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shā rén
    众人听了左四的话,一时都楞在当场。

    朱岚不相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左四害怕的说道:“昨天晚上,你吩咐我赶着马车送不舒服的乔xiaojie回去,走到半路,乔xiaojie给了我五两银子,让我快速转道去了他们府中,我亲耳听到她命令府中的两名护院,让他们无论想什么办法,一定要将孟姑娘的一个家人绑走,让她尝尝那种失去亲爱的人那种痛心的滋味。然后才赶车回到咱们府上”

    朱岚怒道:“她为什么这么做?”

    左四摇头:“我也不知道。”

    孟倩幽提起左四,扔在了车辕上,对着伙计喊道:“快点回城。”

    另一个伙计不敢怠慢,等朱岚上了马车后,急忙扬鞭赶着马车往县城走去。

    朱岚阴沉着脸,一路无话的来到了城门口。

    城门口的衙役看到几人的马车回来,急忙恭敬的上前来见礼。

    孟倩幽打开车帘,伸手抽出离得最近的衙役腰间的大刀。

    衙役大骇,急忙喝道:“大胆,快点把刀还回来。”

    孟倩幽没有理会。转身回到了马车内。

    衙役想要上前抢夺,包一凡阻止他:“退下,这刀我们暂时借过来一用,等到回了县衙后还你。”

    听他这样说,衙役住了手,恭敬的站到一边。

    包一凡挥挥手,几名衙役退开,几辆马车先后进入城内。

    几名衙役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们把刀借去做什么。

    孟倩幽拿着大刀回到车厢内,一言不发的坐在了朱岚的对面。

    朱岚看了眼明晃晃的大刀,张嘴刚要说话。

    孟倩幽却开了口:“看在你的面上,如果我小弟没事,我就饶她一命,如果我小弟有任何差池,我会将她千刀万剐。”

    朱岚咽下了到嘴的话。

    几辆马车到了朱岚家门口,孟倩幽提着大刀,下了马车,朱岚紧随其后,包一凡、谢江风、安以源分别也下了马车。

    孟倩幽抬脚就往朱岚家里走,朱岚快步档在了她的面前。

    孟倩幽抬头冷冷的看着他。

    朱岚道:“我爹娘年纪大了,你拿着大刀会吓到他们的,你能否先把刀收起来,等我进去询问她,如果她不承认,想要怎么样随便你。”

    孟倩幽不说话,死死的盯着他一会,转手将手中的大刀交给了身后的的包一凡。

    朱岚又对其余三人说道:“麻烦你们提着左四稍后再进来。”

    几人点头。

    朱岚走进院内,来到了朱父、朱母住的院落。

    朱父出去巡查店铺,朱母正在陪着乔敏聊天。见到朱岚回来,朱母奇怪的问道:“你怎么回来了?孟姑娘的弟弟找到了?”

    乔敏的眼神闪了闪。

    朱岚没有回答,走到乔敏面前,以一种不解的眼光看着她。

    乔敏被看的心里发虚,勉强笑着问道:“怎么这样看着我?”

    朱岚问道:“为什么?”

    乔敏愣了楞,心虚的说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朱岚加重了语气,问道:“你为什么要绑走孟姑娘的弟弟?”

    朱母惊叫:“岚儿,你在说什么?敏儿怎么会绑走孟姑娘的弟弟?你是不是弄错了?”

    朱岚回道:“娘,我也希望弄错了。”

    朱母还是不相信,说道:“这怎么可能是敏儿做的,她这两天一直呆在我们府里,根本就没有出去过。”

    乔敏笑道:“是啊。我一直在陪着伯母聊天,哪里都没去过。”

    朱岚凄惨一笑,道:“如果你现在老实的告诉我,孟姑娘的弟弟在哪,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我还可以保你一命,否则的话,你会求生不得,求死无门的。”

    乔敏吓得一哆嗦,却还强撑着说道:“我根本就没有绑走孟姑娘的弟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朱岚一把打翻了她手边的茶杯,大声吼道:“你到底为什么?”

    乔敏吓得惊叫一声站起来。

    朱母也是吓得不轻,责怪道:“岚儿,无凭无据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敏儿?”

    朱岚长叹一声,对着外面说道:“你们进来吧。”

    几人提着左四走进屋里。

    朱母看到左四惨不忍睹的样子,惊呼出声:“出什么事了,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左四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乔敏看到左四的惨样,害怕的躲在了朱母的身后。

    朱岚对乔敏说道:“左四已经把事情都交代出来了,你还不老实说出来,你把孟姑娘的弟弟藏在了哪儿?”

