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崩溃的孙良才
    孟氏急忙松开了王婶。等王婶洗完手,就迫不及待的拉着王婶往自己的家走去。

    孟杰和孟清出去炫耀了一圈,惹得村里的小孩子们纷纷羡慕,都跟在他们的屁股后面不肯散去。

    孟氏在回家的路上正好看到他们,对着两个小人儿喊道:“杰儿,清儿,你们过来。”

    听到她的喊声,孟杰和孟清飞快的跑过来。

    王婶看到两人身上的书包还很惊奇,问道:“杰儿和青儿这背的是什么东西呀,可真好看。”

    孟氏笑道:“这就是我给你说的书包。”

    王婶瞪大了眼睛:“这就是书包?”

    孟氏点头,笑着说道:“这是幽儿琢磨出来的,说是孩子们上学堂的时候,可以把自己的东西有层次的放在里面,即轻省又方便。”说完对孟杰说道:“杰儿,把你的书包拿下来给你王婶看看。”

    孟杰小心翼翼的把书包拿下来,交给王婶,不放心的嘱咐她:“王婶,你看的时候轻手一些,不要把我的书包弄坏了。”

    孟氏失笑:“杰儿,这书包就是用布料做成的,不会弄坏的。”

    孟杰似懂非懂的点头,还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王婶手中的书包。

    王婶接过书包,从里到外细细的看了一遍,惊叹:“幽儿这丫头真是太聪明了,这么好看又实用的书包她也能想的出来。”

    没等孟氏说话,孟杰急切的伸出小手,对王婶说道:“王婶,你看完了吧?可以把书包给我了吗?”

    王婶笑着把书包交给了他。

    孟杰立刻背在了背上。

    王婶对孟氏说道:“别说是孩子们,就是我见了这样的书包也想背一下呢。”

    孟氏欢喜的说道:“所以幽儿想做这书包的生意,让我找几个村里针线活好的人过来上工,说如果生意好,说不定我还可以成立一个书包作坊呢。”

    听她这样说,王婶也很高兴,当即就站在路上想村里哪几个女儿的针线活好。

    想好了几个女人之后,两人马上去分别去找这几人,王婶去找村东的几个,孟氏去找村西的几个,两人说好,如果这几人同意,都让她们到孟氏的家里去。

    孟氏心里高兴,脚下自然是虎虎生风,没用多长时间就到了一个女人的家里。说明了来意。

    现在村里人见到孟氏一家几乎都是讨好巴结,就是为了他们家在招人的时候自己可以得到一份工来做,现在看到孟氏亲自来找自己,女人受宠若惊,连连答应。

    孟氏就和她一起去了第二家,第三家。

    几个女人都是一口应下,家里人也是高兴的不行,不停的道谢。

    孟氏领着几个女人到家里的时候,王婶领着几个女人也正好走进来。

    把几人让进屋里,孟氏把已经回到家的孟杰的书包拿过来让几人看了一下。几个女人都是针线好手,这样的活计当然不在话下,纷纷笑着说自己一天就能缝制一个。

    孟氏听到他们这样说自然是高兴,当即就下决定说每人每天也是给三十个铜板,上工的时间和作坊里的工人一样。

    几个女人高兴的不行。

    孟氏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也是很高兴,嘱咐几人明天准时上工。

    几人点头答应,高兴的回家给家里人说去了。

    王婶看到没事了,就回了熏肉作坊做工。

    孟氏等几人走后,独自在屋里琢磨了一下做书包需要的东西,想着下午孟倩幽去接孟逸轩的时候让她捎回来。

    孟倩幽自然没有异议,等到下午接孟逸轩的时候就让孟贤早走了一会,到了镇上的针线铺买了孟氏需要的大量的针线后才到了学堂门口去接孟逸轩。

    学堂门口已经停了几辆马车,孟倩幽看了看,孙善人的马车真的没有来。心里暗自赞叹,怪不得孙善人生意能做那么大,该做决断的时候是真的一点不犹豫。

    到了下学的时辰,值班的夫子把大门打开,学子们陆陆续续的走出了来,坐上自己家的马车回家了。

    孟倩幽等了很长时间,直到门口的马车都走光了,还没见孟逸轩和孙良才出来,皱起眉头,大步走到了门口,朝里面张望。

    值班的夫子记得她,看她朝里面张望,以为她是担心还没有出来的孟逸轩,劝慰道:“小姑娘,你不用担心,今天学堂里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你弟弟一会就会出来的。”

