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回家
    乔母刚醒过来,听到包清河的宣判,又昏死了过去。身旁的丫鬟又是一通手忙脚乱。

    乔父跪在地上,老泪纵横。

    乔敏面如死灰,呆呆的坐在地上。

    众衙役应声,将乔敏和乔大拖拽了出去。

    劫后余生的乔二看着他们的惨样,吓傻的瘫坐在地上。

    朱父、朱母对包清河恭敬的施完礼,示意仆人抬着朱岚回医馆。

    朱岚虚弱的喊道:“孟姑娘!”

    孟倩幽神色不明的看着他。

    朱岚艰难的问道:“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让你的弟弟遭受如此大难,我不请求你的原谅,我只是想问一下,我们我们以后还是朋友吗?”

    孟倩幽看着他没有说话。

    朱岚轻轻叹口气,道:“我知道了。”说完,对仆人说道:“我们走吧。”

    仆人立刻抬起担架,朝外走去。

    孟倩幽的声音在后面响起:“如果你能挺过这伤,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朱岚闻言大喜,挣扎着起身高兴的说道:“我一定能好起来的,你可不要忘记你说的话。”却不小心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的“哎哟”一声跌回了担架上。

    朱母急忙上前,责备道:“岚儿,你才刚醒,就不能小心一些吗?”

    朱岚回道:“娘,没事,我只是太高兴了,忘记了自己的伤口。”

    孟倩幽的嘴角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

    朱父对着孟倩幽郑重的说道:“孟姑娘,你的大恩大德我们朱家没齿难忘,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说话,我们定然不会推辞。”

    孟倩幽客气的回道:“谢谢伯父。”

    朱父感动的离去。

    孟倩幽给包清河恭敬的行过礼,也转身离去。

    只有跪在地上的乔父、依旧昏迷的乔母和一众不知所措的丫鬟、仆人留在大堂上。

    门外看热闹的众人见已经结案,立即四下散开,找人去说这件津津乐道的事情去了。

    包清河起身来到了乔父的面前。

    乔父愤恨的看着他。

    包清河蹲下身子,在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乔父大惊,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包清河点了点头。

    乔父起身,对着丫鬟、仆人说道:“扶好你们的夫人,我们回家,以后我们乔家再也不会有乔敏这个xiaojie。”

    丫鬟、仆人急忙扶起乔母走出大堂。乔父紧跟其后。

    孟倩幽回到客栈,孟杰还没有醒来,孟氏急的团团转,看到她回来,急忙问道:“幽儿,杰儿怎么还没醒过来?”

    孟倩幽安慰道:“娘,你别着急,杰儿一会儿该醒过来了。”

    孟氏不安的心放了下来,坐回床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孟杰。

    孟二银和几个孩子守在一边。

    孟倩幽对孟清说道:“清儿,去把你屋中的mianju拿来,等会杰儿醒来,我们给他好不好?”

    孟清懂事的点头,去隔壁的屋中拿mianju。孟逸轩紧紧的跟在后面。

    孟清拿回mianju,乖巧的站在孟杰的床前,静静的等着他醒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孟杰的眼睛眨了眨,孟氏欣喜的说道:“杰儿醒了。”

    一家人全部围到了床前。

    孟杰睁开了眼睛,看到孟氏的脸就在眼前,不相信的眨了眨眼睛,看到孟氏还在眼前,伸出双手,高兴的叫道:“娘!”

    孟氏趴下身子,将孟杰抱在怀里,哭着说道:“杰儿,你终于醒了,吓死娘了。”

    孟贤、孟齐也高兴的说道:“小弟,你终于醒了。”

    孟杰被孟氏抱的喘不上气来,挣扎的说道:“娘,我难受。”

    孟氏急忙放开他,焦急的问道:“哪里难受,娘带你去看大夫。”

    孟杰回道:“被娘抱的难受。”

    孟氏反应过来,破涕而笑。

    孟杰对孟二银喊道:“爹!”

    孟二银红了眼眶,摸着孟杰的头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孟杰转向孟倩幽,喊道:“姐姐!”

