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jí pǐn二姥姥
    大年初四,是所有出嫁的女儿回娘家拜年的日子。

    吃过早饭,孟氏就开始忙活着收拾回家的礼物,点心、布料,辣椒油、辣椒酱以及给自己的母亲和两个嫂子买的簪子。

    孟倩幽看她里里外外高兴地忙活个不停的样子,就打趣道:“娘,你快要把咱们家搬空了。”

    孟氏笑道:“娘恨不得把咱们家搬空呢,这么多年了,每年娘去你姥姥家拜年,几乎都是空着手回去,不知被村里人笑话了多少回,也幸亏了你两个舅母不计较,否则的话,早就跟咱家断亲了。今年好了,娘再也不用跟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回家了。娘要坐着大马车,拎着满满当当的东西回娘家,让你姥姥姥爷也跟着风光一回。”

    孟倩幽失笑。

    孟氏收拾完以后,催促着全家人换上另一套新衣服,自己把新买的簪子和耳坠以及镯子戴上,让孟二银赶快赶着马车去李村拜年。

    今年拜年,终于能给岳母家送礼物了,孟二银也是高兴的不行。听到孟氏的吩咐,急忙去院中赶了了马车过来,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车上,让全家人做好,稳稳当当的赶着马车直奔李村。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特意错开了一天,没有回娘家拜年,专门等着孟二银夫妇领着孩子们回家拜年。

    张柱娘,一大早就开始收拾,等了半天还没见女儿一家过来,就催促着张柱去村口看看。

    张柱应了一声,来到村口。

    有村里出去拜年的人看到他,便打招呼:“张柱,你这一大早的站在村口干啥?”

    张柱回道:“我妹子一家今天回来拜年,我娘让我来村口迎一下。”

    村里人听他这样说,顿住了脚步,回头跟家里人不知说了些什么,家里人点头,这人便又折回了家。

    张柱疑惑,却也没有多问。

    孟二银赶着马车到达村口的时候,张柱已经等了好大一会儿了,看到马车过来,急忙打招呼:“妹夫,你们来了。”

    孟氏听见张柱的声音,打开车帘,看到张柱站在村口,心疼的说道:“大哥,等多长时间了,冻坏了吧,赶快到马车里来。”

    张柱摆手:“我也是刚到村口,不冷,你们快把车帘放下来,我随着马车走几步就到家了。”

    见他不肯,孟二银干脆跳下马车,和他一起往家里走。路上不断的碰到有人打招呼。

    张柱娘不时的站在院子里朝外面的大路上张望,远远的看着马车过来,高兴的走出大门。

    孟二银看到,赶紧喊道:“岳母,我们来给您拜年了。”

    孟氏听到孟二银的声音,知道自己的娘出来接自己一家人,就急忙打开车帘,跳下马车,走到自己的娘面前。高兴的说道:“娘,我回来了。”

    张柱娘高兴的不行,紧紧抓着女儿的手不放。

    孟二银停好马车,孟贤几人全部下车,齐声说道:“姥姥,过年好。”

    张柱的娘高兴的应了。问道:“冷不冷,赶快去屋里,姥姥给你们准备了好吃的。”

    几人摇头,回道:“不冷。”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正在厨屋里准备中午的饭菜,听到声音也都出来,急忙迎到门口,热情的说道:“妹子,妹夫你们来了。”

    张超领着几个孩子也跑出来,高兴的和孟贤几人说了几句话,便拉着几人进了自己的屋子里。

    孟二银拴好马车,对张柱说道:“大哥,你帮我拿一下东西。”

    张柱上前,孟二银把马车里的东西搬出来。

    张柱家的惊呼:“妹夫,你怎么拿了这么多的东西过来。这得花多少钱呀。”

    孟氏笑道:“大嫂,没花钱,一些是咱自己作坊里出的东西,还有一些是朱公子和谢公子过年的时候送的,我就给家里拿了一些过来。”

    张柱家的还没说话,旁边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哟,兰儿回娘家拜年了,听说你们家现在富裕了,不知道今年给你娘带了多少好东西过来呀。”