    乔敏依然在挣扎,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孟倩幽上前一步,冷冷的说道:“如果乔xiaojie现在告诉我弟弟在哪,我可以既往不咎。”

    乔敏犹豫了一下,依旧摇头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孟倩幽露出嗜血的光芒,上前一步,对着朱母身后的乔敏就踹了过去。

    乔敏被踹的猛地后退一步,撞在了身后的桌子上,又被反弹了回来,狼狈的趴在了地上。

    朱母大骇,惊叫了一声,走上前去,扶起乔敏,对着孟倩幽愤恨的说道:“孟姑娘,敏儿是我们朱家未过门的媳妇,你不分青红皂白的这样对待她,是不是太过分了。”

    孟倩幽没有说话。

    朱母依然愤然的说道:“亏我还一直在敏儿面前夸你,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如此狠毒。”

    朱岚急的叫道:“娘!”

    朱母冲他嚷道:“不要叫我娘,我没有你这种儿子,自己未过门的媳妇被人欺负都不知道维护。”

    包一凡急忙说道:“伯母,您误会了,孟姑娘不会平白出手的,乔xiaojie确实绑走了她的弟弟,左四已经全部说了。”

    朱母对朱岚的这几个朋友还是比较信任的,她听包一凡这样说,不由得问道:“敏儿,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乔敏哭着摇头:“伯母,我真的没有做过。”

    孟倩幽没有理会众人,死死的盯着乔敏说道:“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我弟弟在哪?”

    乔敏没有回答,越发哭的可怜。

    孟倩幽不怒反笑,回身拿过包一凡手中的大刀,如同地狱索命无常一样走到乔敏面前。

    朱母没有想到孟倩幽竟然敢拿着刀过来,吓得呆在原地。

    乔敏更是吓得尖叫:“朱岚,救我!”

    朱岚下意识的朝前跨出一步,包一凡一把拉住了他,对他摇摇头。

    朱岚痛苦的停住了脚步。

    孟倩幽一挥手,大刀擦着乔敏的耳边而过,割下了她的一缕头发。

    乔敏吓得瘫软在地上。

    孟倩幽冷冷的问道:“我弟弟到底在哪?”

    乔敏已接近崩溃,却还死撑着有气无力的说道:“我真的不知道。”

    话音刚落,众人只见眼前刀光一闪,乔敏的脸上多了一道口子。

    乔敏疼的捂着伤口躺在地上大叫。

    朱母愤怒不已,欲上前,朱岚死死的拽住了她。

    孟倩幽一脚踩在了乔敏的身上,低声吼道:“我弟弟在哪?”

    乔敏依旧回道:“我不知道。”

    孟倩幽又是一刀,乔敏的脸上又多了一道口子。

    乔敏又是一阵凄厉的大叫。

    朱母忍不住了。拼命挣脱了朱岚的手,挡在了孟倩幽的面前,道:“敏儿从小是我看着长大的,她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在下如此狠手,我就跟你拼命。”

    孟倩幽放低了手中的大刀,走到左四身边,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将已接近昏迷的左四踢醒。

    左四一睁开眼就看到孟倩幽提着滴着血的大刀,吓得魂都飞了,急忙求饶:“孟姑娘饶命呀,小的说的句句是实话,我确确实实是亲耳听到乔xiaojie吩咐人要绑走你的家人的。”

    朱母不相信的问道:“左四,你说什么?”

    左四虚弱的回到:“东家太太,千真万确,昨天晚上确实是我亲耳听到的。”

    朱母怒道:“胡说八道,昨天敏儿回府后,一直和我在一起,上哪儿去吩咐了别人。”

    左四回道:“昨天晚上乔xiaojie在回府之前,吩咐我去了一趟乔府,我亲耳听到她说的。”

    他刚说完,乔敏就不顾疼痛的大声说道:“你胡说八道,我坐着马车直接回到了朱府,哪里回了我们家。你肯定是被这个贱人收买了来陷害我。”

    听她不承认,左四唯恐孟倩幽给自己一刀,吓得急忙说道:“我说的是实话,乔xiaojie还给了我五两银子,嘱咐我这件事一定不要说出去。”说完从身上拿出五两银子对众人说道:“这就是乔xiaojie给我的银子。”

    左四是个赶车的伙计,一个月的工钱也只有六百文钱,如今一下子拿出五两银子,朱母知道他说的肯定是真的了,不敢置信的对乔敏问道:“敏儿,这件事真的事你做的?”

