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寻找
    仆人匆匆而去。

    包一凡昨夜送孟倩幽回去后,又和孙慧好好的逛了一圈灯会,直到灯会散了以后,两人才回到县衙。一通洗漱后,刚躺下睡着。听到大鼓响起,也匆忙穿衣出来,问:“爹,你半夜敲响了那面大鼓,出什么大事了?”

    包清河微怒的回道:“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我已经让仆人去把敢私自敲响大鼓的人带过来了。”

    话音刚落,朱岚和孟倩幽随着仆人进了县衙。

    包一凡惊讶,问:“怎么是你们,出什么事了吗?”

    朱岚急忙道:“孟姑娘的小弟刚刚在客栈丢了。”

    包一凡愣住,下意识的问道:“这怎么可能?”

    自己在任十多年,治理一向严明,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大的偷盗事件,现在听到朱岚说有孩子丢失,包清河也是一愣,随即问道:“你们说的是真的?”

    平时朱岚见到包清河都是喊伯父,可今天大鼓一响,包清河立刻就穿上官服来到了前面大堂,朱岚见状,拱手回道:“回包大人,千真万确,孟姑娘的家人已经把客栈的里里外外找了一个遍,也没有找到。我们这才急急忙忙来报案的。敲了半天府衙的大门没有动静,不得已我才敲响了那紧急集合鼓。”

    包清河皱眉,问道:“怎么丢失的?”

    孟倩幽又把事情的经过重新对两人说了一遍。

    包一凡听完也皱起眉头,说道:“你们只是来县城看花灯的,和任何人无冤无仇,怎么会有人偷走孟杰?肯定是孟杰自己偷偷跑哪里去玩了,客栈里你们仔细的找过了没有?”

    孟倩幽回道:“楼上楼下,能藏人的地方我们都找过了,没有找到杰儿。所以才跑来报案,希望包大人能带着衙役过去帮我们把客人的房间搜查一遍。”

    包一凡道:“如果你小弟真的是被人偷走的,你出来这一会,他们肯定已经把他转移走了,我们即使带人过去搜查也是于事无补的。”

    孟倩幽道:“我来时已经吩咐了客栈的掌柜的,和我大哥、二哥他们。让他们守好前houmen,一个人也不要放出去。只要我小弟还在客栈中,就一定会找出来的。”

    包清河赞道:“小姑娘好缜密的安排。”

    包一凡对包清河说道:“爹,这就是我跟你提到的孟倩幽孟姑娘。”

    包清河微微有些吃惊,多打量了她几眼,说道:“原来你就是孟姑娘。”

    孟倩幽疑惑的看着他。

    包清河惊觉失言,掩饰道:“我听凡儿提起过你,知道你小小年纪就有很大作为,今天乍一见到你,难免有些惊。”

    孟倩幽压下心中的疑惑。

    住在县城四处的衙役听见大鼓敲响,知道发生了大事,急急忙忙的穿好衣服,气喘吁吁的跑到了县衙。

    包清河等衙役到齐,大声说道:“刚才这位小姑娘来报案,说她的弟弟在客栈突然不见了,你们赶快随我去客栈,好好的搜查一番。”

    众衙役应声。

    包清河坐上软轿,衙役们跟随在后面,急冲冲的来到客栈。

    包一凡、朱岚和孟倩幽三人坐着马车紧跟在后。

    包清河来到了客栈,掌柜的急忙过来行大礼,包清河摆手道:“事情紧急,一切全免,你这就让伙计挨个去通知客人,让他们穿好衣服,出来等候,让衙役们好进去搜查。”

    掌柜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赶紧吩咐伙计照做。

    二楼的客人已经知道了孟杰丢失的事情,听见伙计过来说官府的人要来挨个搜查房间,就纷纷穿衣起床,走了出来。而一楼住宿的客人不知道发生的什么事,听见伙计告知有人来搜查,纷纷抗议。

    等到客人出来的差不多了,包清河一挥手,就有四个衙役上到二楼,从两边开始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仔细搜查。就连孟家几人住的三个房间也没有放过,依然一无所获。

    包清河又让四个衙役搜查了一楼的客房,也没有搜到什么。

    剩下的衙役把后院仔细的搜查了一遍,连掌柜的和伙计们住的屋子都搜过,同样什么都没有搜到。

    包清河皱眉,对掌柜的说道:“今天是哪个伙计当值,让他过来回话。”

    伙计战战兢兢的过来。

    包清河问道:“你有没有看到有孩子自己走出去。”

    伙计摇头。

    包清河又问道:“那你看没看到刚才有什么人抱着孩子走出这间客栈?”