    孟倩幽摸了摸他的头。

    孟杰兴奋的对她说道:“姐姐,我很勇敢,没有怕他们,我咬住了他的手,疼的他一直大叫。”

    孟倩幽愣了愣,赞道:“杰儿好样的。”

    孟杰腼腆的笑了笑,说道:“我知道姐姐一定会找到我的,我不怕。”

    孟倩幽也红了眼眶,轻轻的摸着他的头。

    孟杰又喊道:“大哥、二哥、逸轩哥。”

    几人冲着他露出一个微笑。

    孟清将mianju放到她面前,天真的说道:“这些mianju都给你,你以后就不会在丢了。”

    孟杰高兴的说道:“谢谢清儿。”

    孟氏见孟杰没事,松了一口气,急切的说道:“幽儿,我们回家吧,这县城我一刻也不想呆了。”

    孟倩幽安慰道:“娘,杰儿刚醒,还是让他休息一段时间我们再回去吧。”

    孟氏看看还很虚弱的小儿子,点头答应。

    一家人又欢喜的围着孟杰说了一会话,孟杰的精神渐渐的恢复过来。

    孟倩幽蹲在孟杰的床前,轻声问道:“杰儿,姐姐问你,你怎么被他们抱走的。”

    孟杰害怕的说道:“我出了娘的房间后,看到楼梯边有两个人拿着好玩的mianju,就走了过去,然后他们就捂住了我的嘴巴,我拼命挣扎,他们对着我的脖子打了一掌,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在那间破屋子了。我一看不认识他们,就让他们送我回去,他们不愿意,我就咬住一个人的手,那人疼的大叫,用手打我的脸,打的我好疼我也没有松口。姐姐,我是不是很勇敢?”

    孟倩幽看着他的眼睛说道:“嗯,杰儿很勇敢。姐姐为你骄傲。”

    孟杰高兴的说道:“我就知道姐姐会夸我的。”

    “杰儿现在害怕吗?”孟倩幽轻轻的问道。

    孟杰摇头:“不怕,我一直都不怕。”

    孟倩幽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自己平常的训练起了作用,这次的事情没在孟杰的心中留下什么阴影。

    孟杰摸着自己的小肚子说道:“娘,我好饿。我要吃好吃的。”

    孟氏慌忙起身,说道:“杰儿,等着,娘这就去跟你做。”

    孟倩幽拉住她:“娘,这是在客栈里,哪有地方去做饭,我去找掌柜的让人做一些粥过来。杰儿一天一夜没有好好的吃饭了,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

    孟氏反应过来,急忙说道:“好,你快去,杰儿一定饿坏了。”

    孟倩幽来到了楼下,让掌柜的吩咐伙计给熬一些粥过来。

    乔敏派人绑走孟杰的事情掌柜的已经知道了,她悲惨的下场,掌柜的也听说了,现在看到孟倩幽就在面前,掌柜的吓得腿肚子直打哆嗦,听到她的话,立刻就吩咐伙计赶快去熬粥。

    包一凡回府后稍微休息了一下,就起床吩咐人打水自己梳洗,想要和谢江风以及安以源去看看孟杰醒了没有。

    孙慧面色沉重的走了进来,连招呼也没打,就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包一凡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问道:“出什么事情了?”

    孙慧欲言又止。

    包一凡急道:“有什么事情就说,你我之间还有什么可隐瞒的。”

    孙慧把乔敏的下场说了出来。

    包一凡没想到乔敏被判处这样的刑罚,一时也是愣住。

    孙慧问道:“孟姑娘的弟弟毕竟找回来了,也没有什么大事,伯父判这样的刑罚是不是重了些。”

    包一凡回神,道:“依照武国的律法,拐卖人口是要被砍头的,乔敏能保住一命,已经是我爹法外开恩了。”

    “可我听衙役们说,伯父原本是判乔敏砍头的,是孟姑娘请求他饶乔敏一命,并且要求伯父如此宣判的,你说,伯父怎么就听从了她的建议呢,乔敏这样生不如死的活着,还不如被砍头了好呢。”孙慧疑惑的说道。

