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愤怒的孟逸轩
    孟氏听到几个孩子的欢声笑语,赶忙出来观看,看到几个孩子在玩一种没有见过的新奇玩具,也是惊奇的不行。一直微笑的站在旁边,看孩子们欢快的玩着竹蜻蜓。

    孟倩幽看孟氏今天见过自己的哥哥嫂子后精神好了很多,眼珠一转,走到孟氏面前说道:“娘,我刚才听大伯说,大堂哥不愿意孙家的回娘家问她的哥嫂让英子两个月以后成亲可好。”

    孟氏被转移了注意力,问道:“为什么?我们前几天不是说好了吗。等到给你爷爷奶奶盖好大宅院以后,就让他们成亲吗?”

    孟倩幽摇头,道:“大伯没说清楚,我也不知道,要不然我们去问问大伯母?”

    孟氏点头:“好,我们马上去。”

    说完就往外走去。

    孟倩幽一边跟着往外走一边说道:“大哥,我和娘去爷爷家,你照看好小弟他们。”

    孟贤应了一声,孟氏和孟倩幽已经走出门外。

    两人来到老宅,孟大金家的看到两人进门,急忙迎了出来,热情的说道:“弟妹,幽儿,你们来了,快进屋来做。”

    孟氏进门,顾不得客套,拉着孟大金家的直接问道:“大嫂,我听说仁儿不愿意孙家的回娘家去问她的哥嫂愿不愿意让英子两个月后成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大金家的没想到孟氏进门就迫不及待问这件事情,急忙解释:“仁儿不是不愿意让孙家的去问,而是是想等宅院盖好了以后再让孙家的去。”

    孟氏皱眉,道:“我们只是让孙家的去问问,又不是让他们马上成亲。再说了,我们这头打算的好,英子的爹娘还不知道同意不同意呢,去提前问问我们心里不就有底了吗。”

    孟大金家的回道:“我也是这样对仁儿说的,可是仁儿死活不同意现在让孙家的去,我们想着他说的也有道理,就耽搁了下来。”

    孟氏怀疑道:“仁儿不是不想成亲吧?”

    孟大金家的笑道:“哪能呢,仁儿一直是同意的,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快的给他定下这门亲事。”

    听她这样说,孟氏才放下心来,赶紧进屋给孟中举夫妇打招呼。

    孟中举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整个人很有精神,正在屋里用孟倩幽给买的笔墨纸砚在写大字。

    老孟氏笑着对孟倩幽说道:“你爷爷呀,把你买的这套笔墨纸砚宝贝的跟什么似的,整天除了写字就是写字,都快把屋子堆满了。”

    孟倩幽笑道:“爷爷喜欢就好。”

    孟中举小心的放下手中的笔,对孟倩幽说道:“幽儿呀,我问过了,镇上的学堂二十二就开学了,逸轩去上学堂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孟倩幽愣了一下,随即说道:“爷爷不说,我都忘记了要送逸轩去镇上的学堂呢,一会儿我和娘回去后,就去帮他准备。”

    孟氏问道:“爹,上学堂需要准备些什么呢?”

    孟中举回道:“只需要备好笔墨纸砚就好了,至于其他的学堂里应该都有。”

    孟氏点头。

    和老孟氏夫妇又说了一会话,孟氏就和孟倩幽一起回了家。

    孟贤领着几人还在高兴的玩着竹蜻蜓。

    孟倩幽对孟贤、孟齐说道:“大哥、二哥、我给你们说件事。”

    两人来到她面前,问道:“什么事?”

    孟倩幽道:“镇上的学堂后天就要开学了,我打算送逸轩去学堂上学,大哥、二哥想一起去吗?如果想去,你们一起去好了,互相也有个照应。”

    孟贤惊诧,问道:“小妹怎么忽然问我们愿不愿意去学堂呢?”

    孟倩幽回道:“大哥、二哥和爷爷学了这么多年的学问,如果不是我们家以前的生活不好,拿不出你们上学的费用,你们现在也应该会像大堂哥一样,准备去考秀才了。如今我们家有钱了,你们可以后顾无忧的专门做学问了,如果你们想去的话,我和娘就给你们准备上学用的东西。”

    孟贤摇头:“我不去!”

