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乔敏的下场
    朱岚软软的靠在了孟倩幽的身上。

    包一凡飞身出屋,将人贩子一脚踢飞。

    人贩子被踢飞到院墙上,又弹了回来,疼的昏死过去。

    包一凡小心翼翼的抱住朱岚,急声叫道:“朱岚,你怎么样?”

    朱岚虚弱的睁开眼睛。

    孟倩幽道:“别说话,保持体力,我们这就带你回去看大夫。”

    说完抱着孟杰回身往外走。

    包一凡抱着朱岚跟上。

    两人快步来到栓马的地方,包一凡对乔二说道:“屋里还有两个孩子,你去将他们抱出来随我们回城,回去后饶你一命。”

    乔二看到朱岚身上插了一把shou,被包一凡抱了回来,心里大骇,听到包一凡的话,半丝犹豫都没有,快步跑到了破屋里将两个孩子抱了出来。

    三人跨上马背,朝着清溪县城疾奔回来。

    远远的,守城的军士看到三匹快马过来,快速打开城门,三人一丝没有耽搁的进入城内。

    包一凡在疾驰的马上对乔二说道:“你将孩子送去乔府,告诉我爹我们已经将孩子解救出来了。”

    乔二点头,调转马头奔去乔宅。

    包一凡对孟倩幽道:“你随我来。”说完,头前带路来到了最近的医馆前。小心的抱着朱岚下马。快速的冲进医馆内。

    医馆内的大夫帮乔敏处理好伤口刚回来,正准备洗漱休息,医馆的门被人一脚踢开,随后有人冲了进来、

    大夫吓了一跳,正要呵问,包一凡着急的说道:“快帮他止血。”

    大夫看到是他,咽下了到嘴的问话,赶忙说道:“你快把人放到医床上。”

    包一凡快步走到医床边,小心的将朱岚放在了上面。

    大夫偷偷看了一眼,看清是受伤的人是朱岚时,心里一惊。待看清是一把shou整个插入朱岚的身体内,倒抽一口凉气,结巴的说道:“包、包公子,这、这shou我根本就不敢拔呀。”

    包一凡大吼:“你是大夫你不敢拔shou?”

    大夫被吓的倒退了一步。

    “我来!”孟倩幽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大夫吃惊的看着她。

    包一凡大喜,急忙说道:“快点!”

    孟倩幽将孟杰放在另一张医床上,对大夫说道:“多拿一些止血药来。”

    大夫赶忙将医箱里的止血药全部拿出来交给她。

    孟倩幽转手放到包一凡的手中,慎重的说道:“我数一、二、三、我拔shou,你将这些止血药快速的撒到他的伤口上。”

    包一凡点头,将手中止血药瓶上的塞子全部打开。

    孟倩幽双手扶住shou,轻轻的说道:“一、二、三。”数完就迅速的将shou拔了出来。

    包一凡也迅速的把全部的止血药洒在了朱岚的伤口上。

    血迹却透了出来,包一凡对着大夫大吼:“再去拿止血药过来。”

    大夫踉踉跄跄的跑到柜台边,哆哆嗦嗦的拿来了几个瓷瓶过来。

    包一凡全部打开,倒在了朱岚的伤口上。

    血被止住,没有血迹再渗出来。

    包一凡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转身走到医案边,拿起笔写下一个方子交给老大夫,道:“按这个方子熬好药端过来。”

    大夫接过方子,抓好药,快速的去了后面。

    孟倩幽回到医床边,摸了摸朱岚的额头,稍微有些发热,心里微惊,道:“情况不太好,已经有些发热了,你赶快想办法知会朱岚的家人,让他们寸步不离的守着他。”

    恰巧大夫吩咐伙计完伙计熬药折了回来,包一凡对他道:“你赶快派个伙计去乔府,就说朱岚受了伤,让他们家赶快派几个人过来伺候。”

    大夫又转去了后院吩咐伙计去报信。

    孟倩幽这才走到另一个医床边,心疼的摸着孟杰红肿的小脸。

    包一凡走过来安慰道:“他应该是被人贩子喂了药,等过一段时间就能醒过来。”

