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看花灯
    几人回到家里,说了定亲的事十分顺利,家里的人自然又是一番欢喜。

    孟仁的亲事定完,终于不再有其它操心的事情,接下里的几天里,家里一直充满了欢声笑语。

    转眼间来到了正月十五,和朱岚约好了去县城看花灯的日子。

    前一天,孟杰就兴奋的不行,在家里乱蹦乱跳,一直盼望着正月十五赶快到来,并央求孟倩幽把孟清接过来和他们一起去县城看花灯。

    孟倩幽本来也打算带着孟清一起去的,听孟杰提起,就让他和孟逸轩一起把孟清叫了过来。

    孟清过来以后,听到是去县城看花灯,也是兴奋的不行,和孟杰一起又蹦又跳,直到很晚了还不睡觉。孟氏吓唬两人,如果再不睡觉,明天就不带着两人去了。两个小人儿害怕孟氏真的不让他们去,赶紧闭上了眼睛,一家人这才安静的进入梦乡。

    早上两个小人儿早早的醒来,穿好衣服,嚷嚷的赶快去县城。

    一家人吃过早饭,孟氏收拾完以后,全家人换好衣服,带好银两。便坐着孟二银赶的马车朝县城里走去。

    一路上两个小人儿不停的叽叽喳喳说个没完,不时的挑开车帘好奇的朝外看看。孟氏、孟贤、孟齐和孟逸轩几人虽然不像他们似的那么激动,心里也是高兴的不行。尤其是孟氏。长这么大岁数了,头一次出这么远的门,眼睛也时不时的随着两个小人儿挑开的车帘往外偷瞄几眼。

    孟倩幽微笑的看着这一切。

    黄庄离县城不是很远,加上孟二银心里急切,赶马车的速度比往常快了一些,用了不到两个时辰,便来到了清河县城。

    朱岚和谢江风已经在城门楼等候了。看到马车远远的过来,两人急忙上前。

    孟二银看到两人过来,赶忙停住了马车。

    两人客气的和孟二银打过招呼。

    孟倩幽听到他们的声音打开了车帘。

    朱岚高兴的说道:“孟姑娘,你来了,我们已经帮你们定了最好的客栈,你们随我们过去吧,稍微歇息一下,中午我们几个在酒楼里定好了饭菜,一起吃顿便饭吧。”

    孟倩幽点头:“谢谢二位。”

    谢江风回道:“孟姑娘客气了,原本我们是打算让姑娘一家去我们家里住的,姑娘不答应,我们只好定了客栈,就因为这个,还被包一凡和安以源那两个家伙数落了一顿呢,说我们不会做事。”

    孟倩幽失笑:“我看他们不是嫌你们不会做事,而是想让我住到你们家里去后,好给你们做好吃的吧。”

    朱岚和谢江风大笑。

    两人领着孟二银一家来到了定好的客栈前,店里的小二看到是两人亲自把人带过来,知道是贵客,赶紧跑过来,打开车帘,恭敬的请几人下车。

    孟氏看到小二亲自帮忙打开车帘,心里有些紧张,下马车的时候腿发软,差点跌倒地上,孟倩幽眼疾手快的扶住她,笑着说道:“娘,腿麻了吧?”

    孟氏急忙点头:“是呀,路太远了,娘的腿坐麻了。”

    朱岚笑道:“天气寒冷,这么多人挤到一辆马车里,腿舒展不开,时间长了自然就会麻了,伯母先稍微站立一下,一会就好。”

    孟氏站直身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孟杰下了马车,看着望不到尽头的街道,惊呼:“哇!县城好大!”

    众人被他的神情逗笑。

    孟杰羞红了脸,不好意思的躲到了孟氏的身后。

    朱岚对伙计说道:“你把客人带到我们早已经定好的三间上房里去。”

    伙计恭敬的应声,嘱咐另一个伙计把马车牵到后院去,照料好,自己头前带路,领着几人来到了二楼,打开一间房门,说道:“这紧挨着的三间都是朱公子定好的上房,各位请进。”

    众人进入房中。

    孟氏看这房间里的摆设,不由的咂舌,脱口问道:“这么好的房间,住一晚上的多少钱呀?”

