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孟杰失踪
    街道上的人拥挤不堪,还要费事的提着一个纸灯笼,孟倩幽觉得只有脑子抽了的人才做这样的事情,没有理他,转身领着孟清向前走去。

    孟逸轩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咬了咬嘴唇,快步的上前,执着的举着灯笼挡在了孟倩幽的面前。

    孟倩幽看了看来来往往的人群,再看看身边看着自己的的这些人,压下了心头的火气,给了孟逸轩一个待会再找你算账的表情,生气的夺过他手中的灯笼,愤愤的带头向前走去。

    孟逸轩在后面露出一个璀璨的笑容。

    朱岚、谢江风和安以源三人都知道孟逸轩是孟氏夫妇收养的孩子,看到他这异常的举动以为他只是想讨好巴结孟倩幽,谁也没将这件事情放到心里去。

    只有乔敏眨了眨眼睛,疑惑的看了孟逸轩几眼。

    众人逛了一会,孟氏夫妇始终感觉不自在,就提议道:“幽儿,你和贤儿一起跟着几位公子去玩吧,这样你们能玩的尽兴一些。”

    孟倩幽也感觉几人在自己的爹娘面前放不开,连话都比以往少了很多,笑着对几人说道:“一年才一个花灯节,还要你们陪着我们一家人,实在是不好意思,不如你们几位各自去逛吧。我们一家人可以的。”

    乔敏期待的看着朱岚。

    朱岚摇头,说道“每年县城里都有花灯节,我们早就看腻了,孟姑娘就陪着家人放心的逛吧,我们几个一定会好好的陪着各位的。”

    谢江风和安以源点头。

    乔敏失望的低下头。

    孟氏劝道:“幽儿,你和几位公子一块去逛吧,不用担心我们,等杰儿和清儿玩够了,我们就回去了。”

    孟倩幽有些不放心,道:“还是算了,我和你们一起吧,今天街上人多,万一出点事情就麻烦了。”

    孟氏笑道:“都是出来看花灯的人,能出什么事情,等你走后,我会让他们几个手拉手的,你就不要担心了,赶快去吧。”

    孟倩幽还是犹豫。

    孟贤说道:“我留下来陪爹娘一起吧,让二弟跟着小妹和几位公子去逛吧,如果有什么事情,我应该可以应付。”

    孟倩幽想了一下,点头说道:“一个时辰后,我们都回客栈吧。”

    孟氏夫妇点头。

    孟倩幽跟家人分开,提着灯笼跟着几人去了另一边人比较多的地方。

    孟逸轩看她始终提着那盏灯笼,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离开了孟氏夫妇,朱岚,谢江风和安以源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笑道:“今天真是难为你们了,明明不喜欢,还陪着我们一家人逛了这么久。”

    安以源说道:“姑娘误会了,我们不是不喜欢,而是我们在长辈面前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孟倩幽道:“随便说好了,我爹娘又不会怪罪你们。”

    谢江风说道:“那可不行,万一我们哪句话不中听了,伯父伯母又不好意思训斥我们,到时在心里留下隔阂,就麻烦了。”

    朱岚说道:“不是麻烦了,是dama烦了,万一到时他们不在让你和我们做生意怎么办?丢失了你这么大的一个合作伙伴,我们岂不是要哭死。所以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好了,绝对不会有什么错处。”

    孟倩幽失笑,道:“安公子和谢公子我不敢说,这么长时间了,你的秉性我爹娘还是了解的,知道你说话口无遮拦,你说什么他都不会怪你的。”

    朱岚不愿意了,反驳的说道:“我怎么口无遮拦了,我不只是说话直了一点吗?我这样的人最好打交道了,哪像他们,天天心里藏着坏心眼。”

    安以源说道:“朱岚,你把话说明白,谁心里藏着坏心眼了?”

    朱岚回道:“当然是你们,每次我从孟姑娘家里拿来的东西,都被你和包一凡那个家伙抢了去,你们不是藏着坏心眼是什么?”

