和加强自身的灵敏度,这样才不会轻易的被对方制住。”

    孟贤点头:“知道了,以后我们每天早上会再加强负重训练。”

    孟倩幽点头:“现在,我开始教你们擒拿术。”

    说完还是让孟贤过来,自己把擒拿术的各个招式在他身上慢慢的演练了一遍。

    孟齐和孟逸轩看过以后,互相练习,孟倩幽嘱咐他们一定要小心用力,否则很容易把关节弄断。

    孟贤看着眼馋,等孟齐和孟逸轩练完一边后,要求孟齐和他在练一遍。

    孟齐当然愿意,和孟贤又练了一次,孟倩幽在旁边指导,指出他们的错误之处。

    几人练了有一个时辰,额头上都出现了汗珠。

    孟倩幽说道:“你们都掌握的差不多了,我们回屋休息一下吧,慢慢来,不着急。”

    几人也有些累了,点头同意,回到屋里。

    孟氏还没有回来,几人在屋里又兴奋的讨论起了擒拿术的要点。

    孟大金家的喜滋滋的走进院子里,高声问道:“二弟媳妇,你在家吗?”

    孟贤赶紧走出去,说道:“大伯母,我娘去王婶家串门了,你进屋等一下,我马上去喊她。”

    孟大金家的点头,走进屋里。孟倩幽急忙让她坐在椅子上,给她倒了一杯水。

    孟氏很快回来,对孟大金家的说道:“大嫂,你找我有事吗?”

    孟大金家的回道:“有事,有好事。”

    孟氏问:“什么好事。”

    “今天有人给孟仁说亲,说是等到明天姑娘来拜年的时候,相看一下。”孟大金家的回道。

    孟氏也高兴起来:“哎呀,这真是大喜事。”接着一连串的问道:“谁给说的亲事,姑娘多大了,长得怎么样?”

    孟大金家的回道:“孙家的今天下午刚过去给说的,说是她娘家的侄女,今年十六了,人长得还算标志,就是不识字。”

    孟氏说道:“人长的好,会持家,懂得孝敬老人就好,至于识不识字不重要。”

    孟大金家的点头:“我问过仁儿了,他说亲事我们做主就好。”

    孟倩幽惊诧:“大堂哥不反对?”

    孟大金家的说道:“反对什么?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再说了,你大堂哥过了年就十八了,再不说亲事,就真的找不到媳妇了。”

    孟倩幽咂舌。

    孟大金家的又道:“孙家的和我们说好了,如果我们同意呢,她就给娘家捎信,让她那侄女明天过来拜年,我们家就悄悄的相看一番,如果觉得合适呢,等她回娘家拜年的时候就和家里人挑明了。如果觉得不合适呢,就当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孟氏喜道:“这样好,省得如果我们想看不中,毁了人家姑娘的名声。”

    孟大金家的点头:“我也觉得这样挺好,所以过来找你,我们明天一块过去。”

    孟氏点头答应:“行,明天咱们就装作串门的样子去他们家看看。”

    两人又喜滋滋的说了一会话,孟大金家的才高兴的走了。

    孟二银回来,孟氏把这件事告诉了他,孟二银也是非常高兴:“这些年,大哥好吃懒做,不务正业,村里人恨不得躲的他远远的,哪有人愿意把自己亲戚家的孩子说过来。以至于仁儿到了现在还没有人说亲。爹娘和大嫂一直愁的不行,这下好了,大哥改好了,终于有人给说亲了,要是真的成了,爹娘也算是了了一桩心愿了。”

    孟氏回道:“是呀,仁儿是个好孩子,要不是大哥给耽误了,没准现在孩子都有了。”

    第二天早上,孟氏早早的吃过早饭,坐立不安的等着孟大金家的来喊她过去相看。

    孟倩幽笑她:“娘,给大堂哥相看个姑娘,你这么着急干嘛?”

    孟氏回道:“娘当然着急了,你大堂哥都十八了,娘恨不得他马上就成亲呢。”

    孟倩幽想要再逗她几句,孟大金家的走进院子里。

    孟氏急忙迎了出去:“大嫂,你怎么才来?都要急死我了,那姑娘来了没有,我们什么时候过去相看。”

    孟大金家的笑着回道:“来了,来了,刚才孙家的让孩子跑去给我送信说亲戚刚到,让我们稍等一会在过去,我这不就赶快过来找你了。”

    说完,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问道:“二银家的,你看看我今天这身衣服还行吗?不会给那姑娘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吧?”

    孟氏点头:“你穿这身衣服挺好,整个人看上去既年轻又富贵,那姑娘要是知道你是她将来的婆婆,一准高兴的不行。”

    “真的?”孟大金家的高兴的问道。

    孟氏点头:“真的。”说完也问道:“大嫂你看我这身打扮怎么样,不会给仁儿丢人吧。”

    孟倩幽“噗嗤”一声笑出来:“娘,大伯母,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们俩紧张个什么劲?”

