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村长的算计
    听见他的话,孟贤几人吓得躲远了一些。

    孟倩幽拿着木棍几步就追上了孙良才,冷声问他:“我昨天说的话,你都忘记了吗?”

    孙良才脱口而出那些话以后,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看到孟倩幽追上来,吓得扭动着自己肥胖的身子努力的往前跑。

    孟倩幽手中的棍子落在了他的后背上。

    孙良才哀嚎一声,一边跑,一边想要用手抚摸自己后背被打到的地方,正在木桩上面的孟齐和孟逸轩看到他那滑稽的样子,笑的差点从木桩上掉下来。

    孟倩幽瞥了他们一眼。

    两人吓得急忙收凛心神,专注的的在木桩上快步的行走。

    孟倩幽晃动着手中的小木棍一直小跑着跟在孙良才的身边。

    孙良才再也不敢说话,咬牙艰难的朝前跑着。

    孟杰和孟清已经跑完十圈,在旁边拍着小手给他加油。

    孟贤和刚在木桩上下来的孟齐和孟逸轩解下腿上的沙袋,又huodong了一下筋骨,开始练习擒拿术。

    孙良才已经累傻了,根本不知道自己跑几圈了,只是机械的一点一点的迈着缓慢的步子。

    孟倩幽也不催促他,一直陪在他身边跑着。

    孟贤几人练完了擒拿术,准备去吃饭的时候,孙良才还在无意识的跑着。

    几人对望一眼,来到了他的身边,加油打气的说道:“孙良才,加油呀,马上就要跑完了。”

    孙良才摇摇晃晃的把最后一圈跑完。

    孟倩幽停下身子,说道:“十圈了。你可以停下了。”

    孙良才听到她的话,腿一软,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孟倩幽说道:“大哥、二哥你们扶着他再慢走一圈。”

    孟贤、孟齐连忙上前,吃力的扶起孙良才,拖着他慢慢的走了一圈。

    孙良才虽然不愿意,但已经没有了力气挣扎,嘴里不断的说道:“你说话不算话,说好了跑十圈的,您却让我多走一圈。”

    孟倩幽没说话。

    孟贤小声的对他说道:“你刚运动完,突然停下来,对身体不好,小妹让我们扶着你走一圈,是为了你的身体。”

    孙良才才不相信他说的话,小声嘟囔道:“什么为我好,她就是看我不顺眼,趁机虐待我。”

    孟氏做好了早饭,来喊几人回去吃饭。

    众人应声,回到了院子里洗漱完了以后,就去厨屋里吃饭。

    孙良才跑的满身是汗,黏糊糊的不舒服,就想去屋子里换一身干衣服。进了屋子以后,看到软乎乎的被子,一头扎在了上面,再也不愿意动弹。

    孟氏盛好饭,全家人都坐在桌子边等着孙良才过来吃饭,等了一会也不见他过来。孟贤起身,走回睡觉的屋子里一看,孙良才已经累的趴在炕上睡着了。孟贤贴心的给他盖上被子,回到厨屋对孟倩幽说道:“小妹,孙良才累的睡着了。”

    孟倩幽点头,道:“我们吃饭吧。”

    孟氏急忙问道:“那孙少爷呢,又不让他吃饭了?他昨天晚上就没吃,还不得饿坏了。”

    孟倩幽回道:“他确实累坏了,先让他睡一会,等我们快去送他们上学的时候再叫醒他,给他留个鸡蛋和两个馒头在路上吃吧。”

    孟氏点头,把一个鸡蛋和两个馒头重新放到锅里,盖上锅盖。坐回桌边边吃饭边担心的问道:“幽儿,孙少爷养尊处优惯了,你现在突然让他做这么多的运动,他的身体受的了吗?”