    伙计还是摇头。

    包清河道:“这就奇怪了,这么大的一个孩子怎么能凭空消失呢?”

    包一凡说道:“会不会是人贩子进来把孟杰抱走了呢?”

    掌柜的急忙说道:“这不可能,人贩子怎么会有那么大胆,敢来客栈里抱走孩子?一定是小姑娘的弟弟趁着伙计不注意跑出去了。”包清河点头,赞同:“应该是孩子没有玩过瘾,趁着这个功夫偷偷跑出去了。”

    孟倩幽决然否认:“绝对没有这个可能,杰儿一向十分听话,如果没有大人的允许,是绝对不可能乱跑出去的。”

    包清河问道:“照你这么说,你弟弟一定是被人抱走的。”

    孟倩幽点头:“一定是被人抱走了。”

    包清河皱眉:“既然是这样,那就奇怪了,我们搜遍了整个客栈也没找到,伙计又说没有看到有人出去,假如真的是有人抱走了你的弟弟,那他会被藏在哪儿呢?”

    孟倩幽道:“客栈里没有,那他一定是被人转移走了。”

    掌柜的说道:“不可能,伙计根本就没有看到有人出去。”

    孟倩幽看了伙计一眼,伙计心虚的低下了头。

    孟倩幽心中起疑,径直走到伙计面前,厉声说道:“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看没看到有人抱着孩子出去?”

    伙计急忙摇头,道:“没有,真的没有。”

    孟倩幽问道:“那在我们进客栈以后,有没有可疑的人跟着我们?”

    伙计细想了一下,摇头:“没有,当时姑娘是被几位公子送回来的,我还特意的看了几眼,没有发现有不认识的人在你们后面。”

    孟倩幽又说道:“你在仔细的想想,从我们进客栈以后到我下楼来告诉你我弟弟丢失的这段时间,有没有不是在咱们店里住宿的客人进来过?”

    伙计回道:“姑娘回来以后,店里的客人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我一直等到所有房间里的灯灭了以后,才趴在柜台上稍微睡了一下。”伙计说完以后,才惊觉自己说了什么,脸刷一下变白了。

    掌柜的厉声问道:“二子,你说什么?你刚才睡着了?”

    伙计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哆嗦着说道:“掌柜的,我实在是太累了,就趴在柜台上眯了一小会。”

    掌柜的气的踹了他一脚,喝问:“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伙计被踹翻在地,不顾疼痛,赶紧爬起来,重新跪好,说道:“听到姑娘的弟弟丢了,我吓坏了,怕被您责怪,就没敢说出来。”

    掌柜的气的又狠狠的踹了他一脚,骂道:“混账东西,差点耽误了大事,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伙计老实的跪在一旁,不敢吱声。

    包一凡说道:“如此看来,肯定是有人趁着伙计睡着的时候,偷偷抱走了孟姑娘的弟弟。”

    掌柜的战战兢兢的问道:“依公子所见,是什么人敢在客栈里抱走小孩子呢。”

    包一凡分析:“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人贩子趁着伙计睡着的时候,偷偷溜进来,强行抱走了孟杰。二是孟姑娘一家被人盯上了,他们偷偷的掳走了孟杰,好索要赎金。”

    孟贤着急的问道的问道:“那现在怎办?”