    孟倩幽不解的问道:“大哥,不想考取功名吗?”

    孟贤道:“以前想,做梦都想,每每看到大堂哥去县学里上学,我都羡慕的不行”

    孟倩幽道:“去县学里也行,到时和大堂哥一起去就行了,只不过离家远了些,不好随时回来。”

    孟贤摆手,道:“现在我不想去了。”

    孟倩幽问:“为什么?”

    孟贤回道:“以前之所以想去上学,是因为想要考取功名,光宗耀祖,好让咱们家过上好的日子,但现在咱家的日子好了,不用去为生计发愁了,我这考功名的心思就淡了。最主要的是我是大哥,应该挑起家里的担子,不能全放在你一人身上。”

    孟倩幽劝道:“大哥,家里的这些事我能应付的来,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你要是想去话就去吧。”

    孟贤坚决的说道:“我已经决定了,我不会在上学了,以后就跟着你在家里管理家中的作坊,还是让二弟和逸轩一起去学堂吧。”

    孟齐急忙摆手:“我不去!”

    见两人望着他,快速的说道:“我本来就不喜欢做学问,如果不是爷爷在授课,我恐怕早已经不去学堂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不做学问的借口,打死我也不会去镇上的学堂的。”

    孟倩幽失笑,道:“二哥,别人家的孩子恨不得去学堂,怎么到了你这里,就跟要了你的命似的呢?”

    孟齐夸张的说道:“我一看到四书五经就头痛,可不是要了我的命。”

    孟倩幽和孟贤大笑。

    孟齐摸了摸头,也跟着笑起来。

    晚上吃饭的时候,孟倩幽把后天要送孟逸轩去镇上学堂的事情说了出来。

    孟二银很高兴,不住的嘱咐孟逸轩到了学堂后要听夫子的话,好好的做学问,将来考个功名,光宗耀祖。

    孟逸轩没想到这么快镇上的学堂就开学了,有些不愿意去,可这是早就说好的事情,又不敢说不去。

    孟氏看他不高兴,试探的问道:“逸轩怎么不高兴?是不愿意去吗?”

    孟逸轩看了孟倩幽一眼,见她正盯着自己,吓得说道:“没有,我只是想到不能天天回家,心里有些失落而已。”

    孟氏道:“想回家还不容易,咱家有马车,让贤儿天天去接你就行了。”

    孟逸轩高兴的问道:“可以吗,我可以天天回家吗?”

    孟氏回他:“当然可以,只是这样每天会很早就起床,辛苦了一些。”

    孟逸轩忙道:“我不怕辛苦。”

    孟氏点头:“那就这样说定了,以后让贤儿每天接送你。”

    孟逸轩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算是同意了。

    孟逸轩高兴的笑了。

    第二天一大早,朱岚的伙计和谢江风的伙计就早早的过来熏肉作坊熏把肉和熏下水拉走了。

    孟氏闲着无事,就想要给孟逸轩准备上学的东西。

    孟倩幽说道:“娘,逸轩又不去学堂住了,有什么可准备的,下午去帮他报名的时候,给他买一套新的笔墨纸砚就可以了。”

    孟氏想想也是,就没有再收拾。

    下午,孟倩幽让孟大金赶着马车,来到了镇上的学堂。

    到了学堂门口,下了马车,孟倩幽给了孟逸轩十两银子。让他自己去学堂门口报名,自己在马车边等候。

    孟逸来到了报名处。

    负责报名的夫子看到一个孩子独自过来,有些诧异。

    孟逸轩走到夫子面前,用好听的声音说道:“夫子,我想要学堂来上学,不知道需要怎么做?”

    夫子从来没有看到过长的如此精致漂亮的男孩,一时看呆了,听到孟逸轩的问话,才回过神来,慌忙回道:“我们需要先考校你的学问,看看你适不适合上我们学堂。”

    孟逸轩点头。

    负责报名的夫子叫过来另一名父子让他考校孟逸轩的学问。

    这名父子询问了孟逸轩读过什么书?

