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相助
    郁语抓住他的手,指着孟倩幽对他说道:“泽怀哥,这是孟姑娘。就是我和夏荷算计要他和我定亲的孟公子的meimei。”

    章泽怀这才看到孟倩幽正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着他们,愣住。好一会儿才弯腰行了一个大礼,恳求道:“语儿刚有了身孕,身体很虚弱,请姑娘先让他起来吧,有什么过错,泽怀一力承担。”

    孟倩幽没有说话。

    章泽怀一直弓着腰,没有起身。

    半响,孟倩幽冷冰冰的说道:“如果我要你也给我跪下呢?”

    章泽怀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郁语失声尖叫:“孟xiaojie,都是我的错,请你不要难为了泽怀哥,他是个人,怎么能轻易给人下跪?”

    孟倩幽充耳未闻,只冷冷的看着章泽怀。

    章泽怀愣愣的望着她。

    孟倩幽冲他嘲讽的一笑。

    章泽怀回头看了虚弱的郁语一眼,一撩长袍,跪在了孟倩幽面前,道:“希望姑娘说话算话,让语儿先起来。”

    孟倩幽愣住。

    郁语哭泣着爬到他身边,道:“泽怀哥,你不要如此,你怎么可以给人下跪,赶快起来。”

    章泽怀没有动,再次恳求道:“希望姑娘说话算数,能让语儿先起来。”

    孟倩幽忽的就笑了。

    章泽怀和郁郁惊诧的看着她。

    孟倩幽不知是夸奖还是佩服,点头说了一句:“倒还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两人不解的望着她。

    孟倩幽对郁语说道:“既然章公子替你下跪,郁xiaojie就先起来吧。”

    郁语摇头:“泽怀哥是个人,名声很是重要,求姑娘还是让他起来吧。”

    孟倩幽讽刺的说道:“既然是个满腹诗书的人,怎么会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不但让你未婚先孕,还和你一起做出算计他人的事情。”

    郁语替他辩解:“泽怀哥听到我和夏荷的打算以后,是极力反对的。是我一时糊涂,苦苦哀求他,他是心疼我,才答应的。但他没有算计你们,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和夏荷做的。”

    孟倩幽回道:“既然知道了你们要算计我大哥,他却没有阻拦,那他更不配做一个人了。”

    郁语还要替他辩解,章泽怀阻止她,对孟倩幽说道:“姑娘说的对,无论我做的哪一件事情,都愧对我是人。我已经决定了,等语儿的身体不再这么虚弱的时候,我就抛弃人的身份,带着语儿私奔,哪怕是上街乞讨,我也会养活她的。”

    郁语哭道:“泽怀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十年寒窗苦读,马上就可以参加科举了,你怎么能为了我放弃你这么多年的辛苦。”

    章泽怀心疼的给她擦了擦眼泪,安慰道:“今年的科举秋后才举行,你的身体根本就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如果被你的爹娘知道了,说不定我们永生都不会再见面。与其那样,还不如我先放弃科举,带你远走,等到你生下孩子,生活稳定了,我再参加科举也不迟。”

    郁语哭泣着摇头。

    孟倩幽嗤笑一声:“听起来你倒是用情很深,不过你是可否知晓,娶者为妻,奔着为妾,你只顾着带着郁xiaojie私奔,可想过以后让她怎么面对她的家人。”

    章泽怀痛苦的说道:“我知道,可是以我现在的条件,根本就不能求的她的爹娘将她许配给我,我也不想失去语儿,痛不欲生的过完这一生。我只好出此下策,等到将来我出人头地了,我一定风风光光的带着语儿光明正大的回娘家。”

    孟倩幽点头,道:“想法不错,不过我想问你,你要是将来不能出人头地,一天到晚的为了生计四处奔波的时候,你还能记住自己今天说话的话吗?”