    朱岚回道:“伯母不用担心,房间的钱我们已经付过了,您安心住就好了。”

    孟氏说完就后悔了,听朱岚这样说,脸一下子就红了。

    谢江风看出孟氏的窘态,赶紧说道:“各位这么远过来,一定累坏了,你们先歇息一下,我和朱岚去知会包一凡和安以源他们,中午咱们一起去酒楼吃饭。”

    孟倩幽点头。

    两人告辞以后下了楼。

    等两人走远了,孟氏问道:“幽儿,娘是不是给你丢人了。”

    孟倩幽笑道:“娘,怎么会呢?朱公子和谢公子都不是外人,不会笑话您的。”

    孟氏懊悔的说道:“要知道会出丑,娘就不过来了。”

    孟倩幽回道:“娘,我们本来就是乡下人,有些吃惊是应该的,你不用太在意了。”

    孟氏还是有些懊悔,闷闷不乐的坐在了床上。

    孟二银劝道:“孩子他娘,今天咱们是领着孩子们出来看花灯的,你这副样子,孩子们哪还有心情看花灯。”

    孟氏抬头,看几个孩子都担心的看着她,说道:“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说完,冲几人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孟杰还听见孟氏这样说,自然是以为孟氏没事了,高兴的对孟贤说道:“大哥,我们去旁边的屋子里看看吧。”

    孟贤点头,领着几人来到了隔壁的房间,依次打开了两间房的门。

    孟杰惊呼:“哇!房间一模一样吔。”

    随后疑惑的问道:“姐姐,这房间一样,如果我们晚上走错了房间怎么办?”

    孟倩幽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笑着说道:“如果你走错了房间,就跟着哥哥,姐姐们一起睡。”

    孟杰抗议:“我才不要,我要跟着爹娘一块睡。”

    孟倩幽笑道:“那你一定要记好了,哪间是爹娘的房间,如果你走错了,我们抓住你可是不会放你走的。”说完,伸出双手做了一个抓的姿势。

    孟杰惊叫着逃开。

    孟贤打开窗户,惊呼:“小妹,你快过来看,我们站在这里能看到大街上所有的景色。”

    孟倩幽来到床前,朝外一看,果然如孟贤所说,大街上的景色一览无余。无论是卖小吃的,做小生意的还是走路的,站在窗前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孟齐说道:“那我们晚上就不用出去了,直接在屋里就能看到满街的花灯了。”

    孟倩幽摇头:“看花灯就是凑的一个热闹,我们可以一边吃着小吃,一边猜个灯谜,如果我们呆在屋子看就没有那种乐趣了。”

    孟齐兴奋的问道:“还能猜灯谜?”

    孟倩幽点头:“当然了,据说如果猜到灯谜的话还会有奖的。”

    “有什么奖?”孟齐问道。

    孟倩幽摇头:“我也不知道,等到晚上的时候我们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孟齐跃跃欲试的回道:“那晚上我么早点吃过饭就出去。”

    孟倩幽道:“行,晚上我们早点出去。不过我可跟你们说好了,晚上的人会很多,到时我么几个一定要和爹娘紧紧的在一起,千万不要被人群冲散了。”

    几人应声:“知道了。”

    孟二银在几个孩子出去了以后,又安慰的孟氏几句,孟氏的心情这才好转。对孟二银说道:“一会朱公子和谢公子要请我们全家去酒楼吃饭,我看我们还是别去了,我怕我在作出什么出丑的事情。”

    孟二银说道:“可是那是朱公子和谢公子的一片好意,如果我们推辞不去,会不会不太好。”

    孟氏想了一下,也觉得不太合适,就让了一步说道:“这样吧,就让幽儿贤儿过去吧,他们平时打交道多,说话也放的开,我们就不过去了。”