    孟倩幽对他笑了笑,安心的站在门口等他们。

    又过了很长的时间,长到看门的夫子都要忍不住去里面看看是不是孟逸轩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才看到他拉扯着不断挣扎的孙良才从学堂里面走出来。

    看到孟倩幽正站在门口等他们,满头大汗的孟逸轩一边拉扯着孙良才,一边大声说道:“他一放学就藏起来了,我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找到。他死活不跟着出来。我只好拉着他出来了。”

    值班的的夫子很奇怪,不明白孟逸轩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正要询问时,孙良才却对着夫子喊道:“夫子,救我,孟逸轩非要把我拉到他家里去。”

    孟倩幽皱了皱眉头。

    夫子大惊,急忙起身阻止孟逸轩,道:“孟逸轩,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孙良才既然不愿意去你们家,你就不要强硬的拉着他去,否则的话,夫子将视你为欺凌同窗。”

    孟逸轩急忙说道:“夫子误会了,不是我非要拉着他去我们家,而是他爷爷将他托付给了我们,让他以后吃住到我们家里去。”

    夫子不知道这件事情,问孙良才:“孟逸轩说的是对的吗?”

    孙良才眨了眨眼睛,梗着脖子说道:“根本没有这回事,他们是乡下人。我爷爷怎么舍得我吃住到他们家里去。”

    孙良才是孙善人唯一的孙子,自小就很娇惯,舍不得让他受一点委屈,更何况是让他吃住到别人家里去,夫子也觉得不可能。说话的语气便变得明显的不赞同:“孟逸轩,你怎么可以撒谎呢?”

    孟逸轩急的额头上的汗更多了,正要解释,孟倩幽却开口说道:“逸轩,放开他。”

    孟逸轩闻言放了手。

    孙良才转身就要往学堂里跑,孟倩幽吓唬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你要是敢再跑进去,我就打折你的一条腿。”

    打完架那天回去后,孙旺把孟倩幽打了他一巴掌的事情在吃饭的时候告诉了孙老夫人,并添油加醋的说她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孙良才在一边听得清清楚楚,心里对孟倩幽就产生了一种恐惧,现在听到孟倩幽冷森的话语,吓得立马就停住了脚步,一动不敢动的站在原地。

    孟倩幽细心的给孟逸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让他先去马车上等着,不要得了伤寒。

    孟逸轩高兴的点头,欢快的跑到马车旁,和孟贤打过招呼后,就到车厢里做好。

    夫子也听到了孟倩幽的话,不赞同的说道:“孙良才只不过是不愿意去你们家里,你怎么可以威胁他?”

    孟倩幽对他说道:“夫子,您看看,孙善人的马车来接他了吗?”

    夫子这才想起并没有看到孙家的马车过来,心里也是奇怪,问孙良才:“今天怎么没有马车过来接你?”

    孙良才眨了眨眼睛,支支吾吾的说不上来。

    孟倩幽笑着跟他解释:“逸轩并非是非得要孙良才吃住到我们家里去,而是我们家和孙善人家里合作了一个生意,孙善人怕我们做的不好,让孙良才去我们家里负责监督我们。”

    孙善人的生意做得很大,和孟逸轩家合作也是很可能的,夫子闻言相信了几分,不过还是问道:“那孙良才怎么会如此说呢?”

    孟倩幽撇了孙良才一眼,对夫子说道:“孙少爷在家里享福惯了,不愿意去我们乡下去吃苦。因此,才对您撒了谎。”

    夫子闻言问孙良才:“孟姑娘说的是真的吗?”

