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就是家长
    听到夫子的吼声,孙良才不屑的撇撇嘴,小声嘀咕道:“叫就叫,明天把我爷爷喊来,看你们敢把我怎么样?”

    孟逸轩低下头,看着自己手中已经看不出原来模样的书包。

    其余几个学子求救似的看向孙良才。

    孙良才看了一眼夫子,对几人说道:“不用害怕,明天我爷爷来了,我会让他帮你们说好话的。”

    几个学子都知道孙良才的爷爷特别宠爱他,什么事情也会依着他,听他这样说,就松了一口气。

    夫子见孙良才当着自己的面就敢如此说话,气急,怒道:“你们几个去墙边站好,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孙良才满不在乎的朝着墙边走去,其余几个学子跟在后面。

    孟逸轩站在原地没有动。

    夫子心里对熟读诗书的孟逸轩还是比较喜爱的,见他满腹委屈的低头看着自己的书包,伸手想摸摸他的头,又想到了自己的身份,叹口气,轻声对他说道:“你也去墙边站好吧,虽然是他们先弄脏了你的书包,可你不应该动手打人,你们两边都有过错,夫子要一碗水端平。”

    孟逸轩没有说话,默默去了墙边站好。

    孙良才看到孟逸轩过来,朝着另外几人使了一下眼色,几人意会,故意向孟逸轩站的方向挪了挪,想要把他挤到墙角去。

    孟逸轩抬头,用一副冰冷的眼光看着几人。

    几人心中大骇,刚迈出的脚步顿时收了回来。

    孙良才也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

    夫子吩咐其他的学子把课室里收拾好。

    其他的学子唯恐被迁怒,赶紧跑过来,七手八脚的开始收拾。足足用了一刻钟的时间,才收拾好。

    上课的铃声正好响起,夫子打开厚厚的诗书开始授课。

    整整一节课,夫子也没有让几人回座位。

    孙良才几人累的不行,在后面不停的站起蹲下,再站起,再蹲下。只有孟逸轩一直笔直的站在哪里低头看着手中的赃污的书包。

    夫子装作没看见几人累的不行的样子,一直在不停的授课。

    等到晚上放学的铃声响起的时候,孙良才几人累的瘫坐在了地上。

    孟逸轩默默的走回自己的座位,拿好自己的笔墨纸砚,连招呼也没有给夫子打,就走出了学堂。

    学堂门口有好多马车等着接自己家的孩子回来,孟贤也在其中。看到孟逸轩出来,孟贤高兴的喊他:“逸轩,在这里。”

    孟逸轩低头走到了马车边。

    孟贤高兴的一连串问道:“逸轩,第一天进学堂,感觉怎么样?还习惯吗?”

    孟逸轩没有说话。

    孟贤疑惑的看着他,问:“逸轩,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孟逸轩抬起那张满是伤痕的脸。

    孟贤吓了一跳,着急的大声问道:“逸轩,你的脸怎么变成了这样,是跟人打架了吗?”

    孟逸轩点头。

    “为什么?”孟贤问。

    孟逸轩拿出自己的书包。

    孟贤看到他脏污不堪的书包明白了怎么回事,轻声安慰他:“没事,回家让娘帮你洗洗就好了,你不要太难过了。”

    孟逸轩点了点头。

    孟贤上前捧起孟逸轩的脸,心疼的说道:“我看看,你脸上的伤没事吧,我们要不要去医馆看看?”

    孟逸轩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的脸没事,我们回家吧,我好想家。”

    孟贤仔细看了一下,发现他的脸确实没有大碍,点头同意:“你去马车上做好,我们这就回家。”

    孟逸轩听话的坐到了马车上,孟贤赶着马车快速的往回走。

    孟氏自从孟贤去接孟逸轩后,一边缝书包,一边不停的向外张望。

    孟倩幽笑她:“娘,他们一会就回来了,您不用太着急了,安心做你的书包吧。”

    孟氏回道:“逸轩今天是第一天去学堂,我这心里总是不放心,老感觉会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孟倩幽笑道:“他是去上学,能发生什么事情?娘就不要担心了。”

    孟氏听她这样说,想想也是,就低头专心的缝书包。

    孟贤把马车赶得飞快,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回了家。

    孟氏看到他们回来,急忙从屋里走出来,问道:“你们回来了?没有出什么事情吧?”