    孟逸轩回道:“四书五经、论语、和诗经都读过。”

    考校学问的夫子听到他小小的年纪这几本书都读过,大感诧异,不相信的问了他几个问题。

    孟逸轩都对答如流。

    夫子倍感高兴,说道:“你被录取了,报上名后就可以跟着我进去,我跟你安排好校舍,明天就可以直接上课了。”

    孟逸轩问道:“夫子,我可以不住在学堂里,每天回家吗?”

    学堂里富家的孩子不少,不住校舍的孩子大有人在,夫子闻言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好心的说道:“你们家离得近吗?如果不近会很辛苦的。而且我们学堂也有很严格的规定,如果经常迟到,会被我们学堂开除的。”

    孟逸轩保证道:“夫子放心吧,我不会迟到的。”

    夫子点头道:“如此甚好,你的天资还是比较聪明的,如果真被开除了,也是一个憾事。”

    孟逸轩道:“我知道了,谢谢夫子。”

    考校学问的夫子对负责报名的夫子说道:“这个孩子录取了,你给他说一下需要注意的事项和要缴纳的费用。让他明天早上准时过来学堂就行。”说完就转身回了学堂。

    负责报名的夫子听到了孟逸轩不住到校舍里,也就没有提住宿的问题,只是说道:“每个月的束脩是二两银子,你是刚过来报名的,还需要买几本诗书,笔墨纸砚如果是自己准备的话,一共是四两银子,如果是用我们学堂的,就是六两银子。”

    孟逸轩回道:“我们自己准备笔墨纸砚。”

    父子点头:“一共是四两银子,你让家里大人过来交一下吧。”

    孟逸轩回道:“不用了,我自己交吧。”说完就从怀里拿出了四两银子交给了夫子。

    夫子看他的穿戴不是很好,不像是富家大户家里的孩子,没想到竟然随身带了这么多的银两,不由的多看了他几眼,也顺势把外面的马车打量了一番。

    孟逸轩也不退缩,静静的任由他打量。

    夫子见他小小的年纪故此的沉着,心里更加惊讶,欢喜的给他开了收据,高兴的说道:“这是你交银两的收据,你放好,回去交给大人保管,明天的卯时末一定要准时的到达学堂,晚了我们就视为迟到了。”

    孟逸轩点头:“谢谢夫子,我明天一定会准时到的。”

    父子见他如此的有礼貌,越发的喜欢他。

    孟逸轩拿着收据走回马车边。

    孟倩幽用眼神问了一下,孟逸轩点头。

    孟倩幽便转身上了马车,孟逸轩随后也上了马车,将夫子给的收据交给她。

    孟倩幽连看也没看,就放到了袖子里,对孟大金说道:“大伯,我们去买些笔墨纸砚。”

    孟大金赶着马车来到了书铺。

    孟倩幽对这些不是很懂,对孟大金说道:“大伯,我看马车,你去帮逸轩挑一些适合用的笔墨纸砚吧,不要太好,适合他用的就行。另外,再帮爷爷买一些上好的宣纸,我昨天看他的宣纸用的差不多了。”

    孟大金点头。

    孟倩幽拿出一些银两交给了他。

    孟大金领着孟逸轩走进书铺内,挑了一套笔墨纸砚和一些上好的宣纸出来。

    孟倩幽和孟逸轩坐回马车上,想了想没有什么需要买的东西,就让孟大金赶着马车直接回了家。

    回到家里以后,孟逸轩把孟倩幽送给她的书包拿出,把笔墨纸砚装到了里面,在一边放好。

    孟清知道了孟逸轩明天就要去镇上的学堂上课,有些不舍,进来想要跟他在一起多呆一会,却在看到孟逸轩的书包是惊呼出声:“这个好漂亮,逸轩哥哥,这个是什么?”