    孙良才想要摇头,却看到孟倩幽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打了一个冷颤,下意识的点头。

    夫子有了恼意,责备他:“你怎么可以对夫子撒谎?”

    孙良才没敢说话。

    夫子口气不好的对他说道:“你赶快跟孟姑娘他们走吧,夫子要关门了。”

    孙良才站在原地没动。

    孟倩幽加重了语气说道:“如果孙少爷不愿意做马车去我们家,走着去也可以,大概三个时辰就能到了。”

    孙良才惊的看向孟倩幽,看她认真的样子,脚步不自觉的转了方向,快步走出了学堂的大门,来到了马车旁。

    孟倩幽礼貌的跟夫子打过招呼后,也来到了马车旁,见孙良才还在犹豫着要不要上去,就说了一句:“大哥,路上马车赶慢点,孙少爷走着跟不上我们。”

    还没等孟贤回答,孙良才就“噌”的一下窜到马车上做好。

    孟倩幽抿唇偷笑了一下,也坐上了马车。

    孟贤赶着马车往回走,孙良才感觉做到这粗陋的马车上,浑身不舒服,不自觉的乱动身子。

    孟倩幽皱着眉头,幽幽的看了他一眼。

    孙良才被看的浑身发毛,急忙说道:“这马车太粗陋了,我坐着难受。”

    孟倩幽没有说话。

    孙良又动了一下,唯恐自己被孟倩幽赶下马车去,苦恼的说道:“我是真的难受,控制不住自己。”

    孟倩幽被气笑,对着外面喊道:“大哥,停下!”

    孙良才以为她真的赶自己下马车,紧紧的抓着车篷惊恐的大喊:“我不要走着回去,我不要走着回去。”

    孟倩幽没有搭理他,自己走下马车,孟逸轩也跟着下去。

    孙良才惊魂未定的坐在马车里,大口的喘着粗气。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久的孙良才都以为孟倩幽一气之下扔下他和马车走了,孟倩幽和孟逸轩才回来。

    看到他们进来,孙良才不自觉的又抓紧了车篷。

    上到马车上,孟倩幽将一个上好的绸布垫子递给它。

    孙良才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她。

    孟倩幽说道:“把它垫在下面,如果你要是敢在乱动,我就真的把你赶下马车。”

    孙良才反应过来,急忙伸手接过垫子,放到了自己的屁股下面,顿时感觉舒服了不少。

    孟倩幽扬声对外面说道:“大哥,走吧。”

    孟贤挥动马鞭,马车再次动了起来。

    孙良才老实的坐在垫子上,一动不敢动。

    出了镇门口,路上的行人少了起来,孟贤将马车赶得快了一些。

    孙良才没注意,身子晃动了一下,立刻惊恐的大叫:“这不怨我,是他突然把马车赶快的。”

    孟倩幽和孟逸轩为了避免身体晃动,早已经抓住了车篷,听到孙良才的喊道,孟倩幽不耐的说了一句:“抓好!”

    孙良才赶紧和他们一样,紧紧的抓着车篷。

    马车用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到家,孙良才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做麻了。

    孟倩幽和孟逸轩下了马车,孙良才缓了一会,才慢慢的下了马车,看到面前破旧的房子,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孟倩幽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对孟逸轩说道:“你先等他一下,一会儿你们一起进去。”

    孟逸轩乖巧的点头。

    孟倩幽走进院内。

    孟氏看到她回来,急切的问道:“幽儿,娘让你买的针线买回来了吗?”

    孟倩幽把手里的针线交给她,笑着说道:“都买回来了。”

    孟氏接过针线,扭头回屋了。

    孟倩幽朝外面看了一眼,发现孙良才还是站在外面,没有进来。眯了眯眼睛。

    孟氏又从屋里走出来,说道:“瞧娘这记性,光顾着想缝制书包的事情了。忘记了孙善人的孙子跟着你们来咱们家了。”说完看看了院子里。没看到有外人的身影,奇怪的问道:“怎么没人?是没有接过来吗?”

