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孟贤心动
    夏荷听到,气得冲孟倩幽嚷道:“你这个粗蛮的野丫头,你才生病了呢。”

    xiaojie虚弱的训斥她:“住嘴!”

    夏荷不满的瞪了孟倩幽一眼,没有再说话。

    孟倩幽也觉得自己太直接了,赔礼道:“不好意思这位xiaojie,我是看到你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消瘦成这个样子,一时惊讶,才脱口而出的,请你不要责怪。”

    xiaojie无力的摆手:“我知道,我不会怪罪于你。”说完,深深的喘了一口气又说道:“你不要一直称呼我xiaojie,我叫郁语,你要是不嫌弃,以后就喊我郁姐姐好了。”

    她说完以后,孟倩幽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一样喊她郁姐姐,而是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她。

    郁语心虚的眨了几下眼睛,虚弱的问道:“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孟倩幽收回眼光,摇了摇头。

    郁母擦了擦眼泪,心疼的说道:“语儿,大夫不是嘱咐你要好好的躺在床上休养吗?你怎么过来了?”

    郁语咳嗽了两声,虚弱的回道:“娘,我听到夏荷说你们请了这位公子进府来,怕你们责怪他,我就过来了。”

    郁父闻言,训斥夏荷:“我不是告诉过你们,这件事不要让xiaojie知道吗?你们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吗?”

    夏荷急忙跪倒地上,战战兢兢的说道:“老爷,奴婢也是一时说漏了嘴,才被xiaojie听到的。”

    郁语也帮着求情:“爹,你就不要怪罪夏荷了,这件事我迟早都要知道的。”

    郁父严厉的对夏荷说道:“看在你平时照顾xiaojie还算尽心的份上,这次我就饶了你,下次如果再犯,就让管家将你发卖出去。”

    夏荷吓得磕头:“老爷放心,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郁父不在理会她,放松了语气,对郁语说道:“语儿,你先回房去休息,这件事就交给我和你娘吧。”

    郁语不依,道:“爹、娘,我被马车惊吓摔倒在地的事情,并不能怪这位公子,如果他不答应这门亲事,你们千万不要为难与他。”

    孟贤急忙说道:“不为难,不为难。”

    看他这样,孟倩幽皱紧了眉头。

    郁语脸上浮现红晕,惊喜的问道:“公子是答应了这门亲事了吗?”

    孟贤刚要说话,孟倩幽抢先说道:“自古婚姻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件事我们还得回去问过我们的父母,才能给你们回复。”

    郁语露出失望的表情,不自觉的自语道:“可我等不及了呀。”

    孟倩幽耳朵尖,听到了她说的话,又疑惑的看了她两眼。

    郁母一听说孟贤家里什么都没有,想结亲的心思一下就没了,听到孟倩幽这样说,急忙说道:“对对对,你们回去以后也和家里人商议一下,不要着急,多长时间都行。”

    郁父也说道:“这件婚事我们也要好好的考虑一下,我们两家门不当户不对的,即使真的结成了亲,有些事我们也要提前说明白的。”

    郁语着急的说道:“爹、娘,我的清誉已经毁了,没有人会再shangmen提亲了,如果这位公子答应,你们就早点把这么亲事定下来吧。”

    郁母不舍的说道:“傻孩子,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怎么能如此轻率的做决定,你放心,如果过段时间再没有人shangmen提亲,娘就带你回老家,找门合适的亲事。”

    郁语咬了下嘴唇,鼓足了勇气说道:“娘,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我第一次见到这名公子就对他芳心暗许了呀。”

    郁父、郁母惊呆在当地。

    孟倩幽皱紧了眉头。

    孟贤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屋子里一时静寂无声。

    郁母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相信的问道:“语儿,你说的是真的?”

    郁语点了点头。

    郁父指着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郁语缓慢的起身,慢慢的跪到了自己爹娘的面前,虚弱的说道:“女儿知道这样做让你们丢脸了,可女儿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呀,自从这位公子走后,女儿就茶不思饭不想的。就盼望着能早日见到这位公子,求您二老就成全我吧。”

    孟贤忍不住上前一步,孟倩幽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

    郁父气得骂道:“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今天我非得好好的教训你一顿不可。”说完,就气急的到处找东西。

    郁母急忙阻拦:“老爷,您消消气,语儿年纪还见到心仪的男子芳心暗许也是正常的。”

    郁父没有找到合适的东西,气得骂道:“慈母多败儿,都是你平日里太宠惯她了,才让她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情。”

    郁母也来了气,反驳道:“怎么会是我宠惯的呢,平日你不也是娇惯的不行?”