    孟逸轩回道:“这个是书包,是装笔墨纸砚用的。”

    孟清嚷道:“我也要这样好看的书包。”

    孟杰听到他的呼声,也走了进来,看到书包惊奇的不行,纷纷央求让他们两个背一下。

    孟逸轩摸了摸他们的头,小心的把笔墨纸砚拿了出来,把书包放到了孟清的背上。

    孟清高兴的背着书包转了两圈,问道:“好看吗?”

    孟杰点头,迫不及待的说道:“让我背一下。”

    孟清懂事的把书包拿下来,交给了孟杰。

    孟杰也学他的样子把书包被在了背上,同样高兴的问孟清:“好看吗?”

    孟清拍着小手说道:“好看,太好看了。”

    孟杰仰着小脸,对孟逸轩祈求道:“逸轩哥哥,我也要这样的书包。”

    孟清赶紧说道:“我也要!”

    孟逸轩抿了抿嘴唇,说道:“哥哥只有这一个书包,明天去学堂的时候要背,没有多余的给你们了。”

    “那你可以帮我们买一个吗?”孟杰又问。

    孟逸轩回道:“这个在外面是买不到的。”

    孟清问:“那你的这个是从哪里来的呢?”

    孟逸轩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这个是幽儿送给我的。”

    “姐姐送你的?”两个小人儿同时问道。

    孟逸轩点头。

    孟杰和孟清对看一眼,同时迈着小短腿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大喊:“姐姐,姐姐。”

    孟倩幽刚走进孟氏的屋里,倒了一杯热水,还没有喝完,就听到两个小人儿的大喊。以为出了什么事,连茶杯也没有来得及放下,就急忙跑出来问道:“杰儿,清儿,出什么事了?”

    孟杰、孟清同时跑到了她的面前,高声说道:“姐姐,我们也要漂亮的书包。”

    孟倩幽楞了一下,在看到孟杰背上的书包时反应过来,松口气,笑着说道:“你们又不去上学,要书包做什么呀?”

    两人拉住他的胳膊,央求道:“姐姐,我们也要去镇上的学堂上学,我们也要新书包。”

    孟倩幽唯恐烫到了他们,举高了茶杯,说道:“你们的年纪太小了,镇上的学堂是不会收你们的。”

    两个小人儿有些失望,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孟倩幽见状急忙说道:“不过,过一段时间村里的学堂就要办起来了,你们们要是答应姐姐去上学堂,并且会好好跟着先生学习的话,姐姐就答应给你们每人做一个好看的书包。”

    两个小人儿急忙应道:“我们答应,我们答应,姐姐你快点给我们做好看的书包吧。”

    孟倩幽拗不过他们,点头答应:“好好好,姐姐给你们做书包。”

    孟杰、孟清高兴的蹦起来。

    孟倩幽喝了一口手中的热水,才对两人说道:“不过,我只会把书包画出来,你们还得让娘去帮你们缝好。”

    两个小人儿急忙跑进屋,央求孟氏帮他们缝好看的书包。

    孟氏正闲着没事做,当即就点头答应。

    孟倩幽进屋,放下茶杯,对孟杰和孟清说道:“你们去拿纸笔来,姐姐画几个不同的图案,你们看看自己喜欢哪一个,就让娘帮你们绣那个图案。”

    孟杰和孟清快步的跑到孟贤几人住的屋子里,拿了纸笔过来。

    孟倩幽拿起笔,在纸上画了几个不同的图案,让两人挑选。

    孟杰选了一个小熊维尼的,孟清选了一个海绵宝宝的。

    孟倩幽把两个图案放到孟氏的面前。

    孟氏惊讶的问道:“幽儿,你这是画的什么呀,太奇怪了。”

    孟倩幽笑着回道:“娘,这也是我在那个地方看到了图案,小孩子们可喜欢了,你就照着这个样子给绣出来吧。”说完又对孟氏说了应该给他们绣成什么颜色。

    孟氏仔细的听着,一一记下,然后去找合适的布料来做书包。

    两个小人儿又分别背了一会孟逸轩的书包,才依依不舍的还给了他。

    孟氏找来布料,开始给两人缝制书包。

    孟杰、孟清围在孟氏身边,一直不停的问她什么时候能做好。

    孟氏一边做书包,一边耐心的回答他们。

    孟倩幽笑着对两个小人儿说道:“你们不要打扰娘做书包了,姐姐带你们去玩竹蜻蜓好不好。”