    孟倩幽回道:“在外面呢,大概是嫌咱家破旧,不愿意进来。”

    她的话刚说完,孟氏就快步走到了外面,果然看到一个年纪和自己女儿相仿的小男孩站在外面,立刻热情的说道:“是孙少爷吧,坐了一路马车累坏了吧,赶快到屋里去歇息一下。”

    孙善人家里有钱,一家人的穿的都是绫罗绸缎,就连家里的丫鬟仆人也是绸布衣服,如今看到穿着一身细棉布的孟氏走到自己的面前。孙亮才自然而然的往后退了一步,离孟氏远了一些,才说道:“你们家太破旧了,我不愿意进去。”

    孟氏看到他的动作,笑容僵在了脸上。

    孟倩幽看到这一切,心里有了一丝火气,扬声说道:“娘,孙少爷既然愿意呆在外面就让他在外面吧,您去做饭吧。”

    孟氏看了孙良才一眼,转身去了厨屋,开始忙活着做饭。

    孟倩幽又对孟逸轩问道:“逸轩,今天你们夫子留了功课吗?”

    孟逸轩点头。

    孟倩幽说他:“赶快去做功课。”

    孟逸轩刚想说夫子留的功课已做完,看到孟倩幽正不善的看着孙良才,反应过来。应了一声,高兴的走进院内。

    孟倩幽看了满脸嫌弃的孙良才一眼,也转身走进屋内。

    孙良才看到他们都走了,舒了一口气,放松了心情,自在的站外面假装欣赏风景。

    孟杰和孟清两个小人儿背着书包又出去炫耀了一圈回来,看到一个不认识的男孩站在自己家的门口,开口问道:“你是谁?”

    孙亮才看到他们背上的书包,眼睛亮了起来,也不回话,垂涎的盯着他们的书包。

    孟杰警惕的后退了一步,快速说道:“孟清,他要抢我们的书包,快跑!”说完,迈着小短腿就往家里跑,孟清赶紧跟在后面。

    两个小人儿跑进家门,看到孟倩幽,急忙说道:“姐姐,外面的那个人想要抢我们的书包!”

    孟倩幽知道他们说的是孙良才,摸了摸他们的头,笑着说道:“他不会抢你们的东西的,他叫孙良才,以后每天晚上都到我们家来。你们要喊他孙哥哥。”

    孟杰不解的问道:“他为什么要到我们家里来,他没有家了吗?”

    孟倩幽笑着回道:“孙哥哥有些调皮,家里人管教不了,就让姐姐帮忙管教一下。”

    孟杰似懂非懂的点头,不再往下问。和孟清回屋把书包放好,跑到院子里欢快的玩起了竹蜻蜓。

    孙良才在外面看到他们玩一种自己从来没有见到新奇玩具,羡慕的不行,脚步动了动。

    孟倩幽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

    孟氏做好晚饭,招呼众人吃饭。

    孟二银从作坊里回来,没有看到孙良才,奇怪的问道:“孙少爷没有来吗?”

    孟氏指着已经蹲在外面的孙亮才说道:“还在外面呢,说什么都不肯进来。”

    孟二银走到孙良才的面前,客气的说道:“孙少爷,饭做好了,进去吃饭吧。”

    孙良才看到他,嫌弃的转过头去。

    孟二银尴尬的站在原地。

    孟倩幽来了火气,走到孙良才的面前语气不善的说道:“给你连个选择,一个是乖乖的进去吃饭,一个是继续在这里站到明天早上。”

    孙良才看了看漆黑的夜晚,想着自己要是呆在外面一个晚上肯定得吓死,这才不情不愿的走进院内。

    孟氏看到他进来,高兴的盛了一碗粥放在他的面前,说道:“孙少爷第一天来,不知道你爱吃什么,我炒了四个菜,你别嫌弃,趁热吃吧。”

    孙亮才看了看眼前的粥,在看看桌子上的几个菜,皱起了眉头,不留情面的说道:“这样的饭菜,连我们家的丫鬟仆人吃的都不如,你们还让我吃,我不吃。”

    孟氏的笑容僵在脸上。

    孟倩幽的火气更大了,厉声说道:“不吃就滚到一边去。”

    孙良才吓了一跳,撇了撇嘴,眼睛里的眼泪就要落下来。

    孟倩幽喝道:“不许哭!”

