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当街lán jié(一更)
    孟倩幽神色轻松的点了点头,回道:“敢!”

    孙良才的爹没想到孟倩幽敢这样理直气壮的回答,一时愣在当场。

    孙良才的爷爷眼神闪了闪,恢复了笑脸,笑眯眯的问道:“小姑娘,你这样做有些不合适吧。”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反问道:“怎么是合适?他上去就是合适吗?”

    孙良才的爷爷被噎住。

    孟倩幽扫视了在场的家长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既然你们答应了让逸轩和你们家的孩子痛痛快快的打一架,那无论是谁,今天都不能上去帮忙。同样,如果逸轩被他们打惨了,我也不会上去帮忙的。”

    几位家长看看他,再看看空地中间依旧在打架的孩子们,脸色都露出担心的神色。

    夫子听孟倩幽这样说,不由的多打量了她几眼。

    孟倩幽站在前面,阻拦住孙良才的爹,坦然的任夫子打量。

    其余的几个孩子看到孙良才被孟逸轩打趴在地上,嘴角都磕出了鲜血,一时有些害怕,犹豫着还上不上前。

    孙良才吐出一口唾沫,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对几人说道:“打,给我使劲的打,我就不相信了,我们几个还打不过他一个?”

    说完,对着孟逸轩冲撞过来。

    孟逸轩轻巧的闪过他的攻击,却被另一个孩子一拳打在了脸颊上,顿止眼前一片发黑,身子晃了晃。

    其余几个孩子趁机扑过来,将他扑倒在地上,几个孩子扭打成一团。

    孙良才的爹忘记了自己挨了一巴掌,挥舞着拳头对着几个孩子高喊道:“好样的,就这样的做,压他,压死他。”

    孟倩幽看到孟逸轩被几个孩子死死的压在下面,动弹不得,皱了皱眉头。

    孙良才的爷爷一直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她,看她没有露出担心的神色,眼睛眯了眯。

    孟逸轩被几个孩子压在下面,挣扎不动,一时间又挨了好几下,心中着急,猛然对着一个孩子的胳膊就咬了下去。

    被咬中的孩子疼的不行,一边大叫:“疼死我了,”一边试图从孟逸轩的口中抽出自己的胳膊。

    孟逸轩松开嘴,趁着这个孩子分神的功夫,猛然使劲推开了他。

    这个孩子没有防备,从孟逸轩的身上滚了下来。

    孟逸轩趁机使劲从几个孩子的下面挣扎了出来。一翻身,站起来。

    孟倩幽看他出来,暗暗松了一口气。

    几个孩子也纷纷站起身,再次将孟逸轩围在了中间。那个被咬的孩子迫不及待的冲上前,对着他打出一拳,孟逸轩一把抓住胳膊,狠狠的扭向了后面。

    男孩疼的再次大叫:“疼死我了。”

    孟逸轩松开手,对着他踹出一脚,男孩踉跄的趴在了地上,疼的哭爹喊娘。

    男孩的家长看到自己的孩子哭的这样惨,脚步不由得上前迈了一步。

    孟倩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男孩家长的脚步顿住,焦急的看着自己家的孩子。

    孟逸轩不在客气,对着冲上来的几个孩子一顿拳打脚踢,几个孩子躲闪不及,都被打倒在地上,哀嚎不断。

    场地中间还剩下孙良才和孟逸轩两人站着。

    孙良才平时被众人捧着,霸道惯了,哪里吃过这样的大亏,一时咽不下这口气,对这孟逸轩狠狠的说道:“我给你拼了。”说完没头没脑的对着孟逸轩冲了过去。

    孟逸轩躲过,对着孙良才的屁股踹了一脚,孙良才收势不及,肥胖的身子做做实实的摔在了地上,疼的不由的大喊:“爹,快来救我,疼死我了。”

    孙良才的爹急的一把推开孟倩幽,朝着空地中间跑过去。

    孟倩幽看几个孩子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就没有在阻拦。

    其他家长见状,也纷纷跑过去扶起自己家的孩子。

    孟倩幽不紧不慢的跟在了后面。

    孟逸轩看他过来,对他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

    孟倩幽看到他脸上的淤青,对他招了招手,道:“过来。”

    孟逸轩乖巧的走到她的面前。

    孟倩幽用手轻轻的碰了一下他脸上的淤青,孟逸轩疼的“嘶”了一声。

    孟倩幽轻柔的问道:“疼吗?”

