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坦白
    孟二银赶着马车随着孙善人来到了自己家的茶楼。

    茶楼的掌柜的听到跑过来传信的伙计的话以后,就让伙计又重新整理了一间好的茶室,自己亲自沏好茶水,就带着伙计们到茶楼门口等候。

    孙善人的马车一到门口,掌柜的就急忙上前,亲自给孙善人撩起车帘。孙善人乐呵呵的下了马车,对一直跟在马车边的仆人说道:“还不快去帮着贵客打开车帘。”

    “不用了。”话音刚落,孟倩幽就自己打开车帘下了马车

    掌柜的看到自己的东家说的贵客竟然是一位十多岁的小姑娘,一时有些愣住。

    孙善人对茶楼的伙计吩咐道:“赶快将贵客的马车牵到后院去照料好。”

    伙计应声,恭敬的接过孟二银手中的缰绳,把马车赶去了后院。

    孙善人又吩咐茶楼掌柜的:“带我们去收拾好的茶室。”

    掌柜的立刻对孟二银和孟倩幽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恭敬的说道:“二位里面请。”

    孟倩幽也不客气,迈开腿就走了进去。

    孟二银紧随其后。

    等到两人都进去了,孙善人才笑呵呵的跟着走进去。

    掌柜的把三人领到茶室里,等三人落座后,给一人倒了一杯茶,才恭敬的退到了门口,关上茶室的门,立在门口等候东家随时吩咐。

    孙善人乐呵呵的对孟二银和孟倩幽说道:“这是上好的普洱茶,两位尝尝。”

    孟二银拘谨的端起茶杯,吹了吹茶叶,小心的喝了一口。

    孟倩幽没有动,等到孟二银把茶杯放下以后,就开口说道:“孙善人有什么想法就直接说出来吧,我们一会还有重要的事情去做,恐怕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你喝茶。”

    孙善人也端起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茶水,闻言放下手中的茶杯,呵呵一笑,道:“既然小姑娘如此爽快,那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昨天看到你弟弟那个精致的书包以后,我确实是想和小姑娘谈一下书包的生意。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们做的出来,无论多少的价钱我都要了。”

    孟二银露出欣喜的表情。

    孟倩幽却不为所动,冷冷淡淡的问道:“条件呢?”

    孙善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

    孟倩幽皱起眉头。

    孙善人笑完以后,道:“好聪明的小姑娘,你怎么知道我有条件?”

    孟倩幽回道:“你是生意人,从来不会做亏本的买卖,今天却一再重复我们的书包无论多高的价钱你都会购买,你要说你没有条件,恐怕任何人听到都不会相信。”

    孙善人又是一阵大笑。笑完以后羡慕的对孟二银说道:“老兄好福气呀,有这么一个聪慧的女儿,将来一定会享大福的。”

    孟二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孙善人也不遮掩,诚实的说道:“我确实有一个条件。”

    孟倩幽点头:“您说。”

    孙善人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想让你帮忙管教一下我的孙儿。”

    孟倩幽愣住,不解的问道:“什么意思?”

    孙善人叹了一口气,道:“我年轻的时候,忙于生意,忽略了对我儿子的教导,致使他成为了一个无所事事,坐吃山空的纨绔子弟。后来有了才儿,我就想要好好的培养他一番,不要再重蹈他父亲的后辙。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实在支撑不起家里的生意,我只得又忙了几年,等我这两年终于有空闲了,却发现才儿也变得和他爹一眼,飞扬跋扈,目中无人。我急忙想各种办法,多方纠正,无奈才儿的性子已经养成,再加上才儿这辈一脉单传,我夫人对他宠爱的很,一旦我出手教训,她就拼命哭闹,死命阻拦。我也是头疼的很。因此想的诸多办法也没有奏效。昨天我看你兄妹两个十分懂事乖巧,尤其是你教育弟弟的方式十分新颖,我就动了这个心思。可我们没有打过交道,我怕你拒绝,昨天回去后想了好久,才想到这个主意。我帮你们卖书包,所得利润我一份不要全给你们。只要你帮我把才儿管教的和你弟弟一样的乖巧就行。”

    孟二银没想到孙善人会提出这么一个条件,一时反应不过来。

    孟倩幽沉思了一下,道:“想要变得和我弟弟一样乖巧是不可能的,有他一半还差不多。”

    孙善人闻言高兴的问道:“这么说姑娘是答应了?”