    “你?”郁父气得不行,捶胸顿足道:“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呀。”

    孟倩幽紧紧的拉住孟贤,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郁语往前爬了几步,哭泣的说道:“爹,千错万都是女儿的错,您想打想罚都可以,求您千万别气坏了身子。”

    郁父看女儿的可怜样,叹了口气,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

    郁母走到郁语面前心疼的说道:“语儿,快起来,您的身体还没好,怎么能跪在地上,你放心,娘无论如何也会促成你和这位公子的婚事的。”说完就想和夏荷一起扶起她。

    郁语没动,依然跪在地上,对郁父说道:“爹,无论这位公子家里怎么样,女儿是认定他了。您就成全了女儿吧。”

    郁父气得没有说话。

    孟倩幽却开口说道:“郁xiaojie,我们好像还没有答应这们亲事吧,你这坚决的态度,是认定我么一定会答应吗?”

    郁语没想到她会这样问,一时没答上话来。

    一个男人的声音在门口响起:“管家,你站在门口做什么?”

    管家恭敬的回道:“少爷,老爷和夫人在招待客人,老奴在门口候着看看有什么需要的。”

    男人问道:“什么客人?”

    管家没有回答。

    男人推门而进,看到眼前的情形,眼神眨了眨,问道:“爹、娘、小妹,出什么事情了?”

    郁母哭泣的说道:“天儿,你回来的正好,快过来劝劝你meimei。”

    男子走到郁语面前,轻声问道:“小妹,出什么事情了?”

    郁语咬了咬嘴唇,轻轻喊了一声大哥,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孟倩幽开口说道:“我们兄妹几个已经出来很长时间了,再不回去,我爹娘会担心的,我们就此告辞了,至于和郁xiaojie的婚事,我们回去后告诉我们爹娘,如果他们同意的话,过两天我们就会托媒人shangmen提亲的。”

    说完,转身就往外走,孟逸轩跟在后面。孟贤担心的看了郁语一眼,也跟着往外走。

    郁天高声喊道:“慢着!”

    孟倩幽脚步没停,一直往外走。

    郁天见状恼怒的喊道:“来人,将他们拦下。”

    几个仆人闻言出现在会客厅的门口。

    郁母失态的问道:“天儿,你要做什么?”

    孟倩幽停住脚步,转身问道:“郁大公子想要做什么?”

    郁天走到她面前,上下打量了她几眼,不屑的说道:“一个小小的乡下丫头,也敢不把我放在眼里,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郁天是谁?”

    孟倩幽双手抱在身前,好整以暇的说道:“郁大公子,你能不能换个说辞,这句话我今天都快听吐了。”

    郁天被噎住。

    郁语慌忙说道:“大哥,这件事情我稍后给你解释清楚,你千万不要为难了他们,就让他们走吧。”

    郁天回头看了郁语一眼,朝门外挥了挥手,仆人退开。

    孟倩幽三人走出会客厅的门,朝大门外走去。

    管家急忙将几人恭敬的送出大门外,看孟贤赶着马车远去,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经此一闹,孟倩幽没了逛街的心情,对孟贤说道:“大哥,我们直接回家吧。”

    孟贤点头,赶着马车朝家里走去。等到出了镇上,路上的行人渐渐少了,孟贤才不解的小声问道:“小妹,你为什么要对郁xiaojie的家人说谎呢?”

    孟倩幽看着他,不答反问道:“大哥,你觉得郁xiaojie怎么样?”

    孟贤没有回答,却瞬间红了脸。

    孟倩幽叹口气,无奈的说道:“我知道了。”

    孟贤见她叹气,小心的问道:“郁xiaojie有哪里不好吗?”

    孟倩幽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

    孟贤更加疑惑,想要再问,孟倩幽却落下车帘。孟贤只好咽下到嘴的话,认真的赶着马车回了家。

    三人到家的时候,快中午了,孟氏和另外两人正在准备着给工人们做午饭,看到孟倩幽几人回来,急忙从厨屋里出来,问道:“幽儿,你们怎么”却在看到孟逸轩脸上的淤青时扔掉了手里的青菜,快步来到了他的面前,高声问道:“逸轩,你的脸怎么了?”