    孟倩幽回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的,他没有问题,过两天就适应了。”

    孟氏放下心来,道:“你有数就好,可千万被把孙少爷累出病来,到时候给孙善人没法交代。”

    孟倩幽点头,应道:“我知道。”

    一家人吃过早饭,稍微收拾了一下,孟倩幽看了看天色,示意孟贤去叫孙良才起来。

    孟贤回屋,轻轻的将孙良才摇醒。

    孙良才缓慢的睁开眼睛,迷迷瞪瞪的看着他。

    孟贤轻声说道:“我们该去上学堂了。”

    孙良才猛然惊醒过来,直起身,问道:“什么时辰了?”

    “辰时初。”孟贤回道。

    孙良才感觉有些冷,这才想起自己是回屋换衣服的,不知怎么的就睡着了。赶紧拿出自己带来的随身衣物,当着孟贤的面快速换来了下来。换完以后,把换下的衣服随便的扔在了一边,急切的说道:“走吧。”

    孟贤看了看他乱扔的衣服和没有叠好的被褥,眉头皱了皱,一言不发的出了屋。

    孙良才也想跟着出屋,却感觉自己的腿有千斤中一样抬不起来,真的想再躺到炕上睡一会,不去上学。可一想起孟倩幽真的会打自己,只得勉强撑着精神,艰难的迈着步子来到门外。

    孟贤去了大院收拾马车,孟氏手里拿着东西,正站在门口准备送他们去上学堂。

    孟杰和孟清在院里快乐的玩耍着。

    看到孙良才出来,孟氏高兴的说道:“孙少爷,你醒了。”

    孙良才已经饿得前胸贴着后背了,看到孟氏站在门口,这才意识到自己又错过了早饭,想起孟倩幽说的错过吃饭的时辰就不会留饭的事情,步子再也迈不动,悲从心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道:“你们太狠毒了,故意不喊我起床吃饭,我已经两顿没吃饭了,我要饿死了。”

    院中所有人被他吓了一跳,齐齐愣住。

    孙良才越想越委屈,哭的更大声了:“我功课也做了,跑步也跑了,您凭什么不给我吃饭?你们就是故意的,故意的惩罚我。”

    孟倩幽忍住笑意,大声说道:“你哭的这么大声,看来还是有力气。”

    孙良才什么也顾不得了,急的两条腿在地上来回搓了几下,道:“我哪还有力气,我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孟氏急忙走到他的面前,将自己手中的东西递给它,说道:“孙少爷,你别哭了,我们给您留了鸡蛋和馒头。”

    孙良才闻言,顿时止住了哭声,急忙从孟氏手里拿过布包,迫不及待的打开,看到里面果真有吃的,拿起一个馒头,放在嘴里,狠狠的咬了一大口。

    孟氏说他:“你慢点,小心噎着。”

    孙良才已经饿极了眼,根本就没听到孟氏再说什么,几大口就吃完了一个馒头。

    孟齐赶紧倒了一碗水端到了他的面前。

    一个馒头下肚,孙良才根本就没有感觉到什么。拿起另一个馒头又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孟氏伸出手,想拿起他手中剩余的鸡蛋给他剥一下皮,孙良才一边吃馒头,一边把鸡蛋握的紧紧的,警惕的看着她。

    孟氏柔声说道:“我帮你剥一下鸡蛋皮。”

    孙良才这才松开手。

    孟氏拿过鸡蛋,帮他剥完皮,孙良才的第二个馒头也已经吃完,拿过孟氏剥好的鸡蛋,一口就放进了嘴里,咀嚼了几下,就咽了下去,却被噎住,急的直捶打自己的胸口。

    孟齐急忙把水送到他嘴边,道:“喝点水吧。”

    孙良才接过碗,一口气把里面的水喝完,这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孟贤已经收拾好了马车,赶到了院外,停到门口等候。

    孟倩幽看到孙良才已经吃完,对他说道:“起来了,我们该去学堂了。”

    孙良才的食量大,这点东西根本就不够填饱肚皮的,闻言坐在地上不肯起来,道:“我还没有吃饱。”

    孟倩幽好气又好笑,只得到厨屋又拿了两个馒头,对他说道:“上学的时辰就要晚了,这两个馒头你到马车上去吃。”