    包一凡眼神闪了闪,道:“事情已经成了定局,你不要在这妄自猜测了,我稍微梳洗一下,吃过早饭,我们就和谢江风和安以源一起去看看孟姑娘的弟弟醒了没有。”

    孙慧起身,一边吩咐丫鬟去把早饭端来,一边说道:“我不是猜测,我只是感叹乔敏怎么会走到这一步,落得这么个凄惨的下场。毕竟我们已经相识了很多年,心里一时有些难受。”

    包一凡说道:“乔敏心胸狭隘,早晚会落得这个下场的。我现在倒是替朱岚庆幸,幸亏他没有把这样的人娶进门,否则的话,我们以后恐怕得和他断交了。”

    听他说起朱岚,孙慧把朱岚和朱父、朱母一起赶来县衙,当场退亲的事情也说了出来,感叹道:“乔敏只是用情太深了,才钻了牛角尖,现在悔悟太晚了。”

    包一凡道:“她那样的人悔悟只是一时的,如果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还会如此做的,朱家当场做了明断,也算是解决了将来的一个隐患。”

    孙慧叹道:“即使朱家不退亲,以乔敏的下场这门亲事也不会成的,这样也好,彻底断了乔敏的心思,让她再也不会以此为借口害人了。”

    包一凡劝道:“各人有各命,她既然做了此等恶事,就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你就不要再为她劳神了,还是想想我们一会过去看望孟姑娘的弟弟拿着什么礼物吧。”

    孙慧被转移了话题,顺着说道:“对呀,我们一会去看望孟姑娘的弟弟确实不能空着手过去,可拿些什么礼品好呢?”

    包一凡笑道:“我让你去准备,那你倒反过来问我,这种探望之事我从来没有理会过,要不然你去问问我娘吧,让她帮我们准备一些。”

    孙慧起身,道:“我这就去问伯母,你吃好以后派人喊我一声。”

    包一凡点头,孙慧朝外面走去。

    包一凡吃过早饭,孙慧也已准备好礼物,两人坐着马车来到了谢江风家。

    谢江风正好也准备好了礼物要出门,看到两人坐着马车过来,便和两人一起来到了安以源家。

    安以源早已在家里等候,看到几人过来,就提着礼物和几人一起来到了客栈。

    下了马车,看到孟倩幽站在一楼的柜台边,急忙热情的打招呼。

    孟倩幽点头,说道:“我小弟刚刚醒来,有些饿了,我下来让掌柜的帮忙熬一些粥给他吃。”

    谢江风惊喜的说道:“你小弟醒了,那真是太好了。”

    包一凡问道:“没有大碍吧?”

    孟倩幽笑着回道:“没有大碍,精神也很好。”

    几人邀请孟倩幽一家过来赏花灯,却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是乔敏做出的,包一凡唯恐孟杰再有点什么事,让孟倩幽心里有了隔阂,以后再打交道就难了,现在听到孟倩幽说孟杰没事,一直提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高兴的说道:“那就好。”

    孙慧上来拉着孟倩幽的手说道:“幽儿meimei,刚听说你小弟出事的时候,我就想过来看看,可包一凡说我过来也帮不上什么忙,还可能给你添乱,我就没有过来。你不会怪我吧?”

    孟倩幽笑道:“慧儿姐姐,我怎么会怪你呢,包公子说的对,今天以前你要是过来,我确实没有精力应付你。”

    孙慧道:“幽儿meimei不怪罪就好了,我们今天给你小弟拿了一些礼品过来,你看看还需要什么,别跟我客气,尽管开口。”

    孟倩幽道:“谢谢慧儿姐姐。”

    掌柜的把熬好的粥小心的端了过来,孟倩幽刚要接过,谢江风却说道:“还是我来吧,孟倩幽年纪千万不要烫到了。”

    孟倩幽笑着谢过。

    谢江风把手中的礼品交给了包一凡,端起熬好的粥。

    孟倩幽带着几人向二楼走去,边走边对几人说道:“我没有告诉家里人是什么人绑走了杰儿,他们都以为杰儿是被误打误撞的人贩子抱走的,几位上去以后千万别说漏了嘴。”