    包一凡对包清河说道:“爹,依据刚才的时辰,城门已经关闭,无论是人贩子还是抱走孩子索要赎金今天晚上都不可能出的了城,你吩咐衙役们将城门守好。明天天一亮,严格盘查出城门的人,任何一个可疑的人都不要放过。”

    包清河点头,吩咐衙役们照做。

    包一凡又转头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事到如今,我们只能等到天亮以后再说了。”

    孟倩幽沉重的点点头。

    包清河看了她一眼,吩咐几名衙役:“你们将客栈的前houmen也守好了,天亮以后把出入的人在盘查一遍。”

    几名衙役应声,分别站在了前houmen边。

    看了眼天色,包清河道:“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凡儿,你随我回县衙吧,回去后好好休息一下,养足精神,等天亮以后如果真的有人索要赎金,我们好有精力应付。”

    包一凡点头,说道:“朱岚,我们一起回去吧。”

    朱岚看了情绪异常低落的孟倩幽一眼,点头同意。

    几人走后,孟倩幽对孟贤说道:“大哥,既然有衙役守着,你去把二哥和逸轩喊回来吧。”

    孟贤点头,去喊两人回来。

    几人一脸沉重的回到了二楼

    孟氏看到几人回来,急忙问道:“幽儿,找到杰儿了吗?”

    孟倩幽摇了摇头。

    孟氏彻底崩溃,不住的说道:“都怨我!都怨我!我就不该让他出来。”

    早在衙役搜查屋子的时候就被惊醒的孟清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孟氏痛哭,吓得扑倒孟倩幽的怀里,喊:“姐姐。”

    孟倩幽摸了摸他的头。

    孟二银也着急的问道:“怎么会找不到呢?这么晚了,杰儿肯定不会一个人独自跑出去的,一定是有人偷偷将他藏了起来。”

    孟倩幽抿了抿唇,道:“爹,刚才楼下的伙计趴到柜台上睡着了,根本就没有看到有没有人抱着杰儿出去。包公子分析,可能是被人贩子偷偷抱走了,或者是有人早就注意到了我们,趁这个机会偷走了杰儿,好给我们所要赎金。”

    孟二银也吓坏了,六神无主的问道:“那怎么办?包大人就不管了吗?”

    孟倩幽回:“包大人已经派衙役去了城门,天亮以后一一盘查出城的人,一有消息会通知我们的。”

    孟氏扑过来抓住孟倩幽的胳膊,急切的问道:“那如果没有消息呢,杰儿是不是就回不来了?”

    “不会的。有我在,杰儿肯定会回来的。”孟倩幽肯定的对孟氏说道。

    孟氏不相信的问道:“真的,杰儿真的能回来?”

    孟倩幽点头,保证道:“娘,放心吧,杰儿肯定能回来。”

    孟氏放开她的手臂,喃喃道:“那我们等,好好的等,无论对方提出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

    说完傻呆呆的坐在了地上。

    孟贤、孟齐上前将她扶起来,做到了床上。

    孟倩幽对孟二银说道:“爹,你看好娘,千万不要让她在出什么事情。”

    孟二银点头,道:“知道了,爹会寸步不离的守着你娘的。”

    孟倩幽又对孟贤几人说道:“大哥,趁着天还没亮,你们去歇息一会。”

    孟贤道:“小弟不找回来,我们哪里睡得着。”

    “睡不着也要睡,养好精神,天亮之后如果有消息,我们还要去找小弟。”孟倩幽加重了语气说道。

    孟贤点点头,领着孟齐和孟逸轩两人回了屋。

    孟倩幽看了看孟氏夫妇,沉默的领着孟清来到隔壁的屋子里。

    孟清这才带着哭音的问道:“姐姐,是杰儿不见了吗?被坏人抱走了吗?”

    孟倩幽将他抱在了床上,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姐姐给你保证,杰儿一定会回来的。”

    孟清懂事的说道:“我相信姐姐。”

    孟倩幽哄道:“清儿,乖,好好躺下睡觉。”

    孟清听话的躺在了床上,孟倩幽给他盖好被子,小人儿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孟倩幽和衣躺在床上,细想了一下。隐隐约约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却一时想不起来。便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休息一下。

    天光大亮,客栈里住宿的客人陆陆续续退房。孟倩幽猛地睁开眼睛,来到门外。看到门口的两名衙役正在仔细的盘查每一个出入的客人。

    孟贤、孟齐、孟逸轩三人也来到门外,睁大眼睛仔细的看着每一个携带大型行李出去的客人。

    直到客栈里的客人都走光了,也没有发现什么。

    孟贤几人心急如焚,问道:“小妹,这可怎么办?”