    孟氏的表情僵了一下,随即笑着喊道:“二婶,过年好。”

    女人摆手:“家里要钱没钱,要东西没东西的,这年哪能过的好。”

    孟氏没敢搭话。

    女人走上前来,看到放到马车边的东西,瞪大了眼睛:“我的天呀,兰儿,这些都是你拿过来的东西吗?这也太好了,”说完,用手摸了摸布料,接着说道:“你看这布料,多光滑呀,二婶活了大半辈子呀,就没有看到过这么好的布料。”

    张柱家的给张根家的使了一个眼色,两人急忙上前,抱起布料,对张柱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东西搬进去,妹子他们在路上走了半天,肯定冻坏了,还不赶快领着进屋喝口热水暖暖身子。”

    张柱反应过来,赶紧抱起两罐辣椒油,对孟二银热情的招呼道:“妹夫,赶快进屋,喝点热水暖暖身子。”

    孟二银点头,抱起剩下的东西跟着走进院内。张柱娘和孟氏也跟着进来。

    女人看到没人搭理她,人们又都进了院子,撇撇嘴也想跟着进去,眼珠一转,不知想到了什么,转身快步回了自己的家。

    张柱爹看到女儿全家过来,也是高兴的不行,让张柱沏了茶水过来,他亲自陪着说话。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把东西放好以后,和孟氏打过招呼,就要去厨屋忙着做饭。

    孟氏说道:“大嫂、二嫂,你们先别忙着去做饭,我给娘和你们买了过年的礼物。”

    张柱家的惊呼:“你怎么还给我们买礼物?我们可不能要。”

    孟氏笑眯眯的把随身带着的三个盒子拿出来,分别放在几人的手里,说道:“你们打开看看,喜欢吗?”

    几人打开盒子,齐声惊呼:“好精致的簪子。”

    孟氏7笑着说道:“年前我们去镇上买年货的时候,幽儿给你们几个买的呸,快戴上看看,好看不?”

    张柱家的把盒子盖上,想把簪子还给孟氏,说道:“这簪子太贵重了,我们可不能收。”

    孟氏笑着推回去,说道:“大嫂,没花多少银子,这是幽儿的一片心意,你们就收下吧。”

    “这”张柱家的迟疑的看向张柱娘。

    张柱娘正拿着簪子看,欢喜的爱不释手。孟氏见状,对自己的娘说道:“娘,我给你戴上,让大嫂、二嫂看看好看吗?”

    张柱娘欢喜的把簪子交给孟氏,孟氏接过,仔细的给她插在头上。

    “娘,你带上这个簪子真好看。”张柱家的赞道。

    老张氏用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簪子,高兴的不能自已。

    孟氏对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说道:“大嫂、二嫂你们也快戴上,让娘看看好不好看。”

    张柱家的还是有些迟疑,张柱开口说道:“幽儿给你买了,你就戴上吧。”

    张柱家的这才拿出盒子里的簪子,让孟氏帮她戴上。

    张柱娘点头:“幽儿的眼光不错,你戴着也很好看。”

    孟氏同样的帮张根家的戴上,老张氏照样夸奖了一句。

    两人高兴的不行。

    几人互相夸奖了几句,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就去了厨屋做饭。

    孟氏想去帮忙,老张氏不愿意,紧紧的拉着她的手不放。

    孟氏笑着说道:“娘,我先去帮大嫂、二嫂做饭,等吃过午饭后,我们再好好的说话,今天家里没事,我们也不急着回去。”

    老张氏还是不放手:“兰儿呀,以前你家里穷,你一年到头也不回家一趟,娘这心里一直惦记着。可你现在家里有钱了,你怎么也不多回来看看娘呢。”

    孟氏解释:“娘,大哥回来没给你说吗,家里开了几个作坊,招了不少的人做工,我要帮忙给他们做午饭,根本就没时间过来。再说了大哥他们每天过去上工,有什么事他们会给你说的,您不用总是惦记我,女儿现在过的可好了。”

    张柱娘说道:“娘哪能不惦记你呢,娘恨不得你天天呆在娘的身边。”

    孟氏笑道:“娘,过了年,天暖和了,我就把你接到我们家里去住一段时间,到时我天天呆在你的身边,哪也不去。”

    张柱娘笑道:“那敢情好。”

    母女两人聊的正开心,外面院子里有人喊道:“张柱大哥在吗?”