    几人心里越发感动,对孟倩幽小小年纪有如此处理事情的能力也是更加的佩服。

    几人一起来到二楼,孟倩幽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谢江风端着粥跟在后面,其余几人也跟着进来。

    孟贤、看到谢江风手里端着粥,赶紧上前接过,嘴里说道:“谢公子,把粥给我吧。”

    谢江风小心的把粥递给他。

    几人一起有礼的和孟氏夫妇打招呼:“伯父、伯母。”

    孟氏夫妇拘谨的应过。

    孟倩幽笑着对他们说道:“爹、娘,几位公子是过来看望小弟的,还拿来了不少的礼品。”

    孟氏夫妇感动的道谢。

    孟倩幽对孟杰说道:“小弟,几位公子过来看你了,你是否应该给他们打个招呼呀?”

    孟杰礼貌的喊道:“哥哥、姐姐好。”

    孙慧笑着说道:“幽儿meimei,你这小弟太招人喜欢了,我也想要一个这样的小弟呢。”

    孟杰天真的说道:“那就要一个呗。”

    众人被逗得哈哈大笑。

    屋里沉闷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孟倩幽笑道:“爹、娘,你们喂小弟吃粥吧,我们去隔壁说点事。”

    孟氏明显松了一口气,道:“去吧。”

    人来到了隔壁的屋子里落座。

    孟倩幽道:“这次我小弟的事情多谢几位帮忙,以后如果有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的,就一定不会推辞。”

    谢江风赶忙说道:“孟姑娘客气了,我们并没有帮到什么忙。”

    安以源附和。

    孟倩幽道:“我小弟出事以后,你们两位就一直在帮忙寻找,并且帮我照顾家人,怎么能说没有帮到什么忙呢?”

    两人笑着说作为朋友这是应该做的。

    孟倩幽又对包一凡说道:“那拐卖孩子的人肯定不止那五个人,我只所以没对剩下的人动手,就是想让你顺着这条线索找到他们的背后之人,希望你能尽快的找到那些人。如果有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就派人去找我,我一定会尽快过来帮你的。”

    包一凡道:“我也正有此意,孟姑娘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孟倩幽道:“原本我是想和你一起去查这将事情的,我小弟被他们打成那样,不亲手端了他们的老窝,我是不肯罢休的。可是我娘经过此事以后,精神有些不太好,我怕她再为我担心,所以只能麻烦包公子自己去查案了。”

    包一凡摆手道:“这本应该就是我的分内之事,孟姑娘不要客气了。”

    孟倩幽道:“你将他们一打尽之后,就带着孙姐姐去我家,我给你们做佛跳墙吃。”

    谢江风打趣道:“那我和安以源是不是也可以去蹭一顿呢,”

    孟倩幽笑着回道:“可以,到时喊上朱岚,他最爱凑热闹了。”

    屋内的空气静了下来。

    包一凡试探的问道:“你不责怪朱岚?”

    孟倩幽道:“这件事又不是他做的,我责怪他做什么?”

    谢江风笑道:“朱岚知道了,肯定会很高兴的。”

    包一凡和安以源点头赞同。

    孟倩幽又对几人说道:“我小弟找回来了,也没有什么大事,我们下午就回家了,我在此就跟几位别过,下午你们就不要过来相送了。”

    孙慧说道:“那哪行,我和你这么投缘,恨不得时时刻刻和你黏在一起,哪能不过来相送呢。”

    孟倩幽打趣道:“孙姐姐,你要是时时刻刻的和我黏在一起,估计到时包公子非找我打架不可,我可打不过他,你就饶了我吧。”

    几人大笑。

    孙慧羞红了脸,故意恼怒的说道:“好你个臭丫头,竟然敢取笑我,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

    孟倩幽赶紧求饶:“好姐姐,我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以后我再也不敢取笑你了。”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孟氏夫妇听到几人的欢笑声也是高兴的不行。

