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狮子大开口
    张柱娘从床上“腾”站了起来。

    张柱二婶以为是高兴的站起来,也喜滋滋的说道:“我刚才听我家草儿一说,也和大嫂一样高兴地不行。这就急忙过来了,青儿带着草儿随后就到。”

    孟贤呆住,孟氏惊住,孟倩幽则皱起了眉头。

    按常理无论谁家来给孩子说亲,这都是好事,喜事。可是见到这个张柱二婶过来,张柱娘心里就像是吃了苍蝇般恶心。原本中午这顿饭就已经把张柱娘惹的急了,要不是看在自家女儿和姑爷在,早就翻脸了。现在又见她蹬鼻子上脸,去祸祸自己的大外孙,立时失去了理智。

    张柱娘张口吐了张柱二婶一口唾沫。骂道:“你想的美,赶快给我滚出去。”

    张柱二婶擦了擦满脸的唾沫,也来了气,大声嚷道:“我怎么想的美了,我家草儿要样貌有样貌,要身材有身材,要不是看兰儿家有两个作坊,我才舍不得把草儿嫁到他们家去呢,要知道我们草儿以后可是要做富家太太的。”

    张柱娘气得浑身直打哆嗦,抄起桌上的茶杯就扔了过去,大声喝道:“滚!”

    张柱二婶躲闪不及,茶杯正好打在她的额头上,一股鲜血立马就流了下来。

    屋中所有人愣住,

    张柱二婶感觉脸上有热乎乎的东西流下来,用手一摸,满手的鲜血,吓得差点没昏过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拼命的扯着嗓子叫喊:“打死人了,快来救救我呀。”

    张柱、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正在厨屋做面条,听到这凄厉的喊声,吓得赶紧从厨屋里跑了过来,看到张柱二婶满脸是血的瘫在了地上,吓了一跳。

    张柱娘气急之下扔出茶杯,没想到正好砸破了她的额头,一时也愣怔在当地。

    张柱二婶继续嚎道:“铁儿,青儿,你们快来救救娘呀,娘要被打死了呀。”

    青儿正喜滋滋的领着自己的女儿走进院子,听到这嚎声,立马几步窜到屋里,看到自己的娘满脸是血的瘫坐在地上,惊叫:“娘,你怎么了?”

    张柱二婶急忙对女儿说道:“青儿,你快去告诉你爹和你大哥,就说我要死了,被人打死了。”

    青儿慌忙点头,对吓得不知所措的草儿大声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喊人?”

    草儿慌忙跑了出去。

    青儿蹲下身子,着急的问道:“娘,是谁这么狠毒,把你打成了这样,你说出来,我们一定不能放过她。”

    张柱二婶回道:“是你大伯母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我好心好意的想把草儿说给他那大外孙,没想到她不但不领情,还把我打成了这样。青儿,我要是死了,你一定要帮娘讨个公道呀。”

    “放心,这点伤也就是留点血,死不了人的。”孟倩幽冷冷的说道。

    张柱二婶猛然把头转向她,口气不善的说道:“你一个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怎么就死不了人,我现在就感觉全身轻飘飘的。”说完,回头抓住青儿的手说道:“青儿,娘不行了,我现在头晕的厉害。”

    青儿一边吃力的扶起自己的娘,一边说道:“娘,你先起来,我扶你到床上去躺一会儿。”

    孟倩幽挡在了两人的身前,冷冷的说道:“你们先清洗一下吧,免得弄脏了我姥姥家的床。”

    张柱二婶气急,一巴掌就呼了过来。嘴里骂道:“你一个死丫头片子多管什么闲事!”

    孟氏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害怕的惊呼:“幽儿!”