    对于朱岚、谢江风请吃饭的事情,孟二银本来也是怵头,听孟氏这样说,立马就同意了:“行,一会孩子们过来,咱们跟他们说,就让幽儿和贤儿两个人过去好了,我们几人在这客栈里吃就好。”

    孟倩幽几人参观完另外两间屋子,关好房门回屋后,听孟二银夫妇这样说,知道他们是怕见到那几个人后拘束,就点头同意了:“也好,我和大哥过去吧,省得你们过去后拘束的吃不饱饭。”

    孟齐、孟逸轩自然是没有意见。孟杰、孟清两个小人儿只要有吃的就好,更加不会有意见。

    朱岚和谢江风通知了包一凡和安以源以后,四人商议了一下,觉得只有他们四人请孟倩幽一家人吃饭有些不合适,便商议请几个女眷过来作陪。可是今天是正月十五花灯节,家里过来很多亲戚来看花灯,各自的父母陪着他们是脱不开身的。无奈之下,想到了让朱岚和包一凡未过门的媳妇过来作陪。

    朱岚和包一凡的未过门的媳妇都是县城里的人,四人从小一块长大,自然也是认识的,都点头同意。恰巧两人今天也邀请了她们来到了各自的家中,准备晚上一块去赏花灯。四人商议完毕,朱岚和包一凡便各自回了家。

    朱岚回到家中,朱母看到他回来十分诧异,问道:“你不说去招待贵客去了吗?怎么回来了?”

    朱岚回道:“娘,刚才我们四个商议了一下,感觉我们只有我们几个作陪不太合适,您又脱不开身,我想让敏儿帮着我去待客,您看行吗?”

    朱母是做买卖出身,自然没有男女大防的那种讲究。再说了,谢江风,包一凡和安以源经和敏儿也是认识的,便点了点头,对乔敏说道:“敏儿,你就陪着他去吧,到时候多和那个孟姑娘增进一下感情,对我们以后的生意也是有益处的。”

    乔敏眼神闪了闪,乖巧的起身,回道:“知道了,伯母,我这随他去。”

    朱母满意的点头,笑道:“还是我们敏儿懂事,等过几天消停了,我就去和你的父母商议,让你们早早的成亲,你过门以后也好好好帮衬一下岚儿。”

    乔敏羞红了脸,羞答答的回道:“一切全凭伯母做主。”

    朱岚却说道:“娘,成亲着什么急呀,我这生意正做的红红火火的呢,等过两年也不迟。”

    乔敏脸上的神情变了一下。

    朱母没注意到这些,笑骂:“你不着急娘着急,今年你们成了亲,娘明年就能抱上大孙子了。”

    朱岚急道:“娘,孟姑娘制作出来的东西非常好卖,我还想趁着这两年多出去跑跑,趁机多开几家分铺呢。哪来的时间成亲。”

    听到他提孟倩幽,乔敏的脸色沉了下来。

    朱母说道:“成亲以后你就不能出去跑了,这事就这么定了,等过了这几天,我和你爹就去敏儿家商定婚期,你只管高高兴兴的等着成亲好了。”

    “娘”朱岚还要再说什么。

    朱母一挥手:“不要在说了,快和敏儿一起去招待孟姑娘吧,晚了,就显得我么们失礼了。”

    朱岚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好时候,就没有在多做纠缠,带着乔敏出了门。来到外面的马车上。

    坐上马车,朱敏鼓足勇气,试探的问道:“你是不愿意和我成亲吗?”

    朱岚回道:“我不是不愿意和你成亲,而是想过两年再成亲。你不知道,孟姑娘制作出来的东西卖的有多火爆,我想这两年好好的大赚一笔。”

    乔敏不经意的问道:“那个孟姑娘很好吗?我上次见过她一面,感觉也就是一般呀。”

    “你看走眼了,她可不是一般人。”朱岚说道。

    乔敏愤恨的问道:“怎么不一般?”