    乔敏见左四把五两银子拿了出来,知道再抵赖也没用,索性承认道:“是呀,就是我吩咐人做的,那又怎么样?”

    朱母听她承认,仿佛不认识她一样的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乔敏不顾脸上的两个刀口还在流血,笑着说道:“为什么,当然是让这个贱人尝尝失去至亲之人的滋味。”

    朱母不解。

    乔敏深喘了一口气说道:“我和朱岚自小定亲,一块长大,我早已经将他视为了我最亲的人,盼望着他赶快将我娶进门。可自从他认识了这个贱人之后,张口闭口的就是她如何如何的好,多么的能干,就连你们也是,经常在我面前夸赞她,我一忍再忍,想着我们成亲以后就好了。没想到他他昨天竟然当着我的面说不想成亲。他一定是被这个贱人迷惑了,既然我得不到朱岚,我也让她尝尝失去至亲之人的滋味。”

    朱母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包一凡和谢江风,安以源三人不可思议的望着她。

    朱岚没想到会是这个原因,彻底的惊呆了。

    孟倩幽拿着刀走到她面前,冷声问道:“我弟弟在哪?”

    乔敏得意的一笑,道:“反正我的脸已经被你毁了,我也嫁不了朱岚了,我就让你尝尝这种失去的滋味,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孟倩幽抿了抿嘴,youhuo道:“只要你说出我弟弟在哪,我就可以把你脸上的刀口治好。”

    乔敏露出希冀的目光,问道:“真的?”

    孟倩幽点头:“真的,只要找到了我弟弟,我立刻就给你配药,用不了多长时间你的脸就会恢复如初的。”

    乔敏喜不自胜,刚要说出孟杰的下落,却在看到朱岚那张失望的脸后,清醒了过来,摇头说道:“我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朱岚是不会在娶我的,治好了我的脸又有什么用,好看着你们快活吗?不,我不能告诉你,这样你以后每次看到朱岚,你就会想到你弟弟因他而死,那样你们肯定就不会再一起了。”

    孟倩幽又问一遍:“你真的不说?”

    乔敏回道:“你杀了我吧,反正以后我也是生不如死了。”

    孟倩幽冷冷的看着她,反手又是一刀,乔敏的脸上又多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乔敏疼的躺在地上打滚。

    毕竟是自己相中了的这么多年的儿媳妇,就算她做了这样的恶事,朱母还是心疼的不行,尖叫道:“敏儿,你快把孟姑娘弟弟的下落说出来,让她饶你一命吧。”

    乔敏已进入癫狂状态,听见朱母说的话,当即嘶吼道:“你们谁也不要做梦了,我是不会说出来的,我要让她一辈子良心不安,永远不可能和朱岚在一起。”

    众人见她如此痴迷不悟,都深深的叹口气。

    孟倩幽一脚踩在乔敏的身上,阻止住了她满地打滚。

    乔敏疼的不行,大声嚷道:“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

    孟倩幽睚眦欲裂,低声逼问:“我弟弟在哪?”

    乔敏丝毫不理会,一直重复着让孟倩幽杀了她。

    孟倩幽将乔敏的手踩在了脚下,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弟弟到底在哪?”

    乔敏疯癫的大笑:“我不会告诉你的。”

    孟倩幽脚下一使劲,乔敏的一个手指头硬生生的被踩断。

    乔敏疼的大叫,几欲昏厥过去。

    “说不说?”孟倩幽问道。

    乔敏依旧摇头。

    孟倩幽又用力的踩断了她的一个手指。

    乔敏疼的大叫:“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

    孟倩幽蹲下身子,低声说道:“杀了你,太便宜你了,如果找不到我弟弟,我会让你天天生不如死的。”

    说完起身,对着另一个手指头踩了下去。

    乔敏再也支撑不住了,昏死了过去。

    满屋子的人没有想到乔敏竟然疯狂到这种程度,竟然死都不说出孟杰的下落,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孟倩幽见乔敏昏死过去,拿起刀在乔敏的手腕上划下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乔敏被活生生的疼醒。

    孟倩幽依旧问道:“你说还是不说,我弟弟到底在哪?”