    孟倩幽回道:“等,静下心来等,等待抱走杰儿的人想法传信过来索要赎金,或者是包大人派人给送来好消息。”

    孟齐急道:“这样等根本就不是办法,我们还不如出去寻找。”

    孟倩幽问:“这么大的县城,我们人生地不熟的,到哪里去找?最好的办法是老老实实的呆在客栈里,等着有人来送信。”

    孟齐知道孟倩幽说的是对的,这么大的县城他们真的无从下手,只好站在原地焦急的等待。

    孟倩幽对孟逸轩说道:“逸轩,清儿还没醒,你去屋里照看好他,我不喊你们,千万不要出门。”

    孟逸轩点头,去了屋子里。

    孟倩幽又说道:“大哥、二哥我们去娘的屋子里等吧。”

    孟贤、孟齐点头。三人来到中间的屋子里。

    孟氏还在不停的念叨:“都怨我!都怨我!”看到孟倩幽几人进来,立刻惊喜的扑过来问道:“幽儿,杰儿有消息了是吗?”

    孟倩幽摇摇头。

    孟氏在也支撑不住,一下子就昏死了过去。软软的瘫在了地上。

    孟贤、孟齐吓坏了,齐声叫道:“娘。”

    孟二银也吓坏了,摇着孟氏身子,一连声的问道:“孩子他娘,你怎么了?你快醒醒!”

    “快,先把娘抬到床上去。”孟倩幽沉静的对几人说道。

    几人赶忙把孟氏抬到了床上。

    孟倩幽把手搭在了孟氏的脉搏上。

    孟二银着急的问道:“幽儿,你娘怎么了?”

    孟倩幽替孟氏把完脉,松了口气,道:“没事,娘只是气急攻心,昏死了过去。”

    孟二银急忙问道:“那你们守着你娘,我去让伙计帮忙找个大夫过来。”

    孟倩幽阻止他,用手在孟氏的人中处使劲的掐了一会。

    孟氏慢悠悠的醒过来,睁开眼就大哭:“都怨我,都怨我呀,我就不该让杰儿出来呀。”

    孟二银刚要劝慰,孟氏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道:“不行,我要去找杰儿。”说完,下床,鞋也没穿的就往外走。

    孟而已该快阻拦:“孩子他娘,这么大的县城,你去哪找呀。”

    孟氏已接近崩溃边缘,拉着孟二银的手说道:“我听见杰儿喊我了,杰儿一直在不停的叫娘,我要去找杰儿,我要去找杰儿!”

    孟二银大骇:“孩子他娘,杰儿还没有找到,你怎么会听见杰儿喊娘?”

    孟氏挣脱孟二银的手,转头往外走。

    孟倩幽快步上前,用手打在了孟氏的勃颈上。

    孟氏的身子再次软绵绵的往下瘫。

    孟倩幽一把抱住她,对孟贤和孟齐喊道:“大哥、二哥你们过来帮忙把娘抬到床上去。”

    孟贤、孟齐赶紧过来把孟氏抬到了床上放好。

    孟二银着急的问道:“幽儿,你对你娘做了些什么?”

    孟倩幽回道:“娘现在有点魔怔了,我把她打晕过去,让她好好的休息一下。”

    孟二银放下心来,细心的替孟氏盖好被子。

    包一凡和朱岚回去以后,稍微的歇息了一下,天亮以后,不约而同的来到了城门口,跟着衙役一起仔细的盘查每一个出城的人和车辆。谢江风和安以源听到消息也赶来帮忙,一上午过去,却一无所获。

    四人脸上出现焦急之色。

    包一凡对几人说道:“走,我们去客栈看看。如果真的是有人索要赎金的话,孟姑娘说不定已经得到消息了。”

    几人点头。

    包一凡吩咐衙役继续仔细盘查,然后四人各自坐上马车,来到了客栈。

    客栈门前的衙役还站在门口,看到包一凡过来,恭敬的喊道:“大公子。”

    包一凡点头,问道:“怎么样?”