    郁语急忙道:“泽怀哥一直是所有学子中做文章做好的那个,他将来一定会高中的。”

    孟倩幽问道:“既然他的学问这么好,那你们为什么还要做出如此的龌龊事,而不是等到他高中以后让他shangmen求亲呢。”

    郁语哽咽的说道:“姑娘有所不知,自从泽怀哥让人shangmen求亲以后,我爹娘似乎有所察觉,那一段时间不但派人把我看的死死的,还到处托媒人给我说亲,如果不是我们想出了让他的同窗假冒富家公子,说不定今天我早已经被他们逼迫着定亲了。”

    孟倩幽讽刺的说道:“那你们也真是好大的本事,在如此严密的看管下,还能暗度陈仓。”

    章泽怀红了脸,再次恳求道:“无论语儿做过什么,所有的过错我一人承担,姑娘想打想骂都可以,请不要再为难语儿。”

    孟倩幽身子往后靠了靠,懒洋洋的说道:“我没有难为她,是她自己让丫鬟拦住我们的马车,请我上楼来的。也是她自愿下跪的。你也看到我刚才已经让他起来了,是她自己非要陪着你一起跪着的。”

    章泽怀闻言对着郁语哄道:“语儿,就算你不顾及自己的身体,你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赶快起来。”

    郁语摇头。

    孟倩幽看着他们,故意惊讶的说道:“郁xiaojie刚才说了,一会儿让丫鬟去买副打胎药,将肚里的孩子打下来,怎么?这件事郁xiaojie没有告诉你吗?”

    章泽怀大惊,不相信的问道:“语儿,孟姑娘说的是真的吗?”

    郁语哭泣着点头。

    章泽怀语气略急的责备道:“语儿,你怎么能如此的糊涂?”

    郁语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章泽怀心疼的要命,放轻了语气说道:“语儿,我已经筹好了十两银子,等孟姑娘原谅了我们,我即刻回家收拾东西,安排好家里的一切,明天就带着你一起去府城,你千万不要再有打掉孩子的想法。”

    郁语哭的更厉害了,一直摇头。

    孟倩幽又给他们泼了一盆凉水,说道:“你们如此的算计我大哥,我有说原谅你们吗?”

    章泽怀愣住。

    郁语也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她。

    章泽怀问道:“姑娘怎样才肯原谅我们?”

    孟倩幽冷森的说道:“你们算计的是我大哥,我原谅你们是没用的。这样吧,我这就回去把我娘和大哥接过来,如果你们能祈求了他们的原谅,我就饶过你们,所有的事情都当没有发生过。如果他们不能原谅你,我就让人你将你们做事情宣扬出去,让你们以后就像过街的老鼠一样,人人喊打,再也无法在镇上立足。”

    章泽怀和郁语被她冷森的话语吓到,同时打了一个冷颤。

    郁语害怕的看向章泽怀。

    章泽怀闭了闭眼睛,断然的说道:“好,我答应姑娘。”

    郁语哆嗦的喊道:“泽怀哥。”

    章泽怀安慰她:“语儿,错事是我们做下的,我们就要承担后果。你放心,如果孟姑娘的大哥不能原谅我们,就算是每天出门都被人指脊梁骨,我也会和你在一起的。”

    郁语担心的说道:“可是那样你就不能参加科举了呀。”

    孟倩幽起身,对两人说道:“我现在就回家去接我娘和我大哥,你们就在此等候,我们大概需要两个时辰才能回来”

    两人点头。

    孟倩幽出了雅间。

    看到孟倩幽走出雅间,章泽怀赶紧小心的把郁语扶了起来,让她坐在了椅子上。低声的劝慰她。郁语不说话,只是小声哭泣。

    夏荷一直守在门口,看到孟倩幽出来,以为事情已经解决,敲了敲门。

    郁语只顾着哭泣,没有说话。

    章泽怀开口说道:“进来。”

    夏荷推门走进雅间,低着头问道:“xiaojie,孟姑娘已经走了,我们何时回家?”