    张柱走出屋外,看到是一块上工的同村人,就问道:“生子,有事吗?”

    生子晃了晃手里提着的鸡说道:“我听说东家今天过来拜年了,我就把家里的鸡杀了一只,给你们送来,中午给东家加个菜。”

    张柱急忙摆手:“生子,这可不行,我们家今天吃的饭菜都准备好了,你把这只鸡拿回去吧。”

    生子不肯,把鸡执意的放在张柱手里:“张柱哥,东家过年给我们发了那么多的好东西,这只鸡不算什么的,你就收下吧。”

    张柱还要再推辞,另一个在作坊做工的人也提着东西走了进来。同样说道:“张柱哥,我听说东家今天过来拜年了,就把家里的鸡蛋拿了一些过来,添道菜,不是什么好东西,让她千万别介意。”

    张柱坚决不要,正拉扯间,又有几个人过来,手里同样拿着东西过来,有鸡,有鸭,肉,还有青菜,鸡蛋、鸭蛋。纷纷让他收下。

    张柱不知怎么办好,急忙对着屋里喊道:“幽儿,你快出来,大家过来给你送东西了。”

    孟倩幽和张超他们聊的正起劲,听到张柱的喊声,起身来到屋外。

    众人看到她,纷纷说道:“东家,过年好。”

    孟倩幽笑着回应:“大家,过年好。”

    张柱指着人们手中的东西说道:“幽儿,大家听说你今天过来拜年,都送了东西过来,你看看。”

    生子怕孟倩幽不收下,急忙说道:“东家,这些都是自己家里养的,地里种的,是我们的一点心意,你千万不要嫌弃。”

    其余几人也纷纷附和。

    孟倩幽对众人笑着说道:“礼轻情义重,我怎么会嫌弃呢,你们的礼物我收下了,谢谢大家。”

    众人高兴起来,纷纷把手里的礼物放在地上。

    又有几人拿着东西走了进来,孟倩幽一一道谢之后,全部收下。

    人们把东西放下以后,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聚在院里高兴的和孟倩幽说着话。

    张柱家和张根家的咂舌:好家伙,院子里足足来了好几十口人。

    张柱的爹娘也看到院子里的这些人,想出来说几句话,张根拦住了他们:“爹娘,你们不要出去了,省得人们光给你们说一些恭维的话,你们二老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张柱的爹娘一想也是,便打住了出来的心思。

    孟倩幽给人们说了几句话,正想劝人们回家的时候,张柱的二婶也拎着一只刚宰完的鸡过来,一边走一边对人们喊道:“让让,让让,别蹭到身上血。”

    人们立刻给她让出了一条路来。

    女人把鸡拎到张柱面前:“柱子,我刚刚回家让你二叔宰了一只鸡,你快拿进厨屋,让你媳妇做了给兰儿一家人吃”

    张柱拒绝:“二婶,不用了,你看大家送了这么多过来,我们也吃不完,你还是拿回去让孩子们吃吧。”

    女人不干了,口气不好的说道:“哟,你现在有钱了,瞧不起你二婶了是不是,别人送的东西就能收下,我送的东西不要是吧。”

    张柱摆手:“二婶,不是你想的那样,大家送来的东西太多了,确实是吃不了。坏了就可惜了”

    女人强硬的把鸡塞到张柱的手里:“这大冷的天的,多放几天坏不了,再说了,我跟你二叔说了,我先过来做饭,等一会你青儿meimei一家人来了,叫上你张铁哥一家正好过来陪兰儿一家吃饭。”

