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鸡飞狗跳
    孟倩幽走回酒楼内,来到了二楼的雅间。

    夏荷并没有在门口守候,而是进了雅间里,正对着郁语说道:“xiaojie,我从昨天就劝你不要跟孟公子他们说的,你偏不听,这下好了,如果孟公子的娘真将你们的事情宣扬出去,不用到晚上,整个镇上都会知道你们的事情。”

    事到如今,郁语吓得没有了主意,只是不停的哭泣。

    夏荷急的直跺脚,道:“xiaojie,你就不要再哭了,还是想想办法吧。如果真的被老爷知道了你未婚先孕的事情,你和章公子都会没命的。”

    夏荷的话提醒了章泽怀,他对着郁语说道:“语儿,夏荷说的对,如果他们真的宣扬出去,我们不会有好下场的。我这就回家收拾点东西,带上银两,马上就带你们离开清溪镇,走的越远越好。”

    郁语六神无主的说道:“可是,我和荷儿还没有收拾东西呢,我的首饰也没有带出来。我们怎么走?”

    章泽怀道:“那些都不要了,等我们安顿下来,我就给你们买新的。”说完,起身就要回家去收拾东西。

    郁语拉住他,摇头道:“不行,那些首饰我们必须带上,等我们维持不了生活的时候,可以用它来换些银两。”

    章泽怀有些着急:“银两我已经借到了,够我们生活一段时间的,我们现在还是走的越远越好。”

    郁语没放手,说道:“不行,我们必须把那些首饰带上,就算我们平时的时候不用,等到生孩子的时候也是要用到的。”

    夏荷附和:“xiaojie说的对,你只有十两银子,等到xiaojie生孩子的时候也是不够用的。这样,你和xiaojie在此等候,我回府把xiaojie的首饰偷偷的拿出来,我们马上就走。”

    章泽怀更加着急的说道:“等你拿来首饰,我们来不及逃走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这就回府去拿,两刻钟就能回来。”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跑。却在看到门口的孟倩幽时惊呼出口:“孟姑娘!”

    孟倩幽不紧不慢的走进雅间内,坐在椅子上。

    章泽怀和郁语也惊讶的看着她。

    夏荷急忙关上雅间的门,走回了屋内。

    孟倩幽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们一眼,问道:“想跑?”

    章泽怀和郁语大骇,对看一眼,郁语想再祈求孟倩幽放过他们,章泽怀阻止住了她,毫无畏惧的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我们即使做错了事情,我和语儿也已经下跪赔礼过了。俗话说的好,再一再二不再三,我们已经两次给你们下跪了,这第三次我决计不会再祈求你们了,要将此事宣扬出去还是断了我的前程,随你们的便吧。”

    郁语急的叫了一声:“泽怀哥。”

    章泽怀温柔的对她说道:“不用担心,无论得到什么样的下场,我都和你一起面对。”

    孟倩幽冷笑一声:“还真有骨气,不知道你们暗度陈仓的事情宣扬出去以后,面对所有人的指指点点,你是否也有勇气再对着郁xiaojie说这样的话。”

    章泽怀不卑不亢的回她:“这个就不劳孟姑娘操心了,如果事情被宣扬出去,我们被世人所不容,即使死我也会陪在语儿身边的。”

    孟倩幽不动声色的问:“看来章公子是无论如何也要和郁xiaojie在一起了。”

    章泽怀点头:“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孟倩幽深深的打量着他,章泽怀身体笔直的站在郁语身边,不躲不避,任由她打量。

    半晌,孟倩幽从怀里掏出三张银票放在了桌子上,道:“我大哥让我把这三百两银票交给你们,说看在你们痴情一片的份上,帮你们一把,至于以后你们怎么样,只能看你们的造化了。”

    章泽怀和郁语两人没有想到孟贤不但没有怪罪他们,还会拿出银票帮助他们,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孟倩幽没有多说,起身往外走。

    章泽怀在后面急切的喊道:“孟姑娘!”

    孟倩幽停住脚步,回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章泽怀感激的说道:“孟公子的大恩大德,泽怀没齿难忘。请转告孟公子,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吩咐,即使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

    孟倩幽没有说话,转身出了酒楼。

    郁语又惊又喜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泽怀哥,这下我们有救了。”

    孟倩幽直接出了酒楼,来到了马车旁,对着孟贤点了点头。

    孟氏着急的问道:“幽儿,你去酒楼里做什么?是不是狠狠的教训了一下那对狗男女?”