    孙良才抽了一下鼻子

    孟倩幽生气的看了他一眼,问:“你吃不吃?”

    孙良才不敢说话,拼命摇头。

    孟倩幽起身,把他面前的粥端开,道:“不吃就让开地方,我们一家人还要吃饭呢。”

    孙良才慌忙起身,往外走去。

    孟倩幽喝道:“谁让你去外面的,不吃在屋里坐着看着。”

    孙良才委屈的转身,站在门口。

    孟氏赶忙劝道:“幽儿,孙少爷还刚来咱们家还不习惯,你别这样对待他。”

    孟倩幽说道:“他爱吃不吃,你们谁也别管。”

    家里人现在都了解了孟倩幽的脾气,知道她说一不二,都不敢再劝,开始安静的吃饭。

    孟氏为了招待孙良才,特意做了一盘酸辣土豆丝。家里人也都好长时间没有吃过了,见孙良才不吃,纷纷夹了一些放在自己的碗中,吃的津津有味。尤其是孟清,自从来了以后,就吃过一次,一直念念不忘,看到桌上有这样菜,筷子不离手,吃的好不欢快。

    孙良才刚才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并没有看清桌子上有什么菜,看到他们吃的欢快,仔细的看了一下,这才发现桌子上竟然有在聚贤楼才能吃到的酸辣土豆丝,馋的咽了咽口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这道菜看。

    孟倩幽装作没看见,继续吃自己的饭。

    孟氏于心不忍,小声的说道:“幽儿,让孙少爷过来吃饭吧。”

    孟倩幽反对:“不行,既然嫌弃我们的饭菜,就不要吃。”

    孟氏没法,拿过来一个小碗,想把菜拨出来一些,等什么时候孙良才想吃了就给他热一下。

    孟倩幽阻止她,故意说道:“不是告诉过你们吗?吃饭的时候就吃,不吃的话,就饿到下一顿再吃,任何人都不许留饭。”

    听到他的话,孙良才也上来了脾气,哼了一身,说道:“不吃就不吃,有什么大不了的,一顿不吃也饿不死人。”说完,硬气的转过身去,背对他们。

    孟倩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孙少爷最好记住自己的话,要是晚上我发现有人起来偷吃东西,我就把他吊到树上去打。”

    孙亮才的身子抖了抖,却还是不服的小声嘟囔道:“本少爷从来就不做那样的事情,想要抓着我的把柄,趁机教训我,门都没有。”

    孟倩幽没有搭理他,对孟杰和孟清说道:“杰儿、清儿,娘今天做到酸辣土豆丝太好吃了,你们多吃一些。”

    两个小人儿高兴的点头,又夹了一些放在了自己的碗中。

    今天没有人去学堂里给孙良才送饭,是孟逸轩打了一份饭菜放在了他的面前。孙良才一直对学堂的饭菜嫌弃的不行,自然就没有吃多少,现在听到一家人吃的这么香,顿时觉得饿的不行,却又不肯落下脸面去服软,只好装作有骨气的硬挺着。

    一家人吃饱饭,孟氏去收拾,孟倩幽问孟逸轩:“功课做完了吗?”