    孟逸轩冲着孟氏笑了笑,回道:“娘,没事,过两天就会好的。”

    孟氏心疼的捧着他的脸看了又看,道:“这么重的淤青,两天怎么会好,你告诉娘,你是不是又跟人打架了?”

    还没等孟逸轩回答,孟倩幽就说道:“娘,逸轩这脸上的伤真的没事,我和大哥已经带他到德仁堂看过了,老大夫给了治外伤的药,每天涂抹一下,几天就会好的。”

    孟氏听到她说去德仁堂看过了,放下了心,还是追问道:“逸轩是不是又给人打架了?”

    孟倩幽点头。

    孟氏惊讶的问:“怎么会有跟人打架,是有人故意欺负你们吗?”

    孟倩幽一五一十的把在学堂的事情说了出来。

    孟氏听完立刻指责孟倩幽:“逸轩还你怎么可以让他这么做,如果被那几个孩子打坏了怎么办?”

    孟倩幽朝天翻了个白眼,无奈的解释道:“娘,我教了他们这么长时间的武功,他的身手我还是知道了,对付那几个小屁孩绰绰有余。要不然我也不会同意他们打架的。”

    孟氏尖锐的问她:“那逸轩脸上的伤怎么来的,不是挨揍了吗?”

    孟倩幽口气轻松的说道:“娘,你只看到逸轩脸上的伤了,你没有看到其他的孩子还惨,都被他打的趴到了地上起不来了。过了今天之后,我敢保证学堂里再也没人敢欺负他了。”

    孟氏听了,这才不在责备她,温柔的对孟逸轩说道:“你跟娘进屋,娘给你上些药。”

    孟逸轩乖巧的点头。

    孟氏领着孟逸轩向屋里走,孟贤却着急的高声的叫了声:“娘!我有事跟你说”

    孟氏转身,问:“什么事?”

    孟贤刚要把郁家xiaojie想要和自己定亲的事情说出来。孟倩幽阻止他:“大哥,你先去把马车放好吧,家里人太多了,这件事等到晚上再说。”

    孟贤也想起家里好多人,现在确实不适合说这件事,就挠了挠脑袋,红着脸把马车赶去了后院。

    孟氏看孟贤的样子,疑惑的问孟倩幽:“幽儿,娘怎么感觉你大哥有些反常,你们今天还碰到了别的事情了吗?”

    孟倩幽点头:“是碰到了一件事情,不是什么大事,等到晚上的时候让大哥在告诉你。”

    孟氏听到不是什么大事,也没忘心里去,领着孟逸轩回到了屋子里,拿过孟倩幽手中的药,细心的替他抹好,嘱咐他去休息。

    孟逸轩乖乖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在炕上躺下,想闭着眼睛休息一下,不一会却睡着了。

    孟氏回了厨屋,继续忙活着给工人做午饭。

    孟倩幽皱眉坐在孟氏屋中的椅子上,一直在思索,郁家xiaojie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吃过午饭,孟贤也没有心思做辣椒酱,一直在不停的到处走来走去,不时的抬头看看天色,盼望着天色赶快黑下来。

    孟倩幽看他这个样子,眉头皱的更深了。

    孟氏看孟贤的样子,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孟贤看了看孟倩幽,摇头说没有。

    孟氏疑惑的看着他。

    孟贤怕自己忍不住现在総uidang隼矗砣チ撕笤骸?br />

    孟氏摇摇头,继续给自己已经缝好的书包上绣上好看的图案。

    终于等到上工的人全走了,孟贤迫不及待的关上大门,跑到正在收拾着做晚饭的孟氏面前,抑制不住高兴的对她说道:“娘,我给您说件事情。”

    孟氏一边洗菜一边问道:“什么事?”

    孟贤高兴的问她:“娘还记得过年以前我们的马车惊吓到的那位姑娘吗?”

    孟氏点头:“记得呀,要不是听她的丫鬟说她和一位富家公子过了年就定亲,娘早就找煤人shangmen提亲了。”

    孟贤兴奋的说道:“她的爹娘今天把我们请到了家里去,说是要把那位xiaojie许配给我。”

    孟氏手中的菜掉到了地上,抬头惊喜的问道:“贤儿,你说的是真的?”