    孟倩幽点头,依旧轻轻的抚摸着孟杰的小脸。

    包一凡也不知该如何劝慰,只是静默的陪在一旁。

    医馆内静寂无声。

    医馆的伙计飞跑到朱府,告知守门人他们家的少爷受了重伤,现在在他们的医馆内医治,情况不是太好,让他的家人赶快过去。

    听到伙计的话,守门人吓得一路大喊着跑进主院内。

    朱父出去巡查店铺很晚才回来,一进门朱母就迫不及待的把事情告诉了他,朱父也是惊讶的不行,没想到在自己眼前长大的未过门的儿媳妇竟然有如此狠毒的心肠。两人正谈论间,守门人大叫着冲进院内。

    朱父来了气,正要呵斥他没有规矩,守门人却慌张的的说道:“老爷、太太,不好了,医馆的伙计过来传话,说公子受了重伤,让我们赶快派人过去照料了。”

    朱府从椅子上“腾”的站了起来,不相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守门人将刚才的话有重复了一遍。

    朱母的身体晃了晃,失声痛哭:“我的儿呀。”

    朱府大声呵斥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哭,还不赶紧随着我过去看看。”

    朱母慌乱的点头,叫了几个丫鬟仆人跟上。

    一行人心急如焚的跟着伙计来到了医馆。

    朱母看到包一凡在医馆内,急忙问道“包公子,岚儿呢?”

    包一凡侧身,朱母看到紧闭双眼,面无血色躺在了医床上的朱岚,扑过去大叫:“岚儿,你怎么了?”

    朱岚没有应声。

    朱母更加着急,用手摇晃朱岚,带着哭音的说道:“岚儿,你醒醒,你不要吓娘。”

    包一凡赶紧阻止,道:“伯母,朱岚的血刚刚被止住,你这样摇晃会让他的伤口再度出血的。”

    朱母吓得住了手,想看看儿子的伤势却不敢下手。

    朱父稍微冷静一些,对包一凡问道:“岚儿怎么会受伤。”

    包一凡回道:“我们从乔府的护院口中得知孟姑娘弟弟的下落,前去解救,朱岚说一切事情因他而起,不亲眼看到孟姑娘的弟弟平安无事他不放心,执意跟着要去,却在我们救完几个孩子后不小心被人贩子捅了一shou。”

    朱母哭道:“我的傻儿子呀,这些事情怎么会与你有关,都是乔敏那个丧尽天良的东西做的事情呀,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娘一定让她偿命的。”

    朱父呵斥她:“胡说八道什么,岚儿怎么会有事情?”

    朱母眼泪流的更凶了。

    朱父安慰她:“你不要太伤心了,咱们岚儿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朱母痛苦出声。

    朱父长叹一声。

    伙计把熬好的药端来,朱母接过来亲自给朱岚喂了下去。

    一会儿朱岚的额头出了一层薄汗。

    包一凡暗自松了一口气。

    一直沉默不语的孟倩幽却对伙计说道:“将这药多熬几副出来温在炉子上,每隔两个时辰端过来就喂他一次。”

    伙计点头,走到医柜边抓了几副同样的药出来,到后院去熬药。

    朱父这才看到孟倩幽也在医馆内,打招呼道:“孟姑娘”却在看到红肿着小脸,躺在医床上的孟杰后吃惊的问道:“这孩子怎么被打成了这样?”

    孟倩幽摸着孟杰的小脸,沉默不语。

    朱母也转身过来,看到孟杰的惨样,吃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包一凡诉说道:“孟姑娘的弟弟被卖给人贩子以后,又哭又闹,还用小嘴紧紧的咬住了人贩子的手,人贩子气急之下,就对他下了重手。”

    “这帮畜生,太没有人性了,抓到以后就该千刀万剐。”朱母愤恨的说道。

    朱父赞同的点头。

    孟倩幽没有说话。

    朱父试探的说道:“孟姑娘,你弟弟怎么还不醒,要不要大夫帮你弟弟看看。”

    孟倩幽依旧没有说话。

    朱父尴尬的看了包一凡一眼。

    包一凡忙道:“人贩子应该是怕他在哭闹,给他喂了沉睡的药,等药效过了,自然就醒过来了。”

    孟倩幽抱起孟杰,对包一凡说道:“我回客栈了,伙计熬好的药一定要每个两个时辰给他喂一次,如果天亮之后不在发热就没事了。”

    包一凡点头,道:“你路不熟,我送您回去。”

    孟倩幽回道:“不用了,你守在这里吧,如果朱岚情况不好,你好到客栈里去喊我。”

    说完,抱着孟杰出了医馆。

    朱父长叹一声,道:“孟姑娘这是怪罪我们了。”

    包一凡急忙说道:“伯父千万不要这样想,孟姑娘只是看到自己的弟弟被打成那样,一时伤心,才态度冷淡了些,其实她心里还是明白是非的,要不然也不会救了朱岚的命了。”

    朱母惊诧的问道:“岚儿的命是她救的?”