    郁语依旧只是哭泣。

    章泽怀替她答道:“大概还需要两三个时辰。”

    夏荷为难的说道:“我们已经出来很长时间了,如果再不回去,恐怕老爷太太会起疑心的。”

    章泽怀叹了口气,道:“不是你家xiaojie不愿意回家,而是这件事情还没有解决完。孟姑娘回去接她娘和大哥去了,说是如果她的娘和大哥原谅了我们,她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他们不原谅我们,她就把我们的事情宣扬出去,让我们以后在镇上无法立足。”

    夏荷闻言急得跺脚,道:“我就说不让你如实对孟姑娘说出这件事情,您不听我的,执意要如此做,现在好了,万一他们不原谅你们,把这件事宣扬出去,被老爷太太知道了,xiaojie会被打死的。”

    郁语的眼泪掉的更凶了。

    章泽怀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心疼的劝道:“语儿,你的身体还很虚弱,你就不要哭了。”

    夏荷也赶紧劝道:“是呀,xiaojie,您就不要再哭了,回头您把眼睛哭肿了,我们回家后怎么给老爷太太交代。”

    郁语小声的啜泣着。

    夏荷又跺了跺脚,后悔的说道:“我就不该听xiaojie您的,把孟姑娘请到酒楼里来。”

    章泽怀说道:“夏荷,你不要再如此说,语儿做的是对的。我们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不管孟姑娘的家人原不原谅我们,我们以后再也不会良心不安了。”

    夏荷又无奈的跺了跺脚,走出了雅间,守在了门口。

    孟倩幽阴沉着脸走出酒楼外,找到了自己家的马车,对孟二银说道:“爹,我们回家一趟,把娘和大哥接来,郁xiaojie有话要对他们说。”

    孟二银看她神色不对劲,等到她在马车上做好后,赶紧赶着马车往回走。直到出了镇以后,才小心的试探着问道:“幽儿,郁xiaojie对你说了些什么?”

    孟倩幽打开车帘,坐在了前面,斟酌着将郁语算计孟贤的事情说了出来。

    孟二银听后大惊,差点把马车赶到路旁的沟里去。赶紧停好马车,不敢置信的对孟倩幽说道:“听你娘说那郁家xiaojie也是知书达理的人,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孟倩幽回道:“大概是真的无计可施了,才想出如此的下策。”

    孟二银不解的问道:“你既然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回去告诉你娘和贤儿就行了,干嘛还要接他们过来?”

    孟倩幽叹口气,道:“爹,你没看到娘昨天那高兴的样子吗?我要是回去告诉她郁xiaojie算计大哥的事情,估计她会认为是我们不同意大哥和郁xiaojie的亲事而瞎编的,说不定还会因此而责怪我们。还有大哥,昨天亲耳听到了郁xiaojie对她芳心暗许,如果今天我们回去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是郁xiaojie为了让他和自己定亲而故意说出来的,您认为大哥会相信吗?最好的办法还是把他们接过来,让郁xiaojie当面给她们说清楚吧,无论是要打还是要骂,都随他们高兴吧。”

    “可是你娘如果听了郁xiaojie的话,真的对她大打出手怎么办,毕竟她从第一次见到郁xiaojie就喜欢的不行。”孟二银担心的问道。

    孟倩幽回道:“爹,您还是不要担心娘会不会对郁xiaojie大打出手了,还是担心一下娘是不是已经把大哥要和郁xiaojie定亲的事情是否宣扬出去了?”

    孟二银这才想起自己早上出门的时候孟氏就要去找媒婆,赶紧说道:“幽儿,你去马车里做好,爹要赶快一些了。”

    孟倩幽点头,退到车厢里坐好。

    孟二银将马儿赶的飞快,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家门口。

    没等马车停稳,孟倩幽就跳下马车,匆忙的朝屋里走去。

    天已经是中午,院子里到处都是蹲着吃饭的工人。看到孟倩幽进来,都和她打招呼。

    孟倩幽在院子看了一眼,没有看到孟氏和孟贤,急忙走进屋里,看到孟氏正坐在屋里和孟贤、孟齐、孟清、孟杰一起吃饭,舒了一口气。

    孟氏看到孟倩幽进来,着急的说道:“幽儿,你们怎么才回来,娘都要急死了。”