    乔敏不知哪来的力气,朝天大笑:“你们不会找到他了,我早就吩咐了那两个护院,让他们今天下午借着接我回府的名义,用马车将那个该死的小孩子送出城卖给人贩子,他现在已经不知被卖到哪儿去了。”

    众人大惊,没想到她竟然丧心病狂的将孟杰卖给了人贩子。

    孟倩幽听完她的话,立刻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外走,边走边说:“交给你们了,千万不要让她死掉。”

    包一凡赶紧跟上,道:“我和你一起去。”

    孟倩幽没有阻止,两人一起来到门外。

    伙计刚要恭敬的请他们上马车,孟倩幽却挥刀砍断了套马的绳子,飞身上马。

    包一凡急的大叫:“孟姑娘等等!”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同样挥刀砍断了他套马的绳子,包一凡快速的跃上马背,两人朝着城门口飞驰而去。

    一接近傍晚,路上的行人少了很多。两人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城门口。

    城门口的衙役还在仔细的盘查出城的人们,见两匹快马飞驰而来,吓了一跳,纷纷抽出腰间的大刀。待看清是包一凡他们,松了一口气,恭敬的问道:“这么晚了,公子还要出城吗?”

    包一凡勒紧缰绳,坐在马上问:“刚才有什么可疑的车辆出城吗?”

    一命衙役回道:“回公子的话,没有。”

    包一凡皱眉。

    另一名衙役回道:“不过,半个时辰前,乔府的两个护院说有要事,赶着一辆空的马车出城去了,我们当时感到奇怪,里里外外仔细搜查了一遍,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就放他们过去了。”

    包一凡急忙问道:“看他们上那个方向去来了吗?”

    衙役回道:“我当时多看了一眼,他们是朝着南面去的。”

    孟倩幽和包一凡对看一眼,同时提起缰绳,马儿飞快的朝南面跑去。

    衙役在后面大叫:“公子,这么晚了,你们还回来吗?”

    两匹马早已经跑远,根本就没有回应。

    在包一凡和孟倩幽走了以后,谢江风和安以源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朱母急忙吩咐管家:“快去叫大夫。”

    管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听见朱母的吩咐,赶紧叫了一个仆人去请大夫,自己来到了屋内看到乔敏的惨状,吓得腿发软,差点跪到地上。哆哆嗦嗦的走到朱母面前,问道:“夫人,这是怎么回事?乔xiaojie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朱母叹了一口气,道:“造孽呀。”

    朱岚呆呆的看着再度昏死过去的乔敏,没有说话。

    大夫很快就来了,看到乔敏的惨状,也是骇了一跳,急忙让抬去医馆治疗。

    朱母为难的想了想,道:“还是请大夫开好药单,让家里仆人去买回来吧,实在是家丑不可外扬,我们暂时还不想让这件事情弄的人尽皆知。”

    大夫常年给有钱人家看诊,知道有时候有些私密的事情他们不想让人知道,闻言点头,写好了要用的东西,让人赶快去拿药。

    仆人很快把需要的用的东西全部拿来,大夫给乔敏的伤口上抹上止血药,想要给她包扎时却犯了难,只好先把她手腕上的伤口包扎好。对朱母说道:“这位xiaojie脸上的伤实在是不好包扎,不过好在伤口不深,只要注意不要感染伤口,过几天就会愈合的。”

    朱母点头:“谢谢大夫了。”

    大夫摆手。

    朱母又道:“麻烦你在帮着看看,敏儿的手指可有问题?”

    大夫这才注意到乔敏的几根手指已经变形,急忙细细的摸了一遍,摇着头叹息道:“这位xiaojie的几根手指骨头全部碎了,以后怕是废了。”

    朱母大惊失色,心疼的说道:“这可让敏儿以后怎么活呀!”

    老大夫没有答话。

    朱岚回神,说道:“娘,您还是期盼孟姑娘能找到她的弟弟吧,否则的话敏儿的下场会更加凄惨的。”

    朱母想起孟倩幽拿刀kanren时那嗜血的眼睛,浑身不由得打了一个颤,对昏迷不醒的乔敏说道:“你说你怎么这么糊涂,怎么能做出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呢?”

    乔敏自然是不会应声。

    老大夫知道这牵扯到富家内宅之事,自己不便多听,急忙说道:“这位xiaojie的伤在下实在是无能为力了,你们还是请别的大夫来看看吧。”

    朱母也不再为难他,让管家付了诊费,送大夫出去。

    孟倩幽和包一凡两人出了城门后,打马朝南边跑,追了半个时辰后也没有看到有马车的痕迹,两人停下马。

    孟倩幽跳下马背,几乎趴在大路上仔细看了一下,却没有发现车辙印,抿了抿唇,起身对包一凡说道:“我们追错了,他们并没有走这条路。”

    包一凡皱眉,道:“不可能的,既然衙役看到了他们朝南走,他们就一定是走的这条路,我们在往前走走。”

    孟倩幽摇头:“不必了,我们这样追不是办法,我们回去,去乔宅看看那两名护院回来了没有。”

    包一凡看前面黑漆漆的道路没有尽头,这样追下去确实不是办法,点头同意。

    两人调转马头往回走。

    守在城门口的衙役没有听到包一凡的回音,一直到城门快关了,也没有回去,远远看到两匹马疾驰而来,欢喜的说道:“公子回来了!”