    孟逸轩点头。

    孟倩幽说道:“既然你做完了,就去看着孙少爷去做吧。”

    孙良才是真的不愿意了,梗着脖子对孟倩幽说道:“我从来就没有做过功课,我爷爷说了,送我去学堂就是为了让我多识一些字,不是为了让我考秀才,我只要认识夫子教的字就可以了。”

    孟倩幽看着他,阴森森的说道:“那是你爷爷的教导方法,既然你爷爷把你交给我教导,就得按照我的教导方法,如果你今天不把夫子留的功课做完,你就别想睡觉。”

    孙良才不服,道:“我就是不做功课,你能拿我怎么着,你要是敢打我,我明天就让同窗给我爷爷捎信,说你虐待我。”

    孟倩幽对孟逸轩说道:“去把我转备好的木棍拿来。”

    孟逸轩走出去,不一会就兴奋的拿着一根木棍走进来,递给了她。

    孟倩幽拿着木棍在手里敲了敲。

    孙良才吓的脱口说道:“死丫头,你敢打我,我就”

    话没说完,孟倩幽手里的木棍就打在了他的屁股上。

    孙良才疼的捂着屁股大叫:“疼死我了!”

    孟二银和孟氏没想到孟倩幽竟然敢打孙良才也吓了一跳,想过来劝阻,被孟倩幽制止:“爹、娘,我有分寸的,这件事你们不要管了。”

    两人同情的看向孙良才,没有再说话。

    孟倩幽等孙亮才的哀嚎声小了,才掂着手中的棍子对他说道:“这一棍子是教训你没有礼貌,不但见到我爹娘以后不打招呼,竟然还敢喊我死丫头。如果以后你在这么喊我,我听见一次就打你一次。”

    孙亮才捂着疼痛的屁股没敢说话。

    孟倩幽晃着手中的木棍对孙良才说道:“赶快去做夫子留下的功课,什么时候做完了,什么时候在睡觉,我一会忙完了,就过去检查。”

    孙良才撇了撇嘴,眼泪又涌进了眼眶。

    孟倩幽及时说道:“哭对我不管用,你越哭我就越想揍你。”

    孙良才吓得收住眼泪,乖乖的跟着孟逸轩来到他们睡觉的屋里。

    孟逸轩帮他把书拿出来,在他面前摆好,吓唬道:“你还是赶快做功课吧,幽儿说话算话的,我有一次贪玩没有做功课,被她打的三天没有吓得了炕。”

    孙良才更加的害怕了,赶紧翻开书背了起来。孟逸轩看他这老实的样子,在一旁捂嘴偷乐。孙良才是真的想好好的背书的,无奈平时根本就没有怎么认真的听夫子授过课,根本就不知道书上写的是什么,再加上又饿,不一会就受不了了,气得把书扔到了地上。砸到了正好进门的孟倩幽的脚上。

    孟倩幽皱眉。

    孙良才看到她手中的棍子,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屁股,口中说道:“我不是不背,我是看不懂这上面是什么。”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弯腰捡起地上的书,交给孟逸轩,说道:“你一句一句的教他。”

    孟逸轩点头,合上书,开始学着夫子的样子摇头晃脑的一字一句的交给孙良才。

    孟倩幽拿着小木棍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孙良才看她坐在旁边,咽了下口水,老实的一字一句的跟着孟逸轩念。

    念完一边,孟逸轩问:“记住了吗?”

    孙良才摇头。

    孟逸轩又教了他一遍,孙良才还是没有记住。

    孟倩幽的眉头皱的死死的,掂了一下手中的木棍。

    孙良才吓得“噌”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跑远了几步,惊恐的说道:“你不要打我!我快要记住了。”

    孟倩幽失笑。对他招招手,说道:“再给你半个时辰,如果你还是记不住,今天晚上就别睡觉了。”

    孙良才点头,小心翼翼的走过来,警惕的看着孟倩幽手中的木棍。

    孟倩幽见他实在是害怕,就把手中的木棍放在桌子上,闭着眼睛想事情。

    孙良才见她把木棍放下,松了一口气,专心的跟着孟逸轩念书。

    半个时辰一到,孟倩幽睁开眼睛。孟逸轩也正好教完最后一遍。

    孟倩幽拿起旁边的木棍,让孟逸轩帮他翻开他们背诵的那一页,示意孙良才背出来。

    孙良才一紧张,第一句就背错了,孟倩幽的木棍当即就落在了他的胳膊上。

    孙良才疼的叫了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孟倩幽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孙良才的叫声咽了回去,乖乖的坐回椅子上,小心翼翼的开始从头背了起来。