    张柱吓得手里的鸡一下子掉到了地上,也没顾得上捡。赶忙说道:“二婶,不用了,meimei。妹夫又不是外人,不用让他们过来陪了。”

    女人回道:“那怎么行,兰儿一家现在可是贵客,没人作陪会让人笑话的,你甭管了,这就这么定了,我先去帮忙做饭,一会你青儿meimei一家就过来了,吃完饭他们还得早点回去呢。”说完,不等张柱说话,就转身去了厨屋。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

    张柱看了看掉在地上的鸡,又看了看已经走进厨屋了的女人,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

    众人见状,纷纷告辞回家。

    张柱家的从厨屋跑了出来,当着孟倩幽的面,生气的对张柱说道:“你怎么答应让她一家过来吃饭呢,他们一搅合,我们这顿饭还能吃的消停吗?”

    张柱张张嘴,没说出话来。

    孟倩幽解释:“大舅母,不是大舅想留她吃饭的,是她自己拿着一只鸡非得死皮赖脸的留在我们家吃饭,还说一会全家人都要过来。这人是谁呀,怎么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

    张柱家的叹口气:“她是你大舅的二婶,也就是你们的二姥姥。”

    孟倩幽点头:“怪不得这么硬气呢。”

    张柱家的皱起眉头:“这可怎么办呢。如果把她撵出去,这大过年的她还不得闹腾死。”

    孟倩幽劝道:“不就是一顿饭吗,过来吃就过来吃吧,正好人多热闹。”

    张柱家的回道:“不是不让他们过来吃饭,而是,算了,我不说了,一会吃饭的时候你就知道了。”说完愁眉不展的回到了厨屋。

    张根也从屋里走出来,小声的问道:“哥,二婶是不是又来蹭饭了?”

    张柱点头:“不光是二婶,说是一会青儿一家和张铁一家一会也过来。”

    张根猛然拔高了声音:“什么?”

    张柱无奈的说道:“她说meimei一家人过来了,他们过来作陪。”

    张根气愤的说道:“我们哥俩都在家哪,用的着他们来作陪?我看他们纯粹是想过来白吃白喝。”

    张柱晃了晃手里还在滴血的鸡,说道:“这次没有白吃白喝,好歹拿了一只鸡过来。”

    张根更气愤了:“他们加起来有十多口人,就拿了一只鸡过来,还不算白吃白喝。不行,我得去告诉爹娘,想办法把她撵走。”说完转身回屋告诉老张氏两口子去了。

    张柱叹口气,收拾院子里人们送来的东西。孟倩幽赶快帮忙。

    两人把东西全部收拾好,放在了一边后,就走进屋子里。

    张柱娘听张根说了,一会儿老二全家人都要过来吃饭,气得从床上起来,就要去厨屋把老二家的撵出去。

    张柱爹阻止她:“算了,大过年的,过来吃就过来吃吧,兰儿一家人都在这,如果她要闹起来,我们更不会消停了,大不了,吃完了饭,让他们全家赶快走就是了。”

    张柱娘气呼呼的说道:“你说的好听,万一她要是吃完了饭还不走,再出个幺蛾子呢,到时还不是更生气?”

    张柱爹劝道:“不会的,她也就是平时嘴馋了一些,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的。”

    张柱娘坐回床上,仍旧生气的说道:“这可是你说的,今天她要是敢给我添乱,你以后就必须和他们断绝关系。”

    孟氏抱着娘的胳膊,小声的劝道:“娘,不就是一顿饭吗?他们想过来吃就过来吧,现在咱家又不在乎这点东西。”

    张柱娘拍了拍孟氏的手,说道:“兰儿呀,你不知道,你二婶这些年”说到这,想起孟二银还在屋里,就没有继续往下说。而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但愿她今年能消停一点。”

    “大伯、大伯母。青儿一家过来跟您拜年了。”一个男人在院子里大声喊道。

    一家人赶紧迎了出去。嚯,张柱二叔,张铁一家,青儿一家,来的真全乎。刚才喊话的应该是张铁。张柱娘不太热情的说道:“青儿来了,路上冷不冷,快到屋里坐回。”

    青儿和她的男人一块说道:“大伯,大伯母,过年好。”说完,对自己的三个孩子说道:“还不赶快喊人?”