    几人又是一番说笑之后,就起身告辞。

    孟倩幽将几人送到楼下,看着几人坐着马车远去才回了二楼。

    一家人吃过午饭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孟二银就去后院赶出马车停在客栈门口等候。

    孟氏领着几个孩子出来,掌柜的热情的把几人送出了门口。

    孟倩幽停住脚步,对掌柜的说道:“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更何况是人,伙计只是累了稍微休息了一下,掌柜的就不要过于惩罚他了。”

    掌柜的看他不但没有怪罪自己,连伙计也没有怪罪,大喜,不住的道谢,保证道:“姑娘放心,我会让他继续做工的,等姑娘下次再来我们客栈,一定让他好好的招呼您。”

    孟倩幽点头,转身上了马车。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来看花灯,孟杰却差点丢失,回去的时候自然就没有来时那种高兴的心情,都默默的坐在马车上不说话。只有孟杰、孟清两个小人儿一路嘻嘻哈哈的说笑个不停。

    孟倩幽凑近两个小人儿身边,小声对两个小人儿说道:“杰儿、清儿,姐姐和你们商量一件事呗。”

    两个小人儿也小声的回道:“姐姐,什么事?”

    孟倩幽youhuo道:“杰儿被坏人抱走的事情,你们回去后不要对任何人说,就是爷爷奶奶也不行,如果你们做到了,姐姐就给你们做一个好玩的文具,会飞的哟。”

    两个小人儿立刻被吸引住了,连忙点头保证道:“我们不说,谁都不说。”

    孟倩幽伸出小手指,道:“我们拉勾,谁说出去谁是小狗,并且不能得到那个玩具。”

    两个小人儿也学着他的样子伸出小手指套在了她的上手指上,齐声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说出去谁就是小狗。”

    孟倩幽用两只手摸了摸两人的头,道:“真乖,姐姐回去后就给你们做好玩的玩具。”

    孟杰、孟清高兴的大喊大叫。

    孟氏一脸高兴的看着他们。

    孟倩幽又对家人嘱咐道:“娘,大哥、二哥、逸轩,杰儿被拐走的事情我们回家后,你们也不要告诉任何人,免得引出什么不必要的事情。”

    几人点头。

    马车的速度不是很快,用了稍长些时间才回到家。

    孟氏打开家门,望着熟悉的家,叹道:“还是家里好,家里踏实呀,娘以后再也不出门了。”

    孟倩幽笑道:“娘,我以后挣了大钱,还准备带着全家人去京城看看呢,你要是不出门了,我们怎么去呀。”

    孟氏摸了摸胸脯说道:“娘去了一次县城,就差点没吓死,打死我也不会去京城了,你们谁爱去谁去。”

    孟倩幽失笑。

    王婶串门回来,看到院门打开,就走了进来,看到一家人都在院中,笑着说道:“我以为你们昨天就该回来。没想到今天才回来,是县城的花灯太好看,把你们迷住了,不愿意回来了吗?”

    孟氏的表情微僵。

    孟倩幽赶忙回道:“对呀,王婶,县城的花灯可好看了,我们还买了几盏回来呢,不信你看看。”说完,把孟逸轩赢来的花灯让王婶看。

    王婶惊讶的说道:“哎呀,县城里的花灯就是漂亮,我从来还有看见过这么好看的花灯。明年我也让你王叔带着我们全家人一起去看。”

    孟倩幽应道:“好啊,到时我们一起去。”

    王婶高兴的点头。

    孟氏一直不语,王婶有些奇怪,问道:“二银家的,你怎么了?我看你的脸色不太对劲呢?”

    孟氏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孟倩幽道:“花灯节上的人多,我娘一直在照顾杰儿和清儿,可能是累着了,休息两天就好了。”

    王婶不疑有它,忙说道:“那你赶快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孟倩幽礼貌的说道:“王婶慢走。”

    王婶摆摆手,走出孟家大门。

    孟倩幽对孟氏说道:“娘,您去无休息一下吧,我来收拾家里。”

    孟氏没有说话,转身回了屋。

    孟倩幽叹口气。

    孟贤三人搬着礼品进来,问道:“小妹。这些礼品放在哪里?”