    孟倩幽躲过,一脚踹到张柱二婶的身上。

    张柱二婶疼的“哎哟”一声,站立不稳,身子向后倒去。青儿一下没拉住,也跟着向后倒去,娘俩正好碰倒了还没收拾的中午吃饭的桌子。桌子上的盘子,碗全部掉了下来,砸在了两人身上,里面的菜汤溅的两人满头满身都是。

    众人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呆了,都傻愣愣的立在当场。

    张柱二婶杀猪般的喊声响起:“sharen了,sharen了。”

    孟倩幽冷笑着走到她的面前,抬起脚对着她的身子一脚踹了过去。

    张柱的二婶竟然一转身灵活的躲过,死命的大喊着爬出门外:“sharen了,大家快来救命呀。”

    闻讯而来的张铁刚一进院门,就看到自己的娘满脸是血的趴在门外大喊救命,吓了一跳,急忙跑过来问:“娘,你这是怎么了?”

    张柱二婶见到救星,一把抓着张铁的手,哭泣道:“铁儿,你可来了,娘都要被他们打死了。”

    青儿也满身狼狈的从屋里爬了出去,带着哭音的对找张铁说道:“哥,你要是再不来,我和娘就真的被他们打死了。”

    张柱家反驳道:“你可不要胡说八道,我们可没人动手打你。”

    青儿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张柱二婶指着孟倩幽说道:“是她个死丫头打我们的。”说完,夸张的喊道:“哎呦,疼死我了,我的骨头肯定被她给踢断了。”

    张柱娘气愤的说道:“活该,竟然想打我们幽儿,没把你的爪子掰折了,还算便宜你了呢。”

    张柱二婶刚要骂人。

    张柱二叔领着剩余的几人气喘吁吁的走进院内,看到自己的媳妇和女儿狼狈的趴在院子里的地上,急忙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大宝、小宝看到张柱二婶满脸是血,吓得哇哇大哭的说道:“姥姥要死了,姥姥要死了。”

    青儿的男人立马捂住了他们的嘴。

    张柱二婶哭着说道:“老头子,你可来了,我就要被打死了。”

    张柱二叔皱起眉头,口气不善的说道:“大哥,大嫂这是怎么回事?”

    张柱娘生气的回道:“这个不要脸的玩意跑来我们家胡说八道,我一气之下拿茶杯砸的她。”

    张柱二婶反驳:“我哪里来胡说八道了,我明明是来给你那大外孙来说亲的,你却不分青红皂白的拿茶杯扔我,我告诉你,今天这是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好好的交代,我就跟你们没完。”

    孟倩幽上前,阴沉的脸问道:“你怎么个没完法?”

    张柱的二婶吓得身子往张铁怀里缩了缩,强撑着说道:“我要让全村人都知道,是你这个小丫头片子把我打成了这样,让你以后没脸出门见人。”

    孟倩幽看了看院子里院子里闻讯赶来看热闹的人们,阴森森的对张柱二婶说道:“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了你。”说完,就抬起了脚。

    张柱二婶惊恐的大叫:“你敢。”

    孟倩幽没说话,一脚揣在了她的身上,张柱的二婶疼的“嗷”一声叫出声来。

    孟倩幽还要再踹,孟贤赶紧过来阻拦她。

    张铁不干了,站起身,冲着孟倩幽一巴掌就搧了过来,嘴里骂道:“你个臭丫头没大没竟然连长辈也敢打,简直欠教训。”

    孟贤挡在孟倩幽面前,张铁的巴掌正好搧在他的脸上,孟贤的脸立刻肿了起来。

    “大哥!”孟齐惊叫一声,飞身上前,对着张铁狠狠的踹了一脚。

    张铁被踹的翻倒在地。

    张铁媳妇凄厉的大喊:“张铁!”领着孩子跑到他的面前。

    张柱二叔气得直打哆嗦,气急败坏的对张柱爹说道:“大哥,你就这么纵容他们打人吗?”