    孟倩幽眼睛盯着诗书,每发现他背错一句,手里的木棍就准确的朝着他身上不同的部位招呼过去。

    屋里不时传出孙良才的惨叫声。

    孟氏听到这声音,担心的问孟二银:“他爹,你说幽儿对孙少爷下这么重的手,如果孙善人知道了会不会怪罪她。”

    孟二银摇头,说道:“不会,孙善人说了只要幽儿能教导好孙少爷,想打想骂都可以。看孙善人不像是说虚话的人,肯定不会怪罪幽儿的。”

    孟氏闻言放了心,道:“那就好。”

    孙良才的惨叫声不断的从屋里传出来,孟贤几人以为孟倩幽真的动了怒,吓得都不敢进屋。

    过了好长时间,孙良才的惨叫声没有了,众人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从屋里走出来,看到孟贤、孟齐、孟杰、孟清四人挤作一团,站在门外边,好笑的问道:“你们几个怎么了?”

    孟齐结巴的回道:“没、没什么。”

    孟倩幽奇怪的看了他们一眼,笑着说道:“天色不早了,你们没事就早点进屋去休息吧,明天早上还得早点起来练武功呢。”

    孟贤几人赶紧进屋。

    孟氏抱着一床崭新的被褥也走进几人睡觉的屋子,笑着对孙良才说道:“孙少爷,这床被褥是新的,你凑合着用吧。”

    孙良才一看也是细棉布的,不满的嘟囔了一声。

    孟倩幽惦着手中的木棍笑问:“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你再说一遍。”

    孙良才是真的被打怕了,听见孟倩幽这样问,急忙回道:“我是说这套被褥太好了,看起来十分的缓和。”

    孟倩幽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既然暖和就早点睡觉,晚上不要到处瞎晃,明天早上卯时初起床。”

    孙良才哀嚎了一声,不满的问道:“为什么要起这么早,我在家里辰时末才起来呢。”

    孟倩幽没理她,和孟氏一起回了正屋。

    孟贤好心的告诉他:“我们几个每天都是这个时辰起床的。”

    孙良才又哀嚎了一声,顾不得嫌弃了,脸朝下重重的趴在被子上,却不小心碰到了被孟倩幽打过的地方,又是一阵痛呼。

    孟贤几人同情的看着他。

    孟齐劝他:“你还是乖乖的听小妹的吧,否则你会天天挨打的。”

    孙良才的声音闷闷的传出来:“我明天就让胖墩给我爷爷捎信,就说我快要被打死了,看他心疼不心疼。”

    孟逸轩幸灾乐祸的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这样做,如果被幽儿知道了,她下次就不会这么轻轻的打你了”

    孙良才猛地站起来,撸起自己的袖子,指着胳膊上发红的地方生气的说道:“你们看看,这么半天了还是红的呢,这还叫轻轻的打。”

    孟逸轩点头,道:“是真的很轻呢,明天早上就会下去了,你不知道,她曾经把人倒吊在树上好几个时辰呢。”

    孙良才被吓住,好半晌才艰难的问道:“她真的敢这样做?”

    几人起点头。

    孙良才麻溜的上了炕,在一边铺好自己的被褥,脱下身上的长跑钻到里面,对几人说道:“我先睡了,如果明天早上我醒不了,你们一定要喊醒我。”

    几人忍住笑意点头。

    孙良才闭上了眼睛。

    孟贤几人也纷纷铺好自己的被褥,躺下睡觉。

    孙良才半夜被饿醒了,想起身去找吃的东西,又想到孟倩幽睡觉前说的那句话,就没敢动,强忍着饥饿又睡了过去。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喊自己,以为还在家中,生气的说道:“没看到我没醒吗?就敢喊我,不想活了是不是?”