    包一凡走进城门口,勒住马儿,问道:“乔家的马车回来了没有?”

    一命衙役回道:“回来了,在你们出城后不久就回来了。”

    包一凡吩咐道:“你们去告诉我爹,就说抱走孟姑娘弟弟的人已经找到,让他赶快带人去乔府。”

    几名衙役点头,快速飞奔而去。

    两人再次打马在城中疾驰。

    包一凡知道孟倩幽对县城不熟悉,说道:“你随跟着我,我们去乔府。”

    孟倩幽摇头,大声说道:“去朱岚家。”

    包一凡不解,却还是和她一起来到住岚家门口。

    孟倩幽下马,走进朱府内。

    府内的众人已经听说了她面不改色拿刀kanren的事情,见她杀气腾腾的回来,吓得纷纷躲避。

    乔敏已经醒了过来,呆呆的躺在地上不说话。

    几人无言的盯着她。

    孟倩幽进门,谢江风急忙问道:“孟姑娘回来了?你小弟找到了没有。”

    孟倩幽没有回答,面无表情的走到乔敏面前,低下身子,拉起她一条胳膊就往外拖着走。

    乔敏疼的大叫。

    朱母于心不忍,想要阻拦。

    朱岚挡在了她的前面。

    朱母气的捶打他,生气的说道:“那可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呀,你就这么让人欺辱她?”

    朱岚反问:“娘,她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的亲事还能成吗?”

    朱母愣住。

    朱岚跟着出了大门。

    孟倩幽拖着乔敏一路走到朱府外。

    乔敏疼的连叫骂的力气都没有了,脸上和手腕上的伤口再度崩开,星星点点的血滴满地都是。

    孟倩幽想将她扔到马背上,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包一凡道:“我帮你吧。”

    孟倩幽摇头,直直的看着朱岚。

    朱岚苦笑一下,弯下腰抱起乔敏,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了孟倩幽的马背上。

    还没等他放稳,孟倩幽就跃上马背,对包一凡说道:“走!”

    包一凡意会,同样跃上马背,头前带路向乔府疾驰而去。

    朱岚和谢江风以及安以源急忙坐上马车跟随在后,却很快没了两人的踪影。

    谢江风道:“看孟姑娘的样子,应该是没有找到她的弟弟,她如此气愤的带上乔敏,估计是去了乔府,我们也跟着过去吧。”

    安以源和朱岚点头,几人坐着马车朝乔府走去。

    孟倩幽和包一凡来到乔府门前,下了马,孟倩幽从马背上把乔敏拽下来,一手拖着她一手拿着大刀朝乔府大门走去。

    守门的护院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一手拿着大刀,一手拖着一个不知道死活的人走到自己家的大门口,大骇,齐齐喝到:“站住!”

    孟倩幽不理会,继续往前走。

    护院大惊,挡在孟倩幽的面前,亮出身上的兵器,大声说道:“再不站住,就别怪我们动手了。”

    孟倩幽脚步没停,冷冷的说道:“不想死的就让开。”

    护院们被她的周身冰冷的气势吓到,一时纷纷后退。

    包一凡紧跟在后面。

    护院们自然识得他,其中的一名护院赶紧高声问道:“包公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包一凡也冷冷的说道:“与你们无关,你们赶快退下。”

    护院们当然不肯退下,说道:“包公子,要是让你们就这样拖着一个不知道死活的人进了我们乔府,我们的差事还能保住吗?”

    孟倩幽将乔敏仍在了地上,对护院们说道:“看看这是谁?”

    乔敏已经满脸是血,浑身脏污,护院们战战兢兢的上前,好半天才认出是她,大声惊呼:“xiaojie,你怎么被人伤成了这样?”