    孟倩幽轻声问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孟氏回道:“出大事情了。娘琢磨了一上午,也没有想出附近几个村里的媒婆有合适的。娘想了想,觉得还是你爹说的对,娘还不如自己亲自去呢,反正他们的爹娘也亲自见过你们了,肯定不会挑娘的毛病的。”

    孟倩幽舒了一口气,顺势笑着说道:“好啊,一会儿娘吃饱饭,我就陪着你和大哥一起再去趟镇上。”

    孟氏欣喜的问道:“你也同意娘这么做吗?”

    孟倩幽点头:“当然同意。”

    孟氏站起身,高兴的说道:“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去吧。”

    孟倩幽自然是同意。

    孟氏对也放下筷子的孟贤说道:“贤儿,你快回屋去换一件好看的衣服,收拾的利落一些。娘也去换件好看的衣服,拿些银子,到了镇上后,咱们先去买些东西,再去那位xiaojie的家里。第一次shangmen,咱们可不能太失礼了。”

    孟贤应了一声,欢喜的跑回屋里换衣服去了。

    孟氏也高兴的回了屋。

    孟倩幽坐在孟贤刚做过的地方。

    孟杰高兴的问道:“姐姐,大哥是不是要娶媳妇了?”

    孟倩幽摸了摸她的头,微笑着问他:“杰儿怎么知道大哥要娶媳妇了?”

    孟杰天真的回道:“娘说的呀。”

    孟倩幽皱起眉头,问:“娘什么时候说的?对谁说的?”

    孟杰回她:“娘今天上午在屋里一直不停的嘟囔说要给找媒婆给大哥去提亲,我听到的。”

    “屋里还有其他人吗?”孟倩幽接着问道。

    孟杰摇头:“没有人呀,只有娘自己在不停的嘟囔。”

    孟倩幽松口气。摸着孟杰的头说道:“杰儿,乖,这件事千万不要在对任何人说?”

    孟杰不解,皱着小眉头问道:“大哥要娶媳妇了不是高兴的事情吗?为什么不能给别人说。狗子的大哥要娶媳妇的时候,他高兴的给我们炫耀了好几天呢。”

    孟倩幽认真的对他说道:“杰儿不用羡慕他们,等大哥真的娶媳妇的时候,你也去跟他们炫耀。可现在不行,大哥还没有定亲呢,你如果现在告诉了别人,他们会笑话你的。”

    孟杰似懂非懂的应道:“我知道了姐姐,我现在不会给别人说的。”

    孟齐看孟倩幽的神情不对劲,关心的问道:“小妹,出什么事情了?”

    孟倩幽回道:“二哥,是郁xiaojie那边出了点问题,我一会儿和爹娘、大哥一起再去趟镇上,你要照看好家里和杰儿和清儿。”

    孟齐担心的问她:“是很难办的事情吗?”

    孟倩幽摇头:“我也不知道,等到了镇上以后就知道了。”

    孟齐没有再问,保证道:“你放心的陪爹娘和大哥去吧,家里有我呢。”

    孟倩幽点头,嘱咐他:“你下午就不要再制作辣椒酱了,好好的呆在院子里,如果碰到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就让大舅和三叔过来帮忙。”

    孟齐点头,应道:“我知道了。”

    孟氏换好了衣服,带上过年时买的首饰,乐滋滋的从屋里出来,对孟倩幽问道:“幽儿,娘这身打扮还行吗?不会被郁xiaojie的爹娘瞧不起吧。”

    孟倩幽勉强笑道:“娘的这身打扮太好了,郁xiaojie的爹娘见了绝对不会认为你是乡下人。”

    孟氏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高兴的说道:“你这样说,娘就放心了,娘一直害怕郁xiaojie的爹娘见了娘的这身打扮,反悔了,不同意把郁xiaojie许配给贤儿了。”