    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和两个稍小点的男孩礼貌的说道:“大姥爷家爷、大姥姥过年好。”

    张柱爹娘点头,老张氏说道:“快屋里坐吧,一会儿饭就做熟了。”

    青儿点头,领着孩子想进屋,年纪最小的男孩却没动地方,大声对青儿说道:“娘,你不说大姥姥家有钱了,我们过来拜年肯定有红包的吗?我们拜过年了,怎么不给我们?”

    张柱娘的脸沉了下来。

    青儿低头轻声哄道:“宝儿乖,进屋以后大姥姥就给红包了。”

    张柱娘气坏了,正准备讽刺他们几句,孟氏一把抓住她,示意她消消气。然后对着青儿说道:“青儿meimei,不知道你过来拜年给你大伯大伯母拿了什么东西?”

    青儿的脸红了红,说道:“兰儿姐,我可不像你,家里开着好几个大作坊,有花不完的银钱,我们家一年到头的还吃不饱饭呢,哪有钱给大伯母买东西。就连我娘那,我也只是给她买了两盒点心。”

    孟氏笑了笑,回道:“既然这样,不知道二婶给孩子们准备多少压岁钱呢。”

    青儿笑眯了眼:“我来的时候,我娘没在家,压岁钱还没给,不过往年都是给二十文的,”

    张柱娘气得又要说话,孟氏抢先说道:“我知道了,今天不知道你们过来拜年,没有准备红包,一会进屋后,我们就去准备,等吃完饭后再给孩子们吧。”

    青儿大喜,领着几个孩子随着张柱娘和孟氏进了屋。

    张柱、张根、张铁、张柱爹、张柱二叔陪着孟二银和青儿的男人去了另外一个屋里说话。

    孟倩幽则去了张超的屋子里和他们几个一起聊天。

    青儿的两个孩子吵闹着要去院子里玩,青儿嘱咐了让两人不要乱跑后,就让他们去了外面。

    孟杰正好出来,看到院子里有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孩子,就高兴的跑过去,和他们一块玩。

    孟倩幽出来看了一眼,见几人玩的很好,就安心的回到屋子里,和张超几人一块聊天。

    几人聊的正起劲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小孩子的哭声,几人跑出屋外。看到孟杰和那个稍微大点的男孩滚打在了一起,另一个小一点的男孩在一边大哭。

    厨屋里的几人和屋里聊天的人们听到哭声也赶紧跑了出来,看道孟杰和大点的男孩滚打在了一起,张柱的二婶不愿意了,心疼的上前一把抓住孟杰,拉扯开他的手说道:“小小的年纪这么歹毒,你看把我们大宝的脸都抓破了。”

    孟杰的手被拉开,大宝又趁机打了他一下,正好打在孟杰的脸上,孟杰的小脸立刻一片通红。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

    孟齐想上前,孟倩幽阻止他。

    孟氏不愿意了,说道:“二婶,小孩子打架,你跟着掺和什么?”

    张柱的二婶指着大宝被抓破的脸回道:“兰儿,俗话说的好,打人不打脸,你说说你怎么教养的孩子,把我们家大宝的脸都抓成这样了,这万一要是留下个伤疤,以后要是不能参加科举,我们大宝就毁了。”

    孟氏的脸沉了下来。

    青儿赶紧打圆场:“大宝,你怎么可以和弟弟打架呢?快给弟弟认错。”

    “是他先打我的。”大宝不服的说道。

    张柱的二婶更加不愿意了,大声说道:“你们听听,我们好心好意的过来拜个年,连个孩子都被人欺负。”

    张柱娘气急,说道:“你说什么呢,谁欺负你们家孩子呢,大宝比我们杰儿大好几岁,怎么不说是他欺负了杰儿。”

    张柱的二婶撇撇嘴,耍赖的说道:“我不管,反正是我们家大宝的脸被抓破了,你么要赔我们。”

    张柱娘哼了一身:“想得美。”

    孟倩幽走到孟杰面前,蹲下身子,问道:“杰儿怎么回事?”