    张柱爹没想到孟倩幽和孟齐会出手打人,也是一时愣住,听到自己的弟弟这样问,没有搭上话来。

    孟二银急忙训斥:“齐儿,谁让你动手的,还不赶快道歉。”

    孟齐没有回应,依旧气恨的瞪着这一家人。张铁爹知道今天这事凭自己家沾不到光,就对着张铁家的喊道:“你快去喊村长过来,就说这里要出人命了。”

    张铁媳妇急忙跑出去找村长。

    孟氏上前,看着孟贤红肿的脸,心疼的直掉眼泪。

    张柱娘也是心疼的不行,对张铁狠狠地骂道:“怎么没有踹死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张柱爹训斥:“你少说两句,还不都是你惹得祸。”

    张柱娘不服的说道:“怎么是我惹得祸了,要不是他们妄想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能有这一出吗?我告诉你,一会村长来了,你正好跟他们断绝关系。”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也是心疼的不行,急忙围到孟贤身边问他要不要紧,要不要找个大夫过来看看。

    孟贤红肿着脸,安慰道:“大舅母、二舅母。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过两天就好了,不用请大夫过来。”

    孟倩幽看了看孟贤的脸,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村长一听闹出人命,急忙随着张铁媳妇过来,看到院中的情况,也是吓了一跳,威严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张柱二婶爬到村长面前,哭着嚎道:“村长,你要给我们做主呀,我们全家都要被打死了。”

    村长皱眉,呵斥道:“有什么话好好说,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张柱二婶止住哭声,把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村长,他们下手太狠了,我现在全身都痛。”

    村长看了看院子了躺着的青儿和张铁,再看看张柱家满是气愤的家人,心里大概有了数,问道:“张柱爹,是这么回事吗?”

    张柱娘回道:“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大家伙都看到了,是他们先出手打人的,孩子们只不过是还了他们一下,哪有她说的那么严重,她纯粹就是想讹我们。”

    张柱二婶反驳:“长辈教训小辈是应该的,我们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

    张柱娘回道:“我们家的孩子凭什么你来教训,你算是哪根葱?”

    村长怒斥两人:“好了,吵吵闹闹的想什么样子?”

    两人住了嘴。

    村长对张柱爹说道:“不管怎样你们把人打成了这个样子,如果不赔偿,也说不过去。”

    张柱娘还要说话,孟氏对她摇摇头。

    村长对张柱二婶说道:“我看你也没什么大事”

    张柱二婶打断他:“村长,当着全村人的面你可不能这么偏心呀,你看看我满脸都是血呀,人也站不起来了,怎么会没有大事呢?”

    村长气得不行,口气不善的说道:“你要是有事的话,早就去喊大夫了,还能在这胡搅蛮缠?”

    张柱二婶声音小了下来:“我这不是强忍着,想等他们赔偿完以后再去看大夫吗,反正流这点血一时半会也死不了人。”

    声音虽然不大,耳朵尖的却也能听得真切。嘿嘿的笑了出来。转身说给了身边的人,引得众人哄笑不止。

    村长被气笑了,无奈的问道:“你想他们怎么赔偿你。”

    张柱二婶转了转眼珠,想了一下,对村长大声说道:“他们要是想了结今天的事情,必须答应我们三个条件,否则我就跟他们没完。”

    村长问道:“那三个条件?”

    张柱二婶说道:“第一,他们要赔偿我们一百五十两银子,我们娘三个一人五十两。”

    看热闹的人一阵惊呼,一百五十两,她也太敢狮子大开口了吧。

    张柱娘生气的说道:“呸,别说一百五十两,一两也没有,做梦去吧你。”

    张柱二婶不管这些,继续说道:“第二,他们还要赔偿我们布料和首饰,我们也不贪心,就把今天兰儿拿来的布料和她头上的首饰赔给我们就行。”

    人群又是一阵议论。

    孟倩幽的手紧了紧。

    张柱二婶接着说道:“第三,他们必须答应我们家草儿和她家大外孙的亲事,”

    人群一阵哗然。村里好多人在作坊里做工,当然知道孟家现在有钱,张柱二婶提出这么一个条件,明摆着是想赖上孟家了。

    孟氏夫妇没想到他们还提出这么一个条件,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孟倩幽笑了,深深的笑了。

