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请回家中(二更)
    孟贤受到惊吓,急忙勒住马车。

    小丫头气势汹汹的走过来,对着孟贤说道:“我们在集市上已经等了好多天了,终于等到你了。你毁了我们xiaojie的清誉,害的我们xiaojie定亲不成,今天你一定得给一个说法。”

    孟贤这才看清眼前的小丫头就是那天被自己马车惊吓到的那位xiaojie的小丫鬟,听到她的话,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孟倩幽从马车上走了下来,听到小丫鬟的话就笑着问道:“不知你需要我大哥给个什么样的说法?”

    小丫鬟认出她是谁,当即哼了一声,说道:“还能有什么说法,你们必须赔我们xiaojie一个好的夫婿,否则的话你们今天就别想离开。”说完一挥手,她身后的几个仆人打扮的人就把马车围了起来。

    小丫鬟对其中的一个仆人说道:“你回去禀告老爷、夫人,就说我们找到了毁坏我们xiaojie清誉的人了。”

    仆人应了一声,急忙跑去报信。

    小丫鬟怒气冲冲的指着孟贤说道:“我们xiaojie原本说了一门好亲事的,对方是一个富家公子,要才貌有才貌,要钱财有钱财,对我们的xiaojie也很满意,说是过了年正月初十过来定亲。可我们xiaojie当街摔倒被他扶住的事情被人传了出去,那位公子听说后,说我们的xiaojie不守闺誉。根本就没有过来定亲。我们xiaojie听到媒婆传回来的话,天天以泪洗面,现在整个人已经消瘦的不成样子了。”

    “所以呢,你们是想让我大哥娶了你们家xiaojie吗?”孟倩幽问道。

    小丫鬟哼了一声,道:“就他这个样子,哪里配得上我们家的xiaojie?”

    孟倩幽皱眉,问道:“那你们当街lanjie我们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们老爷太太只是命令我带人在此等着,一旦发现你们出现在集市上,就让人回去禀告。”小丫鬟回道。

    孟倩幽眉头皱的更深。

    孟贤不安的叫道:“小妹。”

    孟倩幽看向孟贤,安慰道:“大哥,不用担心,说不定是好事呢?”

    孟贤想想小丫鬟说的话,再想到那位漂亮的xiaojie,脸一下子就红了。

    孟倩幽好笑的看着他。

    跑去报信的仆人气喘吁吁的跑回来,对着小丫鬟说道:“夏荷姐,老爷让把这位公子和他的家人请到家里去。”

    夏荷不明白的问道:“为什么?”

    仆人摇头:“老爷听完我的禀告后,就是这么吩咐我的。”

    夏荷不善的对着几人说道:“听到了没,我们老爷让你们几个跟着我回家去。”

    孟倩幽没动。笑着问道:“如果我们不去呢?”

    夏荷提高了声音:“你们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老爷请你们,你们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马车边围着的几个仆人听到夏荷高昂的声音,又靠近了马车一些。

    孟贤红着脸小声的对孟倩幽说道:“小妹,我们就去一趟吧。”

    孟倩幽眉头既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笑着说道:“大哥既然说去我们就去吧。”

    夏荷哼了一声,道:“算你们识相。”

    说完一边往自家的马车边走去,一边命令围着孟贤他们马车的几个仆人:“你们几个可要跟紧了,如果被他们跑了,都等着回家挨板子吧。”

    仆人们应声,紧紧的跟在马车后面。

    夏荷的马车在前,孟贤赶着马车在后,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的来到了那位xiaojie的家。

    夏荷下车,对早已守在门口的仆人说道:“你去禀告老爷,太太,就说他们到了,是全部请进去还是只让这位公子进去。”

    仆人应声,快步跑了进去,不一会就跑了出来,恭敬的对夏荷说道:“老爷说把他们全部请到会客厅里。”

    夏荷点头,对孟贤说道:“把你们的马车交给我们的仆人,你们两个随我一起进去吧。”

    孟贤老实的将手中的缰绳交给了一直守在马车边的仆人。

    孟倩幽领着孟逸轩下了车,三人准备往里走。

    夏荷却指着孟逸轩惊呼一声:“他是谁?”

    孟贤回她:“这是我小弟。”

    夏荷不耐的说道:“他这个可怕的样子进去后会吓到我们老爷太太的,你们还是让他在马车里等着吧。”

    孟倩幽的脸沉了下去。

    旁边的一个仆人急忙说道:“夏荷姐,要不我再去问问老爷,看看让不让这个孩子进去?”

    夏荷摆手:“不用了,我是xiaojie的贴身丫鬟,这件事我做的了主,我说不能进去就不能进去。”

    孟倩幽冷冷一笑,对孟贤说道:“大哥,我们走。”

    孟贤慌忙的去拿缰绳。

    夏荷高声说道:“我们xiaojie的事情你们还没给个交代,想这么走了,门都没有。”

    孟倩幽轻蔑的看了夏荷一眼,道:“大哥,谁要是再敢拦我们的马车,就从他的身上踏过去。”

    马车周围的仆人听到她冷森森的话语,不由得往后退了退。

    夏荷气急道:“你们敢?”