    孟二银看了看她,又一脸担心的朝酒楼里看了看。

    孟倩幽没有回答孟氏的话,反而对着两人说道:“爹、娘,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无论郁xiaojie的以后会怎么样,和我们都没有关系了。”

    孟二银和孟氏对望一眼,再看看神情颓废的孟贤,齐齐点头

    孟倩幽看了眼天色,对孟二银说道:“爹,再有一个时辰,逸轩就该下学了,我们去聚贤楼吃点饭稍微歇息一下,接了逸轩后再回家吧。”

    孟二银应声,急忙牵好马车,示意几人去车厢里做好。

    孟氏叹口气,坐了上去。

    孟贤一言不发也坐到了上面。

    等几人全部做好,孟二银赶着马车,慢悠悠的来到了聚贤楼。

    已经过了吃饭的时辰,聚贤楼里基本没有了客人。守在门口的伙计看到一辆马车驶了过来,心里诧异,想着什么时辰了竟然还有人过来吃饭。等到看到孟倩幽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急忙迎上前,恭敬的问道:“姑娘来了。”

    孟倩幽道:“不好意思,我们这个时辰才过来吃饭。”

    伙计急忙摆手,回道:“我们掌柜的说了,姑娘无论何时来都可以。我这就带您去雅间,吩咐人上菜。”

    孟倩幽点头。

    守门的伙计招呼另一个伙计把马车赶去后院照料好,自己领着四人来到了雅间。

    等到四人做好,给一人到了一杯茶水,才又恭敬的问道:“不知道姑娘想要吃些什么?”

    孟倩幽道:“要两个招牌菜,两个清淡的菜就可以了。”

    伙计应下,从雅间里退出,关上雅间的门,喊完菜后,就去告诉掌柜的,孟倩幽来了。

    大概是没人吃饭的缘故,没过多久,四个热气腾腾的菜就被端了上来。

    孟倩幽拿起筷子,故作轻松的说道:“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有吃饭,饿死我了,咱们开吃吧。”

    孟二银也是饿坏了,拿起了筷子夹了一些菜放到了自己的碗中,大口吃了起来。

    孟氏也拿起筷子,夹了一些菜。唯有孟贤一动不动的坐在哪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孟倩幽喊他:“大哥?”

    孟贤回神,勉强对着她笑了笑,道:“你们吃吧,大哥不饿。”

    孟二银和孟氏停住筷子,担心的看向他。

    孟倩幽拿起一双筷子放入孟贤的手中,劝道:“大哥,你不饿也陪着我们吃些。我和爹娘可是饿坏了。”

    孟贤见孟氏夫妇都担心的看着自己,就夹了一点菜放到了自己的嘴里,食不知味的嚼着。

    孟二银和孟倩幽确实是饿了,吃了不少的饭菜。孟氏只是象征性的吃了几口,就放下筷子,坐在椅子上长吁短叹。

    孟贤更别提,一口菜在嘴里嚼了好久也没有咽下去。

    孟氏见儿子难受的样子,抑制不住气愤的说道:“娘越想越觉得生气,你说那郁xiaojie也是知书达理的人,怎么能做出如此不知廉耻的事情?”

    孟二银一边吃饭一边看了孟贤一眼,对孟氏说道:“你就不要再说了,我们不是说好了这件事情不要再提了吗?”

    孟氏又重重的叹口气,坐在了椅子上。

    孟贤无意识的扒拉着碗中的饭菜。对他们的话充耳未闻。

    吃饱饭,孟倩幽招呼伙计撤去饭菜,让他重新沏了一壶茶水过来。

    几人默默的喝茶,谁也没有说话,屋中的气氛一时有些沉闷。

    敲门声响起,大厨的大嗓门响起:“孟姑娘,我可以进来吗?”

    孟倩幽应声,起身打开雅间的门,笑着说道:“进来吧。”

    大厨乐呵呵的走进雅间内,丝毫没有感觉到屋中沉闷的气氛,对孟氏夫妇热情的打过招呼后,直接说道:“姑娘好长时间没有来酒楼做菜了,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时间?”