    包一凡点头,道:“我们到了医馆后,大夫根本就不敢拔朱岚身上的shou,是孟姑娘先放下她弟弟,帮朱岚拔出了shou,还给开了药方,让大夫去熬药。并让我想法把你们叫过来。她这是看到朱岚稳定了,才走的。”

    朱母感动的不行,道:“孟姑娘以后就是我们岚儿的救命恩人,以后有用的着我们家的时候我们绝对不会推辞。”

    包一凡的眼神闪了闪,没有说话。

    孟倩幽抱着孟杰上了马,慢慢的走回了客栈。

    客栈的掌柜的看着她抱着一个孩子回来,大喜,急忙从柜台里出来想要问她,却在看到孟杰的惨样后抽了一口气,没敢说出声来。

    孟倩幽没有理会他,抱着孟杰来到二楼。

    孟氏已接近癫狂,一直在不断的重复梳洗,喃喃道:“我要梳洗干净了,等杰儿回来不会吓到他。”

    孟二银寸步不离的看着她。

    孟贤和孟齐也安静的守在一边。

    谢江风和安以源静静的陪着他们。

    孟倩幽走到楼上,站在门口的谢江风首先看到了她,见她抱着一个孩子回来,惊喜的说道:“孟姑娘,找到你弟弟了?”

    孟氏听到他的话声,不顾一切的冲过来,撞开谢江风,一把抱住孟杰,哭道:“我的杰儿回来了。”

    孟二银和孟贤、孟齐也急忙跑上前,看到孟倩幽抱回来的孟杰时,齐齐惊喜的说道:“杰儿找到了!”

    孟倩幽轻轻的对孟氏说道:“娘,小弟出去玩了一天,累了,我们把他放在床上休息一下好不好”

    孟氏狂点头,让开身子,道:“好好好,让杰儿休息一下。”

    众人这才看到孟杰的小脸肿的几乎已经认不出原来的模样,一时都愣在了原地。

    孟倩幽将孟杰放在床上,对孟贤说道:“大哥,把我行李里的药拿出来。”

    孟贤赶紧将药拿了出来。

    孟倩幽打开瓶盖,倒出一些,轻轻的抹在了孟杰的小脸上。

    孟杰小脸上的红肿立刻消散了一些。

    孟氏抢过孟倩幽手中的药瓶,急切的说道:“我来吧。”

    孟倩幽让开地方。

    孟氏做到她刚才做过的地方,轻柔的帮孟杰抹药。

    孟二银着急的问道:“幽儿,杰儿怎么没有醒过来?”

    孟倩幽回道:“爹,杰儿被人贩子喂了昏睡的药,到时自然就醒过来了,您不用着急。”

    孟二银放下心来,道:“找回来了就好,找回来了就好。”

    孟倩幽对孟贤说道:“大哥,杰儿已经找回来了,你和二哥去隔壁屋里和逸轩、清儿一起好好的休息一下吧。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

    孟贤问道:“小妹,这么晚了,你还有什么事情?我陪你一起去。”

    孟倩幽抿了抿嘴,道:“朱公子受伤了,现在在医馆里,我不放心,过去看看。你不要去了,在客栈里看好家里人。朱公子没有大碍了,我就回来。”

    谢江风和安以源大惊,齐声问道:“朱岚受伤了?”

    孟倩幽点头。

    两人忙道:“在哪家医馆,我们过去看看。”

    孟倩幽回道:“我领你们去。”

    两人点头。

    孟倩幽嘱咐了孟贤几句,才带着谢江风和安以源出了客栈,对两人道:“朱岚现在在城中的一家医馆,包公子也在那里,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过去了。”

    谢江风问道:“孟姑娘要去哪?要不去我们陪你一起去。”

    孟倩幽摇头:“不用了,谢谢两位的好意,你们还是去医馆看看朱岚吧。”

    说完,飞身上马,很快的消失在夜色中。

    谢江风和安以源对看一眼,赶紧的坐上马车,吩咐伙计快点赶去医馆。

    孟倩幽骑马来到了乔敏的家。

    包清河自从几人打马离开后一直在乔府等候,一个时辰没过,乔二就骑着马抱着两个孩子回来。

    看到包清河,乔二赶忙说道:“包大人,几名孩子已经救了出来,朱公子受了重伤,包公子抱着他去了医馆。”

    包清河急忙问道:“朱公子伤的怎么样?有大碍吗?”