    孟杰、孟清知道孟氏一时半会也做不完,就高兴的和孟倩幽一块去院中玩竹蜻蜓。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来到了孟逸轩上学的日子。

    天不亮。孟氏就做好了早饭,看着孟逸轩和孟贤吃过饭,又细细的叮嘱了孟逸轩一遍。

    孟倩幽笑她:“娘,逸轩晚上就回来了,你这千叮咛万嘱咐的样子,让别人看到,还以为他再也不回来了呢。”

    孟氏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于担心了,就笑着回道:“娘,这不是担心逸轩第一天去学堂不适应吗?”

    孟倩幽回道:“有什么不适应的,不就是念个书吗?夫子叫学什么就学什么好了,还能做出别的事情不成。”她本来说的是一句玩笑话,却没想到孟逸轩第一天上学还真的做出了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

    吃过早饭,孟逸轩拿起早已经收拾好的书包,背在了身上。

    孟倩幽给了他二两银子,道:“这是你这个月中午的饭费钱,你自己拿好,到了学堂以后,就交给夫子。”

    孟逸轩高兴的接过,上了孟贤赶过来的马车,朝镇上的学堂走去。

    两人到达学堂门口的时候,负责报名的夫子一眼就看到了他,冲着他打招呼。

    孟逸轩走过去,礼貌的给夫子问了好,并从怀里把二两银子拿出来,交给他,说自己一个月的午饭钱。

    父子只收了一两,道:“你只是在学堂吃一顿饭,一两银子就够了。”说完,就叫过来昨天考校孟逸轩学问的夫子,让他带着把孟逸轩带了进去,安排好合适的课室。

    孟逸轩冲孟贤挥挥手,就跟着夫子走进去。

    孟贤看到孟逸轩跟着夫子进去了,才安心的赶着马车回来家。

    孟逸轩跟着夫子进了课堂以后,所有的学生都好奇的看着这个刚进来的漂亮的小男孩。

    夫子给他指定了一个位置,孟逸轩安静的坐下,拿下自己的书包,拿出里面的笔墨纸砚放到了上面。

    这个课堂上都是一些年纪稍大的富家孩子,本来就对课堂上来了这么一个年纪小的孩子感到好奇,再一看到孟逸轩背来的新奇的书包,顿时都睁大了眼睛。都忍不住过来观看。

    孟逸轩赶紧把书包放到了桌子下面。

    一个穿着绸缎,年纪有十三四的男孩看他把书包放起来,冷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看你这身打扮,一看就是乡下来的孩子,不就是有一个破书包了,拿来显摆什么。”

    孟逸轩没有吭声,低头默默的打开了自己的笔墨纸砚。

    男孩看到他面前普通的文房四宝,对其他的孩子说道:“我没有说错吧,你们看他用的东西,就知道他家里穷成什么样,也许连饭都吃不饱呢,他那个书包还不知是怎么来的呢。”

    其他孩子点头。

    孟逸轩抿了抿嘴唇,还是没有说话。

    夫子把学堂里准备好的书给孟逸轩拿来,孩子们看到夫子,立刻回到座位上坐好。

    夫子把书交给孟逸轩后,就开始授课,可能是第一天上学,夫子教授的比较简单,孟逸轩在聚精会神的听了一会后,发觉都是自己学过的东西,就失去了兴趣,趴到了桌子上不停的摆弄自己的书包。

    学堂里的夫子和村里的私塾先生不一样。村里的私塾先生一般都是教附近村里的孩子认字即可,而学堂里的夫子则是为了让学子们考上功名,因此就比村里的私塾先生严厉了一些。授课的夫子看到孟逸轩不认真的听他授课,而是趴在了书桌上,心里生气,大声呵斥道:“孟逸轩,站起来。”