    孟倩幽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歉意的说道:“今天恐怕不行,我小弟在镇上的学堂上学,再有半个时辰就该下学了,我得过去接他。”

    大厨有些失望,却也没有强求。

    孟倩幽想了想,道:“过段时间,包公子他们应该会去我家里做客,我答应了要给他们做我最拿手的佛跳墙吃,到时我会让人知会你,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以去我家里跟着我学一下。”

    一听是孟倩幽最拿手的菜,大厨高兴的不行,当即应道:“有时间,到时姑娘一定让人通知我。”

    孟倩幽又道:“佛跳墙需要的材料很多,到时可能还需要您捎带一些过去。”

    大厨保证:“姑娘放心,需要什么材料你尽管给我写在纸上,让人拿过来,我一定一点不少的给你捎过去。”

    孟倩幽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我会让人提前来告诉你一声的。”

    大厨乐呵呵的道谢。

    大厨又问了孟倩幽上此给写的那两个菜谱的一些细节问题,才高兴的跟几人告辞,退出了雅间。

    大厨走后,孟倩幽感觉时辰差不多了,对三人说道:“爹,娘,大哥我们去接逸轩吧。”

    孟氏夫妇点头,站了起来。孟贤依旧呆呆的坐在椅子上。

    孟倩幽皱起眉头,再次说道:“大哥,我们该去接逸轩了。”

    孟贤被仿佛做梦一样被惊醒,茫然的看着几人。

    孟倩幽叹口气,重复道:“大哥,我们该去接逸轩了。”

    孟贤“哦”了一声,急急忙忙往外走。

    孟氏夫妇和孟倩幽跟在后面。

    几人到了学堂门口,学堂里还没下课,孟二银就找了一个地方停好了马车。

    孙善人早就在门口等着接孙良才了,看到孟二银赶着马车过来,就下了马车,乐呵呵的走过来打招呼:“二银兄。”

    孟二银慌忙应声。

    孟倩幽听到她的声音打开车帘,下了马车。

    孙善人笑呵呵的对她说道:“孟姑娘,我今天晚上回去后就和家里人商量才儿去你们家吃住的事情,明天晚上我们就不过来了,你直接接走就行。如果你有什么事情找我,就去茶楼让他们去给报信,我很快就会过来的。”

    孟倩幽点头:“好,我知道了。”

    学堂门打开,学子们三三两两的走出来。

    孟氏和孟逸轩下了马车,站在车旁等候。

    孟逸轩看他们,高兴的跑过来,兴奋的问道:“爹,娘,大哥你们都过来接我了。”

    孟倩幽打击他:“别想的太好,爹、娘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只不过刚好有事情来镇上,看到快到你下学的时间了,才顺便过来接你的。”

    孟逸轩的笑脸垮了下来。

    孟氏轻轻打了她一下,责备道:“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一天不欺负逸轩就过不去是不是?”

    孟倩幽噘嘴,不满的嘟囔道:“又打我,也不知道谁才是你亲生的。”

    孟氏装作没听到,不放心的问孟逸轩:“今天夫子有没有因为打架的事情惩罚你?”

    孟逸轩摇头:“没有,今天我到了学堂以后,夫子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就授课了。”

    孟氏闻言放了心:“没有惩罚你就好。”

    四人上了马车,孟二银心里没有了任何事情,便也不着急,赶着马车慢慢的往回走。

    到家的时候,工人们已经下工。孟齐正领着孟杰和孟清在院子里玩竹蜻蜓。

    看到他们回来,孟杰和孟清高兴的跑过来,期待的看着几人。

    孟倩幽这才想起没有给两人买好吃的回来,歉意的说道:“杰儿,清儿,姐姐今天忘了给你们买好吃的了。”

    孟杰和孟清也不恼,拉着孟逸轩又高兴的去玩起了竹蜻蜓。

    孟氏去屋里换了衣服,摘下首饰,忙活着去做晚饭,孟贤则一言不发的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孟倩幽把他的神情看在了眼里,皱了皱眉头。

    孟齐也看出了孟贤的不对劲,走到孟倩幽面前小声的问她:“大哥怎么了?”

    孟倩幽思量了一下,告诉她郁xiaojie不能和大哥定亲了。

    孟倩幽中午的时候告诉孟齐郁语那边出了点事情,他以为是郁xiaojie家里出了事,万万没想到是郁xiaojie不能和孟贤定亲了,不解的问道:“中午的时候娘和大哥不还是高兴的说是要去郁xiaojie家提亲吗?怎么会不能定亲了?是郁xiaojie反悔了吗?”