    孟逸轩点头:“疼!”

    孟倩幽语气不变的说道:“疼就对了,以后你就会记住,再也不能轻敌。”

    孟逸轩没敢再吱声。

    孙良才的爷爷看了他们俩一眼。

    孙良才的爹心疼的扶起孙良才,看到他已经摔的鼻青脸肿,对自己的爹大喊道:“爹,你快来看看呀,才儿被这个穷孩子打的不成样子了。”

    孙良才的爷爷上前,看到自己的孙子都被打成了猪头,也是心疼的不行,抬手轻抚孙良才的脸。

    孙良才拨开他的手,疼的喊道:“爷爷,你就不能轻点吗?疼死我了。”

    想想刚才孟逸轩的表现,再看看自己的孙子,孙良才的爷爷叹了一口气。

    孙良才的爹看到自己的儿子疼的不行,恶狠狠的对孟逸轩说道:“臭小子,你等着,看我明天不叫人过来收拾你。”

    孟倩幽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孙良才的爷爷气的说道:“不成器的玩意,我们早就已经说好了,无论结果怎样都不能找对方的麻烦,你这么快就忘记了吗?”

    孙良才的爹根本不管这一套,反驳道:“立了字据又怎么样?在这清溪镇我说了算,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孙良才的爷爷气得狠狠的踹了他一脚,怒骂道:“混账玩意,你要是敢找他们的麻烦,我就把你逐出家门。”

    孙良才的爹没有防备,被踹倒在地上,不满的说道:“爹,你踹我干什么?他把才儿打成了这样,我不应该替他出口气吗?”

    孙亮才的爷爷指着他,怒声呵斥道:“闭嘴!”

    孙良才的爹看到自己的爹发怒了,乖乖的闭了嘴。

    孙良才的爷爷收起愤怒的情绪,对孟倩幽两人说道:“你们不用害怕,照常来上学就行,这个逆子敢私自派人对付你们,我就打断他的腿。”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们没有害怕,只要是你们能承担起后果,就尽管派人过来吧。”

    孙良才的爷爷急忙保证:“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你们尽管放心好了。”

    孟倩幽回道:“我们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人来了我们也正好锻炼一下自己的身手。”

    孙良才的爷爷没想到他不领情,一时愣在原地。

    孙良才委屈的嚷道:“爷爷,我要疼死了,你还不赶快带我去医馆?”

    孙良才的爷爷回过神来,急忙呵斥自己的儿子:“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带才儿去医馆。”

    孙良才的爹急忙起身,想抱起自己的儿子,抱了两次都没有抱起来,着急的让道:“爹,你过来帮我一把。”

    孙良才的爹叹口气,走上前,帮着把孙良才扶到了他爹的怀里。

    孙良才的爹吃力的抱着不断喊疼的儿子朝外面走去。

    孙良才的爷爷对夫子说道:“我们带才儿去医馆看一下,如果他没事,我会早点送他过来上学的。”

    夫子点头,对其他几位家长说道:“今天就放他们几个一天假,你们带着他们去医馆好好的医治一下吧。”

    几位家长道谢,看了孟倩幽和孟逸轩一眼后,也匆匆的扶着自己家的孩子走了。

    孟倩幽也领着孟逸轩往外走。

    夫子站在他们的身后,一直皱眉看着他们走出了很远。

    孟贤牵着马车一直在外面等着,过了好长时间,才看到孙良才的爹吃力的抱着孙良才出来,还没有走到学堂门口,就大声对家里的仆人嚷道:“你们是死人吗?没看到我快要累死了,还不赶快滚过来帮忙!”

    仆人赶紧上前,值班的夫子拦住他们,道:“上课期间,你们不允许进入。”

    仆人急忙说道:“我们不进去捣乱,我们只是进去把我们家的少爷抱出来。”

    夫子断然说道:“那也不行,这是我们学堂的规定,谁也不能破坏。”

    仆人急的不行,焦急的看着孙良才的爹抱着他踉踉跄跄的走到了门口。

    夫子看了满身是土的孙良才一眼,打开了大门。

    孙家的仆人冲进来,把孙良才接过去,费力的抱到了马车上。

    后面的几位家长带着孩子也急冲冲的出来,上到了自己家的马车上,吩咐车夫赶快去最近的医馆。

    学堂门前的马车一会就走光,只剩下孟贤还站在哪里等待。

    孟倩幽领着孟逸轩慢慢悠悠的走出来。

    夫子疑惑的看着孟逸轩脸上的淤青,问道:“你们几个这是怎么了?打架了吗?”