    孟杰红了眼眶,委屈的说道:“是他们两个想抢我的铜板,我不给,我们才打起来的。”

    张柱的二婶闻言说道:“小小的年纪可不要胡说八道,你身上哪来的铜板?”

    孟杰从怀里拿出几个铜板,说道:“我们刚才玩耍的时候,我的铜板不小心掉了出来,他们两个立马就抢我的,我不让他们抢,我们就打起来了。”

    看孟杰真的拿出了铜板,张柱的二婶没了声音。

    孟倩幽摸了摸孟杰的头说道:“杰儿做的对,有人抢你的东西,你就应该好好的揍他。”

    “你”张柱的二婶气得没说出话来。

    张柱的二叔说道:“好了,小孩子在一起玩闹,打个架是家常便饭,别弄得跟多大事情似的。该做饭的去做饭,吃完了饭青儿一家还要早点回去呢。”

    青儿赶紧说道:“娘,你歇会吧,我去帮忙做饭。”

    张柱家的把话头拦了过来,冷冷说道:“不用了,饭马上就好了,你们吃完了赶快走吧。”

    青儿呐呐的说不上话来。

    张柱的二婶装作没听到,低头哄着大宝。

    张柱和张根赶紧去摆桌子和碗筷。

    孟贤几人把孟杰领到了屋里,孟清幽心疼的摸着他的笑脸问道:“杰儿,疼吗?”

    孟杰点点头。

    孟倩幽赞道:“杰儿今天做的很对,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情,还是要狠狠的打他,直到把他打服了为止。”

    孟杰说道:“姐姐,我知道了。”

    饭做好,张柱家的喊人们吃饭。

    张柱和张根早已分别摆好了桌椅碗筷,男人一桌,女人和孩子一桌。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以及孟氏把做好的饭菜分别放在两张桌子上。张柱二婶看到满桌子丰盛的饭菜瞪大了眼睛,不自觉的咽着口水。

    张柱的爹端着酒杯象征性的说了几句,大家开始吃饭。

    孟氏和孟倩幽刚拿起筷子,张柱二婶和青儿,青儿的三个孩子,还有张铁媳妇带着两个孩子早已经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张柱二婶吃了一口肉,还没咽下去,就大声说道:“哎呀,这肉真好吃,你们几个快尝尝。”说完端起盛肉的盘子给自家人的碗里每人拨了几块,盘子立马见了底。

    孟杰也想吃肉,看到没有了,委屈的叫了声:“姐姐。”

    孟倩幽摸了摸她的头,夹了一块腊肠给他。

    青儿含糊不清的说道:“吃呀,这么好吃的菜你们怎么不吃呀?”说完,又夹了一块腊肠塞进了满满的嘴里。

    孟贤、孟齐、孟逸轩目瞪口呆这看着眼前这群狼吞虎咽的人。

    张铁家的站起来,想夹一块孟逸轩面前盘子里的熏肉。孟逸轩手疾眼快端了起来,不满的说道:“我们只有这一盘肉了,小弟还没吃呢。”

    孟倩幽失笑。

    张柱二婶不愿意了,一边吃着嘴里的东西一边说道:“这就是你们家自己做出来的东西,什么时候想吃没有,偏偏今天过来和我们抢。”可能是太激动了,那嘴里的东西喷的满地都是。

    孟氏皱眉。

    看了自己的娘和两个嫂子一眼,发现她们正见怪不怪的看着这一家人,这才恍然,刚才大嫂说的等吃饭的时候就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了。

    孟逸轩把熏肉盘子放到孟杰面前,轻声说道:“杰儿,吃吧。”

    孟杰点头,夹了一块熏肉放进自己的碗里,小口的吃了起来。

    小宝看着盘子里的熏肉嚷道:“娘,我也吃。”