    听到喊他,孟逸轩慌忙站了起来。

    其他的孩子幸灾乐祸的看着他。

    夫子拿着一把戒尺走到他面前,严厉的说道:“我在授课的时候,你怎么可以如此的不用心听讲,把你的手拿出来,我要打你的手心以示惩罚。”

    孟逸轩没有伸出小手,而是小声的说道:“夫子,您讲的我都学会了,所以才不认真听讲的。”

    夫子怒道:“小小的年纪,竟然学会了撒谎,我刚刚讲的都是新的内容,你怎么可以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学会。”

    孟逸轩抿了抿嘴唇,小声说道:“夫子可以考校一下,如果我答不上来,您在惩罚我也不迟。”

    夫子生气的说道:“好,我就考你一下,如果你答不上来,看我怎么惩罚你。”

    所有的学子都兴奋的看着他,想着一会他能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夫子走到讲台上,拿起课本,要求孟逸轩将他刚才才讲过前面的的内容一字不错的背出来。

    孟逸轩不慌不忙的大声背了出来。

    等他背完,夫子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其他的学子也惊讶的不行。

    刚才说话的男孩眼珠一转,走到孟逸轩的书桌旁将孟逸轩面前的书拿开,对着夫子说道:“夫子,刚才不算,谁知道他有没有偷看书。”

    夫子也是不相信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记住自己讲过的东西。闻言点头,迈步走到孟逸轩面前,说道:“你现在再把我后面讲的内容背诵一遍。”

    孟逸轩点头,将后面的内容背了出来。

    这次所有的学子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他真的背了出来,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夫子把手中的书“啪”放在桌子上,兴奋不已的说道:“天才呀,真是天才呀。”说完急急忙忙的走出教室,去找学监说这个好消息去了。

    课室里也顿时炸开了锅,孩子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对着孟逸轩指指点点。

    孟逸轩面色如常的坐回了椅子上,继续趴在桌子上摆弄着书包。

    学监和夫子一块兴冲冲的走进教室,夫子指着孟逸轩说道:“就是他,今天刚来的孟逸轩。”

    孟逸轩赶紧站起身。

    学监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说道:“我听夫子说,他刚才讲过的内容你很快就记住了,是吗?”

    孟逸轩老实的点头,道:“夫子今天讲的东西我爷爷都教过我。”

    学监和夫子都一愣,学监问道:“你爷爷有如此大的学问,为何还要让你来学堂念书。”

    孟逸轩回道:“我爷爷准备让我今年考童生,让我来学堂里学习一下如何写文章。”

    学监大惊,问道:“你爷爷是谁?”

    孟逸轩回道:“我爷爷是孟中举。”

    学监急切的问道:“你爷爷是孟中举?,那个大儿子十三岁就考中童生的孟中举。”

    孟逸轩点头。

    “怪不得你小小年纪连这么深透的学问都学了,原来你爷爷是孟中举。”学监自语道。

    乡下人能考中秀才的不多,更何况是这么多年的老秀才了,夫子们自然也是有所耳闻的,听到学监的话,也是点头附和。

    学监又问道:“除了夫子今天讲的四书五经以外,你还会哪本书上的内容?”

    孟逸轩回道:“论语春秋战国策诗经我都学过了。”

    学监和夫子同时瞪大了眼睛,道:“这些全部学会了吗?”

    孟逸轩点头。

    两人对望一眼,夫子拿起孟逸轩面前的一本诗经,问道:“我念出书里的任意一句,你能把后面的背出来吗?”