    衙役摇头,回道:“我们今天又仔细盘查了退房的客人,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包一凡又问:“楼上的孟姑娘接到什么消息没有?”

    衙役回道:“孟姑娘一家人一直在楼上,没听见接到了什么消息。”

    四人互看一眼,心都沉了下来。

    几人来到二楼,包一凡敲了敲房门。

    孟齐打开门,看到是几人,欣喜的问道:“包公子,我小弟找到了?”

    屋内众人闻言看向他们,孟倩幽激动的站了起来。

    包一凡摇了摇头。

    屋内几人顿时没了精神。

    孟倩幽看了床上依旧昏过去的孟氏一眼,对包一凡说道:“我们去隔壁。”

    四人点头,随着孟倩幽来到了隔壁房间做好,孟贤、孟齐也跟了进来,站在了孟倩幽的身边。

    屋内一时沉默。

    半晌包一凡才说道:“所有出城门的车辆我们都已经仔细的盘查过了,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我们想姑娘也许已经得到了索要赎金的消息,就过来看看。现在看来。姑娘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孟倩幽道:“我们一上午都在客栈里,并没有任何消息传过来。”

    谢江风道:“不应该呀,如果真是有人想要赎金的话,消息应该早就送过来了。”

    孟倩幽道:“也许是我们盘查的太严了,消息送不进来。”

    包一凡点头:“我这就吩咐前门的衙役退去,好让送消息的人进来。”

    孟倩幽说道:“谢谢包公子。”

    包一凡摆手,道:“什么时候了,还说这样的客气话。”说完,出了房门,对下面的衙役吩咐了一声,衙役领命离开。

    包一凡回到房间重新坐定。

    孟倩幽再次说道:“包公子,你能不能请包大人出个告示,就说我小弟不小心走丢了,如果有谁看见过来报信,我们赏银一千两,如果领我们找到的,赏银一万两。”

    包一凡反问:“如果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打草惊蛇,到时候杰儿可就有危险了。”

    孟倩幽沉着的说道:“我要的就是打草惊蛇,无论是人贩子还是索要赎金的人,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出成的机会,等到告示一出,他们就更不敢轻举妄动了,只要杰儿还在城内,我们就会想办法找到他。”

    包一凡站起身,应道:“好,我这就回县衙让我爹出告示。”

    朱岚、谢江风、安以源起身道:“我们也回去,让店里的伙计和家里的仆人都出去帮忙寻找。”

    孟倩幽点头:“谢谢各位了。”

    几人摆手,出了房门。

    孟倩幽、孟贤和孟齐将三人送到门口。

    见到孟倩幽出来,朱岚赶车的伙计眼光闪了闪,心虚的低下了头,连车帘都忘了给朱岚打起。

    朱岚呵斥他:“左四,干什么呢?”

    左四急忙抬头,慌忙的打起车帘。,恭敬的让朱岚上车。

    孟倩幽不经意的看了他一眼。

    朱四赶紧放下车帘,慌张的赶着马车远去。

    孟倩幽皱起眉头,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脑中一闪而过,刚想抓住,却被孟贤担心的声音打断:“小妹,这么长时间了,娘还没醒,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话音未落,孟氏生气的声音在楼上响起:“你不要拦我,我要去找杰儿。”

    几人对望一眼,赶快跑到了二楼的房间,见到孟氏正赤脚站在门边,死命的想挣脱孟二银的手拉着她的手。

    孟贤、孟齐上前想帮忙劝阻。

    孟倩幽却高声叫了一声:“娘!”

    孟氏停止了动作,呆呆的看着她。

    孟倩幽道:“娘,你看看你这个样子,杰儿如果回来了,会被你吓坏的。”

    孟氏疯癫的问道:“幽儿,你告诉娘,杰儿会平安回来的对不对?”

    孟倩幽点头:“对,杰儿会平安回来的。”

    孟氏急切的说道:“你给娘保证。”

    孟倩幽坚定的说道:“我给娘保证,杰儿一定会回来的。”

    孟氏不在挣扎,咧开嘴笑了:“好,娘相信你,我这就去梳洗,等杰儿回来不要吓到他。”

    看到孟氏这个样子,孟贤、孟齐吓坏了,齐声叫道:“小妹!”