    孟逸轩看了他一眼,把盘子往自己的手边挪了挪。

    青儿站起来,要给小宝夹几块,孟逸轩阻止她:“你别动,我给你拨一些。”说完,往小宝面前的盘子里拨了几块。

    小宝不满意,嚷道:“娘,他的盘子里多。”

    张柱二婶瞪了孟逸轩一眼,站起身一边抢他手中的盘子,一边不屑的说道:“你一个捡来的野孩子凭什么比我们家小宝吃的多。”

    孟逸轩的手顿了一下,张柱二婶趁机夺过他手中的盘子,放到了小宝的面前。

    孟倩幽把手中的筷子“啪”放在桌子上。

    众人吓了一跳,都抬头看她。

    孟倩幽似笑非笑的问道:“二姥姥,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张柱二婶刚想说话,张铁家的碰了碰她。立刻反应过来,笑道:“瞧姥姥这张嘴,就没个把门的,你别往心里去。我这就把盘子给他端过去。”说完起身就要端盘子。

    “谁要是再动那个盘子我就把她的手拧断。”孟倩幽阴冷的说道。

    张柱二婶吓得立刻缩回了手。

    青儿和张铁家的以及那几个孩子都吓得忘了吃饭,愣愣的望着她。

    孟倩幽起身,把熏肉的盘子端到了孟逸轩面前,又把几个他们没有动过的几个素常菜端到了自家人这边,比划着对张柱二婶一家人说道:“那边的菜归你们了,这边的菜你们不要动,如果谁要是敢伸筷子过来,我就立马把他扔出去。”

    张柱二婶看这边也没什么好吃的菜,就笑着说道:“好好好,我们不动,你们快吃吧。”说完招呼自己家人:“快点吃,一会菜凉了了,就不好吃了。”

    一家人又埋头吃了起来,不过这次收敛了很多。

    张柱家的站起身,说道:“我再切一些熏肉和腊肠过来。”

    “也给我们来一些,孩子还没有吃饱。”张柱二婶说道。

    张柱家的没有理会她,把重新切好的熏肉放在了自己这边。

    满满的一大盘熏肉就在眼前,却吃不到嘴里,张柱二婶有些不甘,眼珠转了转,起身来到了男人这边的桌前,一边端起桌上的熏肉,一边说道:“反正你们男人光喝酒,也不吃菜,我把这盘肉端过去,让孩子们吃,大宝、小宝他们还没吃够呢。”说完端着盘子回到了自己的桌前,喜滋滋的对全家人说道:“快点吃,吃完了他们那桌还有别的肉。”

    一家人争先恐后的伸出筷子。

    孟氏直皱眉头。

    张柱家的赶紧劝道:“妹子,快吃饭吧,孩子们都饿了。”

    孟氏看看孟逸轩和孟杰,暗自叹了一口气,说道:“吃吧。”

    孟倩幽和孟逸轩早已经被那一家人的吃相给恶心到了,根本就吃不下去,只是怕老人担心,才象征性的吃了几口。

    张柱娘气得不轻,勉强夹了几口菜后说道:“你们吃吧,我吃饱了。”说完,面色阴沉的回了屋。

    孟氏急忙跟了进去。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互相看了一眼,也起身跟了进去。

    孟倩幽看了看还没吃饱的孟杰,没有动地方。

    孟杰又吃了一些饭菜后,放下筷子,乖巧的说道:“姐姐,我吃饱了。”

    孟倩幽点头,领着他和孟逸轩也进了屋。

    张柱二婶看到她们都走了,撇了撇嘴,站起身,把满满的一大盘熏肉放到了自己家人的面前说道:“他们不吃正好,咱们吃。”

    张柱娘回到屋里,坐在床上生闷气,孟氏怕她气坏了,赶紧劝道:“娘,别生气了,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