    孟贤重重的点头,道:“小妹和逸轩也知道。”

    孟氏高兴的直搓手道:“那可真是太好了,怪不得娘第一眼看到了那位xiaojie就喜欢的不行,原来真的会是我们家的人。”说完抑制不住的大声喊道:“孩子他爹,你过来一下,咱们家要有喜事了。”

    孟二银闻声从屋里走出来,粗声粗气的问道:“什么喜事?”

    孟氏高兴的回道:“咱家贤儿要定亲了!”

    孟二银愣了一下,疑惑的问她:“贤儿要定亲了?是谁家的闺女,事前怎么没听你提过。”

    孟氏高兴的回道:“不是咱们附近人家的闺女,而是镇上的富家xiaojie。今天她的爹娘把贤儿他们请到家里去,说是相中了咱们贤儿,要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呢。”

    孟二银没有听明白,疑惑的问道:“我怎么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呢?什么富家xiaojie。”

    孟氏着急的说道:“怎么就给你说不明白了呢,就是镇上的那个富家xiaojie呀。”

    孟二银也有些着急,道:“你说的我越发糊涂了,到底是镇上的那个富家xiaojie?”

    孟倩幽听两人说话跟绕口令似的,“噗嗤”笑出声来,道:“娘,你是不是没有把过年前我们的马车惊吓到那位xiaojie的事情告诉我爹?”

    孟氏一拍脑门,道:“我真是高兴坏了,忘记告诉你不知道那件事了。”说完,快速的把过年以前他们去买年货,孟贤看守马车,马儿却受惊了,高声嘶鸣,把一位xiaojie吓的跌倒在地上,崴了脚,他们过意不去,用马车载着那位xiaojie去了德仁堂看病,看完以后就把她送回家的事情粗略的说了一遍。说完还不忘高兴的说道:“我当时还个贤儿和幽儿说呢,如果这位xiaojie能做我们家的儿媳妇就好了,没想到我还真的心想事成了。”

    孟二银听了个大概,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却没有像孟氏一样高兴,而是问道:“既然你说那位xiaojie那么好,怎么会相中咱们家的贤儿呢?”

    孟氏不满的呛他:“我们家贤儿怎么了?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哪一点比那些富家公子差?”

    孟二银摆手,道:“我不是说咱家贤儿不好,我只是奇怪他们家怎么会突然说要被女儿许配给他?”

    孟贤红着脸对孟二银说:“爹,那位xiaojie原本说给了一位富家公子,过了年他们就要定亲的。可是我们的马儿吓到了她,致使她跌倒在地上,我当时情急,就上前扶了她一把。没想到这件事情传到了那位富家公子的耳朵里,对方说她不守闺誉,就没有和她定亲。而且这件事在镇上也传的沸沸扬扬,没有一个媒婆再shangmen提亲,那位xiaojie受不了打击,整天茶饭不思,一下就病倒了,我们今天看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消瘦的不chengren形了。”

    “那这么说那户人家根本就不是相中了你,而是想让对那位xiaojie负责了?”孟二银问道。

    孟贤的脸更红了,急忙对孟二银说道:“不是那样的,那位xiaojie对她爹娘说,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就对我、就对我”说到这孟贤的声音小了下去。

    孟氏着急的说道:“你这孩子是想急死娘了吗?你倒是快说呀,就对你怎么了,”

    孟倩幽替他回答:“那位xiaojie说第一次见到大哥的时候,就对他芳心暗许了。”

    孟氏拍了一下手,喜道:“那可真是太好了,明天娘就找媒婆shangmen提亲,说不定到了年底就能抱上大胖孙子了。”

    孟倩幽猛然睁大了眼睛,急忙对孟氏说道:“娘,你刚才说什么?”

    孟氏高兴的回道:“娘说明天就找人shangmen去提亲呀。”

    孟倩幽着急的说道:“不是这一句,是下一句。”

    孟氏回道:“下一句是娘说不定过年的时候就能抱上大胖孙子了。”说完问她:“娘说的有什么不对吗?”

    孟倩幽感觉自己疑惑了一天的事情终于想明白了,沉下了声音,生气的说道:“原来如此。”

    孟氏看她的神情有些不对劲,疑惑的问道:“幽儿,你怎么了?娘说错了吗?”