    孟贤赶紧回道:“娘,逸轩今天在学堂里跟人打架了。”

    孟氏诧异:“逸轩怎么会给人打架?”

    孟逸轩下了马车,对着孟氏喊道:“娘。”

    孟氏惊呼:“逸轩,你的脸怎么被打成这样?疼吗?”

    孟逸轩摇头:“不疼,娘。”

    孟氏心疼的上前,仔细的看了一下他的脸,对孟贤埋怨道:“你这么快回来做什么?不知道带逸轩去镇上的医馆看看吗?他脸上这么多的伤口,多疼呀。”

    孟逸轩急忙说道:“娘,我脸上的伤没事,不疼,不用看大夫,过几天就好了。”

    孟倩幽听见孟氏的惊呼也从屋里走出来,大步走到了孟逸轩的面前,静静的看着他。

    孟逸轩回望着她。

    孟倩幽开口问道:“几个人?”

    “六个人。”孟逸轩回道。

    孟倩幽又问:“然后呢?”

    孟逸轩眨了眨眼,低下了头。

    孟倩幽冷哼一声,道:“我平常教给你的东西都是白学的吗?”

    孟逸轩低着头没有说话。

    孟氏责备她:“你这是什么态度?逸轩挨了打,你不但不安慰,还责问他做什么?”

    孟倩幽回道:“该出手时不出手,活该被人打。”

    孟逸轩的头垂的更低了。

    孟倩幽哼了一身,转身去了屋里。

    孟氏心疼的拉着他的手,道:“赶快回屋,娘帮你清洗一下伤口。”

    孟逸轩乖巧的跟着孟氏回了屋。

    孟氏打了一盆清水,把毛巾的一角沾湿了,轻轻的帮他擦拭脸上的伤口。

    孟逸轩疼的“嘶”了一声。

    孟倩幽狠狠的说了句:“活该!”

    孟逸轩没敢再出声,只是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孟氏帮他擦拭玩,看清他脸上的伤口没事,松了一口气,道:“你去屋里歇息一会,娘去做饭,做好了喊你。”

    孟逸轩点头,刚要回自己睡觉的屋子。

    孟倩幽问了一句:“原因?”

    孟逸轩小声的回道:“他们故意把我的新书包踩脏了。”

    孟倩幽愣了一下,站起身。

    孟逸轩以为要挨打,吓得往孟氏身边靠了靠。

    孟倩幽回到自己的屋里,拿出药瓶,对他说道:“过来,我帮你上药。”

    孟逸轩欣喜的走到她面前,抬起了小脸。

    孟倩幽看到他脸上几道明显的伤口,眼神闪了闪,抿起嘴唇给他小心的上了药。

    晚上吃饭的时候,孟二银看到孟逸轩脸上的伤口,急忙问怎么回事。

    孟逸轩就把事情的经过将了出来。

    孟氏说道:“他们太欺负人了,怎么能六个人打你一个?”

    孟倩幽道:“上学第一天就树敌,看你以后还怎么在学堂里上学?”

    孟氏用手打了她一下,责备道:“你这孩子怎么回事?这事能怪逸轩吗?都是那几个孩子的错。”

    孟倩幽无故被打了一下,不满的抗议道:“娘,我才是你亲生的,有你这样胳膊肘向外拐的吗?”

    孟氏瞪她一眼:“我怎么胳膊肘向外拐了,这件事本来就是那几个孩子的不对。”

    孟二银也点头附和:“对,确实是那几个孩子的不对。”

    孟倩幽无奈的说道:“爹、娘,你们这样会把他惯坏的。你们不想想,那么多的学子,人家为什么只针对他一个,肯定是他做了什么格格不入的事情,让人看他不顺眼,人家才借机找碴的。”

    听玩她的话,孟氏问道:“逸轩,除了打架的事情以外,你还有什么事情没说吗?”