    孟倩幽没有说话。

    孟贤换好了衣服,也从屋里走出来。孟氏前后看了他一下,满意的说道:“贤儿穿上这套衣服真是精神,郁xiaojie见了肯定移不开眼睛。”

    孟贤红了脸。

    孟氏迫不及待的说道:“走吧,咱们到了镇上以后还要去好好的挑一些东西带上呢。第一次shangmen,可不能让她爹娘觉得咱们太寒酸了。”说完,就转身向外走去。孟贤赶紧跟上。孟倩幽也站起来,跟了出去。

    工人已经三三两两的吃饱饭,正要去作坊里休息一下,看到他们几人出来,又是纷纷的打招呼。

    眼尖的张柱家的看到孟氏的穿着一新,大嗓门的问道:“妹子,你穿的这样好出门,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呀?”

    孟氏刚要回话。孟倩幽抢先说道:“大舅母,哪有什么喜事,趁着今天天气好,我想让娘帮我去镇上挑几件首饰。”

    张柱家的失望的说道:“哦,原来是去买首饰呀,我还以为是去给贤儿说亲呢。”

    孟倩幽一下子抱住孟氏的胳膊,笑嘻嘻的对张柱家的说道:“大舅母真是会想,如果真的是给我大哥说亲,还不得先给你和大舅说一声。”

    张柱家的拍了一下脑门,笑道:“我真是糊涂了,幽儿说的对,贤儿如果要是说亲,肯定会先告诉我一声的。”

    众人大笑,纷纷调侃她。

    张柱家的笑着回骂了几句。

    孟氏来到门外,奇怪的问道:“幽儿,你怎么不让我说是给你大哥去说亲呢?”

    孟倩幽回道:“娘,这件事八字还没一撇呢,等到大哥真正定亲的时候再说也不迟。”

    孟氏想想也是,笑骂:“就你心眼多。”

    孟倩幽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孟氏笑着上了马车,吩咐孟贤:“贤儿,你去赶马车,让你爹留在家里照看一下,我们娘仨去就行了。”

    孟倩幽急忙阻止:“娘,还是让爹赶马车吧,大哥今天是去相亲的,如果赶一路马车,新穿上的衣服会弄脏的。”

    孟氏想到如果他们几个都去镇上了,家里就只剩下孟齐、孟杰、孟清三个孩子了,不放心的说道:“我们几个都去镇上了,家里怎么办呢。万一有事情,你二哥应付不来的。”

    孟倩幽安慰她:“我们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就回来了,家里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我也嘱咐了二哥,如果真的有什么他解决不了的事情,就去找大舅他们帮忙,娘就不用担心了。”

    孟氏听她这样说,放下心来,点头同意:“好,那就让你爹赶着马车,我们几人去镇上。”

    孟倩幽和孟贤也到车厢里做好。孟二银扬起马鞭,又快速的赶着马车朝着镇上跑去。

    自从孟倩幽走后,章泽怀和郁语就在雅间里等候着,半个多时辰以后,两人变得越来越不安。章泽怀不停的在雅间里走来走去。郁语也停止了哭泣,担心的看着他。

    夏荷在门外更是急的直跺脚,有好几次都想冲进去把郁语拉回家。

    酒楼里的小二过来催促了好几次,问他们是不是要点菜,都被夏荷以还有客人没有到为由,挡在了门外。

    等候的时辰越来越长,夏荷终于忍不住了,没有敲门便走进了雅间,焦急的说道:“xiaojie,我们还是回府吧,孟xiaojie这么长的时间没回来,一定是跟家人商量怎么惩罚我们呢。”

    郁语也是没了主意,轻轻的叫了声“泽怀哥,”希望他能做出个决定。

    章泽怀看郁语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停住脚步。下定决心的说道:“语儿,既然我们答应了孟姑娘要跟她娘和大哥当面说出这件事情,我们就不能食言,无论多长时间,我们都得等下去。”