    在作坊做工的人看到她这个笑容,一时都毛骨悚然,知道有人该倒大霉了。

    孟倩幽响亮的对孟齐说道:“二哥,去厨房给我把菜刀拿来。我今天要让他们知道一下,我们家的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孟齐高声答应一声,去厨房里拿了把菜刀过来。

    众人吓了一跳,齐齐阻拦。

    孟倩幽轻轻问众人:“你们是想我大哥娶那个草儿吗?”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默默的让开身子。

    孟倩幽提着菜刀来到张柱二婶面前。

    张柱二婶吓得连滚带爬的躲到了村长的身后。

    村长看她小小年纪,却提着一把菜刀过来,想训斥几句,却被她身上浓浓的杀气吓住,一时没有吱声。

    孟倩幽一手提着菜刀,一手在刀上用指头弹了弹,点头说道:“嗯,还行,估计kanren没问题。”

    张柱二婶躲在村长后面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你想怎么样?”

    孟倩幽蹲下身子,用众人都能听的到的声音说道:“我有个四叔,在我们去镇上摆摊的时候,打伤了我大哥,你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吗?”

    张柱二婶咽了咽口水,哆嗦着问道:“怎么、怎么做的。”

    孟倩幽神情不变的回道:“我当时就用菜刀挑断了他的一条脚筋,让他这一辈子都变成了残废。”

    张柱二婶惊叫一声,抱住村长的大腿:“村长,救我。”

    男女授受不亲,就算是这么大的年纪了,村长除了自己的媳妇以外也没有被哪个女人抱住过,更何况是众目睽睽之下,即使张柱二婶年纪大了,如果被有心人传出去,自己以后就没脸出去见人了。当即拉下脸呵斥道:“赶快放手,你这是什么样子。”

    张柱二婶惊吓之下抱住村长的大腿,被村长一呵斥也警醒过来,急忙爬到张柱二叔的身后,说道:“老头子,救我。”

    张柱二叔看孟倩幽拿了一把菜刀过来,也是吓了一跳,强撑着问道:“你想怎么样?”

    孟倩幽起身,说道:“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我想问问,你么想怎么样?”

    人群中有人像是帮着张柱二叔似的大喊:“张二叔,他说的是真的,大半年了,他那四叔还在床上躺着不能动了,我看你们差不多得了,要是真惹恼了她,她可是什么都干的出来的。”

    孟倩幽赞赏的看了那人一眼。

    那人不好意思的挠头笑了笑。

    张柱二叔听他们这样说,更加的害怕了,却还是强硬的撑着说道:“她敢,她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人群里又有人说道:“她和镇长认识,哪怕什么王法,就连她砍断了她四叔的脚筋,镇长也没把她怎么样。”

    张柱二叔咽了咽口水,问那人:“你说的是真的?”

    那人点头:“不信你问问大家。”

    好多人点头。

    村长听众人说孟倩幽和镇长认识,心神一凛,对张柱二叔说道:“老张头,我看你媳妇也没多大事,不如你们各退一步,我在中间给你们做个见证。”

    张柱二婶有些不甘,可看了看孟倩幽手里的菜刀,没敢吱声。

    孟倩幽看着手里的菜刀,幽幽的说道:“这次你们可要想好了,提什么条件,我手里的菜刀可是会飞的,一不高兴,说不定会飞到谁的身上去。”

    张柱二叔、二婶、青儿、张铁齐齐的缩了一下身子。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转过身去捂嘴偷笑。

    张柱和张根看了她们一眼,嘴角也露出笑容。

    孟氏和孟二银无奈的对看了一眼。

    张柱爹娘直接露出赞赏的笑容。

    孟齐、孟逸轩、孟杰崇拜的看着孟倩幽。

    半晌,张柱二婶哆嗦着说道:“我们只要一百五十两银子,其余的不要了。”