    孟倩幽点头道:“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我有好几个弟弟,多他一个也不多。”

    孙善人大喜:“谢谢姑娘。”

    孟倩幽摆手:“您先别忙着道谢,我说几个条件你看看能不能答应,如果您答应了,后面的事情我们在说。”

    “只要你能答应帮我教导才儿,别说是一个条件,就是一百个条件我也答应。”孙善人急忙说道。

    孟倩幽说道:“要想我帮你教导你的孙子,第一个条件就是让他吃住到我的家里去。”

    孙善人点头:“这个我早就想好了,姑娘你不提,我也是会要求他去你们家里住的。”

    孟倩幽反问:“我家在乡下,条件是很艰苦的,你不心疼你的孙儿吗?”

    孙善人回她:“不心疼,他从小锦衣玉食惯了,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吃苦,让他去体会一下也好。”

    孟倩幽接着说道:“第二个条件就是,他在我们家吃住期间,你们家的任何人,尤其是你的儿子和夫人都不能过去看望,更不许送好吃好玩的东西过去。”

    孙善人点头:“这个条件也好说,才儿在你家期间,我一定会派人看好他们,绝对不会让他们过去打搅你们。”

    孟倩幽又道:“最后一个条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条件,我的管教手段是很严格的,如果你把你的孙子交给我,听到他有什么受伤或者是意外的事情发生,请你不要过问。”

    最后一条孙善人没有立即答应,而是沉思了半晌。

    孟倩幽也不着急,端起茶杯慢慢的喝了几口茶,等着他做决定。

    好长时间,孙善人才试探的问道:“会对以后的身体有损伤吗?”

    孟倩幽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说道:“我的几个弟弟都是这么过来的。”

    孙善人放下心,咬了咬牙说道:“好,我答应你。”

    孟倩幽放下手里的茶杯,道:“只有这几条,你回去后再好好的考虑一下,如果真的下定了决心,明天下学以后,我就直接带他回我们家里。”

    孙善人摆手:“不用考虑了,我现在就做出决定,晚上你们就把他接走吧。”

    孟倩幽失笑,道:“您太着急了,你怎么也得回去和家里人说一下,安抚一下他们的情绪,否则明天他们到学堂门口说我拐带了你们的孙子,我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孙善人的脸红了红,道:“我一时心急了些,是我欠考虑了。”

    孟倩幽回道:“我了解您的心情,您是太盼着孙子成龙了。”

    孙善人叹口气,道:“成龙我就不指望了,我只是希望我百年以后他能打理好这份家业。”

    孟倩幽笑了笑,端起茶杯又喝了口茶。

    孙善人见她杯中的茶水少了,就端起茶壶亲自给她斟了一杯。

    孟倩幽用手扶住茶杯道谢。

    孙善人坐下以后,对孟二银说道:“以后才儿住到你们家,老兄不要把他当做外人,该喝斥的喝斥,该打骂的打骂,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孙某在此先谢过了。”

    孟二银急忙说道:“哪能呢,孩子还有什么事情说教就可以了,我不会打骂他们的。”

    孟倩幽也笑着说道:“您老可是托错人了,我们爹娘,从未对我们兄妹几个打骂过。连呵斥也很少。”

    孙善人更是惊奇,不解的问道:“那你们兄妹几个怎么能如此出色呢?”

    孟倩幽大笑,笑完以后道:“我们兄妹几个是天生的。”

    孙善人一愣,随后也大笑起来。

    这一笑,冲淡了茶室了有些严肃的气氛。孟二银也就不再那么拘谨,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茶。

    孙善人也端起茶壶也给他斟了一杯,孟二银急忙道谢,孙善人说道:“我光顾着和两位聊天了,忘了问老兄的姓名了,不知道老兄如何称呼。”

    孟二银回道:“我叫孟二银,孙善人以后直呼我的名字就好了。”

    孙善人立即说道:“二银兄,才儿以后就麻烦你照顾了。”

    孟二银急忙摆手:“不麻烦,不麻烦,不就是多双筷子吗。”

    孙善人又问向孟倩幽:“不知道姑娘的芳名是?”