    乔二回道:“被人捅了一shou,伤的应该不轻。”

    包清河点头,吩咐衙役将两个孩子从乔二的怀里接了过来。

    乔父听到朱岚受了伤,惊的不轻,起身想要去看看。

    包清河却对他说道:“现在证据齐全,确实是乔xiaojie吩咐人绑走了孟姑娘的弟弟,还唆使你们家的护院将他卖给了人贩子,你快点进去把她带出来,我们好带回去结案。”

    乔父乍一听到乔敏做出如此恶毒的事情,确实气的不行,想要狠狠的惩罚她。可毕竟是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女儿,现在冷静了下来,是万般的不舍,试探的求情道:“包大人,那小姑娘的弟弟已经找回来了,敏儿也被她伤的没有人样了,你看看能不能就此结案算了。”

    包清河看了他一眼,威严的说道:“乔柶,我是看在你也是富甲一方的的乡绅的面上,才对你如此客气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让我用非常的手段带走你的女儿。”

    乔柶听到包清河这样说,顿时心神一凛,急忙说道:“是我糊涂了,请包大人稍等一下,我这就让人把小女带出来。”

    包清河点头:“如此甚好,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也不愿与你撕破脸面。”

    乔柶慌忙让人去内院把乔敏带出来。

    仆人去了内院,不一会就慌慌张张的跑出来,道:“老爷,xiaojie已经快不行了,夫人让您赶快进去看看。”

    乔柶大惊,地包清河说道:“包大人请稍等一下,我过去看看。”

    包清河闻言皱起眉头,却还是点头应道:“去吧。”

    乔柶急急忙忙的走进院内,却看到乔敏正好好的躺在床上,有丫鬟正在喂她小口的吃东西。正要喝问怎么回事。乔一把将他拉到一遍轻声说道:“老爷,你真的让包大人把敏儿带走?”

    乔柶已然明白怎么回事,说道:“夫人,你怎么如此糊涂,敢欺骗包大人,这样会连累我们家的。”

    乔母泣道:“老爷,敏儿再千不对,万不该,也是我们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我们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敏儿被包大人带走,落个凄惨的下场。”

    乔柶说道:“要不然我们怎么办?还能抗命不成。”

    乔母停止哭泣,道:“我已经想好了,一会给敏儿下昏睡的药,就说敏儿昏迷不醒,就算包大人今天晚上带回去了也不能过堂审问,不如等到明天敏儿醒了以后,我们亲自送过去。等到明天城门一开,我们就将敏儿送回老家去,包大人如果还要追究,我们就舍出半个家业去huilu他。”

    乔柶犹豫。

    乔母着急的说道:“你快下决定呀,再晚包大人就该派人进来了。我可告诉你,如果敏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乔柶狠了狠心,咬牙道:“就按你说的做,你赶快让人给敏儿喝药,我出去回复包大人,就说敏儿确实昏迷不醒,如果他不相信,可以派人进来查看。”

    乔母点头,吩咐丫鬟将已经熬好的药给乔敏喝下去。

    乔柶又等了一会,才慌张的跑到了包清河面前,假装痛苦的说道:“包大人,小女确实伤的不行,人已经昏迷了,您带回去也是审不了案,不如让她在家好好休养一晚,等她清醒了以后,我亲自把她送过去。”

    包清河确实看到了乔敏的惨状,心里也是有些相信的,也怕带回去以后,还没结案乔敏就死掉了,想着不如卖给乔柶这一个薄面,等人清醒后给送去也不迟,当即点头应道:“既然这样,那明天乔xiaojie醒来后,你要速速的将她送到府衙,如有差池,就不要怪我没手下留情了。”

    乔柶见包清河相信了,连派人进去查看一下都没有,心中暗喜,恭敬的回到:“请包大人放心,只要小女醒过来,无论什么时辰,我都会将她速速送去县衙的。”

    包清河点头,道:“如此甚好。”

    说完起身,对衙役们说道:“戴上乔大、乔二,我们回县衙。”

    衙役应声,上前拉起跪在地上的乔大、乔二,吆喝着让他们快走。

    乔二一听要进大牢,吓坏了,忙说道:“包大人饶命呀,刚才救几名孩子的时候,包公子许诺过小人,只要将这两个孩子平安的送回来,就饶了小人一命的。”

    包清河皱眉,道:“即使你有功,也得等我明天审案的时候再说,带走!”