    安以源回道:“那是坏心眼吗?那么好的东西如果你吃不完坏掉多可惜呀,我们那是在帮你。”

    孟倩幽笑着听他们一来一往的斗嘴。

    谢江风好笑的摇头,道:“姑娘别在意,他们两个经常这样,为了一点小事就吵的不可开交。”

    孟倩幽笑道:“我知道,我从在酒楼里第一次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就是这个样子。”

    谢江风也笑道:“说来也奇怪,我们四个自小一起长大,唯独他们两人就是互看不顺眼,一直吵吵闹闹的这么多年。”

    孟倩幽道:“这就是他们linglei的相处方式,你看看他们吵了这么多年,什么时候真的翻脸过。”

    谢江风赞同的说道:“我和包一凡我们两个也纳闷,有时候他们两个吵的脸红脖子粗。我们两个都以为他们会断交了,没想到下次见面的时候两人就像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一样。”

    “你们两个又在吵什么?”包一凡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几人这才注意道包一凡和孙慧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几人身边。

    不等几人打招呼,安以源气呼呼的对着包一凡说道:“你来的正好,朱岚说我们几个天天心里藏着坏心眼。”

    包一凡是笑非笑的看了朱岚一眼,问道:“是吗?”

    朱岚缩了缩脖子,小声嘟囔了一句。

    包一凡没有理他,抱歉的对孟倩幽说道:“对不起了孟姑娘,我家里临时有点事情,我和慧儿来晚了。”

    孟倩幽道:“我们几个也刚过来。”

    包一凡皱眉:“花灯节都开始好长时间了,你们也是刚出来吗?”

    孟倩幽笑着解释:“我们早就和我们全家人一起出来了,我爹娘看他们几个不自在,就让我和我二哥单独和他们一起过来这边了。没想到没走几步路,他们两人就吵了起来。”

    包一凡道:“怪不得我和慧儿老远的看到你们,又是招手,又是喊话的,你们就是不理,原来他们又吵了起来。”

    孟倩幽笑着点头。

    孙慧上前,拉起孟倩幽的没提灯笼的那只手,亲热的说道:“孟姑娘,咱们不理会他们,我和敏儿带你一起好好的逛逛这花灯节。”

    孟倩幽道:“谢谢孙姑娘。”

    孙慧笑道:“孟姑娘客气了,我长你两岁,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以后就喊我慧儿叫姐姐好了。省得姑娘来姑娘去的麻烦。”

    孟倩幽当即说道:“慧儿姐姐,你以后也直接喊我幽儿meimei吧。”

    孙慧高兴的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幽儿meimei。”

    孟倩幽也高兴的应了一声。

    巧慧看两人亲亲热热的,露出愤恨的目光。

    孟倩幽有所感应一般,侧头看了她一眼,正好看到她没来得及收起的目光,不由的疑惑,不知道她是憎恨自己还是憎恨孙慧。

    孙慧没有察觉,一手拉着孟倩幽一手拉着巧慧,高兴的说道:“走,我们几个去看花灯。”

    孟倩幽高兴的随着她去,而巧慧勉强的笑了笑,也不得已的跟了过去。

    包一凡四人和孟齐紧紧的跟在后面。

    孙慧和孟倩幽紧紧的挽着胳膊不时的指着样式奇特的花灯有说有笑,乔敏感觉是多余的一样,慢慢放慢了脚步,与两人拉开了一些距离。

    两人发现了她的异样,停住脚步,孙慧疑惑的问道:“敏儿,我看你今天晚上的兴致不是很高,身体还是不舒服吗?”

    乔敏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回道:“没有呀,我只是走累了而已。”

    孙慧关心的说道:“你要是累了,就让朱岚陪你找一个人少的地方歇息一会吧,我陪着幽儿去逛就好了。”

    乔敏看向朱岚。

    朱岚皱眉,道:“我们一个时辰后就回去了,你要是实在累了,就让伙计先送你回去吧,我再陪着孟姑娘他们逛一会。”

    乔敏回道:“不用那么麻烦,我稍微歇息一下就好了。”

    孙慧笑着说道:“朱公子,你还是先陪着敏儿找一个人少的地方歇息一下吧,等她歇息好了,你们再过来找我们。”

    朱岚有些犹豫,道:“孟姑娘难得来县城一次,我说过要好好的尽地主之谊的,怎么能放下你们不管呢?”