    孙良才麻溜的起身,也没有拍打身上的土,直接走到孟倩幽面前,拿过她手里的馒头,又大口的吃了起来。

    孟倩幽好笑的摇着头,来到了门外马车边。

    孟逸轩早已经收拾好了站在马车边等候,看到他们出来,乖巧的到钻进车厢里做好。

    孙良才也想上去,孟倩幽阻止他。孙良才以为是孟倩幽要让他跟着马车跑,吓得嘴里的馒头都掉了出来,惊慌的说道:“我不要跟着马车跑,会累死的。”

    孟倩幽忍住笑,指了指他的衣服道:“把你身上收拾干净了再上马车。”

    孙良才听到并不是让自己跟着马车跑着去上学堂,心放回了肚子里,赶紧把自己身上的土拍打干净,麻利的上了马车。也没有垫垫子,找了一个地方做好。

    孟倩幽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眼中露出笑意。

    孙良才还在大口的吃着自己手中剩下的那个馒头。

    孟倩幽问道:“逸轩,孙良才的用品,你帮他带了吗?”

    孟逸轩点头,拿出早已经收拾好的放在自己身旁的孙良才的学习物品交给了他。

    孙良才一边大口的吃馒头,一边接过自己的东西放到了自己身边。

    等他吃完,孟倩幽瞥了他一眼,说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家就要请人缝制书包了,如果你们表现好的话,过两天我就给你们两人一人一个新书包。”

    孙良才惊喜的瞪大眼睛,不相信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孟倩幽点头,道:“只要你认真的听夫子的授课,完成他留下的功课,每天早上坚持跑十圈,我不但给你一个新书包,晚上还给你做好吃的?”

    孙良才脸上兴奋的表情退去,想了一下才道:“你要说话算数。”

    孟倩幽笑了,道:“当然算数。”

    孙良才高兴的不行。

    孟倩幽和孟逸轩暗暗交换了一下眼色,会心一笑。

    昨天孟氏把自己找了几个女人并把给她们每人每天也开三十个铜板的事情告诉了孟倩幽。

    孟倩幽听后建议她:最好是每做一个书包给多少工钱,而不是每人一天给多少钱。因为每人做活计的手脚有快慢,如果发的工钱一样,时间长了,手脚快的人就该有意见了。

    孟氏想了想,点头同意了他的方法,等到这几个女人今天过来的时候,就给他们说了,他们昨天走了以后,自己又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每做好一个书包给五十文钱合适。

    几个女人一听,更加的高兴,他们都是干活好手,一天缝制一个书包没有问题,如果每个书包给五十个铜板的话,他们每天还多挣二十个铜板呢。

    孟氏见几人同意,欣喜的不行,当即就领着几人去西厢房拿一些布匹过来,按照孟倩幽画好的的样子把缝制书包所用的布料才好。

    几人来到西厢房,看到里面堆的各种各样的满满的一屋子料子,惊讶的不行。都在心里暗叹:果真是有钱了,一大屋子料子,都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

    孟氏看她们的样子就知道她们在想什么,笑着解释:“这些都是过年的时候,我们家里作坊的几个合作的客户给送来的,幽儿说放着也是占地方,不如就用它们来缝制书包,这么好的料子,缝制出来的书包也可以卖个很好的价钱。”

    几个女人了然的点头,抬了几匹不同的布料出来,放在了院中已铺好的单子上,按照孟氏画的图样,把布料剪成一块块待用的料子。

    孟倩幽和孟贤把孟逸轩和孙良才两人送到学堂以后,就赶着马车回来了。还没进门就看到七八个女人正忙活着裁剪布料。笑着走了进去。

    几个女人热情的给他打招呼,有的喊:“幽儿回来了?”有的学着工人的样子喊:“东家回来了?”

    孟倩幽都一一笑着应过。

    几个女人见她面带笑容,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孟倩幽看到她们的表情,失笑,道:“我又不吃人,有那么可怕吗?”