    乔二闻言不在挣扎,垂头丧气的跟着衙役往外走去。

    包清河领着一众衙役刚走出乔府的大门,孟倩幽骑着快马也疾驰而来。

    包清河看到她下马,热情的问道:“孟姑娘,这么晚了,你有何要事要找本官?”

    孟倩幽随意的扫了一眼,只看到乔大、乔二、被衙役们押着,正要往回走,冷声问道:“包大人,乔敏呢,怎么没被带走?”

    乔柶看到孟倩幽骑马来到自己家的门口,暗自叫苦不迭,听她问起乔敏为什么没被带走,立刻回道:“小女已经昏迷,快要不行了,包大人答应让她在家好好的修养一晚,明天醒了以后,我亲自送到县衙去。”

    孟倩幽继续问道:“乔敏做下如此大的恶事,包大人就这样放心的让她呆在家里吗?如果明天没人送她去县衙怎么办?”

    乔柶心里“咯噔”一声,脸色变了几变后陪着笑道:“小姑娘想的太多了,天亮以后,如果小女醒了,我们会尽快将她送到县衙的。”

    孟倩幽看着他,咄咄的问道:“如果她没醒的,是不是就这么一直呆在家里不用去县衙大牢了。”

    乔柶忙道:“不可能的,只要小女没有性命之忧,就一定会醒过来的,到时再送去县衙也不迟。”

    孟倩幽对包清河说道:“包大人,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管乔敏清醒与否,以防万一,都该被带去大牢,听候审讯。”

    包清河为官多年,与县里的富人一直关系颇好,从来是两不得罪,今天本来是想卖给乔柶这一个薄面的,被孟倩幽这样当众说教,心里有些不愉,微怒道:“乔xiaojie已经昏迷不醒,即使带回去也审不了案,万一在死在狱中就不好了,乔柶既然答应了本官,明天会送过去,就一定会送过去的。”

    孟倩幽反问:“如果明天乔敏没有被送过去呢?包大人该作何处置?”

    包清河回道:“这不可能!”

    孟倩幽说道:“包大人就这么确信乔敏明天就真的能被送去县衙?”

    包清河点头。

    孟倩幽冷冷的说道:“那我们就打个赌,如果明天乔敏没有被送去县衙,包大人自请摘去乌纱可好?”

    包清河看孟倩幽那冷冷的眼神,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再想起,那人临走时嘱咐的话语,猛然惊醒过来,改口说道:“孟姑娘说的对,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这就吩咐衙役带乔xiaojie回县衙。”

    乔柶急忙阻拦,道:“包大人,小女确实昏迷不醒呀,你就让她在家休养一晚吧。”

    包清河斥道:“乔柶,你不要在阻挠本官捉拿犯人,否则的话,我命人将你一起拿下。”说完,吩咐衙役:“进去拿人。”

    衙役应声进去。

    乔柶在后面大叫:“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呀。”

    孟倩幽冷眼看着这一切。

    几名衙役很快把沉睡的乔敏带了出来,乔母在后面一路跟随,大声喊道:“敏儿呀,我的敏儿呀。”

    看到包清河,乔母“噗通”一下就跪在了他的面前,哀求道:“包大人呀,你就放过小女吧,你想要多少银子我们都答应的。”

    包清河微怒,道:“一派胡言。”

    乔母道:“小女虽然犯下过错,但罪不至死呀,你看看她这个样子,恐怕在牢中一晚上也熬不过呀。”

    包清河看到乔敏耷拉着脑袋的样子,有些犹豫。

    孟倩幽道:“你们放心,我正好会些医术,即使再重的伤,我都能治好了的,更何况乔xiaojie这一看就是被人喂了昏睡药的情况,我轻而易举的就能解决。”

    包清河闻言大惊,怒指着乔父、乔母。道:“你、你们”后面的话气的没有说出来。

    乔父、乔母眼神躲闪。

    包清河一挥手:“带走!”说完,怒气冲冲的走在了前面。

    乔父、乔母紧跟了两步。

    孟倩幽“好心”劝道:“你们不用担心,我会让乔xiaojie好好的“活着的。””说完翻身上马,赶在了包清河轿子的后面,随着他回县衙。

    乔母听她那冷森森的话语,吓得瘫坐在地上。

    包清河气怒的坐回软轿,吩咐衙役们回县衙,等到了县衙门口才发现孟倩幽也跟在了后面。惊讶的问道:“孟姑娘,还有什么事?”