    朱岚没有感觉到她的不对劲,听她问起孟倩幽,就滔滔不绝的把他从认识孟倩幽第一天开始一直到现在的事情全部说给了她听。

    乔敏看到他说起孟倩幽时神采飞扬的样子,不由的拧紧了手中的手帕。

    朱岚说了一路,等到马车到达孟倩幽她们所在的客栈的时候,乔敏手中的帕子都要被拧烂了,脸上也出现了狰狞的神色。

    伙计挺好马车,朱岚这才发现到了客栈门口,正准备和乔敏一块走下马车,去邀请孟二银一家人去酒楼吃饭,却看到乔敏没来的及收起的神色,愣住,问道:“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乔敏回神,松开手中的手帕,换了一副笑脸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一会看到孟姑娘一家人,有些紧张而已。”

    “是吗?”朱岚怀疑的问道。

    乔敏重重的点头:“真的,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外人,心里紧张的要命。”

    朱岚不再疑她,扶着她下了马车,笑着说道:“你不用紧张,孟姑娘的全家人都很好的,你就当他们是自己家人就好了。”

    乔敏的步子顿了一下。

    朱岚没有注意,催促道:“我们快上去吧,他们该等着急了。”

    乔敏勉强笑了笑,随着他进了客栈。

    两人来到了房门前,朱岚轻轻的敲了敲门,高声问道:“孟姑娘,我和敏儿过来接你们全家去酒楼吃饭了。”

    屋里众人听到他的说话声齐齐站了起来,孟倩幽则走到门前打开房门,看到朱岚和乔敏站在门口,热情的说道:“乔xiaojie,快请屋里来。”

    乔敏有礼的笑了笑,随着朱岚走进屋内。

    朱岚对孟氏夫妇介绍道:“伯父、伯母,这是我未过门的媳妇乔敏,今天正好在我家,我就把她请了过来,一起陪几位去酒楼里吃饭。”说完对乔敏介绍道:“这是孟姑娘的爹娘,你喊伯父、伯母就好。”

    乔敏笑着礼貌的喊了人。

    孟氏夫妇看乔敏的穿着打扮,就知道是富家xiaojie,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对于乔敏的喊声自然没敢应答。

    乔敏的笑容有些僵在脸上。

    孟倩幽上前,抱歉的的对乔敏说道:“不好意思,乔xiaojie,我爹娘都是乡下人,没有见过什么世面,请您不要见怪。”

    乔敏笑着说道:“不要紧,只要不是伯父、伯母讨厌我就好。”

    孟氏夫妇急忙摆手,孟氏着急的说道:“不不不,乔xiaojie,您误会了,我们怎么会讨厌你呢。我们只是从来没有见过你这么漂亮的富家xiaojie,一时惊呆了。”

    乔敏的脸红了红,有礼的说道:“谢谢伯母的夸奖。”

    朱岚对孟倩幽说道:“我们已经在酒楼定好位置了,他们三个已经过去了,我和敏儿过来接你们,我们一起过去吧。”

    孟倩幽回道:“我爹娘他们坐车累了,想在客栈里歇息一下,晚上好去观花灯,就不过去了,我和大哥跟你们一起去吧。”

    朱岚惊叫:“这怎么行?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们几个要请你们全家人吃饭的。我在你们家叨扰了那么多次,今天正好让我尽尽地主之谊,你们怎么能不过去呢?”

    孟倩幽道:“我们一大早就赶来县城,我爹娘跟确实累了,来日方长,朱公子以后有的是机会尽地主之谊。”

    孟氏夫妇也表示自己真的累了,确实想在客栈里休息一下,养好精神,晚上好去看花灯。

    朱岚见几人都这样说,也不好再勉强,只好和孟倩幽、孟贤一起出了客栈,坐着马车来到了酒楼。

    伙计恭敬的把几人领到早就定好的雅间。

    谢江风、安以源、包一凡以及包一凡未过门的媳妇已经在雅间里等着了。

    见只有几人进来,都感到诧异。

    孟倩幽不好意思的解释自己的爹娘和家里人都累了,想在客栈里休息一下,养好精神,晚上好去看花灯。

    在做的几人都是人精,那能不明白这是孟倩幽替孟氏夫妇的推脱之辞,不过众人也没有点破,纷纷让几人落座。

    乔敏和包一凡未过门的媳妇也认识,两人自然是坐在了一起,一块坐在孟倩幽的左边,孟贤紧挨着孟倩幽坐在了他的右边,其余几人也都做好。

    包一凡指着自己未过门的媳妇说道:“在做的几位孟姑娘都认识,我也就不介绍了,这位是我未过门的媳妇孙慧。”