    孟逸轩想了一下,就把夫子和学监考校他学问的事情说了出来。

    孟氏恍然,道:“他们一定是嫉妒你,才对你出手的。”

    孟倩幽失笑,道:“娘,学堂里优秀的学子有的是,人家为什么会对他出手,说白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了人家。”

    孟氏护短道:“我们家逸轩最是听话懂事了,怎么会惹到他们?肯定是他们故意找茬的。这样好了,明天你去学堂里问问,能不能给逸轩换间课室。”

    孟逸轩趁机说道:“夫子让明天叫家里人去学堂,如果不去的话,就会开除我们。”

    “那不正好随了你的心愿,不用再去学堂了念书了?”孟倩幽似笑非笑的说道。

    孟逸轩低下头不说话。

    孟氏惊呼:“怎么还让家里人去学堂?”

    孟二银也吓了一跳,问道:“去,去做什么?”

    孟倩幽道:“这事你们别管了,明天我去吧。”

    孟氏夫妇同时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吃过早饭,孟倩幽就和孟逸轩一起坐上马车,来到了镇上的学堂。

    看门的夫子就是那天负责报名的夫子,看到孟逸轩和一个稍微大点的女孩走过来,以为是来送孟逸轩上学的,心里还很奇怪,暗道:报名的时候没看到家里人过来,怎么第二天上学的时候就有家里人送来了呢。

    孟逸轩走到夫子面前,礼貌的问了好,就把自己授课的夫子让家里人过来的事情说了出来。

    看门的夫子昨天已经听说了学堂里有人打架的事情,但不知道叫家里人过来这件事,闻言说道:“你们的授课夫子并没有告诉我这件事,让你的家人先在外面等一下,等我问过你们的夫子后再让她进去。”

    孟逸轩点头,看看时辰还早,干脆和孟倩幽一块在学堂门口等。

    一辆豪华的马车驶过来挺好,孙良才从马车上下来,看到孟逸轩和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站在门口,嘲笑道:“怪不得你那么穷酸呢,原来是没有父母呀。”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

    马车上稍后下来一个中年男人和老人。

    老人一下马车就听到孙良才嘲讽的话,呵斥道:“才儿,你怎么说话呢?快给人道歉。”

    孙良才不满的说道:“昨天就是他打我的,我凭什么要给他道歉?”

    中年男人听到孙良才的话,气势汹汹的走过来,问道:“昨天就是你打的我儿子?你一个小屁孩,活腻了是不是,也不看看我儿子是什么人,是你惹得起的吗?现在赶快给我儿子道歉,否则的话我一会见到夫子就让他把你撵出去,让你以后再也不能进入学堂。”

    孟倩幽微微的笑了,假装不解的问道:“今天的风这么大,没有闪到你的舌头吧?”

    中年男人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的说的是什么,恼羞成怒道:“好一个臭丫头,竟敢说我说大话,你等着,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们。”

    孟倩幽不卑不亢的回道:“随时恭候。”

    中年男人没想到小丫头竟然不害怕,还敢跟他叫板,一时气急,竟然伸出了手想打她。

    老人呵斥他:“住手!”

    中年男人听到老人的呵斥声,悻悻的住了手,但还不忘威胁道:“你们等着,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你们。”

    老人走到孟倩幽和孟逸轩面前,上下打量了两人几眼,笑眯眯的说道:“才儿昨天回去后,衣服破乱不堪,身上也有几处淤青,他的父亲一时心疼,难免着急了些,你们不要往心里去。”

    孟倩幽指着孟逸轩的脸说道:“六个人打我们一个,把他的脸抓成这样,我们比你们更心疼。”

    老人看到孟逸轩脸上的几道抓痕,也是倒抽一口气,问道:“这是才儿他们抓的?”