    孟倩幽道:“乔xiaojie这样昏睡的情况下,被放进大牢,难免会出现什么差错的,我想帮她清醒一下。”

    包清河赞同的点头:“那就麻烦孟姑娘了。”

    孟倩幽对其中的一名衙役说道:“麻烦你去打盆水来。”

    衙役快步跑去,不一会就断了一盆凉水过来。

    孟倩幽下马,对扶着乔敏的两名衙役说道:“你们把她放到地上。”

    两名衙役轻轻的将乔敏面朝上的放在了地上。

    孟倩幽接过衙役手中的水盆,对着地上的乔敏就泼了下去。

    乔敏立马被泼醒,以为还在家中,慌张的问道:“爹、娘出什么事情了?”

    孟倩幽将手中的水盆“哐当”扔在地上。

    乔敏被惊醒,这才发现自己全身湿透的躺在地上,孟倩幽脸色阴沉的站在自己面前,惊的大叫:“我怎么会在这,我爹娘不是送我回老家了吗?”

    听乔敏这样说,包清河惊出了一声冷汗,万幸孟倩幽及时赶到劝住了自己,否则乔敏真的被送走了,这样的大案到时找不到人犯,自己的乌纱是真的不能保了。

    孟倩幽平静的看着乔敏,幽幽的说道:“乔xiaojie,你看好了,这是县衙门口,你爹娘的想法恐怕得落空了。”

    乔敏这才看到周围站着一众衙役,惊叫起身,将自己的身子紧紧的抱成了一团。

    孟倩幽对包清河说道:“包大人,这么晚了,我送乔xiaojie去大牢吧,好好的嘱咐里面的人一番,不要太欺负了乔xiaojie,明天她还得过堂呢。”

    包清河眼神一闪,应道:“去吧。”

    孟倩幽上前,拖拽起乔敏就走,乔敏死命挣扎,害怕的叫道:“我不要去大牢,我不要去大牢。

    孟倩幽丝毫不理会,在衙役的带领下来到了女牢。

    牢里非常黑暗,只有一盏油灯发出微弱的光,乔敏更加恐惧,叫嚷的更加大声。

    牢里的犯人被惊醒,全都趴在牢房门口看着一个小姑娘面无表情的拖着一个拼命大叫的女人进来。

    衙役走到最里面,打开了一个空的牢房。

    孟倩幽说道:“乔xiaojie这个样子,让她自己一个牢房,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包大人怪罪下来,你我都脱不了干系,还是将她放入人多的牢房,如果她有什么事情,让牢里的人赶快报告。”

    衙役的眼神闪了闪,走到一个人做多的牢房前,将们打开。

    孟倩幽把乔敏脱了进去,仍在了地上,冷声对里面的犯人说道:“这是乔府的乔xiaojie,犯了重罪,被包大人打入大牢,你们要今晚要好后的照看好她,千万不要让她出了什么事情。还有,乔xiaojie的脸上有伤,你们千万不要碰到她的脸,万一回huirong了,乔xiaojie以后就没法见人了。”

    牢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新人了,众人正感到无趣,乍一看到一个小姑娘把一个女人送进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个不敢乱动,听完她的话立刻明白了话里的意思:你们可以任意欺辱这个大家xiaojie,但是不能毁伤她的脸。众人兴奋起来,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衙役同情的看了乔敏几眼,锁上了牢房,领着孟倩幽朝外走去。

    乔敏扑到牢房门口大叫,没叫几声,就被人抓住头发拽了过去,随后她的尖叫声在后面远远的传来。

    孟倩幽出了牢房,从怀里拿出几两银子交给看守牢房的人和身边的衙役,道:“很晚了,你们辛苦了,这点银子拿去买点酒喝吧。”