    孟逸轩点头,回道:“嗯,我们几个痛痛快快的打了一架。”

    夫子吓了一跳,道:“你们这样做会被学堂开除的。”

    孟逸轩笑着说道:“您不用担心,我们这次打架是经过我们的授课夫子允许的。”

    看门夫子惊诧,欲要再问,孟逸轩却礼貌的和他打过招呼,和孟倩幽一起出了学堂的大门。

    孟贤看到两人出来,立刻高兴的牵着马车过来,却在看到孟逸轩脸上的淤青后惊呼出声:“逸轩,你又跟人打架了?”

    孟逸轩对他笑了笑,安慰道:“大哥您别担心,我没事的。”

    孟贤转向孟倩幽,责备道:“小妹,你不是跟着进去了吗?怎么会让逸轩跟人打架?”

    孟倩幽回道:“大哥,是逸轩自己要求打架的,我只是没有反对而已。”

    孟贤惊讶,问道:“是逸轩自己要求打架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回道:“让逸轩给你说吧。”

    孟贤看向孟逸轩,孟逸轩把进去后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一字不落的说给了孟贤。

    孟贤听完责备孟倩幽:“逸轩还你让他和六个孩子一起打架,万一吃亏了怎么办?”

    孟倩幽说道:“大哥,教了你们这么长的武功,我心里还是有数的,逸轩对付那几个孩子是绰绰有余的。”

    孟贤训斥她:“就算你心里有数,你也不能答应逸轩去打架,如果把别的孩子打坏了也不行。”

    穿越过来这么长的时间,孟贤还是第一次训斥她,孟倩幽也不恼,反而笑嘻嘻的说道:“大哥,以牙还牙是我的作风,我的人绝不能被白欺负的。再说了,逸轩心里也是有数的,不会出什么大事,你就放心吧。”

    孟贤见她笑嘻嘻的样子,心里的火气也笑了下去,无奈的叹口气,道:“小妹,你真是”

    没等他说完,孟倩幽就打断他:“大哥,逸轩也挨了不少打,我们赶紧去德仁堂给他看看吧。”

    听说孟逸轩也挨打了,孟贤急忙说道:“你们俩赶快上马车,我们这就去德仁堂。”

    两人快速的上了马车,孟贤挥动着手中的缰绳,很快来到了德仁堂的门口。

    德仁堂里的病人不是很多,孟倩幽和孟逸轩下了马车走进去。

    德仁堂的伙计看到孟倩幽进来,急忙过来问:“姑娘,你来了。是看病还是抓药?”

    孟倩幽指着孟逸轩说道:“我弟弟受了些皮外伤,我带他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大碍?”

    伙计应道:“姑娘稍等,我这就让老大夫给他查看。”

    孟倩幽摆手,道:“不急,我们在这边等一下对就好。”

    伙计急忙说道:“姑娘,你就别难为我们了,我们东家说了,无论你何时过来,都不能怠慢了你,否则的话就开除了我们。”

    孟倩幽欣喜的问道:“文泗回来了?”

    伙计忙道:“我们东家还没有回来。”

    孟倩幽有些失望,却也没有再阻拦伙计去告诉老大夫。

    老大夫正好看完一个病人,听到伙计的话,抬头看到了孟倩幽,高兴的走过来说道:“姑娘过来了。”

    孟倩幽点头,道:“我弟弟刚跟人打了一架,受了些皮外伤,您帮忙给看一下,看有没有大碍。”

    老大夫指着旁边的医床对孟倩幽说道:“你让他到那边的医床上躺下,我帮他检查一下。”

    孟逸轩听话的走过去,躺倒了医床上。

    老大夫紧跟着走过去,拉上帘子,道:“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我看看。”

    孟逸轩害羞的脱下了上半身的衣服,老大夫在他淤青的地方稍微查看了一番。

    孟倩幽站在帘子往外面听到孟逸轩直嘶哈。

    老大夫细心的帮孟逸轩检查完,嘱咐他穿好衣服,从帘子后面走出来,对孟倩幽说道:“你弟弟的伤没有大碍,修养几天自然就会好了,只是脸上的这块淤青要严重一些,恐怕要多等一些时日。”