    孟逸轩答道:“能。”

    夫子随意的翻开一页,找了一个中间的位置,念了一句,孟逸轩接着把后面的一段都背了出来。

    等他停住,夫子又随意的翻开一页,找了一个靠后的位置念了一句。

    孟逸轩照样把后面的内容背了出来。

    如此重复了好多次,夫子已经确信孟逸轩是真的把诗经全部记住了,高兴的对着学监点了点头。学监大喜,对夫子说道:“既然如此,你以后就单另的教导他如何做文章吧,至于你授课的时候,如果他不捣乱的话,就不要管他了。”

    夫子点头。

    学监欢喜的离去。

    其余的孩子们羡慕的看着孟逸轩。

    孟逸轩不予理会。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夫子继续授课。

    孟逸轩也继续低头摆弄着自己的书包。

    夫子授完两节课,就到了午饭的时间。

    孟逸轩背好书包,去饭堂吃饭。

    饭堂里有学堂里准备好的餐具,孟逸轩领了一套后,打了饭菜坐在一边安静的吃完。

    饭堂里吃饭的大部分都是住宿的孩子,看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孩子独自坐在一边吃法,有些好奇,聚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对着孟逸轩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孟逸装作没听见,淡定的吃完饭,刷好碗筷,放回原处,回到了课室里。

    课室里的富家孩子都是家里的仆人现给送来的午饭,正相互的聚在一起,讨论谁家今天的午饭做的比较好吃,看到孟逸轩进来,早上讽刺他的孩子立刻大声说道:“诗书全部能背过又怎么样,还不是和那些穷酸一样,吃饭堂的饭菜,就那些东西,倒给我家的狗都不吃。”

    其余的几个孩子大笑。

    孟逸轩没有吱声,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那孩子见孟逸轩没有说话,以为他是怕了,又得意的说道:“瞧瞧我们吃的饭菜,都是家里的厨娘精心准备的,有的人恐怕是一辈子都吃不到。”说完还故意的吃了一大口。

    周围几个富家孩子附和的点头。

    孟逸轩还是没有做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开始练习孟倩幽教给的心算。

    挑衅的孩子见他一直没有说话,更加来劲,一个劲的不断大声说着一些讽刺的话语。

    孟逸轩一直没有理会。

    午饭的时间结束,各家的仆人们纷纷收拾好自己家少爷的餐具出了学堂。

    夫子前来上课,孟逸轩还是安静的坐在桌子边摆弄着自己的书包。

    学堂里一天总共是四节课,上午两节,下午两节,每节课之间有两刻钟的休息时间。

    下午第一节课上完,孟逸轩感觉有些肚子疼,就急忙跑去了茅厕。

    一直挑衅的男孩见他把书包放在了桌子下面,眼珠一转,对着其他几个孩子一招手。

    其他几个孩子立刻狗腿的跑过来。

    挑衅的男孩对着几人小声的说了几句。

    其他几个男孩看了一眼孟逸轩的书包,有些犹豫。

    挑衅的男孩威胁道:“如果谁不这样做,以后再有什么事情就不要找我帮忙。”

    其余几个孩子一听,互看了一眼,一个男孩走到孟逸轩的课桌旁,拿出他的书包,狠狠地摔在地上,拿脚踹了几下。剩下的几个孩子也走过去,在书包上踩了几下,崭新的书包立刻脏污一片。

    孟逸轩从茅厕急冲冲的回来,正好看到最后一个孩子用他的脏鞋踩到了自己的书包上,气血上涌,跑过去一把推开了那个孩子,大叫:“你在做什么?”

    那个孩子被推的倒退几步,磕到了书桌上,疼的大叫。

    孟逸轩没有理会他,捡起地上的书包,看到已经被踩的脏的不行,眼睛里立刻含满了眼泪,拼命的拍打着书包上的赃污。

    挑衅的男孩一看孟逸轩竟敢动手推人,来了火气,气势汹汹的走到他面前说道:“你竟敢动手,赶快给我们道歉,否则我们就打的你爹娘都不认识你。”

    孟逸轩仿佛没听见,依旧拼命的拍打着自己的书包。

    男孩上前一步,夺过他手中的书包,狠狠的扔到了地上,一脚踩了上去。

    孟逸轩气红了眼,一头撞了过去。

    男孩没想到孟逸轩竟敢撞他,一时没防备,被他撞的倒退了两步,撞到了课桌上,疼的咧了咧嘴。

    男孩气急,对着其余几人吼道:“给我狠狠的教训他。”说完冲了上去,和孟逸轩扭打在了一起。

    其余几人一看男孩动了手,也纷纷上前合伙对付孟逸轩。

    几人很快扭打在一起,课室里的桌子、椅子几乎都被撞翻。

    有中立的孩子看到好几个孩子一起打孟逸轩,想上前劝架又不敢,想了想,就快步跑出去找夫子去了。

    等到夫子急冲冲过来的时候,课室里已经是面目全非了。

    夫子气得浑身都打哆嗦,大声吼道:“都给我住手!”