    孟倩幽干脆的回道:“我叫孟倩幽,进学堂的那个是我小弟孟逸轩,昨天赶马车的那个是我大哥孟贤,家中还有我二哥孟齐和我的两个弟弟孟杰、孟清。”

    听完孟倩幽的介绍,孙善人羡慕的对孟二银说道:“二银兄家还真是人丁兴旺。”

    孟二银乐呵呵的笑着没有说话。

    孟倩幽又喝了一口茶水说道:“您孙儿的事情我们谈完了,现在我们来谈谈书包的事情吧。”

    孙善人不在意的说道:“书包的事情就不用谈了,只要你们能缝制出来,有多少我就要多少,价格你们不用担心,如果你们不知道定价多少,我可以给你们定一个合适的价格。”

    孟倩幽摆手:“您误解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担心书包的问题,也不是担心销路的问题。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书包的生意我准备让逸轩和你孙儿来做。”

    孙善人惊住,不确定的问道:“你说让你弟弟和我孙儿来做书包的生意?”

    孟倩幽点头:“我是这样打算的。”

    孙善人看了眼面色如常的孟二银,说道:“这怎么可能?”

    孟倩幽反问:“怎么不可能?他们都已经不小了,也该试着尝试自己单独做一些生意了。”

    孙善人咽了下口水,结巴的说道:“可是,可是我的孙儿完全不懂这个呀,怎么交给他们去做?”

    孟倩幽道:“我弟弟也不懂,不是还有我们吗?我们可以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如果有不对的地方我们在从旁加以指导,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会上手的。”

    孙善人还是不同意,道:“可他们还要上学呀!”

    孟倩幽反问:“您是想让您的孙儿参加科举吗?”

    孙善人摇头,道:“才儿将来是要继承我的家业的,我怎么能让他参加科举呢?”

    “所以呢,让他们现在开始学做生意不好吗?”孟倩幽问他。

    孙善人张口结舌,半天才道:“你容我想一下,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才儿现在就开始学做生意。”

    孟倩幽问他:“你孙儿的年纪也不小了,您打算什么时候让他开始学呢,再过五年,还是再过十年?”

    孙善人没说话。

    孟倩幽接着说道:“既然您想让您的孙儿将来接管你的家业,当然是越早让他接触生意越好,您一直这样拖延下去,等到他真正的开始做生意的时候,一定会手忙脚乱的。不如趁现在就开始锻炼他们,这样过几年他就可以随时接手您的生意了。”

    孙善人有些心动,问道:“那怎样才能让他们做这书包的生意呢?”

    孟倩幽回道:“这就是他们要考虑的问题了,我们给他们做出成品剩下的就靠他们自己了。”

    孙善人有些着急,道:“那这书包的销路何时才能打开呢?”

    “您缺银子吗?”孟倩幽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孙善人一愣,随即摇头。

    孟倩幽问他:“既然您不缺银子,你这么着急书包的销路干什么?”

    孙善人不解。

    孟倩幽接着说道:“我只所以想把这个书包的生意交给逸轩和你孙子去做,是为了锻炼他们的能力,而不是指着他们能挣银子回来。相对的,打开书包的销路就不是那么重要的问题了。反正市面上也没有卖的,早一天和晚一天有什么区别呢?”

    孙善人反应过来,急切的问道:“姑娘的意思是我们不要在乎书包能给我们挣来多少的银子,而是想着通过这个生意让他们多多的锻炼自己。”

    孟倩幽点头。

    孙三人兴奋的站起来,在茶室里来回走了两圈,又回到椅子上做好,才对孟倩幽说道:“姑娘实在是想的太长远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拿出一个生意让我孙子单独去做。我实在是佩服孟姑娘的决断和勇气。这样吧,生产书包的原料和成本我都出了,你们只管雇人缝制就成。如果你弟弟和我孙儿真得能做成功了,所挣得银子我一两都不要,全给你们。如果他们没有成功,那生产书包的所有费用我也全出了。”

    孟倩幽刚要反对,孙善人阻止她:“孟姑娘不要推辞了,只要我的孙儿真的能学会了怎样做生意,不要说是这点银子,哪怕再让我拿出家里的一个生意去,我也是愿意的。”

    孟倩幽不好再推辞,只得说道:“那就多谢您了。”

    孙善人摆手,道:“孟姑娘客气了,应给是我谢你才对。”

    事情定下,孙善人觉得意犹未尽,就着生意上的事情和孟倩幽又探讨了一番,越听她说越被她新奇的做法所惊到,大有一种想见恨晚的感觉。

    孟倩幽看了看天色,对孙善人说道:“事情商定完了,我们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改天有时间的话我们一定好好的聊一下。”

    听她说还有有重要的事情,孙善人没有挽留,点头说道:“好,等哪天我空闲了,一定亲自登门拜访孟姑娘,到时我们再好好的探讨一番。”

    说完,对外面喊道:“来人呀!”