    乔敏艰难的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一名护院愤怒的说道:“兄弟们,这个该死的小丫头竟敢把我们xiaojie伤成这样,我们一定不能放过她。我们一起上,拿下他,要杀要剐随xiaojie的便。”

    护院们点头,亮着手中的兵器冲着孟倩幽就杀了过来。

    孟倩幽不屑的看着他们,拿起手中的大刀就迎了上去。

    几个回合之后,护院们都躺在了地上哀嚎。

    孟倩幽用刀抵着一名护院问道:“今天下午是谁赶着府里的马车去接你们xiaojie的。”

    这名护院的眼神闪了闪,说道:“我不知道。”

    孟倩幽手起刀落,这名衙役的耳朵就被削了下来。

    护院疼的满地打滚,哀嚎不断。

    其他几名护院吓得身子缩成了一团。

    孟倩幽走到另一名护院面前,厉声问道:“今天是谁去接你们xiaojie的?”

    这名护院吓得哆哆嗦嗦的说道:“是乔大和乔二。”

    “他们人呢?”孟倩幽接着喝问。

    护院回道:“他们说今天替xiaojie办了一件大事,xiaojie给了不少的赏银,恰好今天他们又不当值,就出去喝酒去了。”

    孟倩幽阴森森的问道:“知道在哪里吗?”

    护院已经吓得说不话来了。

    孟倩幽正要再问,一声高喝从门口传来:“住手!”

    孟倩幽回头,看到包清河带着一众衙役匆匆而来。

    包清河走到孟倩幽面前,说道:“孟姑娘,无论出了任何事情,你都不应该伤人性命,什么事自有官府来判。”

    孟倩幽回道:“那好啊,包大人就好声好语的替我问问,我弟弟到底被他们卖去了哪,看看他们能不能告诉你。”

    包清河皱眉,想要呵斥她。

    包一凡上前,低声的将孟杰是被乔敏派人绑走后,并让护院将他已经偷偷卖给人贩子的事情说了。

    包清河大惊,问:“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包一凡点头。

    包清河怒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竟然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轻饶了他们。”

    乔敏的爹娘听到仆人的报告,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看到包清河领着衙役站在门口,吃了一惊,急忙过来行礼,问道:“不知道包大人这么晚了来到乔府,有何要事?”

    包清河冷哼一声,说道:“快将你们的女儿交出来,她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情,本官现在就将她捉拿归案。”

    乔父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解的说道:“小女去了朱府,还没有回来,不知道做出了什么事情让包大人如此愤怒?”

    还没等包清河说话,一命衙役颤颤巍巍的叫了一声:“老爷!”

    乔父这才看到护院们都狼狈的趴在地上,正要呵斥他们几句,那名衙役却指着一个趴在地上动也不动的人说道:“xiaojie在这。”

    乔父、乔母大惊,急忙走过去扶起地上的人,翻过来一看,真的是自己的女儿乔敏。

    乔母心疼的立刻昏了过去,旁边的丫鬟急忙扶住了她,乔父也晃了晃身子,勉强撑着怒问道:“敏儿,是谁将你伤成这个样子?”

    乔敏已经昏死过去,当然不能回答。

    乔府立即大喊:“还不快去请大夫!”

    一名护院爬起来,快速的跑出门去。

    乔父看到孟倩幽拿着滴血的大刀,立刻明白过来,用手指着她气愤的说道:“我们何冤何仇,你对我女儿下这样的毒手?”

    朱岚、谢江风、安以源三人坐着马车刚达乔府前,就急忙下了马车。

    乔府看到朱岚,立刻说道:“岚儿,你快来来看看,敏儿被这个丫头伤的不省人事了。你一定要替她讨个公道。”

    朱岚的脚步顿了顿,才走到乔府的身边说道:“我知道。”

    乔父睁大了眼睛,不相信的问道:“你知道?”

    朱岚点头。

    乔府指着他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急的,半天没说上话来。

    孟倩幽拿刀指着一命护院继续问道:“乔大、乔二在哪里喝酒?”

    那名护院看着滴血的大刀,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哆嗦的回道:“在翠春楼。”

    孟倩幽转身往外走。

    包一凡拦住她:“翠春楼是花楼,还是让衙役去吧。”

    孟倩幽停住脚步。

    包清河吩咐几名衙役:“你们速去翠春楼,把乔大、乔二捉拿归案。”

    几名衙役领命而去。

    大夫随着衙役匆匆而来。看到乔敏的惨样,骇住,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朱母看他愣住,急得大叫:“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过来帮敏儿看一下!”

    大夫上前,蹲下身子,看到乔敏脸上、身上大大小小的擦伤无数,只得说到:“乔太太,先让人给乔xiaojie清洗一下吧,她这个样子我实在是无从下手。”

    乔木急忙吩咐丫鬟将乔敏抬进屋里去,仔细的帮她清理伤口。

    乔父已经缓过神来,怒问朱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岚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乔父立在原地不相信的问道:“敏儿真的做出了这样泯灭人性的事情?”