    孟倩幽反问:“你说呢,难道还是我们自己闲着没事抓的?”

    中年男人见她口气不善,又来了火气,高声说道:“臭丫头,你怎么说话呢?就你们这些乡下人,皮糙肉厚的,抓在你们脸上抓几把怎么了,又死不了人,大不了我们赔你点银子就是了。”

    老人训斥他:“住口。”

    中年男人撇了撇嘴,站到了一边。

    孟倩幽却假装兴趣的问道:“不知道你们能赔我们多少银子?”

    中年男人见她财迷的样子,不屑的说道:“就他脸上的这点小伤,搁在别人家身上,给一两银子就顶破天了。我心善,看在你们无父无母的份上,给你们十两银子吧。不过,你必须让他当着所有学子的面给我们家良才道歉,承认是他做错了,并且保证以后不再招惹我们。”

    孟倩幽惊呼:“哎呀,给这么多的银子呢?”

    中年男人得意的说道:“怎么样,你们长这么大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银子吧,只要你们道歉,这些银子都是你们的了。”

    孟倩幽点头。

    中年男人更加得意了,趾高气昂的说道:“就这么说定了,一会儿见了夫子之后,你们就这样说,等出来以后我就把这十两银子给你们。”

    孟倩幽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对孟逸轩说道:“逸轩,我今天给你的零花钱你带来了吗?”

    孟逸轩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瞬间意会,从怀里拿出二十两银子,对孟倩幽说道:“只带了这些。”

    孟倩幽斥责道:“不是告诉你了吗?多带些零花钱出来,遇到什么阿猫阿狗的不长眼,惹到你,你就用银子砸他。”

    孟逸轩乖巧的说道:“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多带一些出来。”

    中年男人看到孟逸轩一下子就拿了二十两银子出来,知道自己被耍了,气的鼻子都歪了,怒声说道:“好你个小丫头片子,竟敢耍我,看我一会不让校长把你们开除掉。”

    老人看到孟逸轩拿出二十两银子也会吃了一惊,又重新细细的打量两人一遍。心里暗自琢磨是哪个富户里有这样大的手笔,让孩子随随便便的带着二十两零花钱来上学。嘴上却大声呵斥道:“你这个不成器的玩意,滚一边去,再这么胡乱说话,才儿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中年男人惊呼:“才儿是我的儿子,他被人欺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管,我必须得给他讨回一个公道,我儿子不能白白被人欺负的。”

    孙良才也附和道:“对,今天就得给他们一个颜色看看,让他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中年男人保证道:“才儿,放心,这件事包在爹的身上,爹这回非得拿他们立立规矩,以后在学堂里再也没人敢欺负你。”

    孙良才高兴的说道:“谢谢爹。”

    老人被气得不轻,正要训斥,后面又驶过来几辆马车,老人训斥的话就没有说出口。

    几辆马车停下,从马车上下来了几个孩子,看到孙良才,都高兴的和他打招呼。

    孙良才开口说道:“我爷爷和我爹都来了,你们不用怕,我保证你们会没事的。”

    几个孩子高兴的点头。

    马车上陆续下来几个大人,看到孙良才的爷爷也在,都急忙讨好的上前打招呼。

    老人微笑的一一应过。

    所有人寒暄过后,几个孩子都指着孟逸轩对家里人说道:“就是他,昨天把我们的衣服撕破的,还打了我们。”

    有和善的家里人看到孟逸轩比自己家的孩子还不好意思的对着两人笑了笑。有的宠惯孩子的却不高兴的说道:“乡下人就是不懂事,平白无故的对我们家孩子大打出手,也不知道家里人平时是怎么教导的?”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正要说话,学堂的大门被打开,守门的夫子对所有人说道:“我已经问过他们的夫子了,今天确实喊了你们过来,各位请进吧。”