    包一凡道:“不是还有我们吗?你快去吧。”

    孟倩幽也说道:“是呀,乔姑娘的身体要紧。”

    “那好吧。”朱岚应道。说完上前扶着乔敏的身体,温柔的说道:“我们去人少的地方休息一下吧。”

    乔敏羞红了脸,慢慢的随着朱岚向一处人比较少的地方走去。

    众人接着往前逛,没走几步,就听见朱岚的大嗓门传来:“孟姑娘,你们快过来呀,这边有好玩的mianju。”

    几人回头,看到朱岚一只手扶着乔敏,一只手不停的对着他们挥舞。

    孙慧笑着对孟倩幽说道:“每年的花灯节,除了花灯就数mianju吸引人了。我们快过去看看吧,如果有合适的mianju,我们就买一个回去。”

    孟倩幽点头。

    几人转了一个方向来到了mianju的摊子前。

    朱岚放开乔敏,拿起一个mianju兴奋的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我觉得这个mianju很适合你,你快戴戴看”

    孟倩幽接过,戴在了脸上,对众人调皮的做了一个鬼脸。

    众人从来没有见过孟倩幽这小孩子的一面,一时有些愣住。

    孙慧笑道:“孟姑娘年纪带上这个mianju,真个人都显得活泼了许多。”

    包一凡赞同,道:“朱岚这次的眼光不错,挑选的这个mianju很适合孟姑娘。”

    朱岚得意的说道:“那是,我和孟姑娘都这么熟了,我岂能不知道她适合什么样的mianju。”

    乔敏的眼光闪了闪。

    包一凡从摊子上拿起另一个mianju,对孙慧说道:“你看看喜欢这个吗?”

    孙慧大方的接过,戴在了脸上。

    孟倩幽赞道:“包公子的眼光真好,一眼就挑中了适合慧姐姐的mianju。”

    孙慧红了脸,拿下mianju,笑着对朱岚说道:“朱岚,你也帮敏儿挑一个吧。”

    朱岚摆手,道:“不用,往年我给她买她都不要的。”

    乔敏的脸色变了几变。

    包一凡,谢江风和安以源以及朱岚随后都挑选了自己喜欢的mianju,只有孟齐站在摊子前,仔仔细细的把所有的mianju看了一个遍。

    孟倩幽以为他看花眼了,就指着一个动物的mianju对他说:“二哥,这个mianju很好玩,你戴一下这个吧。”

    孟齐听话的把mianju摘下来,戴在了自己的脸上。

    孟倩幽点头,道:“很好玩,杰儿和青儿见到了,保准高兴的不行。”

    孟齐摘下mianju,挠了挠头,对孟倩幽说道:“小妹,我想多买几个mianju,给大哥还有小弟他们带回去。”

    孟倩幽应道:“好,我们多挑几个。”说完上前和孟齐一起挑选mianju。

    朱岚也凑到两renmian前,热心的帮两人挑选。

    又挑选了四个mianju之后,孟倩幽对摊主说道:“这些mianju我们全要了,总共是多少文钱。”

    摊主一下子卖出了这么多的mianju,高兴地不行,立刻答道:“你们几位挑选的都是较好的mianju,二十文钱一个,总共是二百二十文钱,你们买的多,就给二百文钱吧。”

    孟倩幽准备付钱,朱岚阻拦她:“我来吧。”说完掏出二百文钱交给了摊主。

    孟倩幽也没有坚持,将四个mianju全部交给了孟齐。

    孙慧说道:“mianju买完了,我们继续逛花灯吧,我看幽儿meimei手中的花灯十分漂亮,我也想买一盏带回去。”

    众人点头,准备去买花灯。

    朱岚对乔慧说道:“我们也过去那边吧,你好好的歇一歇,歇息好了我们就去和他们汇合。”

    乔慧勉强对他笑了笑,说道:“我现在感觉身子乏的厉害,估计一时半会也歇不过来,你还是让伙计送我回家吧,不要打搅了大家赏花灯的兴致。”

    朱岚闻言关心的说道:“你没事吧,我们要不要找一个医馆去看看?”