    掌柜的应声而进,恭敬的喊道:“东家。”

    孙善人对他说道:“你去拿两盒上好的普洱来,给孟姑娘他们带走。”

    孟倩幽急忙阻拦:“不用了,孙善人,我们乡下人哪里懂得这些风雅的东西,给了我们也是白白糟蹋了,您还是留着吧。”

    孙善人笑道:“姑娘说笑了,看你哪像不懂茶的样子,莫不是嫌我送的少了吧。”

    孟倩幽也笑着回道:“我跟您是绝对不会客气的,我们是真的不懂欣赏好茶的。”

    孙善人给掌柜的使了一个眼色,掌柜的点头离去,不一会就拿了两盒上好的普洱茶过来,恭敬的放在桌子上。

    孙善人把两盒茶叶推到孟倩幽面前,道:“这是我一点小小的心意,孟姑娘就不要再推辞了。”

    孟倩幽见他是真心诚意的想把茶叶送给自己,就没有在推辞,道:“谢谢您了。”

    拿好茶叶,孟二银和孟倩幽起身告辞,孙善人乐呵呵的将两人送到茶楼外,看到父女二人远去,才上了自己的马车,也离开了茶楼。

    孟二银赶着马车离开茶楼后,按照孟倩幽的要求去德仁堂。

    正是半上午的时候,人比较多,孟二银唯恐伤到路上的行人,把马车赶的很慢。

    孟倩幽也不催促他,坐在马车里想着郁家xiaojie的事情。马车路过一个酒楼前,一个小丫头从里面冲出来拦在了马车前。

    孟二银吓了一跳,赶紧停住马车。

    孟倩幽感觉到马车一下就停了下来,急忙打开车帘问道:“爹,出什么事了?”

    拦住马车的小丫头看到马车里面的是孟倩幽,松了一口气,没等孟二银回答就开口说道:“孟姑娘,天快中午了,我们xiaojie想请你和孟公子到酒楼里吃个便饭。”

    孟倩幽仔细一看,拦住马车的竟然是郁语的丫鬟夏荷,不动声色的说道:“恐怕要让你们xiaojie失望了,我大哥今天没有跟着来镇上。”

    夏荷没想到孟贤没有在马车上,愣了一下,随即有礼的说道:“我们xiaojie请孟姑娘自己也是可以的。”

    孟倩幽看到她heping日里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眯了眯眼睛,问道:“无缘无故的,你们xiaojie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夏荷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道:“我们xiaojie想要和姑娘商议一下和你大哥的亲事。”

    孟倩幽故意的说道:“我们家还没shangmen提亲呢,哪来的亲事?”

    夏荷沉着的回道:“正因为你们还没shangmen提亲,我们xiaojie才要和你们商议一下,如果你们真的shangmen提亲了,一切都晚了。”

    孟倩幽皱了下眉头,问道:“这话怎么说?”

    夏荷回道:“请姑娘下车随我去酒楼吧,我们xiaojie会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您的。”

    孟倩幽笑了一下,道:“我要是不愿意进去呢。”

    听孟倩幽这样说,夏荷咬了咬嘴唇,说道:“昨天姑娘对我们家老爷,太太说的话我和xiaojie在门外都听见了,想必姑娘是从心里不愿意你大哥娶我们家xiaojie的吧。而且看姑娘和你大哥相处的样子,你们兄妹两个感情是极好的,今天这顿饭关系到你大哥和我们家xiaojie以后能不能成亲,xiaojie还是随我进去吧。”

    听完夏荷一番话,孟倩幽深深的打量着她。

    夏荷也不躲避,站在哪里任由她打量。

    孟倩幽见她沉静的站在哪里,没有了前两次见到时那飞扬跋扈的样子,眼睛再次眯了眯。对孟二银说道:“爹,你赶着马车去前面等候,我去楼上见一见郁xiaojie。”