    众人鱼贯而入。

    孟倩幽领着孟逸轩悠闲的走在后面。

    看门的夫子看了他们一眼,将大门关上。

    所有人跟着孩子来到课室外面,授课的夫子已经在课室外等候,等到所有人站定,就清了清嗓子,威严的说道:“昨天学子们在课室里打架的事情,想必他们回去后,已经给家里人说了,今天让家里人过来呢,是想商议怎样解决这件事情,才能不再学子们中造成更加恶劣的影响。”

    一个孩子的家长说道:“这有什么好商议的,谁先动的手就让谁出来道歉,并把它赶出学堂就没事了吗。”

    其他的家长附和的点头。

    夫子看向孟逸轩,这才发现他身边只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皱着眉头问道:“孟逸轩,你的家长呢,怎么让一个小姑娘过来,这件事还怎么解决?”

    众人看向他们呢两个。

    孟倩幽不慌不忙的说道:“我就是家长,他的事我来负责。”

    夫子惊诧,问道:“你怎么会是家长呢?你家里没有父母吗?”

    孟倩幽面色不改的回道:“我们爹娘都是乡下人,不敢来见夫子,只有我过来了。”

    周围发出耻笑声。

    夫子无奈的叹口气,道:“既然这样,你就说说怎么解决吧?”

    孟倩幽问道:“昨天的打架的前因后果夫子都了了解清楚了吗?”

    夫子点头:“了解清楚了。”

    孟倩幽又问:“那夫子认为错在逸轩吗?

    夫子道:“错虽然不在孟逸轩身上,可是他先动手打人确实不对的。”

    孟倩幽摇头:“夫子说的不对,所有事情有因才有果,如果不是他们毁坏了他的心爱之物,逸轩又怎么会动手打人呢?”

    孙良才的爹不满的说道:“什么心爱之物?多少钱,我们赔就是了。”

    孟倩幽斜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们赔不起!”

    孙良才的爹不服气的说道:“你少说大话,这世上就没有我赔不起的东西。”

    “是吗?”孟倩幽反问。

    孙良才的爹挺了挺胸脯,自豪的说道:“那是当然,我们家的家业,就是每天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干,光吃光喝,三辈子也用不完,还能赔不起你一个心爱之物。”

    “逸轩,把书包拿出来,让他们看看到底能不能赔的起。”孟倩幽说道。

    听到他的话,众人发出一阵大笑,孙良才的爹嘲笑的说道:“一听就是个盛书的东西,我还以为有多贵重呢,几百文钱就能买到了。”

    其余人点头附和。

    孟逸轩把身上孟氏今天给的盛书的袋子拿下来,弯下腰,将里面脏污不堪的书包拿了出来,放到了孟倩的手上。

    孟倩幽抖了抖书包,把它提起来,在众renmian前晃了一圈,道:“各位看好了,这个书包在这个世上只此一个,如今被你们的孩子给故意糟蹋坏了,你们说你们赔的起吗?”

    众人从来没有见过故此别致的书包,一时也惊讶的睁大了眼,多瞅了几眼。听见孟倩幽这样说,不由得眼神闪了闪,一一看像孙良才的爹。

    孙良才的爹蛮不讲理的说道:“你凭什么说这个破书包是我们才儿给弄的?”

    孟倩幽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家逸轩没事把自己心爱的书包踩脏,然后赖到你儿子的身上。”

    孙良才的爹眼神闪了闪说道,小声说道:“我没这样说,我只是想问,你凭什么说是我儿子弄的,怎么不是别人弄的呢?”

    孟倩幽道:“课室里就是他们几人在打架,这件事肯定和他们几个脱不了干系,既然你说不是你儿子干的,我也拿不出证据,这样我们问问,到底是谁做的,我今天非得让他赔个倾家荡产不可。”

    其余几个孩子吓得缩了缩脖子,齐齐看向孙良才。

    孙亮才一听说这个书包他们赔不起,吓得也是往后缩了缩。

    孟倩幽问道:“逸轩,你告诉所有在场的人,昨天你看到是先踩到了你的书包上。”

    孟逸轩指着其中的一个男孩,说道:“我从茅厕回来的时候,看到他正狠狠的踩到我的书包上。”