    乔慧摇头,笑道:“我没有大碍,回家休息一晚上就好了。你不用担心我,好好的陪孟姑娘他们吧。”

    朱岚细看了一下她的脸色,感觉也不像有事的样子,点头答应:“好,我们现在就过去马车那边,让伙计送你回去。”

    说完对众人道:“你们继续去看花灯吧,我把敏儿送到马车上以后,就过去找你们。”

    孙慧关心的嘱咐了乔敏几句,让她回家后一定要好好休息,明天如果她有空的话,就过去看她。

    乔敏笑着谢过。

    众人这才转身朝着热闹的地方走去。

    朱岚扶着乔敏,慢慢的走到了马车停放的地方。看着她上了马车,嘱咐伙计道:“敏儿不舒服,你的马车要赶的慢一些。千万不要颠簸了她。”

    伙计站在马车边,恭敬的应声。

    朱岚又对乔敏道:“你回家后如果感觉还是不舒服,就让我娘去请大夫,千万不要硬撑着。一会儿送孟姑娘他们回去后,我马上就回家。”

    乔敏点头,温柔的说道:“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好好的陪孟姑娘他们逛花灯吧,晚点回去也不碍事。”

    朱岚道:“不会很晚,你刚才也听到了,孟姑娘和她的爹娘约好了一个时辰后回客栈,现在已经快半个时辰了,再有半个多时辰我们就回去了。”

    乔敏眼中一抹异样的光闪过,笑道:“你不说我都忘了孟姑娘和她的爹娘约好了时辰了,既然这样,送孟姑娘回客栈后,你也赶快回家吧,免得伯母担心。”

    朱岚点头,道:“知道了。”

    伙计赶着马车慢慢的朝着朱宅走去。

    朱岚看马车走了很远了,才转身去找包一凡他们。

    乔敏坐在车内,感觉马车已经走的很远了,就从袖子里拿出五两银子,递给了赶车的伙计,小声说道:“快点把我送回家一趟,记住,这件事情不能告诉任何人。”

    伙计接过银子,恭敬的应声,赶着马车拐了一个弯,快速的朝着乔敏家驶去。

    朱岚很快的找到了孟倩幽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和几人一起逛起了灯会。

    孙慧看中了一盏漂亮的鱼灯,包一凡二话没说,掏出钱就给她买了。

    孙慧高兴的脸都红彤彤的。

    孟倩幽对孙慧说道:“包公子如此宠爱慧姐姐,慧姐姐过门以后就有福了。”

    孙慧的脸羞的要滴出血来一样。

    朱岚三人也顺势调笑了包一凡几句。

    包一凡笑眯眯的看着孙慧,没有反驳。

    几人又逛了一会儿,和孟氏夫妇约定的回客栈的时辰到了。

    几人送孟倩幽和孟齐来到客栈门口。

    孟倩幽高兴的对几人道了谢,提着灯笼回到了楼上。

    孟氏夫妇也刚回来,正坐在屋内休息,看到孟倩幽和孟齐回来,高兴的问道:“幽儿,齐儿你们回来了,玩的高兴吗?”

    两人齐声应道:“高兴。”

    孟氏说道:“我们也玩的很高兴,娘长这么大岁数了,没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花灯。”

    孟倩幽笑道:“如果娘喜欢,等到明年花灯节的时候,我们再来。”

    孟氏点头,道:“好啊,明天咱们全家在一起过来,不过,不能让朱公子他们在破费了,我们提前一天来自己打理好了就是了。”

    孟倩幽应道:“好。就听您的,明年我们早点过来。”

    孟齐拿着mianju来到站在窗边还在往外张望的孟杰和孟清身边。对两人说道:“你们猜猜,哥哥给你们买什么好玩的东西了。”

    孟杰和孟清两人一听孟齐给自己买了好玩的东西,立刻来了兴趣,齐声问道:“二哥,你给我们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

    孟齐卖关子的说道:“你们猜猜?”