    孟倩幽回神,道:“娘没有说错。”

    孟氏松口气,高兴的说道:“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娘明天就找媒婆shangmen提亲。”

    孟二银阻止她:“我总觉的这件事情哪里不对劲,你先不要着急,我们打听一下再说。”

    孟氏急道:“人家xiaojie相中了贤儿这是好事,这有什么不对劲的?这件事你甭管了,我来操办就行了。”

    孟二银说道:“即便那位xiaojie相中了贤儿,他们也应该让人打听一下,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家,然后再找媒婆来给我们透个信,而不是把贤儿他们请到家中去,当面商议这件事,这太奇怪了。”

    孟倩幽点头附和:“我觉得爹说的对,这件事太奇怪了,我们还是好好的打听一下再做决定吧?”

    孟贤急忙说道:“那怎么行?郁xiaojie已经消瘦的不成样子了,如果我们再拖延下去,她要一病不起的怎么办?”

    孟倩幽问他:“大哥的意思是?”

    孟贤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和娘的想法一样,明天就找媒婆shangmen提亲,好让郁xiaojie定下心来,安心养病。”

    孟倩幽皱眉,接着问道:“大哥,也对郁xiaojie一见钟情了吗?”

    孟贤红着脸,急忙摆手,道:“小妹,你误会了,我并非看上了郁xiaojie,我只是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如果不是我的话,郁xiaojie说不定现在早已经有了一门好亲事了,也不会因承受不住镇上的人议论,而一病不起,消瘦的不chengren形了。既然郁xiaojie家同意这门亲事,我们还是早点去提亲的好,少了闲话,郁xiaojie也能安心养病。”

    孟倩幽还是问他:“大哥确定不是因为听到了郁xiaojie说第一次见你就芳心暗许而心动了吗?”

    孟贤的脸更红了,小声的结巴着说道:“有、有那么一点。”

    孟氏喜道:“既然你们双方喜欢,那就更好了。”

    孟倩幽劝道:“娘,成亲是一辈子的大事,如果娶回来一个不好的嫂子,大哥这一辈子过的都不会高兴的,你确定你不打听打听,就这么匆忙的给大哥订下亲事吗?”

    孟氏摆手:“不用打听了,那xiaojie我又不是没见过,一看就是个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的女子,这在我们乡下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女孩。要是以前我们求都求不来的。”

    孟倩幽继续劝道:“娘,我们家现在的作坊生意做的很大,以后陆陆续续还会有别的生意,这些将来都需要大哥搭理,所以将来的嫂子不但要温柔贤惠,还要会帮着大哥照顾生意,你看郁xiaojie的那个样子,以后怎么帮大哥。”

    孟氏不在意的说道:“生意不会做,等到他们成亲以后,让你大哥慢慢的教她就是了。哪有人天生就会这些的。”

    孟二银张嘴也要说些什么。

    孟氏对他摆手:“你不用说了,定亲的事情我来操办吧,你只要安心的等着贤儿成亲就行了。”说完就转身洗菜做饭去了。

    孟二银无奈的叹口气,回了屋。

    孟倩幽皱着眉头站在原地。

    孟氏对她说道:“幽儿,你要是没事,就帮娘烧火吧,娘今天高兴,给你们多炒两个菜。”

    孟倩幽看了一眼兴奋的不知道做什么好的孟贤,回道:“娘,让大哥帮你吧,我今天累了,回屋休息一会。”说完转身回了屋。

    孟贤急忙蹲在灶台边帮孟氏烧火。

    孟氏看着孟倩幽的身影,不解的说道:“这爷俩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比一个奇怪。”

    孟贤依然沉浸的高兴里,没有说话。

    孟氏看了异常高兴的孟贤一眼,想到明天就可以让媒婆shangmen去提亲,也高兴的笑起来。

    吃晚饭的时候,孟二银看到孟逸轩脸上的淤青,又惊讶的询问了一番,得知是以打架的方式解决了问题后,哭笑不得的对孟倩幽说道:“幽儿,你看看,他们几个都被你带坏了。”

    孟倩幽调皮的回道:“带坏了才好呢,每天都规规矩矩的多没意思。”

    孟二银笑道:“你这孩子,现在怎么这么多歪理?”

    孟倩幽故意瞪大了眼睛,说道:“怎么是歪理呢?你问问逸轩们今天打架打的痛快吗?”

    孟逸轩急忙点头:“痛快,特别的痛快。”

    孟杰和孟清两个两人儿也凑热闹的说道:“痛快。”

    孟二银被气笑,道:“打架时是痛快了,打架以后的事情怎么办,如果学监和校长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让逸轩参加童生kaoshi了怎么办?即使学堂里不追究,这件事情传出去,对逸轩的科举也是有影响的。”

    孟倩幽这次是真的瞪大了眼睛,咽了咽口水,不确定的问道:“不会有那么严重吧?”