    男孩的家人急忙说道:“你可不要冤枉我们,我们家孩子很老实的,怎么会无故的踩你的书包。”

    孟逸轩坚定的说道:“我没有冤枉他,我亲眼看到他踩到了我的书包上,我还气得上去推了他一把。”

    男孩的家长立刻转移话题道:“我说我们家孩子昨天回去后总说后背疼,你推他的时候肯定是撞在书桌上了。你要赔偿我们,带我们去医馆看看。”

    孟倩幽应道:“好啊,我们去镇上最大的医馆德仁堂去看看怎么样?花多少银子我们照付,另外再多赔付你们一些。”

    男孩的家长说道:“这还差不多。”

    孟倩幽反问:“那我们家逸轩的书包呢?你打算怎么赔给我们?”

    男孩的家长看了看已经脏乱不堪的书包,没有说话。

    孟倩幽也不逼迫他们,只是幽幽的说道:“我们也不要求别的,只要你们现在拿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书包,我就让逸轩给你们道歉,并且带他回家,以后再也不出现在你们孩子们的面前。可是你们如果拿不出一样的书包,咱们也别让夫子解决了,直接去镇衙吧,我也不要你们的赔偿了,只要让镇长打你们的孩子二十大板即可。”

    镇上的孩子都看到过犯罪的人被打板子的时候,尤其那被打的血肉模糊的样子,看到后吓得几天睡不着觉,现在听到孟倩幽要送他去衙门,被指认的男孩吓得立马就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大声说道:“不是我要去的,是孙良才让我们趁着孟逸轩上茅厕的时候,把他的书包拿出来踩坏的,不止是我一个,他们都踩了,要打板子他们也要一块去。”

    其余几个孩子看他说出了自己,都吓坏了,眼睛里立马涌上了泪水。

    孙良才则吓得直接躲在了他爹的身后。

    听见孩子的话,孟倩幽抿了抿嘴唇。

    其余几个孩子的家长也吓坏了,这次纷纷的看向孙良才的爷爷。

    孙良才的爷爷赞赏的看了孟倩幽一眼,笑眯眯的说道:“孩子们都太小了,拉去衙门打板子会打坏他们的,小姑娘,不如我们换一种方式?”

    孟倩幽说道:“我们家的逸轩比他们都你们知道他们六个打他一个的时候,怎么没有先过来安慰我们,而是一幅你们挨打了样子,既然你们如此的不讲道理,我为什么要换一种方式?”

    其余几个孩子的家长看看孟逸轩,在看看自己家比他高一头的孩子,想到了他们是六个打一个,自己还要求人家赔偿,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孙良才的爷爷说道:“我知道我们家才儿做错了事情,让孟逸轩受了委屈,这样吧,你们随便提出一个条件,我们绝不讨价还价,怎么样?”

    孟倩幽看了几个孩子的家长一眼,问道:“你做了他们的主吗?”

    孙良才的爷爷点头,道:“放心吧,小姑娘,我既然敢应承你,自然是做了他们的主,如果他们不愿意,就听你的,把他们的孩子送去衙门,让镇长去判吧。”

    几个孩子的家长急忙说道:“我们愿意,我们愿意。”

    孟倩幽点头,道:“那好吧,我问问逸轩,看看他想怎么解决?”

    孙良才的爷爷惊诧的说道:“问他,他一个孩子能想出什么办法?”

    孟倩幽认真的回道:“我们家的孩子都是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如今是他受委屈了,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孙良才的爷爷更加赞赏的看着他们两人。

    孟倩幽转头问孟逸轩:“我们刚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这件事你自己想怎么解决。大声说出来就是了。”

    孟逸轩想了一下,说道:“我想和他们打一架。”

    听见他这样说,其余的家长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全都不相信的看向他。

    孟倩幽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确定?”