    孟杰说道:“风车。”

    孟齐摇头。

    孟清猜道:“灯笼。”

    孟齐还是摇头。

    两个小人儿着急的说道:“二哥,是什么呀,你快告诉我们吧!”

    孟齐从身后把mianju拿出来。

    两个小人儿齐声高兴的惊呼:“mianju!”

    喊完对孟齐央求道:“二哥,快把mianju给我们。”

    孟齐笑着把其中的两个mianju交给了两人。

    两个小人儿高兴的接过,迫不及待的戴在了脸上,齐齐跑到孟倩幽面前,仰着小脸问道:“姐姐,好看吗?”

    孟倩幽摸了摸他们的头,笑着说道:“好看,比姐姐的还要好看。”

    孟杰问道:“姐姐也买了mianju?”

    孟倩幽点头,把mianju拿了出来。

    孟杰惊呼:“姐姐的这个还要好看,我要戴一下。”

    孟倩幽笑着将他头上的mianju拿下,把自己的mianju给他戴到头上。

    孟杰高兴的晃了晃脑袋,对孟氏问道:“娘,好看吗?”

    孟氏回道:“好看。”

    话音未落,mianju就从孟杰的头上滑了下来。

    众人失笑。

    孟杰把mianju摘下里,放到孟倩幽的手中,说道:“姐姐的mianju太大了,我还是戴自己的吧。”

    孟倩幽又摸了摸他的头,宠溺的说道:“小机灵鬼。”

    孟杰戴好自己的mianju后,和孟清在屋里高兴的又蹦又跳。

    孟齐拿着剩下的两个mianju走到了孟贤和孟逸轩面前,说道:“大哥,逸轩,这是你们的mianju。”

    两人没想到自己也有mianju,高兴的接过,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孟氏看到几个孩子戴了不同的mianju,说道:“你们几个快把mianju摘下里吧,娘看的心里慌慌的。”

    孟贤,孟逸轩摘下头上的mianju,拿在了手中。

    孟杰和孟清还没有玩够,自然是没有摘下来。

    孟倩幽对两人招手,道:“来,你们两个到姐姐的屋里玩,让娘休息一下。”

    两个小人儿乖乖的跟着孟倩幽来到中间的屋子里。

    孟氏对孟贤说道:“贤儿,你让幽儿看好他们两个,娘现在这心里砰砰直跳,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孟二银说道:“我们一家全都在这里,哪里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我看你是累了,赶快躺下歇息一会吧。”

    孟氏捂着胸口躺下。

    孟贤、孟齐和孟逸轩说道:“娘,你歇着吧,我们去小妹的屋里看看。”

    孟氏点头,嘱咐道:“外面观花灯的人群还没有散去,你们千万不要独自出去。也要看好杰儿和清儿,不要让他们乱跑。”

    几人点头,应道:“知道了,娘,您放心吧。”

    孟贤三人来到中间的屋子里。

    孟倩幽把花灯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正坐在客栈的床上把自己的mianju绳子打个一个结,戴在了孟清的头上。

    见几人进来,孟杰跑到几人的面前,伸着手说道:“大哥,二哥,逸轩哥,把你们的mianju给我,姐姐给我们想了一个好办法,你们的mianju带到我们的头上再也不会掉了。”

    三人把mianju交给他。

    孟杰高兴的把mianju拿到了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挨个比照着孟杰的小脸把绳子打了一个结,将mianju戴在了他的头上。

    孟杰晃了晃头,见mianju没有掉下来,高兴的对孟清说道:“我们发财了,有六个mianju可以戴了。”

    孟清跑过来,数了数,真的是六个,高兴的拉起孟杰的小手一边转圈一边喊道:“我们有六个mianju可以戴了。”