    夏荷着急的说道:“可是我和xiaojie再不回府,老爷就会派人出来寻找的。万一撞到了你们在一起,他真的会让人断了你的前程的,到时候我们xiaojie是真的就没有盼头了。”

    章泽怀点头,道:“我知道,可是我们今天不当面和孟姑娘的家人说给清楚,我和语儿的下场会更加凄惨,不但我会断了全程,就连语儿以后也可能得面对所有人的指指点点,我不愿意看到语儿落到那样的下场。我想好了,一会孟姑娘的家人要是不原谅我们,我会请求他们不要怪罪语儿,自己一力承担所有的过错。”

    郁语的眼泪又掉了下来,摇头说道:“我不要,我要和你一起承担。”

    章泽怀安慰她:“别傻了,我是男人,最大的惩罚就是不能参加科举,其他的对我没有影响的。你不同,你是知书达理的大家xiaojie,如果被人们知道了你未婚先孕,人们的唾沫也会把你淹死的。你还是听我的话,一会儿孟姑娘的家人来了,好好的祈求他们的原谅。”

    郁语哭着点头,

    夏荷看郁语被说服,急的又跺了跺脚,走到门外去守候。

    孟二银心里着急,将马车赶得飞快。孟氏娘三在车厢里被颠的来回摇晃。

    孟氏努力稳住身形,笑着对孟贤和孟倩幽说道:“你们看你爹,昨天我说找媒婆去郁xiaojie家提亲,他还不放心的让我去打听一下,再做决定呢。现在倒好,一听我要亲自去给贤儿说亲,高兴的不行,这马车都要被他赶的飞起来了。”

    听完她的话,孟贤兴奋的脸上都发光,孟倩幽却没有说话。

    孟氏感觉她有些不对劲,声音不稳的问道:“幽儿,娘感觉你好像有什么心事,是不同意你大哥和郁家xiaojie的亲事吗?”

    孟倩幽勉强笑了笑,道:“娘,我哪有什么心事,是爹的马车赶得太快了,我被颠的难受。”

    孟氏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她的脸色还真是不怎么好,急忙对孟二银喊道:“孩子他爹,你慢一些,幽儿有些不舒服呢。”

    孟二银虽然应了一声,马车的速度却没有慢下来。

    不到半个时辰就到了镇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比较多,孟二银这才让马儿慢了下来,慢慢的走进城内。

    孟氏也是被颠的快受不住了,感觉马车慢了下来,长舒一口气,道:“终于到镇上了,娘也被颠的快散架了。”

    孟倩幽勉强对她笑了笑。

    孟氏再次疑惑的看着她,问道:“幽儿,娘怎么觉得你就是有心事呢?”

    孟倩幽这次没有说话。

    孟氏的疑惑更深,道:“幽儿,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娘,你快告诉我。”

    孟倩幽抿了抿嘴唇,思量着说道:“我和爹上午的时候碰到了郁xiaojie,她说在酒楼里等候你和大哥,有重要的事情和你和大哥说,我和爹才急忙回去接你们的。”

    孟氏愣了下,不解的问道:“她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跟我们说,难道是不愿意和贤儿定亲了?”

    孟倩幽的眼神闪了闪,心虚的说道:“她没对我说,我也不知道?”

    孟氏皱起了眉头,自言自语道:“连你也没有告诉,难道真的是我想的那样。”

    听到孟氏的话,孟贤脸上高兴的神情也退了下去。

    车厢里一时一片沉默,只听见车厢外清晰的马蹄声。

    孟氏忽然一把抓住孟倩幽,着急的问道:“幽儿,不会真的是我想的那样,郁xiaojie反悔了吧?”