    接着又对孙慧说道:“这就是我跟你说起的孟倩幽孟姑娘。”

    孙慧热情的说道:“我听包一凡说孟姑娘小小年纪就有很大作为,早就想见见,今天终于见到了,孟姑娘果然是气质非凡。”

    孟倩幽急忙说道:“孙xiaojie客气了,我就是乡下野丫头一个,不懂得什么礼数,如果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孙xiaojie不要笑话。”

    孙慧还没有说话,朱岚抢着说道:“你那么凶,谁敢笑话你呀。”

    孟倩幽警告的瞪了他一眼。

    朱岚缩了缩脖子,不在说话。

    乔敏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又拧紧了手中的手帕。

    众人习惯了孟倩幽对朱岚的态度,谁也没有往心里去。

    到是孙慧呆了一呆,随即笑道:“孟姑娘说的哪里话,你要是乡下野丫头,我和乔敏就更加无地自容了。”

    说完问乔敏:“是吧,乔敏?”

    乔敏勉强的笑了笑。

    孙慧问道:“乔敏,我看你脸色不对,是哪里不舒服吗?”

    乔敏摸了摸自己的脸色,摇头:“没有,可能昨天晚上没睡好,一会吃过饭回去歇息一下就好了。”

    孙慧笑道:“是得回去好好的歇息一下,晚上我们一块去看花灯,一年只有一次,可不要错过了。”

    乔敏点头。

    伙计很快把饭菜端了上来,众人开始吃饭。

    孙慧夹起一块鱼肉,放入孟倩幽的碗中,道:“这家酒楼的鱼做的不错,孟姑娘尝尝。”

    还没等孟倩幽道谢,朱岚说道:“这鱼算什么,孟姑娘做的鱼才是一绝,我们几个第一次看到的时候,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孙慧笑道:“所有的鱼无非就是蒸、炸、煮、炖这几种做法,孟姑娘还能想出新的花样不成?”

    朱岚咽下口中的菜说道:“她就是想出了新的花样,她把鱼放到了一个锅子上,锅子下面还点着火,在这大冷的天里,直到我们把最后一块鱼肉吃完了,锅里的汤还是热的呢。”

    孙慧瞪大了眼睛:“还有这样的做法呢?”

    朱岚得意的回道:“那当然了,孟姑娘会做的稀罕菜可多了,都是你们没有见过的。”

    孙慧对孟倩幽道:“那我以后有机会可得好尝尝孟姑娘做的菜,到时候你可要把你最拿手的做给我吃。”

    孟倩幽点头:“没问题,如果你有空去我们家,我就给你做我最拿手的佛跳墙吃,保准你吃过以后,赖在我们家就不想走了。”

    孙慧说道:“佛跳墙,好奇怪的名字。你不说我还真的不以为这是一道菜名。”

    孟倩幽笑着说道:“这佛跳墙是用十八种主料,十多种配料才能做成的,一般不是贵客我是不会做这道菜的。”

    孙慧惊喜的说道:“那我还真是谢谢姑娘了,等闲暇无事的时候,我一定去姑娘家叨扰几天。”

    孟倩幽回道:“随时欢迎。”

    朱岚不满的嚷道:“你不能只做给她吃,我们也要吃。你不能厚此薄彼。”

    其余三人点头。

    孟倩幽说道:“我和孙xiaojie一见如故,是谈得来的好朋友,我做给她吃是应该的,这么麻烦的菜我为什么要做给你们吃?”