    孟倩幽对三人说道:“大哥、二哥、逸轩,今天晚上你们也累了,回屋去休息吧,我在陪着他们两个玩一会。”

    孟贤看看两个正玩的兴起的小人儿,知道他们一时半会也安静不下来,就点头同意,领着孟齐和孟逸轩回了屋。

    孟杰和孟清又玩了半个时辰,夜已经深了,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也已经散去,只留下一些还在收拾摊子的小贩。客栈里也安静了下来。

    孟倩幽对玩的不亦乐乎的两个小人儿说道:“杰儿、清儿,我们该休息了。”

    孟杰有些不舍手中的mianju,央求道:“姐姐,我们还想在玩一会。”

    孟倩幽哄道:“天已经很晚了,大家都休息了,你们在这样吵闹,会打扰到别人休息的。杰儿,乖,等明天睡醒了你们再玩。”

    “那我要拿几个mianju回爹娘的屋子里。”孟杰说道。

    孟倩幽同意。

    孟杰高兴的挑了三个mianju。

    孟倩幽领着他来到孟氏夫妇的门口,敲了敲门,说道:“爹、娘,我把杰儿送过来了。”

    孟二银打开房门,孟杰抱着mianju高兴地进了屋。

    孟倩幽说道:“爹、娘,你们早点休息吧,我也回去睡觉了。”

    孟氏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幽儿,晚上睡觉的时候一定要关好门窗。”

    孟倩幽应道:“知道了,娘。”说完,转身回了屋。

    孟清还在摆弄着剩余的三个mianju,孟倩幽说道:“清儿,该睡觉了。”

    孟清闻言,收好mianju,乖乖的躺在了床上。

    孟倩幽给他盖好被子。自己也脱了外衣,躺在了床上。

    逛了一个时辰的灯会,孟倩幽也有点累了,躺下不一会,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孟倩幽立刻惊醒,还没等喝问,孟氏慌乱的声音传进来:“幽儿,杰儿在你屋里吗?”

    孟倩幽心神一凛,快速起床,披上外衣,几步走到门前打开房门,着急的问道:“杰儿不是回屋了吗?”

    孟氏听他这样说,身子晃了一晃,孟倩幽赶紧扶住她。急声问道:“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氏抓住她的手,哆嗦的说道:“杰儿回屋后,说自己拿的mianju不满意,要过来和孟清换一下,我想着没事,就答应了他,谁知他好半天也没有回去,我以为他又在你这屋里和清儿玩了起来,便过来喊他,却看到你屋里的灯已经灭了。我这才心慌的喊了出来。”

    孟倩幽皱眉,喊道:“大哥,杰儿在你们屋里吗?”

    孟贤几人原本已经入睡,被孟氏的喊声惊醒,也都起床穿衣跑了出来。听见孟倩幽问他,摇了摇头:“没有。”

    孟氏一下子摊在了地上。

    孟贤几人赶紧上前扶起他。

    孟二银听到孟氏的声音也跑出来,问道:“出什么事了?”

    孟氏凄厉的说道:“孩子他爹,杰儿不见了。”

    孟二银愣在原地,不相信的问道:“这怎么可能?杰儿不是过来幽儿屋里换mianju了吗?”

    不等孟氏回答,孟倩幽就快速的说道:“爹,你扶着娘去我屋里看好清儿,我们几个在客栈里找找。”

    孟二银慌乱的点头,扶着孟氏进入孟倩幽住的屋内。

    孟倩幽对几人快速的说道:“大哥,你在楼上好好的找找。二哥你去询问伙计,问问他有没有看到有什么人抱着孩子离开了客栈。我和逸轩去大街上找找,看看他是否偷偷的溜了出去玩。”

    几人点头,分头行动。

    孟氏的喊声已经惊动了不少的客人,人们纷纷起床打听出了什么事情?