    听到他的话,喊声顿了一下。

    孙良才裹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被子,正准备在睡个回笼觉,孟贤的声音又想起:“已经卯时了,我们都起床了,你在不起,幽儿会惩罚你的。”

    孙良才猛然惊醒,一骨碌爬起来,看到屋里只剩下自己和孟贤时,吓得睡意全无,一边快速的穿上长袍,一边害怕的问孟贤:“你们已经起来很长时间了吗?”

    孟贤回道:“我们也是刚起来。”

    孙良才放下心,穿好衣服,连被褥都没叠就往外走。初春的早上还是很冷,刚一出门,孙良才就冻得打了一个哆嗦,急忙转回屋子里,拿出自己的衣物,想加一件长袍。

    孟贤劝他:“不要穿这么多,一会就暖和了。”

    孙良才边穿长袍边说道:“这才卯时初,到出太阳还有一段时间呢。”

    孟贤给他说不清,无奈的摇摇头。

    两人到木桩前的时候,孟倩幽领着几人正在huodong筋骨。孟贤急忙加入他们,孙良才在他的后面跟着比划。

    huodong完筋骨,孟贤、孟齐、孟逸轩三人照样还是绑上沙袋在木桩上快速的走五圈。

    孟倩幽则领着孟杰和孟清在下面围着木桩跑步。

    看到孙良才穿的那么厚,孟倩幽说道:“把你外面的长跑脱下来。”

    孙良才不愿意,又不敢不听孟倩幽的话,只好不情愿的把外面的长袍脱了下来。

    孟倩幽命令他:“你跟着我们几个一起在下面跑步,你今天是第一天,就和杰儿他们一样先跑十圈。”说完在前面带头跑了起来。孟杰、孟清欢快的跟在后面。

    孙良才一开始还能跟上几人的步伐,渐渐的越来越慢,等到五圈以后几乎就是在慢步走了。

    孟倩幽呵斥他:“跑起来!”

    孙良才拖着自己肥胖的身躯,吃力的跑了两步,又慢了下来。

    孟倩幽说道:“跑不完十圈的没有早饭吃。”

    孙良才呼哧着不满的说道:“你不能这么做,我昨天晚上就没有吃饭,现在快要饿死了。”

    孟倩幽边跑边说道:“活该,谁让你嫌弃我们家的饭菜的。”说完,对孟杰和孟清说道:“快跑呀,跑完了歇会你们就去吃早饭,娘说今天早上一人给煮了一个鸡蛋。”

    两个小人儿高声欢呼,跑的更快了。经过孙良才身边是还对他做了一个鬼脸。

    孙良才实在是跑不动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说道:“我不行了,我实在是跑不动了。”

    孟倩幽皱起眉头,走到他身边,呵斥他:“赶快起来!”

    孙良才赖在地上一动不动,道:“不起,打死我也不起。”

    孟倩幽喊道:“杰儿,去把我屋中的木棍拿来。”

    孟杰应声,欢快的跑去拿木棍了。

    孙良才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带着哭音说道:“你昨天晚上打的我到现在还疼呢,你不能在打我了。”

    孟贤已经率先在木桩上走了五圈,从最矮的木杖上跳了下来,柔声对孙良才说道:“十圈就快跑完了,在坚持一下。”

    孙良才说道:“我坚持不了了,我从昨天下午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东西,我腿都发软了,哪还跑的动。”

    孟杰把木棍拿来,孟倩幽接过,在手里掂了掂,拉长了声音,笑眯眯的问道:“是吗?”

    孙良才吓得毛骨悚然,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步窜出去了好远。边跑边气急的说道:“你个死丫头,又想打我,我今天非得让人去告诉爷爷,说你虐待我。”

    题外话

    可怜的孙良才,怎么就是记不住呢,这下又该挨打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