    孟逸轩重重的点头:“我确定。”

    “为什么?”孟倩幽疑惑的问道。

    孟逸轩抿了抿嘴唇,声音清脆的说道:“你不是常对我说吗?在哪里跌倒了就在哪里爬起来,昨天我输给了他们,今天我就要赢回来。”

    孟倩幽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站起身笑着说道:“你们听到了,逸轩要求再跟他们痛痛快快的打一架,不知道你们答应吗?”

    几个家长犹豫了一下,不确定的问道:“我们六个孩子打你们一个,是不是过分了些,万一打出事来怎么办?”

    孟倩幽笑道:“这个主意是我们提出来的,万一打出事来当然我们自己负责,如果你们怕我们待会不认账的话,就让夫子给我们写个字据吧。”

    听到是以打架来解决这个问题,夫子当然不愿意给他们写这个字据。

    孟倩幽说道:“夫子,您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是,您帮忙给我们写字据,让逸轩和他们几个痛痛快快的打一场架后,昨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我们谁也不会再追究谁的责任。一条是,您不帮忙写字据,我把他们送去衙门挨板子,您看你选择哪一个?”

    学子们再不好,自己也教导了一段时间,有了感情,夫子当然不愿意他们去衙门挨板子,可也是真的不愿意让他们在学堂里面打架,就推脱的说道:“在学堂里公开打架这事非同一般,我做不了主,我得问过学监和校长以后,才能做决定。”

    孙良才的爷爷笑眯眯的说道:“这件事过后,我会向你们的学监和校长解释清楚的,您就先给立个字据吧。”

    夫子知道孙良才的爷爷和学监、校长关系很好,闻言不好再推脱,只好帮他们立了字据。上面写道:“今有孟逸轩自愿和孙良才,吴胜,张虎,高波,王庆,周青六人切磋,如果双方出现什么情况,要自行负责,不能要求对方条件的赔偿。”

    看完夫子立得字据,孟倩幽笑道:“也就是夫子能把孩子们之间的打架写成切磋。”

    夫子的脸红了红,无奈的说道:“我授了这么多年的课,还是第一次亲自帮学子们写自愿打架的字据,这要是传出去,也不知道以后走在大街上有没有指着我的脊梁骨议论我。”

    孟倩幽笑道:“肯定没有,我们保证,无论今天这一场架谁输谁赢,我们都不说出去。”

    夫子叹口气,道:“无论你们说不说出去,我教的学子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的脸面也是没处搁放了。”

    孟倩幽笑笑,没有再说话。

    所有人在夫子的带领下来到了学堂一处比较宽敞的地方。

    所有的家长们都嘱咐孩子们要小心一些,不要下手太重伤了孟逸轩,只有孙良才的爹大声对孙良才说道:“儿子,拿出你的看家本领,揍他个落花流水,回头爹就带你去聚贤楼吃你想吃的水煮肉片。”

    孙良才重重的点头,也大声的回道:“放心吧,这水煮肉片我是吃定了。”说完,回头不屑的看了孟逸轩一眼,招呼着其他的五人朝着空地的中间走去,一边走一边还对几人比划着什么。

    孟倩幽趁着几人不注意,对着孟逸轩做出了一个得逞了的手势。

    孟逸轩对着她露出一个璀璨的微笑,毫不畏惧的朝着中间走去。

    其余几位家长担心的看着自己的孩子,

    孙良才的父亲激动的恨不得自己上场去和孟逸轩打一架。

    孙良才的爷爷依旧笑眯眯的看着着一切。

    孟倩幽则悠闲的站在一边,想着今天怎么也是来镇上一趟,不如一会去逛逛,买点家里需要的东西,顺便到德仁堂问问,文泗死了没有。

    孟逸轩走到中间,对几人说道:“你们几个今天要是赢过我,我就让幽儿答应给你们几人一人做一个新书包,要是没有赢过我,以后就要什么事情都听我的。”

    孙良才“呸”了一声,道:“你好大的口气,也不看看我们几个是谁,想让我们几个听你的,门都没有。”

    孟逸轩学孟倩幽的样子冷笑一声,道:“那我们就试试看。”