    孟倩幽“嗯?”了一声,晃了晃手里的菜刀。

    张柱二婶急忙大叫:“一百两,不能再少了。”

    人群一阵哄笑。

    张柱二叔红了脸。

    张柱娘不愿意了:“不行,是他们先来捣乱的,凭什么给他们银子,一两也没有。”

    张柱爹呵斥:“你别再跟着捣乱了,让孩子解决。”

    孟倩幽伸出两个手指头,说道:“二十两,我还得加一个条件。”

    青儿说道:“二十两太少了,我娘被打成了那样,肯定得花不少银子医治,我哥被踹的也不轻,怎么也得修养一段时间,我更别提了,浑身都疼。再说了,二十两银子我们三人怎么分呀?”

    孟倩幽回道:“那就十五两,每人五两。”

    青儿没想到她会少给五两,呆了一呆,没有说话。

    张柱二婶畏畏缩缩的说道:“五十两,不能再少了,你们如果不答应,我就死在你们家的院子里。”

    张柱娘不忿的说道:“你想的美,五十两银子够买十亩好田的了,凭什么白给你们,就十五两,你们要是不同意,一两也没有。”

    孟氏劝道:“娘,算了,五十两就五十两吧,大过年的,我们花钱买个清净。”

    张柱娘断然拒绝:“不行,就十五两,一文也不能多给。”

    孟氏无法,喊道:“幽儿。”意思让她答应给五十两

    孟倩幽看到孟氏为难的样子,伸出三个手指头:“看在我娘的份上,我给你们三十两,不过我有个条件。”

    三十两也够村里人挣一辈子了,张柱二婶大喜,问道:“什么条件?”

    孟倩幽回道:“今天当着全村人和村长的面,你们立下文书,以后和我姥爷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不可能。”张柱二叔回道:“我们是亲哥俩,怎么可能没有关系?”

    张柱爹没有说话。

    孟倩幽说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看你们是自己滚出去呢,还是我把你们打出去呢?”

    “别别别,”张柱二婶急忙说道。说完对张柱二叔吼道:“你傻了吗,有了这三十两银子,以后我们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你要这大哥有什么用,他们家是有钱分给你了,还是做好吃的给你送过去了?”

    张柱二叔倔强的回道:“反正我就是不同意断绝关系。”

    张柱的二婶一拍大腿嚎哭起来:“我的老天爷呀,我们没法活了,摊上这么一个死心眼的老头子,把到手的三十两的银子活生生的推了出去。铁儿,青儿,我苦命的孩子呀,娘对不起你们呀。娘本来想给你们每人十两的,这下好了,全让你爹给毁了。”

    张铁听到哭声,求道:“爹,你就答应了吧,我们家快吃不上饭了,这十两银子正好救命呀。”

    青儿也哭诉道:“爹,你就同意了吧,草儿已经长大了,连件像样的首饰也没有,怎么说婆家呀。”

    满院子都是一家人的嚎哭声,张柱二叔看了看自己家人,再看看面无表情的张柱爹,咬牙说道:“好,我同意断绝关系。”

    满院子的嚎哭声立马顿住。

    张柱二婶生怕张柱二叔再反悔,急忙对村长说道:“村长,我家老头子同意了,你赶快写文书吧。”

    村长看了看这目光短浅的一家人,摇了摇头,对张柱说道:“你去我家把笔墨纸砚拿过来,我现在就给你们写文书。”

    张柱快步跑出去。

    草儿扭扭捏捏的走到青儿身边,祈求的喊道:“娘。”

    青儿爬起来,对草儿说道:“草儿,娘答应你,过段时间娘给你找个一个更好了,保你到时候吃好的,喝好的,穿金戴银,出门有丫鬟跟着,他们这样的穷户我们还看不上呢。”

    草儿有些不愿意,摇着她的胳膊说道:“可是我就是看上他了呀。”

    青儿有些不耐烦了,低声训斥道:“你这孩子是怎么回事,是你重要还是十两银子重要?”