    孟倩幽摇头,道:“二哥不要再问了,你记住以后再家里再也不要提起郁xiaojie就行了。”

    孟齐虽然疑惑,却还是点头应道:“我知道了,小妹,以后我再也不会提起了。”

    做好晚饭,孟氏招呼家人吃饭,孟贤在屋里没有出来。孟氏想要去屋里喊他,孟倩幽拉住她,对她摇摇头,道:“娘,让大哥安静一下吧,明天醒来以后就好了。”

    孟氏担心的朝屋里看了一眼,叹口气,坐下草草的吃了几口饭,也回屋躺着去了。

    孟杰和孟清大概是感觉了家里的气氛不对劲,也不敢和往常一样的玩闹了,低头安静的吃饭。

    孟倩幽吃完饭,和孟齐一起收拾利落以后,又教了他们几人一个时辰的心算后,才回屋躺倒了炕上,琢磨着孙良才来了以后如何的教导他。

    孟倩幽安静的想着,却不知道孙善家里因为孙良才要来他们家的事情而闹的鸡飞狗跳。

    孙善人接了孙良才回家以后,做到了客厅里,吩咐仆人:“去把大少爷叫过来,就说我有重要的事情给他说。”

    仆人应声急忙跑了出去,好一会儿孙善人的儿子孙旺才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也没有行礼,一屁股坐到旁边的椅子上,身子往后靠了靠,漫不经心的问:“爹,你找我过来有什么事?”

    孙善人皱起眉头,呵斥他:“站没站样,坐没坐相,你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子?”

    孙旺挖了挖耳朵,不满的说道:“爹,你派人把我叫来,不会是为了专门训斥我吧?”

    孙善人更加生气,怒道:“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一个不成器的东西。”

    孙旺不干了,反驳道:“我怎么不成器了,茶楼不是我在管理吗?”

    听他提起茶楼,孙善人更加的生气:“茶楼以往每个月都有几千两银子的记账,自从你接手了以后,不但每个月没有了进项,反而还往里面搭银子。”

    孙旺梗着脖子说道:“那能怪我吗?我接手的时候,正是茶楼生意惨淡的时候,如果不是我叫了一些朋友过去撑场面,说不定现在早已经关门了。”

    孙善人怒道:“一派胡言,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了炫耀自己现在经营茶楼,每天请你的那些狐朋狗友过去喝茶。不但如此,只要有人说哪种茶叶好喝,你立刻就送人一盒。茶楼里的好茶叶都快要被你送光来了。”

    孙旺不在意的说道:“我请那些朋友过去是撑场面的,不送人点东西怎么成?茶叶送光了,就在买一些回来呗,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银子。”

    孙善人气得不行,骂道:“一斤上好的茶叶要几千两银子才能买到,你一张嘴就是买一些回来,你知道要花费多少的银子?”

    孙旺不在乎的说道:“我们家的银子多的几辈子也花不完,这区区几千两算什么?”

    孙善人气得拿起桌上的茶杯朝他扔了过去,怒骂:“就你这好吃懒做的样子,家里就是有金山银山也会被你败完。”

    孙旺急忙起身,茶杯落在了椅子上,“啪”的一下摔的粉碎。

    孙善人气得坐在椅子上喘粗气。

    孙旺看孙善人真的发了火,撇了撇嘴,没在说话,老实的站在椅子的旁边。

    仆人赶紧过来,把茶杯的碎片收拾出去,又重新端了一杯茶水放到了孙善人身边的桌子上。

    孙旺不愿意了,怒骂仆人:“不长眼的东西,没看到我也口渴了吗?还不赶快给我也沏杯茶水过来。”

    仆人不敢怠慢,急忙想要给他去端茶水,却被孙善人喊住:“不许给他端茶水,让他渴死算了。”

    仆人恭敬的应声,退了出去。

    孙良才从来没有看到过孙善人发这么大的火,吓得站在一边没有吱声。

    孙旺也急了眼,抬脚就往外走,嘴里嘟囔着:“每次叫我来就是为了训斥我,我”

    孙善人怒喊:“站住!”

    孙财旺不理会,继续往外走。

    孙善人怒道:“你今天要是敢迈出这个门,我就让人打断你的腿。”

    孙善人平时都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虽然有时也训斥他,却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狠话,孙财旺闻言,吓得停住脚步,回头着急的说道:“爹,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孙善人看他那副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重重的叹了口气,努力压下自己的火气,对他说道:“我已经决定了,从明天开始,除了上学以外,让才儿吃住都到孟姑娘家里去,让她帮我好好的教导一下才儿,省得以后和你一样,整天好吃懒做,游手好闲。”

    孙旺闻言大惊,大步走回孙善renmian前,不相信的问道:“爹,你说的是真的?”