    孟倩幽看了一眼几人手中的礼品,随意说道:“放到西厢房吧,和过年时谢公子他们送来的东西放到一起。”

    几人点头,把礼品全部搬去了西厢房。

    休息了三天,孟氏的精神稍微缓和了一些,作坊开工的日子也到了。一大早,工人们就高兴的过来上工。

    张柱、张根夫妇也带着村里人早早的来到,把腊肠作坊里里外外重新打扫了一个遍,准备好开工。

    全部打扫完以后,朱大壮的猪肉还没有送来,孟氏就让自己的哥哥嫂子到正屋里去坐坐。

    几人坐定,孟贤沏了茶水过来,张柱家的拉着孟氏的手小声的说道:“妹子,我跟你说件事,你听了以后保准觉得解气。”

    孟氏忙问:“什么事?”

    张柱家的笑着说道:“二叔家这段时间要闹翻天了,青儿赖在家里不肯走,张铁两口子一直拼命的跟二叔、二婶哭闹。”

    孟氏惊讶,问道:“怎么会这样,二叔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张柱家的回道:“还能出什么事情,还不是那三十两银子给闹的。”

    孟氏不解的问道:“三十两银子,一人十两有什么好闹腾的。”

    “要是那样简单就好了,二叔家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有消停呢。”张柱家的说道。说完看了张柱一眼继续小声的说道:“二婶把那三十两银子拿回去以后,只给了青儿一两,张铁三两,说剩下的是自己和二叔的养老钱。青儿不愿意,说二叔两口子偏心眼,给自己一两太少了,最不济也得和张铁一样,给三两。张铁两口子也不愿意,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哪还有来娘家要银子的。还让二叔。二婶把剩下的银子交给他们两口子保管,说是怕青儿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给偷走。二婶当然不愿意,死命的护着银子不给,说谁要是再打她银子的主意就给谁拼命。青儿就想了一个办法,不哭不闹,领着全家人赖在娘家不走,二婶做熟饭全家人坐下就吃,吃饱了就去屋里躺着,什么活也不干。张铁两口子不干,也领着孩子过来,住到了二叔,二婶的屋子里,怎么轰也轰不走。我听说二婶这段时间睡觉都把银子揣到怀里,唯恐一个不注意就被他们偷了去。”

    孟氏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半晌才道:“还有这样的事情?”

    张柱家的笑道:“是呀,我刚听人说的时候也是惊讶的不行,真没想到二婶怎么做出这样的事情,一人给十两银子不就完了吗?现在可好,一家人闹得不可开交,今天在来的路上我还听人说,二婶已经熬不住了,答应一人再给二两银子。”

    孟氏道:“那青儿应该满足了吧,嫁出去的女儿还能得到三两银子,就已经不错了。”

    张柱家的摇头:“不知道,青儿的脾性和二婶一样,谁知道她满不满足呢。”

    两人说话间,朱大壮的猪肉送到。

    几人赶紧出了屋帮忙去搬猪肉。

    朱大壮停好牛车,憨厚地笑着的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不好意思,来的路上,牛车出了点问题,我们费了好半天的力气才修好,猪肉送晚了些,你千万不要责怪。”

    孟倩幽开玩笑道:“送到了就好,我还以为过年我没给朱老板红包,您一气之下,不给我送猪肉了呢。”

    朱大壮摆手,道:“孟姑娘说笑了,你照顾了我们这么多的生意,过年应该是我给你送红包呢。”

    孟倩幽伸手,道:“那我就不客气了,红包拿来吧。”

    朱大壮从怀里真拿出了一个红包出来,笑眯眯的放到孟倩幽的手中,道:“是个心意,孟姑娘不要嫌少呀。”

    孟倩幽反到愣住,不可思议的问道:“你真的给我准备了红包?”

    朱大壮说道:“早就给姑娘准备好了,正发愁怎么给你呢?”

    孟倩幽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又炫耀的对朱大壮说道:“我今年过年可发财了,收了三十多两银子的红包呢。”

    朱大壮愣住,随即大笑起来,笑完道:“孟姑娘,你太风趣了,你这么大的生意还在乎这三十两银子?”