    女人们连忙摆手,急切的说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们不是怕你。”

    孟倩幽故意逗他们:“那是因为什么?”

    女人们愣住,说不出来。

    孟倩幽大笑。

    女人们面面相觑,随后也跟着笑起来。院中的气氛也跟着欢快起来。

    笑完以后,孟倩幽走进屋里,拿着纸笔画了好几个图案出来,一人给了一张。

    女人们看到这稀奇的图案,纷纷问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可爱。

    孟倩幽笑着说道:“这是我做梦梦见的,睡醒后就记住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众人都知道孟倩幽自从从山上摔下来好了以后,就会了不少的东西,听她这样说,也就没有再问。

    孟倩幽仔细的给每人说了,她们手中的图案要搭配什么颜色的线,让她们一定要记好,千万不能忘记了。

    女人们点头,细心的记下后,又给孟倩幽重复了一遍。看到她点头,才放下心来。

    孟倩幽对针线活一点不懂,看到几个人女人忙的热火朝天,感觉稀奇,干脆进去搬了一把椅子出来,坐在房檐下,一边看着她们干活,一边给她们聊天。

    院子里不时的发出一阵阵的笑声。

    村长媳妇和村长走进院内,看到女人们把自己没有见过的上好的布料剪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心生嫉妒,酸溜溜的说道:“二银家真是有钱了,这么好的的料子都舍得裁成小碎块。”

    孟倩幽皱起眉头。

    孟氏急忙问道:“村长叔,婶子,你们怎么过来了,有事吗?”

    村长媳妇见她没有先让自己两口子去屋里做,而是直接问她,语气更加酸的说道:“这有钱了,二银媳妇说话的口气都不一样了,不说先让我们进屋坐下,先问我我们有什么事?我们没事,还不能上你们家来了?”

    孟氏慌忙堆起笑脸说道:“婶子说的哪里话,我这不是看到你们过来太惊讶了,才问你们的吗?你和村长叔赶快到屋里来。”紧接着又对孟倩幽说道:“幽儿,快去倒两杯水过来。”

    村长媳妇撇了撇嘴,道:“这还差不多。”

    说完看了几个正在裁布料的女人一眼。

    女人们看到她们进来,早已经全部低下头没有说话。

    村长媳妇见她们不和自己打招呼,哼了一声,扭着身子走进了屋内。

    院内的几个女人抬起头,对望了一眼,齐齐叹了口气。这村长媳妇平时在村里被人捧惯了,刚才自己没有和她说话,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记恨自己,以后给自己找麻烦。

    村长夫妇走进屋里做到了椅子上,孟倩幽端了两杯水分别放到了她们面前。

    村长媳妇见是两杯白开水,脸色沉了下来,语气不善的说道:“二银家的,你现在真的是瞧不起人了,听说你们家二银平时没事就在家里喝好几千两银子一斤的茶水,怎么我和你村长叔来了,就只给白开水喝呢。”

    孟氏被问住,一时没搭上话来。

    孟倩幽不软不硬的说道:“茶叶必须要用晾过的八分的开水才能沏成,我这不是怕水端上来的晚了,你们生气吗?”

    村长媳妇没听出她的话外音,不客气的说道:“没事,你先去烧水,等会给我们沏壶好茶过来。反正我和你村长爷爷今天也闲着没事,多等一会也行。”

    孟倩幽没动,问道:“不知道你们二位今天过来是有什么事情?”

    村长媳妇见孟氏和孟倩幽谁也没动,声音尖锐起来:“二银家的,我和你村长叔今天可是为了你们老宅的宅地基专门过来的,你们连杯茶水也不跟我们喝吗?”