    朱岚说道:“你不说我们也是朋友吗?你当然得做给我们吃。”

    孟倩幽道:“我说过这样的话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朱岚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众人大笑。

    朱岚耍赖的说道:“我不管,这个佛跳墙你一定要做给我吃。”

    孟倩幽摇头:“没时间。”

    朱岚反问:“怎么没时间,现在才是中午,你下午准备准备,晚上正好做给我们吃。”

    孟倩幽放下手中的筷子,对着朱岚说道:“朱公子,我是来县里看花灯的,不是来给你做饭的,这样的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朱岚也觉得自己过分了,小声的嘟囔道:“我这不是一听好吃的就高兴的忘了你来看花灯的这件事情了吗?”

    众人失笑。

    朱岚又忽然提高了声音说道:“你今天做不了,明天总行了吧。反正你们家人这几天也闲着没事,不如就在县里多住一天,等给我们做了跳墙再回去。”

    众人期待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想了一下,说道:“我回去后和我爹娘商量一下,如果他们同意,我就多呆一天,给你们做了佛跳墙在走。”

    一听孟倩幽答应了,朱岚兴奋的不行,道:“这有什么可商量的,如果你们觉得客栈里不好,可以去我家里住,这样做起菜来也方便。”

    乔敏手中的筷子顿住,抬起头,愤恨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摇头:“太麻烦了,我们还是住在客栈里自在。”

    朱岚有些失望。

    乔敏又重新低下了头吃饭。

    孟倩幽也重新拿起筷子,低头吃饭,吃了几口,状似不经意的问道:“这县城里的酒楼的酒菜也不错,你们几个为什么要去清溪镇上的酒楼去吃饭呢?”

    朱岚抢着回道:“一开始包一凡说清溪镇上有家不错的酒楼,让我们过去吃吃看,反正离着也不是很远,我们就去了。尝着味道还不错。以后每当有空闲的时候就会过去,久而久之就形成习惯了,如果一个月没去,就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做一样。”

    孟倩幽别有深意的说道:“原来是包公子邀请你们去的呀。”

    包一凡脸色变了变,训斥朱岚:“就你话多,你不说话,没人那你当哑巴。”

    朱岚撇了撇嘴,低头吃饭。

    孙慧怕孟倩幽不还意思,时不时的给她夹菜。

    孟倩幽都微笑着谢过。

    包一凡见孙慧一直在照顾孟倩幽,自己没有吃多少,也体贴的夹了菜放到她的碗中。

    孙慧羞红了脸,悄悄的看了众人一眼,发现没人注意的他们,这才放下心来。

    孟倩幽暗自好笑,这傻姑娘,包一凡那么大的动作,人们想装作看不见都难。也只有她才没注意到这一点。

    朱岚看包一凡给孙慧夹菜,也有样学样的给乔敏就了一些菜放入碗中,关心的说道:“你的脸色看起来真的好差,多吃一些,吃完了让伙计用马车把你送回去好好的歇息一下。”

    乔敏手中的筷子顿了一下,半天才轻轻的应了一声。

    众人吃饱饭,在雅间里说了一会话,约好了晚上各自吃过晚饭后,到客栈下聚齐,和孟倩幽全家一去看花灯。

    自己一家人人生地不熟的,有人作陪当然是好事,孟倩幽便没有推辞。

    众人下了楼后,朱岚对乔敏说道:“让伙计把你先送回去吧,我送完孟姑娘兄妹俩在回去。”

    乔敏说道:“马车被我用了,你怎么送孟姑娘他们回去,不如我们一起把他们送回去后,再回家吧。”

    朱岚关心的说道:“你的身体坚持的住吗?你放心,我和孟姑娘他们已经很熟了,他们不会怪你失礼的。”

    乔敏回道:“我没事,吃过饭感觉好多了,反正也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还是把孟姑娘他们先送回去再回家休息吧。”

    朱岚点头,对孟倩幽说道:“我和敏儿把你们送回去吧。”