    孟二银从他们的谈话中大概知道了眼前的小丫头是跟孟贤提亲的那位xiaojie的丫鬟,就点头同意,嘱咐道:“有话慢慢说,问清楚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千万不要跟那位xiaojie起冲突。”

    孟倩幽点头,下了马车,对夏荷说道:“走吧。”

    夏荷见她下了马车,高兴的对她行了一礼,说道:“孟姑娘先请。”

    孟倩幽抬脚走了进去。

    夏荷跟在后面。

    孟二银见到女儿进去了,就赶着马车离开了酒楼的门口,到了前面不远的地方等候。

    孟倩幽在夏荷的指引下,来到了二楼的一个雅间前。

    夏荷推开门,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请进,我们xiaojie就在里面等候。”

    孟倩幽走了进去,夏荷把门关上,站在门外守候。

    郁语正坐在椅子上想着心事,见孟倩幽进来,连忙起身,礼貌的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来了,快请坐。”

    孟倩幽不客气的坐在椅子上,问道:“不知道郁xiaojie今天非要请我到这酒楼里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吗?”

    郁语沉默半晌,忽然跪倒了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吓了一跳,急忙起身躲开,讽刺的说道:“郁xiaojie无缘无故的给我下跪,让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了你的,你还是快起来吧,我可承受不了你的大礼。”

    郁语依然跪在地上没有起身,对孟倩幽说道:“我原本是想亲自给孟公子下跪的,既然他没来,给姑娘下跪也是一样的。”

    孟倩幽仍旧口气不善的说道:“不知道郁xiaojie做了什么事情,非要给我们兄妹二人下跪才能解决。”

    郁语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我之所以给姑娘下跪,是因为我利用和欺骗了你们兄妹。”

    孟倩幽装作惊讶的问道:“利用和欺骗了我们兄妹,这话从何说起呀。”

    郁语回道:“我其实心中已经所属,可我爹娘死活不同意,无奈之下,我们才想出了一个这样的办法,利用你大哥马车受惊致使我跌倒在地的方法赖上你们,然后再想法让我和你大哥定亲,然后再、再”

    孟倩幽替她说道:“然后再想法退掉这门亲事。让你的爹娘无法之下答应你们的亲事,你和你的心上人好美事成真。”

    郁语猛然抬头,惊讶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孟倩幽冷笑一声,道:“郁xiaojie不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变化吗?”

    郁语苍白了脸色,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孟倩幽尖锐的问道:“郁xiaojie这样算计我们,就不怕你肚子里的孩子遭报应吗?”

    郁语的脸色更苍白了,嘴唇哆嗦了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

    孟倩幽生气的说道:“我大哥是一个善良的人,在听到你因为他毁了清誉而导致没人shangmen提亲以后,回到家里就央求我的爹娘今天就过来提亲,如果不是我和我爹以送我弟弟过来上学为由把马车赶了出来,恐怕我娘早已经让媒婆去你们家提亲了,你到是说说,真到了那种地步,你出尔反尔,我大哥怎么办?尤其是你竟然还当着他的面不知廉耻的说第一次见到他就芳心暗许了,让我大哥误以为你真的是喜欢上了他,高兴的从出了你们家的门后就没有合拢过嘴。”

    郁语悔恨道:“我也不想这样做的,可是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我的心上人是一个穷书生,家里穷困潦倒,连的银子都拿不出来,还是我每月都悄悄的给他一些银子,好让他踏实的,他也曾托媒人去我们家提过亲,可是我的爹娘一听他一无所有,一番讽刺之下,就将媒人赶出家门。他听后羞愧难当,非说自己配不上我,要和我彻底了断。我从小就和他一起长大,心里早已经将他当成了自己的夫婿,我怕他真的和我离我而去,就”

    孟倩幽讽刺的说道:“就暗度陈仓了。”