    孙善人又来了气,骂道:“混账东西,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

    孙旺激烈的反对:“我不同意,我的儿子凭什么要让那个死丫去教导?”

    “凭什么?就凭人家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能撑起一个家,这就比你强。”孙善人回道。

    孙旺不屑的说道:“比我强又能怎么样,以后嫁人了还不照样事事得听夫君的。”

    孙善人气得差点又将手中的茶杯砸了出去。

    孙旺依旧说道:“你看看她那个狠毒的样子,目无尊长,连我都敢打,才儿如果到了他们家,还不定给折磨成什么样子呢,打死我也不同意让她教导我儿子。”

    孙善人生气的说道:“我已经下了决定,用不着你同意,你只要知道这件事就好了。明天晚上,才儿就会住到孟姑娘家里去,在这期间你不但不能去学堂门口看他,但更不能到孟姑娘的家里去接他回来,等什么时候孟姑娘给我捎信过来了,我们再什么时候去看他。”

    孙旺猛烈摇头:“不行,绝对不行,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我一天见不到他就心慌,打死我也不同意让他住到那个死丫头家里去。”

    孙善人气道:“要是再让我听到你喊孟姑娘死丫头,我就家法伺候。”

    孙旺瞪大眼,怀疑的问道:“爹,你这么向着那个死丫头,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孙善人气得再次将手里的茶杯扔了出去,怒骂:“我打死你这个混账东西。”

    孙旺这次离得近,躲闪不及,一整杯茶水泼在了身上,烫的他跳着脚的大叫:“烫死我了,烫死我了。”

    孙善人依旧不解气,怒声骂他:“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打死你。”

    孙财旺的直跳脚,对着仆人大吼:“没眼力的东西,还不赶快过来帮我擦一下。”

    仆人赶紧上前,手忙脚乱的帮着他擦拭,却不小心碰到了他烫伤的地方。孙旺疼的一脚将他踹到在地,嘴里骂道:“笨手笨脚的,弄疼我了。”

    仆人没敢吭声,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战战兢兢的站在一边,不敢再帮他擦拭。

    孙旺还要怒骂。孙善人挥了挥手,吩咐仆人:“不用管他,你们退下吧。”

    仆人快步跑了出去。

    孙良才听到要把他送到孟倩幽家里去,早已经吓得愣住了,现在看到孙旺被烫伤,才回过神来,对着孙善人大声哭嚷:“我不要去他们家!我不要去他们家!”

    看到儿子大哭,孙旺心疼的不得了,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将孙良才抱到怀里安慰:“乖儿子,你不要害怕,爹绝对不会把你送到那个死丫头的家里去。”

    孙良才依然嚎啕大哭不止,不停的嚷着不要到孟逸轩家里去。

    看着和孟倩幽差不多年纪的孙子哭闹,孙善人更加来气,用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大声怒吼:“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明天你必须住到孟姑娘家里去。”

    孙良才更加害怕了,扯着孙旺的衣服不停的说道:“爹,我不去,我不去!”

    孙旺看到孙善人是真的下定决心要把自己的儿子送到孟倩幽家里去,急忙对外面自己带来的仆人大喊:“东子,快去喊我娘过来,就说她来晚了,就看不到他的宝贝大孙子了。”

    外面有人应声,快步跑走。

    东子跑到了孙老夫renmian前,将孙旺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了她,孙老夫人大惊,领着几个丫鬟急急忙忙的就过来了。还没走到客厅的门口,就听到孙良才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吓坏了,三步并作两步的走进客厅,急切的问道:“才儿这是怎么了?”

    孙良才看到孙老太太,仿佛看到救星一般扑到她的怀里,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奶奶,我不要去孟逸轩家。”

    孙老太太拿出帕子一边心疼的帮他擦眼泪,一边哄他:“好好好,我们不去,我们哪都不去”

    孙良才哭得更大声了。

    孙老夫人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以为是孙善人想带着孙良才去哪个友人家去串门,孙良才不愿意去才大声哭闹的,便埋怨孙善人:“才儿不愿意去就不去,你勉强他做什么?不就是一个友人吗?等到我们才儿愿意去的时候再去不就行了。”

    还没等孙善人说话。孙旺急忙说道:“娘,你弄错了,爹是想把才儿送人!”