    孟氏回她:“这对娘和大伯母来说是大事,我们怎么能不紧张呢?”

    孟大金家的赞同的点头。

    孟倩幽眼珠转了转,对孟大金家的和孟氏说道:“大伯母、娘,不如我先帮你们去看吧,如果我看着好,你们就在过去,如果不好,你们也就没那个过去的必要了。省得到时候传出对人家姑娘什么不好的话。”

    孟氏说道:“你知道什么呀,还过去帮着相看?”

    孟倩幽回道:“我会看人呀,这人好不好,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孟大金家的想了一下,点头同意:“也好,让幽儿先过去看看,这样我们心里也有个数。”

    孟倩幽没想到孟大金家的会同意,高兴的不行,对孟逸轩喊道:“逸轩,你和我一起去,就说我们是去找孙家的孩子去玩的。”

    孙家的孩子和他差不多大,这样说也合情合理,孟大金家点头说道:“你们快去快回,我和你娘还在家里等着呢。”

    孟倩幽和孟逸轩点头。直接来到孙家的家里。

    孙家的让孩子去送信,让孟大金家的晚点过来,是想让自己的侄女稍微收拾一下,想给她留一个好印象。

    她娘家的侄女不知道,还纳闷呢,往年来姑姑家拜年也没有一进门就让梳洗打扮呀。

    孙家的刚让自己的侄女梳洗完,孟倩幽和孟逸轩就走进他们的院子里,大声喊道:“有人在家吗?”

    孙家的走出屋子,看到是孟倩幽,吓了一跳,急忙说道:“东家,你怎么来了,快屋里做。”

    孟倩幽笑眯眯的回道:“我弟弟想来找你们家刚子玩一会儿,我就领着他过来了”说完对着孙家的悄悄的眨了眨眼。

    孙家的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赶紧喊道:“刚子,快出来,逸轩过来找你玩了。”

    刚子应声出来。,高兴的拉着孟逸轩去他屋里玩了。

    孙家的说道:“他们肯定要多玩一会,你到屋里坐一下吧,正好我的娘家侄女今天来拜年,让她陪你说说话。”

    孟倩幽点头,随着孙家的来到屋里。

    孙家的娘家侄女看见有人进来,便站了起来。

    孙家的对她介绍道:“英子,这是我回家时常常给你们提起的东家。今天正好陪他弟弟过来玩,你帮忙招待一

    下。”说完又对孟倩幽说道:“东家,这是我娘家的侄女,英子,你们说会儿话,我去忙活着做饭。”

    两人点头,孙家的走出屋子,回头担心的看了一眼,不知道英子能不能被相中。

    等孙家的走了以后,英子就热情的说道:“你就是姑姑的东家呀,常听姑姑提起你,说你小小的年纪特别能干,我特别好奇你是个怎样的人,一直想见见你,没想到今天这么凑巧,竟然真的见到了你。”

    孟倩幽打量了英子一下,只见她梳着两条乌黑的大辫子,穿着一身崭新的粗布衣裳,整个人透出能干利落的劲头。暗暗点头,笑着说道:“这回见到了吧,我和你一样,也是两个眼睛一张嘴,什么也不比你多。”

    英子笑起来,脸上的小酒窝显得格外的迷人。

    孟倩幽问道:“你们家离这里远不远,你是怎么过来的?”

    英子落落大方的回道:“我们家离这里有十多里路,我是走着过来了。”

    “那你累不累?”孟倩幽问道。

    英子摇头:“再多的路我都走过,这点路不算什么。”

    孟倩幽又问:“那你是自己来的吗?”

    英子点头:“弟弟meimei还爹娘怕他们累着,就没让他们来。”

    “你是家里的老大?”孟倩幽接着问道。

    英子又点了一下头:“嗯,我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meimei,”说完问孟倩幽:“你呢,你是家里的老几,有弟弟meimei吗?”

    孟倩幽笑着回道:“我上面有两个哥哥,下面有两个弟弟,我正好在中间。”

    英子羡慕道:“那你真好,家里就你一个女孩子,他们肯定特别宠你。”

    孟倩幽点头。

    英子接着说道:“我也特别疼我的弟弟meimei,尤其是小弟,娘生他的时候伤了身子,身体不太好,他几乎就是我照顾长大的。”

    孟倩幽皱眉:“你娘身体不太好?严重吗?”

    英子回道:“不是很严重,只是不能干特别重的活。”

    孟倩幽松口气,接着问道:“我看你比我大几岁,你有婆家了吗?”