    孟贤着急的告诉大家,自己的小弟丢了,询问人们是否看到了。

    住店的人们一阵哗然,纷纷询问是怎么丢的。

    孟贤一边着急的寻找,一边告诉了大家。

    人们有些奇怪,不知道这么一回的功夫孩子怎么会丢了。也有好心的赶忙帮着寻找。

    可二楼都是住房,根本就没有可藏人的地方,众人很快找完,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孟贤急的不行,又不敢要求去客房里寻找,只得匆忙来到了一楼。

    孟齐已经询问了伙计,伙计说没有看到有小孩子出去。

    孟倩幽和孟逸轩来到大街上,大街上安安静静的,就连摆摊的人也早已收拾东西回了家。

    孟倩幽朝着黑漆漆的街道看了一眼,果断的回了客栈。来到了一楼的柜台前,阴沉着脸对伙计问道:“你确定没有看到有小孩子出去?”

    伙计点头。

    孟倩幽接着问道:“那你有没有看到有什么人,刚才出入这个客栈?”

    伙计的眼神闪了闪,摇头。

    孟倩幽厉声对伙计说道:“去把你们掌柜的叫来。”

    三间上房是朱岚和谢江风一起过来定的,今天也是两人把孟倩幽一家接过来的,伙计知道他们是贵客,自然不敢怠慢,急忙跑到后院去喊掌柜的。

    忙了一天,掌柜的累的不行,刚躺下睡着,就听到伙计来敲门,气得差点爆cukou,口气不善的问道:“什么事?”

    伙计急忙回道:“朱公子和谢公子请来的贵客,带来的孩子刚才在店里丢了,现在他们正要求让您过去呢。”

    掌柜的睡意一下子被吓跑了,急忙穿好衣服出来,着急的问道:“怎么会把孩子丢了呢?”

    伙计恭敬的回道:“我也不知道,刚才他们的家人突然从楼上跑下来,询问我看没看到一个小孩子跑出去,我这才知道他们的孩子丢了。”

    这间客栈都开了好多年了,别说是丢孩子,就连丢东西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所以才有那么多来往的贵人过来住店。如果今天真的有孩子在自己的店里丢了,那客栈的名声肯定会一落千丈的,到时只有关闭客栈这一条路了。掌柜的心顿时感到比这冬天里的天还要凉,走路都感觉腿一直在打哆嗦。

    掌柜的来到一楼,看到几个孩子站在柜台前,愣住。

    孟倩幽也不废话,直接说道:“我小弟刚才在客栈了不见了,我怀疑是有人把他偷走了,现在你按照我的要求去做两件事。”

    掌柜的擦了擦额头上吓出来的冷汗,问道:“哪两件事情?”

    孟倩幽回道:“第一,你派一名伙计赶着马车送我去朱公子家。第二,你马上派伙计把你这客栈的上上下下仔细寻找一下,看看我小弟是否还在客栈内。”

    第一条还好说,第二条就难办了,尤其是二楼,住的都是一些贵客,如果半夜去惊扰它们,不知道会不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骚动

    孟倩幽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说道:“不用让伙计挨个房间去检查,只要把你们客栈的楼上楼下能藏人的地方仔细寻找一遍就行了。”

    掌柜的松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了,我这就让伙计去寻找。”

    孟倩幽接着问道:“不知道你们这客栈是不是有houmen?”

    掌柜的点头:“有一个。”

    孟倩幽说道:“马上让伙计看好了,还有这个门也一样,在官府没有派人来搜查以前,谁也不要出去。”

    掌柜的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遂点头答应。吩咐伙计赶快去照做。

    孟倩幽对孟贤说道:“大哥,你守在这个门口,在我没有回来以前,任何人都不要让他出去。”随后又对孟齐和孟逸轩说道:“你们两个去houmen守着,同样也是我没回来以前不要让任何人出去。如果有人要是敢这个时候闯出去,你们知道应该怎么做。”

    三人点头。

    孟倩幽对几人交代道:“我去找朱公子和包公子,很快就会回来。”

    孟贤嘱咐道:“小心一些。”

    孟倩幽点头,快步的上了伙计赶来的马车,吩咐伙计去朱岚的家。

    县城虽大,县城四公子的名声更大,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别提是几人的家了。伙计停了孟倩幽的吩咐,急忙甩起马鞭,在黑夜里赶着马车飞速的来到了朱岚的门前。

    孟倩幽不等马车停稳,飞身下车,走到大门前,将朱岚家的大门拍的啪啪响。

    看门人被惊醒,喝问:“谁呀,这大半夜的,有什么急事吗?”