    孙良才一挥手,对几人说道:“反正我们打坏了他也不用负责,咱们几个一起上,狠狠的将他打趴下。”

    其余五个孩子一点头,和孙良才一起对着孟逸轩毫无章法的冲了过来。

    孟逸轩狠狠的对着跑在最前面的孩子的膝盖踢了一脚,这个孩子吃痛,“哎呦”一声趴在地上,后面的两个孩子躲闪不及,接连压在了他的身上。这个孩子哀嚎不已,边上站着的家长只能揪心的看着。

    孙良才的爷爷收起了笑眯眯的表情,眯着眼睛远远的看着。

    孟倩幽随意瞟了一眼,继续想着自己的事情。

    孙良才和另外两个孩子绕过地上的三人,来到孟逸轩的侧面,同时对着他挥出拳头。

    孟逸轩低头闪过其余两人的拳头,却抬起胳膊挡住了孙良才的拳头。

    孙良才诧异,准备收回拳头。

    孟逸轩却伸手抓住他的胳膊,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孙良才摔倒了地上。

    孙良才肥胖的身子落到了地上,立刻溅起了一地尘土,随即而起的还有他的哀嚎声:“疼死我了。”

    孙良才的爹吓坏了,高声对孟逸轩喊道:“你这个没教养的孩子,怎么能摔我们家的良才?”

    听见他的话,孟倩幽皱了皱眉头。

    孙良才的爹继续说道:“我告诉你,我们家良才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给你没完,”

    孙良才躺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来。

    其余两个孩子害怕的对看了一眼,同时后退了两步。

    早先摔倒的三个孩子爬了起来,和另外两个孩子一起将孟逸轩围了起来,你一拳我一腿的对他乱打起来。

    孟逸轩不小心挨了几下。

    孙良才的爹兴奋起来,不断的叫好,一直在不断的大喊:“对,揍他,狠狠的揍他。”

    孙良才也从地上爬起来,愤恨的对孟逸轩伸出拳头。

    孟逸轩躲过,照着他的膝盖就是一脚,孙亮才重重的趴在了地上,嘴角都磕破了。

    孙良才的爹急的大叫:“儿子,你怎么样?”问完就急急忙忙的要往空地中间跑。

    孟倩幽侧身挡在他的前面。

    孙良才急的用手一推她,不客气的说道:“死丫头,滚开。”

    孟倩幽轻巧的躲过,再次挡在了他的身前。

    孙良才的爹看到自己的宝贝儿子连着两次被孟逸轩打趴在地上,早已经心疼的不行。见孟倩幽一再挡在自己的面前,不让自己去看子的儿子摔得怎么样了,心头火起,恶狠狠的说道:“是你个死丫头不识抬举,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就对着孟倩幽狠狠的扇出了一巴掌。

    孟倩幽侧头躲过,对着他的脸也狠狠的扇了过去。

    众人只听见“啪”的一声,不由的转过头来看,却看到孙良才的爹的半边脸已经红肿了起来。

    孙亮才的爷爷眼睛又眯了眯,没有说话。

    孙良才的爹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半边脸问道:“你敢打我?”

    题外话

    推荐友文:纨绔大xiaojie:妖孽欺上榻

    作者:依稀拾梦

    正在p中,收藏,点击,评论均有奖励哦!希望多支持

    简介:这是一个表面逗比,内心腹黑女在修仙路上各种搞笑的故事。当遇上邪魅霸道的鬼尊殿下,风骚妖媚的妖皇殿下,清冷禁欲的大湿胸,温柔体贴的玉虚宫主他们将擦出怎样的火花,她又该何去何从

    妖孽小剧场

    “妖孽,滚下姐的床!”某女嫌弃道。

    某男一脸委屈,褪去外衣露出胸膛大片青紫肌肤,垂眸欲泣道:“小歌儿,昨晚你可是热情似火呢,你看这里,这里,都是你留下的呢”说着,还指了指这些青紫红印。

    “是嘛?!姐没印象!”某女一把推开妖孽,径直下了床。

    男女主皆身心干净,超宠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