    孟倩幽安慰他们:“大哥、二哥不用担心,娘没事的,等小弟回来就好了。”

    两人害怕的点头,担心的看着快要疯癫的孟氏。

    孟倩幽对孟二银嘱咐道:“爹,你一定要縞hunmeng夷铮虿灰盟鍪裁词虑椤!?br />

    孟倩幽重重的点头。

    孟倩幽对孟贤说道:“大哥,你去让伙计送一些饭菜过来,我们多少吃一些,保存好体力。一旦有杰儿的消息,我们就马上过去。”

    孟贤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听到孟倩幽吩咐,赶紧去楼下叫伙计送了一些饭菜过来。

    嘱咐孟氏夫妇和孟贤、孟齐吃饭,孟倩幽端着一些饭菜来到了隔壁的房中。对两人说道:“逸轩、清儿吃点饭吧。”

    孟清正在桌子上上玩mianju,孟逸轩安静的呆在一边看着她。见到孟倩幽端着饭菜进来,孟清赶紧把手中的mianju放在了一边。

    孟逸轩轻轻的问道:“有消息了吗?”

    孟倩幽摇头。

    孟逸轩的神情黯淡了下来。

    孟倩幽郑重的对他说道:“逸轩,你不用担心,杰儿一定会找回来的,还有,你一定要看好清儿,今天你们俩就待在屋子里,哪里都不要去。”

    孟逸轩保证道:“我知道了,我会看好清儿的。”

    孟倩幽赞赏的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吃饭吧。”

    孟清毕竟还早上得到了孟倩幽的保证,认为孟杰一定会被找回来,所以吃的很是欢快。

    孟倩幽和孟逸轩心情沉重,只是草草的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

    孟倩幽拿起桌上的mianju,随意的看了看,又放在了桌子上。

    吃过午饭,几人又焦急的等了半下午,还是没有消息传来。

    孟倩幽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对孟贤、孟齐说道:“大哥、二哥你们在客栈等消息,我去城门口打听一下有没有消息。”

    说完不等二人回应,就急急忙忙的下了楼,让掌柜的吩咐伙计备好马车,她要去城门口。

    掌柜的不敢怠慢,急忙吩咐身边的伙计去赶马车。

    伙计很快把马车赶了过来,孟倩幽上了马车,伙计扬鞭赶着马车来到城门口。

    包一凡、谢江风,安以源和朱岚四人吃过午饭以后就全部急匆匆的赶到了城门口,和衙役一起仔细盘查出城的车辆。

    马车到了城门口,孟倩幽快速下车,问向几人:“有消息吗?”

    几人摇头。

    孟倩幽的心沉到了谷底。

    几人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能默默的看着她。

    孟倩幽四处看了一眼,出入城门口的人很多,出城的马车却很少,好长时间才有那么一辆,几名衙役和包一凡四人守在门口,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车辆的,那说明孟杰还在城中,那为什么没有人来传消息呢?

    孟倩幽皱眉思索,无意中扫了朱岚的马车一眼,却看到赶马车的伙计换了人,心中疑惑,问道:“朱公子,你原来赶车的伙计呢?”

    听他问赶车的伙计,朱岚不解,却还是回道:“他说家里有急事,回老家了。”

    孟倩幽哦了一声,回头望向城门,脑子里却有什么东西闪现出来,猛然回头急切问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朱岚回道:“吃过午饭就回去了,还是跟着我的马车一起过来的呢。”

    孟倩幽猛然抓住他的衣服大声问道:“知不知道他的老家在哪?”

    朱岚骇了一跳,快速回道:“不知道。”

    孟倩幽瞪大眼睛大声吼道:“有没有人知道他老家在哪?”

    朱岚摇头:“我不知道。”

    孟倩幽急红了眼,厉声说道:“快去问问,他一定知道杰儿在哪。”

    包一凡三人大惊,急忙问道:“姑娘怎么知道那个伙计知道杰儿在哪?”