    孟倩幽拒绝:“乔xiaojie的身体不舒服,你们还是赶快回家吧。我和大哥第一次来县城,正好趁这这个机会到处逛逛。”

    众人觉得不妥,纷纷说让自己家的马车去送。

    孟倩幽同样拒绝,说自己真的想在县城里到处走走。

    众人看她态度坚决,就依了她,和她告别以后,就坐着自己家的马车离去。

    孟倩幽目送着他们走远,才笑着对孟贤说道:“大哥,我们一起走走吧,好好的逛逛这县城。”

    孟先点头同意,

    兄妹俩一边走一边看,很快走回了客栈。

    孟氏夫妇领着孩子们在客栈里吃过午饭,就一直坐在一间屋子里聊天,看到他们回来,孟氏说道:“你们回来的正好,房间我们已经分配好,我和你爹带着杰儿和清儿住这一间,幽儿朱中间的屋子,贤儿和齐儿还有逸轩在最边上的那一间。”

    孟清反对:“我不要和二伯,二伯母住在一起,我要和哥哥们住在一间屋子里。”

    孟清自从到了自己家以后,就一直和孟贤三人住在一起,今天孟氏是怕几人在一张床上,睡不舒服,才让它过来和自己一起睡的,没想到小人儿自己还不愿意。

    孟倩幽说道:“清儿,你和姐姐住在一个屋子里吧。”

    孟清回道:“不行,姐姐是女的,我已经长大了,不能和姐姐睡在一个屋子里。”

    孟倩幽失笑,故意逗他,道:“正因为姐姐是女的,才要你和姐姐睡在一起呀,晚上万一有坏人,你可以保护姐姐呀。”

    孟清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半晌才小大人似的为难的说道:“好吧,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孟倩幽笑的前仰后合。

    孟氏夫妇和孟贤几人也乐得不行。

    孟清不知道几人笑什么,也跟着傻笑起来。

    笑完以后,孟倩幽便领着孟清回了中间的屋子,孟贤三人去了最边上的屋子开始休息。

    折腾了一大上午,一家人也是累了,躺下不大一会儿就各自睡着了,尤其是孟杰。孟清两个小人儿,昨天兴奋的太厉害,根本就没有睡好觉,这一觉一直睡到了晚上。孟氏喊两人起来吃晚饭,两人还迷迷糊糊的,没有睡醒。不愿起床。

    孟氏哄道:“杰儿,你快起来看看,外面的花灯可漂亮了,一会我们吃过饭后,就可以出去看花灯了。”

    孟杰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边,看到外面的街道上到处都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兴奋的说道:“娘,这些花灯好漂亮。”

    孟氏笑道:“是呀,好漂亮,杰儿快点穿好衣服,我们一会就去看花灯。”

    孟杰听话的穿好衣服。

    一家人草草的吃过晚饭,在楼下等着朱岚几人的到来。

    谢江风、安以源和朱岚以及乔敏几人如约而来,看到了孟倩幽一家人已经等在了楼下了,谢江风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孟姑娘,我们几个来晚了。”

    孟倩幽道:“不晚,是我们太心急,下来的早了一些。”

    朱岚性急的说道:“那我们走吧。”

    孟倩幽问道:“不等一下包公子了吗?”

    安以源回道:“包一凡家中有些事情,要晚来一会,让我们先逛着,等他忙完以后,就和孙xiaojie一起过来找我们。”

    孟倩幽点头:“那我们走吧。”

    众人点头。

    朱岚四人在前面,孟氏一家人在后面,所有人高高兴兴的随着人群边走边欣赏花灯。

    大街上各式各样的花灯很多,孟氏一家人很快看的入迷,不时的停下脚步围着喜欢的花灯观看。

    朱岚说道:“孟姑娘,你们要是喜欢,我们买几个送给你们吧。”

    孟倩幽回道:“不用了,我们观赏就好了,谢谢朱公子。”