    孟二银回道:“怎么不会有那么严重,现在的科考对学子们要求是很严格的,品行不端的很难会考中的。”

    “那怎么办?我还指着逸轩考中状元,以后给我撑腰呢?”孟倩幽问道。

    孟二银回她:“逸轩还这次的事情说不定很快就会过去了,只是以后千万不要再在学堂了打架了。”

    孟逸轩赶紧应道:“我知道了,爹,以后不会再打架了。”

    孟倩幽拍了拍胸脯,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真的会影响逸轩的科考的。”

    孟二银笑着说道:“现在知道害怕了,答应逸轩打架时怎么不知道害怕呢?”

    孟倩幽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

    孟二银对孟逸轩说道:“你大伯的同窗也在学堂里授课,等明天让你大伯带你去认识一下,以后在学堂里再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去帮忙。”

    孟逸轩刚要应声,孟倩幽却说道:“不用了,爹,逸轩的事情就让他自己试着先去解决,实在解决不了,我们再去找大伯的同窗。”

    孟二银想了一下,点头答应。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过晚饭,各自回屋去睡觉。

    孟氏想到明天就可以给孟贤去提亲,兴奋的睡不着觉,在心里将附近几个村里的媒婆都想了一个遍,却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着急的问孟二银:“孩子他爹,我想了半天,怎么感觉咱们这附近几个村里的媒婆都不合适呢?”

    孟二银困的不行,听她这样问,敷衍的说道:“你要是感觉没有合适的,自己去不就行了,反正他们也亲自当面给贤儿提亲了,不会笑话你的。”

    孟氏一骨碌从炕上爬起来,高兴的问道:“他爹,你说的是真的?”

    孟二银被她的动作吓的一下子清醒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反悔道:“我是说着玩的,你不会当真了吧?”

    孟氏一巴掌拍到了他的身上,怒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能说着玩呢?”

    孟二银急忙道歉:“我错了,要不你把附近村里的媒婆说给我听,我帮你选一下?”

    孟氏哼了一声,道:“这还差不多。”

    说完又重新躺好,把自己知道的几个媒婆的长处说给他听,还没等她说完,孟二银的鼾声就响起。孟氏气得想把他打醒,又想到他白天一刻不停歇的干活,也确实累了,举起的手就没有打下去。

    孟贤也是同样的睡不着觉,脑子里一直浮现郁家xiaojie的样子,想到明天孟氏就会让媒婆shangmen提亲了,就止不住的在被窝里偷乐,恨不得天马上就亮。

    孟倩幽在躺下以后,把郁xiaojie今天的表现又反复想了一遍,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暗自决定明天早上还是跟着去镇上,送完孟逸轩以后,自己去好好的调查一番,看看这个郁家xiaojie是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孟氏直到天快亮了才睡着,迷迷糊糊的听见外面有动静,赶忙睁开眼,才发现天已经亮了,孟二银也不知何时已经起床了。赶紧穿衣,来到外面,看到孟倩幽和孟逸轩已经拿好了东西准备去学堂。急忙问道:“幽儿,你们吃饭了没?”

    孟倩幽回道:“已经吃过了,是爹做的。”

    孟氏松口气,嘱咐道:“路上让贤儿把马车赶慢一些。”

    孟倩幽回道:“今天让爹送我们去镇上吧,让大哥留在家里。”

    孟氏以为是让孟贤留在家里商量去提亲的事情,说道:“那你们要早点回来,我们商议好了以后就早点去镇上。”

    孟倩幽应声:“知道了,娘。”

    说完和孟逸轩一起走到大门外上了马车。

    孟二银挥动鞭子,马车平稳的朝着镇上驶去。

    孟氏看他们的马车走远了,想回屋休息一下,想到一会还要去找媒婆,就来了精神,洗漱了一番,叫醒了几个孩子起来吃早饭。

    孟二银一路赶着马车来到了学堂门口。

    学堂的大门还没有打开,有几辆马车等在了学堂门口。

    孟二银找了一个宽阔的地方停好马车。

    孟倩幽和孟逸轩下车来到了孟二银面前。

    孟二银认真的嘱咐孟逸轩:“逸轩,好好跟着夫子学习,爹还等着你将来靠中状元,光宗耀祖呢。”