    朱岚点头:“她已经全部承认了。”

    乔父怒道:“我去问问,她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

    说完就要转身回屋去质问乔敏。

    包清河阻止他:“乔敏现在昏迷不醒,你去质问也问不出什么,不如就在这等着衙役带乔大、乔二回来。一问就清楚了。”

    乔父道:“好,我就在这里等着,如果真的是他们所为,我定不会轻饶他们。如果是有人冤枉了小女。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会为她讨还个公道。”

    门口一时静寂无声。

    衙役到达翠春楼以后,找到了正在让几个姑娘陪着喝花酒的乔大、乔二。

    两人看到衙役进来,脸色变了几变,想要逃跑。却被几名衙役合力拿住,戴上手链,牵了回来。

    乔父看到两人被衙役押解回来,高声喝到:“两个畜生,还不把你们的做的事情从实招来。”

    乔大、乔二吓得“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求饶道:“老爷,饶命呀,这都是xiaojie让我们做的呀!”

    孟倩幽上前,一脚将乔大踹翻在地,杀气腾腾的问道:“你们把我弟弟怎么样了?”

    乔大看到她手中的大刀,咽了咽口水,哆嗦的说道:“原本xiaojie是让我们把那小公子想法弄到府城去卖了,可城门口盘查严格,我们根本就不敢出去,等到今天下午我们才敢试探的出了城门,又怕赶去府城回不来,引起老爷太太疑心,就临时改变主意,把那小公子卖给了邻镇的人贩子。”

    一听孟杰没有被杀害,众人松了一口气。

    包一凡问道:“人贩子现在在哪?”

    乔大回道:“我们也是偶然遇到的,他们居无定所,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

    孟倩幽举起手中明晃晃的大刀。

    乔大闭上了眼睛,乔二急忙大声说道:“他们应该还在临镇上。”

    孟倩幽看向他。

    乔二害怕的说道:“他们给钱的时候,我听他们说了一句,说今年的花灯节没拐到几个小孩子,他们必须想办法多弄几个,才能卖去别的地方。我听着那意思,好像是这几天呆在邻镇不会走的。”

    “怎么找到他们?”

    乔二回道:“我们和他们交易的时候,在一个破旧的院子里,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搬走。”

    孟倩幽转身往外走,包一凡提着乔二随后跟上。

    谢江风和安以源紧跟其后。

    朱岚也转身往外走。

    乔父叫道:“岚儿,敏儿怎么办?”

    朱岚回头,漠然的说道:“如果孟姑娘的弟弟没事,我会请求她饶了敏儿一命。如果出了什么事情,你就让她陪葬吧。”说完砖头大步追了出去。

    乔父愣在当场。

    包清河吩咐衙役:“将这乔府给我围好了,犯人一旦清醒。立刻带去县衙审问。”

    衙役齐齐应声,站立在大门两侧。

    几人出了大门,孟倩幽道:“你们去客栈照顾好我的家人,告诉他们我很快就会带着杰儿回来,让他们安心等待。”

    谢江风和安以源点头。

    朱岚坚持跟着去:“我必须跟你们去,一切因我而起。不亲眼看到你弟弟平安无事,我这心里难安。”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纵身上了马背。

    包一凡提着乔二也同样跃上马背。

    朱岚看着自己的马车,着急的不行。

    孟倩幽催马来到他的马车前,挥刀砍断了他的马车上套马的绳子。

    朱岚大喜,在伙计的帮助下,费力的爬上马背。

    包一凡头前带路,来到了城门口。

    城门已经关闭,守城的军士见几匹快马疾驰而来,刚要喝问,包一凡从怀中掏出城的令牌。

    守城的军士赶紧打开城门,几人快速而出,朝着临镇一路打马狂奔。

    用了一炷香的功夫就到了临镇。

    包一凡问乔二:“破旧的院子在哪?”

    乔二已经被颠的晕头转向了,好半天才缓过来,辨了辨方向,指着一条街道说道:“沿着这条街走到进头就是。”

    三人骑马来到街道的尽头,远远看到一处破旧的院子。

    孟倩幽停下马,翻身下了马背,快速的朝着院子跑去。

    包一凡也翻身下马。将乔二扔在地上,斥道:“安静的呆在这里,不要出声。”说完几个飞跃就追上了孟倩幽。

    朱岚从马背上摇摇晃晃的下来,踉踉跄跄的也跑了过去。

    孟倩幽和包一凡来到小院门口,透过破旧的院门偷出来的光往里看了一下,发现有两个人在门口来回溜达,屋里还有几个人影在来回晃动。

    其中一人小声说道:“这次真不顺利,出来一趟只弄了三个孩子,离我们答应对方的还差七个,不知道我们明天还能不能再弄几个?”