    郁语痛苦的闭了闭眼睛,道:“当我知道自己有了身孕之后,我吓坏了,找他商量,他当即就要带我我私奔,可他身无分文,我也仅有几件值钱的首饰,无奈之下,我们想到了一个这样的办法。先请一个媒婆shangmen提亲,说对方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富家公子。我爹娘一听当即就应承了下来,说是要相看一下那个富家公子,他便找了他的同窗假扮成富家公子,出现在了我爹娘面前。我爹娘看到他的同窗彬彬有礼,风度翩翩,大喜,当场就和媒人定下了定亲的日子。我们经意是让他的同窗假意和我定亲的,等到定亲以后就找理由退亲。没想到在我们去集市进过你们家的马车的时候,正赶上你们家的马车受了惊吓,马儿高声嘶鸣。我当时确实是被惊吓到了,跌倒在地也是真的。我的丫鬟看到你们家有马车,再加上你大哥穿着也可以,知道你们家肯定是乡下的小富之家,就私自做主故意大声嚷嚷我将要和一名富家公子定亲的事情。丫鬟从小就跟在我身边,我哪里不知道她想的是什么,当时就极力的喝斥她。可没想到后来你们就出现了,事情就发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孟倩幽冷冷的问道:“所以你们就改变了原来的计划,把我大哥算计了进去?”

    郁语不住的摇头,道:“我回去后,严厉的训斥了我的丫鬟,警告她此事到此为止,不要牵扯无辜的人进来,可她说只有找你们这样的人家才可以早点定亲,也可以早点轻易的退亲,毕竟再不快些,我的身子就真的瞒不住了。我当时一糊涂,就答应了下来。”

    “那你为什么今天又对我如实对我说出这件事情?”孟倩幽不解的问道。

    郁语答道:“你们到了我家以后,我和丫鬟就悄悄的躲在了门后偷听了你和我爹娘的谈话,知道你是不同意这门亲事的。尤其是听出我的爹娘已经打消了让我和你大哥定亲的念头,我一时情急,才走了出去,对我爹娘撒谎说已经对你大哥芳心暗许了。你大哥当时的表情我看在了眼里,知道他是欢喜这门亲事的,也知道你们也会很快shangmen提亲的。我还暗暗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件事情很快就会成功了,我和我的心上人也很快就会在一起了。可等你们走后,我又细细的琢磨了一下,猛然发觉如果我真的和你的大哥定亲了,再想法退亲了,对你大哥的名声也是有影响的,而且他以后要是知道了我这是算计他,而不是真心喜欢他的时候,他一定会痛苦不堪的。我实在是不忍心毁了你大哥,这样就算以后我真的和我的心上人在一起了,我也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所以我今天就和丫鬟早早的来到了这酒楼,定了离大街一个最近的房间,一直站在窗前盯着大街上往来的人群,一旦发现了你们,就让丫鬟请你们进来,对你们说出全部的事情。我不是想祈求你们的原谅,而是想不要在多牵扯一个无辜的人进来。”

    孟倩幽依旧气愤的说道:“可是你已经把我们全家都牵扯进来了。我娘上次见过你之后,就一直对你夸奖有加,说你知书达理,温柔贤惠,要不是知道你将要和一个富家公子定亲,早就托媒婆shangmen提亲了。昨天听我大哥回去后这么一说,得知你也是喜欢我大哥,当即就高兴的恨不得马上就上你家来提亲。今天我和我爹虽然赶了马车出来,他们来不了镇上,估计在家也已经把媒婆找好了,就等着我们回家以后就来提亲了,到了现在,你才过来给我说你已经悔悟,不想多牵扯一个人进来,你不觉得太晚了吗?”

    郁语听完她的话,悔恨不已的说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孟姑娘想打想骂都可以,我绝对没有怨言。如果觉得不解恨,我也可以随你回家,如实的对你大哥和你娘说出我算计了你大哥的事情,让他们打我一顿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

    孟倩幽讽刺的回道:“还是免了吧,就你现在这个样子,万一在我家再出点什么事情,我们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郁语的脸色更苍白了一些,道:“我今天对你说出这一切,我和你大哥的亲事也就没有了,我爹娘那里更是无法交代。我已经想好了,等跟姑娘说完这一切后,我就让丫鬟就买一副打胎药过来,我回家后就偷偷的服下,也许等不到明日,这个孩子就离我而去了。”

    孟倩幽冷哼一声,道:“你这样说,是想让我的心里有些同情,原谅你吗?”

    郁语急忙摆手,说道:“不不不,我没有哪个意思,我是真的想要这么做,并不是想得到姑娘你的同情。再说我做了这样算计你们的事情,你没有当场就打骂我一番,已经是手下留情了,我怎么会用这样的事情来得到你们的同情。”

    孟倩幽的脸色缓和了一些,道:“既然你对你的心上人如此的死心塌地,就不会和你的爹娘好好的争取一下吗?”