    草儿不敢再吱声,恋恋不舍的看着孟贤。

    孟逸轩想起她中午吃饭,那不管不顾、胡吃海塞的样子,差点没吐出来。

    张柱拿着笔墨纸砚很快回来,村长让张柱去搬桌子,张柱来到堂屋,把打翻的桌子搬出来,张柱家的赶紧拿来抹布擦干净。

    村长当着村里人的面,很快写好了文书,对众人念道:“今有张和,张有哥俩自愿断绝关系,从此以后生老病死,再无瓜葛。”念完对两人说道:“你们两人如果没有意见,就在这文书上摁上手印,一人一份,从此以后你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张柱爹沉默了半晌,在上面摁了手印。

    张柱二叔也摁了手印。

    村长把两份文书交给一人一份。

    孟倩幽从怀里拿出三十两银子交给了村长。

    村里人从来没有一下子看到过这么多的银子,全都睁大了眼。就连村长拿着银子的手也是直哆嗦。

    张柱二婶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抢过村长手中的银子,对张铁,青儿说道:“铁儿,青儿,我们回家了。”

    张铁从地上爬起来,领着媳妇孩子一瘸一拐的跟着回家。

    青儿也不甘示弱,对自己的男人使了一下眼色,男人意会,领着孩子匆匆跟上。

    草儿还是看着孟贤,青儿一把扯过她,也拉着回了家。

    张柱二叔看了张柱全家人一眼,叹了口气,也回了家。

    村长见他们走后,对张柱几人又说了几句,拿好笔墨纸砚,也回了家。

    周围看热闹的人逐渐散去。

    孟倩幽压根就没想到会有这么个jipin二姥姥,蹭吃蹭喝不算,竟然敢把歪主意打到了自己家的头上。

    张柱爹闷闷不乐的回了屋。

    孟氏急忙想跟过去劝导一下。

    张柱娘拉住她,说道:“甭管你爹,过几天就好了,娘这心里憋了这么多年的气,终于痛快了,走,娘去给你们擀面条,孩子们还没吃饭呢。”

    孟氏只得跟着进了厨屋。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早已经和好了面,张柱娘放好案板,开始擀面条。孟氏要做,张柱娘说什么也不让,说自己今天心里高兴,要亲自给闺女做顿面条吃。

    张柱和张根以及孟二银走进屋里,看到闷闷不乐的张柱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张柱爹叹口气说道:“以前他们三天两头的来捣乱,我和你娘恨不得跟他们断绝关系,可这真的断绝关系了,我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不得劲。”

    孟二银说道:“岳父,对不起,都是几个孩子惹的祸,让您为难了。”

    张柱爹摆手,道:“还真的得谢谢孩子帮了这个大忙呢,要不然我怎也下不了决心和他们断绝关系。这样也好,省得将来他们知道我们家有钱了,天天来家里闹腾,弄出更大的祸事来”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收拾完屋子以后,来到厨屋,张柱娘把面条已经擀好了,两人添水烧火,不一会儿热气腾腾的面条就出锅了。

    张柱家的重新摆好碗筷,喊道:“吃饭了,孩子们快来吃饭了。”

    孩子们一窝蜂的走出来,全部的坐在了桌子旁。

    张柱家的笑骂:“幽儿和逸轩没有吃饭,你们跟着添什么乱?”