    孟倩幽回道:“当然在乎了,这可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这么多银子呢。”

    朱大壮这段时间也知道了孟倩幽家以前穷的揭不开锅,直到她琢磨出了熏肉和腊肠后,家里的生活才好了起来,以为她说的是孟氏夫妇以前给的压岁钱少,便也没有在意,又说笑了几句,等孟贤给他结了账,就高兴的赶着牛车离去。

    孟倩幽拿着红包得意的对孟贤炫耀道:“大哥,看,我又收到了一个红包。”

    孟贤被她孩子气的动作逗笑,夸张的说道:“哇!大哥太羡慕你了,能不能分给我一些呀?”

    孟倩幽傲娇的摇头,道:“不能。”

    孟贤哈哈大笑。

    作坊里的工人活计已经做的十分熟练,等猪肉搬到作坊里以后,就开始认真的做腊肠。

    孟倩幽去作坊里转了一圈,看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干的很是卖力气,没有说话,满意的点了点头。出了腊肠作坊,和孟氏打了声招呼,就又去了熏肉作坊。

    吴大五人正要去倒脏水,看到孟倩幽过来,急忙恭敬的问好。

    孟倩幽看他们穿戴整齐,精神良好,身上也没有了那种吊儿郎当的样子,很是疑惑,问几人:“过了一个年,你们几个很是精神了不少,是家中有什么喜事吗?”

    吴大挠挠头,说道:“那有什么喜事,还不是东家过年的时候给我们发了那么多的工钱和吃食,我们拿回家以后,家里人非常高兴,一直不停的夸赞我们。给我们做好吃的,还细心的照顾我们。这么多年了,我们几个在家中从来没有得到过家人的这样的对待,心中悔悟,决定以后好好做人,让东家和家里人不用在为我们呢操心。”

    孟倩幽笑道:“你们想通了就好,从今以后,踏实干活,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几人高兴地保证:“谢谢东家,我们以后肯定会加倍的努力干活的。”

    刘大宝站在一边眼神闪了闪,低下头没有说话。

    **五人正准备上山去砍柴,听到了孟倩幽的话,互看了一眼,也低下头。

    孟倩幽看了他们几人一眼,说道:“你们几人也一样,只要好好干活,我也不会亏待你们的。”

    几人大喜,抬头道谢。

    孟倩幽在作坊里转了一圈,看到所有的工人也是有条不紊的在干活,满意的点头,来到孟大金面前,问道:“大伯,大堂哥什么时候回县学?”

    孟大金正在清理一根小肠,闻言头也没抬的回道:“二十六县学里才开学呢,仁儿准备二十五再走。”

    孟倩幽再次对他说道:“您回去后给大堂哥说一声,这次回县学就不要走着去了,我会让我大哥赶着马车去送他的。”

    孟大金道:“好,我回去就告诉他,他听了一定很高兴。”

    孟倩幽点头,转身往家走,走了两步忽然又退回来,问道:“大伯,大伯母不是说要让孙家的去娘家问问,看能不能让大堂哥和英子两个月以后成亲,去了吗?”

    孟大金手里的小肠已经清理完,抬头对孟倩幽说道:“没有,仁儿不让去,说等新的宅院盖好以后再去说也不迟。”

    孟倩幽皱眉,说道:“只是定好日子,又不是让他马上成亲,他这么反对做什么?”

    孟大金回道:“我们也很纳闷,你大伯母更是急的不行,可仁儿说我们太着急了,别吓坏了英子的父母,让我们过一段时间再去。你大伯母考虑到我们确实是急了一些,就依了他。等过段时间在去。”

    孟倩幽点头,道:“我知道了。”

    李大锤夫妇今天也是特别的精神,孟倩幽和他们打好招呼后就回了家。

    由于是第一天开工,朱岚的伙计并没有过来拉熏肉和熏下水,自然也没有送辣椒过来。孟贤几人闲着无事,又不能去大院子练功,就想温习一下孟倩幽教过的功课。可西厢房里根本就今年不去,几人无法,只得搬了几张桌椅出来,放到了自己睡觉的屋子里。

    看到孟倩幽回来,孟杰和孟清两个小人儿跑出来,央求道:“姐姐。我们想要会飞的玩具。”