    几人来到一处人多的摊子前,卖花灯的老板正大声的对人群说道:“我这每个花灯里都有一个灯谜,如果各位猜对了,这花灯我免费送给你们,如果没有猜对,就掏出十文钱来买我的花灯。”

    孟贤几人停住脚步,跃跃欲试。

    一行人都随着他们停下来观看。

    孟贤首先拿过来一个八角的花灯,打开里面的灯谜,几人很快就猜到了daan,卖花灯的老板将花灯送给了他们。

    孟杰把花灯拿在手里,高兴的不行。

    孟清着急的对孟贤说道:“大哥,我也要,我要那个鱼形的。”

    孟贤摸了摸他的头,让他不要着急,才伸手拿过鱼形花灯里的灯谜,这次几人猜了好久,才猜到daan。卖花灯的老板一边将花灯递给他们一边说道:“几位小公子真的是博学多才呀,我走过这许多地方,还没有人一口气猜对我两个灯谜的。”

    孟贤、孟齐孟逸轩三人腼腆的笑了笑。

    周围看花灯的人看他们一下子就赢到了两盏花灯,也都纷纷上前,各自把喜欢花灯中的灯谜拿在手中,皱眉苦想。

    孟氏被涌到摊子前的人群挤的站不稳脚,急忙说道:“幽儿,我们去别的地方逛逛吧,这里人太多了。”

    孟倩幽点头,正要招呼几人去别的地方时候,卖花灯的老板指着一盏漂亮的花灯说道:“这是我这摊子上今年最好的花灯了,我花费半个月的时间才做成的,只做了一个,原本是用来招揽生意,不参加猜灯谜的,我看各位公子有眼缘,不如我当场出一个灯谜,如果各位答对了,这盏花灯我还是免费送给你们,如果你们没有答对,就花一百文钱买下我的花灯可好。”

    众人听他这样说,立刻来了精神,纷纷要求他把灯谜说出来,看看自己能不能猜对。

    卖花灯的老板微笑的看着几人。

    孟贤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笑道:“大哥,想猜就猜吧,大不了我们就花一百文钱买下他的花灯。”

    孟贤欣喜,有礼的对卖花灯的老板说道:“请出灯谜。”

    老板清了清嗓子,大声的说出了灯谜。

    摊子前顿时安静下来,人们都在冥思苦想这个灯谜是什么。就连谢江风,安以源和朱岚三人也皱着眉头苦苦思索。

    孟倩幽懒得动那个脑筋,和孟氏夫妇一样,站在一边笑着看几人冥思苦想的样子。

    孟杰、孟清两个小人儿也受到了感染,停止玩闹,屏住呼吸,期盼着几人赶快猜出daan。

    孟贤三人想了一会,又凑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还是没有猜出是什么,不由的有些着急。

    孟倩幽看到他们着急的样子,扬声对卖花灯的老板说道:“老板,这花灯我们买了吧。”

    平常的一个花灯只能卖几文钱,眼前的这个花灯竟然真的卖了一百文钱,老板欣喜若狂,正准备把花灯交到孟倩幽手中。孟逸轩却开口说道:“等等,我知道谜底是什么了。”

    摊子前的所有人期待的看着他。

    孟逸轩红了小脸,张口说出了daan。

    卖花灯的老板没想到他真的猜对了,一时愣在了当场。

    孟逸轩用好听的声音问道:“老板,我猜的对吗?”

    老板反应过来,忙道:“对对对。”说完,好风度的把灯笼交到了孟逸轩的手中,道:“这位小公子,这盏花灯是你的了。”

    孟逸轩高兴的接过。

    围观的众人看到卖花灯的老板果真把这最好的花灯送给了这个猜对了灯谜的孩子,立刻蜂拥上前,猜的猜,买的买。花灯老板乐呵呵的招呼着众人。

    孟逸轩拿着灯笼小心的避开众人来到孟倩幽面前,把灯笼送到她的面前,讨好的说道:“喜欢吗?送给你。”

    题外话

    啊啊啊,要疯了,准备发文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的双引号都是反的。用了一个小时才检查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