    孟氏急忙说道:“婶子,您别着急,我马上就去烧热水。”说完慌慌张张的朝外走。

    孟倩幽拦住她,对村长媳妇说道:“不好意思呀,我们家的缸里没水了,你们先凑合着喝点白开水吧。”

    村长媳妇气得从椅子上站起来,大声说道:“我告诉你个死丫头,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沏茶水了,我们就不把宅基地卖给你们。”

    孟倩幽无所谓的说道:“随便你们卖不卖,反正我们现在也不着急盖房。”

    村长媳妇被噎住,好一会才又说道:“你个小丫头片子,别想骗我,我可是知道你们想着早点盖好房子给孟仁娶媳妇呢。”

    孟倩幽不冷不淡的回道:“您说的没错,我们一开始是这样打算的,可不是没有合适的宅基地吗?我们又商议了一下,决定找一个小的地方,给孟仁哥盖两间房,这样也可以娶媳妇呀。”

    村长媳妇高声尖叫:“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我们都已经想好和你们要什么条件了。”

    屋子里一下子没了声音。

    孟氏惊讶的看向她。

    村长媳妇发觉自己说了什么之后,红了老脸,呐呐的做回椅子上,掩饰性的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白开水。

    孟倩幽讽刺的说道:“我说村长爷爷今天怎么会亲自登我们家的门呢,原来是想好了条件。”

    村长的脸也红了红,瞪了一眼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媳妇一眼。

    村长媳妇装作低头喝水,没敢看他。

    村长清了清嗓子,对孟氏说道:“去把二银叫来吧,这件事我和他说一下。”

    孟氏转身朝外走,孟倩幽拉住她,对村长说道:“我们家的事情我做主,不用喊我爹了。”

    村长眨了眨眼,道:“这件事关系重大,还是把你爹叫过来吧。”

    孟倩幽回道:“再重大的事情我也做得了住,您请说吧。”

    村长见她执意的不肯去喊孟二银过来,脸色沉了下来。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孟倩幽也不催促她们,耐心的站在一边等着他们开口。

    村长媳妇忍不住了,对村长说道:“给这个死丫头说也行,反正宝儿也是卖给了她。”

    村长又瞪了她一眼,村长媳妇缩了缩脖子,不满的说道:“又瞪我,我又没有说错什么。”

    村长气得恨不得用手里的烟袋敲开看看她的脑袋里长的到底是什么。来时已经嘱咐过她无数遍了,来了以后一定要沉住起,不要乱说话,他会想法跟孟二银提条件的。孟二银心眼实,好说话,只要他答应了,剩下的事情都好办了,可她倒好,把所有的条件几乎都说出来了,自己还不自觉。

    村长媳妇进村长真的生了气,吓得缩在了一边的椅子上不敢再说话。

    村长咳嗽了几声,思量着对孟倩幽说道:“前两天你爹和你大伯看好了一块宅基地想要给你爷爷盖宅院,去我家里找我说要买下来。可是那快地方比较大,有好几亩,我原本想着等过了年以后让村里人开垦一下,去官府做了登记后,作为良田分给大家的。”

    孟倩幽讽刺道:“村长爷爷想的真实及时,早不想晚不想,等到我爹他们去买宅基地的时候才想到。”

    村长的老脸红了红,掩饰性的咳嗽了两声才又重新说道:“幽丫头,你误会了,我本来就是想着等过完年以后就让村里人开垦出来的,谁知道你们家恰巧就相中了那块地方。”

    孟倩幽没说话。

    村长也顿了一下,庆幸的说道:“也亏的你爹和你大伯说的早,真要再等个十多天,就真的不好说了。”

    “那村长爷爷是想把那块地方卖给我们了?”孟倩幽不急不慢的问他。

    村长点头,道:“那天一听你们家相中了那块地方,我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拒绝了你爹和你大伯,可他们走后,我想了想,觉得如果真的不卖给你们,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毕竟我们在一个村里住了这么多年了,情分还是有的。再说了你爷爷是咱这附近几个村里唯一的私塾先生,我就算是看在他们的面子上,我也得把这快地基卖给你们。”

    孟氏惊喜的说道:“那就谢谢村长叔了。”

    村长摆手,道:“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先别急着谢我。”

    孟氏急忙恭敬的说道:“您说。”

    村长接着说道:“可我毕竟是一村之长,也得为村里人考虑一下。咱们村里的良田少,能多一分是一分,更何况还是好几亩呢。所以你们要想买下那块地基呢,首先得按照良田的价格买下它。银子我上交给官府一部分,留一部分,等到谁家有困难的时候,就拿出来帮助她。”

    孟氏惊呼:“按照良田的价格?那得多少银子?”