    孟倩幽摸摸他们的头,应道:“好,姐姐给你们做。”

    两个小人儿高兴的欢呼。

    孟倩幽喊道:“大哥,你们出来帮我一下。”

    孟贤、孟齐、孟逸轩三人出来。

    孟倩幽道:“大哥,你去找一个半指宽的竹片过来。”

    孟贤很快找来一个和她要求一样的竹片。

    孟倩幽用刀子在中间的部位做了一个记号,对孟贤说道:“大哥,你在这个记号的位置帮我打透一个孔。”

    孟贤点头,皱着眉想用什么才能打一个小孔。

    孟倩幽又对孟齐道:“二哥,你去找两根细细的竹片来”

    孟齐找了两根竹片过来。

    孟倩幽让他和孟逸轩一人一根,道:“你们俩把这竹片细细的打磨一下,”说完在手里做了个搓的动作,道:“打磨好以后,你们在手里这样试一下,看看不硌手了才行。”

    两人点头,做到一边,开始细心的打磨小木棍。

    孟贤转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打孔的办法,来到孟倩幽面前,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妹,这要怎样才能打出这样的小孔?”

    孟倩幽这才想到家里没有那种尖尖的小刀,就对孟贤道:“大哥,你去熏肉作坊,让他们用烧红的铁棍在这上面烫一个和铁棍一样大小的小孔就是了。”

    孟贤高兴的拿着竹片跑去了熏肉作坊,用烧红的铁棍钻好了小孔,又快步的跑了回来。

    孟倩幽接过,把竹片的一端用刀子削薄了一些,另一端则直接把两边都削去了一部分,把竹片的两头也细心的削成了圆状,以免待会两个小人儿玩的时候有危险。削完以后,叫给孟贤让他去打磨光滑。

    孟杰和孟清跑来跑去,一会儿看看孟齐和孟逸轩的打磨好了没有,一会过去催促孟贤快点,还不停的问孟倩幽:“姐姐。什么时候才能做好。”

    孟倩幽回道:“马上就能做好,杰儿和清儿耐心的等一下。”

    孟齐和孟逸轩把木棍打磨好,拿了过来,孟倩幽摸了一下,感觉很光滑。就抓在了手里,静静的等着孟贤打磨好竹片。

    孟齐和孟逸轩也好奇的站在一边,等着看孟倩幽用这些简单的东西怎么能做出在天上飞的玩具。

    孟贤打磨的时间长了一些,两个小人儿急得直跺脚的时候才打磨好。

    孟倩幽拿过竹片,看到孟贤打磨的非常仔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落下。就将孟齐、孟逸轩打磨的木棍在插到了小孔上试了一下,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木棍插好,对孟杰、孟清说道:“你们看好了,姐姐马上就让它飞了。”

    说完把木棍在手里使劲搓了几下,一松手,竹蜻蜓就飞了出去,在上空盘旋。

    孟杰和孟清高兴的拍手惊呼:“哇!它真的飞起来了!”

    孟贤、孟齐、孟逸轩三人也惊喜的看着在空中盘旋的竹蜻蜓。

    飞了好一会,竹蜻蜓才落地,孟杰忙跑上去捡起来,学着孟倩幽的样子在手里搓了几下,一松手,竹蜻蜓立刻飞了起来。

    孟杰高兴的蹦起来。孟清羡慕的不行,等竹蜻蜓再次落地,赶紧跑过去捡起来,也学孟倩幽的样子搓了几下松开手,竹蜻蜓也飞了起来。孟清也高兴的不行。

    孟贤三人也羡慕的不行。

    等两个小人儿玩了一会,孟齐终于忍不住的说道:“小弟,让我玩一下。”

    孟杰把竹蜻蜓放到他的手里,孟齐迫不及待的搓了几下木棍,松开手,朱蜻蜓就好好的飞起来了。

    孟杰拍着小手说道:“非得好高!”

    孟贤、孟逸轩也忍不住过来试了几下。

    院子里一时充满了惊叫声和欢呼声。

    题外话

    感冒了,却对西药片过敏,只能吃中药,苦的要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