    几人高兴的接过,连声道谢。

    孟倩幽骑上马,回了客栈。

    牢里的犯人花样百出的折腾了乔敏很久,一直到天快亮了,才满意的住手,纷纷睡去。

    乔敏狼狈不堪的蜷缩在一旁,心里悔恨自己一时心软,没有让家里的护院杀了那个孩子。

    朱父、朱母领着家中的丫鬟、仆人守了朱岚一整夜,按照孟倩幽的吩咐每隔两个时辰就喂一次药。等到天亮的时候朱岚也没有发热,脸上也稍微有了些血色,众人才松了一口气。

    朱父对包一凡、谢江风和安以源三人说道:“岚儿应该已经没有大碍了,你们三个也守了一夜了,快回家休息一下去吧。”

    三人忙了一天一夜,确实疲累之极,看到朱岚已经没事,便点头同意,一起离开了医馆,回到了家中。

    孙慧听说孟倩幽的弟弟丢了,就没有回家,住在县衙里一直等着消息,看包一凡面露疲色的回来,顾不得让他休息,就急忙问道:“孟姑娘的弟弟找到了吗?”

    包一凡累的坐在椅子上,才回道:“找到了。”

    孙慧又急切的问道:“到底是谁带走了他的弟弟?”

    包一凡抬头看着她,叹了一口气,将乔敏指使家中护院抱走孟杰,并让他们卖给人贩子的事情说了。

    孙慧惊的立在当场,半天才不敢相信的说道:“乔敏怎么能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包一凡没有说话。

    慧起身:“不行,我得去孟姑娘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没有。”

    包一凡阻止她,道:“孟姑娘家刚找回孟杰,情绪肯定都很激动,你现在过去,他们是没有力气应付你的,还是等着案子了结之后你在去吧。”

    孙慧想了一下,觉得包一凡说的有道理,就吩咐丫鬟打来温水,让包一凡梳洗。

    孟倩幽回到客栈中,发现两个房间中都已经熄了灯,知道家人已经入睡,就回到了房间和衣躺下,安心入睡。

    乔父、乔母一夜未睡,愁的头发都白了许多。好不容易盼到天亮,就立刻动身来到了县衙。

    时辰还早,县衙还没有开门,两人只好焦急的等在县衙门口。惹得过路的行人纷纷观看。

    时辰一到,县衙大门打开,包清河升堂办案,乔父、乔母立刻进入县衙内,衙门口立刻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孟倩幽吃过早饭也来到了县衙,包清河见所有人都已经到齐,命令衙役去将三名人犯带过来。

    衙役领命,很快将三人带了过来。

    乔母看到被像死狗一样拖过来狼狈不堪的女儿,扑过去,大叫:“敏儿,你这是怎么了?”

    乔父看到女儿的样子,心疼的不行,怒问包清河:“包大人,这是怎么回事?小女怎么变成了这样?”

    旁边的衙役回道:“乔xiaojie昨天晚上进入大牢后,大喊大叫,吵的牢里其他的犯人睡不着觉,双方起了争执,我们早上再去看时,乔xiaojie已经变成了这样。”

    乔父怒道:“一派胡言,小女自小就十分安静,怎么会与他人起争执?”

    孟倩幽冷冷的说道:“乔xiaojie还自诩善良呢,不也做出丧尽天良的事情?”

    乔父被噎住。

    包清河一拍惊堂木,大声道:“乔敏派人偷走孟姑娘的弟弟,并让家中护院卖给人贩子的事情证据确凿,现在本官依据武国的律法,判处乔敏砍头,秋后执行。”

    朱母大惊失色,跪到包清河的案桌前,哭着说道:“包大人,求求你了,千万不要判处敏儿死刑,要打要罚都可以,只要你饶了敏儿一名就行。”

    乔父晃了晃身体,道:“包大人,这是不是判的太重了,小姑娘的弟弟已经平安找回来了,敏儿也罪不至死了吧。”

    包清河为难的看了孟倩幽一眼。

    乔母急忙爬到孟倩幽面前,一面磕头一面求道:“求求你了,小姑娘,你就高抬贵手,饶我们敏儿一命吧。”

    孟倩幽抿了抿嘴唇,对包清河说道:“包大人,我也觉得乔xiaojie不应该判处死刑,毕竟我小弟找回来了。”

    包清河不解的看了她一眼,不明白昨天还杀气腾腾的她今天怎么会替乔敏求情。

    孟倩幽道意味深长的对包清河说道:“乔xiaojie死罪可免,活罪却难逃。”

    包清河明白过来,道:“孟姑娘是受害人,觉得应该判处乔xiaojie什么刑罚好呢?”