    “大过年的,好不容易你们全家人全都过来了,原本想好好的让你们吃一顿的,没想到却这么几个不要脸的玩意给毁了,我能不生气吗?”老张氏气愤的说道。

    孟氏给她顺了顺胸口,说道:“娘,没事,我又不是外人,等到下回来了,再让大嫂、二嫂给我做好吃的。”

    张柱娘依旧很生气:“说的轻巧,你哪有那么多的空闲回娘家,下次你们全家再来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

    孟氏求救的看着张柱家的。

    张柱家的赶紧说道:“娘,你千万不要在生气了,万一气坏了身子,小妹得多担心呀。”

    张根家的也说道:“是呀,娘,别生气了,孩子们都在呢,看看他们多担心你。”

    张柱娘看看孟倩幽和孟逸轩,想到两个孩子也没有跟着吃饭,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们说的对,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得,我不生气了。”

    孟氏笑着说道:“娘,这就对了。还是咱的身体要紧。”

    张柱娘换了一副表情,对孟倩幽、孟逸轩、和孟杰说道:“你们几个过来,姥姥给你们发压岁钱,你们几个也高兴高兴。”

    三人走到老张氏面前。

    老张氏拿出几个鼓鼓的红包递给了三人。

    三人齐声说道:“谢谢姥姥。”

    张柱二婶吃饱饭进来,正好看到三人手中的红包,急忙说道:“大宝、小宝、你们吃饱了赶快过来,你大姥姥给压岁钱了。”

    两个孩子闻言放下手中的筷子,跑到老张氏的面前,伸着小手说道:“大姥姥,我们的压岁钱呢。”

    张柱娘沉着脸,拿出刚才准备好的红包一人给了一个。

    两个孩子也没有道谢,急忙跑出屋子,对着青儿喊道:“娘,大姥姥给压岁钱了。”

    青儿高兴的接过红包,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两文钱,立刻大声的嘟囔道:“真小气,才给两文钱。”

    张柱二婶听到她的嘟囔声,再看看孟倩幽几人还没来得及收起的红包,不满的说道:“大嫂,你这太过分了吧,他们几个红包鼓鼓的,怎么才给我们家大宝、小宝两文钱。”

    张柱娘再也忍不住了,怒声呛道:“你们要是嫌少,就给我拿回来,就这两文钱我还不想给呢。”

    张柱二婶撇撇嘴,不满的说道:“你们家现在有钱了,瞧不起我们了是吧,青儿她们大老远的过来给你们拜年,你就是看在青儿的面上也不应该只给两个铜板的压岁钱。”

    张柱家的问道:“两文钱还嫌少,不知道二婶给我妹子家这几个孩子准备了多少的压岁钱?”

    张柱二婶惊叫:“我们家都要吃不上饭了,哪有多余的钱给他们准备压岁钱。”

    张柱家的正要在怼回去,外面张柱的声音响起:“孩子他娘,二叔和青儿妹夫要回去了,你赶快出来送送。”

    张柱家的咽回了到口的话,走到门外,送几人出门。

    张柱的二婶和青儿领着几个孩子也走了出来。

    孟贤和孟奇也跟着走了出来。

    青儿的女儿草儿看到孟贤,立刻羞红了脸,低下头,不时的打量他两眼。

    众人谁也没注意到这一切,把张柱家的一家人送走以后,全家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张柱家的悄声埋怨张柱:“你留下二婶一家吃饭,这下好了吧,娘和妹子还有孩子都没有吃饭。”

    张柱也是生气,可是没法,谁让那是自己的二叔,二婶呢,只好对自己媳妇说道:“你要不然在给他们重新在做一些。”

    张柱家的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一会我和弟妹再给他们擀点面条吃。”

    张柱回道:“行,我去帮你们烧火,这样还快一点。”

    张柱家的喊来张根家的,说想擀一些面条给妹子几人吃,张根家的自然是答应,跟着她一块去了厨屋。

    张柱娘犹在生气,这次孟氏去安慰半天也没管用,正着急的时候,张柱二婶又喜滋滋的回来了,一进门就对张氏说道:“大嫂,好事呀,我们家草儿看上你们家那大外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