    村长回道:“我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大概需要三四十两银子。”

    孟氏心疼的说道:“那也太多了,平常的时候连十两银子也用不了。”

    村长媳妇开口说道:“二银媳妇,你不能那么说,平常的那是什么地方,你这是什么地方,你这可是良田,价格自然要高了。”

    孟氏反问:“不是还没有成为良田吗?”

    村长媳妇尖声说道:“没成为良田是因为你村长叔心好,考虑到你们家里要盖房子,就没有报上去。如果真的开垦成良田到官府做了登记,那是不允许在上面盖房屋的,否则的话会被判罚劳役的。”

    孟氏信以为真,感激的说道:“那真的是谢谢村长叔为我们家考虑了。”

    村长媳妇得意的回道:“那是当然,你不知你村长叔担了多大的风险呢。”

    “所以,后面的条件是什么呢?村长爷担的风险这样大,不会没有条件吧?”孟倩幽问。

    村长媳妇快速回道:“条件自然是有,就是”

    村长假意咳嗽了两声,村长媳妇反应过来,对孟氏说道:“还是让你村长叔给你说吧,我嘴笨,说不清楚。”

    孟氏期待的看向村长,而孟倩幽则一脸无所谓的站在一边。

    村长看了看她们的神色,开口说道:“我这么做真的是担着很大的风险的,如果被人知道了,告到官府那里,我这村长的位置也是不保的。所以呢,你们得补偿我一些。我只有两个条件,一个是你们把大宝的卖身契还给我,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我帮了你们这么大的忙,足以抵消你当初帮大宝还那五十两银子的恩情了。”

    孟倩幽也没说答应不答应,只是问道:“那第二个条件呢?”

    村长回道:“第二个条件就是你们把熏肉的方子给我们,万一我当不成村长了,以后好有个进钱的营生。”

    屋里一片寂静。

    听完村长的话,孟氏已经完全呆了,半晌孟氏惊慌的说道:“这、这、这”这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下面的话来。

    孟倩幽似笑非笑的看着村长。

    村长被她看的心虚,又假意咳嗽了两声,低下了头。

    村长媳妇却一点不脸红说道:“我本来是打算连腊肠的方子都要的,是你村长叔心好,说是你们这一大家子人怎么也得有个挣钱的营生,我们才退了一步,才要你们的熏肉方子的,你们不要不识好歹,认为我们是趁机给你们提条件。”

    孟倩幽讽刺的说道:“那可真是要谢谢村长爷爷如此好心的为我们家着想了。”

    村长的脸更红了,却也没有说话。

    村长媳妇却厚脸皮的说道:“你当然得谢谢我们了。我们家大宝出事的时候,你仗着自己有银子,非逼着我们大宝签了卖身契,让我们大宝每天累死累活的干着最脏最累的活计,我们都没给你计较,还好心的为你们考虑了这么多。这样吧,你要是同意的话,就赶紧的把大宝的卖身契和熏肉的方子交给我们吧。我们也忙得很。拿到方子以后还得赶紧找人去做工呢。”

    孟倩幽笑着没有说话。

    孟氏是说不出话来。

    屋里又陷入了一阵沉默。

    还是村长媳妇忍不住开了口:“我跟你们说,你们可不要犯傻,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这么好的事情以后再也没有了,你们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孟倩幽看向村长,说道:“村长爷爷,这件事情太大了,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我也做不了住,这样吧,我们全家人商量一下,过几天再给你们回话行吗?”