    郁语摇头:“你不知道,我那心上人shangmen提亲遭到拒绝的时候,我和我的爹娘就哭闹过,甚至还以自杀来威胁他们,他们也没有答应。并告诉我说,如果我再这样闹下去,他们就让人断了我那心上人的前程,让他一辈子都做一个穷困潦倒的人。我知道我爹娘说的出就做的到的,我吓坏了,就妥协了,告诉他们以后我再也不和他来往了。如果他们要是知道我有了身孕,不但会毁了他的前程,甚至还会偷偷派人要了他的性命的。如果那样,我会痛不欲生的。”

    孟倩幽冷声说道:“所以你就一个人承担下了这个恶果?让你的心上人继续过他的逍遥快活的日子?”

    郁语摆手,道:“姑娘误会他了,自从知道我有了身孕以后,他每天也是急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整个人也是消瘦了不少。而且,他还不顾人的身份,到处借钱,想筹得一些银两,好带我私奔。无奈,他的周围也是一些人,并没有借到多少。那天我们偷偷见面的时候,他甚至悔恨的一直用头撞墙,说自己没用,不能替我解决任何的事情。他能如此,我为他做任何事都是值得的。”

    孟倩幽说道:“既然你把他说的如此好,那就让他过来吧,我到要看看,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让你这个知书达理的xiaojie做出如此多荒唐的事情。”

    郁语惊诧,反应过来,立刻求情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算计你们的事情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姑娘要是想要出气,就打我一顿好了,我绝不防抗,求你千万不要对付他。”

    孟倩幽冷笑:“你到是对他死心塌地,不知道他看到你这样跪在我的面前,会有如何反应?”

    郁语不说话。

    孟倩幽重新坐回椅子上,道:“如果你不想我把你们的龌龊事宣扬出去的话,你就让你的丫鬟赶快把他叫来吧,我的耐心有限,如果一刻钟内他没到的话,我也许会像你的爹娘一样,让他这一生也不会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

    郁语惊讶的抬头,哆嗦着嘴唇说道:“姑娘何苦要如此逼迫我们,我们只不过一时糊涂,才算计了你们,但也并没有给你们带来太大的伤害呀。”

    孟倩幽语气不善的说道:“没有太大的伤害?我问你,如果我回去后,我娘已经找好了媒婆,你让我怎么对她说?说她看走了眼,识人不清,错把鱼目当明珠,还是告诉我大哥,郁家xiaojie根本就没有对你放心暗许,而是为了算计你才这样说的?”

    郁语无言。

    孟倩幽阴森的说道:“快点,否则的话我就真的出手对付你们了。”

    郁语被她阴森的口气吓到,不由的喊道:“夏荷!”

    夏荷应声而进,看到郁语跪在地上,万分心疼,也跪下求情:“孟姑娘。我们xiaojie已经有了身孕,求求你让她起来吧,您要是想要出气,就让我来替她跪着吧,多长时间就行,直到您气消了为止。”

    孟倩幽冷冷的说道:“你倒是个衷心的奴婢,我倒是想问问,你们xiaojie有了身孕跟我有关系吗?”

    夏荷愣住。

    郁语赶紧说道:“夏荷你不要说了,是我自愿给孟姑娘下跪的,我们坐下了那么大的错事,孟姑娘没有动手打我们,就已经很宽宏大量了。”

    夏荷红了眼眶,道:“xiaojie,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自作主张,在集市上看到你被他们家的马车吓得跌倒在地,而生出歪心思的话,您也不会如此的为难了,更不会给人下跪。”

    郁语劝慰她:“你就不要自责了,我知道你这么做都是为了我好,你还是赶快起来,去把章公子叫来,就说我有要事找他,让她赶快来酒楼一趟。”

    夏荷还是担心的说道:“xiaojie,可是你的身体?”

    郁语催促她:“我没事,你赶快去吧,让他快些过来。”

    夏荷点头,起身快步跑了出去。

    郁语依旧跪在地上,孟倩幽也没有理她,坐在椅子上,皱眉想着回家以后给如何跟孟氏说这件事情。

    很快一个急促的脚步声在酒楼的二楼响起,一个年轻的男子推门而进,看到郁语跪在地上,低声惊呼:“语儿,你这是做什么?你有身孕呢,赶快起来。”

    题外话

    哈哈,明天精彩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