    孟倩幽回道:“一时半会给你们说不清楚,先找到那个伙计再说。”

    朱岚对赶车的伙计说道:“你马上回去问问,有谁知道左四的家在哪?”

    伙计回道:“东家,我听左四说过,他家好像是在离县城不远的香河村,做马车的话不到一个时辰就到了。”

    孟倩幽转身上了朱岚的马车,快速的对伙计说道:“赶快带我们去找。”

    伙计看向朱岚。

    朱岚边上马车,边呵斥他:“看我做什么,还不快赶马车?”

    伙计急忙赶起马车。

    包一凡、谢江风几人对看一眼,也分别上了马车,跟在了后面。

    路上朱岚不住的催促,伙计将马车赶的飞快,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香河村。

    村民见好几辆马车赶进村里,一时好奇,都围过来瞧看。

    赶车的伙计趁机询问左四的家在哪。

    有人指出了方向。

    伙计赶着马车顺着方向来到了左四的家。

    左四也刚刚到家,家里人还纳闷呢,询问他怎么不在城里好好做工,回家来做什么?

    左四支支吾吾答不上来。

    家里人还要再问,却看到几辆马车停在门口,疑惑的迎了出来。

    朱岚边下马车边说道:“我是左四的东家,刚好有些急事找他,不知道他在家里没有?”

    家人急忙点头:“在在在,他刚回来,在屋里呢。”说完对着屋里大喊:“左四,快出来,你们东家过来找你了。”

    左四脸都吓白了,哆哆嗦嗦的从屋里走出来。颤抖着声音问道:“东家,您找我什么事?”

    朱岚刚要说话,孟倩幽却抢先一步说道:“你们东家明天想去巡查店铺,习惯了你赶得马车,你如果家中无事的话,就随我们赶快回去吧。”

    左四的家人一听左四如此受到重用,赶紧说道:“我们家中本来就无事,不知道他为什么回来了,既然东家离不开他,就让他赶紧回去吧。”

    左四急的不行,大叫:“娘,我不想回去了。我想在家里待一段时间。”

    左四的娘呵斥他:“刚过完年,你在家里呆着做什么?还不赶快随你们东家回去?”

    朱岚对赶车的伙计使了个眼色,伙计意会,上前亲热的拉着左四的胳膊说道:“左四哥,你不知道东家这一下午嫌我马车干的不好,训斥了我好几回,你还是随我们赶快回去吧。”说完不露痕迹的把左四拉到了马车边,将手里的鞭子交给了他。

    左四双手哆嗦的接过鞭子,偷偷的看了孟倩幽一眼,见她笑吟吟的望着自己,以为孟杰已经被找到,心里放松了下来,对家里人说道:“爹娘我回去上工了。”

    朱四的娘笑眯眯的说道:“去吧,以后没有什么事情不要经常回来,还要劳烦你们东家大老远的来接你一趟。”

    左四点头应道:“知道了,娘。”

    朱岚几人有礼的和左四爹娘打过招呼,上了马车。

    左四调转马头,坐在车辕上,扬起马鞭,赶着马儿往县城走去。

    等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孟倩幽猛然大喝:“停下!”

    左四一惊,赶紧勒住缰绳,马车骤然停下。

    孟倩幽一脚将左四踹下马车,厉声喝问:“我弟弟在哪?”左四从马车上掉下里,一直滚了好几个跟头,才停住。

    孟倩幽飞身下车,快步来到他的面前,一脚将他踢翻过来,踩到他的身上,杀气腾腾的问道:“快说,我弟弟在哪。”

    左四摔得晕头转向,一时没答上话来。

    孟倩幽加重了脚上的力气,厉声问道:“我弟弟到底在哪?”

    包一凡上前,劝道:“孟姑娘,你先不要如此激动,等我们把事情弄明白了再说。”

    孟倩幽丝毫不理会,对左四威胁道:“如果你不说,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左四听了孟倩幽的话,吓得魂飞魄散,立刻说道:“我不知道你的弟弟在哪,我只知道是乔xiaojie派人抓了你弟弟。”

    题外话

    终于找到了,坏人还有什么下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