    孙老夫人大惊,不相信的反问:“你说什么?”

    孙旺着急的又说了一遍:“爹不是带着才儿去串门,而是想把他送人。”

    孙老夫人这回听得真切,问孙善人:“财儿说的是真的吗?你想把咱唯一的孙儿送人?”

    孙善人回她:“你听这个混账东西胡说八道,咱们就一个孙儿,我怎么舍得把他送人?”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孙老夫人接着问道。

    孙善人慢慢的把自己要把孙良才送到孟倩幽家里去,让她帮着教导的事情告诉了孙老夫人。

    孙老夫人没有听完,就激烈的反对:“我不同意,你要是敢把我的孙儿送走,我就给你拼命。”

    孙老夫人是自己几十年的结发妻子,孙善人当然不可能想对孙旺那样对他大吼,见她激烈反对,就软着声音试图劝说她同意:“夫人有所不知,我请她帮忙教导才儿的这个小姑娘和咱们孙儿差不多大却早已撑起一个家,而且她对做生意也有非凡的的见解,如果咱们才儿让她帮忙教导,用不了两年,才儿就可以接管咱们的家业了。”

    孙善人的话刚说完,孙旺就忍不住的说道:“娘,你别听我爹的,那个臭丫头就是一个母夜叉,凶恶的很,就是她那天守着众人给我一巴掌的。他那个弟弟更是可恨,才儿身上的伤都是他打的。”

    孙老夫人一听,更加的不愿意了,对孙善人强硬的说道:“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教导咱们的孙儿,你还是不要有这样的心思了。”

    孙善人叹口气,语重心长的对孙老夫人说:“夫人呀,才儿已经不小了,在他这个年纪我已经开始学做生意了,可你看看,你们现在把他宠惯成什么样子了,再不及时管教,他就会和咱们的儿子一样变成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人。到时咱们辛苦挣下的这份家业就会毁在他的手里的。”

    孙老夫人反驳他:“咱们才儿还过几年长大了,做生意自然就学会了,哪还需要别人的教导?”

    孙善人指着孙旺对孙老夫人说道:“当初这个不成器的东西你也是这么说,可现在你看看他变成了什么样,整天除了呼朋唤友,就是遛鸟逗狗,难道你想咱们的孙儿也变成他这个样子吗?”

    孙老夫人看了不成器的儿子一眼,心虚的说道:“咱们儿子这么大的时候,你忙着做大生意,我忙着料理家里,哪有空闲去教导他,可才儿不一样,你我现在都有空闲了,可以好好的教导他一番,用不了几年,才儿就一定会撑起这份家业的。”

    孙善人见说不通她,干脆不再跟她商量,直接强硬的说道:“我已经和孟姑娘说好了,明天就让才儿跟着去她家里,你们赶快去帮他收拾一些随身物品,等到明天让他带过去。”

    孙老夫人尖叫:“老爷,你这是想要我死在你面前吗?”

    孙善人没有理会,厉声对她喝孙旺说道:“从明天开始,你们不许去学堂门口看望才儿,更不要到孟姑娘家里哭闹,如果你们敢违抗,我就把你们关起来,永远不让你再见到才儿。”

    别看孙善人平日里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真要发起火来,孙老夫人也是怕她的,如果是别的事情,孙善人这么一说,孙老夫人也就妥协了,可这件事不一样,孙良才从小是在孙老夫人的心尖上长大的,一天也没有离开过她的眼前,就连当初孙善人做主让他去学堂,孙老夫人还心疼的闹腾了好几天,更别说现在要让孙良才住到一个心狠手辣的小姑娘家里去,而且没有她的允许,他们还不能去见,这简直就是要了孙老夫人的命。

    孙善人的话音刚落,孙老夫人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闹起来:“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辛苦养大的孙儿就要被送到别人家里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呀,我干脆死了算了。”

    孙善人见她如此,厉声呵斥:“还不赶快起来,哭哭闹闹的像什么样子?被外人知道了,你的脸面往哪里放?”