    孟倩幽自然知道孟逸轩不会有什么大事情,之所以带着他来检查一是好回去给孟氏夫妇交差,免得看到孟逸轩的脸上的淤青后对她又是一番训斥。二是想过来看一下,文泗回来了没有。听见老大夫的话,就笑着说道:“没有大碍就好,麻烦您给拿一些治皮外伤的药,好让他恢复的快一些。”

    老大夫点头,吩咐伙计拿一些治外伤的药过来。

    孟倩幽趁机压低了声音开玩笑的问道:“老大夫,文泗还活着吧?”

    老大夫一愣,随即笑道:“姑娘说笑了,我们东家还活着,而且还顺利的订了亲,前天已经来了书信,说是过完正月就回来了。到时我让人给姑娘捎个信。”

    孟倩幽摆手,道:“不用了,他没死就好了,不用给我捎信。”

    老大夫哭笑不得,不知该如何回话。

    伙计把治疗外伤的药拿过来,孟倩幽接过,对穿好衣服出来的孟逸轩说道:“你身上的伤没有大碍,老大夫已经给你了外伤药,回去后抹几天就好了。”

    孟逸轩不好意思的对着老大夫笑了笑。

    老大夫看到他那双漂亮的眼睛总感觉有些熟悉,一时有些发呆。

    孟倩幽看老大夫一直盯着孟逸轩看,心中疑惑,问道:“我弟弟有什么不对劲吗?”

    老大夫回神,笑道:“没有,我只是感觉你弟弟很熟悉,不知道在哪里见过。”

    老大夫去过自己的家里,看到孟逸轩感到熟悉也不奇怪。孟倩幽也没有在意,和老大夫告辞以后,就带着孟逸轩出了德仁堂。看到孟贤焦急的神色,就举着自己手中的药说道:“大哥,逸轩没有什么大事,回去抹几天药就好了。”

    孟贤放下心来。

    孟倩幽接着说道:“大哥,我们今天左右也没事,不如在镇上逛一下,买些必需的东西回去吧。”

    孟贤看了看孟逸轩问道:“逸轩,你可以吧,如果感觉疼,我们就回家去。”

    孟逸轩回道:“大哥,我没事。”

    孟贤点头,赶着马车在镇上按照孟倩幽的要求先去了点心铺买几盒点心。王良已经回来上工,看到孟倩幽领着一脸淤青的孟逸轩进来,一边吩咐伙计去包点心,一边奇怪的问道:“逸轩这是怎么了?”

    孟倩幽笑着回道:“在镇上的学堂里和其它的学子打架了,我刚才带他去德仁堂看了看,没有大碍,王叔放心。”

    孟逸轩从小在村子里长大,从来没有听说过和村里的那个孩子发生过冲突,王良一直以为他是一个老实的孩子,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和自己的同窗打架,一时惊诧,还要再问,孟倩幽却岔开了话题。王良见她不愿意再说,也就没有多问。

    伙计包好点心拿过来,孟倩幽付了钱,和王良告了别后,走出了点心铺。对孟贤说再去集市上转转。

    孟贤点头,赶着马车来到了集市边上,刚要找一个人少的地方把马车停好,一个小丫头却冲了过来,指着他说道:“终于找到你了,你要对我们xiaojie负责。”

    题外话

    下午二更。强烈推荐好友的文:

    军婚缠绵:陆少套路深作者:冷纤秋

    这是一个,腹黑男诱拐强势女的故事,强强联合、宠溺无限。

    一次任务,一次意外。刘若男遇到了她这辈子的死对头陆毅和。

    “你在外面说了什么?!”刘队长破门而入,怒气不息“外面都在传我们有一腿!”

    他从文件中抬头,缓身站起“所以呢?!”

    “所以什么!”她看着他的眼睛往后退“你给我去说清楚,这只是谣言”

    “既然是谣言”他将她抵在墙上“不做实岂不是冤枉了本少?本少最受不得委屈”

    刘队长的格言:遇到陆毅和一定要做一件事,远离他,远离他,远离他,最要的事情说三遍。

    陆先生一生就奉行两个条例:一是宠爱刘若男,二是宠爱刘若男,非要附加一个的话,就是想要宠爱刘若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