    村长媳妇急道:“这有什么可商量的,不就是一个熏肉的方子吗?你们给我们了,还有别的营生,如果哪块地方真的报上去了,你们永远就别想盖大房子了。”

    孟倩幽也装作着急的点头:“我知道,可是这么大的事情我真的做不了主。我总得给家里人商量一下。”

    村长媳妇说道:“不就是和你爹商量吗。我们等着,你把他叫来,他听了以后,肯定会同意的。”

    孟倩幽回道:“不光是和我爹商量,还得和我大伯和我爷爷商量,他们也不在这,一时半会也商量不出来。”

    村长媳妇疑惑:“熏肉方子不是你们家的吗?为什么要给他们商量。”

    孟倩幽笑笑:“熏肉方子确实是我们家的,可是房子是给我爷爷奶奶盖的,如果我没有跟他们商量就答应了你的条件,他们要是知道了心里过意不去怎么办,也许就算我盖好了大房子他们也不肯搬进去住的,所以我必须得给他们商量一下。他们同意了,我就同意。他们不同意,这大房子我们就不盖了。”

    村长媳妇肯定的说道:“他们肯定会同意的,孟仁都十八了,还没有娶亲,已经有不少人笑话了,我就不相信他们心里不着急,这样吧,你给我们沏一些好茶水来,再给我们拿盒点心。我们在这耐心等着,你去喊她们过来。”

    孟倩幽站着没动,说道:“我爹和大伯都忙着,等到晚上有时间的时候我们去老宅找我爷爷奶奶商量,你和村长爷爷先回去吧,商量好了以后,让他们去您家找你。”

    村长媳妇心心念念几千两银子一斤的茶水没有喝到,有些着急,语气不好的说道:“你这个丫头是怎么回事?不就是”

    话没说完,就被村长呵斥住:“闭嘴!”

    村长媳妇没想到村长会呵斥他,被吓住,张大了嘴巴看着他。

    村长起身,对孟倩幽说道:“我只给你们两天的时间,两天以后,如果你们没有回复,我就去官府登记。”

    孟倩幽点头,道:“村长爷爷放心吧,我们晚上商量好了,明天就给你答复。”

    村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回头呵斥自己的媳妇:“还不快走!”

    村长媳妇愣愣的起身,跟着她走出了屋子。

    院中的几人女人看到他们出来,没有敢再低头,纷纷和她们打招呼。

    村长媳妇又趾高气昂起来,不屑的说道:“你们几个,别以为过来做工,就认为自己了不起了,不把村长和我放在眼里了,我们进来的时候连招呼也不打。看你们以后以后有事求我们的时候怎么办?”

    几个女人吓得不行,谁也没敢在说话。

    村长媳妇哼了一声。

    村长有训斥她:“怎么这么多的废话,还不快走!”

    村长媳妇没搭理她,看到一个女人正好从布匹上裁下了一大块布,还没有裁成小块,就一把夺过来,高声的说道:“大宝媳妇回来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做过一件新衣服,这快料子刚刚好,我拿回去给她做一件。”

    孟倩幽刚要说话,孟氏阻止她,祈求的对她摇摇头。

    孟倩幽没有说话。

    村长媳妇得意的拿着布料和村长走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人多,孟氏没有对孟二银说这件事情。

    下午的时候,孟贤和孟齐制作了一些辣椒酱之后,就和孟倩幽一起去镇上接孟逸轩和孙良才。

    孟倩幽坐在马车上,想着自己和孟贤每天这样去接他们太浪费时间了,应该雇一个人去接。可是孙良才是孙善人唯一的孙子,如果自己不去接,路上出点事就麻烦了。甭看孙善人舍得把孙良才交给她教导,可万一他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孙善人非得给她拼了命不可。可自己也不能每天去接送他们,这几天还好,没什么事情,但过了正月以后就得开始忙了,要买山,买地。种田七,种土豆,自己哪里有多余的时间在去管他们。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一个好的办法,孟倩幽干脆不再去想,对着孟贤问道:“大哥,你和二哥这几天制作了多少辣椒酱了。”

    孟贤催动了一下马儿才回道:“大概有五十多罐了。”

    孟倩幽想了想,道:“你们盛辣椒酱的罐子是不是不多了?”