    孟倩幽回道:“我是孟倩幽,你们家少爷的朋友,前几天跟谢公子一起来过你们家的。”

    看门人立刻想起了是谁,一边卸下门栓一边问道:“这么晚了,孟姑娘有什么急事吗?”

    孟倩幽回道:“我家里出了点急事,需要你们少爷帮忙,你快带我去找你们家少爷。”

    看门人已经打开大门,听她这样说,立刻说道:“孟姑娘快请进来,我这就带你去找我们家少爷。”

    孟倩幽走进门内,随着看门人快速的来到了朱岚的院子里。不等看门人通报,就在院子里大喊:“朱岚,快起来,我小弟不见了。”

    朱岚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喊还以为是做梦呢,后来感觉这声音有些熟悉,立刻惊醒,高声问道:“是孟姑娘吗?”

    孟倩幽在院子里回道:“是我,你快出来,我小弟不见了。”

    朱岚这次听清了他说什么,手忙脚乱的穿好衣服,打开房门走了出来,着急的问道:“怎么回事,你小弟怎么会不见了呢?”

    孟倩幽回道:“我们边走边说,你快带我去包一凡家,让他想办法让包大人过去查案。”

    朱岚点头。

    两人快速的来到门外,朱岚对看门人说道:“等天亮以后,如果我爹娘问起,你就说我去帮孟姑娘找丢失的弟弟去了。”

    看门人恭敬的应声。

    两人也不避讳,直接上了一辆马车,孟倩幽在路上把事情的经过仔仔细细的告诉了朱岚。

    朱岚皱眉:“你是说孟杰是在你们的房门前丢失的?”

    孟倩幽回道:“我娘是这样说的,可我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我娘的房门和我的房门只有两步的距离,如果有人敢在门口把杰儿抱走,那这个人的胆子也太大了。”

    朱岚问道:“如果不是,那杰儿又是怎么丢的呢?”

    孟倩幽道:“这也正是我想不通的地方,我这段时间一直再教他们练武功,杰儿虽然没有全部学会,一招半式还是会的,如果有人强行抱走他,他不可能不反抗的。可我们半丝动静都没有听到,那杰儿是怎么丢的呢?”

    马车很快来到县衙。

    朱岚和孟倩幽下了马车,来到了县衙门口,使劲的拍打着县衙的大门,好半天里面也没有什么动静。

    朱岚着急的说道:“包一凡他们家全部住在县衙后面,平时很少有人半夜来敲门,所以他们家连个守夜的人也没有,我们这样拍打,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才能听见。”

    孟倩幽四处看了一下,发现衙前有一个打鼓,立刻上前,拿起鼓槌对着打鼓就敲了一下。

    朱岚吓了一跳,赶紧阻止,道:“这个是紧急召唤鼓,一旦敲响,大半个县城都能听见,无论衙役们在干什么,都会很快的跑到县衙来集合。所以除非有大事,否则这鼓一般轻易动不得。”

    孟倩幽反问:“我小弟半夜丢失不是大事吗?反正一会包大人也会召集衙役去客栈的,不如我们先帮他敲响这面鼓,等包大人起来后,衙役们也就到了。”

    朱岚一想也是这么回事,便拿过孟倩幽手中的鼓槌,说道:“我来。”说完就大力的敲响了大鼓。

    县衙里的所有人被惊醒,包清河赶紧穿好官府,对仆人说道:“去看看是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在我没有允许的情况下敲响了那面大鼓。”

    题外话

    有人要倒霉了,亲们猜猜是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