    孟倩幽想了想道:“不如在乔xiaojie的脸上刻上“贱”字,将她卖入官驿,让她一生为奴为婢,随时任人宰割可好。”

    众人倒抽了一口气,暗道:还不如死了好呢。

    乔母听完孟倩幽的话,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乔父愤怒的指着孟倩幽说不出话来。

    孟倩幽冷冷的望着他。

    乔敏恢复了一些力气,大叫::“孟倩幽,你如此恶毒,会不得好死的。”

    孟倩幽淡淡的说道:“我得不得好死你不知道,你不会有好下场我却亲眼看到了。”

    乔敏挣扎的爬过来,大声嘶吼:“我跟你拼了!”

    乔父跪倒在地,不死心的哀求道:“包大人,你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小女是朱岚未过门的媳妇,而包公子和朱岚又是多年好友的份上,不要判处敏儿这样的刑罚呀。”

    包清河还没回话,大堂外一个声音响起:“我们家不会让岚儿娶这种恶毒的儿媳妇的。”

    众人回头一看,朱父、朱母还有家里的仆人抬着虚弱的朱岚走了进来。

    乔敏看到朱岚的模样,挣扎着起身,扑倒担架前,急切的问道:“朱岚,你怎么了?”

    朱母一把推开她,道:“你这个害人精,别靠近我的岚儿。”

    乔敏被推到再地,委屈的叫道:“伯母。”

    朱母厌恶的看了她一眼,从怀中拿出定亲的玉佩,恭敬的对包清河说道:“包大人,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我们解除和乔家的婚事,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不要!”乔敏扑倒朱母面前,苦苦的哀求:“伯母,求求你了,不要解除我和朱岚的婚事,我以后做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

    担架上的朱岚虚弱的叫道:“乔敏”

    乔敏回头,希冀的看着他。

    朱岚缓慢的说道:“我们自小定亲,青梅竹马,我一直知道自己将来娶的肯定是你,从未有过别的心思,没想到你却做出这样的错事,亲手毁了我们的姻缘。”

    乔敏摇头,痛哭道:“我也不想的,是你们逼我这么做的,如果不是你们经常在我面前念叨这个贱人是如何如何的好,我也不会一念只差,绑走她的家人的。”

    朱岚痛苦的看着她,道:“你看看,她还只是个孩子,我怎么会对她有如此的想法,你不要在为自己做的错事找借口了。”

    乔敏醒悟过来,扑到朱岚面前,哭求道:“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这就给孟姑娘赔不是,求求你不要退亲好不好?”

    朱岚摇头:“覆水难收,经过此事,我们在也回不去了,你把退亲的玉佩收好,我们以后再无瓜葛了。”

    乔敏身子后退,拼命摆手说道:“我不收,我不收!”

    乔父一声责问朱父:“你们当真不顾情面,执意退亲吗?”

    朱父淡淡的回道:“乔兄也有儿子,你愿意自己的儿子娶这样的一个人回来吗?”

    乔父张了张嘴,没有说上话来。

    包清河一拍经堂木道:“现在本官宣判,犯人乔敏死罪免掉,额头刺字,卖入官驿,为奴为婢。任何人终身不得为其赎身。犯人乔大,判处十年劳役,即可押往边疆。犯人乔二,待罪立功,免除劳役,当堂释放。”

    题外话

    哈哈,恶人得到惩罚了,亲们,满意吗?

    推荐凹凸蛮文军爷撩妻之情不自禁高能军旅宠文

    传闻帝国第一将军沈晟风有个怪癖,不允许任何人肢体触碰!

    而在某一天,不仅被人碰了,还睡了!

    传闻帝国名流萧家世代只出将军,而她萧菁却是个女儿身。

    只得女扮男装做个小士兵。

    沈家不能透露的秘密,所有人都不能接触沈晟风的皮肤,因为会死。

    萧菁却一个不小心摸了个遍!

    沈家上上下下都深知,沈晟风的双手犹如强硫酸,一旦接触,尸骨无存。

    萧菁却是一不留意摸了个遍!

    沈家心照不宣的默契,这个帝国将军身体特殊,这辈子不能娶妻生子。

    而这个将军却突然有一天高调宣布,他要娶一个“士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