    孟贤回道:“嗯,还有大概一百个。”

    “那我们应该再去定做一些了,等他们烧制了出来,你们这些也差不多该用完了。”

    孟贤点头。

    孟倩幽有一搭无一搭的和孟贤说了一些别的事情,马车很快到了学堂门口。

    来的时辰还是稍早了一些,孟贤找了一个地方停好马车,两人坐在车上等待。

    到了放学的时辰,看门的夫子把大门打开,学子们三三两两的出来。

    孟贤和孟倩幽看着门口。

    孟逸轩和孙亮才的身影很快就出现在两人的视线里。

    孟贤松了口气。

    孟倩幽抿着嘴角笑了笑。

    孙良才艰难的拖着双腿在前面慢慢的走,孟逸轩在后面耐心的跟着。等走到学堂门口的时候,看门的夫子奇怪的看了孙良才一眼。

    孙良才没有理会他,径直走到马车旁。兴奋的对孟倩幽说道:“夫子今天夸赞我了。”

    孟逸轩礼貌的和看门的夫子打过招呼,也跟了过来。

    孟倩幽高兴的问他:“为什么?”

    孙良才回道:“今天夫子检查昨天的功课,我举手说自己也背过了,夫子不信,让我当场背一下。我一个字不落的全部被了出来,夫子高兴坏了,夸赞了我半天。”

    孟倩幽问他:“被斧子夸赞了高兴吗?”

    孙良才回道:“可高兴了,胖墩他们羡慕不的了。不停的问我怎么突然会背诗书了,是怎么做到的?”

    孟倩幽跟他开玩笑:“你没说你是被我打着背过的吧。”

    孙良才不高兴的看着她说道:“我又不傻,那么丢人的事情我干嘛要告诉他们。我给他们说的是我想背就被过了。本少爷聪明吗。”

    孟倩幽、孟贤和孟逸轩笑起来。

    等他们笑完了,孙良才说道:“你说话要算话,晚上要给我做好吃的。”

    孟倩幽爽快的答应:“行,想吃什么,你说。”

    孙良才立刻说道:“我想吃酸辣土豆丝,我昨天晚上都没有吃到。”

    孟倩幽想了一下,道:“家里的土豆不多了,我还要留着做种子,这样吧,我给你做另一道好吃的菜怎么样?”

    一听不能吃土豆丝,孙良才有些失望,热情也降了下来,敷衍的问道:“什么好吃的?”

    孟倩幽故意慢慢的回道:“给你做水煮肉片怎么样?”

    孙亮才惊喜的瞪大了眼睛,问道:“你会做水煮肉片?”

    没等孟倩幽回答,孟逸轩就抢先回道:“那是当然了,幽儿什么还吃的都会做。”

    孟倩幽看了他一眼。

    孟逸轩低下头。

    孙良才兴奋的说道:“那就吃水煮肉片,我馋了好长时间了。”

    孟倩幽点头,道:“好,我们去买些瘦肉回家。”

    说完对孟贤说道:“大哥,晚上我要做水煮肉片,我们去买些瘦肉再回家吧。”

    孟贤问道:“家里没肉了吗?”

    孟倩幽回道:“朱老板每天送来的肉我们都做成腊肠了,哪有多余的肉在家里,我们去买一些吧。”

    孟贤点头,赶着马车朝集市上走去。

    天已经晚了,集市上早没人了,孟贤找到一个整天开门的肉铺,买了几斤瘦肉放在了车上,便赶着马车往回走。还没走到镇门口,就有一些人跑过来将马车围住,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这么多天了,终于找到你们了!”

    题外话

    嘿嘿,又一个找碴的来了。

    顺便吼一句,票票,快到我的怀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