    英子红了脸,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为什么?我看你开朗大方,长得也好看,也肯定特别能干,怎么会没有婆家。”

    英子小声回道:“我是家里的老大,娘的身体又不太好,一般的人家怕我嫁过去拖累他们,不好的人家我爹娘怕我嫁过去受罪,就一直拖到现在。”

    孟倩幽了然的点头,说道:“别着急,你这么好的姑娘肯定会有好人家愿意娶你的。”

    英子的脸更红了,小声说道:“我不着急,就是我爹娘怕我大了找不到好人家的,一直在到处打听人,给我找婆家。”

    两人又说了一回话,孟倩幽站起身,说道:“时候不早了,我该领着弟弟回去了,以后你有时间,就去我家里玩。”

    英子高兴的应下,热情的把她送出屋子。

    孙家的在厨房一直不停的往外张望,看到英子送孟倩幽出来,也赶紧走了出来。说道:“东家,你走了,我送送你。”

    孟倩幽点头,对着刚子的屋子喊道:“逸轩,我们该回家了。”

    孟逸轩应声出来。

    英子惊呼:“这就是你弟弟呀,长得可真漂亮。”

    孟逸轩黑了脸。

    孙家的急忙对英子说道“英子,你去厨屋里帮忙做饭,我去送送东家,马上就回来。”

    英子点头,和孟倩幽打过招呼,转身去了厨屋。

    孟倩幽一边和孙家的往外走一边说道:“你这侄女人不错,待会我大伯母和我娘过来,肯定能相中。”

    孙家的大喜,一个劲的道谢。

    孟倩幽笑着摆手,和孟逸轩一块回到家里。

    孟大金家的和孟氏正在家中焦急的等待,看到孟倩幽回来,孟氏急忙问道:“幽儿,那姑娘长得好看吗?人品怎么样?”

    孟倩幽笑着回道:“人特别好看,长了一对忽闪的大眼睛,一对漂亮的小酒窝,笑起来以后特别迷人。就是人稍微黑了一点,可能是平时下地干活多了点。”

    孟大金家的放下心来,不在意的说道:“乡下人常年干活,哪有不黑的,这不是缺点。”

    孟氏也同意的点头。

    听孟倩幽说的这样好,孟大金家的坐不住了,急忙站起来,说道:“二银家的,我们俩赶快去看看吧。”

    孟氏点头,两人大步流星的往外走。那着急的样子,就好像去晚了一步那女孩就被人抢走了一样。

    孟逸轩不高兴的回到屋里,孟贤见他的样子,开口问道:“逸轩,怎么了?”

    孟逸轩摇头,回到:“大哥,没事。”说完躺倒在炕上,呆呆的望着屋顶。

    孟贤没有再问,只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孟氏没多大一会就高兴的回来了,进门就对孟倩幽说道:“幽儿,你说的没错,英子确实是个好姑娘,我和你大伯母满意的不行。等下午英子走了以后,我们就把孙家的叫来商量一下定亲的事情。”

    孟倩幽奇怪的问道:“不让大堂哥他们见见面吗?”

    孟氏回道:“你这傻孩子,没定亲以前,哪有男女双方见面的。只要是双方父母都同意,挑个日子定亲就是了。”

    “英子的父母不是还不知道吗?”孟倩幽说道。

    孟氏回她:“孙家的是她的亲姑姑,英子的爹娘早就说了让她做主,等我们商量好了日子,她回家说一声就行了。”

    孟倩幽彻底的无语了。

    孟大金家的回到家以后,就和全家人说了自己已经相中了英子,准备挑个日子让孟仁和他先定亲。一家人自然是高兴万分。孟中举翻开了黄历,查了一下,说是大年初十是好日子,可以选在那一天定亲。

    等孙家的来了以后,孟大金家的就把这个日子告诉了她,让她回娘家拜年的时候问问她哥嫂,这个日子行不行。

    孙家的满口答应,说自己明天就回娘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的哥嫂和爹娘。

    孟氏去了一趟老宅回来,乐的合不拢嘴,盼着明天赶快到来。

    第二天,孙家的从娘家回来后,就去了孟家老宅,告诉他们,她的爹娘和哥嫂都同意。让他们准备好定亲礼,初十她领着过去就行。

    孟大金家的和孟氏详细的问了孙家的娘家那边定亲有什么风俗。

    孙家的笑着说了。

    孟大金家的一听和自己这边差不多,放下心来,让孟氏帮她一起准备定亲的东西。

    孟氏笑道:“大嫂,今天才大年初三,等我们回娘家拜完年以后再准备也不迟。”

    孟大金家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笑着说道:“瞧我都高兴糊涂了,对,我们先回娘家拜年,回来再准备。”

    题外话

    恭喜巧克力糖231成为举人。

    恭喜巧克力糖231成为举人。

    恭喜巧克力糖231成为举人。

    感谢你一直以来对路的默默支持,爱你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