    还没等孟倩幽回答,孟贤脸红的说道:“娘,郁xiaojie昨天守着她的爹娘亲口说的,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相中我了,应该不是反悔了,大概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需要我们帮忙。”

    孟氏闻言放了心,高兴的说道:“那就好,只要不是不想定亲,郁xiaojie今天无论提出什么样的条件,娘都答应。”

    到了酒楼门口,孟二银停下了马车,孟贤先下了马车,再将孟氏扶了下来。

    孟倩幽没等他帮忙,自己下了马车,对两人说道:“郁xiaojie在二楼等着,我们进去吧。”

    孟氏点头,随着孟倩幽上了二楼。

    夏荷正在门口焦急不安的等待,看到孟倩幽领着孟氏和孟贤上来,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一边敲门对着里面恭敬的喊道:“xiaojie,孟公子他们过来了。”一边对着孟氏几人行了一礼,道:“你们过来了,我们xiaojie和章公子一直在里面等着呢。”

    听到她的话,孟氏疑惑,孟贤则皱起了眉头。

    夏荷打开雅间的们对三人恭敬的说道:“你们里面请。”

    孟氏刚要进去,孟倩幽却停住脚步,对她说道:“娘,大哥,郁xiaojie说这件事情要单独跟你们说,我就不进去了,在门口等着你们,有什么事你们就喊我。”

    孟氏的点头,和孟贤走进雅间内。

    夏荷关shangmen,隐隐约约孟氏高兴的声音传出来:“郁xiaojie,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你不知道,自从过年以前我第一次看到你”

    话没说完,孟氏的惊讶的声音随即想起:“郁xiaojie,你这是做什么?你为什么要给我们下跪?”

    孟倩幽的眼神眨了眨。

    夏荷不安的守在门口。

    酒楼的伙计看到孟氏两人进了雅间,过来询问夏荷:“姑娘,你们可以点菜了吗?”

    夏荷正担心里面的情形,听到伙计的问话正要不耐烦的挥手。孟倩幽从怀里掏出一两银子交给伙计,道:“不好意思,里面的人有重要的事情要说,等他们说完了,我们就点菜。这一两银子你收好。就当是我们预付的饭钱。”

    伙计从来没有碰到过还没吃饭就给银子的,愣了一下,随即高兴的接过银子,殷勤的说道:“好,我就在那边候着,如果想要点菜就喊我一声。”

    孟倩幽点头。

    伙计退了回去。

    雅间里没有声音再传出来。

    孟倩幽和夏荷静静的站在门口。

    过了大约有一刻钟,孟氏不相信的声音传出来:“郁xiaojie,你说什么?”

    没有听见郁语的回答。

    孟氏气愤的声音继续传出来:“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的好女孩,你怎么能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事情?”

    章泽怀的声音想起:“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请你不要怪罪语儿。”

    孟氏更加气愤:“亏你还是人,竟然做出如此的龌龊事,你的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章泽怀没有反驳。

    孟氏依旧气愤的不行,指着两人狠狠地骂道:“你们不顾礼教,做出这样不知廉耻的事情,竟然还想要算计我的贤儿跟你定亲。你们等着,我非得出去宣扬一番,让镇上的人都知道,你们是怎样的人。”

    郁语哀求的声音也传了出来:“都是我的错,是我一时糊涂,才想出了算计孟公子的主意,和泽怀哥没有关系,请您不要迁怒于他,要打要罚我都受着。”

    孟氏“呸”了一声,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这样未婚先孕,不知廉耻的女人,打你我都嫌脏了我的手。”

    郁语小声哭泣的声音传了出来。

    孟氏仍然觉得不解气,正要在痛斥他们一番,孟贤备受打击的声音传出来:“娘,您不要再骂了。”

    孟氏心疼的说道:“贤儿,你不要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娘以后会给你再找一门比这更好的亲事。让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后悔死。”

    孟贤难过的声音传出来:“娘,我们走吧。”

    孟氏强烈反对:“那怎么行,今天不好好的惩治一下这对狗男女,娘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得亏娘今天没有到处去宣扬这件事,要不然咱们以后还怎么怎么出门见人?”