    孙老夫人坐在地上冲孙善人嚷道:“我的孙儿都要被送人了,我还要什么脸面。我告诉你,你要是真的敢把才儿送到那个姑娘的家里去,我今天就真的死在你的面前。”

    在管教孙良才的事情上,孙老夫人没少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每次孙善人都依了她,孙老夫人以为这次还和以往一样,孙善人会开口答应她不再送孙良才去孟倩幽家。没想到这次孙善人铁了心,听到她这样威胁他,不仅没有依了她,还口气严厉的警告她:“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你就是再哭闹也没有用,不想让我把你关起来的话,就赶紧去给才儿收拾贴身衣物,明天我送他上学堂的时候交给孟姑娘。”

    听他要把自己关起来,孙老夫人傻了眼,好一会儿才颤颤巍巍的问道:“老爷,你真的要这样做?”

    孙善人点头。

    孙老夫人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劲头,麻利的从地上爬起来,伸手对着孙善人就抓了过去,喊道:“你敢把我的孙儿送走,我给你拼了。”

    孙善人一时不防,被孙老夫人一把抓到了脸上,顿时出现了好几道血印子,立刻疼的捂住了脸。

    孙老夫人犹不解气,另一只手也抓了过来。

    孙善人这回了防备,及时躲过,对着孙老夫人的丫鬟大声喝道:“还不快把你们的夫人拉开。”

    丫鬟们没想到孙老夫人竟然敢出手抓破孙善人的脸,一时都惊呆在原地,听到孙善人的大喊,才反应过来,急忙上前,阻止孙老夫人。

    孙老夫人不停的挣扎,大有一副孙善人不答应把孙良才留下来,就绝不跟他善罢甘休的样子。

    孙善人脸上火辣辣的疼,想到这几天自己要顶着这样的一张脸出门,不知道会被多少人笑话,心里生气,恼怒的对几名丫鬟说道:“把你们的夫人拉回去,这段时日没有我的允许,绝不能让她出门半步,如果你们做不到,我就把你们全部发卖出去。”

    丫鬟们齐齐的打了个冷颤,应声,合力将孙老夫人拉出了客厅。

    孙旺见自己的娘都被禁了足,吓得乖乖的站在原地,不敢吱声。孙良才更是吓得忘了哭泣,呆呆的看着孙善人。

    孙善人对孙旺怒声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跟赶快去给才儿收拾东西。”

    孙旺吓得扭头就往门外跑,走到门口的时候还差点被门槛绊倒。

    孙善人叹口气,对孙良才招招手。

    孙良才乖乖的走到了他面前。

    孙善人语重心长的对他说教了一番,。孙良才不知有没有听懂,一直在傻傻的点头。

    第二天早上孟贤没有起床,依旧是孟二银和孟倩幽一起送孟逸轩去学堂。

    到达学堂门口的时候,时辰稍微有些早,学堂的大门依旧没有打开,孟二银找了一个地方将马车停好,三人一起静静的坐在马车上等着学堂大门打开。

    孙善人的马车绕过停在学堂门口的几辆马车来到了他们的马车旁停好,仆人打开车帘,孙善人那张带着抓痕的脸出现在孟二银面前。

    孟二银下了一跳,急忙问他:“孙善人,您这脸是怎么了?”

    孟倩幽听到孟二银惊讶的声音,也打开车帘下了马车。看到孙善人脸上的抓痕眼神闪了闪,笑着说道:“看来孙善人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说服“了你的家人。”

    孙善人听出了他的话外音,老脸红了红,不好意思的说道:“让姑娘见笑了。”

    孟倩幽摆手:“我没有笑话您,我只是想要告诉您,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从今天开始,我没有知会你的话,您千万不要让您的家人再过来看望他,如果被我知道了,你就是有天大的条件,我也是不会再替你教导你的孙儿的。”

    孙善人急忙保证:“姑娘放心,我已经警告了家里人,没有我的允许,他们谁也不会再出现在才儿的面前。”

    孟倩幽点头。

    孙善人对着车中喊道:“才儿,还不下来见见孟姑娘。”

    车帘被仆人打开,孙良才慢腾腾的从马车上走下来,畏畏缩缩的走到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笑着对孟逸轩说道:“逸轩,我答应了孙善人要帮他教导孙良才,以后他除了上学堂以外,吃住都会到我们家里去。你今天放学的时候要和他一起出来。如果他不愿意,你知道该怎么做?”

    孟逸轩听到孙良才以后会吃住到自己的家,心里有些不乐意。听到孟倩幽的话,眼珠一转,抬起小脸,故意说道:“我知道,他要是不老老实实的跟我出来,我就打的他老老实实跟我出来。”

    题外话

    嘿嘿,孙良才“美好”的日子就要到来了,好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