    另一个也小声说道:“大哥说了,今天城门口盘查严格,有几个弄到孩子的没法出来,等到明天没那么紧了,他们就会送过来了。”

    头一个小问道:“你说今天县城里盘查的那么紧,今天的那个孩子他们是怎么送出来的?”

    后面的这个回道:“你没看出来吗?今天他们是赶着马车来的,一看他们就不是专们干这行的人,应该是主家的内宅争斗,让人悄悄的把对方的孩子卖掉。”

    头一个嘿嘿一笑,道:“我看哪个孩子也不像乡下过来的孩子,细皮嫩肉的,等我们回去后,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孟倩幽一脚踹开了院门。

    门口的两个人大惊,喝问:“你们是什么人?”

    屋里的灯立刻被吹灭,里面没了声音。

    孟倩幽提着刀上前,门口的两人吓得逃开。

    孟倩幽没有理会他们,径直来到了屋门前,一脚将屋门踹开。

    里面的三人同时扑了过来。

    孟倩幽挥舞手中的大刀,一人被砍中,哀嚎出声。

    另外两人没有管他,静立在黑暗中没有出声,想伺机而动。

    孟倩幽屏住呼吸,听声辨位,悄悄的靠近两人。

    两人猛然出手,孟倩幽闪身避过,随手又是一刀。

    又有一人被砍中,立刻一阵哀嚎。

    剩下的一人夺们而出,却被门口的包一凡一脚踹翻在地。厉声喝问:“你们今天买来的那个孩子呢?”

    脚下的人死命挣扎着想爬起来,包一凡一脚踩到他的身上,再次问道:“快说,孩子呢?”

    这人不开口。

    包一凡一脚踢在他的头上,这人立刻昏死过去,软软的躺在地上。

    包一凡从他的怀中摸出火石,来到屋内,点亮油灯。

    屋中的景物一目了然,除了几个大xiangzi,根本就没有孩子的身影。

    孟倩幽踩住了一个捂住手腕不住哀嚎的人贩子,面带杀气的问道:“你们今天买来的孩子呢?”

    人贩子不回答。

    孟倩幽一脚踩在了他的刀口上。

    人贩子疼的差点昏死过去,再也受不住,哆嗦的说道:“在xiangzi里。”

    包一凡急忙上前一一打开xiangzi,孟杰和另外两个孩子出现的眼前。

    朱岚刚好赶到,看到xiangzi里孟杰的情况,倒抽了一口气。

    只见孟杰被捆住双手,随意的放在了xiangzi里,双眼紧闭,小脸全部红肿,尤其是嘴,已经肿的变了形。

    包一凡试探的将手指放在了孟杰的鼻子下,半天才感觉到了一丝微弱的呼吸,喜道:“还活着。”说完将孟杰小心翼翼的抱了出来。

    朱岚赶忙上前,帮忙接开绳子。

    孟倩幽转身,像看死人一样的看着屋内的两名人贩子。

    其中一名大叫:“不怨我们,这个孩子到我们手中以后大喊大叫,还死命的的咬住了我们大哥的手。我们没有办法才”话没说完,就被孟倩幽一刀砍在脖子上,立刻没了声音。

    另一个人贩子吓得直往后退,孟倩幽毫不犹豫,手起刀落,这个人贩子也没了声音。

    扔了手中的刀,孟倩幽小心的接过孟杰,抬步往外走去。

    朱岚跟在后面。

    包一凡落在后面,想将另外两个孩子也抱出来。却怎么也全抱不出来,抬头想喊朱岚。却看到刚才已经被自己打昏的人贩子已经清醒过来,正拿着一把shou靠近孟倩幽。

    包一凡急的大叫:“孟姑娘,小心!”

    没等孟倩幽回身,人贩子已经冲到了她的身后,狠狠的将shou捅了过来,嘴里叫道:“我要杀了你,为我大哥报仇!”

    朱岚大惊,一侧身挡在了孟倩幽的身后。

    人贩子的shou全部插进了朱岚的身体内。

    包一凡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叫:“朱岚!”

    题外话

    哈哈,票票越多,乔敏的下场越凄惨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