    孟倩幽不屑的回道:“还没有我不敢做的事,不信你们试试?”

    说完一把拿过孟贤手中的缰绳,对这孟贤说道:“大哥,你和逸轩到马车里做好,我今天到要看看,有谁不怕死的敢拦咱们的马车。”

    孟贤知道她今天是真的生了气,没敢阻止她,刚要带着孟逸轩上马车,门口一个声音响起:“请的客人怎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进去,老爷太太都等急了。”

    夏荷急忙恭敬的说道:“管家,他们的小弟脸上淤青一片,太吓人了。我怕他们吓到老爷,xiaojie,就想让他在马车里等一下。谁知他们不愿意,竟然想要赶着马车离去。”

    管家听后训斥道:“胡闹,他们是老爷请来的客人,怎么能不让进去呢?”

    夏荷低下头没敢说话。

    管家走到孟贤面前,拱手说道:“夏荷年纪还做事欠妥了些,请几位不要责怪。”

    孟倩幽讽刺的说道:“我们这乡下人,哪敢生你们家丫鬟的气?”

    管家愣了一下,随即呵斥夏荷:“还不赶快过来给几位赔礼道歉?”

    管家平时对他们很严厉,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夏荷闻言,不敢反驳,不情不愿的走过来,敷衍的说道:“是我做事不周到,请几位不要怪罪。”

    孟倩幽没有说话。

    管家赶紧说道:“几位里面请,我们老爷太太已经等候多时了。”

    孟倩幽没有动,说道:“我弟弟面貌丑陋,别惊吓了你们家的太太xiaojie,我们还是不要进去了。”

    管家看了孟逸轩一眼,白净的脸上淤青一片,乍一看确实吓人,不过还是笑着说道:“这位小公子长得如此清秀,我们太太怎么会被吓到,你们还是随我进去吧。”

    孟倩幽看管家的态度还算可以,就将手中的缰绳交给一旁的仆人对孟贤和孟逸轩说道:“大哥,逸轩我们进去吧。”

    两人点头。

    管家急忙头前带路。

    孟贤和孟逸轩跟上。

    孟倩幽在后面又对仆人说道:“这马车是我们家为了给我弟弟看病,特意的从村里的王大善人家借来的,你们千万要看好了,如果有什么闪失,把我们全家卖了也赔不起。”

    听到她的话,管家的脚步顿了一顿。,才继续往前走。

    孟倩幽不动声色的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

    三人随着管家来到了会客厅的门口。

    管家恭敬的对里面说道:“老爷,太太,客人已经到了。”

    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出来:“让他们进来吧。”

    管家应声,推开了会客厅的门,恭敬的请几人入内。

    等几人进去后,又把门关上,候在了门口。

    三人走进会客厅内,只见前方的椅子上做了一对中年的夫妇,女的就是那天送那位xiaojie回来后看到的他的娘,男的那位应该就是那位xiaojie的爹了。

    中年女人看到三人进来,站起来,热情的打招呼:“你们过来了,快请坐。”

    三人有礼的谢过,一字排开的笔直的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中年女人吩咐丫鬟:“快给几位贵客上茶。”

    丫鬟快速的端来了茶水,一一放在了他们的面前。

    孟倩幽谢过,端起茶水小心的抿了一口。

    中年男人见她如此的没有礼貌,皱起了眉头,威严的说道:“今天冒昧的让丫鬟请几位过来,实在是无奈之举,还请几位不要见怪。”

    孟倩幽又抿了一口茶水,才端着茶杯嘲讽的说道:“您太客气了,能被您请来府中,实在是我们这几个乡下人的幸事,怎么会怪罪您的。”

    中年男人听出了他口中的不悦,眉头皱的更深了。

    孟倩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问:“不知两位把我们兄妹三人请过来,是因为什么事情?”

    中年男人咳嗽了一声,旁边的女人为难的看了他一眼,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我们就是想问问这位公子今年多大了,定亲了没有。”

    孟贤赶紧起身,红着脸说道:“我今年十六了,还没有定亲。”

    女人惊喜的说道:“那太好了。”

    孟倩幽装作惊诧的看向她。

    女人发现自己有些失态,急忙解释道:“我是说这位公子的年纪刚刚好。”

    中年男人看孟贤还算有礼,紧皱的眉头舒展开,开口说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绕弯子了,给你们说实话吧。我们之所以请你们过来,是想把我们家语儿许配给这位公子。”

    “什么?”孟倩幽忘了自己手中还端着茶杯,惊讶的站起来。杯中的热水溅了出来,洒到了她的手上。她吃疼不住,撒开手,茶杯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茶水洒的满地都是。

    男人见她如此粗鲁,脸色沉了下来。

    孟贤急忙上前,看了一下她的手,一连声的问道:“小妹,烫着了没有,要不要马上去医馆看看。”

    女人见孟贤毫不避讳的拿着孟倩幽的手查看,脸色也沉了下来。

    孟倩幽毫无形象的甩了甩自己的手,高兴的对孟贤说道:“大哥,你听到了没有,他们要把自己家的女儿许配给你,这下好了,我们回去以后,可以在十里八村的好好炫耀一番了。”

    中年男人和女人的脸沉的更深了。

    孟倩幽推了孟贤一下:“大哥,还不赶快道谢?”