    张超回道:“娘,他们吃饭那样子,我们看到就恶心,我们根本就没有吃饱。”

    张柱家的不再说话,给孩子们一人盛了一碗面条。

    孟倩幽和孟逸轩是真的饿了,大口的吃了起来。

    张柱娘正好进来,看到孩子们饿急的样子,红了眼眶,骂道:“好好的一顿饭被他们搅和成这样,就不该给他们那三十两银子。”

    孟氏劝道:“娘,银子已经给了,断绝关系的文书也签了,以后他们跟我们就没有关系了,再也不会过来添乱了,您就别生气了。”

    孟倩幽咽下嘴里的面条,对姥姥说道:“姥姥,你做的面条真好吃。”

    张柱娘笑开了花,高兴的说道:“好吃就多吃点,不够姥姥再给你们去做。”

    孟倩幽点头,低下头开始吃面条。

    几个孩子吃了一大锅面条,张柱家的有点瞠目结舌,担心的问张根家的:“孩子们不会撑着吧。”

    张根家的笑道:“大嫂,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孩子们早就饿了,多吃些没事的。”

    张柱家的还是不放心,到堂屋里看了一下,看见孩子们还是说说笑笑,没有半丝吃多的样子,这才放了心。招呼大人们出来吃饭。

    几人也是饿了,自然每个人都吃的不少。

    吃过饭以后,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收拾碗筷,张柱娘坐在床上踏踏实实的和女儿说着话。

    几个孩子还是去到张超屋里,围着孟齐问刚才他那一脚是怎么踢出去的。孟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看了看孟倩幽。

    孟倩幽摇头,孟齐意会,说道:“我看到他打大哥,一着急就踢了出去,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踢出去的。”

    张超几人有些失望,但还是学着孟齐刚才的样子踢出脚,问他对不对,孟齐点头。几人兴奋不已。

    张柱家的和张根家的收拾完以后,也回到屋里和张柱娘还有孟氏亲亲热热的说话。

    “张柱大哥在家吗?”有人在院子里问道。

    张柱出屋,看到是自己同村相识的人,就赶快说道:“你们来了,快屋里坐吧。”

    几人摆手,说道:“不用了,我们就是过来问问,你妹子家的作坊里还招人吗?我们几个想跟着去做工。”

    张柱道:“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帮你们问问。”说完,高声喊道:“幽儿,你出来一下。”

    孟倩幽应声出来,笑着问道:“大舅,什么事?”

    张柱回道:“这几个是同村的人,来问一问,咱们作坊里还招不招人,过完年,他们想过去上工。”

    孟倩幽皱眉。

    张柱赶紧说道:“你放心,他们几个都是踏实能干的人,咱们招人的时候,他么们正好外出干活,没有赶上。”

    孟倩幽点头,说道:“过年以后,天气暖和了,腊肠和熏肉就卖的少了,我们作坊里可能还得需要辞退一部分工人。”

    几人露出失望的神情。

    孟倩幽说道:“不过,我可能会有别的活计需要找人干,具体多少还没定下来,如果到时候你们找不到活计的话,可以过来做工。”

    几人连忙谢过,相伴而去。

    张柱问道:“幽儿,你过年以后有什么活计需要人干,打算找多少人?”

    孟倩幽回道:“大舅,我想买几座荒山,种植一些东西,到时可定会找很多的人来开垦。”

    张柱急道:“荒山上哪能长东西,你还不如买一些良田来种。”

    孟倩幽凑近他,悄声说道:“大舅,我是想种植一些药材,只有山上能长。”

    张柱恍然。

    孟倩幽接着说道:“过几天你闲暇无事,就去村长家帮我打听一下,荒山怎么卖,如果便宜的话,我就多买几座。”

    张柱点头:“没问题,包在大舅身上,大舅一定给你打听好了。”

    “谢谢大舅。”孟倩幽说道。

    张柱道:“谢什么,你帮了大舅那么大的忙,大舅帮你这点算什么。”

    两人回屋

    张柱家的问道:“你们俩在说什么,这么高兴?”

    孟倩幽回道:“我想让大舅帮我买几座荒山,大舅说包在他身上,我这高兴的不行。”

    张柱家的惊讶的问道:“那荒山上常年不长庄稼,你买它做什么?”