    孟贤的声音变成了哀求:“娘,求你了,咱们回去吧。我不想再看见他们。”

    郁语急忙哀求的声音也传出来:“孟公子,求求你们,就放过泽怀哥吧。下辈子我做牛做马报答你。”

    孟贤没有说话,打开雅间的门,失魂落魄的走了出来。

    孟氏见孟贤已经走出雅间,恐怕他有个什么事情,也急忙跟了出来。

    孟倩幽担心的喊了一声:“大哥。”

    孟贤对她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道:“小妹,我们回去吧。这件事我不想追究了。”

    孟倩幽冷冷的朝屋里看了一眼,对孟贤点头。

    孟氏着急的说道:“贤儿,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饶过他们?”

    孟贤凄惨一笑,重复着同一句话:“娘,我们回去吧。”

    孟氏被他的神情吓坏,急忙应道:“好好好,我们回去。”

    孟贤有些重心不稳的朝着楼下走去,孟倩幽紧走两步,搀扶住了他,两人一起走下楼梯。

    孟氏看到孟贤的样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跟在了后面。

    三人出了酒楼来到马车旁,孟二银看到孟贤脸色苍白的样子骇了一跳,急忙问道:“贤儿,你没事吧?”

    孟贤摇头,缓缓的坐到了马车上。

    孟倩幽站在他的面前,静静的看着他。

    孟贤抬起头,呆呆的问道:“小妹,大哥很傻吧,你早就看出来了郁xiaojie不是真的想要和大哥定亲,而大哥却还愚蠢的从昨天一直高兴到现在。”

    孟倩幽抿了抿嘴唇,道:“如果大哥觉得气不过,我可以出手对付他们。”

    孟贤摇头:“是我自己瞎了眼,和他们无关。”

    孟氏着急的说道:“贤儿,这怎么能怪你?都是那对狗男女太有心计了,我们决不能这么轻易的饶过他们。”

    孟贤对孟氏恳求道:“娘,求求你不要这么大声了,如果被人听到,郁xiaojie的名声真的就完了。”

    孟氏生气的说道:“就她那样不知廉耻的人,还能有什么名声?我们没到大街上去宣扬他们做出的龌龊事,就已经很宽宏大量了。”

    孟二银着急的对孟氏说道:“你就少说几句吧,这件事我们就听贤儿的,贤儿说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孟氏看到孟贤那难受的样子,没有再说话。

    孟二银说道:“既然贤儿原谅了他们,我们就回去吧。”

    孟氏点头。

    孟贤坐在马车上没有动,孟倩幽站在他身旁静静的陪着她。

    好长时间,孟贤才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抬头对孟倩幽说道:“小妹,大哥求你一件事行吗?”

    “大哥,你说。”孟倩幽应道。

    孟贤看了看孟氏夫妇,起身朝另一个地方走了过去去,孟倩幽跟在了她的身后。孟氏也想过去,被孟二银一把拉住,对她摇了摇头。

    孟氏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情都怨我,如果不是我鬼迷心窍的相中了郁家xiaojie,听你们的话好好的打听一下,贤儿今天也不会这么难受了。”

    孟贤走到一个人少的地方站定,回头对孟倩幽说道:“小妹,大哥想帮助一下章公子和郁xiaojie。”

    孟倩幽愣住。

    孟贤接着说道:“虽然郁xiaojie为了算计我,说出的话都是谎言,可她毕竟是第一个当着许多人的面第一个对大哥说出那样话的女孩,大哥确实有些心动,不想她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大哥求你,帮他们下吧。”

    孟倩幽愣愣的问道:“大哥,不恨他们吗?”

    孟贤摇头:“郁xiaojie并没有真正的算计到我,而且还不顾身份的跟我们下跪,虽然我的心里很难受,但我心里一直就没有想过要怪罪他们。”

    “那大哥想我怎么样帮助他们?”孟倩幽问道。

    孟贤想了一下,答道:“就给他们一些银两吧,好让她的心上人踏踏实实的参加科举,至于以后他们怎么样,我们就管不了了。”

    孟倩幽点头:“好,一切都听大哥的。”

    题外话

    哈哈,终于写完了,让他们去yinxing吧,三年后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