    孟贤不解的看了她一眼,急忙道谢。

    中年女人勉强的笑了笑。吩咐丫鬟将地上的碎片收拾出去。

    孟倩幽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失礼了,实在是听到这个消息我太惊讶了。我们没想到你们竟然舍得把你们家的xiaojie许配给我大哥,要知道我们十里八乡的,只有我们村王大善人的儿子娶了镇上的xiaojie呢。”

    “你们是哪里人?”中年女人问道。

    孟倩幽瞪大了眼睛,惊讶的说道:“你们不知道我们是哪里人,就敢把你们家的xiaojie许配给我大哥?”

    女人的脸红了一下,没有答上话来。

    中年男人咳嗽了一声,说道:“过年以前,你们家的马车惊吓得我们家语儿当中跌倒在地的事情,在镇上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现在没有一个没人愿意shangmen给语儿提亲。语儿已经十五了,在不定亲就成老姑娘了,我们也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的。好歹你们家也有马车,不像是穷困人家,即使是乡下人,语儿过门以后也不会吃太多苦头的。”

    孟倩幽惊呼出声:“我的天,你们不知道吗?我们赶的马车是借的我们村里王大善人的。我们家根本没有。”

    中年女人手里的茶杯“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里面的茶水全部溅了出来。顾不得让丫鬟擦拭,就急忙问道:“你们的马车是借的?”

    孟倩幽点头:“我们村里的王大善人可好了,无论谁家有事情去他们家借马车,他都会答应的。”

    女人着急的对着男人叫道:“老爷!”

    男人听到孟倩幽的话也是愣住,听到女人喊他,回过神来,不相信的问道:“你们的马车真的是借的?”

    孟倩幽点头:“千真万确。”

    男人仔细的打量了他们几个一眼,疑惑的说道:“看你们几个穿着打扮,也不像穷苦的乡下人呀。”

    孟倩幽半真半假的回道:“我爷爷是附近几个村里的私塾先生,因此我们家的条件比别人家好了一些。”

    男人再次不确定的打量了他们半天。

    孟先不知道孟倩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又不敢拆穿她,便偷偷的拉了下她的衣服,想小声问她为什么要撒谎。

    孟倩幽却故意高声说道:“大哥,你不用害怕,我看那位xiaojie的脾性是很好的,如果你们成亲了以后,你们可以搬来他们家来住,到时我跟小弟和爹娘他们也跟着过来沾沾光,住住这富家大院。”

    孟贤赶紧收回手,着急的说道:“小妹,我不是这个意思。”

    孟倩幽故意曲解他:“我知道,你不愿意来这位xiaojie家来住,可是咱们家只有三间破草房,是没有地方让你成亲的。”

    孟贤不知道说什么好,着急的额头上都冒出了汗。

    孟倩幽热情的笑着对中年女人和男人说道:“我大哥十分内向,有时候明明在嘴边的话也说不出来,希望你们不要介意。”说完转头安慰的对孟贤说道:“大哥,你不要着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反正也快到中午了,正好让他们管咱们吃一顿饭。我长这么大,还没有再镇上吃过饭呢,一会可要好好的大吃一顿。”

    中年男人和女人对望一眼。

    男人咳嗽了一声,对几人说道:“我刚才想了一下,我们这样做,确实是太唐突了,这样吧,你们先回去,我和夫人商议一下,再请几位过来。”

    孟倩幽失望的应了一声。随即又高兴的说道:“我告诉你我们家住哪吧,省得你们商议好了以后不知道去哪里找我们。”

    中年女人赶紧摆手:“不用了。”

    孟倩幽惊讶的问道:“为什么不用了?是你们反悔了,不想把你们家的女儿嫁给我大哥了吗?”

    中年女人被说中心事,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却还是硬撑着说道:“你们误会了,我们不是那个意思,我们是想过语儿的意思再做决定。”

    女人的话音刚落,会客厅旁边小门的帘子就被打开,那位xiaojie面容憔悴的被夏荷扶了进来。一边慢慢的走着,一边说道:“娘,不用了,我同意这门亲事。”

    所有人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在会客厅里,还说出了这样的话,一时都愣在了当场,没有反应过来

    中年女人心疼的叫道:“语儿。”

    这位xiaojie温柔的回道:“娘,这些都是命中注定,您就答应了吧。”

    “可他们是一无所有的乡下人呀,你从小就没有吃过苦,这要是嫁过去以后可怎么生活呀。”女人心疼的说道。

    xiaojie心如死灰的说道:“我的名声已经全毁了,如果不嫁给他,以后也没有人会娶我的。”

    女人看到女儿的样子,心疼的留下了眼泪。

    孟倩幽看面前的xiaojie,短短的一个月不见竟然瘦的没有了人形,要是惊讶的不行,试探的问道:“这位xiaojie,你生了什么大病了吗?”

    题外话

    两更了,有没有奖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