    看热闹的学子听到他的大吼声,缩了缩脖子。立刻退到了一边。

    打架的几人仿佛没有听到夫子的喊声,依旧拼命的扭打在一起。

    夫子气急,拿起戒尺在桌子上狠狠地敲打了几下,对几人道:“再不住手,就把你们全部开除掉!”

    几人这才听见,赶紧住了手,站了起来。

    夫子教了很多年学,今天是第一次碰到学子们打架的情况,气得不行,对着几人说道:“你们几个”却在看到几人的情况后住了口。

    只见几个打架的学子全都挂了彩,一个个鼻青脸肿,尤其是孟逸轩,漂亮的小脸蛋上还有好几道伤口,正在不断的往外渗血。

    夫子倒抽一口凉气,走到他的面前,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发现伤口都不深,应该是打架时用手抓的,悄悄松了一口气,没有大事就好,看孟逸轩的家里也不是普通的人家,如果真要出了什么事情,他们家里追究起来,他这个夫子也是有责任的。

    夫子拿好戒尺,严厉的问几人:“你们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学子恶人先告状,指着孟逸轩说道:“是他先打我们的。”

    其他参与打架的几人也纷纷附和。

    夫子皱眉,问道:“孟逸轩,你为何出手打他们?”

    孟逸轩像看仇人一样的看着几人,没有回话。

    夫子高声说道:“孟逸轩,我问你话呢,如果你再不回答,明天就不要来学堂了,我们学堂不收你这样无事生非的学子。”

    孟逸轩转身来到了自己书桌的位置,从一片狼藉的地上找出自己脏污不堪的书包,对夫子说道:“是他们几个趁我上茅厕的时候把我的书包故意踩成了这样,我才动手的。”

    孟逸轩早上刚来的时候,夫子就注意到了他的书包,当时还惊叹了一下他的家里人竟然有如此巧的心思,做出如此精致的书包,现在看到被踩的面目全非的书包,皱起了眉头,对另外几个学子问道:“你们几个为何要踩坏他的书包?”

    几个学子都看向一直不断挑衅孟逸轩的那个学子。

    夫子一看又是他,头疼的说道:“孙良才,又是你指使的?”

    孙良才理直气壮的回道:“是我指使的怎么样?谁让他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我就是看他不顺眼怎么了?”

    孙良才家里几辈都是做生意的,家里钱财不少,在这清溪镇也是小有名气,家里人丁不忘,到了孙良才这一辈,更是只有他一个男丁,从小家里就宠惯的不行,养成了他一副横行霸道,蛮不讲理的脾性。原本孙良才是不用来上学堂的,只要平安长大,继承家里的祖业就好。可他的爷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非要把孙良才培养成一个人,才求人让他进学堂来的。

    这样的学子按常理来说是不收的,不但学习不好,还会经常打架,影响了其他的学子,甚至还会带坏那些意志不坚定的学子,可是孙良才的爷爷拿出了一大笔钱,说是要帮助学堂重新翻盖一下校舍,校长心动了,答应收下了孙良才。

    孙良才来了以后,经常不断的惹是生非,可还从来没有大打出手过。夫子虽然每次看到他都头疼的不行,却也没有真的动怒过。听到他如此理直气壮的回答,气急,对他大声说道:“明天让你们的家里人过来,我要问问,你是来上学的,还是来打架的。”

    孙良才不服的说道:“又不是我一个人在打架,凭什么只叫我的家里人过来?”

    夫子看了几人一眼,包括孟逸轩在内,对几人威严的说道:“你们几个明天都把家里人叫来,否则的话以后就别来学堂了。”

    题外话

    叫家长了,会发生什么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