    孟逸轩点头:“爹放心吧,我记住了。”

    一辆马车驶到了他们的马车旁停下,孙良才的爷爷从马车上下来,笑眯眯的给孟倩幽打招呼:“小姑娘,早上好啊。”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是这么大年纪的一个老人,孟倩幽当即回道:“孙老先生早上好。”

    孙良才的爷爷听到她这奇怪的称呼,愣了一下,随即还是笑眯眯的说道:“我是一个生意人,哪里能让你称做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和其它人一样喊我孙善人吧。”

    孟倩幽点头,从善如流的喊道:“孙善人早上好。”

    孙善人点头,笑着问道:“你小弟脸上的伤没事吧?”

    孟倩幽回道:“没事,谢谢孙善人关心。”

    孙善人摆手,道:“昨天回去后,我把我那不成器的孙子又狠狠的教训了一顿,他才说出了实话,确实是他故意让人踩坏你弟弟的书包的。你弟弟气不过才打人的,都是我这孙子的错,我这就让他过来给你弟弟赔礼道歉。”

    孟倩幽阻止他:“不用了,昨天咱们已经说好了,打完那一架后,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们不会在追究此事,你也不要过于放在心上。如果他们还有什么矛盾,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孙善人叹口气,道:“看你的年纪和我那孙儿差不多,没想到为人处世却如此的让人佩服,我那孙儿要是有你的一半我也就知足了。”

    孟倩幽笑笑没有说话。

    学堂的大门打开,学子们从各自的马车上下来,陆陆续续的进了学堂。

    孙良才顶着自己的猪头从马车上下来,怒气冲冲的对着孟逸轩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学堂。

    孟倩幽忍住笑,嘱咐了孟逸轩几句,孟逸轩懂事的点头,背着自己的东西也进入了学堂。

    等到学堂里规定的上学时间到了,值班的夫子就关上了学堂的大门。

    各家的马车相继离去,孟倩幽也对孟二银说道:“爹,我们去德仁堂吧,郁家xiaojie的事我想请他让伙计去帮忙打听一下。”

    孟二银点头,孟倩幽正准备做到马车上去,孙大善人开口说道:“小姑娘,请等一下。”

    孟倩幽停住脚步,疑惑的望向他。

    孙善人上前,笑眯眯的说道:“我有件事情想和姑娘商量一下,不知你是否有时间。”

    孟倩幽问道:“什么事情?”

    孙善人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我想跟你商议一下书包的事情。”

    孟倩幽皱眉,道:“书包的什么事情?”

    孙善人依旧笑眯眯的说道:“昨天我看到你拿的书包很别致,我想问一下,那个书包是不是你们自己做的,如果是的话能不能大量的缝制一些,无论多高的价钱我都可以买下。”

    孟二银惊喜的问道:“你要买我们家的书包?”

    孙善人闻言看向孟倩幽,问道:“这位是?”

    孟倩幽答道:“这是我爹。”

    孙善人急忙和孟二银打招呼,羡慕的说道:“兄台教子有方,教出来的孩子是个顶个的强,一会儿你可要给我传授一下经验,我回去后要好好的教一下我那不成器的孙子。”

    孟二银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哪里有什么经验了,都是这几个孩子太懂事了。”

    孙善人开玩笑道:“兄台这么谦虚,不会是不想传授给我经验吧。”

    孟二银急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是真的没有什么经验。”

    孙善人哈哈大笑。

    孟二银也不好意思的跟着笑起来。

    等两人笑完,孙善人才对孟二银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去我家的茶楼,让伙计跟我们沏上一壶好茶,我们坐下边喝边聊。”

    孟二银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想了一下,点头同意。

    孙善人奇怪的看了这父女俩一眼,笑眯眯的说道:“我们前面带路,你们跟着即可。”

    孟二银和孟倩幽点头。

    孙善人转身上了马车,一边吩咐伙计赶着马车去自己家的茶楼,一边吩咐一个仆人抄近路去通知茶楼的掌柜的,让他先沏一壶好茶,他要招待贵客。

    仆人应声,飞快的跑走。

    孟二银等孟倩幽在马车上做好后,就赶着马车跟在了孙善人的马车后面一起朝着茶楼走去。

    题外话

    昨天收获了十多张票票,谢谢亲们,路爱你们,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