    张柱说道:“幽儿买它自然有买它的道理,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张柱家的住了嘴。

    孟倩幽笑笑没有说话。

    一家人继续聊的热火朝天,一直到半下午,孟二银看到天已经快黑了,才说道:“岳父岳母。我们该回去了。”

    张柱娘看看天,知道女儿再不走,天就黑了,恋恋不舍的说道:“今天你们全家就别走了,住一晚,明天再走。”

    孟氏笑着回道:“娘,大嫂家的仁儿初十要定亲,所有的东西都没买,我已经答应了大嫂,要和她一块去镇上买定亲用的东西,这事可耽误不得。”

    张柱娘一听,知道这样的事耽误不得,便没有在挽留。

    孟二银收拾好马车,一家人告辞了孟氏的娘家人,高高兴兴的回了家。

    到家里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了马车后,孟氏换回了平时的衣服,去厨屋做饭。

    孟倩幽回到屋里,拿着一小瓶药来到孟贤几人的屋子里,对孟贤说道:“大哥,你把这个药抹到脸上一些,明天就会好了。”

    孟贤接过药瓶,拔开瓶塞,用手指沾了一些,轻轻的抹在脸上。

    到了第二天,孟贤脸上的红肿果然消了下去。

    孟氏吃过早饭,来到了孟家老宅,老孟氏和孟大金家的一块商量着定亲的东西。

    几人商量了一番,最后定下来,两匹细布的料子,买两匹稍好点的绸布的料子,两盒精致的点心和二十斤猪肉,至于首饰就买一对成色好点的银镯子和一副耳坠。

    商量完,孟大金家的就催促着孟大金去赶牛车,赶快去镇上买。

    孟氏笑着说道:“大嫂,先别着急,我们家里有过年的时候朱公子和谢公子送来的细料子,您过去看看,有合适的就挑两匹。”

    孟大金家的摆手:“弟妹,那可不行,那些料子都是送给你们家的。我们怎么能拿来用,你还是陪我镇上买吧。”

    孟氏说道:“大嫂,有好多呢,我们一时半会也穿不着,放着也是占地方,你就别客气了,赶快跟我去挑两匹。”说完,拉着孟大金家的胳膊往外走。

    孟大金家的拗不过,只好跟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说道:“弟妹,我们家已经沾了很大光了,怎么能再要你们的布料呢。”

    孟氏笑着拉着孟大金家的来到自己家。

    孟倩幽正好在院子里,看到孟大金家的进来,笑着打招呼:“大伯母,您来了。”

    孟大金家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孟氏对她说道:“我和你奶奶和大伯母商量好了,定亲的时候给那姑娘准备两匹细布料,两匹绸布料。你大伯母想去镇上买,我想着咱们家里有,就让你大伯母过来挑两匹。”

    孟倩幽不在意的说道:“朱公子和谢公子不是送来好多吗?你和大伯母随便挑,相中哪样拿走就是了。”

    孟大金家的还是坚持的说道:“这是仁儿定亲,哪能拿你们家的料子,我还是去镇上买好了。”

    孟倩幽走到她面前,youhuo的说道:“大伯母,朱公子和谢公子送来的都是上好的布料,值不少银子呢,您要是拿着这样的布料去定亲,保准能引起轰动,您确定不要?”

    孟大金家的听她说完,更加不好意思了,说道:“这布料这么好,我就更加不能要了,你们还是自己留着做衣服穿吧。”

    孟倩幽没想到起了反效果,一时没说上话来。

    孟氏强硬的拉着孟大金家的进了屋,指着屋中的布料对她说道:“大嫂,你看这么多的布料,我们根本就穿不完,你还是挑两匹吧。”

    孟大金看到满屋的东西也是咂舌,不好意思挑了一匹红的细布料,一匹桃红的的绸布料。

    两人挑完布料,就回到了孟家老宅,老孟氏看到这两匹料子,高兴地说道:“大金媳妇,如果我们拿着着两匹布去定亲,这十里八村的估计没有一个会赶上我们的,到时一准哄得姑娘高高兴兴的嫁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